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柳下惠

(春秋時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

編輯 鎖定
柳下惠(公元前720年—公元前621年),姬姓,展氏,名獲,字季禽(展氏族譜記載),又有字子禽一説,魯國柳下邑人(今孝直鎮人)。中國古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魯國大夫展無駭之子。
曾任魯國士師,掌管刑罰獄訟之事。作為遵守中國傳統道德的典範,其“坐懷不亂”的故事廣為傳頌。孔子以為“被遺落的賢人”,孟子尊為“和聖”。
周襄王三十一年(公元前621年),卒於魯地故趙村,享年一百歲,諡號為惠。因其封地在柳下,後人尊稱其為“柳下惠”,是百家姓“”姓和“”姓的得姓始祖。
本    名
展獲
別    名
柳下惠
展禽
柳下季
季禽
所處時代
春秋時期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魯國柳下邑
出生日期
公元前 720年
逝世日期
公元前 621年
主要成就
“柳”姓的創始人
孔子評價
被遺落的賢人
孟子評價
聖之和者也
歷史典故
坐懷不亂
尊    稱
和聖

柳下惠人物生平

編輯
柳下惠,春秋時魯國人,展氏,名獲,字禽 [1]  。食邑柳下,私諡為惠,故又稱柳下惠。於臧文仲執政時任士師。以講究禮節著稱。臧文仲祭祀海鳥,他認為不合祀典。魯僖公十六年(前634),齊攻魯,他使人至齊,以尊先王“世世子孫無相害也”之命為辭,勸齊退兵。引自《中國歷史大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10年版)第2132頁。
柳下惠,姬姓,展氏,名獲,字子禽,一字季。祖居利辛展溝,生於公元前720年,卒於公元前621年。柳下惠後裔播遷四方,其後人聚居的地方,多有其廟祀,往往被附會成其故里。被認為是遵守中國傳統道德的典範,他“坐懷不亂”的故事中國曆代廣為傳頌。 [2] 
孝直鎮和聖柳下惠像 孝直鎮和聖柳下惠像

柳下惠人物思想

編輯
柳下惠春秋時期人。名獲,字子禽,又號柳下季。魯國人。魯大夫展無駭之子,與臧文仲同時。主要活動年代在魯國莊、閔、僖、文四朝之間。被孔子稱為“逸民”,又以其德行被視為儒家心目中的賢人:“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論語·衞靈公》)。曾作過法官,堅持“以直道事人”,被多次撤職(見《論語·微子》)。“不羞污君,不辭小官”(出《孟子-萬章章句下》)。即不以侍奉壞君為可恥,不以自己官職小而出世。對個人的處境無怨無艾,也無所求:“遺佚而不怨,厄窮而不憫”(同出《孟子-萬章章句上),即自己被遺棄,也不怨恨;自己貧困.也不憂愁。認為去處行止都不必認真計較:“援而止之而止。援而止之而止者,是亦不屑去已”(同上),意即牽住他,叫他留住,他就留住。叫他留住就留住,是因為他感到並沒有必要離開某個地方。柳下惠在各諸侯國有相當大的影響。“昔者秦攻齊,令日:‘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死不赦’。”(《戰國策·齊策四》)秦攻齊,中間要經過魯國。秦軍下令切實保護柳下惠在魯國的墓地,並規定在柳下惠墓地五十步以內砍柴的人要處以死刑。柳下惠在各諸侯國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柳下惠文史記載

編輯

柳下惠論語記載

柳下惠
柳下惠(2張)
《論語》記載柳下惠在魯國做士師時。這是一個掌管刑罰獄訟之事的小官。當時魯國王室衰敗,朝政把持在臧文仲等人手中。柳下惠生性耿直,不事逢迎,自然容易得罪權貴,竟接連三次受到黜免,很不得志。100多年後的孔子在談到這事時還十分氣憤,説“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論語·衞靈公》)柳下惠雖然屢受打擊排擠,仕途蹭蹬,他的道德學問卻名滿天下,各國諸侯都爭着以高官厚祿禮聘他,但都被他一一拒絕了。有人問其故,他答道:“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論語·微子》)意思是説,自己在魯國之所以屢被黜免,是因為堅持了做人的原則。如果一直堅持下去,到了哪裏也難免遭遇被黜免的結果;如果放棄做人的原則,在魯也可以得到高官厚祿。那又何必離開生我養我的故鄉呢? [4] 

