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九成宮

(唐朝離宮)

編輯 鎖定
九成宮其位於今陝西省寶雞麟遊縣新城區,始建於隋文帝開皇十三年(公元593年)二月,竣工於隋開皇十五年(公元595年)三月,開始名叫“仁壽宮”,是文帝的離宮。唐太宗貞觀五年(公元631年)修復擴建,更名為“九成宮”,“九成”之意是“九重”或“九層”,言其高大。唐高宗時曾一度改名為“萬年宮”,意指頤和萬壽,後又恢復原名。唐朝魏徵撰寫、歐陽詢手書《九成宮醴泉銘》,立一石碑。此碑銘在中國書法史上影響甚大。
中文名稱
九成宮
外文名稱
Jiucheng gong
別    名
仁壽宮,萬年宮
行政區類別
離宮
所屬地區
岐州(今寶雞麟遊)
地理位置
寶雞市境內
歷史時代
唐朝
修建時間
隋文帝開皇十三年(公元593年)
竣工時間
隋開皇十五年(公元595年)
功    能
皇帝行宮、離宮
地理環境
渭北高原丘陵溝壑區

九成宮建築簡介

編輯
九成宮醴泉銘碑部分 九成宮醴泉銘碑部分
九成宮位於寶雞市麟遊縣新城區,該地屬於渭北高原丘陵溝壑區,海拔近1100米,夏無酷暑,氣候涼爽宜人。九成宮坐落在的杜水之北的天台山,東障童山,西臨鳳凰山,南有石臼山,北依碧城山,至今仍是一派青山綠水、明媚秀麗的風光。
九成宮始建於隋文帝開皇十三年(公元593年)二月,竣工於隋開皇十五年(公元595年)三月,開始名叫“仁壽宮”,是文帝的離宮。唐太宗貞觀五年(公元631年)修復擴建,更名為“九成宮”,“九成”之意是“九重”或“九層”,言其高大。唐高宗時曾一度改名為“萬年宮”,意指頤和萬壽,後又恢復原名。
九成宮醴泉銘碑》由魏徵撰文,歐陽詢書。記載唐太宗在九成宮避暑時發現泉水之事。此碑立於唐貞觀六年(公元632年)。楷書24行,行49字。
此碑用筆方整,且能於方整中見險絕,字畫的安排緊湊,勻稱,間架開闊穩健。明陳繼儒曾評論説:“此帖如深山至人,瘦硬清寒,而神氣充腴,能令王者屈膝,非他刻可方駕也。”明趙涵《石墨鐫華》稱此碑為“正書第一”。
九成宮
九成宮(5張)

九成宮建造過程

編輯
公元581年隋文帝楊堅建立了隋王朝,定都長安。楊堅為避長安酷暑詔令天下,繪山川圖以獻,營建離宮。麟遊縣位於長安西北160千米鎮頭在“萬迭青山但一川”的杜水之陽。東障童山、西臨鳳凰,南有石臼、北依碧城,天台山突兀川中,石骨稜稜,松柏滿布。三伏天、氣温平均在21.8度,微風拂徐,芬芳馥郁,沁人心脾,實為消夏之佳境。
碑亭 碑亭
開皇十三年(593)文帝楊堅至岐州(今寶雞鳳翔),下詔在麟遊鎮頭營造避暑離宮。命右僕射楊素為總監、宇文愷為將作大匠(相當今日的總工程師)、封德彝為土木監,崔善為為督工。督調幾萬人投入了浩大的工程。他們在東至廟溝口,西至北馬坊河東岸,北至碧城山腰,南臨杜水北岸築了周長一千八百步的城垣,還有外城(又叫僚城)。內城以天台山為中心;冠山抗殿,絕壑為池,分巖竦闕,跨水架楹。杜水南岸高築土階,階上建閣,閣北築廊至杜水,水上架橋直通宮內。天台山極頂建闊五間深三間的大殿,殿前南北走向的長廊,人字拱頂,迤延宛轉。大殿前端有兩闕,比例和諧。天台山東南角有東西走向的大殿,四周建有殿宇羣。據《隋書》、《唐書》記載,九成宮有:大寶殿、丹霄殿、咸亨殿、御容殿、排雲殿、梳妝樓等。屏山下聚杜水成湖(時稱西海)。
