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惲鐵樵

編輯 鎖定
惲鐵樵(1878年-1935年),男,中醫學家。早年從事編譯工作,後棄文業醫。從事內、兒科,對兒科尤為擅長。創辦“鐵樵中醫函授學校”,致力於理論、臨牀研究和人才培養。著有《羣經見智錄》等24部著作,有獨特新見。竭力主張西為中用,對中醫學術的發展有一定影響。
中文名
惲鐵樵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878年
逝世日期
1935年
畢業院校
上海南洋公學
職    業
醫生,中醫學家
主要成就
早年從事編譯工作,後棄文業醫
從事內、兒科,對兒科尤為擅長
出生地
福建台州
性    別

惲鐵樵人物介紹

編輯
惲鐵樵(1878年~1935年) ,男,中國醫學家。名樹珏。別號冷風、焦木、黃山,江蘇省武進縣孟河人。出身於小官吏家庭,自幼孤苦,5歲喪父,11歲喪母,由族人撫養長大。勵志讀書,13歲就讀於私塾,16歲考中秀才。
1903年,考入南洋公學,攻讀外語和文學。
1906年,畢業後,先後赴湖南長沙某校及上海浦東中學執鞭任教。
1911年,應商務印書館張菊生先生聘請,任商務印書館編譯。
1912年,主編《小説月報》,以翻譯西洋小説而風靡一時。後因長子病故,發憤學醫,曾就學於名醫汪蓮石。
1920年,辭去《小説月報》主編職務,正式掛牌行醫,尤其擅長兒科。當餘雲岫靈素商兑》以西醫理論攻擊中醫時,作《羣經見智錄》予以駁斥。
1925年,與國學大師章太炎及其弟子張破浪等在上海創辦“中國通函教授學社”,也即後人所熟知的“鐵樵函授中醫學校”。
1932年,惲鐵樵身體過於勞累,漸感不支。應章太炎先生邀請,惲氏曾到蘇州章氏寓所休養。待身體狀況稍事好轉,又返回上海,繼續行醫、辦學。
1933年,辦鐵樵函授醫學事業所,受業者千餘人。醫學著述很多,著作有22種,編成《藥盦醫學叢書》。由於過度透支,長年積勞成疾,惲氏晚年癱瘓在牀。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堅持口授著書,不曾懈怠。終因病情每況愈下。
1935年7月26日,在上海辭世。

