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戰爭

(矛盾鬥爭表現的最高形式與最暴力手段)

編輯 鎖定
戰爭是一種集體集團組織派別國家政府互相使用暴力攻擊殺戮等行為,是敵對雙方為了達到一定的政治經濟領土等目的而進行的武裝戰鬥。由於觸發戰爭的往往是政治家而非軍人,因此戰爭亦被視為政治和外交的極端手段。
廣義來説,並非只有人類才有戰爭。螞蟻和黑猩猩等生物也有戰爭行為。戰爭是政治集團之間、民族(部落)之間、國家(聯盟)之間的矛盾最高的鬥爭表現形式,是解決糾紛的最暴力的手段,是在自然界解決問題的辦法手段之一,通常被認為是原始社會才會使用的方法。由於侵略戰爭給人類造成巨大的傷害,在現代人類社會不被認可。
中文名
戰爭
外文名
war
定    義
矛盾鬥爭表現的最高形式與最暴力手段

戰爭簡介

編輯
古代戰爭 古代戰爭
在階級社會,戰爭是用以解決民族和民族、國家和國家、階級和階級、政治集團和政治集團之間矛盾的最高鬥爭形式 [1]  ,是政治通過暴力手段的繼續。人類社會出現過多種類型的戰爭。按戰爭性質分為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按社會形態分為原始社會後期的戰爭,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的戰爭等;按戰爭形態分為冷兵器戰爭、熱兵器戰爭、機械化戰爭以及正在形成中的信息化戰爭;按是否使用核武器分為常規戰爭和核戰爭;按戰爭規模分為世界大戰、全面戰爭和局部戰爭;按作戰空間分為陸上戰爭、海上戰爭和空中戰爭等。
戰爭對人類的安危、民族的興衰、國家的存亡、社會的進步與倒退產生直接的重要影響。戰爭將繼續並長期存在於人類社會,並對人類社會歷史的發展繼續並長期發揮重要作用。戰爭的消亡是有條件的,其將經歷一個久遠的、逐步的過程。只有隨着生產力的高度發展和社會的極大進步,隨着私有制和階級的消亡,隨着國家或政治集團間根本利害衝突的消失,戰爭才會最終失去存在的土壤和條件,退出人類歷史的舞台。
在中國古籍中對戰爭有多種稱謂,如“戰”“爭”“戎”“兵”“兵革”“爭戰”“兵甲”等。“戰爭”概念一詞較早見於《史記・秦始皇本紀》,“人人自安樂,無戰爭之患”。

