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冉閔

編輯 鎖定
冉閔(?~352年6月1日 [1]  ),字永曾,小名棘奴,魏郡內黃縣(今河南省內黃縣)人,冉魏開國皇帝。
初名石閔,乃後趙皇帝石虎的養孫,石虎待他就如同親孫兒一般。 [2]  果斷敏鋭,以勇猛著稱。後趙授遊擊將軍,封修成侯。數從征伐,屢立戰功。石虎死後,擁立石遵為帝,後殺石遵改立石鑑。 [32] 
350年,弒殺石鑑稱帝,恢復冉姓,建立魏國,史稱冉魏,改元永興。 [32] 
352年,兵敗突圍不遂,遭前燕太原王慕容恪擊敗,後為燕王慕容儁所擒,斬於遏陘山,追諡武悼天王。冉閔的玄孫冉華染華的墓誌銘則稱冉閔為“平帝”。 [3]  [44] 
本    名
冉閔
別    名
石閔 [14] 
染閔
武悼天王
魏平帝
永曾
所處時代
十六國(冉魏)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蘭陵郡承縣(今山東省棗莊市嶧城區
逝世日期
352年6月1日 [1] 
主要成就
誅滅石氏、建立冉魏
籍    貫
魏郡內黃縣(今河南省內黃縣)
諡    號
武悼天王、平皇帝
年    號
永興(350年—352年)
在位時間
350年-352年

冉閔人物生平

編輯

冉閔家世背景

冉閔 冉閔
冉閔是後趙武帝石虎的養孫。冉閔的父親——冉良,是魏郡內黃(今河南省內黃縣)人。其祖先曾任漢朝黎陽騎都督,家族世代擔任牙門將。後趙明帝石勒擊敗陳午,俘獲冉良。當時冉良十二歲,石勒命石虎收他為養子,並改名為石瞻。冉良勇猛多力,攻戰無敵,歷任左積射將軍,封西華侯。 [2] 

冉閔全軍而還

冉閔年幼時就果斷敏鋭,石虎很寵愛他,如同對待自己孫子們一樣撫養他。冉閔成年後,身高八尺,驍勇善戰,勇力過人,多計謀。 [4]  授任建節將軍,改封修成侯,歷任北中郎將、遊擊將軍鹹康四年(後趙建武四年,338年),石虎在昌黎之戰中大敗,後趙各路軍隊都棄甲潰逃,只有冉閔帶領的一支軍隊未遭創傷,由此冉閔威名大顯。 [5] 
石虎回到鄴城後,任命劉羣中書令盧諶中書侍郎苻洪因功授任使持節、都督六夷諸軍事、冠軍大將軍,封為西平郡公。冉閔對石虎説:“苻洪才智傑出,得到將士的拼死效力,他的兒子們又都有非凡的才能,而且擁有強兵五萬人,駐屯在都城近處,應當秘密地除掉他們,以安定國家。”石虎説:“我正倚仗他們父子攻取東吳和巴蜀,為何要殺死他們!”便沒有除掉苻洪,反而給苻洪的待遇愈加優厚。 [6] 

冉閔屢立戰功

東晉鹹康五年(後趙建武五年,339年)八月,當時東晉徵西將軍庾亮鎮守武昌,派豫州刺史毛寶、西陽太守樊峻戍守邾城。石虎憎惡,任用夔安為大都督,率領石鑑、冉閔、李農張貉李菟五位將軍,兵眾共五萬人侵犯荊州揚州的北部邊境,另派二萬騎兵進攻邾城(今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毛寶向庾亮求救,庾亮認為邾城城池堅固,沒有及時派兵。九月,冉閔在沔南打敗晉軍,殺死東晉將軍蔡懷。夔安、李農攻陷沔南,朱保在白石打敗晉軍,殺死東晉鄭豹等五位將軍。張貉攻下邾城,邾城戰死者有六千人。毛寶和樊峻突圍出逃,渡江時溺水而死。 [7] 
冉閔後來打敗梁犢,威望更高,胡、漢各族宿將無不畏懼他。 [8] 

冉閔擁立石遵

永和五年(後趙太寧元年,349年),石虎去世,太子石世即位。當時劉太后與丞相張豺專權,任命彭城王石遵為左丞相以安撫他。 [9] 
石遵當時屯駐在河內,與平定梁犢叛亂歸來的冉閔、姚弋仲苻洪在李城相遇,冉閔等人勸説石遵攻回鄴城,討伐張豺,繼承帝位。石遵答應,於是與冉閔等人殺奔鄴城。 [10] 
石遵的部隊駐紮在蕩陰,士兵達九萬人,冉閔為前鋒。張豺打算出去攔截,但鄴城內的軍民聞知石遵等人殺奔過來,都出城投降,張豺無法制止。 [11] 
石遵來到安陽亭,張豺只好出來迎接,被石遵下令抓捕。石遵從鳳陽門進入鄴城,登上太武前殿,殺死張豺,然後假稱劉太后的命令請石遵繼承帝位,於是石遵廢黜石世,即位為帝。 [12] 
石遵即位後,任命冉閔為都督中外諸軍事、輔國大將軍、錄尚書事,輔佐朝政。 [13] 