柳下惠國語記載

柳下惠的直道事人,在史書中有幾處明確的記載。《國語·魯語上》中記載道:魯僖公二十六年(前631年)夏,齊孝公出兵討伐魯國,臧文仲問柳下惠如何措辭,才可以使齊國退兵。柳下惠説,聽説大國如果做好小國的榜樣,小國如果好好侍奉大國,這樣才能防止禍亂;時下魯國作為小國卻狂妄自大,觸怒大國,無異自取其禍,怎麼措辭都是沒有用的。柳下惠這樣説,相當於對臧氏在魯國的執政行為直言不諱地表示了批評。
柳下惠有一個弟弟叫展喜,在魯為大夫。齊孝公領兵伐魯。魯僖公派展喜去慰勞士兵以便迎戰。柳下惠得知,便向展喜授以方略,讓他到齊營去見齊孝公。孝公問,“齊國大軍壓境,你們害怕了吧?”展喜笑道,“小人才會害怕呢,君子是不會害怕的!”孝公不解地問為什麼。展喜説,“憑先王之命。當初魯之始封國君周公和齊之始封國君太公曾共同輔佐周成王。成王曾賜以盟書,説齊魯兩國今後要世代修睦敦好,不可以互相殘殺。盟約尚藏在內府,載於史書,每當新君即位都要鄭重地宣誓永誌不忘。你才即位幾天,怎麼能把這事拋在了腦後?”齊孝公無言可對,自知理虧,只好撤兵。
齊孝公攻打魯國北部邊境。僖公派展喜去慰勞齊軍,並叫他到展禽那裏接受犒勞齊軍的外交辭令。
齊孝公還沒有進入魯國國境,展喜出境迎上去進見他,説:“寡君聽説您親自出動大駕,將要光臨敝邑,派遣下臣來犒勞您的左右侍從。”齊孝公説:“魯國人害怕嗎?”展喜回答説:“小人害怕了,君子就不。”齊孝公説:“你們的府庫空虛得就像懸掛起來的,四野裏連青草都沒有,仗着什麼而不害怕?”展喜回答説:“依仗先王的命令。從前周公、太公輔佐周室,在左右協助成王。成王慰問他們,賜給他們盟約,説:‘世世代代的子孫,不要互相侵害。’這個盟約藏在盟府裏,由太史掌管。桓公因此聯合諸侯,而解決他們之間的不和諧,彌補他們的缺失,而救援他們的災難,這都是顯揚過去的職責啊。等到君侯登上君位,諸侯都給予厚望,説:‘他會繼承桓公的功業吧。’我敝邑因此不敢保城聚眾,説:‘難道他即位九年,就丟棄王命,廢掉職責,他怎麼向先君交代?他一定不會這樣的。’依仗這個才不害怕。”齊孝公於是收兵回國。
齊國的國君派人向魯國索要傳世之寶岑鼎。魯莊公捨不得,卻又怕得罪強橫無禮的齊國,遂打算以一假鼎冒充。但齊國人説:“齊國人不相信你們,只相信以真誠正直聞名天下的柳下惠。如果他説這個鼎是真的,齊國人才放心。”莊公只好派人求柳下惠。柳下惠説:“信譽是臣下一生的珍寶,如果説假話,那就是臣下自毀珍寶。以毀珍寶為代價來保住你的珍寶,這樣的事怎麼幹?”莊公無奈,只得以真鼎送往齊國。
《國語》還記載了柳下惠批評臧文仲祭祀海鳥的故事。一隻名為“爰居”的海鳥停留在了魯國都城東門外好幾天了,臧文仲讓都城的人都去祭祀它。柳下惠卻説,臧氏治國簡直就是亂來,祭祀是國家的重要制度,而制度是治國能夠成功的基礎,所以要謹慎地制定關於祭祀的典章制度,而且這些制度要依據聖王的祭祀原則。聖王只祭祀對人民和國家有功勞的人和事物,所以后土黃帝顓頊帝嚳……直到周文王周武王這些人,才能受到後人的祭祀;此外土地、五穀和山川的神,先哲和有美德的人,天上的日月和星辰,地上的五行九州的名山、江河和沼澤,也應該加以祭祀。而海鳥“爰居”飛到魯國,還不知道它為什麼飛來,也不見得它對人民有什麼功德,這樣就決定祭祀它,實在不是仁德和明智的舉措。柳下惠猜測海鳥是為躲避災難而來,而事實證明了他的猜測是對的。這件事不但説明了柳下惠為官的正直,也表現出他對聖王禮制的熟悉,這也是他受儒家思想重視的原因。 [5] 

