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琨

(晉朝司空)

編輯 鎖定
劉琨(270年~318年6月22日),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無極縣)人。西晉時期傑出的政治家文學家音樂家軍事家,西漢中山靖王劉勝之後、光祿大夫劉蕃之子。 [41] 
出身中山劉氏。工於詩賦,少有文名,為金谷“二十四友”重要成員。八王之亂起,效力於諸王,累遷幷州刺史,封廣武侯。永嘉之亂,堅守晉陽九載,抵禦漢趙和後趙入侵。晉愍帝即位,拜司空、大將軍、都督並冀幽諸軍事。幷州為石勒所陷後,投奔幽州刺史段匹磾,約為兄弟,慘遭殺害。太興三年(320年),平反昭雪,追贈侍中、太尉,諡號為愍。 [1] 
劉琨善於文學,精通音律,詩歌多描寫邊塞生活。《隋書·經籍志》有《劉琨集》9卷,又有《別集》12卷。明朝張溥輯為《劉中山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2] 
本    名
劉琨
別    名
劉中山
字越石
所處時代
西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中山魏昌(今河北無極)
出生日期
271年
逝世日期
318年6月22日
主要作品
《重贈盧諶》《胡姬年十五》
主要成就
據守晉陽,發展生產
家世信息
中山劉氏

劉琨人物生平

編輯

劉琨早年經歷

劉琨年輕時便以俊朗、雄豪著稱 [3]  ,與兄長劉輿名重一時,有“洛中奕奕,慶孫(劉輿字)、越石”之譽。 [42]  他經常參與石崇舉辦的金谷集會,與一眾名士詩歌唱和,其詩文頗受時人的嘉許。 [4]  當時,皇后賈南風專權,其外甥賈謐亦權傾一時。劉琨、劉輿兄弟與石崇、潘岳陸機陸雲左思等都投於賈謐門下,號為二十四友 [43] 
劉琨二十六歲時出任司隸從事(一作司州主簿 [44]  ,二者都是司州司隸校尉的屬官),後又被太尉高密王司馬泰闢為府掾,歷任著作郎太學博士尚書郎等職。 [5] 

劉琨效力諸王

主詞條:八王之亂
劉琨雕像 劉琨雕像
永康元年(300年),趙王司馬倫發動政變,廢殺賈南風,掌握了朝政。 [45]  其親信孫秀弄權,因劉琨素來輕侮於己,免去了他的官職。 [46]  但司馬倫的世子司馬荂是劉琨的姐夫,且素與孫秀不睦 [47]  。劉琨因此又得到司馬倫的委任,在其幕府任記室督,後改任從事中郎 [48] 
永寧元年(301年),司馬倫廢黜晉惠帝 [49]  ,篡位稱帝,以司馬荂為皇太子,又以劉琨為太子詹事 [50]  當時,齊王司馬冏、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各據一方,並聯合起兵,共討司馬倫。 [51]  三王之中以司馬穎兵鋒最盛,一直打到朝歌(治今河南淇縣)附近的黃橋。 [52]  司馬倫以劉琨為假節冠軍將軍,讓他和孫秀之子孫會率三萬宿衞兵,抵禦司馬穎,結果卻大敗而回。 [6]  不久,司馬倫兵敗。晉惠帝復位,以司馬冏輔政。 [53]  司馬倫、司馬荂父子及孫秀等一眾黨羽皆被殺。 [54]  但劉琨因“其父兄皆有當世之望”,不但得到司馬冏的特赦,還被拜為尚書左丞,後又改任司徒左長史 [55] 
太安元年(302年),司馬冏兵敗,范陽王司馬虓鎮守許昌,又推薦劉琨為司馬。 [56] 
永興元年(304年),晉惠帝張方脅迫遷都長安。次年,劉喬攻擊司馬虓,劉琨援救不及,其父母皆被俘獲。306年(光熙元年),劉琨從幽州刺史王浚處求得八百騎兵,擊破東平王司馬懋,戰敗劉喬,救出父母,又斬殺司馬穎麾下大將石超,收降滎陽守將呂朗。同年,司馬越將晉惠帝救回洛陽,劉琨因功被封為廣武侯,邑二千户。 [7] 