宮內水源睏乏,從北馬坊河谷,“以輪汲水上山(碧城山),列水磨以供宮內”(碧城山又叫水磨山)。宮城內由西向東築有地下水道,十分規則的石料襯砌,直通城外。
宮城營造從開皇十三年(593)二月施工至開皇十五年(595)四月竣工,歷時兩年三月,文帝楊堅取“堯舜行德,而民長壽”之美意,命名為仁壽宮
楊素在監修仁壽宮時,督工極為嚴酷,民夫疲頓顛仆死亡萬人以上,將其屍體推入土坑,蓋土築為平地。工程建成後,楊堅派大臣高視察後回奏:“頗傷綺麗,大損人丁。”楊堅大怒,斥責楊素:“為吾結怨天下。”素懼,土木監封德彝安慰説:“別怕,皇后到必有恩詔。”第二天楊素竭見獨孤皇后,後説:“爾知我夫婦年邁無以自樂,盛飾此宮豈非忠孝。帝王法自古有離宮別館,今天下太平,造此宮何足損費。”後以此啓奏文帝楊堅,楊堅轉怒為喜,賜楊素錢百萬,錦絹三千段。
慈善寺 慈善寺
仁壽宮名曰“仁壽”,實則是建築在萬人屍骨之上供統治者優遊消夏的樂園。開皇十五年文帝初來仁壽宮避暑,役夫死者相次於道,楊素下令焚除之。開皇十九年除夕之夜,楊堅在宮中遠望,見宮闕磷火瀰漫,隱有哭聲,派人察看後回報:“是鬼火。”楊堅頗感驚悸,即謂:“此係修宮時服役而死的鬼魂。”遂派人釃酒祭奠。
隋亡唐興,經歷了36年後的貞觀五年(631),唐太宗李世民下詔改仁壽宮為九成宮,置九成宮總監管理宮室。設監一人(從五品下)、副監一人(從六品下)、丞一人(從七品下)、主簿一人(從九品下)、錄事一人,府三人,史五人。派將作少匠行本總修葺九成宮、增建禁苑、武庫、官署。“行素惜民力重節儉、以勤濟著稱,在受任後去其太甚,葺其頹壞,雜丹墀以砂礫、間粉壁以塗泥,玉砌接於土階,茅茨續於瓊室”。受到李世民的賞賜。
貞觀八年(634)在宮南25裏(今下永安村)修建永安宮,乾封二年增建太子宮,從此以後再未修葺,九成宮日漸敗落。開成元年(836)一場暴雨,沖毀了九成宮正殿,營造至水毀241年。今九成宮遺址地面上僅存《醴泉銘》、《萬年宮銘》兩尊記事石碑,和考古工作者發掘出的殿、閣、廊基、柱石、水井等遺蹟。
附:李世民李治避暑九成宮時間
帝名到(唐紀年)到(公元紀年)
李世民貞觀六年三月十五日貞觀六年十月五日632年4月9日632年11月22日
李世民貞觀七年五月七日貞觀七年十月十六日633年6月18日633年11月22日
李世民貞觀八年三月三日貞觀八年十月十五日634年4月6日634年11月21日
李世民貞觀十三年四月初五貞觀十三年十月初六639年5月13日639年11月6日
李世民貞觀十八年四月初八貞觀十八年八月十八644年4月29日644年9月24日
李治永徽五年三月十二日永徽五年九月廿日654年月 ┃654年11月4日
李治麟德元年二月初十麟德元年八月初一664年3月12日664年8月27日
李治總章元年二月廿四日總章元年八月廿一日668年3月2日688年10月2日
李治總章二年四月初一總章二年十月十二日669年5月6日669年11月10日
李治咸亨元年四月廿八日咸亨元年八月廿四日670年5月22日670年9月13日
李治咸亨四年四月廿一日咸亨四年十二月廿五日673年5月12日674年1月8日
李治儀鳳元年四月儀鳳元年十月676年5月676年11月
李治儀鳳三年五月儀鳳三年九月678年6月678年10月

九成宮古籍記述

編輯
〔正文)
