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苻雄

編輯 鎖定
苻雄(319年~354年6月20日),字元才,略陽郡臨渭縣(今甘肅省秦安縣)人,氐族前秦開國功臣、政治家軍事家,惠武帝苻洪之子 [1]  ,宣昭帝苻堅之父。
苻雄擅於騎射,泛愛百姓,待人謙恭,尊奉法度 [2]  。初仕後趙,授龍驤將軍。後平定雍州司馬杜洪,斬殺涼州刺史石寧,為前秦建國立下汗馬功勞。前秦建立後,支持苻健稱帝,出任車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遷丞相雍州牧,封爵東海王。帶兵攻城略地,挫敗東晉前涼的攻勢,功勳卓著。
皇始四年(354年),去世,年僅三十六歲,追封魏王,諡號敬武。 [3]  其子苻堅即位後,追尊皇帝,諡號文桓。 [4] 
本    名
苻雄
別    名
苻元才
元才
所處時代
五胡十六國
民族族羣
氐族
出生地
略陽郡臨渭縣
出生日期
319年
逝世日期
354年
主要成就
擊敗桓温、平定關中、擊敗前涼安邦定國
爵    位
魏王
諡    號
敬武王→文桓皇帝
陣    營
前秦

苻雄人物生平

編輯

苻雄隨父仕趙

苻雄自幼熟讀兵法,有謀略,好施捨,能謙恭對待士人,弓馬嫺熟,有政治方略。 [29]  苻雄的父親苻洪是氐族的首領,永嘉四年(310年),歸附前趙咸和四年(329年),後趙滅前趙,苻洪歸附後趙,被任命為監察六夷軍事、冠軍將軍,管理西部的事務。苻雄當時也在後趙任職,後因戰功被任命為龍驤將軍
永和五年(349年),後趙皇帝石虎去世,石虎諸子爭奪帝位導致後趙國內大亂,而苻洪因遭到當時後趙皇帝石遵削職而叛投東晉。
永和六年(350年)正月,後趙將領麻秋東歸鄴城,苻雄受父苻洪之命領兵迎擊,成功俘獲麻秋,苻洪任命麻秋為軍師將軍 [5]  三月,麻秋利用宴會的機會用毒酒毒殺苻洪,意圖盡收苻氏部眾。苻雄的兄長苻健殺死麻秋後接掌苻洪部眾 [6]  ,並順從苻洪遺言,進據關中。

苻雄鞏固統治

永和六年(350年)八月,當時東晉雍州司馬杜洪佔據長安,苻健打算奪取長安,命令諸將向西進發。派遣時任輔國將軍的苻雄率領五千兵眾從潼關進入長安,苻健親自率領大批兵眾跟隨苻雄前進。 [7]  杜洪召集全部兵眾抵禦苻健。苻健派苻雄帶兵巡行渭水以北地區。 [8] 
永和六年(350年)十一月,苻健進入長安,秦州、雍州的胡人、漢人全都歸附苻健。後趙的涼州刺史石寧獨自佔據上邽,暫時沒有被攻下。十二月,苻雄率兵攻擊並斬殺石寧 [9] 

苻雄前秦功臣

永和七年(351年)正月二十日,苻健自稱天王、大單于,建立前秦政權,任命苻雄為都督中外諸軍事、丞相、領車騎大將軍、雍州牧,封東海公,其餘人等皆有封賞。 [10] 
永和八年(352年)正月,苻雄與朝廷眾多大臣上奏請求苻健稱帝,依從漢朝、晉朝的舊制,而不必效法後趙最初先稱天王的做法。苻健聽從這一請求,於是即皇帝位,在國內實行大赦。進封苻雄為東海王。苻雄等人還説,單于用來統治百蠻的各種措施、辦法,不宜由天子親自掌管,所以苻健把這方面的權力授予太子苻萇 [11-12] 
永和八年(352年)五月,謝尚姚襄一起在許昌攻打張遇。苻健派苻雄與衞大將軍、平昌王苻菁攻佔關東地區,率領二萬步兵、騎兵前去援救張遇。五月二十九日,雙方在潁水的誡橋交戰,謝尚等人大敗,死亡一萬五千人。謝尚逃回淮南,姚襄扔掉軍用物資,護送謝尚到芍陂。七月,苻雄把張遇及陳郡、潁川、許昌、洛陽的百姓五萬多户遷徙到關中。 [13]  十一月,苻雄在隴西攻打王擢,王擢逃奔到涼州,苻雄返回,駐紮在隴東。張重華拜王擢徵東大將軍,讓他與將領張弘、宋修連兵討伐苻雄。苻雄與苻菁率眾擊敗之,俘獲張弘和宋修送往長安。 [14] 
永和九年(353年)九月,苻雄率領兵眾二萬人回到長安,苻雄派苻菁攻佔上洛郡,在豐陽縣設立荊州,以吸引南方產的銅等奇貨、弓竿漆蠟,開放邊境市場,招引遠方商販,於是國家的用度充足,而財貨盈積。苻雄任命步兵校尉郭敬為刺史。苻雄與清河王苻法苻飛分別討伐孔特等人。 [15-16]  十一月,苻雄攻克池陽,斬殺孔特。 [17] 

