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中途島戰役

(日美太平洋戰爭的重要轉折點)

編輯 鎖定
中途島戰役(Battle of Midway)是美國海軍以少勝多的著名戰役。中途島戰役於1942年6月4日展開,美國海軍在這次戰役中成功擊退日本海軍對中途島環礁的攻擊,日軍在海戰中大敗。 [1] 
中途島,面積只有4.7平方公里,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島嶼距美國舊金山日本橫濱都相距2800海里,在亞洲和北美之間的太平洋航線的中途,故名中途島。距珍珠港1135海里,是美國在中太平洋地區的重要軍事基地和交通樞紐,也是美軍在夏威夷的門户和前哨陣地。丟失中途島,美太平洋艦隊的大本營珍珠港也將不安全。
最終美軍以損失一艘航母約克城號航空母艦的代價擊沉日本飛龍號航空母艦蒼龍號航空母艦赤城號航空母艦加賀號航空母艦四艘重型主力航空母艦。該戰役的勝利深深鼓舞了反法西斯同盟國家的士氣,取得扭轉太平洋戰爭局勢的勝利。
名    稱
中途島戰役
發生時間
1942年6月4日 至 1942年6月7日
地    點
中途島附近海域
參戰方
日本帝國海軍美國太平洋艦隊
結    果
美軍取得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兵力
航母:日軍4艘,美軍3艘
各類艦船:美7艘,日25艘
各類飛機:日264架飛機,美230架艦載機+172架陸基飛機
傷亡情況
日軍:4艘航母、重巡洋艦三隈號沉沒,332架軍機(包括備用機)
日軍陣亡:3057人陣亡,其中110名飛行人員
美軍:航母“約克城”號、驅逐艦哈曼號沉沒,98架軍機
美軍陣亡:307人陣亡,其中172名飛行人員
主要指揮官
山本五十六
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前線指揮官
南雲忠一雷蒙德·艾姆斯·斯普魯恩斯法蘭克·傑克·弗萊徹
外文名
Battle of Midway

中途島戰役戰爭背景

編輯

中途島戰役戰爭年代

中途島海戰在1942年6月4日展開 [2]  。美國海軍不止在這戰役中成功地擊退了日本海軍對中途環礁的攻擊,還因此得到了太平洋戰區的主動權,所以這場仗可謂是太平洋戰區的轉折點。
中途島戰役 中途島戰役
日本在珊瑚海海戰之前就已經把中途島擬定為下一個攻擊目標。這不止能報復美國空軍空襲東京的行為(當時日本高級將領中有認為空襲東京的飛機是從中途島起飛的),還能打開夏威夷羣島的大門。防止美軍從夏威夷方面出動並攻擊日本。日本海軍想借此機會將美國太平洋艦隊殘餘的軍艦引到中途島一舉殲滅。為達到該目的,日本海軍幾乎傾巢而出,投入大半兵力,艦隊規模甚至超越後來史上最大海戰萊特灣海戰時的聯合艦隊。是日本海軍在二戰中最大的戰略進攻,然而由於珊瑚海海戰的牽制,使聯合艦隊少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即受傷的“翔鶴”、以及缺編飛行員的“瑞鶴”號,對作戰造成極嚴重的影響。
如果日本海軍達到所定下的目標,那麼美國西岸就會直接遭到日本海軍的威脅。由於美國其餘的海軍軍艦已部署到北大西洋,美國在短期內就沒有能力有效地在太平洋對日本海軍做出反擊。日本深知美國的軍事潛力。美國巨大的工業生產能力一旦完全納入戰爭軌道,日本就很少有獲勝的希望。所以日本希望在這種情形出現之前就逼迫美國坐到談判桌前,迅速結束與美國的戰爭。

