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靖國神社

(供奉日本甲級戰犯及其家屬的場所)

鎖定
靖國神社(英語:Yasukuni Shrine ,日語:やすくにじんじゃ)是位於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九段北的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維新時代以來為日本戰死的軍人及軍屬,大多數是在日本侵華戰爭(1931-1945)及太平洋戰爭(1941-1945)中陣亡的日軍官兵及三萬名台灣高砂義勇軍等日本兵。
靖國神社的前身是1869年由明治天皇下令創建的東京招魂社,目的紀念戊辰戰爭中為恢復天皇權力而犧牲的軍人。1879年,東京招魂社改名為靖國神社,此後由日本軍方專門管理。二戰結束後,遵循戰後憲法政教分離原則,改組為獨立宗教法人
多年來,參拜靖國神社已成為部分日本政客拉攏選民、展示右翼思想的“個人秀”。日本政客的數次參拜破壞了日本與中國、韓國亞洲國家之間的關係。
2015年4月21日起,日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三天的例行春季大祭活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供奉“真榊”祭品。
2021年4月21日,據新華網消息,日本首相菅義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真榊”祭品。 [24]  10月17日,據新華社消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真榊”祭品。 [29] 
當地時間2022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春季例行大祭”期間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截至22日,岸田文雄本人將不會去參拜。 [30]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等人當天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33] 
中文名
靖國神社
外文名
やすくにじんじゃ(日語)
Yasukuni Shrine(英語)
地理位置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九段北3丁目1-1 [23] 
供奉對象
日本內戰和對外侵略戰爭的死者
例祭1
春季例大祭(4月21日~23日)
例祭2
秋季例大祭(10月17日~20日)
創建時間
明治2年6月29日(1869)
近代社格
別格官幣社,勅祭社
現    代
單立神社

靖國神社設立背景

靖國神社大祭圖(1897) 靖國神社大祭圖(1897)
“靖國”出自《左傳·僖公二十三年》的“吾以靖國也”,意為使國家安定。
自1853年美國佩裏准將要求日本開港後(即黑船事件),日本形成了兩大對立派,即以日本天皇為中心的朝廷方和德川幕府。幕府無視朝廷的命令,屈服佩裏准將的開港要求,因此尊王派長州藩薩摩藩的活動家們便展開了打倒幕府的活動,在此過程中很多人死在幕府手裏。
靖國神社展館內部構圖 靖國神社展館內部構圖
於是,尊王派長州藩和薩摩藩在各地建立招魂社,把死在幕府手中的藩軍視為“國事殉難者”,對其進行祭祀。設立招魂社的目的在於“慰靈”和“顯彰”,用以鼓勵自己一方活動家的活動。靖國神社的前身東京招魂社也是在這樣的歷史的背景下建起來的。
然而,日本關於祭祀戰死者的傳統是在“御靈信仰(指的是那些在現世因為權力鬥爭而遭受屠殺的死者的靈魂,很可能會懷着怨恨回來報復,現世之人出於恐懼,便為了消解怨恨而祭祀這些死者的靈魂)”的基礎上友好地祭祀戰死的敵人和在“怨親平等”的原則下不分敵我一起祭祀。就是説招魂社不是日本的具有悠久歷史的傳統,只不過是近代以後出現的新傳統而已。

靖國神社設立過程

明治2年(1869年),幕府軍的最後一個據點函館陷落,戊辰戰爭結束。
明治2年(1869年),東京招魂社落成,以紀念戊辰戰爭中為恢復天皇權力而犧牲的軍人。
明治7年(1874年),明治天皇首次前往東京招魂社拜祭。
明治12年(1879年),東京招魂社改名為靖國神社,社格為別格官幣社。別格官幣社是祭祀皇室功臣的神社,待遇僅次於祭祀皇族的神社(官幣社),加上明治天皇的親自參拜,靖國神社處於特殊地位。
明治27年(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大正3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大正8年(1919年),靖國神社創建50週年紀念,大正天皇、皇太子裕仁親王前往拜祭。
昭和7年4月(1932年),臨時大祭,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
昭和16年(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
昭和20年8月(1945年8月15日),昭和天皇向全國廣播,接受《中美英三國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
昭和20年11月,臨時大祭,昭和天皇前往拜祭。
昭和20年12月,隨着國家神道的廢除,靖國神社成為獨立宗教法人。
昭和27年(1952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
昭和44年(1969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
昭和50年(1975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