九成宮醴泉①銘,秘書監檢校侍中鉅鹿郡公,臣魏徵奉敕撰②。維貞觀(六)年孟夏之月③,皇帝避暑乎九成之宮④,此則隋之仁壽宮也⑤。冠山抗殿6,絕壑為池7,跨水架楹(8),分巖聳闕(9),高閣周建,長廊四起,棟宇膠葛(10),台榭參差;仰視則迢遞百尋(11),下臨則崢嶸千仞(12),珠壁交映,金碧相暉,照灼雲霞,蔽虧日月。觀其移山回澗,窮泰極奢(13),以人從欲(14)良足深尤(15)。至於炎景流金(16),無鬱蒸之氣;微風徐動,有悽清之涼,信安體之佳所,誠養神之勝地,漢之甘泉不能尚也(17)。
〔註釋〕:①醴泉:甘美的泉水。②秘書監:掌管朝廷圖書典籍的長官,以少監為其副職。檢校侍中:兼領門下省侍中,此為加官。唐代中央政府分中書、門下、尚書三省,門下省負責審詔署奏之事,其長官稱“侍中”。“秘書監檢校侍中’,即秘書監兼任門下省侍中。敕:皇帝旨意。鉅鹿郡公:鉅鹿為封地,郡公為爵號,位在國公之下,縣公之上。③維;語氣詞,無義。④乎:於、在。⑤隋:隋文帝楊堅受封於隨,公元581年滅北周,改隨為隋,以為國號。6冠山抗殿:冠,覆蓋。抗,舉興。(7)絕壑為池;絕,截堵。壑,山谷。池,既指地沼,也指宮外之護城河。(8楹:柱,實指橋柱。(9)分巖聳闕:分,開闢。巖,險峻之地。闕,在宮門外築二台,在台上建樓觀,中央闕而為道,故謂之闕。(10)棟宇膠葛:棟,屋之正中;宇,屋之四垂。棟宇,泛指房屋。膠葛:錯雜貌。(11)迢遞百尋:迢遞,高遠貌。尋, 八尺為尋。(12)崢嶸千仞:崢嶸,高峻也。仞,八尺為仞。(13)窮泰;泰,侈也;窮泰,過度奢侈。(14)以:因。從:縱。(15)尤:責備。(16)炎景流金:炎景,暑天之酷熱。流,熔化。(17)漢之甘泉不能尚也:甘泉,漢之甘泉宮,在陝西淳化縣西北甘泉山,原為秦之離宮,漢武帝時增廣之,周長十九里,作為避暑行宮。尚,加,超過。
唐井遺址 唐井遺址
(譯文)貞觀六年夏曆四月,皇帝在九成宮避暑。這裏原是隋代的仁壽宮。覆蓋着山野而興建宮殿,截堵山谷以形成池沼和護城河。跨水立柱以架橋,闢險峻之地建起聳立的雙闕,周圍建起高閣,四邊環繞長廊,房舍縱橫錯雜,台榭參差交錯;仰望高遠可達百尋,俯看峻峭亦達千仞,輝煌如珠玉相映,金色和碧色交輝,其光彩能灼雲霞,其高峻能達日月。看他興建宮殿使山移潤回,極盡奢侈之能事,因為人們的這種縱慾態度,實在應該痛加責備。至於當熱度可以溶化金屬的酷熱暑天,這裏卻無悶濕蒸熱的氣温;微風徐徐吹來,帶來清涼的舒適,確是居住的好場所,實為調養精神的勝地,漢代的甘泉宮是不能超過它的。
〔正文〕皇帝爰在弱冠①經營四方②逮乎立年③,撫臨億兆4;始以武功壹海內,終以文德懷遠人5:東越青丘6,南逾丹徼7 ,皆獻琛奉贄8,重譯來王9;西暨輪台10北拒玄闕11,並地列州縣,人充編户12;氣淑年和13,邇安遠肅14,羣生鹹遂15靈貺畢臻16,雖藉二儀之功17,終資一人之慮18。遺身利物19,櫛風沐雨,百姓為心,憂勞成疾,同堯肌之如臘20,甚禹足之胼胝21,針石屢加22,腠理猶滯23。爰居京室24,每敝炎暑,羣下請建離宮25,庶可怡神養性。聖上愛一夫之力,惜十家之產26,深閉固拒,未肯俯從,以為隋氏舊宮,營於曩代27,,棄之則可惜,毀之則重勞,事貴因循28,何必改作。於是斫雕為樸29,損之又損,去其泰甚,茸其頹壞,雜丹墀以沙礫,間粉壁以塗泥;玉砌接於土階30,茅茨續於瓊室31。仰觀壯麗,可作鑑於既往,俯察卑儉,足垂訓於後昆32此所謂“至人無為,大聖不作”33,彼竭其力,我享其功者也。