柳下惠詩經記載

柳下惠被中國曆代廣為人知的是他“坐懷不亂”的故事。傳説是這樣的,古時候的展溝西面有一片茂密的柳林,有一個深秋的夜晚,柳下惠路過柳林時,忽遇傾盆大雨。他急忙躲到一個破廟裏避雨。恰在這時,一年輕女子也到此避雨,與他相對而坐。半夜時分,年輕女子被凍醒,便起身央求坐到柳下惠懷中,以温身驅寒。柳下惠急忙推辭:“萬萬使不得,荒郊野外,孤男寡女處在一起本已不妥,你若再坐我懷,更是有傷風化。” 女子道:“世人都知大夫聖賢,品德高尚,小女子雖坐在懷中,大人只要不生邪念,又有何妨?我若因寒冷病倒,家中老母便無人服侍,你救我就是救了我母女二人。” 柳下惠再無推托之詞,只好讓女子坐到自己懷中。如注暴雨,一夜未停。柳下惠懷抱女子,閉目塞聽,絲紋不動,漫漫長夜竟不知温香在懷。天明,雨過天晴,得恩於柳下惠的女子不勝感激地説:“人言展大夫是正人君子,果然名不虛傳。”

柳下惠其他記載

柳下惠退居柳下後,則招收生徒,傳授文化、禮儀,深受鄉人愛戴。死後,弟子要為他議諡號。其妻説:“將誄夫子之德耶,則二三子不如妾知之也,乃誄曰:’夫子之不伐兮,夫子之不竭兮,夫子之信誠而與人無害兮。屈柔從俗,不強察兮。蒙恥救民,德彌大兮。遇難三黜,終不弊兮。愷悌君子,永能厲兮。嗟乎惜哉,乃下世兮。庶幾遐年,今遂逝兮。嗚呼哀哉,鬼神泄兮。夫子之諡,宜為惠兮’”(《烈女傳》)展禽故諡為“惠”。
柳下惠墓(和聖墓),位於山東柳裏以北。最早關於和聖墓的記載,見於明·嘉靖《泰山志》卷二《遺蹟·帝王》載:“柳下惠墓:在州治東南一百里,村人尚多展姓者,村名曰柳裏村。”
柳下惠死後葬在汶水之陽,其墓歷來受到人們的保護。伐齊,道經柳下惠墓地,秦下令:“有去柳下惠墓地採樵者,死無赦。”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泰安知縣毛蜀雲曾三次整修其墓,在四周立有界石,為防汶水沖蝕,在墓南、西、北各築土堤,東南壘石壩三十丈加以保護,並植楊柳千株,使柳下“碧玉千樹,青絲萬條”的古風重現。