靖國神社建築構成

主要建築
靈璽簿奉安殿 靈璽簿奉安殿
靈璽簿奉安殿,是靖國神社保管做神的人名簿霊璽簿的地方,於1972年建立。除了有關人士以外,嚴格限制出入。
本殿 本殿
本殿是供奉神的地方,鏡和劍是神的象徵。1872年由尾張德伊藤平左衞門設計建立,1989年復原。
拜殿 拜殿
拜殿是一般人進行參觀的地方,於1901年建立。
神門 神門
神門,1934年第一徵兵保險株式會社(戰後的東方生命)捧納,是神社的正門。所謂徵兵保險是指投保人在徵兵檢查及格參軍時,獲得合同的保險金。滿洲事件發生以後,隨着參軍人的增加,富國徵兵保險和第一徵兵保險兩家公司的收益大幅度增加(吉田裕)。
遊就館 遊就館
遊就館於1881年建立,是戰前最大國立軍事博物館,為普及軍國主義思想起到重要作用。日本戰敗之後被改名為靖國神社博物館,大部分空間借給興國生命。1986年,作為軍事博物館遊就館重新復活, 2001年5月至2002年6月進行整修。展覽內容為靖國神社的歷史館、戰爭館和天皇館。遊就館的取名,源於《荀子》中“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 主要有合祀的諸神遺品、資料、日本在近代戰爭中所使用的武器、軍人遺品、戰時資料等約10萬件,軍人遺影約5000枚。
齋庭 齋庭
齋庭是指在例大祭時招魂的祭壇用作停車場。
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
於1965年建立,供奉着包括明治維新“叛徒”和在伊拉克戰爭中戰死的人在內的“萬方諸國戰歿者”,沒有公開給一般人;但是靖國神社為了強調它們供奉着甲級戰犯和超越國界的很多戰爭犧牲者, 2006年10月以後開始向一般人公開。
拉達賓諾德·巴爾顯彰碑 拉達賓諾德·巴爾顯彰碑
拉達賓諾德·巴爾顯彰碑於2005年建立,是東京審判的法官當中,唯一提出被告團全體無罪的意見書的帕爾博士之顯彰碑,顯示出靖國神社對太平洋戰爭的認識。
母親銅像 母親銅像
母親銅像是1974年建立的,為了向因戰爭而失去丈夫、獨自撫養孩子的母親表示謝意。
軍馬慰靈碑 軍馬慰靈碑
軍馬慰靈碑,對機械化起步較晚的日本軍來説,軍馬作為重要的運輸手段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在亞洲太平洋戰爭中,約有70萬匹軍馬犧牲。為了追悼軍馬,1958年建立了軍馬慰靈碑。除了軍馬慰靈碑以外,還有‘軍犬慰靈像’和‘求魂塔’。
大燈籠 大燈籠
大燈籠在1935年富國徵兵保險相互公社(現為富國生命)捧納。祭壇部分雕刻着戰鬥場面(九段下站方向,右側有海軍關係,左側有陸軍關係)。在佔領期間,根據警視廳和東京都的指示,戰鬥場面的雕刻部分被混凝土填充,1957年重新復原。
大村益次郎銅像 大村益次郎銅像
大村益次郎銅像是1893年建立的東京最早的西方式銅像。大村益次郎(1824~1869)是幕府末期維新期的軍事家和政治家,在引進西方兵學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他被稱為‘日本陸軍之父’)他積極參加靖國神社前身東京招魂社的建立,在決定場地之後被守舊派暗殺。
第一門(大鳥居) 第一門(大鳥居)
第一門(大鳥居)於1921年完成的銅鐵製門,1943年解體後被用於戰爭物資。解體之後該門改為木製,第一門是在1974年重建的。
田中支隊忠魂碑 田中支隊忠魂碑
田中支隊忠魂碑是1934年2月26日田中支隊的生存者山崎千代五郎建立(在1918年田中支隊(步兵第72聯隊)100名被俄羅斯革命軍戰歿)的。在佔領期間,它從靖國神社附屬地撤離, 1968年2月27日重建。
常陸丸殉難紀念碑 常陸丸殉難紀念碑
常陸丸殉難紀念碑,俄日戰爭期間,俄羅斯軍艦擊敗的油送船常陸丸的戰歿者紀念碑(1934年建立)。在佔領期間,它從靖國神社附屬地撤離,分3個部分埋沒,修建地鐵時被髮掘,並於1965年重建。