冉閔廢立皇帝

當初,石遵從李城出發時,曾對冉閔説:“努力吧,事情成功後,我就讓你做太子。”不久石遵卻立石衍為皇太子,冉閔頗感失望,自認為功高一時,企圖掌握朝政,石遵顧忌這一點而不能任用他。冉閔擔任都督後,總管內外兵權,便安撫殿中將士和原東宮的高力一萬餘人,把他們都申報為殿中員外將軍,進爵為關外侯,賜給他們宮女,樹立自己的恩德。石遵並不懼怕他,而更改了題名及其褒貶評價來抑制冉閔的勢力,很多人都產生了怨氣。石遵又採取了中書令孟準、左衞將軍王鸞的計策,對冉閔有幾分疑懼,漸漸奪取他的兵權。冉閔更加流露出不滿,孟準等人都勸諫石遵殺掉冉閔。同年(349年)十一月,石遵召義陽王石鑑等進宮,在鄭太后面前議論此事,都請求殺冉閔。鄭太后説:“從李城回師進京,若無冉閔豈能有今日!他略微有些驕縱,不可動輒殺他。”石鑑出宮後,派宦官楊環馳馬報告冉閔,冉閔旋即劫持了李農及右衞王基,密謀廢黜石遵。指使將軍蘇亥、周成率領三十名甲士在如意觀拘捕石遵,並在琨華殿殺死石遵。 [14] 
石遵死後,石虎第三子義陽王石鑑即位,任命冉閔為大將軍、封武德王。當月(永和五年十一月),石鑑派遣樂平王石苞及中書令李松、殿中將軍張才等人深夜在琨華殿謀殺冉閔、李農,未能成功,宮中驚擾混亂。石鑑恐怕冉閔叛亂,假裝不知此事,連夜在西中華門斬了李松、張才,同時殺了石苞。 [15] 
此時新興王石祗襄國,與姚弋仲苻洪等友好往來,集結軍隊,傳檄誅討冉閔、李農。石鑑任汝陰王石琨為大都督,與張舉及侍中呼延盛率領七萬步騎兵分幾路討伐石祗等人。中領軍石成、侍中石啓、前河東太守石暉謀劃誅殺冉閔、李農,冉閔、李農把他們殺害。 [16] 

冉閔鄴中風雲

當時,龍驤將軍孫伏都劉銖等人集結了三千羯兵暗中埋伏在胡天,也想殺掉冉閔等人。當時石鑑正在中台,孫伏都帶領三十餘人想登台挾持石鑑而發起進攻。石鑑見孫伏都在破壞閣道,詢問原因。孫伏都説:“李農等人謀反,已經聚集在東掖門,我帶領着衞士,謹先告知你。”石鑑説:“你是功臣,好好為官效力。我從台上觀望着你,無須考慮尚未向我報告。”於是孫伏都及劉銖帶領士眾攻打冉閔和李農,未能獲勝,駐兵鳳陽門。 [17] 
冉閔、李農帶着數千士卒毀壞了金明門而入宮。石鑑害怕冉閔殺了自己,迅速招來冉閔、李農,打開宮門接納他們,對他們説:“孫伏都謀反,你們應當立即討伐他。”冉閔、李農進攻殺了孫伏都等,從鳳陽門至琨華殿,橫屍遍地,血流成河。冉閔發佈命令告知宮廷內外,六夷凡敢動用兵器者一律斬殺。胡人有的攻破城門,有的越牆而出,逃亡者不可勝數。派尚書王簡、少府王鬱率領數千士卒,在御龍觀看守石鑑,食物都懸吊着給他吃。冉閔在城內發令稱:“與官同心者留下,不同心者聽任各自離開。”命城門不再戒嚴。於是百里之內的趙人都進城來,離城而去的胡羯也堵滿了城門。冉閔明白鬍人不願為己所用,頒佈命令告知內外趙人,斬一個胡人首級送到鳳陽門的,凡文官進位三等,武職都任牙門。一天之內,殺了數萬人。冉閔親自率領趙人誅殺胡羯,不論貴賤男女少長一律殺頭,死者達二十餘萬,屍體在城外,全被野犬豺狼所吃。集居在四方的胡人,當地的軍隊依照冉閔的命令殺了他們,當時外表長得高鼻多須的人有一半因濫殺而死。 [17] 
永和六年(後趙青龍元年,350年)正月,冉閔想徹底消除石氏,以讖文中有“繼趙李”的字樣為託辭,便更改國號為衞,改自己為李姓,實行大赦,改年號為青龍。 [18] 
石琨及張舉、王朗率領七萬士眾攻打鄴城,冉閔帶領千餘騎兵,在城北抵抗他們。冉閔手執兩刃矛,飛馳進攻,對手應刃而敗,斬殺首級三千。 [19] 
冉閔與李農帶領三萬騎兵到石瀆討伐張賀度。閏二月,石鑑秘密派遣宦官送信召張沈等,讓他們乘虛襲擊鄴城。宦官把此事報告給冉閔、李農,冉閔、李農馳馬速歸,廢黜石鑑並殺了他,又殺害石虎孫三十八人,把石氏家族全部消滅。 [20] 

冉閔建立冉魏

同年(350年),冉閔弒殺石鑑後,司徒申鍾、司空郎闐等四十八人尊冉閔為帝,冉閔假意讓給李農,李農以死來堅決請求冉閔為帝,於是冉閔於南郊僭登帝位,大赦天下囚犯,改年號為永興,國號大魏,史稱冉魏,並恢復冉姓。追尊祖父冉隆為元皇帝,父親冉瞻為烈祖高皇帝,尊母親王氏為皇太后,立其妻董氏為皇后,其子冉智為皇太子。以李農為太宰、兼任太尉、錄尚書事,封為齊王,李農諸子都封為縣公。封其子冉胤、冉明、冉裕為王。文官武將進三等官位,封爵各有等級。派人持節赦免各地聚眾鬧事者,都不歸從。 [21] 
石祗聽説石鑑已死,便在襄國(今河北邢台市)僭位稱帝,各夷據守州郡擁有兵力的頭領紛紛響應。冉閔派遣使者到長江岸邊告訴東晉説:“叛逆的胡人擾亂了中原,如今已消滅了他們。如果能共同征伐的話,可以派遣軍隊前來。”東晉朝廷沒有答覆。冉閔誅殺李農及其三子,同時被殺的還有尚書令王謨、侍中王衍、中常侍嚴震、趙升等人。東晉廬江太守袁真攻打冉魏的合肥,拘捕了冉魏南蠻校尉桑坦,把百姓遷離而返回。 [22] 