柳下惠人物年表

公元前720 周平王五十一年、魯隱公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午時,火光入室,文鳥鼓舞,禽生於魯地。
公元前715 魯隱公八年,禽六歲。其父魯大夫司空無駭卒。
公元前701 魯桓公十一年,禽二十歲。娶妻姜氏。
公元前695 魯桓公十七年,禽二十六歲。遠行歸,夜宿郭外。時天大寒,有一女子趨託,恐其凍死,
乃令坐於懷中,以衣覆之,至曉不亂。
公元前694 魯桓公十八年,禽二十七歲。仕魯參末議。
柳下惠 柳下惠
公元前693 魯莊公元年,禽二十八歲。仕魯上大夫士師。一仕。
公元前692 魯莊公二年,禽二十九歲。黜士師職。一黜。
同年,生長子
公元前691 魯莊公三年,禽三十歲。其母卒。
公元前687 魯莊公七年,禽三十四歲。春三月,複用為士師。二仕。
公元前685 魯莊公九年,禽三十六歲。黜士師職。二黜。
公元前684 魯莊公十年,禽三十七歲。生次子。
公元前681 魯莊公十三年,禽四十歲。復為士師。三仕。
公元前680 魯莊公十四年,禽四十一歲。復黜士師職。三黜。
公元前672 魯莊公二十二年,禽四十九歲。春,復為士師。四仕。至五月,復黜士師職。四黜。
公元前671 魯莊公二十三年,禽五十歲。鄰人見魯既不用,又不果行,乃謂之曰:“魯聘夫子三黜,無憂色,何也?”因起而歌曰:“春風鼓,百草敷蔚?,吾不知其茂;秋霜降,百草零落,吾不知其枯。枯茂非四時之悲欣,榮辱豈吾心之憂喜?”
公元前667 魯莊公二十七年,禽五十四歲。在魯教育門人。
公元前665 魯莊公二十九年,禽五十六歲。常與鄉人油油然聚首言歡,不墮厥節,時雖欲去,止之復留。
公元前662 魯莊公三十二年,禽五十九歲。魯用委吏,就之不辭。
公元前657 魯僖公三年,禽六十四歲,教育門人日眾。
公元前650 魯僖公十年,禽七十一歲,孫生。
公元前648 魯僖公十二年,禽七十三歲,僖公欲大用之,臧文仲阻止,終止。
公元前646 魯僖公十四年,禽七十五歲。齊師攻魯,求魯岑鼎。魯予贗鼎,齊人知其誑也,曰:“以展禽之言乃信。”乃以真鼎往。禽曰:“君之慾以為岑鼎以免國也,棄臣之信以免君之國,亦臣之所難也。”
公元前645 魯僖公十五年,禽七十六歲。子椿卒
公元前643 魯僖公十七年,禽七十八歲。臧文仲使國人祭海鳥爰居,禽力辨其非。
公元前636 魯僖公二十四年,禽八十五歲。食邑柳下,廣種柳樹。
公元前634 魯僖公二十六年,禽八十七歲。夏,齊孝公伐魯北鄙。臧文仲欲以辭告病焉,問於展禽。對曰:
“獲聞之,處大教小,處小事大,所以御亂也,不聞以辭。若為小而崇以怒大國,使加己亂,亂在前矣,辭其何益?” 文仲曰:“國急矣!百物唯其可者,將無不趨也。願以子之辭行賂焉,其可賂乎?”展禽使乙喜以膏沐犒師,曰:“寡君不佞,不能事疆埸之司,使君盛怒,以暴露於弊邑之野,敢犒輿師。”齊侯見使者曰:“魯國恐乎?”對曰:“小人恐矣,君子則否。”公曰:“室如懸磬,野無青草,何恃而不恐?”
對曰:“恃二先君之所職業。昔者成王命我先君周公及齊先君太公曰:‘女股肱周室,以夾輔先王。賜女土地,質之以犧牲,世世子孫無相害也。’君今來討弊邑之罪,其亦使聽從而釋之,必不泯?其社稷;豈其貪壤地而棄先王之命?其何以鎮撫諸侯?恃此以不恐。”齊侯乃許為平而還。
公元前632 魯僖公二十八年,禽八十九歲。從遊者逾眾,擔簦負笈而來者不下百餘人。
公元前625 魯文公二年,禽九十六歲。八月丁卯,祭太廟,夏父弗忌為宗伯,將躋僖公於閔(湣)公之上,宗有司諫之,臧文仲不加制止。展禽斥之。
公元前621 周襄王三十一年、魯文公六年,冬十二月三日,禽卒於魯地故趙村,享年百歲。