靖國神社供奉戰犯

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靖國神社曾經作為神風特攻隊的出發儀式舉辦地。往往有日本二戰退伍老兵在此舉行各種悼念活動。身着二戰時期日本舊軍裝,舉行列隊示威。
此外,靖國神社大門旁邊一個紀念碑上的浮雕,描繪的是中日甲午海戰。都是描繪當時日本軍隊如何作戰的。
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在明治維新後是供奉為日本戰死的軍人,包括中日甲午戰爭(1894-1895年)、日俄戰爭(1904-190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如今存放着接近250萬名為日本戰死者的靈位,其中有210萬死於二戰,包括14名二戰甲級戰犯和約2000名乙、丙級戰犯的牌位。
1945年,靖國神社舉行“臨時大招魂祭奠”,把許多未死的人也來祭祀。後改為宗教法人才得以倖存。
1955年以後,自民黨5次提出《靖國神社法案》,要求將靖國神社改為“特殊法人”,試圖將之國營化。
1974年,由於日本社會的廣泛抗議,才沒有成功。在正殿的神座(安置神體的地方),當初是隻一座。戰後,為了祭祀於台灣神宮及台南神社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和祭祀於矇昧疆神社(張家口)的北白川宮永久王,重新設立了別的神座。因此有兩神座。
日本厚生省1966年將含有甲級戰犯的祭祀名錄交給當時的靖國神社宮司(即負責人)筑波藤磨,但筑波沒有把他們的牌位供奉上去合祭。
1978年10月靖國神社宮司松平永芳(戰敗時期的宮內大臣松平慶民的長子)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所判處的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等14人的牌位移入靖國神社合祭。
因此,與一般神社由日本國內務省的管轄相比,靖國神社則由陸海軍省的管轄,具有軍事設施的性質。而且作為國家神道的主要神社之一,不被視為宗教。靖國神社把戰爭犧牲者當作為天皇和國家獻身的英靈而進行“慰靈”和“顯彰”,使得新的戰爭犧牲者不斷出現。(戰死者→由天皇主持的“慰靈”和“顯彰”→教育→徵兵→新的戰死者)靖國神社的角色充分反映在小學修身教科書裏,如母親參加自己孩子向靖國神社合祀的活動以及經驗等。
在靖國神社供奉的陣亡二戰日軍軍人當中,被徵入伍的台灣和韓國人也在內。而日本政治環境右翼化,領袖頻頻前往作官式參拜,因而使鄰近受害國家政府和民眾的抗議加劇。
供奉于靖國神社的二戰陣亡日本侵略軍人照片 供奉于靖國神社的二戰陣亡日本侵略軍人照片

靖國神社甲級戰犯

甲級戰犯 甲級戰犯
有14名經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甲級戰犯供奉在靖國神社,他們分別是: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廣田弘毅、坂垣徵四郎、武藤章松岡洋右永野修身白鳥敏夫平沼騏一郎小磯國昭梅津美治郎東鄉茂德。這些人都是罪行累累的屠殺者,可以説他們的存在是日本的恥辱,整個人類的恥辱。
靖國神社中的甲級戰犯們 靖國神社中的甲級戰犯們
在日本,甲級戰犯合祀問題一般被看作是日本和中韓兩國之間的外交問題。反對者認為,甲級戰犯合祀問題會導致對戰爭的肯定。

靖國神社政客參拜

靖國神社高官參拜

首次因“拜鬼”引發外交危機:
1985年8月15日,時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率內閣在日本戰敗40週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這是“二戰”後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職身份正式參拜靖國神社。此次 “正式參拜”後,靖國神社問題就成為東北亞地區的重要外交問題。
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參拜:
2013年4月23日的春季大祭,日本跨黨派議員團體“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168人蔘拜靖國神社。這是繼2005年10月以來單次參拜人數首次超過100人。2005年10月18日的秋季大祭,日本101名議員曾集體參拜靖國神社。
近年來參拜次數最多的日本首相:
2001年,小泉純一郎就任日本首相。其後,他於任期內每年參拜1次,共計6 次。對此,中韓兩國表示強烈反對,首腦間互訪也一度中斷。上世紀80年代,時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則在任內參拜10次之多。
曾在任期內“拜鬼”的日本首相:
自1978年至今,有7位日本首相曾前往參拜靖國神社,其中部分系以“公職身份”正式參拜,部分系以“私人身份”參拜:
1977年—1978年,福田赳夫兩年內連續四次參拜。
1979年—1980年,大平正芳一年內連續三次參拜。
1980年—1982年,鈴木善幸三年內連續九次參拜。
1983年—1985年,中曾根康弘三年內十次參拜。
1996年,橋本龍太郎以首相身份,在自己生日當天參拜了靖國神社。
2001年—2006年,小泉純一郎共6次參拜。
2013年12月26日,安倍晉三在二次執政滿一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
2018年10月17日,安倍晉三向靖國神社獻上祭祀費,日本跨黨派議員聯盟“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2018年10月18日上午集體參拜靖國神社。 [1] 
2019年10月17日至20日,靖國神社舉行秋季例行大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安倍內閣中的沖繩北方擔當大臣衞藤晟一也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也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2] 
2020年10月17日,據韓聯社消息,日本首相菅義偉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路透社説,這是菅義偉自上個月上任以來首次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3]  由於菅義偉在擔任內閣官房長官時期從未向靖國神社獻過祭品,外界認為這一舉動是效仿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做法。 [24] 
2021年4月21日,據新華網消息,日本首相菅義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真榊”祭品。 [24] 
當地時間2022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春季例行大祭”期間向靖國神社供奉了名為“真榊”的祭品。截至22日,岸田文雄本人將不會去參拜。 [30] 
2024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 [42] 