惲鐵樵個人履歷

編輯
惲鐵樵,名樹珏,別號冷風、焦木、黃山民。1878年出生於父親惲磨照的任地福建省台州。5歲喪父,11歲喪母,由同族親戚攜挈,與異母兄長回到祖籍、近代名中醫的搖藍——江蘇省武進縣。
惲鐵樵傷寒金匱研究 惲鐵樵傷寒金匱研究
聰穎異常的惲鐵樵,由於家道貧寒、兄嫂遇薄,更立志發奮、刻苦攻讀,13歲就讀於族中私塾,16歲即考中秀才,20歲全部讀完了科舉經典,為深入中醫的堂奧,開拓了暢通的渠道。由於鄉風的薰陶,同時已涉獵了《温病條辨》等醫學著作,粗通醫道。在叔祖北山先生温熱夾食,庸醫妄投“小青龍”時,已能明辨是非,提出質疑。1903年考入上海南洋公學,攻讀英語,成為近代中醫界精通舊學,又系統接受新學制教育的第一人,為吸取現代科學知識發展中醫奠定了基礎。
1906年南洋公學畢業後,惲鐵樵先赴湖南長沙任教,後回上海浦東中學執鞭。教學之餘,翻譯了卻爾斯·佳維的《豆蔻葩》、《黑夜娘》、《波痕夷因》等中篇小説,於1909—1910年分別刊登在上海出版的《小説時報》上,與林紓齊名而別具風格。1911年任商務印書館編譯,1912年任《小説月報》主編。惲鐵樵主編重視章法文風,嘗謂“小説當使有永久之生存性”,錄用文稿,不論地位高低,名聲大小,唯優是取,尤重獎掖晚生,育攜新秀。當時魯迅創作的第一篇小説《懷舊》,署名為“周逴”投到《小説月報》,惲鐵樵以獨具的慧眼對這篇小説和作者倍加賞識,發表在第四卷的第1號上,對文中佳妙之處密加圈點,並加按語向讀者熱情推薦。給魯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年後致楊霽雲信中還提及此事,傳作千古佳話。10年的編輯生涯雖與醫學無緣,但卻為熟悉和掌握西醫知識,以及其後的著書立説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1、痛喪子 棄文業醫
正當惲鐵樵在事業上取得成就的時候,喪子之痛不時向他襲來。1916年,年已14的長子阿通歿於傷寒,次年第二、三子又病傷寒而夭折。粗通醫道的惲鐵樵往往心知其所患某病,當用某藥,但是苦於沒有臨牀經驗不敢輕舉妄動,向醫生建議商討,從無採納的餘地,只是愛莫能助,坐視待斃。痛定思痛,深深地感到求人不如求己,遂深入研究《傷寒論》,同時問業於傷寒名家汪蓮石先生。一年後第四子又病,發熱惡寒,無汗而喘,太陽傷寒的麻黃證顯然。請來的名醫,雖熟讀《傷寒論》但不敢用傷寒方,豆豉、山梔、豆卷、桑葉、菊花、杏仁、連翹等連續不斷,遂致喘熱益甚。惲鐵樵躊躇徘徊,徹夜不寐,直至天明果斷地開了一劑麻黃湯,與夫人説:三個兒子都死於傷寒,今慧發病,醫生又説無能為力,與其坐着等死,寧願服藥而亡。夫人不語,立即配服。一劑肌膚濕潤,喘逆稍緩;二劑汗出熱退,喘平而愈。於是惲鐵樵更加信服傷寒方,鑽研中醫經典,親友有病也都來請求開方,而所治者亦多有良效。一日某同事的小孩傷寒陰證垂危,滬上名醫治療無效,惲鐵樵用四逆湯一劑轉危為安。病家感激萬分,登報鳴謝曰:“小兒有病莫心焦,有病快請惲鐵樵”。求治者日多一日,業餘時間應接不暇,遂於1920年辭職掛牌,開業行醫。不久門庭若市,醫名大振。
2、挽逆流 倡導化合闢新路
惲鐵樵藥盦醫學叢書 惲鐵樵藥盦醫學叢書
惲鐵樵從醫之時,中醫正處於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20世紀初,隨着新文化的傳入,面對西方科學的進步,如何看待中國傳統醫學出現了兩個極端:一是盲目崇拜外國,徹底否定中醫,如餘雲岫,1916年拋出《靈素商兑》,從基礎理論入手,認為《內經》“無一字不錯”,中醫“不科學”,“靠暗示的效果”,“精神的作用”,“和催眠術差不多”,甚至主張立法廢止中醫;另一種是夜郎自大,頑固保守,拒不接受現代科學,攻擊研習西醫是“媚外賣國,蹂躪國粹”。
惲鐵樵以他淵博的知識,豐厚的臨牀經驗,縱覽了世界科學的進步,認為中醫有實效,乃有用之學,西醫自有長處,尤其生理學的研究,由於中西文化背景不同,醫學基礎各異,從而形成了兩個不同的體系,“西方科學不是唯一之途徑,東方醫學自有立腳點”,但是中醫由於年代久遠,應該整理提高,使之發展進步,並明確提出吸取西醫之長處,融會貫通產生新的醫學,説“中醫有演進之價值,必須吸取西醫之長,與之合化產生新中醫,是今後中醫必循之軌道”,並説“居今日而言醫學改革,苟非與西洋醫學相周旋更無第二途徑。”然而這是為了發展中醫,補助中醫,“萬不可捨本逐末,以科學化為時髦,而專求形似,忘其本來”。他的真知灼見,為垂危的中醫指出了生存和發展的道路,回顧半個世紀來中醫所走過的歷程,立足中醫,吸取新知的觀點無疑是正確的。