中途島戰役戰役準備

戰鬥預熱:轟炸東京與珊瑚海海戰
珍珠港事件後,羅斯福總統決定由切斯特.尼米茲接替金梅爾出任美太平洋艦隊的司令,他對尼米茲説:“到珍珠港去收拾敗局,然後留在那裏,直到戰爭勝利”。臨危受命的尼米茲到任後,很快組織了只有4艘航空母艦及其護航艦的艦隊。這支艦隊襲擊了在中太平洋島嶼上的日軍,緊接着實施一項令人震驚的作戰計劃——轟炸東京
1942年4月18日,從“大黃蜂”號航空母艦上起飛的16架B25式轟炸機飛臨東京上空,投下炸彈和燃燒彈後順風直飛中國。這次空襲震動了日本朝野,也刺激了山本,使他更加堅定了要進攻中途島的決心。4月28日,山本在旗艦“大和”號巨型戰列艦上召開海軍高級將領會議,確定了進攻中途島的具體作戰計劃:先派遣一支艦隊進攻阿留申羣島,在該羣島的阿圖島、基斯卡島登陸,以此為誘餌,將美軍艦隊的注意力引到北面去,然後派南雲忠一指揮主力艦隊趁機奪佔中途島。作戰日期初步定在6月初。5月5日,日本海軍軍令部發布了《大本營海軍部第18號命令》,正式批准中途島作戰計劃,並被命名為“米號作戰”。
正當山本謀劃這次行動時,1942年5月7日,珊瑚海戰鬥爆發,這是人類歷史上航空母艦的首次大規模交鋒。日本艦隊在實施佔領澳大利亞的第一個步驟——進攻莫爾茲比(新幾內亞首都)港口,途中遭遇弗蘭克·弗萊徹少將率領的兩艘美國航空母艦"約克城號”及“列克星頓號”,這兩艘航母由7艘巡洋艦護衞。美國擊沉了日本航空母艦“祥鳳號”,嚴重損傷“翔鶴號”,但失去了“列克星頓號”,並且"約克城號”也受到重創。珊瑚海戰鬥對於阻止日本入侵澳大利亞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但也增強了山本徵服中途島的決心,他欲在那裏建立一個飛機場,作為打擊所有來自美國的船隻的基地。山本從各個角度分析了他的戰略戰術。首先,對遠離阿拉斯加、由美國控制的阿留申羣島進行了牽制性進攻,希望以此分散美國整個艦隊對中途島的注意力。但美國設法截獲了日本高級指揮官之間的通信信息,發現了山本的計劃,因此,尼米茲決定對阿留申羣島不採取任何行動,而將3艘航空母艦及8艘巡洋艦派往中途島。
情報工作
美國海軍情報局“魔術”小組在與英國以及荷蘭相關單位緊密的合作下,開始成功地解讀日本海軍主要通訊系統JN-25的部分密碼。到了五月上旬,聯軍在破解JN-25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也因此得到了窺探日本海軍計劃的能力。JN-25讓聯軍得悉‘AF方位’將會是日本海軍的下一個攻擊目標,然而聯軍就偏偏破解不到‘AF方位’的位置。由約瑟夫·羅徹福特少校領導的夏威夷情報站認為‘AF方位’是中途島,但華盛頓海軍情報處堅持認為是阿留申羣島。然而任憑聯軍解碼科技多麼的先進,也仍然無法破解‘AF方位’的正確位置。正當美軍高層在傷腦筋的同時,羅徹福特與他的情報小組成員們翻查以前堆積如山的電文。記憶力過人的羅徹福特從浩如煙海的電文中找到1942年初的一份日軍電報,電報是要求水上飛機從馬紹爾羣島起飛,飛往珍珠港,電文還提到要注意避開來自AF的空中偵察……從地圖上分析,AF只能是中途島。而且夏威夷情報站的分析員賈斯柏·赫爾姆斯想到了一個能夠確認‘AF方位’是不是中途島的妙計。他要求中途島海軍基地的司令官以無線電向珍珠港發報,説中途島上的海水淡化設備出現了問題,導致整個中途島面臨缺水的危機。結果羅徹福特和他的小組成員們截獲並破譯了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大將從海上發往日本大本營海軍部的一份密電:“據報‘AF’缺乏淡水,攻擊部隊帶足淡水。”這樣‘AF方位’便證實為中途島,也就是日本海軍的下一個攻擊目標。
由於要從JN-25得到情報非常費時,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上將切斯特·尼米茲到了最後一刻才掌握了能夠用來埋伏日本艦隊的可靠情報。他立即召回了在太平洋西南方的航空母艦企業號大黃蜂號以及因為參與珊瑚海海戰而正在珍珠港進行重大維修的約克城號。任命雷蒙德·斯普魯恩斯少將代替患病的哈爾西中將指揮第16特混編隊。尼米茲準備以三艘約克城級航空母艦為主力,再加上約五十艘支持艦艇,埋伏在中途島東北方向,攻擊前往中途島的日本艦隊。
珊瑚海海戰受重傷的約克城號返回珍珠港時,她看上去需要進行幾個月的重大維修工程。經過七十二小時(根據《國家地理:戰爭風雲》提供的資料為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搶修,她的飛行甲板已重新鋪平,內部也裝上新的鋼條支撐架,艦載機組成新的艦載機隊。尼米茲上將不惜一切地違反了許多海軍條例,就為了達成讓約克城號隨行的目標。在約克城號入港的僅僅三天後,她奇蹟般的隨着美軍艦隊(第17特混編隊)奔向中途島,展開她的最後一次作戰任務。
除了實體戰力的籌組,在人員上尼米茲任命了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魯恩斯少將代替當時因病而無法作戰的威廉·哈爾西中將指揮第16特遣艦隊。尼米茲以手頭中可用的所有航空母艦為主力,再加上約五十艘支援艦艇,在中途島東北方向等候伏擊前往中途島的日本艦隊。中途島上則有海軍陸戰隊第六守備營約兩千一百多人,以及海軍航空站裏含飛行員與輔助兵力在內約一千五百人。
與此同時,日本海軍參加珊瑚海海戰的航空母艦瑞鶴號在在特魯克的基地等待一批新的艦載機;受傷的翔鶴號則在基地進行維修。如果日本海軍沒有大意地認為美軍只會派遣兩艘航母企業號及大黃蜂號迎擊蒼龍號,飛龍號,赤城號以及加賀號的話,那麼中途島海戰,將可能會有迥然不同的結局。
由於日軍錯誤低估了美軍奇蹟般的維修能力,日本海軍自始至終都以為美軍只有企業號及大黃蜂號兩艘航母能投入戰鬥中。

中途島戰役戰略計劃

編輯

中途島戰役日本

日本的大本營在5月5日的命令中,即已決定了這個階段的作戰。
聯合艦隊司令部所擬定的計劃異常宏大而詳盡,但卻缺乏彈性。日本海軍的幾乎全部兵力都用於這次作戰,一共動用了約200艘艦艇,其中包括8艘航空母艦、11艘戰列艦、22艘巡洋艦、65艘驅逐艦、21艘潛艇;協助艦艇的還有600餘架飛機。

中途島戰役主要計劃

對於主要的中途島作戰,日本人一共使用了:
( 1 ) 一個先遣潛艇部隊,分成三線巡邏,具有擊滅美國海軍對抗行動的意圖;
( 2 ) 一支侵入部隊:由近藤中將指揮,用12 艘有護航的運輸船,載運着部隊5000人,擔負密切支援的為4 艘重型巡洋艦,而一支較遠距離的掩護部隊有2 艘戰列艦、1 艘輕航空母艦和另外4艘重型巡洋艦;
(3)南雲中將的第一航空母艦部隊,包括4艘重型航空母艦,搭載飛機250餘架;由2艘戰列艦、2艘重型巡洋艦和一隊驅逐艦擔負護航的任務;
(4)山本大將所直接指揮的主力艦隊,包括有3艘戰列艦,加上驅逐艦的屏障和1艘輕型航空母艦。 其中有1艘戰列艦為最近建造完成的巨無霸“大和”號(Yamato) ,排水量7萬噸,裝有9門460mm三聯裝主炮,為山本的旗艦。

中途島戰役輔助計劃

對於阿留申的作戰,日本人所分配的兵力有:
( 1 ) 1支侵入兵力:由3艘有掩護的運輸船組成,搭載部隊2400人,加上1個由2艘重型巡洋艦所組成的支援羣和一支包括2艘輕型航空母艦的航艦部隊;
(2) 1支掩護部隊:有4艘較舊的戰列艦。

中途島戰役美國

尼米茲上將一共只勉強集中了76艘艦艇,而其中有1/3 是屬於北太平洋的兵力,根本就不曾參加會戰。
[1] 

