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淵

(漢趙開國皇帝)

編輯 鎖定
劉淵(252年/253年 [28]  ~310年),字元海,新興郡匈奴人,十六國時期漢趙開國皇帝,匈奴首領冒頓單于後代 [1]  ,南匈奴單于於夫羅之孫,左賢王劉豹之子,母為呼延氏。
劉淵文武雙全,擅長騎射。父親死後,接掌部落事務。後趁西晉發生八王之亂,割據幷州地區,在永興元年(304年)以“兄亡弟紹”為名建立漢國,設置文武百官,追尊後主劉禪 [12-13]  永嘉二年(308年),正式稱帝,年號永鳳,遷都平陽。期間派遣劉曜、喬晞、劉欽、劉景、劉聰王彌石勒等攻城略地,但未能攻下洛陽 [2]  河瑞二年(310年)去世,在位六年,諡號光文皇帝,廟號高祖。
(概述圖片來源: [2] 
本    名
劉淵
別    名
漢光文帝
劉元海
元海
所處時代
三國、西晉、漢趙
民族族羣
匈奴族
出生地
新興郡
出生日期
252年(或252)
逝世日期
310年8月29日
主要成就
建立漢趙
在位時間
304年~310年
年    號
元熙、永鳳、河瑞
諡    號
光文皇帝
廟    號
高祖
陵    墓
永光陵

劉淵人物生平

編輯

劉淵家世背景

劉淵是西漢時期匈奴首領冒頓單于的後裔。漢高帝劉邦將一位宗室之女作為和親公主嫁給冒頓單于,並與冒頓單于相約為兄弟,所以,冒頓單于的子孫都以劉氏為姓(關於劉淵的身世爭議,參加“人物爭議”目錄)。
東漢建武初年(25年),烏珠留若鞮單于之子右奧鞬日逐王比自稱南單于,進入西河的美稷定居,當時離石的左國城就是單于遷移的宮廷。中平年間(184年―190年),羌渠單于派其子於扶羅率兵援助東漢,討平黃巾軍。當時正碰上羌渠單于被國人所殺,因此於扶羅將所率的兵眾留駐在東漢,自稱單于。緊接着董卓叛亂,於扶羅率兵劫掠太原、河東,後駐紮河內。於扶羅死後,其弟呼廚泉繼位,任命於扶羅之子劉豹左賢王,劉豹即劉淵的父親。後來,曹操將呼廚泉的兵眾分為五部,任命劉豹為左部帥,其餘部帥也都由劉姓擔任。
太康年間(280年―290年),改變舊制,設置都尉,匈奴各部中,左部居住在太原的茲氏,右部居住在祁地,南部居住在蒲子,北部居住在新興,中部居住在大陵。劉姓雖然分居在五部,但是從大的範圍上看,他們都是居住在晉陽的汾水和澗水一帶。 [3] 

劉淵兼習文武

劉淵年幼時,就非常聰慧。劉淵七歲時母親呼延氏去世,他傷心得捶胸頓足,嚎啕大哭,旁人都被他的悲傷所感動,宗族、部落的人都讚賞他的孝順。當時,曹魏司空王昶等人聽説後也非常讚賞劉淵,並且派人前去弔唁。劉淵自幼愛好學習,拜上黨人崔遊為師,學習《毛詩》、《京氏易》和《馬氏尚書》,他尤其喜愛《春秋左氏傳》、《孫吳兵法》這兩部書,大致都能誦讀,而《史記》、《漢書》及諸子的著作,沒有不閲讀的。劉淵曾經對一起學習的同學朱紀、範隆説:“我每次看書傳的時候,往往禁不住要鄙棄隨何陸賈的缺乏武功,周勃灌嬰的缺少文才。道是由人來發揚光大的,一個方面的知識不瞭解,本來就是君子所看不起的。隨何、陸賈遇上漢高祖而不能夠建立起封侯的功業,周勃、灌嬰跟隨漢文帝而不能開創教化的大業,可惜啊!” [4] 
於是劉淵開始學習武學知識和技能,精妙出眾,他臂長而善於射箭,體力超過一般人。姿態、儀表魁梧,身高八尺四寸,鬍鬚長三尺多,心口上有三根紅色的毫毛,長三尺六寸。當時,屯留人崔懿之、襄陵人公師彧等都善於給人看相,見到劉淵,他們都非常驚奇,並且相互轉告説:“這人的形體、相貌不一般,是我從來沒見到過的。”於是,他們對劉淵都非常崇敬,彼此間按照名分建立起恩情。太原人王渾像對待朋友一樣虛心地對待他,並且讓他的兒子王濟拜見他。 [5] 