3、著華章 融會古今創新論
為了使退化的中醫進步,零亂的學術整齊,惲鐵樵一掃引經考據的陳規陋習,不因襲前人的成見,不附和時行的見解,獨闢蹊徑,革新舊説,比較全面系統地整理了中醫經典及重要著作,首先他針對《靈素商兑》的武斷攻擊,在1922年發表了著名的聞世之作《羣經見智錄》。他用科學的方法,研究了《內經》理論的原委實質,提出了“四時五臟”的觀點,認為古人把四時看作是萬事萬物變化的支配力量,也是古人認識事物變化的方法,由四時的風寒暑濕產生了六氣;生長化收藏產生了五行,再由四時五行派生出五臟,因此四時是內經的骨幹,“內經之五臟非血肉之五臟,乃四時的五臟”。他從方法論的高度揭示了中醫理論,特別是藏象學説的秘奧,展示了古代醫家一條樸實的、可以理解、捉摸的思路,駁斥了《靈素商兑》的攻擊,捍衞了中醫學術的完整性。
此外“因勢利導”、“撥亂反正”的形能觀;“單絲不成線”,內外因素結合的發病觀;“腺體一統,以腎為平的腺腎相關論”等眾多獨特的見解觀點,至今猶有其指導意義,如腺腎相關論已為現代腎本的研究所證實。
4、辦函授 嘔心瀝血育新人
惲鐵樵 惲鐵樵
惲鐵樵學説之所以未能為人們普遍瞭解,其原因如“梁任公《演説集》所云:‘中醫盡能愈病,總無人能以其愈病之理由喻人’”,因此培養人才至關重要,儘管當時政府已將中醫摒棄於教育之門外,他還是披荊斬棘,於1925年創辦了“鐵樵中醫函授學校”,發表了長達4000餘言的《創辦函授學校宣言》,高瞻遠矚地指出中醫必將走向世界,説“中醫不能出國門一步,此則有國力關係,況現在情形是暫時的。”頓時八方響應,入學者600餘人,遍及大江南北,全國各地。1927年又辦起臨診實習班,及門弟子30餘人。同時還兼任上海各中醫學校講席。1928年由於廢止中醫法案的出籠,不得不停辦教學。廢止中醫法案被迫撤銷後,惲鐵樵又以鐵樵函授醫學事務所的命名於1933年復辦函授教育。經過幾番艱難曲折,終於培育了像陸淵雷、章巨膺、顧雨時等一批具有創新思想的優秀人才,有力地推動了中醫事業的發展。
5、療熱病 救治急驚立新方
惲鐵樵是位臨牀醫師,對外感熱病有着豐富的實踐經驗。他把熱病的發展歸納為“陰勝則寒”、“陽勝則熱”和“陽虛則寒”、“陰虛則熱”等淺深不同的兩個層次和陰陽勝復的四個步驟;把温病分成傷寒和非傷寒兩個系,編著了《熱病講義》,《温病明理》等熱病專著。對小兒驚風的治療尤有獨到的心得,認為本病多因外感風寒,內挾食滯,兼受驚怖而成,重心在於胃熱,肝膽亦熱,治療當清熱降火為主,消導食積為輔,可尋傷寒温病之法發汗透泄,使熱外出不至上攻於腦,麻黃葛根在所不忌,反對妄用回春丹、金鼠屎等香竄鎮驚之藥。晚年自制安腦丸,方用:金錢白花蛇6條、全蠍9克、白附子4.5克、生川烏6克、天麻9克、明雄60克、薄荷9克、梅片9克、獨活15克、麻黃60克、犀黃4.5克、麝香3克。一般發熱有驚風先兆,退熱為主合葛根、黃芩、黃連、龍膽草;驚風已見合蠍尾、天麻、防風、知母、獨活、歸身、薄荷、生地、龍膽草;角弓反張合犀角、蠍尾、龍膽草、生地、薄荷、防風、川連、獨活等,煎湯化服,每有良好效果。
惲鐵樵40歲即患重聽,因此,開業時常以筆墨詢問病情,與人談話常高聲大笑。辦學後,白晝診病,晚上講課,午夜握管著述,落筆千言,滔滔不絕,整天僅睡4~5小時而已,終年累月,積勞成疾,1932年病心痛一手不仁,攜全家赴蘇州寓章太炎家中養病,由子惲道周留滬代診,臨行時囑“毋矜所能,飾所不能,毋嫉人能,形所不能,勤求古訓,持之以恆”,足見其醫德之高尚。在此期間著述了《臨牀筆記》、《金匱方論》等。1934年足不能步,每日視診數號,即卧榻休息,口授由女兒惲慧莊執筆,著述了《霍亂新論》、《梅瘡見恆錄》。1935年卧牀不起,7月溽暑高熱而逝,年僅58歲。臨終前一天猶改定《霍亂新論》,真可謂“春蠶到死絲方盡,炬燭成灰淚始幹”,為中醫學術的發展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1] 