〔註釋〕:①爰在弱冠:爰,語首助詞,無義。弱冠,20歲。按:唐太宗開始輔助其父起兵爭天下,時年18歲,這裏“弱冠”是概數。②經管四方:出自《詩.小雅.北山》。此地指從事策劃和組織統一天下的活動。③逮乎立年:逮乎,到了。立年,而立之年,30歲。按:唐太宗稱帝時,年29歲,立年也為概數。4撫臨億兆:撫臨,安撫並君臨。億兆:萬萬為億,萬億為兆,此處指天下億萬百姓。5 終以文德懷運人:終,引申為後來。文德,文明道德。懷遠人,懷念國家和民族。6青丘:傳説之海外國名,泛指海外的蠻荒之地。7。丹徼:徼,邊界,古代稱南方的邊疆為丹徼。8皆獻琛奉贄,奉獻珍寶以為晉見之禮。9重譯來王:重譯,經過不同語講的輾轉翻譯,:形容來自很遠的地方。王,朝見。10暨:抵,到。11玄闕:古代傳説中的北方極遠的地方。12編户:編入户籍的平民。13氣淑年和:氣淑,陰陽之氣温和。年和,年景風調雨順。14彌:近。15羣生:一切生物。遂:各得其所。15靈貺:神靈降福。畢臻,都來。17二儀:天地。18一人:指皇帝,即唐太宗。19遺:舍。20堯:傳説中的遠古聖君。臘:乾肉。此指因風吹日曬使皮膚變得像乾肉一樣。21禹:傳説中夏代的開國君主,他治水有大功。胼胝:指皮膚的紋理和皮下肌肉之間的空隙。滯:停滯,此指血脈仍不通暢。24京室:王寶。即京都。25離宮:古人帝王於正式宮殿之外別建宮室,以便隨時遊處,謂之離宮。26十家:即十户。古代户籍編制,五家為伍,十户為什,相聯相保。此處十家指户藉編制中的最小單位。27曩代,過去的年代。28因循:沿襲。29雕:文飾。樸:質樸。30玉砌:用玉砌成的階,用以形容豪華的石階。31茅茨:茅草屋頂,也指茅屋。瓊室:用玉裝飾成的房子,用以形容豪華的房屋。32後昆:後嗣子孫33至人無為,大聖大作:此二句引自《莊子.知北遊》,(因聖人本原於天地的美德,而通達於萬物的道理)故至德之人(表面上)沒有什麼作為,大聖不妄自制作。
〔譯文〕:皇帝二十歲時,就從事策劃和組織統一天下的活動,到了三十歲時,就做了億萬白姓的君主;開始是用武力統一中國,後來又以高度的文明道德使遠方的國家和民族親附:東邊越過青丘,南邊越過開徼,那些國家和民族都奉獻珍寶以為晉見之禮,經過不同語種的;輾轉翻譯而來朝見;西到輪台,北抵玄闕,都併入版圖而設置地方州縣,把那裏的人民編入户籍(受朝廷管轄);陰陽之氣温和, 年景風調雨順,遠近都和平肅敬,一切生物也各得其所,神靈都來降福,這雖然是憑藉天地的功德,但畢竟要依靠皇帝一個人的謀略。(皇帝)捨身以利天下黎民,風裏來雨裏去,一心為百姓着想,憂國憂民積勞成疾,皮膚和堯帝一樣變成了乾肉的形態,手腳上結的趼子超過了大禹,雖經針刺石砭治療,而血脈仍不通暢,住在京都,炎熱的暑天往往使人疲睏不堪,羣臣請求另建(避暑)行宮,庶幾可以療養從而心曠神怡。聖天子愛護每一個黎民的勞力,痛惜民間户籍編制中最小單位的財貨,堅決拒絕,不肯聽從羣臣的請求,提出隋代建築的舊宮殿,是過去建造的,捨棄它感到可惜,毀掉它又會重新勞民傷財,應當沿襲既成的事實,又何必重新改作呢!於是去掉隋代舊宮的文飾而使之變得質樸,一再節儉,把原來過多奢華的部分去掉,把已經損壞的部分加以修正,使原來殿前紅色石階夾雜着沙礫,原來白色的牆壁夾雜着新塗的泥土;土階與原有的玉砌相接,茅屋連着原有的瓊室。仰看原有宮殿的壯麗,可吸取過去隋代由奢侈而敗亡的教訓,俯察今天修葺的求卑求儉,足以作為後嗣子孫的楷模,正提現了“至德之人(表面上)沒有什麼作為,大聖不妄自制作”的精神,他們竭盡全力(大興土木),其成果卻使我安享了。