戰爭戰爭的歷史進程

編輯
戰爭的發生發展經歷了久遠的歷史過程。人類在原始社會母系氏族時期已出現原始形態的部落與部落之間的戰爭。那時,人們在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的共同體組織中生產和生活。在部落組織外部,人們在從事採集狩獵或原始農業活動中,或由於天災、人口增殖等原因引起的部落遷徙過程中,為了爭奪賴以維持生存的土地、河流、山林等自然資源,出現了部落組織之間的衝突乃至戰爭。戰爭的組織由氏族部落全體成年男子組成,作戰武器是生產活動中使用的石制、木製、骨制工具,即所謂“以石為兵”,“弦木為弧,剡木為矢”。
進入父系氏族時期,戰爭越來越多地嬗變為掠奪土地、財物和奴隸的手段。戰爭加速了原始社會的瓦解,促進了私有制、階級和國家的形成。戰爭伴隨着國家的形成與完備得到了發展。奴隸社會既有奴隸與奴隸主的尖鋭對立,又有新生的奴隸制政權與舊氏族部落勢力的對抗,還有奴隸主之間的鬥爭,後期則出現了新興封建勢力與維護奴隸制舊勢力的衝突。這些矛盾的發展,便形成了奴隸制時代的眾多戰爭。奴隸社會進行戰爭的軍隊主要有車兵和步兵,後期出現了水軍。軍隊成員來自於貴族和平民的子弟,奴隸只能充作軍中雜役。武器為冷兵器,早期有木石的,後來以銅製兵器為主。戰爭樣式主要是車戰和步戰,也有水戰或海戰。野戰主要是敵對雙方組成密集陣形,依靠衝殺格鬥決定勝負。築城技術在戰爭中得到一定發展,城池、關隘要塞的攻防作戰已相當普遍。
奴隸社會出現了許多總結戰爭經驗的理論著述。中國商代的甲骨文已有較多戰爭活動的記載。西周及春秋時期的古籍《尚書》《周易》《詩經》《軍政》《軍志》《左傳》等都記述了戰爭活動,提出了一些反映戰爭規律的理論。特別是孫武所著的《孫子》,提出了許多仍具有強大生命力的駕馭戰爭的理論原則,被後人譽為“兵學聖典”。古希臘和古羅馬的一些歷史著作,記載了希波戰爭、伯羅奔尼撒戰爭、亞歷山大東征等戰爭情況,藴涵着一定的戰爭理論。
封建社會的主要矛盾是地主階級和農民階級的矛盾,同時還存在地主階級內部的矛盾,以及國家之間、民族之間的矛盾。這些矛盾的發展便導致了這一時期的各種戰爭。封建社會的戰爭規模已有很大發展,這既是社會經濟和人口發展的結果,同時還與兵源的擴大有關。軍隊的構成有陸軍和水軍(海軍),陸軍中除車兵被逐步取代外,主要是步兵和騎兵,騎兵在戰爭中常起重要的作用。鐵製冷兵器長期是軍隊的基本裝備。10世紀,中國將火藥應用於軍事以後,戰爭即進入了火器與冷兵器並用的時代。作戰方式主要有圍繞攻城掠地或守疆衞土而進行的騎戰和步戰,快速機動、遠程奔襲、迂迴包圍等戰法都有很大發展。築城守備、攻城技術戰術及工程部隊也都有所發展。中國封建社會戰爭頻仍,積累了豐富的戰爭經驗,推動了戰爭理論的繁榮。兵學著作《吳子》《孫臏兵法》《尉繚子》《司馬法》《六韜》《黃石公三略》《唐太宗李衞公問對》等,重點闡述戰爭觀、戰爭指導法則及戰爭力量建設,提出了許多有重要價值的理論觀點,豐富和發展了戰爭理論。
中世紀歐洲的戰爭理論著作為數不多,《將略》和《戰爭藝術》內容涉及戰爭力量建設、編成及戰法運用等。
17世紀的中葉以來,隨着生產力的發展和資產階級革命的發生,歐美等國為了向封建主奪取屬於自己的自由,用革命推翻封建主義,先後進入資本主義社會。資本主義在確立和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社會矛盾,如資產階級要求打破舊制度舊秩序與封建主維護舊制度舊秩序的矛盾,資本主義國家對外侵略和殖民掠奪同被侵略被掠奪國家的矛盾,資產階級國家之間為爭奪世界勢力範圍而產生的矛盾等。這些矛盾的發展經常會導致戰爭。隨着封建制度的瓦解,資本主義機器大工業的建立和發展,加速了社會經濟和科學技術的發展,推動了軍事技術的進步,為戰爭的發展變化提供了必要條件。鐵路、輪船的出現,增強了軍隊的後勤補給和機動能力;槍炮等武器裝備的不斷改進,增大了射程和毀傷力;裝甲列車、裝甲戰艦的出現和工程技術的發展,促進了軍隊作戰能力的增強。
資本主義國家實行義務兵役制,採用正規的軍、師、旅、團、營、連編制,制定統一的操典、教範和號令,建立起龐大的陸軍和海軍。陸軍中有步兵、騎兵、炮兵、工兵和輜重兵等。軍隊還建立了各級司令部和總參謀部。海軍由艦隊、基地、陸戰隊組成獨立進行海上作戰的體系,蒸汽鐵甲艦逐步取代木帆船,並開始裝備大口徑遠射程線膛火炮。戰爭形態由此演變為熱兵器戰爭。一些戰略家從不同側面對戰爭力量建設和運用進行了闡述,初步探索了新的戰爭理論,並在着重總結拿破崙戰爭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較為系統的戰爭理論。