惲鐵樵主要成就

編輯
作為先學文後攻醫者,惲氏一生撰寫了大量醫學著作,計有《文苑集》、《論醫集》(以上第一輯),《羣經見智錄》、《傷寒論研究》、《温病明理》、《熱病學》(以上第二輯),《生理新語》、《脈學發微》、《病理概論》、《病理各論》(以上第三輯),《臨診筆記》、《臨診講演錄》、《金匱翼方選按》、《風勞臌病論》(以上第四輯),《保赤新書》、《婦科大略》、《論藥集》(以上第五輯),《十二經穴病候撮要》、《神經系病理治療》、《麟爪集》(以上第六輯),《傷寒論輯義按》(以上第七輯),《藥庵醫案》(以上第八輯)等,統名為《藥庵醫學叢書》。此外,惲氏在創辦鐵樵函授中醫學校期間,還主持撰寫了數十種函授講義,如《內經要義選刊》、《內經講義》、《傷寒論講義》等。
惲氏非常注重理論聯繫實踐,主張在繼承前人學術思想的基礎上,吸收新知以補充、提高和發展中醫藥學。他認為,欲使中醫學進步演進,必須“發皇古義”、“融會新知”,取長補短,“吸取西醫之長與之合化以新生中醫”。他認為中西兩種醫學各有長處,中醫重視人體在整個大自然中隨四時陰陽而發生的運動變化,而西醫則於生理上重視解剖,於病理上重視局部病灶。兩種醫學之間應該相互溝通、取長補短。但同時亦強調“斷不能使中醫同化於西醫,只能取西醫學理補助中醫,可以藉助他山,不能援儒入墨”。惲氏從維護中醫、發展中醫的角度,倡導中西兩種醫學溝通,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惲鐵樵醫書四種 惲鐵樵醫書四種
惲氏所處時代正值中西文化交匯之際,業醫者大多忽視理論學習而更側重於具體方藥的積累,致使中醫學經典著作《黃帝內經》被束之高閣,少有問津。惲氏從維護中醫學理論體系科學性的角度出發,通過剖析《內經》的理論實質,對構成中醫學理論基礎的陰陽、五行、六氣等令人費解之處作了比較圓滿的解釋。他所提出的“四時五行”觀點,把自然界四時的交替變化看作宇宙萬物變化的支配力量,從而揭示出《內經》的理論核心與自然界的運動變化規律一脈相承,即由四時的風寒暑濕化生出六氣,由四時的生長收藏化生出五行,再由四時五行派生出五臟。故而,四時成為《內經》的基礎,“《內經》之五臟非血肉之五臟,乃四時之五臟”。惲氏從方法論的角度揭示出中醫學理論體系的精神實質,明白曉暢地解釋了中醫學樸素辯證的認知思維。
惲氏在治療用藥方面,見解獨到,今僅舉癆瘵一病説明。他認為,一般初病咳嗽、吐血,不可稱為癆病。必待初期症狀已過,見潮熱、掌熱等證,方可稱之為癆。對於癆病吐血的治療,他主張對於因藥誤或誤補,以致傷風不醒而成癆者,以荊芥、防風、象貝、杏仁等疏泄風邪,以茜根炭、藕節等止血;若風邪鬱肺化熱者,可同時加入黃芩、款冬花等。對於因舉重傷力,劇烈運動損傷肺絡者,輕者以七釐散,重者以地鱉蟲、紫金丹(出《傷科補要》,沒藥、降香、乳香、松節、蘇木、川烏、螻蛄、自然銅、血竭、龍骨、糊丸、硃砂)止血療傷。對於盛怒傷氣,肝膽之火上逆,陽絡損傷而大吐血,或肺陰受灼,痰中夾血者,以花蕊石、童便為特效藥,茜根炭、地榆炭、仙鶴草、五膽藥墨、三七等為輔藥。他認為癆瘵的治療,用藥不在乎多,而在方藥合度,毋庸更張。
惲鐵樵業醫之際,正值國內中醫、西醫並存、論爭之時,通過比較並作出抉擇成為當時業醫者面臨的首要問題。特別是西醫餘雲岫刊佈《靈素商兑》,認為中醫不科學之後,中西醫學之爭日趨激烈。惲鐵樵是當時中醫學界第一位挺身而出迎接餘雲岫挑戰者。受其影響,陸淵雷、吳漢仙、陸士諤、楊則民等亦紛紛著書立説,迴應餘雲岫的挑戰。在這場中西醫學的論爭當中,惲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惲鐵樵出版圖書