靖國神社鄰國態度

參拜靖國神社不論在任何時間都會有嚴重的政治後果。參拜靖國神社也同時被外界——特別是中國、朝鮮及韓國等二戰中被日本侵略的國家,認為是日本領導人對右翼觀點的認同,而不能對日本的侵略歷史進行反省。
比如2002年4月的再次參拜,令中國非常憤怒。
2005年4月27日中國駐日大使王毅説,中國和日本在1985年中曾根康弘參拜靖國神社之後同意,日本高層領袖不再參拜這座神道教的神社,以換取中國不反對低層官員的參拜。翌日,於1982年到1987年擔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即稱:“這是完全與事實不符的。”並且“正式否認有‘君子協定’的存在。”
2005年5月23日,中國副總理吳儀以國內有緊急事務為由,無預警地取消了原定與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會面,提前結束訪日行程;但並未變更5月24日原定的訪蒙計劃。
2005年11月2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在北京表示,中方對日本普通公眾參拜靖國神社不持異議,但堅決反對日本領導人前往參拜。時任中國駐日大使王毅也重申過中國在此問題上的立場。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2013年12月30日分別同越南副總理兼外長範平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通電話, [36]  在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時,王毅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必須引起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高度警惕。 [36]  拉夫羅夫強調, [36]  俄方反對參拜靖國神社,認為此舉是對亞洲鄰國的挑釁,表明日本不願客觀對待過去,企圖漂白軍國主義對外侵略和殖民統治歷史。俄方對日方對待二戰結果的態度表示不滿,敦促日方糾正錯誤的歷史觀,不要再採取傷害受害國人民感情、加劇地區局勢緊張的行動。 [36] 
2021年4月21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汪文斌表示,靖國神社供奉着日本對外侵略戰爭負有直接責任的二戰甲級戰犯,我們一貫堅決反對日本政要的錯誤做法。中方敦促日方恪守中日4個政治文件原則,切實落實中日4點原則共識,正視並深刻反省侵略歷史,同軍國主義劃清界限,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25] 
當地時間2023年4月21日,針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向靖國神社所謂的“春季大祭”獻祭品以及多名日本議員參拜靖國神社一事,韓國外交部發表聲明對此深表失望及遺憾。韓國外交部在聲明中説,靖國神社供奉戰爭罪犯,美化侵略歷史。韓國政府敦促日本政界人士正視歷史,並將對於歷史的謙虛反思以及真正反省轉化成實際行動。 [37] 
韓國外交部2023年10月18日就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等政治領袖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或進行參拜深表失望和遺憾。韓國外交部當天以發言人名義發表評論稱,敦促日本負責任的領導班子正視歷史,用行動對歷史遺留問題展現謙虛和認真的反省態度,為韓日關係面向未來的發展做出貢獻。 [40] 
當地時間2024年4月21日,韓國政府發表聲明,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當天向靖國神社獻祭品一事深表遺憾,敦促日本方面反省過去。 [41] 

靖國神社國際輿論

各界反對參拜靖國神社
各界反對參拜靖國神社(20張)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別爾格爾表示,日本政客一方面表示希望改善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另一面卻在進行有悖於國家關係正常化的舉動,這不禁讓人懷疑日本有否認二戰時期所犯罪行、否定二戰成果的意圖,而這是不為世人所容許的。
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阿米泰·埃佐尼表示,日本的這一事態發展不僅對日本不好,對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無益處。
日本中央大學名譽教授伊藤成彥認為,內閣成員及議員參拜靖國神社是因為他們沒有對侵略戰爭進行反省,這與安倍試圖改變憲法第九條的錯誤想法一致,可能會導致日本再次發動侵略戰爭。這種無視歷史的行為非常危險,對日本有百害而無一利。
德國紐倫堡審判紀念館館長漢斯·克里斯蒂安·特伊布里希表示,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早已由國際法做出裁決,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無可置疑。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的挑釁舉動只會給地區和世界和平帶來不必要的風險。
德國全球與區域研究所專家倪寧靈博士表示,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已引起周邊國家的強烈抗議,日本右翼闖入釣魚島海域的行為更加加劇了這種緊張形勢。 [4] 