中途島戰役戰役過程

編輯

中途島戰役一次攻擊

凌晨,日本第一波攻擊機羣36架九七式艦上攻擊機、36架九九式艦上轟炸機和36架零式戰鬥機開始從4艘航空母艦上同時起飛,108架艦載機在友永丈市海軍大尉的率領下出發攻擊中途島。南雲中將命令偵察機搜索東、南方向海域,第二波攻擊飛機提到飛行甲板上,準備迎擊美國艦隊。但是重巡洋艦利根號的2架偵察機因為彈射器故障,起飛時間耽誤了半個小時,築摩號的1架偵察機引擎又發生故障中途返航(這架飛機本應該正好搜索美國特混艦隊上空),給日本艦隊埋下禍根。
拂曉,中途島派出的“卡塔林娜”式偵察機發回發現日軍航空母艦的報道,斯普魯恩斯少將立即做出反應,準備攻擊日軍航母(其實法蘭克·弗萊徹海軍少將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但是斯普魯恩斯首先發動空襲)。美國艦隊因為已經破解了日本海軍“JN-25”的通訊密碼,而對敵人的計劃瞭如指掌。
清晨,日本艦載機向中途島發動了猛烈的攻擊。駐紮在中途島的美軍戰鬥機也全部升空,迎擊來犯的日本戰機。美軍的轟炸機,包括了B-17型轟炸機也向日本艦隊發動還擊。

中途島戰役二次攻擊

7時整,友永丈市大尉率第一波攻擊機羣準備開始返航,並向南雲中將發出了需要進行第二次攻擊的電報。
7時06分,由戰鬥機、魚雷機、俯衝轟炸機所組成的117架戰機,由斯普魯恩斯少將所率領的第16特混編隊大黃蜂號及企業號啓航,駛向200海里外的南雲艦隊。
7時10分,第一批從中途島起飛的10架美軍魚雷轟炸機出現在南雲艦隊的上空。美軍飛機排成單行,撲向日航空母艦。在日軍戰鬥機的截殺和日艦猛烈的防空力量下,很快就擊落了7架。友永的報告和美機的攻擊,使南雲中將相信中途島的防禦力量還很強,於是決定把原來準備用於對付美艦的飛機改為對中途島進行第二次轟炸。此時,日軍仍然沒有發現美軍艦隊。
7時15分,南雲下令赤城號和加賀號將在甲板上已經裝好魚雷的飛機送下機庫,卸下魚雷換裝對地攻擊的高爆炸彈。
7時30分,南雲接到利根號推遲半小時起飛的一架偵察機發來的電報,距中途島約240海里的海面發現10艘美國軍艦。南雲命該偵察機繼續查明敵人艦隊是否擁有航空母艦,同時命令暫停對魚雷機的換彈。就在南雲等待偵察機的偵察結果時,空中再次響起了警報。40餘架從中途島起飛的美軍B-17轟炸機俯衝轟炸機撲向南雲的艦隊。由於沒有戰鬥機護航,很快的就被南雲派出的零式戰鬥機擊退。
8時15分,南雲終於接到了偵察機傳來的報告:美軍艦隊裏有至少一艘航母存在。南雲下令各艦停止裝炸彈,飛機再次送回機庫重新改裝魚雷,日本航空母艦的甲板上一片混亂,為了爭取時間,卸下的炸彈,都胡亂堆放在機庫裏。
8時30分,空襲中途島的第一波攻擊機羣返航飛抵日本艦隊的上空。還有那些保護航空母艦的戰鬥機也需要降落加油。南雲處於進退維谷的境地。第二航空母艦戰隊司令山口海軍少將向南雲建議“立即命令攻擊部隊起飛”。但第二批攻擊飛機換裝魚雷還沒有完成,如果馬上發動進攻,也沒有足夠的戰鬥機護航。而且艦上的跑道被起飛的飛機佔用,那麼油箱空空的第一攻擊波機羣會掉進海里。南雲決定把攻擊時間推遲,首先收回空襲中途島的機隊和航母護航戰鬥機的飛機,然後重新組織部隊以進攻美軍特混艦隊。
8時37分,返航飛機開始相繼開始降落在四艘航空母艦飛行甲板上。
8時40分,15海里以外的弗萊徹少將率領的第17特混編隊的約克城號航空母艦上起飛了35架戰機。
9時18分,全部飛機的作業完畢。南雲命令艦隊以30節的航速向東北航行,向美軍特混艦隊靠近,以避開再來攻擊的中途島方面美機,準備全力進攻美軍特混艦隊。
9時20分,掩護日本艦隊的戰鬥機開始起飛。
9時25分,一隊由大黃蜂號起飛的15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VT-8中隊,指揮官約翰·C·沃爾德倫少校)發現了南雲艦隊。不幸的是他們沒有戰鬥機護航。在自殺式攻擊中,笨拙的魚雷機被零式戰鬥機和高射炮火全部擊落,30名飛行員除 喬治·H·蓋伊 少尉生還外全部遇難。
9時30分,從企業號起飛的14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尾隨而來(VT-6中隊,指揮官尤金·E·林賽少校),向蒼龍號和飛龍號展開攻擊。然而在攻擊南雲艦隊的時候遭到重創,損失了11架魚雷轟炸機,美機所投魚雷竟全沒有擊中。指揮官林賽少校在這次戰鬥中陣亡。
9時37分,接到利根4號機30分時發送的電報“燃料不足,要求返航”,阿部少將命令它再留在原地時,它説“我辦不到”,於是允許它返航。
10時00分,蒼龍號的十三式偵察機按利根4號機報告的錯誤方位,未能找到美國航母。