劉淵質居洛陽

鹹熙年間(264~265年),劉淵作為人質住在洛陽,受到當時曹魏權臣司馬昭厚待。泰始年間(265年~275年)以後,王渾多次在晉武帝司馬炎面前推薦他,於是晉武帝召見劉淵,與他交談,非常賞識。晉武帝對王濟説:“劉淵的容顏、儀表,即使是春秋的由余、漢代的金日磾不能高出他。”王濟接着説:“劉淵的外在儀表、容顏,實在如陛下您所説。然而,他的文武才幹又超出由余、金日磾很遠。陛下您若能委任他統領東南地區的事務,那麼,吳會地區就不愁不能平定。”晉武帝欣然讚許。但是孔恂楊珧進言説:“依臣觀察,劉淵的才幹現在恐怕沒有人能與他相比。陛下若是不重用他,便成不了大氣候。若是授予他權力,樹立他威望,那麼,平定吳地之後,恐怕他就不再向北渡江回師了。劉淵與我們不是一個民族,必然會有異心。現在,委任他治理本部的事務,我們已為陛下您感到擔心,若是還要將天然險阻之地賜給他,恐怕是不行的。”晉武帝默然不語。 [6] 
泰始六年(270年)與咸寧四年(278年),禿髮鮮卑部首領禿髮樹機能兩次擊敗斬殺秦州刺史胡烈涼州刺史楊欣,於是西晉發兵秦、涼二州,準備平定叛亂,但晉軍初戰潰敗,所以晉武帝訪求將帥們收復失地的辦法,上黨人李憙説:“陛下您若是真的能夠徵發匈奴五部的兵眾,授予劉淵一個將帥的封號,讓他們向西部進軍,那麼,西部的秦州、涼州便指日可定。”孔恂説:“李公的話,不完全符合消除禍患的情理。”李憙勃然大怒道:“憑匈奴人的強悍,劉淵的熟悉兵法,讓他們奉命去顯示皇上的聖武,有什麼不能得到!”孔恂接着説:“劉淵若是能夠平定涼州,斬殺樹機能,恐怕涼州境內又要亂了。蛟龍得到雲雨,就不再是池塘中無法施展能耐的小東西了。”晉武帝於是放棄任用劉淵的打算。 [7] 
後來,王彌從洛陽東回故鄉東萊,劉淵在九曲河濱為王彌餞行,流着淚對王彌説:“王渾、李憙因為同鄉的緣故而對我有所瞭解,他們常常稱道、推薦我,可是一些人也乘機向皇上大進讒言,這些都不是我所希望的,相反,剛好足以對我構成危害。我本來並沒有做官的想法,這一點只有您知道。恐怕我會死在洛陽,永遠與您訣別了。”因此情緒激昂,盡情地喝酒,大聲地慨嘆、呼叫,聲音嘹亮,在坐的人禁不住因此而流淚。齊王司馬攸當時正在九曲,聽説此事便派人快馬去察看,看見劉淵在那裏,於是對晉武帝説:“陛下您如果不除掉劉淵,恐怕幷州就不能夠長久地安定。”王渾又進言道:“劉淵是長者,我王渾替君王擔保講明此事。況且大晉正要向少數民族表明用誠信相待,用德政使遠方的人歸附,怎麼能夠憑連萌芽狀態都沒有的嫌疑殺戮別人送來伺候的人質,以表明晉朝恩德不廣呢?”晉武帝同意王渾所言,最終沒有殺劉淵。 [8] 