靖國神社歷次參拜

1945年8月18日,首相東久邇宮稔彥王在擔任首相第二天就參拜了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一次)。
1945年10月23日,首相幣原喜重郎在擔任首相的當月進行了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歷次參拜 歷次參拜
1945年11月20日,首相幣原喜重郎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1年10月18日,首相吉田茂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2年10月17日,首相吉田茂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3年4月23日,首相吉田茂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3年10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4年4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7年年4月24日,首相岸信介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8年10月21日,首相岸信介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9年 靖國神社開始祭祀“二戰”B、C級戰犯。
1960年10月10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1年6月18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1年11月15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2年11月4日,首相池田勇人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3年9月22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5年4月21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6年4月21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7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8年4月23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9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9年10月18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0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0年10月17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1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1年10月19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十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2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十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2年7月8日,首相田中角榮在擔任首相第二天進行了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3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3年10月18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4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榮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4年10月19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5年4月22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5年8月15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這是戰後日本首相首次在戰敗投降日參拜靖國神社。
1976年10月18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7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8月15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10月17日 靖國神社秘密開始合祀甲級戰犯。(時值鄧小平副總理訪日、中日兩國互換《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批准書前一週。)此舉於翌年被公諸於世。
1978年10月18日,首相福田赳夫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9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9年10月18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80年 日本政府曾發表“正式見解”,稱“不能否定首相以公職資格參拜靖國神社有違憲的嫌疑”。
1980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80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0年10月18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0年11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4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10月17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4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10月18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3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3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3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1月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5年1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5年4月22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靖國神社圖片
靖國神社圖片(15張)
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康弘首相在日本戰敗40週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這是“二戰”後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職身份正式參拜靖國神社。在1985年中國和韓國強烈反對下,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一度中斷。(詳見:1985年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事件)
1994年,村山富市呼籲反省軍國主義歷史的同時,其內閣七成員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1995年8月15日,任村山內閣通產相的橋本龍太郎等8名自民黨出身的內閣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
1996年7月29日,橋本龍太郎首相以公職身份在自己生日當天參拜了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一次)。這是繼中曾根康弘之後,日本首相時隔11年再次參拜靖國神社。
1997年4月22日,“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223名成員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後來成為日本首相的小淵惠三作為該會會長帶頭進行了參拜。
內閣大臣參拜靖國神社 內閣大臣參拜靖國神社
1997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參拜靖國神社;
1998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和54名國會議員及議員代理人蔘拜靖國神社;
1999年8月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野中廣務提出將二戰甲級戰犯靈位移出靖國神社,同時將靖國神社“特殊法人化”。
1999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和54名國會議員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2001年8月13日 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一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六次)。這是日本現職首相時隔5年參拜靖國神社。
2002年4月21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二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六次)。
靖國神社展館內部俯拍 靖國神社展館內部俯拍
2002年12月2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福田康夫的私人諮詢機構“追悼戰沒者暨紀念和平紀念碑等事項研究懇談會”(簡稱“追悼、和平懇談會”)提出最終報告,建議日本新建一個沒有宗教色彩的、日本以及外國領導人均可拜謁的國立墓地,以紀念戰爭死難者並祈願世界和平。
2003年1月14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三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六次)。