編輯

惲鐵樵相關著作

編輯
鐵樵先生一生著作頗豐,尤以《惲鐵樵中醫函授講義》、《傷寒論研究》、《<靈素商兑>與<羣經見智錄>》為代表。
惲鐵樵中醫函授講義 惲鐵樵中醫函授講義
惲鐵樵神通內經、傷寒之學,“為近代中醫界精通舊學、獨具隻眼,又受過較系統近代科學訓練的第一人”。
惲氏之世,廢止消滅中醫的論調甚囂塵上,對待中醫的態度出現了兩個極端。但惲氏始終保持着清醒的頭腦,他強調中西兩種醫學各有長處,欲使中醫學進步演進,必須“發皇古義”、“融會新知”,取長補短,主張在繼承前人學術思想的基礎上,“吸取西醫之長與之合化以新生中醫”,但同時亦強調“斷不能使中醫同化於西醫,只能取西醫學理補助中醫,可以藉助他山,不能援儒入墨”。春秋網為了弘揚祖國醫學,啓發鼓舞有志之後生,1925年,惲鐵樵與國學大師章太炎及其弟子張破浪等在上海創辦“中國通函教授學社”,也即後人所熟知的“鐵樵函授中醫學校”,並組織編寫數十種函授講義,受業者遍及神州。
這些講義既有對經典理論的闡述,又有對現代醫學知識的融匯使用,可謂上承古人之意,下傳今人之言,在當時受到了極大的認可和推崇。在今天看來,這些著作不盲目泥古,不偏愛一派,理醫經,旁證西法而折中於治驗,值得反覆學習和研讀,對於學習中醫典籍,熟諳中醫臨牀都具有很高的現實價值。故這次從中選擇最富代表性和實用性的六書——《脈學發微》、《讀金匱翼》、《病理雜談》、《温病明理》、《藥盦醫案(傷寒温病)》、《舊著鱗爪》,以期對現代人掌握中醫經典及匯通中西醫拓展思路、開關明智、啓迪智慧。

惲鐵樵弟子門人

編輯
惲氏門人弟子當中,較有影響者,如章巨膺徐衡之顧雨時、何公度、陸淵雷、莊時俊等,均成為日後中醫學界的骨幹力量。作為一位有着遠見卓識的傑出醫家和蜚聲近代中醫教育史的佼佼者,作為致力於溝通中西醫學而對後世產生較大影響的一代宗師,惲鐵樵為中醫事業所作的一切努力,將永載祖國醫學史冊。

惲鐵樵主要論著

編輯
1 惲鐵樵.藥盦醫學叢書.鉛印本.1928.
(1)論醫集.二卷.
(2)醫學平議.一卷.
(3)見智錄.三卷.
(4)傷寒論研究.四卷.
(5)温病明理.四卷.
(6)熱病學.一卷.
(7)生理新語.五卷.
(8)脈學發微.五卷.
(9)病理概論.一卷.
(10)病理各論.一卷.
(11)臨證筆記.一卷.
(12)臨證演講錄.一卷.
(13)金匱翼方選按.五卷.
(14)風勞臌病論.三卷.
(15)保赤新書.四卷.
(16)婦科大略.一卷.
(17)論藥集.一卷.
(18)十二經穴病候撮要.一卷.
(19)神經系病理治療.一卷.
(20)鱗爪集.四卷.包括:霍亂新論、梅瘡見恆錄、金匱方論等.
(21)傷寒論輯義按.六卷.
(22)藥盦醫案.七卷.
2 惲鐵樵遺著選.
(1)見智錄續篇.
(2)讀金匱翼.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