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自然村

(家族聚居的居民點)

編輯 鎖定
自然村,即南方所稱的“屋場”,它是一個或多個以家族户族氏族或其他原因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點,其起源是由村民經過長時間在某處自然環境中人們自發形成,自然聚集在一起居住的村落;一般情況下它只有一個姓氏,是同一個祖宗的子孫後代,有相同的血緣關係。平時我們見到的如大李莊、高家莊、大路徐家、馬家河、麻塔則、楊家山等就是自然村的稱呼。
自然村是農民日常生活和交往的單位,但不是一個社會管理單位。與自然村對應的概念是行政村。村是一個包括農業生產資源、以農業為主要生產方式的人口居住羣落。
自然村是與行政村相比而言的。行政村是國家按照法律規定而設立的農村基層管理單位,其組織形式是村民委員會,是農村村民自治組織,下設若干個村民小組,村民小組通常是以自然村劃分的。
也就是説在一般情況下,一個行政村管理若干個自然村,也有一個自然村(規模較大)為了管理方便,被劃分為幾個行政村的,還有一個自然村就是一個行政村的。自然村與行政村的區別,不只是規模的大小,根本在於行政村建立村民委員會和黨支部委員會,而自然村則一般只是建立村民小組,隸屬於村委會
湖南廣東江西安徽廣西海南雲南貴州浙江江蘇山西等省份的人們對於自然村的文化認同感和保護意識遠高於全國其他地區。且當地省市政府對於村民自治都為重視,將村民自治下沉自然村(村民小組),因地制宜地試點推行自然村或村民小組的基礎上設立村民理事會或村(居)民小組辦公室。
中文名
自然村
外文名
village
別    名
屋場

別    名
灣子
行政區類別
村民小組(一般情況下等同)
含    義
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點
類    別
區別於行政村
上級單位
行政村村民委員會
管理單位
村民理事會(村民小組辦公室)

自然村簡介

編輯
赤巖自然村 赤巖自然村
自然村是由村民經過長時間在某處自然環境中聚居而自然形成的村落;一般情況下它只有一個姓氏,是同一個祖宗的子孫後代,有相同的血緣關係。它受地理條件、生活方式等的影響。比如在山裏頭,可能幾户在路邊居住幾代後就會形成一個村落,這就叫自然村。
中國有些地方習慣上將自然村稱作“莊”或“屯”,是鄉村聚落最基本的組成部分。通常由一個大自然村或幾個自然村聯合組成一個行政村
行政村是鄉級政府管理的一個村級行政單位,一般由一個大一些或幾個小一些的自然村組成,這些自然村各有各的名字,但他們受一個領導班子領導,主要領導是村黨(總)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在參與政務、經濟等活動時一般按一個單位對待。
自然村的分佈、形態、規模和建築結構深受所處地區自然地理條件(水源、氣候、地形及建築材料特性等)、經濟條件、風俗習慣等社會因素的影響,反映與周圍環境的某種適應。自然村數量大、分佈廣、規模大小不一,有僅個別住户的孤村(如在山區),也有數百人口的大村(如在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區)。自然村經濟結構較單一,一般由主要從事農(林、牧、副、漁)業的人口居住。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因鄉村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商品經濟的發展,不少自然村不僅限於單純經營農牧業,還建起了小型工業企業、零售商業和服務業設施,有的還發展成為經營非農產業的專業村。
自然村與行政村的區別,不只是規模的大小區別,根本區別在於行政村建立村委會組織、建立黨的支部委員會(總支、黨委),而自然村則只是建立村民小組,類屬於村委會