冉閔大敗趙軍

漫畫版冉閔
漫畫版冉閔(12張)
四月,石祗派其相國石琨帶領十萬士眾攻打鄴城,進兵據守邯鄲。石祗的鎮南將軍劉國從繁陽前來與石琨會合。冉閔於邯鄲大敗石琨,死者數以萬計。劉國退駐繁陽。苻健從枋頭入關。張賀度、段勤與劉國、靳豚在昌城會合,將要進攻鄴城。冉閔派遣尚書左僕射劉羣任行台都督,派部將王泰、崔通、周成等率領十二萬步騎在黃城宿營,冉閔親自統率精兵八萬作為他們的後繼,在蒼亭展開激戰。張賀度等部大敗,死者達兩萬八千,靳豚被追擊並斬殺於陰安,冉閔部將悉數俘虜了靳豚的士眾,整軍而歸。冉閔擁有戎卒三十餘萬,旌旗鐘鼓綿延百餘里,即使在石氏鼎盛時期也沒有這般威勢。冉閔自蒼亭回到鄴宮,行飲至之禮,整頓核定九流,依據才能授予職任,儒學後人多數得到顯赫的官職,可比作魏、晉之初。 [23] 

冉閔襄國戰敗

十一月,冉閔帶領十萬步騎到襄國攻打石祗,任其子太原王冉胤為大單于、驃騎大將軍,把一千名歸降的胡人分配到他麾下。光祿大夫韋謏呈上言辭激切的諫書,冉閔閲後大怒,殺了韋謏及其子孫。
永和七年(冉魏永興二年,351年)二月,冉閔攻打襄國長達百餘日,挖地道、壘土山,建造房屋、翻地耕作。石祗非常恐懼,除去自封的皇帝之號,稱為趙王,派出使者到慕容儁姚弋仲那裏請求援軍。適逢石琨自冀州前來援救石祗,姚弋仲又遣其子姚襄率領三萬八千騎兵自滆頭前來,慕容儁派遣將軍悦綰率領三萬甲卒自龍城趕到,三方強勁的士卒共計十餘萬。冉閔遣車騎將軍胡睦在長蘆抵擋姚襄,將軍孫威在黃丘防守石琨,都被敵方打敗,士卒幾乎被消滅盡淨,胡睦、孫威單槍匹馬逃回。石琨等部即將來到,冉閔打算出兵進擊,衞將軍王泰勸諫説:“陷於困境之敵頑固,寄希望於外援。眼下強大的救兵四方雲集,想引誘我們出兵交戰,以便從腹背兩個方向攻打我們。我們應該加固營壘不出兵,靜觀態勢而行動,用這種戰術挫敗他們的計謀。現在陛下親自臨戰,一旦沒有萬全之策,我們的宏業就會喪失。請謹慎勿出,我請求率諸將為陛下去消滅他們。”冉閔想要聽從他的諫言,道士法饒進言説:“太白星行經昴宿,當殺胡王,一戰百勝,不能失去這個時機。”冉閔捋起衣袖高聲宣佈:“我出戰已定,誰再敢進諫就殺了他!”於是集合起全部士眾出戰。姚襄、悦綰、石琨等部三面夾擊,石祗猛攻其後,冉閔軍大敗。冉閔潛伏在襄國行宮,輿十餘名騎士逃往鄴城。投降的胡人慄特康等收捕了冉胤及左僕射劉琦等送給石祗,石祗把他們全都殺了。死者共十餘萬人,其中包括司空石璞、尚書令徐機、車騎胡睦、侍中李琳、中書監盧諶、少府王鬱、尚書劉欽、劉休等及諸將士,一時人盡物絕。賊盜蜂擁而起,司、冀二州饑荒嚴重,人人相食。自石虎末年起,冉閔已把倉庫積儲散發淨盡,用以樹立自己的恩德。此時與羌胡作戰,沒有一個月不交鋒。青、雍、幽、荊各州遷徙百姓及諸氐、羌、胡、蠻共數百餘萬人,各自歸回本土,在道路上相遇,互相殺害劫掠,加之因飢餓、疾病等死亡,能夠抵達家鄉的僅有十分之二三。中原各地一片混亂,無人再從事農耕。冉閔對此感到懊悔,殺了法饒父子,肢解其屍體,追贈韋謏為大司徒。 [24] 

冉閔消滅石氏

石祗派劉顯帶領七萬士眾攻打鄴城。當時冉閔潛還鄴城,無人知曉,內外議論紛紛,都以為冉閔已死。射聲校尉張艾勸冉閔親出郊祀,以此安定眾心,冉閔聽從了這個建議,訛傳才止息了。劉顯到明光宮,距離鄴城二十三里。冉閔心中恐懼,召來衞將軍王泰商議此事。王泰怨恨當初冉閔不聽從自己的計謀,以患瘡不愈而推辭。冉閔親臨探望,王泰執意聲稱疾病嚴重。冉閔大怒,返回宮中,對左右的人説:“巴奴,我難道要你救命嗎!我要先滅羣胡,退而斬掉王泰。”於是帶領全部兵馬去作戰,大敗劉顯,追擊到陽平,斬首三萬餘級。劉顯畏懼,秘密派出使者請求投降,請求殺了石祗來作為報效,冉閔整頓師旅而返回。適逢有人稟報王泰招集秦人,將逃往關中,冉閔大怒,殺王泰,滅他三族。劉顯果然殺了石祗及其太宰趙鹿等十餘人,把石祗的首級傳送到鄴城,送來人質請求冉閔保全生命。驃騎將軍石寧逃往柏人。冉閔下令在大路口焚燒石祗首級。 [25] 
五月(351年),石祗的兗州刺史劉啓以鄄城歸順東晉。七月,劉顯又率領士眾攻打鄴城,冉閔擊敗了他們的進攻。劉顯返回襄國稱帝。八月,冉閔的徐州刺史周成、兗州刺史魏統、豫州牧冉遇、荊州刺史樂弘都攜城歸順東晉。平南將軍高崇、徵虜將軍呂護拘捕了洛州刺史鄭系,攜三河歸順東晉。慕容彪攻陷中山,殺掉冉閔的寧北白同、幽州刺史劉準,向前燕皇帝慕容儁投降。 [26] 
永和八年(冉魏永興三年,352年),劉顯率眾攻伐常山,常山太守蘇亥向冉閔告難。冉閔留下手下的大將軍蔣幹等輔佐太子冉智守衞鄴城,親自率領八千騎兵解救常山。劉顯委任的大司馬、清河人王寧以棗強向冉閔投降,冉閔收編了他們剩餘的部眾,攻擊劉顯並打敗了他,追擊逃兵直至襄國。劉顯的大將曹伏駒打開城門接應,冉閔便進入襄國,冉閔誅殺了劉顯及其公卿以下百餘人,焚燒了襄國的宮室,把當地百姓遷徙到鄴城。劉顯的領軍將軍範路帶領千餘士眾,斬關出城逃往枋頭。 [27]  冉閔攻克襄國,遊食常山、中山諸郡。後趙立義將軍段勤聚攏胡、羯萬餘人保據繹幕,自稱趙帝。 [50] 