苻雄壯志未酬

永和十年(354年)正月,苻雄攻克司竹。 [18]  二月,東晉桓温北伐前秦。三月,苻健派苻雄與太子苻萇、淮南王苻生、平昌王苻菁、北平王苻碩率領五萬兵眾駐紮在嶢柳,以阻擊桓温。四月二十二日,桓温與秦軍在藍田交戰。苻生單槍匹馬衝入晉軍陣中,往返十多次,殺傷眾多晉軍將士。桓温督促兵眾奮力拼搏,秦軍被打得大敗。桓温的弟弟將軍桓衝在白鹿原打敗苻雄。 [19]  不久,苻雄率領騎兵七千人在子午谷襲擊並打敗東晉將領司馬勳,司馬勳退守女媧堡。 [20] 
五月,苻雄等人再次與桓温在白鹿原交戰,桓温軍隊失利,死亡一萬多人。 [21]  六月,苻雄在陳倉攻擊司馬勳、王擢司馬勳逃奔漢中,王擢逃奔略陽。 [22]  六月二十日,苻雄在雍縣攻打喬秉,不久病逝。苻健聽到苻雄的死訊,悲傷到嘔血,痛苦説道:“上天不想讓我平定四海嗎?為何這麼快就奪去了我的苻雄呢?” [23]  苻健追贈苻雄為魏王,賜諡敬武,葬禮依據西晉安平獻王司馬孚的禮制。 [3]  其子苻堅即位後,追尊他為文桓皇帝。 [4] 

苻雄人物評價

編輯
房玄齡晉書》:“健僭位,為佐命元勳,權侔人主,而謙恭奉法。” [12] 
司馬光資治通鑑》:“雄以佐命元勳,權侔人主,而謙恭泛愛,遵奉法度,故健重之。” [2] 
冉閔:“蒲洪雄俊,得將士死力,諸子皆有非常之才。” [30] 
苻健:“元才,吾姬旦也。” [12] 

苻雄史書記載

編輯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 [24]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 [25]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 [26] 
《資治通鑑·卷一百》 [27] 

苻雄家庭成員

編輯

苻雄父兄

父親:苻洪,前秦惠武帝。
哥哥:苻健,前秦景明帝。
苻雄還有數名兄長,均被後趙皇帝石虎殺害。 [28] 