劉琨出鎮幷州

光熙元年(306年)九月,司馬越為了擴張勢力,派劉琨出任幷州刺史、加振威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劉琨帶領一千餘人輾轉離開首都洛陽,於307年(永嘉元年)春到達晉陽(今山西太原)。當時的晉陽經歷戰亂,已成一座空城。劉琨在左右強敵環俟的環境下安撫流民,發展生產,加強防禦。不到一年晉陽就恢復了生氣,成了晉朝在中原的少數幾個存留抵抗勢力之一。 [8] 
當時的晉陽南面是強大的匈奴漢國,北面是正在崛起的鮮卑代國,東面是和段部鮮卑結盟的幽州刺史王浚。劉琨和拓跋鮮卑首領拓跋猗盧結為兄弟,和前趙石勒等大將的戰鬥互有勝負。河南人徐潤因通曉音律得到劉琨的重用,但是此人無能而跋扈。奮威將軍令狐盛進言要劉琨除去徐潤,反被徐潤誣殺,造成其子令狐泥等人的反叛。劉琨吸引了許多志願抗擊匈奴、羯人的志士,但他的政治軍事才能也使不少人離去。 [9] 
建興元年(313年),晉愍帝繼位,封劉琨大將軍、都督幷州諸軍事,加散騎常侍、假節。建興三年(315年),劉琨被晉愍帝封為司空、都督並冀幽諸軍事。劉琨辭去司空,接受都督之職。不久,代王拓跋猗盧被其兒子拓跋六修殺死,拓跋普根平定叛亂也因病而死,劉琨在拓跋部作為人質的兒子劉遵同箕澹等率3萬餘人投奔劉琨。 [10] 

劉琨依附段部

建興四年(316年),石勒出兵進攻幷州,劉琨不聽箕澹勸阻全軍盡出,中伏大敗,丟失幷州,隻身投奔幽州刺史、遼西鮮卑左賢王、假撫軍大將軍段匹磾,並與其結為兄弟。同年,劉曜攻破長安,晉愍帝被俘,西晉滅亡。劉琨令長史温嶠司馬睿勸進。司馬睿稱帝后,加封劉琨為侍中太尉,其餘官銜不變,並賜他名刀一把。 [11] 
建武元年(317年),段匹磾以劉琨為大都督,率軍討伐石勒。結果段匹磾堂弟段末杯接受石勒賄賂,不肯進軍。劉琨因勢弱只得退兵。 [12] 

劉琨含冤而死

太興元年(318年),段部鮮卑內鬥,段末杯擊敗段匹磾自任單于,並俘虜了劉琨的兒子劉羣。劉羣得到段末杯的厚待,便給劉琨寫密信邀請他共擊段匹磾,誰料密信被段匹磾截獲。段匹磾雖相信劉琨,但最終還是將劉琨下獄。 [13] 
劉琨素有名望,拘押期間,遠近之人盡皆憤嘆。代郡太守闢閭嵩與劉琨部下將領企圖反叛段匹磾救出劉琨,因泄密而失敗。東晉權臣王敦派人密告段匹磾,讓他殺掉劉琨。劉琨聽説王敦來使,便對兒子劉遵説:“處仲(王敦)使來而不我告,是殺我也。死生有命,但恨仇恥不雪,無以下見二親耳”。 [14] 
同年五月初八,段匹磾自稱奉皇帝詔旨將劉琨縊殺,子侄四人同時遇害。劉琨時年四十八歲。東晉因段匹磾勢力強大,還要依靠他討伐石勒,因此沒有弔祭劉琨。 [15]  劉琨死後,世子劉羣、姨甥盧諶、內侄崔悦等投奔遼西段末杯,而部下將佐大都投靠石勒。
太興三年(320年),劉琨的從事中郎盧諶、崔悦等上表朝廷為劉琨鳴冤,太子中庶子温嶠也上表附議。晉元帝於是追贈劉琨為侍中太尉,諡曰愍。 [16] 