冉閔大戰前燕

同年四月(352年),慕容儁已攻下幽、薊二州,侵佔土地已達到冀州。冉閔帶領騎兵抵抗他,與前燕將領慕容恪在魏昌城相遇。冉閔大將軍董閏、車騎將軍張温對他説:“鮮卑乘勝氣勢強盛,不可硬抗,請回避一下再增添他們的盛氣,然後組織軍隊進攻他們,便可以取勝。”冉閔生氣地説:“我集合起部隊出戰,將要平定幽州,斬殺慕容儁。如今遇到慕容恪就退避,他們將會小看我。”便與慕容恪交戰,十戰皆擊敗了對手。慕容恪就用鐵鎖把戰馬連接起來,在善射的鮮卑士兵中挑選了五千名勇敢而不剛愎自用的人,列成方陣前進。冉閔所乘的赤馬名叫朱龍,日行千里,冉閔左持雙刃矛,右執鈎戟,順風迎擊,斬殺三百餘名鮮卑兵。頃刻間燕地騎兵蜂擁而至,重重包圍住冉閔。冉閔寡不敵眾,躍馬衝破重圍向東逃跑,走了二十餘里,馬無緣無故地死去,冉閔被慕容恪擒獲,與董閏、張温等一起被送到薊城
冉閔被俘後,慕容儁讓冉閔站在面前而問他:“你這個奴僕下人,為何妄自稱作天子?”冉閔答道:“天下大亂,你們夷狄之族,人面獸心,尚且意欲篡位謀反。我乃一世英雄,為何不能做帝王呢?”慕容儁大怒,把冉閔鞭打三百下,送至龍城,告祭祖父慕容廆、父親慕容皝廟廷。 [28] 
四月二十五日,慕容儁派遣慕容評率眾圍攻鄴城。劉寧及其弟劉崇率領三千胡騎逃向晉陽,蘇亥丟棄常山逃往新興。鄴城城中饑荒,人吃人,石虎時期的宮人幾乎被吃盡。冉智年齡尚幼,蔣幹派侍中繆嵩、詹事劉猗奉表歸順東晉,併到東晉請求援軍。東晉濮陽太守戴施自倉垣出發,到棘津,戴施制止住劉猗,不讓他繼續前進,向他索要傳國璽。劉猗派繆嵩返回鄴城報告,蔣幹沉吟未決,戴施便率領一百餘名壯士進入鄴城,協助鎮守三台,騙蔣幹説:“姑且拿出璽來交給我。眼下兇寇在外,道路不通,不敢去送信。如果得璽,我會馳馬去稟告天子。天子聽説璽已在我這裏,相信你絕對忠誠,一定會派出足夠的軍糧來接濟你們。”蔣幹信以為真,便拿出璽交給戴施。戴施宣稱派督護何融去迎接軍糧,私下命令何融懷揣璽印送往京師。長水校尉馬願、龍驤將軍田香打開城門向慕容評投降。戴施、蔣幹用繩索懸垂着下了城牆,逃向倉垣。慕容評把冉閔的妻子董氏、太子冉智、太尉申鍾、司空條攸、中書監聶熊、司隸校尉籍羆、中書令李垣及諸王公卿士遣送到薊城。中書令王簡、左僕射張乾、右僕射郎肅自殺。 [29]  冉閔被送到龍城(今遼寧省朝陽市),並在遏陘山將其斬殺,諡號武悼天王。 [30]  冉閔後裔的墓誌《染華墓誌》則稱“諡曰平帝”,推測為當時鄴城的冉魏朝廷所上諡號。 [46] 