苻雄妻子

苟太后,生苻堅、苻融、苻雙。苻堅即位後,尊為皇太后。

苻雄兒子

苻法,前秦丞相、東海公。
苻堅,前秦宣昭帝。
苻融,前秦徵南大將軍、陽平公。
苻雙,前秦徵西大將軍、秦州刺史、趙公。
苻忠,前秦河南公。
參考資料
  • 1.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苻雄,字元才,洪之季子也。
  • 2.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雄以佐命元勳,權侔人主,而謙恭泛愛,遵奉法度,故健重之,常曰:“元才,吾之周公也。”
  • 3.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秦東海敬武王雄攻喬秉於雍;丙申,卒。秦主健哭之嘔血,曰:“天不欲吾平四海邪!何奪吾元才之速也?”贈魏王,葬禮依晉安平獻王故事。
  • 4.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堅乃去皇帝之號,稱大秦天王,即位於太極殿;誅生倖臣中書監董榮、左僕射趙韶等二十餘人。大赦,改元永興。追尊父雄為文桓皇帝,母苟氏為皇太后,妃苟氏為皇后,世子宏為皇太子。
  • 5.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秋帥眾歸鄴,蒲洪使其子龍驤將軍雄迎擊,獲之,以為軍師將軍。
  • 6.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既而秋因宴鴆洪,欲並其眾;世子健收秋斬之。
  • 7.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王朗之去長安也,朗司馬京兆杜洪據長安,自稱晉徵北將軍、雍州刺史,以馮翊張琚為司馬;關西夷、夏皆應之。苻健欲取之,恐洪知之,乃受趙官爵。以趙俱為河內太守,戍温;牛夷為安集將軍,戍懷;治宮室於枋頭,課民種麥,示無西意,有知而不種者,健殺之以徇。既而自稱晉徵西大將軍、都督關中諸軍事、雍州刺史;以武威賈玄碩為左長史,洛陽梁安為長史,段純為左司馬,辛牢為右司馬,京兆王魚、安定程肱、胡文等為軍諮祭酒,悉眾而西。以魚遵為前鋒,行至盟津,為浮樑以濟。遣弟輔國將軍雄帥眾五千自潼關入,兄子揚武將軍菁帥眾七千自軹關入。臨別,執菁手曰:“若事不捷,汝死河北,我死河南,不復相見。”既濟,焚橋,自帥大眾隨雄而進。
  • 8.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健遣苻雄徇渭北。
  • 9.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甲午,苻健入長安,以民心思晉,乃遣參軍杜山伯詣建康獻捷,並修好於桓温。於是秦、雍夷夏皆附之。趙涼州刺史石寧獨據上邽不下,十二月,苻雄擊斬之。
  • 10.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丙辰,健即天王、大單于位,國號大秦,大赦,改元皇始。追尊父洪為武惠皇帝,廟號太祖;立妻強氏為天王后,子萇為太子,靚為平原公,生為淮南公,覿為長樂公,方為高陽公,碩為北平公,騰為淮陽公,柳為晉公,桐為汝南公,廋為魏公,武為燕公,幼為趙公。以苻雄為都督中外諸軍事、丞相、領車騎大將軍、雍州牧、東海公;苻菁為衞大將軍、平昌公,宿衞二宮;雷弱兒為太尉,毛貴為司空,略陽姜伯周為尚書令,梁楞為左僕射,王墮為右僕射,魚遵為太子太師,強平為太傅,段純為太保,呂婆樓為散騎常侍。
  • 11.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秦丞相雄等請秦王健正尊號,依漢、晉之舊,不必效石氏之初。健從之,即皇帝位,大赦。諸公皆進爵為王。
  • 12.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健僭位,為佐命元勳,權侔人主,而謙恭奉法。健常曰:“元才,吾姬旦也。”
  • 13.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謝尚、姚襄共攻張遇於許昌。秦主健遣丞相東海王雄、衞大將軍平昌王菁略地關東,帥步騎二萬救之。丁亥,戰於潁水之誠橋,尚等大敗,死者萬五千人。尚奔還淮南,襄棄輜重,送尚於芍陂;尚悉以後事付襄。殷浩聞尚敗,退屯壽春。秋,七月,秦丞相雄徙張遇及陳、潁、許、洛之民五萬餘户於關中,以右衞將軍楊羣為豫州刺史,鎮許昌。
  • 14.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秦丞相雄攻王擢於隴西,擢奔涼州,雄還屯隴東。張重華拜擢徵東大將軍,使與其將張弘、宋修連兵伐雄。雄與菁率眾擊敗之,獲弘、修送長安。
  • 15.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雄遣菁掠上洛郡,於豐陽縣立荊州,以引南金奇貨、弓竿漆蠟,通關市,來遠商,於是國用充足,而異賄盈積矣。
  • 16.    《資治通鑑·卷一百》:九月,秦丞相雄帥眾二萬還長安,遣平昌王菁略定上洛,置荊州於豐陽川,以步兵校尉金城郭敬為刺史。雄與清河王法、苻飛分討孔持等。
  • 17.    《資治通鑑·卷一百》:秦丞相雄克池陽,斬孔持。
  • 18.    《資治通鑑·卷一百》:秦丞相雄克司竹;胡陽赤奔霸城,依呼延毒。
  • 19.    《資治通鑑·卷一百》:桓温將攻上洛,獲秦荊州刺史郭敬;進擊青泥,破之。司馬勳掠秦西鄙,涼秦州刺史王擢攻陳倉以應温。秦主健遣太子萇、丞相雄、淮南王生、平昌王菁、北平王碩帥眾五萬軍於嶢柳以拒温。夏,四月,已亥,温與秦兵戰於藍田。秦淮南王生單騎突陳,出入以十數,殺傷晉將士甚眾。温督眾力戰,秦兵大敗;將軍桓衝又敗秦丞相雄於白鹿原。衝,温之弟也。
  • 20.    《資治通鑑·卷一百》:秦丞相雄帥騎七千襲司馬勳於子午谷,破之,勳退屯女媧堡。
  • 21.    《資治通鑑·卷一百》:温與秦丞相雄等戰於白鹿原,温兵不利,死者萬餘人。
  • 22.    《資治通鑑·卷一百》:秦丞相雄擊司馬勳、王擢於陳倉,勳奔漢中,擢奔略陽。
  • 23.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及卒,健哭之歐血,曰:“天不欲吾定四海邪?何奪元才之速也!”
  • 24.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1-06]
  • 25.    《資治通鑑·卷九十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2-02]
  • 26.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2-02]
  • 27.    《資治通鑑·卷一百》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3-15]
  • 28.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季龍雖外禮苻氏,心實忌之,乃陰殺其諸兄,而不害健也。
  • 29.    《晉書·卷一百十二·載記第十二》:少善兵書,而多謀略,好施下士,便弓馬,有政術。
  • 30.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虎還鄴,以劉羣為中書令,盧諶為中書侍郎。蒲洪以功拜使持節、都督六夷諸軍事、冠軍大將軍,封西平郡公。石閔言於虎曰:“蒲洪雄俊,得將士死力,諸子皆有非常之才,且握強兵五萬,屯據近畿;宜密除之,以安社稷。”虎曰:“吾方倚其父子以取吳、蜀,奈何殺之!”待之愈厚。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