10時10分,由約克城號起飛的12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VT-3中隊,指揮官蘭斯·馬西少校)開始攻擊飛龍號,掩護他的6架F4F在指揮官約翰·薩奇少校指揮下以他的“薩奇剪”戰術面對15架零戰,儘管戰果可觀(損失1架,擊落5架零戰),但是12架TBD中有10架被擊落,剩下的也因損壞嚴重返程時於海面迫降。指揮官蘭斯·馬西少校陣亡,射向飛龍號的5條魚雷無一命中。
10時20分,由於美軍的攻擊,飛機甲板開始執行給護航的零式戰鬥機加油加彈作業,無法準備反擊波(最新歷史資料糾正所謂的命運5分鐘)。正當日軍戰鬥機在低空忙着驅趕美軍魚雷機時,南雲艦隊的上空出現了33架由克拉倫斯·麥克拉斯基少校率領的從企業號起飛的無畏式俯衝轟炸機。他們在即將放棄搜索的時候發現了為防止美軍“鸚鵡螺號”潛艇上浮而留在原地的“嵐”號驅逐艦,並跟隨這艘驅逐艦航向找到了日軍航母。此時,日艦正在轉向迎風的方向準備放飛戰鬥機,極易受到攻擊。
10時24分,第一架換班的防空日本戰鬥機飛離飛行甲板時,企業號的33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分成2箇中隊分別攻擊赤城號航空母艦加賀號航空母艦,由於企業號飛行大隊長麥克拉斯基少校是戰鬥機飛行員出身,不熟悉俯衝轟炸的程序——他應該帶領先頭編隊攻擊較遠的那條航母而不是近處的,因此導致幾乎全部轟炸機(30架)向加賀號俯衝,率領VB-6的百思特上尉意識到還有一條航母沒有被攻擊,他極力呼叫才召回了兩架飛機參與轟炸。他們完成了這場戰役中最漂亮的轟炸:三枚1000磅炸彈命中,第一枚和第三枚分別近失,而百思特投下的第二枚炸彈擊穿了赤城的飛行甲板並引爆了機庫中隨意堆放的航空炸彈,創造了一發炸彈擊沉航母的戰績。隨後趕來的17架從約克城號航空母艦上起飛的“無畏”式俯衝轟炸機(VB-3中隊,指揮官馬克斯韋爾·萊斯利少校)攻擊了蒼龍號航空母艦。日軍的3艘航空母艦剎那間變成了三團火球,堆放在甲板上的的飛機以及燃料和彈藥引起大爆炸,火光直衝雲霄,短短的5分鐘,日本三艘航空母艦被徹底炸燬了。
10時40分,接替指揮空中作戰的日第2航空戰隊司令官山口多聞少將發動反擊,18架由“九九”式俯衝轟炸機(指揮官小林道雄大尉)和6架零式戰鬥機組成的攻擊編隊(指揮官重松康弘大尉)從飛龍號航空母艦起飛。飛向目標途中,發現了正在返航的美軍VB-3轟炸機中隊,便悄悄的尾隨。如此,日機成功的找到了約克城號,並立即發動攻擊。3顆炸彈命中約克城號,雖然遭到破壞,但是在美軍船員的極力搶修下,該艦恢復了航行功能。
11時30分,南雲中將及幕僚轉移到了長良號巡洋艦,開始集合殘餘的艦隊。
13時40分,10架日軍“九七”式魚雷攻擊機(指揮官友永丈市大尉)和6架“零式”戰鬥機(指揮官森茂大尉)又從飛龍號飛來,對受傷的約克城號發起了第二次攻擊。由於約克城號已滅火且恢復航行能力,日機飛行員誤把它當成另一艘航空母艦。約克城號於第二次攻擊中被兩枚魚雷擊中。弗萊徹少將被迫轉移到巡洋艦阿斯托里亞號,將指揮權移交給斯普魯恩斯少將。
14時45分,美軍偵察機發現日軍飛龍號航空母艦,斯普魯恩斯立即命令企業號、大黃蜂號航空母艦的30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起飛,去攻擊飛龍號。
15時00分,約克城號的艦長巴克馬斯特被迫下令棄艦。然而,它卻並沒有沉沒,於是美軍又回到艦上,試圖由拖船拖向珍珠港。
16時45分,美軍企業號航空母艦的俯衝轟炸機成功地攻擊了日軍剩下的飛龍號。飛龍號當即命中4彈,船上一片火海。
19時13分,蒼龍號與加賀號先後沉沒,蒼龍號艦長柳本柳作大佐留在艦橋與艦同沉,加賀號艦長岡田次作大佐已於美機轟炸時戰死。
20時30分,山本五十六命令伊168號潛艇在23時開始對AF的機場炮擊,並通知説後面會有第七戰隊(慄田)加入炮擊。
22時50分,南雲報告:“敵人還有航母4艘,我方航母全滅。”
1942年6月5日2時55分,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將否決了首席參謀黑島大佐提出的集中全部艦隻在白天轟炸並登陸中途島的挽回敗局的方案,下令:“取消中途島的佔領行動。”並表示“所有責任由我一個人來擔當,我回去向天皇陛下請罪。” 他把自己關進會客室,一連三天拒絕會見部下。
3時50分,南雲收到山本“擊沉‘赤城號’”的命令。
5時00分,搶救失敗的赤城號航空母艦被日軍舞風號、萩風號和嵐號驅逐艦發射的魚雷擊沉,艦長青木泰二郎大佐離艦獲救。
5時10分,無法挽救的飛龍號航空母艦被日軍驅逐艦發射的魚雷擊沉。第二航空戰隊司令山口多聞少將與艦長加來止男大佐選擇與艦共沉,部分被大火困為船艙底部的船員從魚雷擊穿的洞口逃生獲救。
此日,美軍派出多波戰機追擊日軍軍艦,但都沒有發現山本的主力艦隊。