劉淵乘亂立業

咸寧五年(279年),劉淵的父親左部帥劉豹去世,西晉朝廷於是任命劉淵為代理左部帥。太康十年(289年),晉武帝任命劉淵為北部都尉。劉淵在任期間,嚴明刑法,禁止各種奸邪惡行,他不看重財物,愛好施捨,與他人相交,推誠相見。於是匈奴五部的豪傑都紛紛投奔到他的門下,就連幽州、冀州知名的儒生,後學中傑出的人士,都不遠千里來此遊歷。永熙元年(290年),晉惠帝司馬衷繼位,由外戚楊駿輔佐朝政,楊駿便任命劉淵為建威將軍、五部大都督,封爵為漢光鄉侯。元康末年(300年),劉淵因為部人叛逃出塞而被免官。不久,成都王司馬穎鎮守鄴城,上表推薦劉淵擔任寧朔將軍、監五部軍事。 [9] 
晉惠帝時,因八王之亂戰火再起,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及長沙王司馬乂先後以軍事力量上台掌權,司馬倫更曾篡位稱帝,當時天下大亂,盜賊蜂起。劉淵的堂祖父,原來的北部都尉、左賢王劉宣等人秘密商議説:“以往,我們的先人與漢朝約為兄弟,憂和喜共同享有。漢朝滅亡以來,魏、晉繼而興起,我們單于,雖然有一個空虛的名號,可是不再擁有哪怕一尺土地的基業,從王侯慢慢下降到同平民差不多。現在司馬氏親骨肉間相互殘殺,天下一片動盪,我們建立國家、復興祖業的時機到了。左賢王劉淵的姿貌、風儀和才能超人絕世,上天倘若不是要光大單于,不就虛生這種偉人了嗎?”於是秘密地共同推舉劉淵為大單于,並且派他們的黨羽呼延攸到鄴城,將秘謀的內容告訴劉淵。劉淵請求回故地會合行送葬之禮,司馬穎沒有答應。於是劉淵讓呼延攸先回去,告訴劉宣等人招集五部人眾,會同宜陽的諸多胡人,表面上宣稱響應司馬穎,實際上卻是要圖謀叛變。 [10] 
劉淵蠟像 劉淵蠟像
永安元年(304年),司馬穎擊敗司馬乂,成為皇太弟,任命劉淵為屯騎校尉。不久,東海王司馬越和陳昣等與晉惠帝征討司馬穎,駐紮在蕩陰。司馬穎任命劉淵為代理輔國將軍,負責北城防守諸事務。等到晉惠帝六軍戰敗時,司馬穎任命劉淵為冠軍將軍,封為盧奴伯。不久,幷州刺史東贏公司馬騰、安北將軍王浚,起兵討伐司馬穎。劉淵勸司馬穎説:“現在二鎮的人驕橫強暴,兵眾十萬,恐怕不是宿衞軍以及都城附近的兵士所能抵抗得了的,我請求回去為殿下您勸説五部的人馬來赴國難。”司馬穎説:“五部的人馬可以擔保前來嗎?即使能夠前來參戰,鮮卑、烏丸之人強勁、快捷如同風雲,是那麼容易抵擋的嗎?我想護送皇上回洛陽,以避開他們的鋒芒,接着再慢慢地告示天下,以叛亂的名義,名正言順地制服他們。您認為怎樣?”劉淵回答説:“殿下是武帝之子,對王室有突出的功勞,有威望、恩澤廣,天下人都欽佩您的風範,誰不想為殿下您赴湯蹈火、獻出生命呢?這種情況下,徵發士兵有什麼困難呢?王浚是個小人,東嬴公只是個偏遠的旁枝,他們哪能與殿下您抗衡!殿下您如果一離開鄴宮,就等於向他人示弱,這樣,洛陽到達得了嗎?縱然到達洛陽,恐怕威望、權力就不在殿下您的手裏。一紙檄文,一尺書信,有誰肯去為他人尊奉這些!況且東胡的強悍不能超過五部之人,希望殿下您鼓勵、安撫兵眾,平定混亂,鎮守住鄴城,我當為殿下您以二部的兵力摧毀東嬴公,以三部的兵力斬殺王浚,兩個小人的首級指日就可懸掛在鄴城城頭。”司馬穎非常高興,於是任命劉淵為北部單于、參丞相軍事。劉淵回到左國城(今山西離石)後,劉宣等人便為劉淵上大單于的稱號,二十日之間就聚眾五萬,定都離石。 [11] 
及後,王浚派將軍祁弘率領鮮卑兵眾進攻鄴城,司馬穎戰敗。於是,挾持天子向南朝洛陽奔逃。劉淵説:“司馬穎不聽我的話,自己向相反的方向潰逃,真是蠢才。然而,我與他有言在先,不能不去救他。”於是,命令右於陸王劉景、左獨鹿王劉延年等人率領步兵騎兵二萬,將去討伐鮮卑。劉宣等人堅決勸阻道:“晉朝昏庸無道,他們像對奴隸一樣對待我們,所以右賢王劉猛非常憤怒,承受不了心中怨恨,想有所作為,當時正碰上晉朝綱紀還未鬆弛,大事還沒有成就,右賢王就被殺戮,這是單于的恥辱啊。現在,司馬氏父子兄弟互相殘殺,這是上天厭惡晉朝的德行,將天下授予我們。單于積德在身,連晉人都佩服,現在,正應該振興我們國家和民族,恢復呼韓邪的基業,這樣,鮮卑、烏丸可以作為我們的援助力量,怎麼可以阻擋他們而去拯救仇敵呢!現在,上天借我們的手來消滅晉朝,不能夠違背天意。違背天意就不吉祥,違背眾人的意願就不能成就事業。上天賜予了而不接受,反過來就會受到上天的責備。希望單于不要遲疑了。”劉淵聽後説道:“説得對。應該做高山峻嶺,怎麼能甘心做低矮的小土丘呢!天下的帝王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大禹出自西戎,周文王出生在東夷,誰該做帝王,只是按德行的高低授予。現在,我們有兵眾十多萬,而每個人都相當於晉朝十個人,如果我們擊鼓進軍、摧垮晉朝,必將如同摧枯拉朽。這樣,最理想的,可以成就漢高祖一樣的基業,最差的也不失做一個曹魏。儘管如此,晉朝的百姓不一定贊同我們。漢朝統治天下的時間久長,恩澤深入人心。所以,昭烈帝劉備僅在一州的土地上奔馳,就可以與天下相抗衡。我又是漢朝劉氏的外甥,我們的祖先曾與漢朝相約為兄弟,兄長滅亡了,弟弟來繼承,不也是應該的嗎?況且,我們還可以稱漢,追認並尊奉後主劉禪,以此來使天下人的期望歸向我們。”於是,遷都到左國城。不久,遠方來歸附的人達到數萬。 [12] 