冉閔人物評價

編輯
姚弋仲:冉閔棄仁背義,屠滅石氏。我受人厚遇,當為復仇,老病不能自行。 [47] 
慕容恪:①冉閔勇而無謀,一夫敵耳! [31]  ②閔性輕鋭。 [31] 
慕容儁:①冉閔,石氏養息,負恩作逆,何敢輒稱大號? [48]  ②汝奴僕下才,何得妄稱帝? [49] 
晉書》:①永曾之誅羯士,亦殲其類。無德不報,斯之謂乎! [32]  ②閔幼而果鋭,季龍撫之如孫。 [32]  ③身長八尺,善謀策,勇力絕人。 [32] 
司馬光:閔驍勇善戰,多策略。石虎愛之,比於諸孫。 [33] 
謝採伯:若劉淵、聰、粲、曜,石勒、虎、閔,苻生,赫連勃勃等,其兇徒逆儔,淫酷屠戮,無復人理,禍亦不旋踵矣。 [34] 
張大齡:當勒追越柩於苦縣時,十萬晉兵無一脱者,冉閔竟足以報之。古之建國者,深仁厚澤,累數十世,猶力守臣節,不得已而後取,蓋殺一不辜而有天下,所不為,此三代所以長久也。司馬氏手刃其主,奪之寡婦之懷,安得不生此兇殘以魚肉之耶!假令寧馨之計得行,殺一勒,生一勒,況徐光輩乃欲陰翦中山以安石氏,不亦愚乎?然而早見預防,不失為人臣子之道矣。 [35] 
王夫之:冉閔盡滅羯胡,而曰:“吾屬故晉人,請各稱牧守,奉迎天子。”雖非果有效順之誠,然慮趙人之不忘中國而不戴己,未敢遽僭也。有胡睦者,稱閔功德,謂晉人遠竄江左而不足戴,然後閔無所復忌而僭以成。嗚呼! [36] 
呂思勉評冉閔 呂思勉評冉閔
蔡東藩:冉閔乘石氏之敝,起滅石氏,掃盡羯胡,僭帝號,復原姓,説者謂其志不忘晉,臨江呼助,設晉果招而用之,亦一段匹磾之流亞。吾意不然。段匹磾之害劉琨,吾猶恨其昧公徇私,不能以厭次數言,遂為之恕。彼閔蒙乃父之餘廕,受石氏之豢養,予以高官,給以厚祿,大馬猶知報主,閔猶人耳,何竟不顧私恩,對寵我榮我者而反噬之?況羯雖異族,遠系從同,必欲盡殲無遺,設心何毒?是可忍孰不可忍?而謂其能顧祖國,必無是理。 [37] 
呂思勉:冉閔之百戰百勝,頗似項籍、孫策,與石氏餘孽角逐,未必會遽敗,而慕容氏加入這場與它本不相關的戰爭,挾其方興之勢,其氣完,其力厚,‘是亦其所遭之不幸也。 [38] 
范文瀾:①冉閔逞勇殘殺,立國三年,死人無數,失敗是必然的。但是,他的野蠻行動反映着漢族對羯族匈奴族野蠻統治的反抗情緒,所以他的被殺,獲得漢族人的同情。慕容雋致祭贈諡,正是害怕漢族人給予冉閔的同情心。 [39]  ②秦漢魏晉從來沒有亡國後自殺的大臣,因亡國而自殺,是從冉閔的魏國開始的,這也説明漢族與非漢族間鬥爭的極端尖鋭。 [39]  ③至於冉閔以區區之力馳騁中原,而東晉又只作壁上觀,是以亡不旋踵,只成為歷史上的悲劇而已。 [40] 
蔣福亞:冉閔利用民族矛盾、製造民族仇殺上台。冉閔的民族仇殺使中原民族矛盾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45] 

冉閔軼事典故

編輯

冉閔辛謐致書

辛謐是隴西狄道人,西晉、前趙、後趙多次徵召他出來做官,辛謐並未同意。雖然深處亂世,但辛謐卻視榮華如浮雲。冉閔篡位後,又徵召辛謐擔任太常一職。辛謐不從,並給冉閔寫信勸其歸順東晉,然後絕食而死。 [51] 

冉閔死後異象

永和八年(352年)五月初三日,慕容儁把冉閔送到龍城,並在遏陘山將其斬殺,山左右七里草木全部枯萎,蝗蟲大起,自五月起天旱不雨,直至十二月。慕容儁派使者前往祭祀冉閔,諡號為武悼天王,當天降大雪。 [41] 

冉閔史籍記載

編輯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 [32] 
魏書·卷九十五·列傳第八十三》 [42]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 [33]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 [31] 
十六國春秋別本·卷二·後趙錄》 [43] 

冉閔親屬成員

編輯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父輩
父親
趙武帝石虎養子,冉閔稱帝后追諡烈祖高皇帝
母親
王太后
冉閔稱帝后尊為皇太后
平輩
正室
350年立為皇后,冉魏滅亡後,慕容儁封董皇后為奉璽君
側室
仇氏
殿中侍御史仇嵩之女,有姿色,冉閔納其為妃,冉魏滅亡後,慕容儁將她嫁給豆盧勝
子輩
長子
皇太子,冉魏滅亡後,慕容儁封為海賓侯
次子
太原王
三子
冉明
彭城王
四子
武興王
五子