中途島戰役戰役結束

1942年6月6日3時45分,日軍兩艘重巡洋艦最上號和三隈號在濃霧中轉向時互撞,最上號重創,三隈號及另兩艘驅逐艦留下護航。
8時05分,中途島起飛的12架陸戰隊轟炸機追擊三隈號及最上號。三隈號遭到擊沉,而重傷的最上號則最後逃過美軍轟炸,返回特魯克島基地。美軍接着試圖追擊早在數小時前沉沒的飛龍號,不過只找到了穀風號驅逐艦。但是,雙方並無任何戰果。
美軍特混艦隊撤離戰場。
1942年6月7日13時00分,日軍伊-168號潛艇發現了約克城號,隨即發射4條魚雷,2條命中約克城號,1條命中護航的哈曼號驅逐艦,哈曼號驅逐艦隨即沉沒,約克城號一直飄浮到第二天中午才沉入海底。
被攻擊同時,美軍其它6艘驅逐艦曾試圖反擊伊-168號但伊-168號最終安全撤離
中途島之戰宣告結束。

中途島戰役雙方軍官

編輯

中途島戰役美國

切斯特.尼米茲(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
切斯特.尼米茲(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3張)
美國太平洋艦隊及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切斯特.威廉. 尼米茲海軍上將
航母特混艦隊:弗蘭克.傑克.弗萊徹海軍少將
第17特混艦隊:弗萊徹少將
第17.5航母大隊:埃利奧特.巴克馬斯特海軍上校
約克城號航空母艦(CV-5)巴克馬斯特上校
航空聯隊:奧斯卡.彼得森海軍少校
VF-3——25架F4F野貓戰鬥機:約翰.薩奇海軍少校
VB-3——18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馬克斯韋爾.萊斯利海軍少校
VS-3——19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小華萊士.肖特海軍少校
VT-3——13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蘭斯.馬西海軍少校
第17.2巡洋艦大隊:威廉.史密斯海軍少將
阿斯托利亞號重巡洋艦(CA-34)弗朗西斯.斯坎倫海軍上校
波特蘭號重巡洋艦(CA-33)勞倫斯.杜博斯海軍上校
第17.4驅逐艦分隊:2中隊:吉爾伯特.胡佛海軍上校
哈曼號驅逐艦(DD-412)阿諾德.特魯海軍中校
休斯號驅逐艦(DD-410)唐納德.拉姆齊海軍少校
莫里斯號驅逐艦(DD-417)哈里.加雷特海軍中校
安德森號驅逐艦(DD-411)約翰.Ginder海軍少校
拉塞爾號驅逐艦(DD-414)格倫.哈特維希海軍少校
格温號驅逐艦(DD-433)約翰.希金斯海軍中校
第16特混艦隊:雷蒙德.斯普魯恩斯海軍少將
第16.5航母大隊:喬治.默裏海軍上校
企業號航母(CV-6)喬治.默裏海軍上校
航空聯隊:C.韋德.麥克拉斯基海軍少校
VF-6——27架F4F野貓戰鬥機:詹姆斯.格雷海軍少校
VB-6——19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理查德.貝斯特海軍少校
VS-6——19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威廉.加拉赫海軍少校
VT-6——14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尤金.林賽海軍少校
大黃蜂號航母(CV-8)馬克.米切爾海軍上校
航空聯隊:斯坦納普.林海軍中校
VF-8——27架F4F野貓戰鬥機:塞繆爾.米切爾海軍少校
VB-8——19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羅伯特.約翰遜海軍少校
VS-8——18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沃爾特.Rodee海軍少校
VT-8——15架TBD破壞者魚雷轟炸機:約翰.沃爾德倫海軍少校
第16.2巡洋艦大隊:托馬斯.金凱德海軍少將
新奧爾良號重巡洋艦(CA-32)霍華德.古德海軍上校
明尼阿波利斯號重巡洋艦(CA-36)弗蘭克.勞裏海軍上校
文森斯號重巡洋艦(CA-44)弗雷德裏克.Riefkohl海軍上校
北安普敦號重巡洋艦(CA-26)威廉.錢德勒海軍上校
彭薩科拉號重巡洋艦(CA-24)弗蘭克.洛海軍上校
亞特蘭大號輕巡洋艦(CL-51)塞繆爾.詹金斯海軍上校
第16.4驅逐艦分隊:1中隊:亞歷山大.厄利海軍上校
菲爾普斯號驅逐艦(DD-360)愛德華.貝克海軍少校
沃爾登號驅逐艦(DD-352)威廉.Progue海軍少校
莫納漢號驅逐艦(DD-354)威廉.伯福德海軍少校
艾爾文號驅逐艦(DD-355)喬治.費倫海軍少校
6中隊:愛德華.索爾海軍上校
鮑奇號驅逐艦(DD-363)哈羅德.Tiemroth海軍少校
科寧厄姆號驅逐艦(DD-371)亨利.丹尼爾海軍少校
貝納姆號驅逐艦(DD-397)約瑟夫.沃辛頓海軍少校
埃利特號驅逐艦(DD-398)弗朗西斯.加德納海軍少校
莫里號驅逐艦(DD-401)蓋爾澤.西姆斯海軍少校
油船編隊:
西馬倫河號油輪(AO-22)拉塞爾.伊裏格海軍中校
普拉特河號油輪(AO-24)拉爾夫.亨克爾海軍上校
杜威號驅逐艦(DD-349)小C.F奇林沃思海軍少校
蒙森號驅逐艦(DD-436)羅蘭.斯姆特海軍中校
潛艇部隊:珍珠港潛艇部隊司令:羅伯特.英格利希海軍少將
第7.1大隊
鸚鵡螺號(SS-168)小W.H.布羅克曼海軍少校
海豚號(SS-169)R.L.拉特海軍少校
抹香鯨號(SS-170)G.A.劉易斯海軍少校
墨魚號(SS-171)M.P.霍特爾海軍少校
石斑魚號(SS-214)C.E.杜克海軍少校
飛魚號(SS-229)G.R.多納霍海軍少校
河豚號(SS-198)J.W.墨菲海軍少校
鱒魚號(SS-202)F.W.芬諾海軍少校
河鱒號(SS-209)E.奧爾森海軍少校
長尾鱈號(SS-210)W.A.倫特海軍少校
白楊魚號(SS-211)H.B.萊昂海軍少校
小鯊魚號(SS-212)W.G.邁爾斯海軍少校
第7.2大隊
一角鯨號(SS-167)C.W.威爾金斯海軍少校
活塞號(SS-179)D.C.懷特海軍少校
扳機號(SS-237)J.H.劉易斯海軍少校
第7.3大隊
梭子魚號(SS-173)W.A.紐海軍少校
大海鰱號(SS-175)劉易斯.華萊士海軍少校
長鬚鯨號(SS-230)J.L.赫爾海軍少校
咆哮者號(SS-215)H.W.吉爾莫海軍少校