2004年1月1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四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六次)。
2005年8月14日,日本前首相橋本龍太郎及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中川昭一參拜。
2005年10月17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五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六次)。
2005年10月18日,日本一百多名國會議員參拜靖國神社。
2006年8月15日,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第六次參拜靖國神社。
2009年10月19日,日本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靖國神社秋季例行大祭期間參拜了供奉有14名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2009年8月15日,首相菅直人及其內閣不參拜靖國神社,而自民黨與歐洲極右翼分子首次參拜靖國神社。
2011年8月15日,日本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等50名國會議員15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
2011年10月18日,由日本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會長:自民黨前幹事長古賀誠)的國會議員等18日上午參拜了正在舉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
2012年8月15日,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松原仁於15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國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也前往參拜。
政客參拜
政客參拜(16張)
2012年10月17日,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2012年10月18日:日本67名議員參拜靖國神社。
2013年4月23日:由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組成的“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168名成員集體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牌位的靖國神社。從2013年4月21日開始,靖國神社舉行例行春季大祭,首相安倍晉三當天以首相名義供奉了名為“真榊”的祭品。此前,共有3名閣僚參拜了靖國神社,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
2013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之子、自民黨青年局局長小泉進次郎,安倍內閣兩閣僚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和日本國家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長古屋圭司。以及日本跨黨派議員團體“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的成員也參拜了靖國神社。
2013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
2013年10月18日,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和159名國會議員18日參拜靖國神社。
2013年10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弟弟日本外務副大臣岸信夫參拜了正在舉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靖國神社夜景 靖國神社夜景
2014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眾參兩院議長山崎正昭、日本遺族會會長、前厚生勞動大臣尾辻秀久均供奉祭品。
2014年4月22日,約150名日本議員22日上午剛剛參拜靖國神社。
2014年7月13日-16日,靖國神社舉行夏季大祭活動,空前盛況引無數日外遊客參觀。
14年7月靖國神社夏日大祭奠遊人如織 14年7月靖國神社夏日大祭奠遊人如織
2014年8月15日,安倍內閣兩名閣僚,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古屋圭司、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參拜了供奉有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首相安倍晉三當天通過代理人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祀費。
2014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品,以配合於當天開始舉行的秋季大祭。
2014年10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3名女閣僚,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國家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長山谷惠裏子、女性活躍擔當大臣有村治子18日分別參拜了靖國神社。 [5] 
2015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雖因顧及內外因素擬不參拜,供奉“真榊”祭品。 [6] 
2015年8月15日,當地時間一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委託其親信、自民黨總裁特別助理萩生田光一前往靖國神社替他以日本自民黨總裁的名義獻上了“玉串料”(祭祀費)。日本內閣府特命女性活躍擔當大臣有村治子、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以及來自自民黨的政策調查會長稻田朋美、前綁架問題擔當相古屋圭司、復興政務官小泉進次郎等,於當日一早相繼參拜了靖國神社。此外,日本超黨派議員聯盟“大家一起來拜靖國神社之會”的多名成員,也於當日前往靖國神社,進行參拜。 [7] 
2016年4月21日,日本靖國神社21日至23日舉行春季大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以“內閣總理大臣”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據共同社報道,2016年靖國神社春季例行大祭期間,安倍將不進行參拜。除安倍以外,厚生勞動大臣鹽崎恭久、眾院議長大島理森、參院議長山崎正昭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安倍的特別助理衞藤晟一21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共同社在報道中稱,安倍之所以放棄在春季大祭期間參拜靖國神社,意在與謀求東亞穩定的美國等國際社會保持一致,避免影響5月在日本舉行的七國集團峯會
2016年4月22日,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大約90名國會議員22日上午集體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據時事通訊社22日報道,當天參拜靖國神社的國會議員來自自民黨、民進黨等政黨,包括前日本參議院副議長尾辻秀久、厚生勞動副大臣渡嘉敷奈緒美等。 [8] 
201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5日上午委託自民黨總裁特別輔佐西村康稔,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靖國神社獻上了被稱為“玉串料”的祭祀費。這是安倍晉三連續第4年在日本戰敗日當天迴避參拜靖國神社、但通過代理人向靖國神社獻上祭祀費。
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萩生田光一和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兒子、自民黨農林部會長小泉進次郎都於當天參拜了靖國神社。現任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也準備在15日參拜。
此前多次在戰敗日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新任防衞大臣稻田朋美因為出訪非洲而未參拜。但稻田朋美擔任會長的、由自民黨國會議員組成的右翼團體“傳統與創造會”成員15日參拜了靖國神社。此外,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也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9] 
2016年10月17日,據共同社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7日上午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
報道説,靖國神社10月17日至20日舉行秋季例行大祭,安倍在此期間將不參拜靖國神社。
安倍內閣厚生勞動大臣鹽崎恭久、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參議院議長伊達忠一等人當天也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10] 
2016年10月18日,據共同社報道,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約80名國會議員18日上午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這些國會議員來自自民黨、民進黨等朝野政黨,包括自民黨選舉對策委員長古屋圭司、前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前文部科學大臣馳浩、前國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 [11] 
2016年10月19日,據時事社報道,日本內閣總務大臣高市早苗19日下午前往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是2016年秋季大祭期間首個前往參拜的日本內閣大臣。隨後,一億總活躍社會擔當大臣加藤勝信當天下午也前往參拜。兩人分別以“總務大臣”和“國務大臣”名義獻上被稱為“玉串料”的祭祀費。 [12] 