柳下惠軼事典故

編輯
關於“坐懷不亂”的典故最早出現在《荀子·大略》中:“柳下惠與後門者同衣,而不見疑,非一日之聞也。”這個故事自漢代以來已經廣為傳頌,可謂家喻户曉。相傳在一個寒冷的夜晚,柳下惠夜宿於城門,遇到一無家女子。柳下惠恐她凍死,叫她坐在懷裏,解開外衣把她裹緊,同坐一夜,並沒發生非禮行為。於是柳下惠被譽為“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此外,他為人剛正不阿,得罪權貴,多次遭到貶謫,但不離開父母之邦,所謂“雖遭三黜,不去故國;雖榮三公,不易其介”。柳下惠得到了孔子、孟子等人的高度評價。 [7] 
版本一
舊小説多引用“柳下惠坐懷不亂”的典故,來讚揚男子之美德。相傳在一個寒冷的夜晚,柳下惠宿於郭門,有一個沒有住處的婦女來投宿,柳下惠恐她凍死,叫她坐在懷裏,解開外衣把她裹緊,同坐了一夜,並沒發生非禮行為。於是柳下惠就被譽為“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
版本二
也有傳説是:某年夏天,展獲外出訪友,途遇大雨,直奔郊外古廟暫避,但一踏進門檻,見一裸體女子正在裏面擰衣,展獲急忙退出,立於古槐之下,任其暴雨澆注。廟內婦女發覺,躲在門後,忙着濕衣。此事傳為佳話,故有“柳下惠坐懷(槐)不亂”之美名。