〔正文〕然昔之池沼,鹹引谷澗,宮城之內,本乏水源,水而無之,在乎一物①,既非人力所致。聖心懷之不忘2。粵③以四月甲申朔旬有六日已亥④,上及中宮,歷覽台觀⑤,閒步西城之陰⑤,躊躇高閣之下7,俯察厥土,微覺有潤,因而以杖導之8,有泉隨而湧出,乃承以石檻,引為一渠。其清苦鏡,味甘如醴,南注丹霄之右9,東流度於雙闕10;貫穿青瑣11,縈帶紫房12;激揚清波,滌盪暇穢;可以導養正性13,可以澄瑩心神。鑑映羣形,潤生萬物,同湛恩之不竭14,將玄澤於常流15,匪唯乾象之精16,蓋亦坤靈之寶17。謹案:《禮緯》雲:王者刑殺當罪,賞錫當功18,得禮之宜19,則醴泉出於闕庭。《鶡冠子》曰:“聖人之德,上及太清20,下及太寧21,中及萬靈22,則醴泉出”。《瑞應圖》曰:王者純和23,飲食不貢獻,則醴泉出。飲之令人壽。《東觀漢記》曰:“光武中元元年24,醴泉出京師,飲之者痼疾皆愈”。然則神物之來25,實扶明聖26;既可蠲茲沉痼27,又將延彼遐齡。是以百辟卿士28,相趨動色29,我後固懷撝挹,推而弗有30,雖休勿休,不徒聞於往昔,以祥為懼,實取驗於當今31。斯乃上帝玄符32,天子令德,豈臣之未學所能丕顯33?!但職在記言,屬茲書事34,不可使國之盛美,有遺典策35敢陳實錄,爰勒斯銘。其詞曰:
(註釋):1本句第二字缺,全句句意不明。2聖心:尊稱皇帝之心。3粵;語氣詞,無義。4 四月甲申朔旬有六日已亥:按中國歷史干支紀日法,“朔”指是月初一,既知“朔”為甲申,則這個月的十六正好是已亥。旬為十,有即又,“旬有六日”即十又六日。又,按歷表,唐貞觀年間只有“貞觀六年四月朔”為“甲申”,故文中指的年代為“貞觀六年”(632)。5台觀:泛指樓台亭榭。6陰:指背面。7躊躇:徘徊。8導:掘開並引導。9注丹霄:注,流灌。丹霄,宮殿名。10雙闕:宮門外築二台,台上建樓觀。11青瑣:宮門上鏤刻的圖紋,此代指宮門。12紫房:宮殿名。13正性;純正的稟性。14湛恩:湛,深。湛恩:深恩。15玄澤:指天子的恩澤。16乾象:天象。17坤靈:地神。18《禮緯》:緯書的一種,對經書而言,漢人偽託為孔子所作。有《易緯》、《書緯》、《詩緯》、《禮緯》……等七種,稱七緯。其書以儒家經義,附會人事吉凶禍福,預言治亂興廢,多有怪誕無稽之談。南朝宋時開始禁止緯書流傳,至隋,煬帝遣使搜焚其書。令所傳者為後人輯佚,漢學堂叢書本。錫:賜。19禮:規定社會行為法則、規範、儀式的總你。宣:得當20《鶡冠子》:相傳為先秦古籍之一,傳世有十九篇作者姓名不詳,只知為楚人,“以鶡之冠,號曰鶡冠子”,有商務印書館“萬有文庫”影印《子匯》本,屬雜家類。《醴泉鉻》所引這幾句,見該書《度萬第八》。太清:天。21太寧:地名。22萬靈:眾生靈、人類。23《瑞應圖》:梁孫柔之撰一卷。今傳清馬國翰輯《玉壺山房輯佚令》本。屬陰陽五行類。純和:純正平和。多指性格或氣質。24《東觀漢記》:東漢劉珍等撰。是記載東漢歷史的重要史書。《隋書經籍志》著錄為143卷,現已殘,清代經四庫全書館館臣的輯錄,都二十四卷。