劉淵稱王稱帝

元熙元年(304年),劉淵在南郊築壇設祭,自稱漢王,赦免境內囚犯,建年號為元熙,追尊劉禪為孝懷皇帝,建造漢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的神位進行祭祀,立妻呼延氏為王后。署置百官,任命劉宣為丞相,以崔遊為御史大夫,宗室劉宏為太尉,其餘的人授官各有等差,國號為漢(史稱漢趙、前趙)。 [13] 
東嬴公、幷州刺史司馬騰聞訊,派將軍聶玄討伐劉淵,戰於大陵(今山西文水),聶玄軍大敗,司馬騰害怕,於是率領幷州二萬多户百姓逃到山東,到處侵犯、騷擾。劉淵乘勝進軍,派遣建武將軍劉曜接連攻下太原、泫氏、屯留、長子、中都。元熙二年(305年),司馬騰又派司馬瑜、周良、石鮮等人率軍討伐劉淵,他們駐紮在離石的汾城。劉淵派遣武牙將軍劉欽等六軍迎戰司馬瑜等人。四次交戰,司馬瑜都被擊敗,於是,劉欽整頓軍隊,凱旋迴師。同年,離石發生大饑荒,劉淵遷居黎亭,以便食用邸閣屯積的糧食。劉淵留太尉劉宏、護軍馬景守離石,派大司農卜豫運送糧食供給他們。接着,任命前將軍劉景為使持節、征討大都督、大將軍,在版橋截擊劉琨,被劉琨擊敗,於是,劉琨進據晉陽。侍中劉殷、王育規勸劉淵道:“殿下您從起兵至今已一年,然而,只據守在偏遠的地方,威望還未遠震,如果真的能夠命令將士四出攻擊,抓住機會,大膽地決戰,斬殺劉琨,平定河東,建立皇帝的名號,向南大舉進軍,攻克長安,並將它作為國都,再率領關中的兵眾席捲洛陽,就像轉動指掌一樣容易。這也是漢高祖之所以能開創宏基、消滅強楚的策略。”劉淵高興地説道:“這就是我之所想啊。”於是進據河東,攻佔蒲阪(今山西省永縣)、平陽(今山西省臨汾市)。接着,劉淵進入蒲子,並將它作為都城,河東、平陽屬縣的各壘壁都投降於他。當時,汲桑在趙魏起兵,上郡四部鮮卑陸逐延、氐族酋長單徵、東萊人王彌以及石勒等人都相繼投降劉淵,劉淵都授予他們官爵。 [14] 
永嘉二年(308年),劉淵正式稱帝,大赦境內囚犯,改年號為永鳳。任命大將軍劉和為大司馬,封梁王,尚書令劉歡樂為大司徒,封陳留王,御史大夫呼延翼為大司空,封雁門郡公,宗室中以親疏為等級,皆封郡縣王,異姓中以功勞、謀略為等級,皆封郡縣公侯。太史令宣於修之對劉淵進言道:“陛下您雖然如龍騰起,如鳳翱翔,接受大任。然而,晉朝餘部尚未消滅,皇族居室窄陋,紫宮星座的變化,還指向晉氏,不出三年,必定能夠攻克洛陽。蒲子地域崎嶇狹小,不可長久安身。平陽有天子之氣,又兼是陶唐的舊都,希望陛下您上合天象之變,下合地理之祥。”於是遷都平陽。有人從汾水中得到玉璽,上面的文字是“有新保之”,大概是王莽時的玉璽,得到的人順便增加了“淵海光”三字,劉淵認為是自己的好徵兆,於是大赦境內囚犯,改年號為河瑞。又封他的兒子劉裕為齊王,劉隆為魯王。 [15] 
不久,劉淵命其子劉聰和王彌進攻洛陽,劉曜和趙固等人作為後繼。西晉東海王司馬越派平北將軍曹武、將軍宋抽、彭默等人迎戰,晉軍大敗。劉聰等率軍迅速到達宜陽。平昌公司馬模派將軍淳于定、呂毅等率軍從長安討伐劉聰軍,在宜陽決戰,淳于定等大敗。劉聰依仗連續的勝利,沒有設防,弘農太守垣延假稱投降,乘夜偷襲,劉聰軍大敗而回,劉淵穿着白衣服前來迎接。 [16] 

劉淵齎志以歿

同年冬,再次徵發士卒,派遣劉聰、王彌與劉曜、劉景等人率領精鋭騎兵五萬去進攻洛陽,派呼延翼率步兵接應,結果,在黃河南面將晉軍打敗。劉聰進軍,駐紮在洛陽西明門,西晉護軍賈胤乘夜接近他們,在大夏門大戰,斬殺劉聰的將領呼延顥,呼延顥軍潰敗。劉聰向南撤退,在洛水構築壁壘,不久,又進駐宣陽門,劉曜駐紮在上東門,王彌駐紮在廣陽門,劉景攻擊大夏門,劉聰親自到中嶽嵩山求神,命令將領劉厲、呼延朗等負責指揮留守的士兵。東海王司馬越命令參軍孫詢、將軍丘光、樓裒等人率領手下勇士三千,從宣陽門攻擊並斬殺呼延朗。劉聰得到消息後快馬趕回,劉厲因害怕劉聰給自己治罪,於是投水而死。王彌勸劉聰説:“現在既然失利,而洛陽又非常牢固,殿下您不如回師,以後再慢慢地圖謀。我當在兗州豫州之間招募兵士,收聚糧食,以等待進攻的日期。”宣於修之又勸劉淵説:“辛未那一年,當攻下洛陽。現在晉朝的紫氣還很盛,大軍不回,必定失敗。”劉淵派黃門郎傅詢快馬召劉聰等回師。王彌從轘轅撤出,司馬越派薄盛等人率兵追擊,雙方在新汲大戰,王彌軍大敗。於是整頓蒲阪的防守,回到平陽。 [17] 
劉淵任命劉歡樂為太傅,劉聰為大司徒,劉延年為大司空,劉洋為大司馬,赦免境內囚犯。又立妻子單氏為皇后,兒子劉和為皇太子、劉乂為北海王。 [18] 
永嘉四年(310年)七月,劉淵卧病,準備囑託後事,任命劉歡樂為太宰,劉洋為太傅,劉延年為太保,劉聰為大司馬、大單于,並且統領尚書事務,在平陽西部建造單于台,任命其子劉裕為大司徒。劉淵病重,召劉歡樂和劉洋等人到宮禁中接受遺詔,輔佐朝政。八月,劉淵在光極殿去世,共在位六年。劉淵死後,其子劉和繼位。不久,劉聰自西明門攻入西室,殺劉和自立。同年九月,劉聰葬劉淵於永光陵,上諡號為光文皇帝,廟號高祖。 [19-20] 

