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信息化戰爭

編輯 鎖定
信息化戰爭是一種充分利用信息資源並依賴於信息的戰爭形態,是指在信息技術高度發展以及信息時代核威懾條件下,交戰雙方以信息化軍隊為主要作戰力量,在陸、海、空、天、電等全維空間展開的多軍兵種一體化的戰爭。
信息化戰爭依託網絡化信息系統,大量地運用了具有信息技術、新材料技術、新能源技術、生物技術、航天技術、海洋技術等當代高新技術水平的常規的武器裝備,並採取相應的作戰方法,在局部地區進行的,目的手段規模均較有限的戰爭。
信息化戰爭指主要使用以信息技術為主導的武器裝備系統、以信息為主要資源、以信息化軍隊為主體、以信息中心戰為主要作戰方式,以爭奪信息資源為直接目標,並以相應的軍事理論為指導的戰爭。信息實力包括信息高速公路,C4ISR系統,精確制導彈藥,太空兵器,智能部隊,以及具有高技術、高知識、高素質的人員。
信息化戰爭所描述的戰爭形態有以下6種表現:①主要使用以信息技術為主導的武器裝備系統;②以信息為主要戰略資源;③以信息中心戰為基本作戰方式;④以爭奪信息資源為戰場目標;⑤以信息化武裝力量為主體;⑥實行以信息化軍事理論為基礎的戰爭指導。
信息化戰爭與以往戰爭最大的不同點,就在於信息的地位和作用發生了變化。信息作為一種新型資源,改變了物質和能量的作用方式,進而改變了作戰制勝機理,無可爭議地成為生成戰鬥力的新的主導資源。 [1] 
中文名
信息化戰爭
外文名
IT-based warfare
爭奪對象
信息控制權
重要性
計算機中一盎司硅比一噸鈾還厲害
20世紀70年代以後,以微電子技術為核心的信息技術迅猛發展並在社會各領域廣泛應用,人類社會逐步由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轉型。與此同時,信息化也成為軍事技術發展的重要內容。美、蘇等軍事強國在70年代基本上實現了指揮自動化,武器裝備也向信息化方向發展。
1972年,美軍在越南戰爭中首次使用激光制導炸彈,顯示出巨大威力,引起軍事界的極大關注。
1976年,美國軍事理論家T.羅那首次提出“信息戰”概念。1982年英阿馬爾維納斯羣島戰爭初步顯示出精確制導導彈、預警機、電子干擾機等高技術武器裝備在作戰中的重要地位。
1991年的海灣戰爭,信息化武器裝備在戰爭中發揮出整體性作用,制信息權成為繼制海權、制空權之後新的軍事爭奪制高點。隨着以信息化為核心的世界新軍事革命的全面展開,發達國家軍隊信息化建設步伐不斷加快。
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以及伊拉克戰爭中,信息化武器裝備使用比例大幅度提高,爭奪制信息權成為贏得戰爭主動權的關鍵。戰爭實踐使人們進一步深刻認識到,人類戰爭形態正在由機械化戰爭向信息化戰爭轉變。包括:
①信息化武器裝備系統成為戰場主導。信息化戰爭出現的根本原因,是大量信息化武器裝備在戰爭中的廣泛應用。信息化武器裝備系統主要包括軟殺傷型信息武器、硬殺傷型信息武器和指揮控制系統。軟殺傷型信息武器包括以計算機病毒為代表的網絡攻擊型信息武器和以電子戰武器為代表的電子攻擊型信息武器。硬殺傷型信息武器主要包括精確制導武器和各種信息化作戰平台。精確制導武器能夠獲取和利用目標的位置信息,進行彈道修正並準確命中目標。信息化作戰平台裝有大量的電子信息傳感設備,並與指揮控制系統聯網,集偵察、干擾、欺騙和打擊功能於一體,既可實施戰場探測,為實施精確打擊和各種戰場行動提供目標信息,又可實施信息攻防作戰。指揮控制系統把作戰指揮控制的各個要素、各個作戰單元聯為一個整體,是軍隊形成和發揮整體效能的核心部分。
②信息成為戰鬥力的倍增器。在信息化戰場上,軍隊通過信息快速、高效、準確地傳遞,大大提高了作戰指揮、控制、火力打擊、後勤保障等各方面的能力,提高了作戰效能。如信息化武器裝備效能的提高主要依靠電子信息技術對目標的識別和精確制導,而不再完全依賴戰鬥部威力的增大。計算表明,爆炸威力提高一倍,殺傷力提高40%,但是命中率提高一倍,殺傷力提高400%。信息化戰爭中,在物質、能量、信息等構成作戰力量的諸要素中,信息起主導作用。
③戰場網絡化、一體化。依靠覆蓋整個作戰空間的通信系統、指揮系統、情報系統、計算機工作站、各級數據庫和用户終端構成的綜合信息網絡系統,將戰場的情報偵察、信息傳輸、指揮控制、部隊機動、精確打擊、毀傷評估、作戰保障等各種作戰要素緊密聯成有機整體,從各軍種、兵種部隊的指揮官到單兵都能近實時共享戰場信息,各個戰鬥單元能真正協調一致地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行動。同時,依靠日益先進的一體化偵察、探測、監視系統,幾乎可以獲得有關戰場上的所有情報信息,戰場對擁有高度信息化系統的一方單向透明。
④一體化聯合作戰成為信息化戰爭的主要作戰形式。信息化戰爭以信息攻擊、遠程精確打擊、大規模戰略空襲等非接觸作戰、非線式作戰為主要作戰樣式。作戰行動在陸、海、空、天、網絡電磁多維空間全面展開,諸軍種、兵種密切協調、高度融合,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
⑤制信息權成為爭奪的制高點。信息化戰爭中信息的核心作用超過以往任何戰爭形態。軍事行動能否有效地組織與準備、戰略戰役戰術計劃能否順利執行、兵力兵器的部署是否合理、各種軟硬殺傷是否準確有效,都將取決於信息的獲取、處理和使用的速度、數量及準確性。能否獲得制信息權,直接影響到戰爭進程和戰爭的最終結局。
因此,圍繞制信息權的鬥爭空前激烈,成為雙方對抗的焦點。信息化戰爭將逐漸成為未來戰爭的基本形態。
美軍在《2020年聯合構想》等官方文件中,多次明確提出要率先完成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的軍事轉型,奪取信息優勢,“發展並部署能給我們軍隊帶來革命性優勢或非對稱優勢的戰鬥力”,以確保其軍事霸主地位。俄、英、日、法、德等軍事發達國家以及印度等發展中國家都加快了信息化建設的步伐。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指導下,以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為基點,加速推進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的跨越發展,信息化建設將取得重大進展。
發佈者: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審室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