自然村主要區別

編輯
以家族、户族、氏族或其他原因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的村落稱自然村,是與行政村相比而言的。行政村是國家按照法律規定而設立的農村基層管理單位,其組織形式是村民委員會,是農村村民自治組織,下設若干個村民小組,
村民小組一般是以自然村劃分的。也就是説,一般情況下,一個行政村管理若干個自然村,也有一個自然村(規模較大)為了管理方便,被劃分為幾個行政村的,還有一個自然村就是一個行政村的。
蜂段自然村 蜂段自然村
自然形態的居民聚落即自然村,往往是一個或多個家族聚居的居民點。自然村是農民日常生活和交往的單位,但不是一個社會管理單位,農村社會基層管理單位依照法律規定是行政村。
行政村是國家為實現其意志而設立的,既是農村的基層管理單位,又是農村羣眾自治組織的區域依託。
自然村是人們自發形成,自然聚集在一起居住的村落,平時我們見到的村莊就是自然村,如大李莊、高家莊、劉家灣、大路徐家、馬家河等稱呼。
行政村是鄉政府、鎮政府管理的一個村級行政單位,一般由一個大一些或幾個小一些的自然村組成,這些自然村各有各的名字,但他們受一個領導班子領導,主要領導是村黨(總)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在參與政務、經濟等活動時一般按一個單位對待。

自然村分類

編輯
自然村是指中國農村地區的自然聚落,北方平原地區的自然村通常比較大,南方丘陵水網地區的自然村通常比較小,但平原地區的自然村規模會更大,如潮汕地區,萬人的自然村就超過300個。
行政村是中國行政區劃體系中最基層的一級,設有村民委員會或村公所等權力機構。

自然村狀況

編輯
大芝山自然村 大芝山自然村
在許多地方,行政村與自然村是重疊的;在另外一些地方,一個行政村包括幾個到幾十個自然村;在個別的地方,一個自然村劃分為一個以上的行政村。例如河北省霸縣共有自然村324個、行政村380個,山東省招遠縣自然村750、行政村728,安徽省蕭縣自然村2124、行政村611,河北省阜平縣自然村1229、行政村205,自然村數與行政村數之比分別為0.85、1.03、3.48、6.00。
據1986年底統計,全國有自然村365萬個,另一説在九十年代初有自然村420萬個,1998年8月,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內務室主任佟寶貴説,自然村有535萬多個。自然村的規模大小懸殊,最大的村在河南省蘭考縣,有2720户、12337人;而湖北省江陵縣平均每個自然村只有8户、33人。行政村的總數有七十幾萬個,行政村的人口通常在七八百至四五千之間,典型的也是平均的規模是250户左右,1000人上下。
村政在這裏有兩個解釋:廣義的解釋是指村子裏的權力組織及其活動,狹義的解釋是指村級政權組織及其活動。現在流行的説法是“鄉政村治”,村政的提法自然有與之不同的涵義。
由於筆者不是主管農村基層政權建設的官員或專家,因此只能提供一些芻蕘者之言。本章將簡單回顧歷史上村政的演變,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對農村基層“羣眾性自治組織”進行批判,並提出村民委員會重新定位和未來村政建設的具體設想。