中途島戰役日本

山本五十六(日本聯合艦隊司令) 山本五十六(日本聯合艦隊司令)
戰役總指揮:聯合艦隊總司令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
一、主力編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
航空母艦1艘,水上飛機母艦2艘,艦載機19架,水上飛機50架,戰列艦7艘,輕巡洋艦3艘,驅逐艦21艘,補給艦4艘
(一)戰列艦部隊:(第一戰列艦戰隊) 司令官 山本五十六
大和號、長門號、陸奧號戰列艦
(二)航母部隊:司令官梅谷薰海軍大佐
鳳翔號航母、夕風號驅逐艦,艦載機19架
(三)水上飛機母艦部隊:司令官原田覺海軍大佐
千代田號、日進號水上飛機航母,水上飛機50架
(四)警戒部隊:(第三驅逐艦戰隊) 司令官 橋本信太郎海軍少將
1.川內號輕巡洋艦
2.第十一驅逐艦分隊 司令官 莊司喜一郎海軍大佐
吹雪號、白雪號、初雪號、叢雲號驅逐艦
3.第十九驅逐艦分隊 司令官 大江覽治海軍大佐
磯波號、浦波號、敷波號、綾波號驅逐艦
日本帝國海軍參戰主力航母
日本帝國海軍參戰主力航母(2張)
(五)第一補給部隊:司令官 西岡茂泰海軍大佐
鳴户號、東榮丸油船
(六)阿留申警戒部隊:司令官 第一艦隊司令官高須四郎海軍中將
1.戰列艦部隊:(第二戰列艦戰隊) 司令官 高須四郎海軍中將
日向號、伊勢號、扶桑號、山城號戰列艦
2.警戒部隊:司令官 岸福治海軍少將
1.第九(輕)巡洋艦戰隊:司令官 岸福治海軍少將
北上號、大井號輕巡洋艦
2.第二十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山田雄二海軍大佐
朝霧號、夕霧號、白雲號、天霧號驅逐艦
3.第二十四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平井泰次海軍大佐
海風號、山風號、江風號、涼風號驅逐艦
4.第二十七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吉村真武海軍大佐
有明號、夕暮號、時雨號、白露號驅逐艦
5.第二補給部隊:司令官 江口松雄海軍大佐
聖克利門蒂丸、東亞丸油船
二、機動編隊:(第一航空艦隊) 司令官南雲忠一海軍中將
航空母艦4艘,艦載機266架,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1艘,驅逐艦12艘,補給艦5艘
(一)航空母艦部隊:司令官南雲忠一海軍中將
1.第一航空母艦戰隊:司令官 南雲忠一海軍中將
赤城號、加賀號航母,艦載機146架
2.第二航空母艦戰隊:司令官山口多聞海軍少將
蒼龍號、飛龍號航母,艦載機126架
(二)支援部隊:司令官阿部弘毅海軍少將
1.第八(重)巡洋艦戰隊:司令官 阿部弘毅海軍少將
利根號、築摩號重巡洋艦
2.第三戰列艦戰隊第二小隊:司令官 高間完海軍大佐
榛名號、霧島號戰列艦
(三)警戒部隊:(第十驅逐艦戰隊) 司令官木村進海軍少將
1.長良號輕巡洋艦
2.第四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有賀幸作海軍大佐
野分號、嵐號、萩風號、舞風號驅逐艦
3.第十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阿部俊雄海軍大佐
風雲號、夕雲號、捲雲號驅逐艦
4.第十七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北村昌幸海軍大佐
浦風號、磯風號、穀風號、浜風號驅逐艦
(四)補給部隊:司令官 大藤正直海軍大佐
極東丸、神國丸、東邦丸、日本丸、國洋丸油船
秋雲號驅逐艦
三、中途島登陸編隊:(第二艦隊) 司令官近藤信竹海軍中將
航空母艦1艘,水上飛機母艦2艘,艦載機23架,水上飛機40架,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8艘,輕巡洋艦2艘,驅逐艦21艘,運輸艦14艘,補給艦8艘
(一)主力部隊:司令官 近藤信竹海軍中將
1.第四(重)巡洋艦戰隊:司令官 近藤信竹海軍中將
愛宕號、鳥海號重巡洋艦
2.第五(重)巡洋艦戰隊:司令官高木武雄海軍中將
妙高號、羽黑號重巡洋艦
3.第三戰列艦戰隊第一小隊:司令官三川軍一海軍中將
金剛號、比睿號戰列艦
(二)警戒部隊:(第四驅逐艦戰隊)司令官 西村祥治海軍少將
1.由良號輕巡洋艦
2.第二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橘正雄海軍大佐
村雨號、五月雨號、春雨號、夕立號驅逐艦
3.第九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佐藤康夫海軍大佐
朝雲號、峯雲號、夏雲號驅逐艦
(三)航空母艦部隊:司令官 大林末雄海軍大佐
瑞鳳號輕型航母、三日月號驅逐艦,艦載機23架
(四)近距離支援部隊:司令官 慄田健男海軍中將
1.第七(重)巡洋艦戰隊:司令官慄田健男海軍中將