傳世有《四庫全書》本、《東觀漢記校注》本(吳樹)校正。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中元元年,即公元56年。25神物:神奇靈異之物,此處指醴泉。26實:是。27蠲:除去。沈痼:積久難治的病。28百辟卿士:本《詩. 大雅. 假樂》句。百辟,指眾諸侯。卿士,各級官員的泛稱。此處還指公卿大官。29相趨動色:彼此歡躍並且臉上已出受感動的神色。30後:君主。撝挹:謙遜。推而弗有;指“神物之來”,謙遜地並不認為是由於自己的“明聖”。31以祥為俱,實取驗於當今:以祥瑞的出現感到畏懼,是有當今的先例作為教訓的(實指隋代出現的“祥瑞”如“小石變玉”、“河清”、“龍見”等,結果卻帶來災禍而言)32上帝:上天。玄符;天符,符命。謂上天顯示的瑞徽。符通符。33丕:大。34古代史官的職責,左史記言,古史記事。書事:記事。35典策:典籍文獻。
〔譯文〕:但是過去的池沼,水都從澗谷引來,宮城裏面,本來就缺乏水源,想求得水源結果又沒有,(要解決這一問題),既不是人力所能辦到的。太宗皇帝心裏對此一直念念不忘。貞觀六年四月十六日,唐太宗皇帝與長孫皇后在九成宮散步,沿途觀賞樓台亭榭,信步走到西城的背面,在高聳的樓閣下徘徊,往下看到這裏的土地,略顯濕潤,於是用手杖掘地並加以導引,結果泉水隨之流湧出來,於是在泉水下邊砌上石檻。引來水流入石砌的溝渠。泉水清澈如鏡,水味甘甜如醴酒(泉水經過石渠)往南灌注在丹霄宮的右邊,往東流淌於雙闕之下;流泉貫穿於鏤刻圖紋的宮門,縈繞着紫房宮;泉水激揚起的清波,能將濁穢的渣滓盪滌;它可以使人養成純正的稟性,可以使人的心神玲瓏透剔。泉水如鏡能照映出各種形態,由於它的滋潤可以使萬物生長就如同皇帝的深恩永無休止,天子的恩澤永遠流佈人問,它不僅是天象的精華也是地神的環寶。據文獻記載:《禮緯》説:“帝王對犯人的判刑和處死確是量刑得當,對人的賞賜和該人的功勞相符,能做到符合社會規定的法則和規範,那醴泉對會在宮廷之間出現”。《鶡冠子》説:“聖人的恩德,能上達於天,下達於地,中達於眾生靈,那就會出現醴泉”。《瑞應圖》説:帝王生性純正平和,飲食不用臣下貢獻的珍奇之物,那醴泉就會出現,喝了它能使人長壽”。《東觀漢記》説:“漢光武中元元年(56),在京師〔首都洛陽)出現了醴泉,喝了能使積久難治的病痊癒”。如此説來,神奇靈異的醴泉之所以出現,是為了扶助聖明的君王;它既可除去積久難治之病,又可使人延年益壽。對此,公卿大臣們無不歡躍並顯出受感動的神色,唯我皇上胸懷謙遜,並不認為醴泉的出現是由於自己的“明聖”。雖有美卻不以為美,不僅聽過去的聖賢如此,以祥瑞的出現感到畏懼,更是有當今的先例作為教訓的(隋代即有“祥瑞”出現結果動帶來災禍的先例)。這是上天顯示的瑞徵,也説明天子的盛德,這些,豈是不學如巨這樣的人所能發揚光大!仁臣作為史官的職責必須“記言”、“記事”,不可使國事出現的如此盛美之事,不見於史冊,故敢於如實陳述,寫成銘文刻碑。