劉淵歷史評價

編輯
  • 司馬炎:劉元海容儀機鑑,雖由余、日磾無以加也。 [21] 
  • 王濟:淵有文武長才,陛下任以東南之事,吳不足平也。 [22] 
  • 孔恂楊珧:臣觀元海之才,當今懼無其比,陛下若輕其眾,不足以成事;若假之威權,平吳之後,恐其不復北渡也。 [21] 
  • 房玄齡:或篡通都之鄉,或擁數州之地,雄圖內卷,師旅外並,窮兵兇於勝負,盡人命於鋒鏑,其為戰國者一百三十六載,抑元海為之禍首雲。 [21] 
  • 司馬光:劉淵以匈奴遺種,乘晉室之衰,奄有河汾。天下蠭起之眾輻輳而歸之,石勒、王彌皆北面為臣。聰承其故業遂陷兩都,執辱二帝,矜誇淫縱,殘暴無親,幸以病終,墳草未生,家為屠戮矣。 [23] 
  • 謝採伯:若劉淵、聰、粲、曜,石勒、虎、閔,苻生,赫連勃勃等,其兇徒逆儔,淫酷屠戮,無復人理,禍亦不旋踵矣。 [24] 
  • 張大齡:自古夷狄為中國患者有矣,未聞入而帝中國也者,有之,自劉淵始。當晉全盛時,淵以壯年遊京師,與諸名士遨遊成均,持論上下,固彬彬雋爽才也,不過謂由余、金日禪之儔耳。焉知竊伏輦轂,睥睨宮闕,私心曰:“此可取而代乎。”世儒睹郭欽、江統之説不行,深為司馬氏惜,不知此曹漸染華夏之風者,百來年其文雅博洽既與中國士大夫埒,而驍悍魁桀,拔山貫鐵之勇,非華人可得而彷彿也。即使驅之去而未必即去,既去而未必不來。我知其害,必不止侵鎬方,犯涇陽,圍白登,入甘泉,如周漢之事而遂已也。況中國先亂,而彼有所以乘其隙哉!然淵每聞諸將屠殺之慘,則深戒諭之,用賢納諫,恭儉勤勞,卓有中國君人之度。 [25] 
  • 王夫之:劉淵雖挾桀敖不逞之材,然其始志亦豈遽爾哉?觀其譏隨、陸之無武,絳、灌之無文,則亦自期於隨、陸、絳、灌之中而已矣。其既歸五部,聞司馬穎之敗,尚欲為之擊鮮卑、烏桓,則猶未必遽背晉而思滅之也。司馬穎延而挑之,劉宣等推而嗾之,始以流毒天下,而覆晉室。乃匈奴自款塞以來,蕃育於西河有年矣,淵匪茹而逞,不再世而子孫宗族及其種類駢死於靳準,無孑遺焉,則淵毒天下還以自毒,淵亦何利有穎之挑、宣之嗾,以糜爛冒頓以來數十傳之苗裔部落於崇朝也?司馬穎一潰其防,而河決魚爛,滅其宗而赤淵之族,亦憯矣哉! [26] 

劉淵軼事典故

編輯
劉淵對部眾的暴行顯得不能容忍,如一次派遣匈奴人喬晞進攻西河郡,喬晞先殺不肯投降的介休縣令賈渾,後殺哭罵他的賈渾妻子宗氏。劉淵知道後大怒,將喬晞追回並降秩四等,又為賈渾收葬。又將領劉景一次進攻黎陽,在延津擊敗晉將王堪後在黃河將三萬多人溺死,劉淵知道後大怒,更説:“劉景還有何顏面見朕!天道又怎能接受這種事!我想消滅的只是司馬氏,平民有何罪!”於是貶劉景的官位。
劉豹的妻子呼延氏,曹魏嘉平年間(249年―254年),曾在龍門祈求神賜給她兒子,不一會兒,有一條頭上長有兩隻角的大魚,擺動着鰭,晃動着鱗游到祭神的地方,很長時間以後才遊走。巫師們見到這種情景都感到非常奇異,他們説:“這是好的徵兆。”當天晚上呼延氏夢見白天所看見的那條魚變成了人。他左手拿着一樣東西,約有半個雞蛋大,景象誘人。他交給呼延氏説:“這是太陽的精華,吃了它就能生下貴子。”醒後,呼延氏講給劉豹聽,劉豹説:“這是好的徵兆。以往,我讓邯鄲張冏的母親司徒氏給我看相,她説我會有顯貴的子孫,三代後我們家一定非常昌盛,司徒氏的話與現在發生的事情是相符的。”此後,過了十三個月,呼延氏生下了劉淵。劉淵生下時,左手上有淵字的紋路,於是,劉豹就以淵作他的名字。 [27] 

劉淵人際關係

編輯

劉淵先世

  • 祖父:於扶羅,持至屍逐侯單于。
  • 父親:劉豹,南匈奴左賢王、匈奴左部帥。
  • 母親:呼延氏。

劉淵妻妾

  • 正室:呼延皇后,大司空、雁門郡公呼延翼女。(子劉和)
  • 正室:單皇后,氐族首領單徵女,昭武尊太后。(子劉乂)
  • 妾室:張夫人,昭武尊為帝太后,諡光獻皇后。(子劉聰)