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先後從自由資本主義發展到壟斷資本主義,進入帝國主義階段。壟斷資產階級對廣大勞動人民剝削的加深,帝國主義列強對殖民地的掠奪和壓迫的加劇,國際壟斷資本集團之間爭奪的激化,帝國主義國家經濟、政治發展的不平衡和重新瓜分世界的鬥爭,使資本主義世界矛盾重重,階級、民族和國家之間矛盾尖鋭複雜,因而爆發了一系列戰爭。其中,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規模、強度和影響,在世界戰爭史上是空前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不但使用了大量的火炮、坦克、飛機、軍艦等現代武器裝備,還首次使用了導彈、原子彈和雷達技術。戰爭從熱兵器戰爭發展到機械化戰爭。戰爭空間由陸地、海洋擴大到空中,大規模的戰爭包括了一系列戰役行動,合同作戰成為基本的作戰樣式,戰爭的破壞性、殘酷性空前增大,戰爭理論也獲得了長足發展,出現了空中戰爭論、機械化戰爭論以及總體戰、閃擊戰等新的戰爭理論。
二戰之後,形成以美、蘇為首的兩大集團相互對抗的國際戰略格局。兩大政治軍事集團的對抗與爭奪,使人類社會籠罩在世界大戰乃至核戰爭的陰影下。世界大戰、核戰爭雖未發生,但局部戰爭和武裝衝突頻仍。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與工業時代的大規模和集約化生產方式相適應,戰爭形態仍表現為機械化戰爭,但火力戰的強度、機動戰的速度、攻堅戰的能力等都較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了明顯提高,戰爭的立體性、總體性和破壞性等有了很大增強。
70年代中期以來,隨着新技術革命在世界範圍內蓬勃興起,計算機技術、精確制導技術、航天技術、生物技術、新材料技術和海洋技術等愈來愈廣泛地運用於軍事領域,推動着戰爭形態新的演變。主要特點是戰爭行動節奏加快,戰爭力量的對抗表現為敵對雙方體系與體系的較量,戰爭空間由陸地、海洋、空中向外層空間、電磁領域延伸和發展,前方後方界線模糊,軍事和非軍事融為一體,制陸權、制海權、制空權、制信息權和制天權交互為用,空地海天一體的機動戰、電子-火力癱瘓戰、海空封鎖戰、特種作戰、精確作戰等成為主要作戰方式。這些特點集中地反映在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中,顯示出戰爭已由機械化戰爭開始向信息化戰爭過渡和嬗變。
在戰爭理論上,一些軍事大國提出了核戰爭理論、特種戰爭理論、低強度衝突理論、高技術局部戰爭理論、信息化戰爭理論等,代表作有H.A.基辛格的《核武器與對外政策》、D.O.格雷厄姆的《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V.D.索科洛夫斯基的《軍事戰略》等。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是同時產生、利益根本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的殘酷經濟剝削和政治壓迫,迫使無產階級多次發動武裝起義。
1871年的巴黎公社起義,是無產階級用武力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首次嘗試。無產階級登上政治舞台,在戰爭理論上同樣有自己的表現。K.馬克思、F.恩格斯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戰爭,探索戰爭的本質和規律,深刻地闡明瞭無產階級的戰爭觀,闡述了無產階級關於軍隊的學説和武裝起義的理論,為被壓迫階級、被壓迫民族的革命戰爭創立了科學的理論,為人類科學地研究和解決戰爭與軍隊問題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V.I.列寧深刻地分析了帝國主義的特點及其發展不平衡的規律,指出帝國主義是現代戰爭的根源,科學地闡明瞭戰爭與革命、戰爭與和平的基本原理,論述了無產階級對待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的態度,提出並實現了利用帝國主義鏈條上的薄弱環節,變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戰爭、進而實現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新論斷。