〔正文〕唯皇撫運(l),奄壹(寰)宇(2),千載膺期(3),萬物斯睹(4);功高大舜(5),勒深伯禹(6),絕後(光)前(7),登三邁五(8)。握機蹈矩(9),乃聖乃神(10),武克禍亂,文懷遠人(11):(書)契未紀,開闢不臣(12),(冠)冕並襲(13),琛贄鹹陳(14)。大道無名(15),上德不德(16),玄功潛運(17),幾深莫測(18)。鑿井而飲,耕田而食(19),靡謝天功,安知帝力(20)。上天之載,無臭無聲(21),萬類(資)始922),品物流形(23),隨感變質(24),應德效靈(25),介焉如響(26),赫赫明明.雜沓景福(27),葳蕤繁祉(28):雲氏龍官(29),龜圖鳳紀(30),日含五色(31),烏呈三趾(32),頌不輟工(33),筆(無)停史(34)。上善降祥,上智斯悦(35),流謙潤下(36),潺湲皎潔(37),萍旨醴甘(38),冰凝鏡澈(39),用之日新,挹之無竭(40)。道隨時泰(41),慶與泉流(42)我後夕惕(43),雖休弗休,居崇茅宇,樂不般遊(44),黃屋非貴(45),天下為優。人玩其華,我取其實,還淳反本(46),代文以質,居高思墜,持滿戒(溢)(47);念茲在茲(48),永保貞吉(49)。兼太子率更令勃海男歐陽詢奉敕書(50)。
〔註釋〕(1)唯:語首助詞,無義。皇:皇上。撫運:順應時運。(2)奄:同。奄壹:同一,統一。寰宇:天下。(3)膺期:承受期運,即受天命為帝王。(4)睹:引申為瞻仰。萬物:萬眾生靈。(5)大舜:中國
九成宮碑 九成宮碑
古代傳説中的聖君。(6)伯禹:即夏禹王,治水功高,被後人尊為聖君。禹曾被封為伯爵,故又稱為伯禹.(7)光:空。(8)登:加,勝於。三:傳説中的古代聖君三皇:伏善、神農、黃帝(見《世木》)。邁:超過。五:傳説中的古代聖君五帝。(9)握機:掌握天下的權柄。蹈矩:遵守禮法。(10)乃:又。(11)克:平定。懷:親附。遠人:遠方的國家和民族。(12)開闢不臣:開天闢地以來不臣服者。(13)冠冕:古代大夫以上之帽子,此處代指外國來朝之君臣。並襲。重重疊疊。(14)琛:珍寶。贄:見面所贈之禮物。(15)大道:自然法則,萬物必由之路。無名:不可言説。即《老子》“道可道,非常道”。(16)“上德不德”:見《老子》三十八章。大意是:上德之人(聖火)雖然得道,但又不以得為得。(17)立功:神功,調宇宙自然之力。潛運:默默地運行着。(18)幾:神妙的跡象。(19)“鑿井而飲,耕田而食”:相傳堯時,有老人擊壤而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後成為歌頌盛世太平的典故。(20)靡謝天功,安知帝力:靡:不,無。力:功。此二句即《擊壤歌》之“帝何力於我哉?”之意。(21)上天:天道。載:行,運行。無臭無聲:嗅無味聽無聲。(22)萬類:萬物。資:賴以。始:生。(23)品物:眾多的有生物和無生物。流:演變,變化。(24)質:物類的本體。(25)效:致。靈:福、善。(26)介焉:通“芥”,細微貌。(27)雜沓:眾多紛雜。景:大。(28)葳蕤:紛披貌。祉:福。繁祉:多福。(29)雲氏龍官:雲氏:傳説黃帝受命時有云瑞,故以雲紀事,即設置各部門長官都用雲字命名。龍官:古伏羲氏時,有龍瑞,故以龍命官,如春富為青龍之類。(30)龜圖:即洛書。傳説堯時與羣臣賢者到翠媯川,有大龜來投堯,龜背有圖,堯命臣下寫取以告瑞應。寫畢,魚還水中。鳳紀:據《在傳》記載,少皞即帝時,有鳳鳥飛來,故設置部門長官用鳥來命名。鳳鳥氏,就是歷正(管曆法的官)。後稱歲歷為“鳳歷”。上面所稱“雲氏”、“龍宮”、”龜圖”、“鳳紀”,都是祥瑞,後世以之為歌頌帝王瑞應之辭。