劉淵兒子

  • 長子:劉和,字玄泰,漢趙第二位皇帝。
  • 次子:劉恭,字玄門。
  • 四子:劉聰,字玄明,漢趙第三位皇帝。
  • 五子:劉裕,字不詳,封為齊王,官至大司徒
  • 六子:劉隆,字不詳,封為魯王,官至尚書令
  • 七子:劉乂,字不詳,封為北海王。

劉淵人物爭議

編輯
在一些史書中,劉淵家族被記錄為屠各人。 [29-30]  歷史學家唐長孺認為劉淵並非南匈奴之族,而是北部屠各人。 [31]  學者陳勇則主張幷州屠各酋長的假託世系,可以追溯到劉淵之父劉豹。劉豹頂替於扶羅子、左賢王某,被編入羌渠、於扶羅、呼廚泉的繼承序列,佔據了“南單于世嫡”的位置。 [32] 

劉淵史料索引

編輯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 [21] 
參考資料
  • 1.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劉元海,新興匈奴人,冒頓之後也。名犯高祖廟諱,故稱其字焉。
  • 2.    劉淵  .中國網[引用日期2013-09-14]
  • 3.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初,漢高祖以宗女為公主,以妻冒頓,約為兄弟,故其子孫遂冒姓劉氏。建武初,烏珠留若鞮單于子右奧鞬日逐王比自立為南單于,入居西河美稷,今離石左國城即單于所徙庭也。中平中,單于羌渠使子於扶羅將兵助漢,討平黃巾。會羌渠為國人所殺,於扶羅以其眾留漢,自立為單于。屬董卓之亂,寇掠太原、河東,屯於河內。於扶羅死,弟呼廚泉立,以於扶羅子豹為左賢王,即元海之父也。魏武分其眾為五部,以豹為左部帥,其餘部帥皆以劉氏為之。太康中,改置都尉,左部居太原茲氏,右部居祁,南部居蒲子,北部居新興,中部居大陵。劉氏雖分居五部,然皆居於晉陽汾澗之濱。
  • 4.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齠齔英慧,七歲遭母憂,擗踴號叫,哀感旁鄰,宗族部落鹹共歎賞。時司空太原王昶聞而嘉之,並遣吊賻。幼好學,師事上黨崔遊,習《毛詩》、《京氏易》、《馬氏尚書》,尤好《春秋左氏傳》、《孫吳兵法》,略皆誦之,《史》、《漢》、諸子,無不綜覽。嘗謂同門生朱紀、範隆曰:“吾每觀書傳,常鄙隨陸無武,降灌無文。道由人弘,一物之不知者,固君子之所恥也。二生遇高皇而不能建封侯之業,兩公屬太宗而不能開庠序之美,惜哉!”
  • 5.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於是遂學武事,妙絕於眾,猿臂善射,膂力過人。姿儀魁偉,身長八尺四寸,須長三尺餘,當心有赤毫毛三根,長三尺六寸。有屯留崔懿之、襄陵公師彧等,皆善相人,及見元海,驚而相謂曰:“此人形貌非常,吾所未見也。”於是深相崇敬,推分結恩。太原王渾虛襟友之,命子濟拜焉。
  • 6.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鹹熙中,為任子在洛陽,文帝深待之。泰始之後,渾又屢言之於武帝。帝召與語,大悦之,謂王濟曰:“劉元海容儀機鑑,雖由余、日磾無以加也。”濟對曰:“元海儀容機鑑,實如聖旨,然其文武才幹賢於二子遠矣。陛下若任之以東南之事,吳會不足平也。”帝稱善。孔恂、楊珧進曰:“臣觀元海之才,當今懼無其比,陛下若輕其眾,不足以成事;若假之威權,平吳之後,恐其不復北渡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任之以本部,臣竊為陛下寒心。若舉天阻之固以資之,無乃不可乎!”帝默然。
  • 7.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後秦涼覆沒,帝疇諮將帥,上黨李憙曰:“陛下誠能發匈奴五部之眾,假元海一將軍之號,鼓行而西,可指期而定。”孔恂曰:“李公之言,未盡殄患之理也。”憙勃然曰:“以匈奴之勁悍,元海之曉兵,奉宣聖威,何不盡之有!”恂曰:“元海若能平涼州,斬樹機能,恐涼州方有難耳。蛟龍得雲雨,非復池中物也。”帝乃止。
  • 8.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后王彌從洛陽東歸,元海餞彌於九曲之濱。泣謂彌曰:“王渾、李憙以鄉曲見知,每相稱達,讒間因之而進,深非吾願,適足為害。吾本無宦情,惟足下明之。恐死洛陽,永與子別。”因慷慨歔欷,縱酒長嘯,聲調亮然,坐者為之流涕。齊王攸時在九曲,比聞而馳遣視之,見元海在焉,言於帝曰:“陛下不除劉元海,臣恐幷州不得久寧。”王渾進曰:“元海長者,渾為君王保明之。且大晉方表信殊俗,懷遠以德,如之何以無萌之疑殺人侍子,以示晉德不弘。”帝曰:“渾言是也。”
  • 9.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會豹卒,以元海代為左部帥。太康末,拜北部都尉。明刑法,禁奸邪,輕財好施,推誠接物,五部俊傑無不至者。幽冀名儒,後門秀士,不遠千里,亦皆遊焉。楊駿輔政,以元海為建威將軍、五部大都督,封漢光鄉侯。元康末,坐部人叛出塞免官。成都王穎鎮鄴,表元海行寧朔將軍、監五部軍事。