劉琨軼事典故

編輯

劉琨聞雞起舞

劉琨與祖逖-聞雞起舞
劉琨與祖逖-聞雞起舞(5張)
劉琨與祖逖一起擔任司州主簿時,感情深厚,不僅常常同牀而卧,同被而眠,而且都有着建功立業,成為棟樑之才的遠大理想。一次半夜,祖逖聽到雞叫,叫醒劉琨道:“此非惡聲也。”意思是,這是老天在激勵我們上進,於是與劉琨到屋外舞劍練武。 [17] 

劉琨吹笳退敵

劉琨善吹胡笳。曾有數萬匈奴兵圍困晉陽。劉琨見勢不妙,如與敵軍硬拼,必然兵敗城破,於是一面嚴密防守,一面修書請求援軍。過了七天援軍還未到,城內糧草不濟,兵士恐慌萬狀。劉琨登上城樓,俯眺城外敵營,冥思苦想對策。忽然他想起“四面楚歌”的故事,於是下令會吹卷葉胡笳的軍士全部到帳下報到,很快組成了一個胡笳樂隊,朝着敵營那邊吹起了《胡笳五弄》。他們吹得既哀傷、又悽婉,匈奴兵聽了軍心騷動。半夜時分,再次吹起這支樂曲,匈奴兵懷念家鄉,皆泣淚而回。 [18] 

劉琨桓温之慕

大司馬桓温自認為雄姿英發,是司馬懿、劉琨一類的人物,但卻被人比作大將軍王敦,因此很不高興。桓温北伐歸來,帶回來一個老婢女。這老婢曾是劉琨的家伎。老婢一見桓温,便潸然淚下道:“公甚似劉司空。”桓温大喜,整冠問哪裏像?老婢答道:“面甚似,恨薄;眼甚似,恨小;須甚似,恨赤;形甚似,恨短;聲甚似,恨雌。”桓温大為掃興,抑鬱了好幾天。 [19] 

劉琨贈詩盧諶

盧諶曾是劉琨麾下的中郎將段匹磾領幽州,請求盧諶做自己的別駕。劉琨答盧諶詩:“情滿伊何?蘭桂移植。茂彼春林,瘁此秋棘。”是説盧諶放棄自己而投奔段匹磾。後來,劉琨命箕澹(姬澹)攻打石勒,全軍覆沒,從此窮蹙而不能自守,於是率眾投奔段匹磾,被段匹磾所拘留。劉琨再贈盧諶詩:“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何意百鍊剛,化為繞指柔。”其詩託意欲以此激將盧諶而救急,盧諶不得要領。劉琨被害後,盧諶才開始上表以雪其冤。 [58] 

劉琨文化造詣

編輯

劉琨音樂

劉琨精通音律,創了《胡笳五弄》(包括《登隴》、《望秦》、《竹吟風》、《哀松露》、《悲漢月》五首琴曲),在傳統的琴曲中加入北方遊牧民族的音調,描寫北方歷經戰亂的景象,抒發了思鄉愛國之情。
曾經有一次前趙匈奴圍攻晉陽,劉琨登城清嘯,半夜又奏胡笳(一説指揮一隊士兵奏胡笳),匈奴人聽到後思鄉流淚,將軍看將士已無心再戰,撤兵而去。 [20] 

劉琨詩文

劉琨作品
劉琨作品(6張)
劉琨的詩文激昂悲壯,充滿對戰亂中的流民的同情和抵抗敵人的決心。被囚後所作的《重贈盧諶》是其代表作。此詩前半段引用了姜尚管仲陳平鄧禹等人的典故,表達了對晉室的忠誠;後半段描述了自己壯志未酬的心情:“何意百鍊剛,化為繞指柔。”
劉琨傳世的詩作有:《扶風歌》、《胡姬年十五》、《答盧諶詩》、《重贈盧諶》。