自然村逐漸消亡

編輯
中國文聯副主席、國務院參事馮驥才透露,相關部門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我國的自然村2005年前有360萬個,當今則只剩270萬個,一天時間消失的自然村大概有80個到100個。
馮驥才看來,很多傳統村落就是一本厚厚的古書,只是很多還來不及翻閲,就已經消亡了,保護傳統村落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值得慶幸的是,國家相關部委已經開始了這一浩大的保護工程。
每一個傳統村落都有獨特的風土民情,“五里不同風,十里不同俗”,馮驥才説,我國的物質文化遺產最大的是長城,而非物質文化遺產最大的就是村落。
楊家山自然村 楊家山自然村
馮驥才:第一,傳統村落是比較好的歷史建築;第二,選址、格局有自己的特色和歷史;第三,村落裏有有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而且已經列入了國家非遺名錄。在極速現代化、城鎮化的過程中,很多傳統村落都消失了。我們當今在做調查,嚴格意義上,山東省一個傳統村落都沒有了。前些年我們去山西,有的地方還能看到傳統村落,現在有的已經消失了。
清華大學建築系的陳志華教授曾是梁思成、林徽因的學生,從1989年開始,20多年裏,他率領清華大學建築學院的鄉土建築研究組,一直在各個傳統村落間奔波,專門從事的就是鄉土建築遺產的研究和保護工作。陳教授説,鄉土建築是擺放在子孫後代面前的一扇窗,它清晰地投射出一方水土的前世今生。
也有人提出質疑,社會在進步在發展,為什麼一定要讓傳統村落裏面的人依舊苦哈哈的過日子?馮驥才對此迴應,保護傳統村落與當地百姓提高生活質量並不矛盾。
究竟怎樣才能更好保護好散落在各個角落的傳統村落,成了迫在眉睫的問題。馮驥才説,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部門已經聯合制訂了“中國傳統村落保護和發展工程”,先要對傳統村落進行全面的盤點,瞭解了家底後再實施一對一的保護方案。
馮驥才説,保護傳統村落會是一個龐大的工程,也許十年八年都做不完,但它就像傳遞火炬一樣,一定要把前輩留下來的精華小心翼翼地傳給下一代,這是他們這一代人的文化責任。
在當今國家公佈的646個傳統村落保護名錄裏,海南省有7個躋身其中。傳統村落文化作為鄉土文化的精髓所在,已引起社會各界的普遍關注。
中國每天消失約100個自然村
如今,鄉村中國正在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朝着城市中國進發。沒有人能説得清,一座村莊的消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會在什麼時候結束。
作為研究古村落保護的專家,馮驥才在2014年全國兩會上就談到,能代表或體現中國農耕文化的民居、經典建築、民俗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古村落,2005年還有5000個,當前只剩下不到3000個。當前馮驥才專門去山東調查,齊魯大地上竟然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原生態的古村落。他批評城市文化悲劇正向農村轉移,呼籲在城鎮化轉型中加強對古村落文化的保護。
與中國整體情況相比,海南多年來在城鎮化或各種重大項目建設過程中,同樣有着大量村莊因拆遷轉移,原來的自然村落正在消失。
歷史上海南村落消失的形態,不外乎以下幾種:
一是自然災害將一個村落毀滅。最有代表性的是,1605年,瓊北大地震沉淪了東寨港幾十個村莊。除此之外,文昌、瓊海、萬寧、陵水等市縣的一些村落,歷史上遭到颱風的摧毀破壞,一些村莊受到毀滅性的破壞後,村民放棄了原址,擇地遷徙。
二是自然生態的破壞使得生存環境的惡劣,難於生存下去,如文客村,當地土地板結,農作物狀態明顯比附近的植被長勢要差,加上這裏常年乾旱少雨,當地人於是放棄居所,搬到別處。
三是戰爭、海盜毀滅性的洗劫。在海南方誌史料中記載着許多有關海盜洗劫海南村落的例子。二戰期間,日本侵略者經常對一些村落進行毀滅性的燒殺。
四是一些不可知現象使得一些村莊沒落。史料中有一些村落只留下了村名,但是因何放棄,我們當今已不得而知。但是當今仍然存在這樣的即將消失的村落。如“一個人的村莊”———瓊海長坡鎮的奇召上村。奇召上村本是個20多人的小村莊,後來由於人口的自然死亡、女性村民的外嫁和部分村民的陸續外遷,如今只剩一人。與此類似的還有曾經的三亞亞龍灣村。
保護傳統村落
迫在眉睫
進城賺到錢的村民,回到村中,紛紛拆了老房子建起了水泥鋼筋房子。我們以高速度發展經濟的同時,大多數古村落如行將就木的老者,與世無爭,正在漸漸遠去。
瓦嶺村村民小組辦公樓 瓦嶺村村民小組辦公樓
主動性放棄和城鎮化進程,是傳統村落走樣乃至消失的最大原因。
在紀錄影片《消失的村莊》中,呂氏父子所在的村莊,正在與中國許許多多的偏遠農村一樣,成為老人、婦女、兒童的留守地,這裏曾經的活力———壯男們大多奔向城市。老呂帶領着一眾老弱殘兵留守着這座越來越衰敗的村落,但“上面”的一紙遷徙令讓他們不得不面對放棄這世代繁衍生息之地,更可怕的是,以老呂兩個兒子呂山、呂國為代表的他們的後代,已經在骨子裏認定,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
有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城市化率首次突破50%,這意味着中國的城市人口超過了農村人口,必將引起未來深刻的社會變革。有人説,中國用30年的時間走過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歷程。“城市化”,讓許多農村正在“被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