六子
冉叡
燕散騎常侍,海冥縣侯 [44] 
參考資料
  • 1.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晉紀二十一》載永和八年五月有:“辛卯,燕人斬冉閔於龍城。”按台灣中研院所設“兩千年中西曆轉換”換算為公元紀年,為352年6月1日。
  • 2.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閔字永曾,小字棘奴,季龍之養孫也。父瞻,字弘武,本姓冉,名良,魏郡內黃人也。其先漢黎陽騎都督,累世牙門。勒破陳午,獲瞻,時年十二,命季龍子之。驍猛多力,攻戰無前。歷位左積射將軍、西華侯。
  • 3.    人文課堂 | 狼羣中的英雄——冉閔  .央廣網[引用日期2019-11-11]
  • 4.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皝遣其子恪帥二千騎追擊之,趙兵大敗,斬獲三萬餘級。趙諸軍皆棄甲逃潰,惟遊擊將軍石閔一軍獨全。閔父瞻,內黃人,本姓冉,趙主勒破陳午,獲之,命虎養以為子。閔驍勇善戰,多策略。虎愛之,比於諸孫。
  • 5.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閔幼而果鋭,季龍撫之如孫。及長,身長八尺,善謀策,勇力絕人。拜建節將軍,徙封修成侯,歷位北中郎將、遊擊將軍。季龍之敗於昌黎,閔軍獨全,由此功名大顯。
  • 6.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虎還鄴,以劉羣為中書令,盧諶為中書侍郎。蒲洪以功拜使持節、都督六夷諸軍事、冠軍大將軍,封西平郡公。石閔言於虎曰:“蒲洪雄俊,得將士死力,諸子皆有非常之才,且握強兵五萬,屯據近畿;宜密除之,以安社稷。”虎曰:“吾方倚其父子以取吳、蜀,奈何殺之!”待之愈厚。
  • 7.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及庾亮鎮武昌,卒使毛寶、樊峻戍邾城。趙王虎惡之,以夔安為大都督,帥石鑑、石閔、李農、張貉、李菟等五將軍、兵五萬人寇荊、揚北鄙,二萬騎攻邾城。毛寶求救於庾亮,亮以城固,不時遣兵。九月,石閔敗晉兵於沔陰,殺將軍蔡懷;夔安、李農陷沔南;朱保敗晉兵於白石,殺鄭豹等五將軍;張貉陷邾城,死者六千人,毛寶、樊峻突圍出走,赴江溺死。
  • 8.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及敗梁犢之後,威聲彌振,胡夏宿將莫不憚之。
  • 9.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於是世即偽位,尊劉氏為皇太后,臨朝,進張豺為丞相。豺請石遵、石鑑為左右丞相,以尉其心,劉氏從之。
  • 10.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石遵聞季龍之死,屯於河內。姚弋仲、苻洪、石閔、劉寧及武衞王鸞、寧西王午、石榮、王鐵、立義將軍段勤等既平秦、洛,班師而歸,遇遵於李城,説遵曰:“殿下長而且賢,先帝亦有意於殿下矣。但以末年惛惑,為張豺所誤。今上白相持未下,京師宿衞空虛,若聲張豺之罪,鼓行而討之,孰不倒戈開門而迎殿下者邪!”遵從之。
  • 11.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遵次於蕩陰,戎卒九萬,石閔為前鋒。豺將出距之,耆舊羯士皆曰:“天子兒來奔喪,吾當出迎之,不能為張豺城戍也。”逾城而出,豺斬之不能止。
  • 12.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遵至安陽亭,張豺懼而出迎,遵命執之。於是貫甲曜兵,入自鳳陽門,升於太武前殿,擗踴盡哀,退如東閣。斬張豺於平樂市,夷其三族。假劉氏令曰:“嗣子幼衝,先帝私恩所授,皇業至重,非所克堪。其以遵嗣位。”遵偽讓至於再三,羣臣敦勸,乃受之,僣即尊位於太武前殿,大赦殊死已下,罷上白圍。封世為譙王,邑萬户待以不臣之禮,廢劉氏為太妃,尋皆殺之。
  • 13.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於是李農歸請罪,遵復其位,待之如初。尊其母鄭氏為皇太后,其妻張氏為皇后,以石斌子衍為皇太子,石鑑為侍中,石衝為太保,石苞為大司馬,石琨為大將軍,石閔為中外諸軍事、輔國大將軍、錄尚書事,輔政。
  • 14.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初,遵之發李城也,謂石閔曰:“努力!事成,以爾為儲貳。”既而立衍,閔甚失望,自以勳高一時,規專朝政,遵忌而不能任。閔既為都督,總內外兵權,乃懷撫殿中將士及故東宮高力萬餘人,皆奏為殿中員外將軍,爵關外侯,賜以宮女,樹己之恩。遵弗之猜也,而更題名善惡以挫抑之,眾鹹怨矣。而又納中書令孟準、左衞將軍王鸞之計,頗疑憚於閔,稍奪兵權。閔益有恨色,準等鹹勸誅之。遵召石鑑等入,議於其太后鄭氏之前,皆請誅之。鄭氏曰:“李城回師,無棘奴豈有今日!小驕縱之,不可便殺也。”鑑出,遣宦者楊環馳以告閔,閔遂劫李農及右衞王基,密謀廢遵。使將軍蘇亥、周成率甲士三十執遵於如意觀………乃殺之於琨華殿………
  • 15.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鑑乃僣位………以石閔為大將軍,封武德王………鑑使石苞及中書令李松、殿中將軍張才等夜誅閔、農於琨華殿,不克,禁中擾亂。鑑恐閔為變,偽若不知者,夜斬松、才於西中華門,並誅石苞。
  • 16.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時石祗在襄國,與姚弋仲、苻洪等通和,連兵檄誅閔、農。鑑遣石琨為大都督,與張舉及侍中呼延盛率步騎七萬分討祗等。中領軍石成、侍中石啓、前河東太守石暉謀誅閔、農,閔、農殺之。