劉琨傳世輯本

晉劉越石集一卷、劉越石集、劉琨[詩存]、劉琨[文存] [21] 

劉琨歷史評價

編輯
晉書》將劉琨與祖逖同列一傳,並在給予了非常中肯的評價:
劉琨善於懷撫,而短於控御。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然素奢豪,嗜聲色,雖暫自矯勵,而輒復縱逸。 [17] 
劉琨少負志氣,有縱橫之才,善交勝己,而頗浮誇。與范陽祖逖為友,聞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其意氣相期如此。 [17] 
史臣曰:劉琨弱齡,本無異操,飛纓賈謐之館,借箸馬倫之幕,當於是日,實佻巧之徒歟!……及金行中毀,乾維失統,三後流亡,遞縈居彘之禍,六戎橫噬,交肆長蛇之毒,於是素絲改色,跅弛易情,各運奇才,並騰英氣,遇時屯而感激,因世亂以驅馳,陳力危邦,犯疾風而表勁,勵其貞操,契寒松而立節,鹹能自致三鉉,成名一時。古人有言曰:“世亂識忠良。”益斯之謂矣。天不祚晉,方啓戎心,越石區區,獨御鯨鯢之鋭,推心異類,竟終幽圄,痛哉! [17] 
贊曰:越石才雄,臨危效忠,枕戈長息,投袂徼功,崎嶇汾晉,契闊獯戎。見欺段氏,于嗟道窮! [17] 
劉琨死後,盧諶、崔悦等上表為其鳴冤時稱:故司空、廣武侯琨,在惠帝擾攘之際,值羣后鼎沸之難,戮力皇家,義誠彌厲,躬統華夷,親受矢石,石超授首,呂朗面縛,社稷克寧,鑾輿反駕,奉迎之勳,琨實為隆,此琨效忠之一驗也。 [17] 
鍾嶸詩品》將劉琨的詩定為中品,評道:其源出於王粲。善為悽戾之詞,自有清拔之氣。琨既體良才,又罹厄運,故善敍喪亂,多感恨之詞。 [22] 
朱熹:如劉琨恃才傲物,驕恣奢侈,卒至父母妻子皆為人所屠。今人率以才自負,自待以英雄,以至恃氣傲物,不能謹嚴。以此臨事,卒至於敗而已。 [23] 
丁耀亢:劉琨處晉室式微之日,而能鳴劍從王,舞衣憤義。雖事功不成,志氣過人遠矣。惜其量盈器褊,中懷刻,殘殺善人,奄然憔悴,又安怪聞雞之業不終? [24] 
王世貞:①(石崇)《思歸引》、《明君辭》情質未離,不在潘陸下,劉司空亦其儔也。《答盧中郎》五言,磊塊一時,涕淚千古。②餘每覽劉司空“豈意百鍊剛,化為繞指柔”,未嘗不掩卷酸鼻也。嗚呼!越石已矣,千載而下,猶有生氣。彼石勒段磾,今竟何在。 [25] 
王夫之:琨乃以孤立之身,遊於豺狼之窟,欲志之伸也,必不可得;即欲以頸血濺劉聰石勒,報晉之宗社也,抑必不能;是以君子深惜其愚也。 [26] 
餘嘉錫:《開元佔經》百十五引京房曰:“雞夜半鳴,有軍。”又曰:“雞夜半鳴,流血滂沱。”蓋時人惡中夜雞鳴為不祥。逖、琨素有大志,以兵起世亂,正英雄立功名之秋,故喜而相蹋。且曰非惡聲也。此與尹緯見祆星喜而再拜,用心雖異,立意則同。 [57] 

