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郭槐

(西晉大臣賈充繼室)

編輯 鎖定
郭槐(237年-296年),字媛韶,太原陽曲(今山西太原)人,魏晉權臣賈充的妻子。父親是曹魏城陽郡太守郭配,伯父是曹魏名將郭淮
出身太原郭氏。二十一歲時,嫁賈充作繼室,生二女二子,長女賈南風,次女賈午,一子賈黎民。賈南風是西晉惠帝司馬衷皇后,干預國政,專權誤國,直接導致“八王之亂”和西晉亡國。
本    名
郭槐
字媛韶
所處時代
曹魏、西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司隸洛陽(今河南洛陽)
出生日期
237年
逝世日期
296年
籍    貫
太原陽曲(今山西太原)
家    世
魏晉著名士族太原郭氏

郭槐人物生平

編輯
郭槐,太原陽曲(今山西太原)人,其父為城陽郡太守郭配,伯父為曹魏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陽曲侯郭淮。曹魏甘露二年(257年),她與賈充結婚,生賈南風賈午二女。後來,生長子賈黎民,因個性妒忌,見賈充逗弄正被乳母抱在懷中的黎民,以為是賈充與乳母有私情,便將乳母鞭殺,結果黎民因思念乳母而死,年僅三歲。不久又生一子,剛滿一歲時,因賈充撫摸乳母懷中的小兒,使郭槐再起疑心,殺害乳母,小兒一樣因思念乳母而死。從此,賈充夫妻間再也沒有生育,最後以賈午與韓壽所生之子賈謐為後嗣。 [1-2] 
賈充最初娶李豐之女李婉為妻,生二女賈荃、賈濬,然而李豐因參與謀廢司馬師,改以夏侯玄輔政事,遭誅殺,連帶使李婉被迫流徒。司馬炎即位後,大赦天下,李婉得以回京,司馬炎並特准賈充置左右夫人,讓李婉、郭槐皆為正妻,賈充母親柳氏也希望媳婦快點回來。但是郭槐卻深感不滿,認為自己才是輔佐賈充成就事業的人,李婉不應和她平起平坐。賈充也因畏懼郭槐,辭讓了準置兩夫人的詔書。當時賈荃為齊王司馬攸妃,希望父親與郭槐離婚,迎回李婉,但賈充拒絕,只將李婉安置於永年裏,不相往來,無論賈荃、賈濬如何哀求,賈充皆不理會 [3] 
郭槐派人賄賂,最終説服皇后楊豔,得以將長女賈南風送入宮中為太子妃。起初,郭槐曾有意拜訪李婉,賈充因知郭槐不如李婉,便阻攔她前往。直到賈南風為太子妃後,郭槐盛裝往李婉住處,剛剛看見李婉出迎,就為其氣勢所懾,不自覺地屈身向她行禮。從此每當賈充外出,郭槐便派人尋找,深怕賈充前去與李婉相會。 [4-5] 
司馬衷即位後,封郭槐為廣城君。賈南風當權時,賈氏一族權傾一時,巴結者甚眾。郭槐每次出門時,石崇便會停車在路邊送行,甚至朝着車尾揚塵叩拜。然而隨着時間過去,賈南風漸失人心,裴頠擔心她亂政,與張華、賈模商議廢賈南風而改立太子司馬遹生母淑妃謝玖為皇后,但二人擔心引起禍亂,裴頠遂轉而勸説郭槐,希望她告戒賈南風,務必要善待司馬遹。
由於賈南風只生育了四位公主,沒有男嗣,郭槐也深知將太子視為己出的重要性,因此對司馬遹頗為照顧。原本她希望賈南風以韓壽之女為太子妃,卻因賈南風與賈午雙雙反對而作罷。即使如此,郭槐仍時常要求賈南風應慈愛對待司馬遹,甚至也曾責備恃貴而驕、欺侮太子的賈謐。其後郭槐重病,有占卜師認為不宜封廣城,故改封為宜城君。期間賈南風曾出宮侍疾十多日,司馬遹也時常前往探望,恪盡禮數。郭槐臨終時,握著賈南風的手,不但交代她務必要全心全意善待司馬遹,而且千萬不要再聽任司馬炎充華趙粲與賈午入宮,她們二人只會壞其大事而已。由此可見,郭槐晚年也是個難得的賢德婦人。可惜賈南風聽不進母親的金玉良言。 [6] 
西晉元康六年(296年),郭槐過世,享年六十歲。諡號“宣”,特加殊禮。時人頗有微辭,卻又不敢明説。 [7] 
郭槐過世後,賈南風不能遵其遺言,不但仍與趙粲、賈午往來,更謀殺司馬遹,終於導致賈家敗亡、自身被廢的下場。