2017年4月21日,據日媒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當天開始舉行春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以“內閣總理大臣 安倍晉三”的名義供奉了名為“真榊”的供品。在持續至23日的例行大祭期間,安倍將不前往參拜。 [13] 
同日,日本厚生勞動大臣鹽崎恭久、眾院議長大島理森、參院議長伊達忠一、擔任日本遺族會會長的文部科學副大臣水落敏榮等人也供奉了名為“真榊”的供品。 [14] 
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約90名國會議員21日上午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參拜者主要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輔佐官衞藤晟一、文部科學副大臣水落敏榮、自民黨選舉對策委員長古屋圭司、前沖繩和北方四島擔當大臣山口俊一、前國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
2017年8月15日是日本投降72週年紀念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自民黨總裁的名義當天上午委託自民黨總裁助理柴山昌彥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獻上被稱為“玉串料”的祭祀費。柴山昌彥説,安倍對無法親自參拜感到“抱歉”。這是安倍2012年年底就任首相以來,連續第5年在日本投降日當天向靖國神社獻上祭祀費。
此外,自民黨幹事長代理萩生田光一和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次子、自民黨第一副幹事長小泉進次郎當天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 [15] 
2018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當天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奉獻了名為“真榊”的祭品。靖國神社21日至23日舉行春季例行大祭。當天,安倍出席東京新宿御苑賞櫻會。日本媒體説,預計安倍不會參拜靖國神社。20日,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的數十名國會議員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16] 
2018年8月15日,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約50名國會議員集體參拜供奉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安倍未去參拜,但他連續第六年以“自民黨總裁”名義自費向靖國神社供奉“玉串料”(祭祀費)。 [17] 
2018年10月17日,靖國神社在17日至20日舉行秋季例行大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供奉了被稱為“真榊”的供品。
除安倍晉三外,日本國會參眾兩院議長、厚生勞動相根本匠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名為“真榊”的供品。 [28] 
2019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靖國神社21日至23日舉行春季例行大祭。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參議院議長伊達忠一等也分別供奉了“真榊”祭品。
2019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今日上午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靖國神社獻上了“玉串料”(祭祀費)。安倍本人並未現身,而是由該黨總裁特別助理稻田朋美代為捐獻。據悉,因為顧及與中國及其他鄰國的關係,已是連續第7年在8月15日獻上“玉串料”(祭祀費)
日本自民黨代理幹事長萩生田光一、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之子、自民黨眾議院議員小泉進次郎當天上午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日本跨黨派“大家一起來參拜靖國神社”所屬國會議員也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18] 
2019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
靖國神社17日至20日舉行秋季例行大祭。安倍內閣中的沖繩北方擔當大臣衞藤晟一當天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也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19] 
2020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靖國神社21日至22日舉行春季例行大祭。日本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也供奉了祭品。受新冠疫情影響,今年靖國神社春季例行大祭活動由往年的3天縮短為2天,閉門時間也提前兩小時。 [20] 
2020年8月15日,安倍內閣中的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沖繩北方擔當大臣衞藤晟一、總務大臣高市早苗集體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這是2016年以來日本內閣閣僚首次在日本戰敗日參拜靖國神社,也是2012年安倍第二次組閣以來參拜閣僚人數最多的一次。
安倍沒有參拜靖國神社,但當天早上通過日本自民黨總裁特別助理高鳥修一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玉串料”(祭祀費),這是安倍連續8年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玉串料”。當天上午,安倍還前往“千鳥淵戰歿者墓苑”獻花。 [21] 
2020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菅義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
17日是靖國神社秋季例行大祭第一天。日本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世博擔當大臣井上信治當天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品。
據日媒報道,菅義偉在此前擔任內閣官房長官期間沒有向靖國神社供奉過“真榊”祭品,此次供奉祭品被認為是效仿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做法。 [22] 
2021年4月21日,據新華網消息,日本首相菅義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真榊”祭品。 [24] 
2021年8月13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西村康稔早上參拜了靖國神社,日本防衞大臣岸信夫當地時間下午2時參拜靖國神社。
2021年8月15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委託秘書以“自民黨總裁”的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了“玉串料”(祭祀費)。當天是日本戰敗投降76週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世博擔當大臣井上信治、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到靖國神社進行了參拜。 [26] 
2021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真榊”祭品。17日是靖國神社秋季例行大祭第一天。剛剛進入岸田內閣的厚生勞動大臣後藤茂之、世博擔當大臣若宮健嗣當天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會長、日本參議院副議長尾辻秀久等進行了參拜。 [27] 
2022年4月21日,據日本廣播協會電視台報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當日向靖國神社獻上名為“真榊”的祭品。報道稱,在例行大祭期間,岸田文雄本人將不會去參拜。
當日,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後藤茂之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日本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進行了參拜。 [31] 
2022年4月22日,日本《讀賣新聞》報道,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團體“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所屬的103名國會議員組團參拜靖國神社。 [32] 
2022年8月13日,日本新任經濟產業大臣參拜了靖國神社。 [34] 
2022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自民黨總裁”的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了“玉串料”(祭祀費)。當天上午,日本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高市早苗、復興大臣秋葉賢也以及自民黨政調會長萩生田光一等參拜了靖國神社。 [35] 
2023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靖國神社21日至22日舉行春季例行大祭。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21日當天也供奉了祭品。 [38] 
2023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當天通過代理人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供奉“玉串料”(祭祀費)。同日,日本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高市早苗參拜了靖國神社。此外,日本自民黨政調會長萩生田光一、前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前防衞大臣稻田朋美以及70多名 “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跨黨派國會議員聯盟成員當天也參拜了靖國神社。 [39] 
2024年4月21日至23日,靖國神社舉行春季大祭。日本經濟再生大臣新藤義孝21日前往靖國神社進行參拜,日本眾議院議長額賀福志郎和參議院議長尾辻秀久也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真榊”。 [42] 