列寧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戰爭理論,在實踐上為無產階級依靠革命戰爭取得並鞏固國家政權提供了成功的範例。J.斯大林繼承和實踐了列寧關於無產階級革命戰爭的理論,在領導蘇聯人民反法西斯的衞國戰爭中作出了重大貢獻。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結束了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原理與中國革命的實際情況相結合,在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選擇了在農村發動革命,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全國政權的道路,先後進行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國人民革命戰爭是一場新型的人民戰爭,在廣度和深度上超過了以往所有的革命戰爭。經過長期的革命戰爭,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以劣勢裝備打敗了優勢裝備的敵人,贏得了戰爭的勝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中國人民又進行了抗美援朝戰爭和歷次邊境自衞反擊作戰,保衞了社會主義建設,併為維護世界和平作出了積極貢獻。在長期的革命戰爭中,中國共產黨人以馬列主義的戰爭理論為指導,吸取了中華民族豐富的戰爭理論遺產和西方資產階級戰爭理論精華,集中人民羣眾的智慧,創立了符合中國革命戰爭規律的、以人民戰爭理論為核心內容的毛澤東軍事思想。毛澤東軍事思想深刻地闡明瞭科學的戰爭觀和方法論,創造性地提出了人民戰爭及其戰略戰術理論,為取得中國革命的勝利提供了科學的思想武器,成為20世紀最具特色最有影響的革命戰爭理論。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鄧小平堅持毛澤東軍事思想的指導地位,準確地把握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科學地分析了國際形勢的變化,確定國防和軍隊建設指導思想實行戰略性轉變,強調堅持積極防禦的戰略方針,創造性地回答了現代條件下人民戰爭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豐富和發展了毛澤東人民戰爭理論。在國際國內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和世界軍事變革迅猛發展的新時期,江澤民以與時俱進、開拓創新的精神,確定新時期軍事鬥爭準備的基點,由應對一般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轉到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努力完成機械化和信息化建設的雙重歷史任務,提出了國防和軍隊建設跨世紀發展的宏偉目標,為馬克思主義的人民戰爭理論寶庫增添了新的時代內容。進入21世紀,根據中國國防環境出現階段性變化的實際,緊緊圍繞做好軍事鬥爭準備問題,胡錦濤提出了一系列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重要思想。特別是科學發展觀的提出,對包括國防建設在內的國家建設事業發展全局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堅持科學發展觀能夠有效地推動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又好又快的發展,提高人民軍隊應對危機、維護和平、遏制戰爭、打贏戰爭的能力,確保中國人民解放軍履行好新世紀新階段歷史使命。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根據國際國內形勢的新變化新特點,習近平着眼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提出了“努力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這一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為新的歷史條件下做好人民戰爭準備進一步指明瞭方向。