柳下惠考古相關

編輯
最早關於新泰和聖墓的記載,見於明·嘉靖《泰山志》卷二《遺蹟·帝王》載:“柳下惠墓:在(泰安)州治東南一百里,村人尚多展姓者,村名曰柳裏村。”
明·萬曆《岱史》卷八《遺蹟紀》載:“柳下惠墓,在(泰安)州治東南百里,村人尚多展姓者,名曰柳裏村。”明人宋燾《泰山紀事·天集》載:“柳下惠:先聖姓展氏,居於柳下。既歿,乃諡為惠。
今(泰安)州城南六十里柳裏村,乃其故處也。……柳裏村有柳下惠墓。”《大清一統志》卷一四二《泰安府》載:“周柳下惠墓:在泰安縣東八十三里柳裏村。”
清·唐仲冕輯《岱覽》卷二九《博覽二·文獻》載:“舊《泰安州志》記載:‘柳下即(泰安)治東南柳裏村,有墓在焉,其高如陵。’……案墓在汶河北郭家莊西北一里,方形,共四十步,墓中高,連頂六步。距墓六里為汶南西柳莊,有和聖祠,碑曰‘和聖故里’,一曰‘柳下書堂’。
祠南一里,有和聖橋。墓西南十八里,有展氏先塋。”清人宋思仁《泰山述記》載:“柳裏村,即古柳下地。……北有墓存焉,其高如陵。……舊有碑,今亡。(泰安)郡城內有和聖祠,坍塌。”時任官泰安的宋思仁“捐廉修葺,並建碑表墓”。民國《重修泰安縣誌》卷二《輿地·古墓》載:“和聖墓:在(泰安)縣東南一百里許天寶寨地方小汶北。”
山東平陰孝直鎮展窪村石碑 山東平陰孝直鎮展窪村石碑
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保留有“和聖柳下惠故里”的明代石碑、“和聖祠”等遺蹟和幾部有關族譜,表明這裏就是柳下惠的故里或至少與柳下惠有千絲萬縷的歷史淵源。
柳下惠,姓展,名獲,字季禽,春秋時期魯國人,大智大慧者,因食邑柳下而得名。他是製作周禮周樂的周公的後裔,其父展無駭是魯國的司空,是魯國的一介貴族。柳下惠分析國政,談論兵法,執掌刑獄,多謀善斷,才能出眾,死後諡號為惠,被世人稱為柳下惠。據《論語》記載,孔子稱之為“被遺落的賢人”。孟子在《孟子·萬章下》稱其為“聖之和者也”,“和聖”之稱由此而來。另據《展氏族譜序》記載,“禽,聖人也,道承唐虞,學開孔孟。”
柳下惠所居的柳下,即今山東省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一帶,展窪現尚存明代隆慶年間“和聖柳下惠故里”碑。展窪村,位於平陰、東平肥城三縣交界處。春秋時此地為齊魯交界處,現為泰安濟南兩市結合部,自古土地肥沃,糧豐草足,有“平陰第一糧倉”之美稱。柳下惠居此風水寶地,產生了眾多膾炙人口的故事。這些故事,有的反映了柳下惠的高尚品德,有的反映了他的大智大慧,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柳下惠坐懷不亂。千百年來,“坐懷不亂”被人們作為評判人的品德的標準。他死後變作小白龍奉諭旨去黑龍家大戰黑龍的故事,在山東和東三省更是廣為流傳,家喻户曉。在平陰、肥城一帶,每年六月份,東北方向烏雲翻滾,暴雨傾盆時,人們就説這是柳下惠所化小白龍回來探親。
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歷史上曾隸屬於肥城縣,清光緒年間劃歸平陰。據清乾隆《重修肥城縣誌》、嘉慶《肥城縣新志》及光緒《重修肥城縣誌》記載,該縣展家窪有“和聖祠”。《展氏族譜·家祠志》記載:“明學道賀萬祚題為和聖故里。肥邑邑侯王維精書丹立石。”展窪村為展姓聚居村落,存有乾隆年間、光緒十一年(1885年)和光緒十八年(1892年)以及民國五年、1954年所修五部《展氏族譜》。民國五年《展氏族譜》記載:“明洪武二十五年復自青州益都縣卜裏遷於平肥東三界間。”
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 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
以展窪村為中心點,展氏已輻射周圍幾十個村。當年魯國滅亡後展氏宗族避難逃離魯國。經過漫長的時期,到明洪武年間,天下太平盛世,展有才(柳下惠六十八代孫)認祖歸根復遷回展窪。據展窪一帶的人們説,展窪村一帶即是柳邑,因為這裏匯河以西,有一連串的五個柳溝村。這些村莊分佈在平陰縣南部孝直、孔村兩個鄉鎮的匯河兩岸。此地一直有植柳的習慣,“柳”是“柳下”字意的沿襲。
柳下惠是早期魯文化的代表之一。從地理環境看,當年平陰南部先屬魯國,是魯國的西北邊陲,後屬齊國管轄。展窪村北不足五公里的肥城市石橫鎮衡魚村(古時稱都君莊),與平陰縣柳灘村相鄰,有著名的歷史文化名人左丘明的故居。西北方向10公里處,平陰縣孔村鎮有古杏壇村和古紫蓋山(今孔子山),山上有孔子教書堂和孔廟古蹟。由此可見此地的歷史文化底藴和獨特的歷史地位。柳下惠的歷史故事能夠在當地廣為流傳,經久不息,也就不言而喻了。