熊野號、鈴谷號、三隈號、最上號重巡洋艦
2.第八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小川莛宮海軍中佐
朝潮號、荒潮號驅逐艦、日榮丸油船
(五)輸送船團:司令官田中賴三海軍少將
五洲丸、全洋丸、第二東亞丸、阿根廷丸、巴西丸、吾妻丸、慶洋丸、五洲丸、鹿野丸、北陸丸、霧島丸、南海丸運輸船
1號、2號、34號巡邏艇、曙丸號油船
(運載了由太田實直接指揮的第二聯合特別陸戰隊和由一木清直陸軍大佐直接指揮的陸軍一木支隊,共約5800人)
(六)護航部隊:(第二驅逐艦戰隊) 司令官田中賴三海軍少將
1.神通號輕巡洋艦
2.第十五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佐藤四郎海軍大佐
黑潮號、親潮號驅逐艦
3.第十六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澀谷紫郎海軍大佐
雪風號、天津風號、時津風號、初風號驅逐艦
4.第十八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宮坂義登海軍大佐
不知火號、霞號、霰號、陽炎號驅逐艦
(七)水上飛機母艦部隊:(第十一航空戰隊)司令官 藤田類太朗海軍少將
千歲號、神川丸水上飛機母艦
早潮號驅逐艦、35號巡邏艇
(八)掃雷部隊:司令官 本定知海軍大佐
第三玉丸、第五玉丸、第七昭南丸、第八昭南丸掃雷艦
16號、17號、18號獵潛艇
宗谷號供應艦、明洋丸、山福丸號運輸船
(九)補給部隊:司令官 樹尾二郎海軍大佐
佐多號、鶴見號、玄洋丸、健洋丸號油船、明石號修理艦
四、北方編隊:(第五艦隊) 司令官細萱戍子郎海軍中將
航空母艦2艘,搭載艦載機82架,水上飛機母艦1艘,水上飛機10架,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3艘,驅逐艦12艘,潛艇6艘,掃雷艦5艘,運輸艦3艘,補給艦3艘
(一)主力部隊:司令官 細萱戍子郎海軍中將
若宮號水上飛機母艦、那智號重巡洋艦、電號、雷號驅逐艦、富土山丸、新山丸號油船
(二)第二機動部隊:司令官 角田覺治海軍少將
1. 航空母艦部隊:(第四航空母艦戰隊) 司令官 角田覺治海軍少將
龍驤號、隼鷹號航母,艦載機82架
2.支援部隊:(第四[重]巡洋艦戰隊第二小隊) 司令官鍋島俊作海軍大佐
摩耶號、高雄號重巡洋艦
3.警戒部隊:(第七驅逐艦分隊) 司令官 小西要人海軍大佐
曙號、潮號、漣號驅逐艦、帝洋丸號油船
(三)阿圖島攻略部隊:司令官 大森仙太郎海軍少將
1.阿武隈號輕巡洋艦
2.第二十一驅逐艦分隊:司令官 清水利夫海軍大佐
若葉號、子日號、初春號、初霜號驅逐艦、真金丸號佈雷艦
衣笠丸號運輸船 (運載穗積松年陸軍少佐指揮的阿圖島登陸部隊陸軍北海支隊,共1200人)
(四)基斯卡島攻略部隊:(第二十一[輕]巡洋艦戰隊) 司令官大野竹二海軍大佐
1.第二十一(輕)巡洋艦戰隊:司令官 大野竹二海軍大佐
木曾號、多摩號輕巡洋艦、淺香丸號輔助巡洋艦
2.警戒部隊:(第六驅逐艦分隊) 司令官 山田勇助海軍大佐
響號、曉號、帆風號驅逐艦
3.輸送船隊:
白山丸號運輸船 (運載基斯卡島登陸部隊舞鶴鎮守府第三特別陸戰隊)
球磨川丸號運輸船 (運載建築材料和700名勞工)
4.第十三掃雷艦分隊:司令官 三冢俊男海軍大佐
快鳳丸、俊鶺丸、白鳳丸掃雷艦
(五)潛艇部隊:(第一潛艇戰隊) 司令官山崎重輝海軍少將
1、伊—9號潛艇
2.第二潛艇分隊:司令官 今裏博海軍大佐
伊—15號、伊—17號、伊—19號潛艇
3.第四潛艇分隊:司令官 長井滿海軍大佐
伊—25號、伊—26號潛艇
五、先遣編隊:(第六艦隊) 司令官小松輝久海軍中將
輕巡洋艦1艘,潛艇供應艦1艘,潛艇17艘
(一)香取號輕巡洋艦
(二)第三潛艇戰隊:司令官 河野千萬城海軍少將
1.里約熱內盧丸號潛艇供應艦
2.第十九潛艇分隊:司令官 小野良二郎海軍中佐
伊—156號、伊—157號、伊—158號、伊—159號潛艇 3、第三十潛艇分隊:司令官 寺岡正雄海軍大佐
伊—162號、伊—165號、伊—166號潛艇
4.第十三潛艇分隊:司令官 宮崎武春海軍大佐
伊—12l號、伊—122號、伊—123號潛艇
(三)第五潛艇戰隊:
1. 第十一潛艇分隊:
伊—173號、伊—174號、伊—175號潛艇
2. 第十二潛艇分隊:
伊—168號、伊—169號、伊—171號、伊—172號潛艇
六、岸基航空部隊:(第十一航空艦隊) 司令官冢原二四三海軍中將
岸基飛機214架,其中46架由機動編隊的航母搭載
(一)中途島派遣航空隊:司令官 森田千里海軍大佐
零式戰鬥機36架、陸上轟炸機10架、水上飛機6架
(戰鬥機和轟炸機由機動編隊的航母運載,計劃直接轉場至中途島)
(二)第二十四航空戰隊:(第四空襲部隊) 司令官 前田稔海軍少將
1.千歲航空隊:司令官 大橋富士郎海軍大佐
零式戰鬥機36架、魚雷轟炸機36架
2.第一航空隊:司令官 井上左馬二海軍大佐
零式戰鬥機36架、魚雷轟炸機36架
3.第十四航空隊:司令官 中島第三海軍大佐
水上飛機18架