(31)日含五色:本《易傳》“聖王在上則日光明而五色備”、《禮斗威儀》“政理太平,則時日五色”。以太陽呈現五色為“聖王在上”和“政理太平”的瑞應。(32)烏呈三趾:傳説中太陽內的三足神鳥。《春秋元命蒼》“日中有三足烏”,改太陽也稱“三足烏”、“金烏”、“靈鳥”。此外以太陽中的三足神烏出現説明瑞應。(33)工:樂師,樂宮。(34)史:史官,掌紀事。(35)上善:最完美,主善。上智:智力特出。(36)“流謙”:見《易·謙》”地道變盈而流謙”,即流散盈滿以廣佈於虛處。潤下:潤澤下土。(37)皎:透明。(38)旨:味美。萍:醴泉水上之浮萍。(39)澈:澄清。(40)挹:舀取。(41)道:大道、即自然法則。隨:順暢。泰:通。(40)與:同。(43)我後:我君。夕惕:《易. 乾》“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意即“君子整天健強振作了已,直到夜間還警惕慎行”。(44)般遊:般同“盤”,遊樂。(45)黃屋:帝王車蓋,以黃繒為蓋裏,故名。此處代指帝王。(46)反:同近,返回。(47)戒:警惕。(48)“念茲在茲”:語出《書·大禹謨》,後用以指念念不忘於某一事情。(49)貞吉:純正美好。(50)敕:帝王詔命。
〔譯文〕(散文):皇帝順應時運,統一天下,承受千載難逢的時運而為天子,為萬眾生靈所瞻仰;其功高於大舜,其勤勞勝於伯禹,真是空前絕後,超過古代聖君三皇五帝。(皇帝)掌握天下的權柄並遵守禮法,既聖德又神明,武能平定禍亂,文能使遠方的國家和民族親附:過去不見文字記載的、開天闢地以來不向中國臣服的(都來親附),這些來朝的外國君臣冠冕重重,把作為見面禮的珍寶都陳列出來。大道不能用語言表述,上德之人雖然得“道”卻不以得為得,宇宙自然之力默默地運行着其神妙之跡象不可度量。(古《擊壤歌》唱道)“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天下太平,安居樂業)連上天之功都不感謝,又怎能知道皇帝對百姓之功!
天道運行,人們嗅之無味聽之無聲,但萬物賴之以生,眾多的有生物和無生物因之以變化形態,物類的本體隨天造的感應而變化,天道能應人們的德行而致福,雖然德行細微天道也會響應(回報),這是十分明白的。(歷史上曾經出現的)眾多紛雜巨大的福祉:如“雲氏”、“龍宮”、“龜圖”、“鳳紀”、太陽呈現五色、三足神烏從太陽中出現等等,樂官沒有停止過歌頌,史官沒有停止過用筆記載.今天因皇帝的至善而上天降臨吉祥,也因皇帝的智力特殊而給人世帶來喜悦,使水(醴泉)從盈滿處流向虛處,從而潤澤下土,水聲潺潺,水質透明潔淨,水上的浮萍味美,水味如醴酒甘甜,水凝成體如明鏡般清澈,這樣的水日用日新,舀取它用之不盡.(醴泉的出現)説明“大道”應時而暢通無阻,吉慶同醴泉俱來,而我們的夭子卻日夜健強振作,警惕慎行,並不以吉慶為吉慶,居室崇尚茅屋,不以遊樂為樂,不以身為帝王為貴,而以天下的百姓為憂。人們都愛那花的美麗,我卻取其果實的實用,去浮華而歸於淳厚,棄枝葉而返回根本,以質樸代替文飾,居高處就要計慮防止下墜,端盛滿之水就要留心不外溢,要念念不忘這些,就能永遠保持純正美好。
太子率更令,勃海男歐陽詢奉詔命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