柳下惠石碑

當地人告訴記者,這通石碑最早是自己1976年帶人從已經廢棄的“和聖祠”舊址拉到旁邊一個小橋上當成了橋板。2008年9月20日自己又帶人費了很多氣力從小橋上卸下來,拉到了家中暫時保管。由於石碑太沉,又被踩踏了幾十年,已經裂為三塊,但沒有缺少,很完整。而且幸虧當時作為橋板時碑面朝下,沒有磨損字跡。 石碑就平放在展昭臣家的院子裏,高約2米,寬0.8米,中間豎排的幾個大字是“和聖柳下惠故里”,右側上方字跡為“欽差提督學政山東等處提刑按察司副使賀萬祚”,左側小字為“文林郎知費城縣事關西王惟精立明隆慶陸年奉祀生員展芳名展爾仝修長清縣生員王道元書丹鐫字匠程起元”。 展昭臣還説,在村裏還有兩通石碑也和“和聖祠”有關。説着,他帶着記者一行來到村子中央,在路邊倒卧着一通石碑,大小和上面那通差不多,上面的字跡為“重修和聖祠堂”,為“乾隆二十五年立”,碑帽上刻有精美的雲紋,中間有“皇清”兩個字。在這通石碑斜對面一個院子的最裏面,同樣倒卧着一通石碑,上面的內容是“重修始祖和聖祠堂碑記”,落款為“大清咸豐留念歲次丙辰陽日六十九代孫展瑞麟”。《碑記》的字跡有些漫漶,有的已經認不出來,大意是重修祠堂的經過。據介紹,這通石碑也是2008年拉到這裏的,祠堂的舊址就離這裏不遠。展昭臣又帶記者來到祠堂舊址,這裏還殘留着一座土坯房子的殘垣斷壁。展昭臣對記者説,祠堂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拆除了,後來上面蓋了住房,被廢棄了。鎮和村裏想重新修建“和聖祠”,並擴大面積,擴充文化內容,將其整體建成一座“和聖公園”。 [8] 

柳下惠族譜

除這通石碑,村裏還藏有《展氏族譜》。是一套1954年影印版的線裝本,第一冊為總譜,第二冊前面有柳下惠繡像,上面標明為“和聖祠孥神像圖”。正文第一頁第一行寫着:“始祖和聖諱獲字季禽,魯公族上大夫食邑柳下諡曰惠,生於故縣長於堰頭葬於故趙村”。孝直鎮文化站站長何鷹對這套《展氏族譜》非常有研究,他告訴記者,這套族譜很明確地告訴我們,柳下惠原名叫展獲,字季或者禽,因食邑柳下、諡號為惠,被後世人稱為柳下惠。除了這套1954年影印版,村裏還藏有清乾隆時期的一冊手抄本,以及清光緒十一年(1885)和光緒十八年(1892)和民國五年(1916)所修的三部《展氏族譜》,這幾部族譜都拿到外面去修整和進行續譜了,沒在村裏。他就此強調,通過這幾部族譜和“和聖柳下惠故里”石碑,可以充分證明展窪村就是柳下惠故里。
展窪村是一個大自然村,後來因為人口越來越多,就被分為了前窪村中窪村後窪村3個自然村。這幾個村子的村民大都姓展,而且以此為中心,周圍多個縣的10多個村中都有姓展的村民,人口達15000多人。而這些姓展的村民都是展獲也就是柳下惠的後代。 [9] 

柳下惠人物故里

編輯
柳下惠生於山東平陰
清嘉慶李兆洛纂《鳳台縣志·營建篇》載:今平陰縣展窪村是展禽故里。李兆洛纂《鳳台縣志·營建篇》“柳莊寺,在展溝西南八里展窪村。春秋柳下惠居此。附近展姓尚多,傳為展禽後裔。平陰縣孝直鎮展窪村保留有“和聖柳下惠故里”的明代石碑、“和聖祠”等遺蹟和幾部有關族譜,表明這裏就是柳下惠的故里或至少與柳下惠有千絲萬縷的歷史淵源。”公元前715年,無駭卒。當時諸侯以字為諡,魯隱公便命其族以祖父字為展氏。此乃展氏得姓之始。展禽為無駭之子,這便是展、柳二姓均尊展禽即柳下惠為始祖的歷史淵源。 [2-3] 
和聖故里平陰縣孝直鎮 和聖故里平陰縣孝直鎮