  • 10.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惠帝失馭,寇盜蜂起,元海從祖故北部都尉、左賢王劉宣等竊議曰:“昔我先人與漢約為兄弟,憂泰同之。自漢亡以來,魏晉代興,我單于雖有虛號,無復尺土之業,自諸王侯,降同編户。今司馬氏骨肉相殘,四海鼎沸,興邦復業,此其時矣。左賢王元海姿器絕人,幹宇超世。天若不恢崇單于,終不虛生此人也。”於是密共推元海為大單于。乃使其黨呼延攸詣鄴,以謀告之。元海請歸會葬,穎弗許。乃令攸先歸,告宣等招集五部,引會宜陽諸胡,聲言應穎,實背之也。
  • 11.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穎為皇太弟,以元海為太弟屯騎校尉。惠帝伐穎,次於蕩陰,穎假元海輔國將軍、督北城守事。及六軍敗績,穎以元海為冠軍將軍,封盧奴伯。幷州刺史東嬴公騰、安北將軍王浚,起兵伐穎,元海説穎曰:“今二鎮跋扈,眾餘十萬,恐非宿衞及近都士庶所能御之,請為殿下還説五部,以赴國難。”穎曰:“五部之眾可保發已不?縱能發之,鮮卑、烏丸勁速如風雲,何易可當邪?吾欲奉乘輿還洛陽,避其鋒鋭,徐傳檄天下,以逆順制之。君意何如?”元海曰:“殿下武皇帝之子,有殊勳於王室,威恩光洽,四海欽風,孰不思為殿下沒命投軀者哉,何難發之有乎!王浚豎子,東嬴疏屬,豈能與殿下爭衡邪!殿下一發鄴宮,示弱於人,洛陽可復至乎?縱達洛陽,威權不復在殿下也。紙檄尺書,誰為人奉之!且東胡之悍不逾五部,願殿下勉撫士眾,靖以鎮之,當為殿下以二部摧東嬴,三部梟王浚,二豎之首可指日而懸矣。”穎悦,拜元海為北單于、參丞相軍事。元海至左國城,劉宣等上大單于之號,二旬之間,眾已五萬,都於離石。
  • 12.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王浚使將軍祁弘率鮮卑攻鄴,穎敗,挾天子南奔洛陽。元海曰:“穎不用吾言,逆自奔潰,真奴才也。然吾與其有言矣,不可不救。”於是命右於陸王劉景、左獨鹿王劉延年等率步騎二萬,將討鮮卑。劉宣等固諫曰:“晉為無道,奴隸御我,是以右賢王猛不勝其忿。屬晉綱未馳,大事不遂,右賢塗地,單于之恥也。今司馬氏父子兄弟自相魚肉,此天厭晉德,授之於我。單于積德在躬,為晉人所服,方當興我邦族,復呼韓邪之業,鮮卑、烏丸可以為援,奈何距之而拯仇敵!今天假手於我,不可違也。違天不祥,逆眾不濟;天與不取,反受其咎。願單于勿疑。”元海曰:“善。當為崇岡峻阜,何能為培塿乎!夫帝王豈有常哉,大禹出於西戎,文王生於東夷,顧惟德所授耳。今見眾十餘萬,皆一當晉十,鼓行而摧亂晉,猶拉枯耳。上可成漢高之業,下不失為魏氏。雖然,晉人未必同我。漢有天下世長,恩德結於人心,是以昭烈崎嶇於一州之地,而能抗衡於天下。吾又漢氏之甥,約為兄弟,兄亡弟紹,不亦可乎?且可稱漢,追尊後主,以懷人望。”乃遷於左國城,遠人歸附者數萬。
  • 13.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永興元年,元海乃為壇於南郊,僣即漢王位………乃赦其境內,年號元熙,追尊劉禪為孝懷皇帝,立漢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立其妻呼延氏為王后。置百官,以劉宣為丞相,崔遊為御史大夫,劉宏為太尉,其餘拜授各有差。
  • 14.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東嬴公騰使將軍聶玄討之,戰於大陵,玄師敗績,騰懼,率幷州二萬餘户下山東,遂所在為寇。元海遣其建武將軍劉曜寇太原、泫氏、屯留、長子、中都,皆陷之。二年,騰又遣司馬瑜、周良、石鮮等討之,次於離石汾城。元海遣其武牙將軍劉欽等六軍距瑜等,四戰,瑜皆敗,欽振旅而歸。是歲,離石大飢,遷於黎亭,以就邸閣谷,留其太尉劉宏、護軍馬景守離石,使大司農卜豫運糧以給之。以其前將軍劉景為使持節、征討大都督、大將軍,要擊幷州刺史劉琨於版橋,為琨所敗,琨遂據晉陽。其侍中劉殷、王育進諫元海曰:“殿下自起兵以來,漸已一週,而顓守偏方,王威未震。誠能命將四出,決機一擲,梟劉琨,定河東,建帝號,鼓行而南,克長安而都之,以關中之眾席捲洛陽,如指掌耳。此高皇帝之所以創啓鴻基,克殄強楚者也。”元海悦曰:“此孤心也。”遂進據河東,攻寇蒲坂、平陽,皆陷之。元海遂入都蒲子,河東、平陽屬縣壘壁盡降。時汲桑起兵趙魏,上郡四部鮮卑陸逐延、氏酋大單于徵、東萊王彌及石勒等並相次降之,元海悉署其官爵。
  • 15.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永嘉二年,元海僣即皇帝位,大赦境內,改元永鳳。以其大將軍劉和為大司馬,封梁王,尚書令劉歡樂為大司徒,封陳留王,御史大夫呼延翼為大司空,封雁州郡公,宗室以親疏為等,悉封郡縣王,異姓以勳謀為差,皆封郡縣公侯。太史令宣於修之言於元海曰:“陛下雖龍興鳳翔。奄受大命,然遺晉未殄,皇居仄陋,紫宮之變,猶鍾晉氏,不出三年,必克洛陽。薄子崎嶇,非可久安。平陽勢有紫氣,兼陶唐舊都,願陛下上迎乾象,下協坤祥。”於是遷都平陽。汾水中得玉璽,文曰“有新保之”,蓋王莽時璽也。得者因增“泉海光”三字,元海以為己瑞,大赦境內,改年河瑞。封子裕為齊王,隆為魯王。