劉琨人際關係

編輯

劉琨宗親

祖父:劉邁,曹魏相國參軍、散騎常侍。 [27] 
父親:劉蕃,光祿大夫。前趙攻陷幷州時,為令狐泥所殺。 [28] 
母親:太原郭氏,郭鎮之女,郭槐堂妹,賈南風堂姨,與劉蕃一同被害。 [28] 
兄長:劉輿 [29] 
妻子:崔氏,清河東武城崔參之女崔悦的姑母温嶠盧諶姨母 [30]  [39-40] 
兒子:
1、劉遵,庶長子,曾在代王拓跋猗盧處為質子。
2、劉羣,世子,後依附段末波,後趙中書令 [31] 
侄子:
1、劉演,劉輿之子,都督、後將軍假節
2、劉胤 [32] 
3、劉挹,東海王司馬越掾屬。 [33] 
4、劉啓,後趙尚書僕射,東晉前將軍給事中 [34] 
5、劉述,後趙侍中,東晉驍騎將軍。 [35] 

劉琨姻親

外祖:郭鎮,字季南,太原陽曲人。曹魏名將郭淮之弟,謁者僕射 [36] 
舅舅:郭奕,字泰業,太原陽曲人。歷任雍州刺史、尚書。 [36]  [37] 
姐夫:司馬荂,趙王司馬倫之子。 [38] 
連襟:盧志,盧諶之父。温襜,温嶠之父。

劉琨結義兄弟

1、拓跋猗盧,拓跋鮮卑人,代國王。
2、段匹磾,遼西段部鮮卑人,東晉幽州刺史。 [3] 

劉琨史料索引

編輯
《晉書·卷六十二·列傳第三十二》 [17] 