郭槐人物評價

編輯
史臣曰:賈充以諂諛陋質,刀筆常材,幸屬昌辰,濫叨非據。抽戈犯順,曾無猜憚之心;杖鉞推亡,遽有知難之請,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晉室之罪人者歟!然猶身極寵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沒有從享之榮,可謂無德而祿,殃將及矣。逮乎貽厥,乃乞丐之徒,嗣惡稔之餘基,縱奸邪之凶德。煽茲哲婦,索彼惟家,雖及誅夷,曷雲塞責。昔當塗闕翦,公閭實肆其勞,典午分崩,南風亦盡其力,可謂“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信乎其然矣。楊駿階緣寵幸,遂荷棟樑之任,敬之猶恐弗逮,驕奢淫泆,庸可免乎?括母以明智全身,會昆以先言獲宥,文琚識同曩烈,而罰異昔人,裴夫!

郭槐相關史料

編輯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 [8] 
《晉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一·惠賈皇后》。 [9] 

郭槐柩銘記載

編輯
《夫人宜成宣君郭(槐)氏之柩》(原石為小碑形)
【銘文】夫人宜成宣君郭氏之柩。」諱槐,字媛韶,太原陽曲人也。其先胤自」宗周,王秀之穆,建國東虢,因而氏焉。父」城陽大守,諱配,字仲南,德邁當時。青龍」五年,應期誕生,黃中通理,高明柔克,聰」識知機,鑑來臧往。廿有一,嬪於武公。虔」恭粢盛,緝寧邦家。武公既薨,親秉國政,敦風教,明褒貶,導德齊禮。十有餘載,饗」茲二邦,仍援妃後,而縞服素裳,顏不加」飾。遭家不造,遇世多難,不曰堅乎?弘濟」厥艱。春秋六十,元康六年,薨於第寢。附」葬於皇夫之兆。禮制依於武公。北京圖書館藏拓。 [10] 

郭槐相關影視

編輯
電視劇《亂世妖后》
劇情簡介:三國末期,司馬家族篡魏建晉,司馬炎稱帝后,生下一痴呆兒子司馬衷,並封為太子。護軍賈充為攀龍附鳳,將女兒賈南風送給傻太子做太子妃,司馬衷繼位後(史稱晉惠帝,歷史上有名的痴呆皇帝),並封賈南風為皇后。
賈南風美麗異常,但為人兇殘專斷,用矛刺死皇妃潘雲,將皇太后楊芷母女打入冷宮,活活餓死。
賈南風生活荒淫無度,縱色慾後殺人滅口,陷害忠良,干預朝政,做下一系列不義之事。
公元300年,司馬倫憤而起事,將賈南風囚禁,廢為庶人後被尚書劉泓以金屑酒賜死,賈氏雖死,但她引起的“八王之亂”方興未艾,此後十餘年,西晉皇室諸王互相殘殺,爆發了幾次大規模戰爭,直殺得中原凋蔽,生靈荼炭,最終導致西晉滅亡。
開機時間:1997年8月在焦作影視城開拍。
出 品:許昌電視台。
片 集:24集。
趙虹飾郭槐。