  • 16.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於是命其子聰與王彌進寇洛陽,劉曜與趙固等為之後繼。東海王越遣平北將軍曹武、將軍宋抽、彭默等距之,王師敗績。聰等長驅至宜陽,平昌公模遣將軍淳于定、呂毅等自長安討之,戰於宜陽,定等敗績。聰恃連勝,不設備,弘農太守垣延詐降。夜襲,聰軍大敗而還,元海素服迎師。
  • 17.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是冬,復大發卒,遣聰、彌與劉曜、劉景等率精騎五萬寇洛陽,使呼延翼率步卒繼之,敗王師於河南。聰進屯於西明門,護軍賈胤夜薄之,戰於大夏門,斬聰將呼延顥,其眾遂潰。聰回軍而南。壁於洛水,尋進屯宣陽門,曜屯上東門,彌屯廣陽門,景攻大夏門,聰親祈嵩嶽,令其將劉厲、呼延朗等督留軍。東海王越命參軍孫詢、將軍丘光、樓裒等率帳下勁卒三千,自宣陽門擊朗,斬之。聰聞而馳還。厲懼聰之罪己也,赴水而死。王彌謂聰曰:“今既失利,洛陽猶固,殿下不如還師,徐為後舉。下官當於袞豫之間收兵積穀,伏聽嚴期。”宣於修之又言於元海曰:“歲在辛未,當得洛陽。今晉氣猶盛,大軍不歸,必敗。”元海馳遣黃門郎傅詢召聰等還師。王彌出自轘轅,越遣薄盛等追擊彌,戰於新汲,彌師敗績。於是攝薄阪之戍,還於平陽。
  • 18.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以劉歡樂為太傅,劉聰為大司徒,劉延年為大司空,劉洋為大司馬,赦其境內。立其妻單氏為皇后,子和為皇太子,封子乂為北海王。
  • 19.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元海寢疾,將為顧託之計,以歡樂為太宰,洋為太傅,延年為太保,聰為大司馬、大單于,並錄尚書事,置單于台於平陽西,以其子裕為大司徒。元海疾篤,召歡樂及洋等人禁中受遺詔輔政。以永嘉四年死,在位六年,偽諡光文皇帝,廟號高祖,墓號永光陵。子和立。
  • 20.    《十六國春秋·卷一·前趙錄》:薨於光極殿。太子和即位。聰自西明門攻斬和於西室。九月,葬淵於永光陵,諡曰:光文皇帝,廟號高祖。
  • 21.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9-14]
  • 22.    《資治通鑑·卷第八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12-24]
  • 23.    《歴代名賢確論卷六十二》  .殆知閣[引用日期2015-08-23]
  • 24.    《密齋筆記》  .殆知閣[引用日期2015-10-15]
  • 25.    《晉五胡指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11]
  • 26.    《讀通鑑論·卷十二·惠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9-14]
  • 27.    《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豹妻呼延氏,魏嘉平中祈子於龍門,俄而有一大魚,頂有二角,軒鬐躍鱗而至祭所,久之乃去。巫覡皆異之,曰:“此嘉祥也。”其夜夢旦所見魚變為人,左手把一物,大如半雞子,光景非常,授呼延氏,曰:“此是日精,服之生貴子。”寤而告豹,豹曰:“吉徵也。吾昔從邯鄲張冏母司徒氏相,雲吾當有貴子孫,三世必大昌,仿像相符矣。”自是十三月而生元海,左手文有其名,遂以名焉。
  • 28.    張先昌:《劉淵生年考》,《中國史研究》1993年第3期,第70頁。
  • 29.    《晉書·卷六十三·列傳第三十三》:及劉粲嗣位,昏虐日甚,其將靳準乃起兵殺粲,並其宗族,發聰冢,斬其屍,遣使歸矩,稱:“劉元海屠各小丑,因大晉事故之際,作亂幽並,矯稱天命,至令二帝幽沒虜庭。輒率眾扶侍梓宮,因請上聞。”
  • 30.    《世説新語·假譎二十七》劉孝標註引《晉陽秋》:聰一名載,字玄明,屠各人。父淵,因亂起兵死。聰嗣業。
  • 31.    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論叢》: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386頁
  • 32.    陳勇.《漢趙史論稿 匈媽屠各建國的政治史考察》:商務印書館,2009年:第105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