戰爭戰爭的認識

編輯
戰爭既與敵對雙方的政治、經濟、軍事、科學技術等因素密切相關,又是在一定的時間和地理環境等自然條件下進行的。這些因素和條件加上人們的主觀能動性,構成戰爭的整體,推動戰爭的發展,導致一定的結局。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政治規定戰爭的最終目的,戰爭為一定的政治目的服務。敵對雙方政治上的矛盾鬥爭尖鋭到用和平方式不能解決時,便訴諸武力,即用戰爭方式實現各自的政治目的。戰爭的政治目的規定和體現着戰爭的性質,影響着人心的向背,制約着戰爭的勝負。政治對戰爭的制約作用,還體現代戰爭的規模、強度、持續時間及戰略目標、作戰方針、作戰方法等方面。戰爭中的精神力量也來自政治,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戰爭的生命線。但戰爭不等於一般的政治,它是流血的政治;戰爭不等於一般性的政治行動,它是政治鬥爭的最高形式。戰爭有自身特殊的組織、特殊的方法、特殊的形式,即軍隊及其指揮系統、戰略戰術、攻防進退的交替運用等。
人們如果不能正確地認識和掌握這些特殊性並加以有效運用,即使是正義戰爭也難以取得勝利。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戰爭的政治目的基礎在於經濟利益。經濟因素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最基本動因,也是戰爭這種社會矛盾的最基本動因。戰爭的產生、發展和消亡,植根於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矛盾運動。一場具體的戰爭,往往是由經濟利益的衝突所引起,最終追求的還是經濟利益。經濟力量是戰爭的物質基礎。兵員的數量與質量,武器裝備的種類和水平,軍隊的組織結構和作戰方式,軍隊的費用和物資消耗,戰爭的進程和結局等,都依賴於經濟條件,依賴於人力、物力和財力的支持。戰爭越現代化,對經濟的依賴性就越大。戰爭是敵對雙方軍事力量的較量,軍事力量是直接決定戰爭勝負的因素。軍事力量包括軍事實力和軍事潛力。軍隊是主要的軍事力量,戰爭是由軍隊和其他武裝力量進行的。軍隊建設水平的高低、戰鬥力的強弱,是影響和制約戰爭勝負的最基本、最直接的因素。兵員素質高、武器裝備精良、體制編制合理、組織指揮得當,就易於取得戰爭的勝利。
強勝弱敗是戰爭的一般規律。軍隊的組成因素主要是人和武器裝備,而人又是決定因素。弱者要戰勝強者,必須充分發揮人的因素的作用,掌握先進的軍事思想和實施正確的戰爭指導,揚長避短,以便戰勝對方。戰爭隨着武器裝備的發展而發展,軍隊進行現代戰爭,必須加強自身的現代化建設,不斷提高信息化條件下的作戰能力,以適應信息時代戰爭的要求。戰爭形態的演變與戰爭力量的強弱都受到科學技術的制約。科學技術是戰爭發展變化的重要推動力量。科學技術的重大突破並優先運用於戰爭,必然引起武器裝備、軍隊組織結構和作戰方式的變革,戰爭的形態、規模、強度、範圍等隨之發生變化。科學技術是決定戰鬥力強弱並影響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在軍隊戰鬥力諸要素中,武器裝備是軍事技術的物化形式,武器與人員的結合方式也受到科學技術發展水平的制約。特別在信息化條件下,科學技術在戰爭中的含量越來越大,在構成戰鬥力的諸要素中所佔比例越來越高,對戰鬥力諸要素的提升作用越發突出,軍隊戰鬥力的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正是通過科學技術的進步並運用於軍事實現的。
地理環境是戰爭的一種客觀條件。戰爭都是在一定的時間、空間進行的,不僅受到地貌、氣候、水文、植被等自然地理環境的制約,而且受到人文地理環境的影響。地理環境可影響到作戰的形式、規模、效果等。戰爭受到地理環境的制約,人們也可在戰爭實踐中對地理環境加以利用或改造。現代科學技術和武器裝備的發展,特別是全天候、全方位、機動能力強的高效能新式武器裝備的出現,使地理環境對戰爭的影響出現了弱化的趨勢,但戰爭受地理環境的制約仍是客觀規律。戰爭是客觀的物質力量較量,又是主觀的精神力量抗爭。軍事、政治、經濟、科技、地理、國際關係等諸條件的優勢,為戰爭的勝利提供了客觀的物質基礎,但要把可能變為現實,必須把客觀因素與主觀努力結合起來,充分發揮主觀因素即人的主觀能動性,才能引導戰爭向着有利於己方的方向發展,爭取戰爭的勝利。在戰爭中,人們不能超越客觀條件許可的限度企求戰爭的勝利,但可以在客觀條件許可的範圍內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的作用,為克敵制勝創造條件。發揮主觀能動性作用的關鍵在於對戰爭的主觀認識要與戰爭的客觀實際相符合,科學地認識戰爭,駕馭戰爭的發展變化,正確地指導和實施戰爭。
要正確地指導戰爭,就要正確地發揮主觀能動性,使戰爭的主觀指導始終和戰爭的實際情況相一致,才能將戰爭引向勝利的彼岸。21世紀以來,世界政治格局的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趨勢繼續發展,戰爭手段的高技術化所帶來的破壞性和高消耗性的增加等,都提高了大規模戰爭的門檻,遏制了誘發大規模戰爭因素的增長。世界大戰的危險雖然減弱,但世界並不安寧,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是威脅世界和平與發展的主要根源,領土、資源、民族、宗教等矛盾以及跨國犯罪、恐怖主義等非傳統安全問題日益突出,國際安全形勢變得更加複雜多變,局部戰爭和武裝衝突的危險性有增無減。
戰爭的基本走向是:①戰爭仍將頻繁發生,國家、地區間戰爭或衝突將呈現此消彼長的態勢。②戰爭可控性相對加強,但如處置不當或失去控制,也可能升級。③多樣化的新作戰方式增加,將更多地採用非接觸作戰、非線式作戰、非對稱作戰和精確作戰等,太空戰、網絡戰將可能出現。④信息技術特徵明顯增強,信息化戰爭逐步走向成熟,成為戰爭的基本形態。⑤戰爭空間趨向多維化,形成全方位、立體化、全領域、多層次的戰爭空間。⑥戰爭節奏明顯加快,一場戰爭可能濃縮為一次戰役乃至一次戰鬥,首戰可能就是決戰。⑦諸軍種、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成為戰爭的基本樣式。⑧綜合化趨勢加強,既表現為戰爭是國家總體力量的較量,又更加突出削弱敵國的綜合國力。⑨隨着經濟的全球化和作戰範圍的擴大,戰爭可能牽動更多國家的利益,戰爭的聯盟性和國際化明顯加強。⑩伴隨信息化條件下作戰效能的提高,戰爭的物質消耗大幅增長,更加依賴強大的經濟基礎和強有力的綜合保障。
發佈者: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審

戰爭社會評價

編輯
中東多國政治分析人士指出,對美國來説,戰爭是統治的工具。美國的代理人戰爭為滋生恐怖組織提供了温牀。
前駐阿富汗美軍顧問傑克·米奇利承認,美國幾十年來的對外戰爭無視當地人民意願強推美式民主,實際上是破壞了民主。
美國《紐約時報》在阿富汗戰爭20週年之際發表評論稱,美國發動的戰爭所催生的恐怖分子比20年前多得多。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