柳下惠人物評價

編輯
柳下惠“坐懷不亂”,這還是小事情,歷史上坐懷不亂的男人或女人有很多,不過古人以柳下惠作標榜。而坐懷不亂並不是柳下惠最高的一面,他最高的一面在這裏: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柳下惠作士師,等於所在管刑法的官,勉強比作現代的司法部長或最高法院院長。他三次上台,三次都被罷免下台,於是有一個人對他説,你先生何必一定要在魯國做事,出國去吧!你自己國家不要你,何必一定幹,到別的國家説不定有更好的地位。柳下惠答覆他説,一個人終身行直道,思想、行為、做事完全直的,走正路來做人家的部下,在任何一個國家社會做事,都是一樣會有問題,都要吃虧,會被擠下來的。如果以歪曲的心思,用手段來取得地位,以得功名富貴為榮耀,並不想真為國家社會做事的,那又何必離開自己父母之國呢?祖宗都在這裏,一樣可以做事。換句話説,隨便在哪裏,決不走歪路,而走正路,在任何社會都是一樣比較困難的。柳下惠的人品就在這裏,為了貫徹人格的思想,為了貫徹傳統文化以正道事人,以正道立身處世,忽視於功名富貴,那是身外事,並不在乎,這是他的人格。這裏先記載他的事情,後面孔子還要提到他的。
為什麼把柳下惠的事放在微子箕子比干三人的記載後面?柳下惠並不是殷時代的人,而是春秋戰國孔子這一時代的人,還可能稍稍早一點,不過已是一個天下聞名了不起的人物,這裏先記載他的事,柳下惠的這幾句話,也説明了前面三個人的事情。所以中國的古文,如《論語》的文章一看起來好像是法律的條文,一條一條,好像連不起來,實際上仔細一讀,它是長篇文章,連接得非常好。換句話説,微子、箕子、比干、有的願殺身以成仁,如比干;被趕出去就走了,如微子;為奴就為奴,如箕子。為什麼他們不彎一彎呢?態度稍微改變一下,去拍個馬屁,也會好好用他們,更何況他們本來就是皇族。可是他們為什麼不這樣做?這就説明個人作人也好,在國家社會中立足作一普通人也好,大原則上人格的重要。反過來,就是如果以枉道事人的話,隨便哪裏都可以幹,如果堅持以正道、直道事人,又何必離開?所以引用柳下惠的這幾句話,等於是為上面三個人的事,作了一個註解,這就是《論語》的編輯方法。
孟子對柳下惠非常推崇,《孟子》一書曾把柳下惠和伯夷伊尹、孔子並稱四位大聖人,認為他不因為君主不聖明而感到羞恥,不因官職卑微而辭官不做;身居高位時不忘推舉賢能的人,被遺忘在民間時也沒有怨氣;貧窮困頓時不憂愁,與鄉下百姓相處,也會覺得很愉快;他認為自己和任何人相處,都能保持不受不良影響。因此,聽説了柳下惠為人處世的氣度,原來心胸狹隘的人會變得寬容大度,原來刻薄的人會變得老實厚道。孟子認為像柳下惠這樣的聖人,是可以成為“百世之師”的。
柳下惠選擇堅持“直道而事人”,最後只能去官隱遁,成為“逸民”。《論語》記載孔子對柳下惠的評價是:“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意思是,相比伯夷、叔齊的寧肯餓死也不食周粟,柳下惠肯降低自己的理想,雖然屈辱了身份,但是能做到言行舉止合乎道德和理智。《左傳》中孔子也把臧文仲讓柳下惠下台,列為臧氏執政的“三不仁”之一,表示譴責。 [6] 
除了“百世之師”之外,“柳下惠坐懷不亂”的典故在現代的用語之中,一方面常被理解為男人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性慾之外;另一方面也用於稱讚真正的男人為人正直、意志堅強。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