郭槐家庭成員

編輯
郭槐出身魏晉著名門閥士族太原郭氏。魏晉時期,太原郭氏為太原郡五大姓之一。 [11-12] 
曾祖:郭全,東漢大司農。
祖父:郭緼,東漢末雁門郡太守。
伯父:郭淮,字伯濟。曹魏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陽曲侯,追贈大將軍。
父親:郭配,字仲南。曹魏城陽郡太守。
叔父:郭亮。
叔父:郭鎮,字季南。曹魏謁者僕射、昌平侯。
夫君:賈充,字公閭,平陽襄陵(今山西襄汾)人。西晉權臣。
姊妹:郭氏,西晉司空裴秀妻子。
兄長:郭展,字泰舒。西晉太僕卿。
兄長:郭豫,字泰寧。曹魏相國參軍。女適西晉大臣王衍
堂兄:郭統,郭淮之子。曹魏荊州刺史、陽曲侯。
堂弟:郭彰,字叔武。西晉尚書、冠軍縣侯。
堂弟:郭奕,字泰業,郭鎮之子。西晉尚書、平陵縣男。
長女:賈南風,西晉惠帝皇后。
次女:賈午,嫁韓壽。韓壽,字德真,南陽堵陽人,曹魏司徒韓暨曾孫。 [13] 
長子:賈黎民,三歲夭折。
次子:未取名,一歲夭折。
夫君前妻:李婉
夫君前妻子女:賈荃、賈濬。
嗣孫:賈謐,字長淵,賈午與韓壽之子。過繼給賈充為嗣孫,倚靠賈后,參管朝政,後被司馬倫所殺。 [13] 
參考資料
  • 1.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充婦廣城君郭槐,性妒忌。初,黎民年三歲,乳母抱之當閣。黎民見充入,喜笑,充就而拊之。槐望見,謂充私乳母,即鞭殺之。 黎民戀念,發病而死。
  • 2.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後又生男,過期,復為乳母所抱,充以手摩其頭。郭疑乳母,又殺之,兒亦思慕而死。充遂無胤嗣。及薨,槐輒以外孫韓謐為黎民子,奉充後。
  • 3.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初,充前妻李氏淑美有才行,生二女褒(賈褒)、裕(賈裕),褒一名荃(賈荃),裕一名浚(賈浚)。父豐(李豐)誅,李氏坐流徙。後娶城陽太守郭配女,即廣城君也。武帝踐阼,李以大赦得還,帝特詔充置左右夫人,充母亦敕充迎李氏。郭槐怒,攘袂數充曰:“刊定律令,為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與我並!”充乃答詔,託以謙沖,不敢當兩夫人盛禮,實畏槐也。而荃為齊王攸妃,欲令充遣郭而還其母。時沛國劉含母,及帝舅羽林監王虔前妻,皆毌丘儉孫女。此例既多,質之禮官,俱不能決。雖不遣後妻,多異居私通。充自以宰相為海內準則,乃為李築室於永年裏而不往來。荃、浚每號泣請充,充竟不往。
  • 4.    《晉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一·惠賈皇后》:惠賈皇后,諱南風,平陽人也,小名旹。父充,別有傳。初,武帝欲為太子取衞瓘女,元后納賈郭親黨之説,欲婚賈氏。帝曰:"衞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衞家種賢而多子,美而長白;賈家種妒而少子,醜而短黑。"元后固請,荀顗、荀勖並稱充女之賢,乃定婚。始欲聘後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歲,短小未勝衣。更娶南風,時年十五,大太子二歲。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冊拜太子妃。
  • 5.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初,槐欲省李氏,充曰:“彼有才氣,卿往不如不往。”及女為妃,槐乃盛威儀而去。既入户,李氏出迎,槐不覺腳屈,因遂再拜。自是充每出行,槐輒使人尋之,恐其過李也。