  • 17.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龍驤孫伏都、劉銖等結羯士三千伏於胡天,亦欲誅閔等。時鑑在中台,伏都率三十餘人將升台挾鑑以攻之。臨見伏都毀閣道,鑑問其故。伏都曰:“李農等反,巳在東掖門,臣嚴率衞士,謹先啓知。”鑑曰:“卿是功臣,好為官陳力。朕從台觀卿,勿慮無報也。”於是伏都及銖率眾攻閔、農,不克,屯於鳳陽門。閔、農率眾數千毀金明門而入。鑑懼閔之誅己也,馳招閔、農,開門內之,謂曰:“孫伏都反,卿宜速討之。”閔、農攻斬伏都等,自鳳陽至琨華,橫屍相枕,流血成渠。宣令內外六夷敢稱兵杖者斬之。胡人或斬關,或逾城而出者,不可勝數。使尚書王簡、少府王鬱帥眾數千,守鑑於御龍觀,懸食給之。令城內曰:“與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各任所之。”敕城門不復相禁。於是趙人百里內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門。閔知胡之不為己用也,班令內外趙人,斬一胡首送鳳陽門者,文官進位三等,武職悉拜牙門。一日之中,斬首數萬。閔躬率趙人誅諸胡羯,無貴賤男女少長皆斬之,死者二十餘萬,屍諸城外,悉為野犬豺狼所食。屯據四方者,所在承閔書誅之,於時高鼻多須至有濫死者半。
  • 18.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春,正月,趙大將軍閔欲滅去石氏之跡,託以讖文有“繼趙李”,更國號曰衞,易姓李氏,大赦,改元青龍。
  • 19.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石琨及張舉、王朗率眾七萬伐鄴,石閔率騎千餘,距之城北。閔執兩刃矛,馳騎擊之,皆應鋒摧潰,斬級三千。
  • 20.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閔與李農率騎三萬討張賀度於石瀆,鑑密遣宦者齎書召張沈等,使承虛襲鄴。宦者以告閔、農,閔、農馳還,廢鑑殺之,誅季龍孫三十八人,盡殪石氏。
  • 21.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永和六年,殺石鑑,其司徒申鍾、司空郎闓等四十八人上尊號於閔,閔固讓李農,農以死固請,於是僣即皇帝位於南郊,大赦,改元曰永興,國號大魏,複姓冉氏。追尊其祖隆元皇帝,考瞻烈祖高皇帝,尊母王氏為皇太后,立妻董氏為皇后,子智為皇太子。以李農為太宰、領太尉、錄尚書事,封齊王,農諸子皆封為縣公。封其子胤、明、裕皆為王。文武進位三等,封爵有差。遣使者持節赦諸屯結,皆不從。
  • 22.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石祗聞鑑死,僣稱尊號於襄國,諸六夷據州郡擁兵者皆應之。閔遣使臨江告晉曰:“胡逆亂中原,今已誅之。若能共討者,可遣軍來也。”朝廷不答。閔誅李農及其三子,並尚書令王謨、侍中王衍、中常侍嚴震、趙升等。晉盧江太守袁真攻其合肥,執南蠻校尉桑坦,遷其百姓而還。
  • 23.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石祗遣其相國石琨率眾十萬伐鄴,進據邯鄲。祗鎮南劉國自繁陽會琨。閔大敗琨於邯鄲,死者萬餘。劉國還屯繁陽。苻健自枋頭入關。張賀度、段勤與劉國、靳豚會於昌城,將攻鄴。閔遣尚書左僕射劉羣為行台都督,使其將王泰、崔通、周成等帥步騎十二萬次於黃城,閔躬統精卒八萬繼之,戰於蒼亭。賀度等大敗,死者二萬八千,追斬勒豚於陰安鄉,盡俘其眾,振旅而歸。戎卒三十餘萬,旌旗鐘鼓綿亙百餘里,雖石氏之盛無以過之。閔至自蒼亭,行飲至之禮,清定九流,準才授任,儒學後門多蒙顯進,於時翕然,方之為魏晉之初。
  • 24.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閔率步騎十萬攻石祗於襄國,署其子太原王胤為大單于、驃騎大將軍,以降胡一千配為麾下。光祿大夫韋謏啓諫甚切,閔覽之大怒,誅謏及其子孫。閔攻襄國百餘日,為土山地道,築室反耕。祗大懼,去皇帝之號,稱趙王,遣使詣慕容俊、姚弋仲以乞師。會石琨自冀州援祗,弋仲復遣其子襄率騎三萬八千至自滆頭,俊遣將軍悦綰率甲卒三萬自龍城,三方勁卒合十餘萬。閔遣車騎胡睦距襄下場長蘆,將軍孫威候琨於黃丘,皆為敵所敗,士卒略盡,睦、威單騎而還。琨等軍且至,閔將出擊之,衞將軍王泰諫曰:“窮寇固迷,希望外援。今強救雲集,欲吾出戰,腹背擊我。宜固壘勿出,觀勢而動,以挫其謀。今陛下親戎,如失萬全,大事去矣。請慎無出,臣請率諸將為陛下滅之。”閔將從之,道士法饒進曰:“太白經昴,當殺胡王,一戰百克,不可失也。”閔攘袂大言曰:“吾戰決矣,敢諫者斬!”於是盡眾出戰。姚襄、悦綰、石琨等三面攻之,祗衝其後,閔師大敗。閔潛於襄國行宮,與十餘騎奔鄴。降胡慄特康等執冉胤及左僕射劉琦等送於祗,盡殺之。司空石璞、尚書令徐機、車騎胡睦、侍中李琳、中書監盧諶、少府王鬱、尚書劉欽、劉休等諸將士死者十餘萬人,於是人物殲矣。賊盜蜂起,司、冀大飢,人相食。自季龍末年而閔盡散倉庫以樹私恩。與羌胡相攻,無月不戰。青、雍、幽、荊州徙户及諸氐、羌、胡、蠻數百餘萬,各還本土,道路交錯,互相殺掠,且飢疫死亡,其能達者十有二三。諸夏紛亂,無復農者。閔悔之,誅法饒父子,支解之,贈韋謏大司徒。
  • 25.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石祗使劉顯帥眾七萬攻鄴。時閔潛還,莫有知者,內外兇兇,皆謂閔已沒矣。射聲校尉張艾勸閔親郊,以安眾心,閔從之,訛言乃止。劉顯次於明光宮,去鄴二十三里,閔懼,召衞將軍王泰議之。泰恚其謀之不從,辭以瘡甚。閔親臨問之,固稱疾篤。閔怒,還宮,顧謂左右曰:“巴奴,乃公豈假汝為命邪!要將先滅羣胡,卻斬王泰。”於是盡眾而戰,大敗顯軍,追奔及於陽平,斬首三萬餘級。顯懼,密使請降,求殺祗為效,閔振旅而歸。會有告王泰招集秦人,將奔關中,閔怒,誅泰,夷其三族。劉顯果殺祗及其太宰趙鹿等十餘人,傳首於鄴,送質請命。驃騎石寧奔於柏人。閔命焚祗首於通衢。
  • 26.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閔徐州刺史劉啓以鄄城歸順。劉顯復率眾伐鄴,閔擊敗之。還,稱號於襄國。閔徐州刺史周成、兗州刺史魏統、豫州牧冉遇、荊州刺史樂弘皆以城歸順。平南高崇、徵虜呂護執洛州刺史鄭系,以三河歸順。慕容彪攻陷中山,殺閔寧北白同、幽州刺史劉準,降於慕容俊。
  • 27.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劉顯率眾伐常山,太守蘇亥告難於閔。閔留其大將軍蔣幹等輔其太子智守鄴,親率騎八千救之。顯所署大司馬、清河王寧以棗強降於閔,收其餘眾,擊顯,敗之,追奔及於襄國。顯大將曹伏駒開門為應,遂入襄國,誅顯及其公卿已下百餘人,焚襄國宮室,遷其百姓於鄴。顯領軍範路率眾千餘,斬關奔於枋頭。