靖國神社被襲擊事件

靖國神社遭縱火

中國人
劉強在韓國警局被帶出時媒體採訪到他的畫面 劉強在韓國警局被帶出時媒體採訪到他的畫面
2011年12月26日4點左右,中國廣東人劉強來到位於東京的日本靖國神社,突然在入口的柱子處放火。火很快被撲滅,未造成人員和財產損失。聞訊趕來的日本警方未將劉強抓獲,後者於當天逃到韓國。劉強後來説,在靖國神社放火與自己的外婆有關。
2012年5月,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判處劉強有期徒刑10個月。裁決稱,劉強“沒有造成特別損失”,作出了相對寬鬆的處罰。11月,劉強刑滿釋放,但由於日本要求引渡劉強至日本受審,後者再度被拘留以等待裁決。劉強案引發韓國媒體和該國多個歷史團體的高度關注。
2013年1月3日,首爾高等法院就此案作出裁決,不將劉強引渡至日本,因為劉強是基於“慰安婦”問題向日本表達抗議,屬於“政治犯”。裁決作出後,韓國方面於2013年1月3日夜釋放劉強,中國駐韓大使館方面派車在拘留所外迎接。
負責調查該案的韓國警官表示,劉強自稱他的外祖母1942年前後被日軍從韓國大邱抓到中國做慰安婦。他的曾外祖父曾從事抗日運動,後被關押在首爾西大門監獄遭嚴刑拷打而死。劉強在參觀西大門監獄後,聯想到曾外祖父遭拷打致死的場景以及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不負責任的態度,怒不可遏,於是決定在1月8日外祖母生辰這天向日本使館投擲燃燒瓶。
劉強還詳細供認了之前向靖國神社正門扔燃燒瓶一事。他承認在日本福島購入汽油,並於26日凌晨前往靖國神社正門前縱火。劉強向神社內的石碑上投擲一個燃燒瓶後逃跑。由於擔心回中國會被警方抓住,他於當天上午乘飛機前往韓國。
韓國人
2013年9月22日,一名韓國男子闖入靖國神社並企圖縱火被日本警方逮捕。
據悉這名韓國男子22日晚6時在靖國神社關門前一小時進入靖國神社,晚9時許躲在神社廁所後面時被保安發現,隨即跑到神社拜殿前,從揹包中取出裝有可燃液體的塑料瓶想向拜殿投擲,被保安制止。
日本警方從這名韓國男子的揹包中找到兩個打火機,認為其有縱火嫌疑,正在對其闖入靖國神社的動機進行調查。
日本人
2014年12月31日,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九段北的靖國神社,31日傍晚遭到放火。警方逮捕了一名男子,正在對他的身份和背景進行調查。該名男子在供述時稱“想點燃鎮靈社自焚”,並稱“在這裏自殺的話會(在神社內)祭祀我”。初步調查顯示,男子居住在東京都日野市,是日本人。

靖國神社遭施爆

2015年11月23日上午,靖國神社傳出爆炸聲。據東京消防廳等方面消息,該神社南門附近一處公共廁所的男性單間內天花板和牆壁被燒,地上散亂着乾電池。此次事件中無人受傷。東京警視廳懷疑這是一起刑事案件,已在當地警署設立專案組展開調查。
全昶漢 全昶漢
日本警方於12月9日逮捕了涉嫌製造靖國神社爆炸案的韓國男子全昶漢
據日本富士電視台報道,涉案男子全昶漢現年27歲。他於案件發生前的11月21日抵達日本,住在靖國神社附近賓館,攝像頭拍到他在22日也曾前往靖國神社。23日靖國神社公廁傳出爆炸聲,警方在現場發現金屬管、寫有韓文的乾電池、定時點火裝置等。全昶漢在23日當天離開日本。警方在案發現場附近的攝像頭畫面中發現全昶漢非常可疑。隨後前往其逗留的賓館,發現房間遺留物品上的DNA與案發現場遺留物品的DNA一致。
日本警方雖然認定全昶漢為嫌疑人,但由於其已回到韓國,未能抓捕。但在12月9日上午,全昶漢卻突然乘坐飛機再次前往日本,日本警方隨後將其逮捕。
據辦案人員介紹,全昶漢9日被逮捕時表示對有關情況“不太清楚”。隨後向公安部供認放置爆炸物,表示“來到日本本是想安放爆炸物”,“去靖國神社放置了爆炸物”。但他10日又對前往神社等情況進行翻供。

靖國神社遭塗鴉

日本靖國神社石柱被紅漆塗寫英文“廁所”一詞 日本靖國神社石柱被紅漆塗寫英文“廁所”一詞
當地時間2024年6月1日早上6時左右,有行人報警稱,靖國神社的石柱被人塗鴉。據相關人士透露,經警方現場確認,靖國神社入口附近刻有“靖國神社”四個字的石柱上,被人用紅色噴漆寫了英文的“廁所”一詞。警方正在對相關情況展開進一步調查 [43]  。隨後有媒體報道塗鴉者為“鐵頭懲惡揚善 [45]  。6月3日,據搜狐新聞客户端視頻消息,鐵頭表示,他是北京時間2024年5月31日20時50分做的這件事(塗鴉),並於6月1日05時20分到達的上海浦東機場 [46] 
2024年6月3日,在舉行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就上述消息,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迴應外媒記者“中方對中國公民在海外的行為有何看法”的提問時表示,我注意到有關報道,我想強調的是靖國神社是日本軍國主義對外發動侵略戰爭的精神工具和象徵,日方應當切實信守、正視並反省侵略歷史的表態和承諾,以實際行動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同時我也希望再次提醒在外國的中國公民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理性地表達訴求。 [44]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