劉琨影視形象

編輯
1994年電視劇《東方小故事之聞雞起舞》:毛竹飾演劉琨。
參考資料
  • 1.    《晉書·劉琨傳》:贈侍中、太尉,諡曰愍。
  • 2.    劉琨  .石家莊市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14-02-19]
  • 3.    《晉書》卷62《劉琨傳》:祖邁,有經國之才,為相國參軍、散騎常侍。父蕃,清高衝儉,位至光祿大夫。琨少得俊朗之目,與范陽祖納俱以雄豪著名。
  • 4.    《晉書》卷62《劉琨傳》:時徵虜將軍石崇河南金谷澗中有別廬,冠絕時輩,引致賓客,日以賦詩。琨預其間,文詠頗為當時所許。
  • 5.    《晉書》卷62《劉琨傳》:年二十六,為司隸從事。太尉高密王泰闢為掾,頻遷著作郎、太學博士、尚書郎。
  • 6.    《晉書》卷62《劉琨傳》:三王之討倫也,以琨為冠軍、假節,與孫秀子會率宿衞兵三萬距成都王穎,戰於黃橋,琨大敗而還,焚河橋以自固。
  • 7.    《晉書·劉琨傳》:及惠帝幸長安……劉喬攻范陽王虓於許昌也,琨輿汝南太守杜育等率兵救之,未至而虓敗,……琨之父母遂為劉喬所執。……及虓領冀州,遺琨詣幽州,乞師於王浚,得突騎八百人,與虓濟河,共破東平王懋於廩丘,南走劉喬,始得其父母。又斬石超,降呂朗,因統諸軍奉迎大駕於長安。以動封廣武侯,邑二千户。
  • 8.    《晉書·劉琨傳》:永嘉元年,為幷州刺史,加振威將軍,領匈奴中郎將。……琨募得千餘人,轉鬥至晉陽。府寺焚燬,殭屍蔽地,其有存者,飢羸無復人色,荊棘成林,豺狼滿道。琨翦除荊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獄。……在官未期,流人稍復,雞犬之音復相接矣。
  • 9.    《晉書·劉琨傳》:琨善於懷撫,而短於控御。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河南徐潤者,以音律自通,遊於貴勢,琨甚愛之,署為晉陽令。潤恃寵驕恣,干預琨政。奮威護軍令狐盛性亢直,數以此為諫,並勸琨除潤,琨不納。……徐潤又譖令狐盛於琨曰:“盛將勸公稱帝矣。”琨不之察,便殺之。……盛子泥奔於劉聰,具言虛實。聰大喜,以泥為鄉導。
  • 10.    《晉書·劉琨傳》:愍帝即位,拜大將軍、都督幷州諸軍事,加散騎常侍、假節。……三年,帝遣兼大鴻臚趙廉持節拜琨為司空、都督並冀幽三州諸軍事。琨上表讓司空,受都督,剋期與猗盧討劉聰。尋猗盧父子相圖,盧及兄子根皆病死,部落四散。琨子遵先質於盧,眾皆附之。及是,遵與箕澹等帥盧眾三萬人,馬牛羊十萬,悉來歸琨,琨由是復振,率數百騎自平城撫納之。
  • 11.    《晉書·劉琨傳》:屬石勒攻樂平,太守韓據請救於琨,而琨自以士眾新合,欲因其鋭以威勒。箕澹諫曰:“此雖晉人,久在荒裔,未習恩信,難以法御。今內收鮮卑之餘谷,外抄殘胡之牛羊,且閉關守險,務農息士,既服化感義,然後用之,則功可立也。”琨不從,悉發其眾,命澹領步騎二萬為前驅,琨自為後繼。勒先據險要,設伏以擊澹,大敗之,一軍皆沒,並土震駭。尋又炎旱,琨窮蹙不能復守。幽州刺史鮮卑段匹磾數遣信要琨,欲與同獎王室。琨由是率眾赴之,從飛狐人薊。匹磾見之,甚相崇重,與琨結婚,約為兄弟。是時西都不守,元帝稱制江左,琨乃令長史温嶠勸進……是歲,元帝轉琨為侍中、太尉,其餘如故,並贈名刀。
  • 12.    《晉書·劉琨傳》:建武元年,琨與匹磾期討石勒,匹磾推琨為大都督,喢血載書,檄諸方守,俱集襄國。琨、匹磾進屯固安,以俟眾軍。匹磾從弟末波納勒厚賂,獨不進,乃沮其計。琨、匹磾以勢弱而退。
  • 13.    《晉書·劉琨傳》:匹磾奔其兄喪,琨遣世子羣送之,而末波率眾要擊匹磾而敗走之,羣為末波所得。末波厚禮之,許以琨為幽州刺史,共結盟而襲匹磾,密遣使齎羣書請琨為內應,而為匹磾邏騎所得。……"匹磾雅重琨,初無害琨志,將聽還屯。其中弟叔軍好學有智謀,為匹磾所信,謂匹磾曰:“吾胡夷耳,所以能服晉人者,畏吾眾也。今我骨肉構禍,是其良圖之日,若有奉琨以起,吾族盡矣。”匹磾遂留琨。
  • 14.    《晉書·劉琨傳》:然琨既忠於晉室,素有重望,被拘經月,遠近憤嘆。匹磾所署代郡太守闢閭嵩,與琨所署雁門太守王據、後將軍韓據連謀,密作攻具,欲以襲匹磾。而韓據女為匹磾兒妾,聞其謀而告之匹磾,於是執王據、闢閭嵩及其徒黨悉誅之。會王敦密使匹磾殺琨,……初,琨聞敦使到,謂其子曰:
  • 15.    《晉書·劉琨傳》:匹磾又懼眾反己,遂稱有詔收琨。……匹磾遂縊之,時年四十八。子侄四人俱被害。朝廷以匹磾尚強,當為國討石勒,不舉琨哀。
  • 16.    《晉書·劉琨傳》:三年,琨故從事中郎盧諶、崔悦等上表理琨曰:……太子中庶子温嶠又上疏理之,帝乃下詔曰:"故太尉、廣武侯劉琨忠亮開濟,乃誠王家,不幸遭難,志節不遂,朕甚悼之。往以戎事,未加弔祭。其下幽州,便依舊弔祭。"贈侍中、太尉,諡曰愍。
  • 17.    晉書:列傳第三十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6-08]
  • 18.    古代樂器:胡笳  .中國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9-15]
  • 19.    晉書:王敦桓温列傳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9-15]
  • 20.    《晉書·劉琨傳》:在晉陽,常為胡騎所圍數重,城中窘迫無計,琨乃乘月登樓清嘯,賊聞之,皆悽然長嘆。中夜奏胡笳,賊又流涕歔欷,有懷土之切。向曉復吹之,賊並棄圍而走。
  • 21.    孫啓治、陳建華.中國古佚書輯本目錄解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11月
  • 22.    詩品:晉太尉劉琨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9-15]
  • 23.    《朱子語類卷第一百三十五》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9-14]
  • 24.    《天史》  .殆知閣[引用日期2015-10-27]
  • 25.    《藝苑卮言·卷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2-11]
  • 26.    王夫之《讀通鑑論:卷十三》  .國學[引用日期2013-09-15]
  • 27.    《晉書·劉琨傳》:祖邁,有經國之才,為相國參軍、散騎常侍。
  • 28.    《晉書·劉琨傳》:聰遣子粲及令狐泥乘虛襲晉陽,太原太守高喬以郡降聰,琨父母並遇害。
  • 29.    《晉書·劉琨傳》:及齊王冏輔政,以其父兄皆有當世之望,故特宥之,拜兄輿為中書郎。
  • 30.    劉義慶編、劉孝標註《世説新語》:温公初受劉司空使勸進,母崔氏固駐之,嶠絕裾而去。〈温氏譜曰:“嶠父襜,娶清河崔參女。”〉
  • 31.    《晉書·劉琨傳》:及琨為匹磾所害,琨從事中郎盧諶等率餘眾奉羣依末波。……季龍皆優禮之,以羣為中書令。
  • 32.    《晉書·劉琨傳》:弟胤為琨引兵,路逢烏桓賊,戰沒。
  • 33.    《晉書·劉琨傳》:弟挹初為太傅、東海王越掾,與琨俱被害。
  • 34.    《晉書·劉琨傳》:挹弟啓,……啓為季龍尚書僕射,後歸國,穆帝拜為前將軍,加給事中。
  • 35.    《晉書·劉琨傳》:啓弟述,……述為季龍侍中,隨啓歸國,拜驍騎將軍。
  • 36.    《三國志·郭淮傳》注引《晉諸公贊曰》:淮弟配,字仲南,有重名,位至城陽太守。……配弟鎮,字季南,謁者僕射。鎮子奕,字泰業。
  • 37.    《晉書·劉琨傳》:輿字慶孫。雋朗有才局,與琨並尚書郭奕之甥,名著當時。
  • 38.    《晉書·劉琨傳》:趙王倫執政,以琨為記室督,轉從事中郎。倫子荂,即琨姊婿也。
  • 39.    《晉書·列傳第十四》:崔悦,字道儒,魏司空林崔林曾孫,劉琨妻子之侄也。與諶俱為琨司空從事中郎,後為末波佐史。
  • 40.    《晉書·温嶠傳》:平北大將軍劉琨妻,嶠之從母也。……初,嶠欲將命,其母崔氏固止之,嶠絕裾而去。其後母亡,嶠阻亂不獲歸葬,由是固讓不拜,苦請北歸。劉義慶編、劉孝標註《世説新語》:温公初受劉司空使勸進,母崔氏固駐之,嶠絕裾而去。〈温氏譜曰:“嶠父襜,娶清河崔參女。”〉《晉書·盧諶傳》:琨妻即諶之從母,既加親愛,又重其才地。