  • 6.    《晉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一·惠賈皇后》:後母廣城君以後無子,甚敬重愍懷,每勸厲後,使加慈愛。賈謐恃貴驕縱,不能推崇太子,廣城君恆切責之,及廣城君病篤,佔術謂不宜封廣城,乃改封宜城。後出侍疾十餘日,太子常往宜城第,將醫出入,恂恂盡禮。宜城臨終執後手,令盡意於太子,言甚切至,又曰:"趙粲及午必亂汝事,我死後,勿復聽入,深憶吾言。"
  • 7.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惠帝即位,賈后擅權,加充廟備六佾之樂,母郭為宜城君。及郭氏亡,諡曰宣,特加殊禮。時人譏之,而莫敢言者。
  • 8.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賈充,字公閭,平陽襄陵人也。父逵,魏豫州刺史、陽裏亭侯。逵晚始生充,言後當有充閭之慶,故以為名字焉。充少孤,居喪以孝聞。襲父爵為侯。  .國學導航.2006-09-12[引用日期2013-12-07]
  • 9.    《晉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一·惠賈皇后》:惠賈皇后,諱南風,平陽人也,小名旹。父充,別有傳。初,武帝欲為太子取衞瓘女,元后納賈郭親黨之説,欲婚賈氏。帝曰:"衞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衞家種賢而多子,美而長白;賈家種妒而少子,醜而短黑。"元后固請,荀顗、荀勖並稱充女之賢,乃定婚。始欲聘後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歲,短小未勝衣。更娶南風,時年十五,大太子二歲。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冊拜太子妃。  .國學導航.2006-09-12[引用日期2013-12-07]
  • 10.    《漢魏南北朝墓誌彙編·西晉·夫人宜成宣君郭(槐)氏之柩》  .中國書法家論壇.2012-01-01[引用日期2013-12-07]
  • 11.    《三國志·卷二十六·魏書二十六·郭淮》(裴松之注)引《晉諸公贊》:淮弟配,字仲南,有重名,位至城陽太守。斐秀、賈充皆配女婿。子展,字泰舒。有器度幹用,歷職著績,終於太僕。次弟豫,字泰寧,相國參軍,知名,早卒。女適王衍。配弟鎮,字季南,謁者僕射。鎮子奕,字泰業。山濤啓事稱奕高簡有雅量,歷位雍州刺史、尚書。
  • 12.    《古今姓氏書辨證·卷三八》:賈執《姓氏譜》定太原五姓,隋唐定山東八族,其一皆曰郭氏。
  • 13.    《晉書·卷四十·列傳第十·賈充附韓壽賈謐》:謐字長深。母賈午,充少女也。父韓壽,字德真,南陽堵陽人,魏司徒暨曾孫。美姿貌,善容止,賈充闢為司空掾。充每宴賓僚,其女輒於青釒巢中窺之,見壽而悦焉。問其左右識此人不,有一婢説壽姓字,雲是故主人。女大感想,發於寤寐。婢後往壽家,具説女意,並言其女光麗豔逸,端美絕倫。壽聞而心動,便令為通殷勤。婢以白女,女遂潛修音好,厚相贈結,呼壽夕入。壽勁捷過人,逾垣而至,家中莫知,惟充覺其女悦暢異於常日。時西域有貢奇香,一著人則經月不歇,帝甚貴之,惟以賜充及大司馬陳騫。其女密盜以遺壽,充僚屬與壽燕處,聞其芬馥,稱之於充。自是充意知女與壽通,而其門閣嚴峻,不知所由得入。乃夜中陽驚,託言有盜,因使循牆以觀其變。左右白曰:"無餘異,惟東北角如狐狸行處。"充乃考問女之左右,具以狀對。充秘之,遂以女妻壽。壽官至散騎常侍、河南尹。元康初卒,贈驃騎將軍。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