  • 28.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時慕容俊已克幽、薊,略地至於冀州。閔帥騎距之,與慕容恪相遇於魏昌城。閔大將軍董閏、車騎張温言於閔曰:“鮮卑乘勝氣勁,不可當也,請避之以溢其氣,然後濟師以擊之,可以捷也。”閔怒曰:“吾成師以出,將平幽州,斬慕容雋。今遇恪而避之,人將侮我矣。”乃與恪遇,十戰皆敗之。恪乃以鐵鎖連馬,簡善射鮮卑勇而無剛者五千,方陣而前。閔所乘赤馬曰朱龍,日行千里,左杖雙刃矛,右執鈎戟,順風擊之,斬鮮卑三百餘級。俄而燕騎大至,圍之數週。閔眾寡不敵,躍馬潰圍東走,行二十餘里,馬無故而死,為恪所擒,及董閏、張温等送之於薊。俊立閔而問之曰:“汝奴僕下才,何自妄稱天子?”閔曰:“天下大亂,爾曹夷狄,人面獸心,尚欲篡逆。我一時英雄,何為不可作帝王邪!”俊怒,鞭之三百,送於龍城,告廆、皝廟。
  • 29.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遣慕容評率眾圍鄴。劉寧及弟崇帥胡騎三千奔於晉陽,蘇亥棄常山奔於新興。鄴中飢,人相食,季龍時宮人被食略盡。冉智尚幼,蔣幹遣侍中繆嵩、詹事劉猗奉表歸順,且乞師於晉。濮陽太守戴施自倉垣次於棘津,止猗,不聽進,責其傳國璽。猗使嵩還鄴覆命,幹沈吟未決,施乃率壯士百餘人入鄴,助守三台,譎之曰:“且出璽付我。今兇寇在外,道路不通,未敢送也。須得璽,當馳白天子耳。天子聞璽已在吾處,信卿至誠,必遣軍糧厚相救餉。”幹以為然,乃出璽付之。施宣言使督護何融迎糧,陰令懷璽送於京師。長水校尉馬願、龍驤田香開門降評。施、融、蔣幹懸縋而下,奔於倉垣。評送閔妻董氏、太子智、太尉申鍾、司空條攸、中書監聶熊,司隸校尉籍羆、中書令李垣及諸王公卿士於薊。尚書令王簡、左僕射張乾、右僕射郎肅自殺。
  • 30.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俊送閔既至龍城,斬於遏陘山………諡曰武悼天王………
  • 31.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3]
  • 32.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08]
  • 33.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5-17]
  • 34.    《密齋筆記》   .殆知閣[引用日期2015-10-15]
  • 35.    《晉五胡指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3-24]
  • 36.    《讀通鑑論·穆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08]
  • 37.    第五十三回 養子覆宗冉閔複姓 孱主授首石氏垂亡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5-20]
  • 38.    呂思勉·《兩晉南北朝史》
  • 39.    《中國通史2·第四章·第四節·十六國大亂》  .歷史專題[引用日期2014-07-15]
  • 40.    范文瀾·《魏晉南北朝史綱》
  • 41.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俊送閔既至龍城,斬於遏陘山。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蟲大起,五月不雨,至於十二月。俊遣使者祀之,諡曰武悼天王,其日大雪。
  • 42.    《魏書·卷九十五·列傳第八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3]
  • 43.    《十六國春秋別本·卷二·後趙錄》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3]
  • 44.    《染華墓誌》:君諱華,字進樂,魏郡內黃人也……高祖閔,趙武帝初,封西華王,侍中、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黃鉞大將軍、錄尚書事、武信王。趙祚既微,遂升帝位,號曰魏天王。羣臣依皇圖,奏改族,因即氏焉。崩,諡曰平帝。曾祖睿,仕燕散騎常侍、海冥縣侯。
  • 45.    蔣福亞《前秦史·第二章·前秦建國》,第38頁。
  • 46.    羅新:北朝墓誌叢札(一)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引用日期2021-06-26]
  • 47.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魏主閔攻圍襄國百餘日,趙主祗危急,乃去皇帝之號,稱趙王;遣太尉張舉乞師於燕,許送傳國璽,中軍將軍張春乞師於姚弋仲。弋仲遣其子襄帥騎二萬八千救趙,誡之曰:"冉閔棄仁背義,屠滅石氏。我受人厚遇,當為復仇,老病不能自行;汝才十倍於閔,若不梟擒以來,不必復見我也!"弋仲亦遣使告於燕,燕主俊遣御難將軍悦綰將兵三萬往會之。
  • 48.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冉閔聞俊欲救趙,遣大司馬從事中郎廣寧常煒使於燕。俊使封裕詰之曰:"冉閔,石氏養息,負恩作逆,何敢輒稱大號?"煒曰:"湯放桀,武王伐紂,以興商、周之業;曹孟德養於宦官,莫知所出,卒立魏氏之基。苟非天命,安能成功!推此而言,何必致問!"裕曰:"人言冉閔初立,鑄金為己像,以卜成敗,而像不成,信乎?"煒曰:"不聞。"裕曰:"南來者皆雲如是,何故隱之?"煒曰:"奸偽之人慾矯天命以惑人者,乃假符瑞、託蓍龜以自重,魏主握符璽,據中州,受命何疑;而更反真為偽,取決於金像乎!"裕曰:"傳國璽果安在?"煒曰:"在鄴"。裕曰:"張舉言在襄國。"煒曰:"殺胡之日,在鄴者殆無孑遺;時有迸漏者,皆潛伏溝瀆中耳,彼安知璽之所在乎!彼求救者,為妄誕之辭,無所不可,況一璽乎!"
  • 49.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己卯,冉閔至薊。俊大赦,立閔而責之曰:"汝奴僕下才,何得妄稱帝?"閔曰:"天下大亂,爾曹夷狄禽獸之類猶稱帝,況我中土英雄,何為不得稱帝邪!"俊怒,鞭之三百,送於龍城。
  • 50.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5-08]
  • 51.    卷九十四 列傳第六十四-晉書(唐)房玄齡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5-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