  • 41.    李定廣. 中國詩詞名篇賞析 上[M].2018 36頁
  • 42.    《晉書》卷62《劉琨傳附劉輿傳》:輿字慶孫。雋朗有才局,與琨並尚書郭奕之甥,名著當時。京都為之語曰:“洛中奕奕,慶孫,越石。”
  • 43.    《晉書》卷40《賈充傳附賈謐傳》:謐好學,有才思。既為充嗣,繼佐命之後,又賈后專恣,謐權過人主,至乃鎖系黃門侍郎,其為威福如此。……渤海石崇歐陽建、滎陽潘岳、吳國陸機陸雲、蘭陵繆徵、京兆杜斌摯虞、琅邪諸葛詮、弘農王粹、襄城杜育、南陽鄒捷、齊國左思、清河崔基、沛國劉瑰、汝南和鬱周恢、安平牽秀、潁川陳眕、太原郭彰、高陽許猛、彭城劉訥、中山劉輿劉琨皆傅會於謐,號曰二十四友,其餘不得預焉。
  • 44.    《晉書》卷62《祖逖傳》: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簿,情好綢繆,共被同寢。中夜聞荒雞鳴,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逖、琨並有英氣,每語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謂曰:“若四海鼎沸,豪傑並起,吾與足下當相避於中原耳。”
  • 45.    《晉書》卷59《趙王倫傳》:至期,乃矯詔敕三部司馬曰:“中宮與賈謐等殺吾太子,今使車騎入廢中宮。汝等皆當從命,賜爵關中侯。不從,誅三族。”於是眾皆從之。倫又矯詔開門夜入,陳兵道南,……遂廢賈后為庶人,幽之於建始殿。……倫尋矯詔自為使持節、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相國,侍中、王如故,一依宣、文輔魏故事。
  • 46.    《晉書》卷62《劉琨傳附劉輿傳》:兄弟素侮孫秀,及趙王倫輔政,孫秀執權,並免其官。
  • 47.    《晉書》卷62《劉琨傳附劉輿傳》:妹適倫世子荂,荂與秀不協,復以輿為散騎侍郎。
  • 48.    《晉書》卷62《劉琨傳》:趙王倫執政,以琨為記室督,轉從事中郎。倫子荂,即琨姊婿也,故琨父子兄弟併為倫所委任。
  • 49.    《晉書》卷4《惠帝本紀》:永寧元年春正月乙丑,趙王倫篡帝位。丙寅,遷帝於金墉城,號曰太上皇。
  • 50.    《晉書》卷62《劉琨傳》:及篡,荂為皇太子,琨為荂詹事。
  • 51.    《晉書》卷59《趙王倫傳》:時齊王冏、河間王顒、成都王穎並擁強兵,各據一方。秀知冏等必有異圖,乃選親黨及倫故吏為三王參佐及郡守。……及三王起兵討倫檄至,倫、秀始大懼。
  • 52.    《晉書》卷59《成都王穎傳》:及齊王冏舉義,穎發兵應冏,……督護趙驤、石超等為前鋒。羽檄所及,莫不響應。至朝歌,眾二十餘萬。趙驤至黃橋,為倫將士猗、許超所敗,……又使趙驤率眾八萬,與王彥俱進。
  • 53.    《晉書》卷59《齊王冏傳》:會成都軍破倫眾於黃橋,冏乃出軍攻和等,大破之。及王輿廢倫,惠帝反正,冏誅討賊黨既畢,率眾入洛,頓軍通章署,甲士數十萬,旌旗器械之盛,震於京都。天子就拜大司馬,加九錫之命,備物典策,如宣、景、文、武輔魏故事。冏於是輔政,居攸故宮,置掾屬四十人。
  • 54.    《晉書》卷59《趙王倫傳》:梁王肜表倫父子凶逆,宜伏誅。遣尚書袁敞持節賜倫死,飲以金屑苦酒。……於是收荂、馥、虔、詡付廷尉獄,考竟。凡與倫為逆豫謀大事者:張林為秀所殺;許超、士猗、孫弼、謝惔、殷渾與秀為王輿所誅;張衡、閭和、孫髦、高越自陽翟還,伏胤戰敗還洛陽,皆斬於東市;蔡璜自陽翟降齊王冏,還洛自殺。
  • 55.    《晉書》卷62《劉琨傳》:及齊王冏輔政,以其父兄皆有當世之望,故特宥之,拜兄輿為中書郎,琨為尚書左丞,轉司徒左長史。
  • 56.    《晉書》卷62《劉琨傳》:冏敗,范陽王虓鎮許昌,引為司馬。
  • 57.    世説新語箋疏:賞譽第八下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6-10]
  • 58.    堯山堂外紀·卷十一·六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9-05]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