中途島戰役雙方傷亡

編輯
美國:1艘航空母艦(“約克城號航空母艦”),1艘驅逐艦(“哈曼”),147架飛機(多為被擊落),307人陣亡。
日本:4艘航空母艦(“赤城”“加賀”“蒼龍”“飛龍”),1艘重巡洋艦(“三隈”),332架飛機(包括備用機,被炸燬於航母約280架,僅被擊落52架),3057人陣亡。 [1] 

中途島戰役戰後分析

編輯
日軍失敗原因
1.日本海軍驕傲自大,狂妄輕敵。驕兵必敗,這是日本海軍在這次海戰中的真實寫照,也是日本海軍在這次海戰中失敗的根本原因。戰爭初始階段,日本海軍表現很好,尤其是偷襲珍珠港,做到了計劃周密,準備充足,作戰精確無誤,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輝煌戰果。但是由於這個階段過於順利,使日本海軍上下被勝利衝昏了頭腦。在這次海戰上,沒有了開戰初期那種兢兢業業的態度。作戰計劃制定倉促,漏洞百出,對反對意見置若罔聞。而對作戰計劃進行檢驗的圖上演習也是敷衍了事。例如,演習中南雲部隊在空襲中途島時遭到美陸基飛機的攻擊,裁判判定日本艦隊被命中9次,兩艘航空母艦被擊沉。可主持演習的宇垣少將命令將命中次數改為3次,改判為一艘航空母艦被擊沉,另一艘輕傷,可不久這艘被擊沉的航空母艦又從海底浮了上來,參加了下一階段的戰役。而日本南雲忠一中將的第一機動部隊的官兵也對戰役抱着“無論是什麼任務我們都可以完成”的態度,沒有認真準備。日本海軍全軍上下狂妄自大,這也是導致後來一連串錯誤,致使日本海軍失敗的根源。
2.情報戰的失敗。戰爭在當時已經向多維空間發展,情報戰和信息戰已經成為制約戰爭勝利的主要因素之一。在這次海戰中美軍取勝的王牌就是事先破譯了日本海軍的密碼,在戰役爆發前就瞭解了日本海軍的作戰計劃和作戰部署。這樣就能集中力量伏擊日軍。當時負責密碼破譯的萊頓中校向司令部預報:“日本機動艦隊將從西北方來,方位325度,將在離中途島175海里的地方被我們發現,時間是中途島時間6時。”當在準確的時間發現日本艦隊後,尼米茲向萊頓中校説:“祝賀你,與你預報的只差了5海里。”反觀日本,他們在戰前沒有蒐集到任何有價值的情報,預定的偵察行動也由於種種原因取消了。因此對敵情作出了完全錯誤的判斷。雙方一明一暗,使美國享盡了先機之利。
3.日本作戰計劃的錯誤。首先,日本犯了分散兵力的錯誤。日本的艦隻雖多,卻被分為相互不能直接支援的六支,將2艘航空母艦用於遙遠的北方,使得在中途島方向主要靠南雲艦隊的4艘航空母艦,這4艘航空母艦上共有艦載機261架。而美國海軍最大限度的集中部署自己的力量,全部可用於中途島方向的飛機達到354架,在數量上反而佔了優勢。其次。在給南雲艦隊的任務是兩個根本矛盾的任務。一個任務是空襲中途島,為登臨作戰作火力準備。這就嚴格限制南雲艦隊的行動自由。可另一個任務確是與敵人艦隊接觸並殲滅之,這又要求南雲艦隊根據情況完全機動行事。由於沒有指明哪個優先,使南雲艦隊無所適從。被迫在兩個波次的飛機上裝載了完成不同任務的彈藥,後來因為更換彈藥延誤了時間,延誤了戰機,遭受滅頂之災。第三,沒有重視情報工作,對蒐集情報的手段不重視,使得沒有正確判明敵情。
4.日本作戰觀念的落後。美國在珍珠港被擊沉了所有的戰列艦,反而使他們放開了束縛的手腳,建立了以航空母艦為核心的特混艦隊,其他艦隻都圍繞保護航空母艦。而日本雖然運用艦載機取得了偷襲珍珠港的勝利,可海軍中堅持以戰艦作為海戰決戰的決定性力量的擁護者還大有人在,包括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戰列艦“大和”號在內的戰列艦隊被保存在柱島錨地,用來將來決戰之用。它們發揮的作用並不比珍珠港被擊沉的美國戰列艦大。日本海軍不願將戰列艦和航空母艦混合編組為以航空母艦為核心的艦隊,讓戰列艦為航空母艦提供對空掩護,致使南雲艦隊只得靠自己的巡邏機來保護自己。當遭到中途島飛機攻擊時,日本艦隊只得將第二波飛機中的掩護戰鬥機起飛迎戰,造成得到美軍艦隊的情報後已經準備好的俯衝轟炸機沒有戰鬥機掩護,南雲目睹了沒有戰鬥機掩護的美國戰機失敗的下場,不願自己重蹈覆轍,決定重組部隊後再進攻美國艦隊,使得戰機延誤。而且為登陸作戰作火力準備的任務完全可以由戰列艦隊擔任,這樣就能放開南雲艦隊的手腳。
5.作戰指揮的錯誤。首先是忽視了偵察任務。南雲艦隊沒有專門的偵察機飛行隊,由於不願分散進攻力量,南雲艦隊的偵察任務主要由編隊中戰列艦和巡洋艦上的老式水上飛機擔任。那天日本艦隊沒有進行雙相搜索,進行單相搜索的飛機中有2架出現故障,延誤了起飛時間,造成發現美國艦隊遲誤,直接影響戰局。第二,當南雲得到美國艦隊的情報後,沒有采納山口多聞的建議,立即出動所有戰鬥機掩護的俯衝轟炸機進攻,導致艦機同沉。第三,山本五十六大將親自率戰列艦隊出戰,為保持無線電靜默,自動放棄了戰役的指導。
6.兩國科學技術和工業經濟實力的差異。日本在科學技術上落後於美國,一個明顯的證明就是雷達技術的應用。當時美國艦隊已經裝備了雷達,在日本機羣沒有到來就發現並預先做好準備,而日本艦隊沒有裝備雷達,所有警戒全靠目測,當美國俯衝轟炸機借雲層的掩護攻擊時,無法及時作出反應。而雙方的工業經濟實力也起了很大作用。在中途島海戰前發生了珊瑚海海戰,日本的航空母艦“翔鶴號”受傷,需要一個月的修理時間,“瑞鶴號”由於人員損失太大也無法執行戰鬥任務。美國的航空母艦“列剋星敦號”沉沒,“約克城”號受傷。美國為了讓“約克城”號參加中途島海戰,集中全力對“約克城”號進行了三天三夜的搶修,終於使它重上戰場,為勝利的取得立下了汗馬功勞。雙方在這裏就能比較出水平高下,日本減少了2艘航空母艦,美國卻增加了1艘,雙方航空母艦的對比變為4:3,大大減少了雙方的差距,為美國獲勝打下堅實的基礎。

中途島戰役戰役意義

編輯
中途島戰役美軍只損失一艘航空母艦、1艘驅逐艦和147架飛機,陣亡307人;而日本卻損失了4艘大型航空母艦、1艘巡洋艦、332架飛機,還有幾百名經驗豐富的飛行員和3700名艦員。日本海軍從此走向了失敗。為了掩飾自己的慘敗,避免挫傷部隊的士氣,6月10日日本電台播放了響亮的海軍曲,並宣稱日本已“成為太平洋上的最強國。”當慘敗的艦隊疲憊不堪地回到駐地時,東京竟舉行燈籠遊行以慶祝勝利。美國海軍首腦事後評價道:“中途島戰鬥是日本海軍350年以來的第一次決定性的敗仗。它結束了日本的長期攻勢,恢復了太平洋海軍力量的均勢”。同時,此戰還給日軍高層造成了難以癒合的創傷,這一痛苦的回憶直到二戰結束一直揮之不去,使他們再也無法對戰局做出清晰的判斷。
美國著名海軍歷史學家塞繆爾·E·莫里森把美國海軍在中途島海戰中的勝利稱之為“情報的勝利”。美國海軍提前發覺日本海軍的計劃,是日本海軍失利的主要的原因之一。莫里森還認為單是從中途島海戰日軍高炮沒有阻止一架轟炸機投彈,以及馬里亞納海戰中高炮僅造成了數架美機的損失來看,不宜對戰列艦編入航母編隊在防空中發揮的作用過高期待,公平地説,美國人的艦載高炮在換裝威力巨大的博福斯40毫米及配備近炸引信前作用也不理想。而且日本和美國戰前都在進行戰列艦建造競賽。
日本海軍計劃最明顯的失誤是分散部署兵力,聯合艦隊各部隊在相隔很遠的距離上單獨作戰,而美國海軍最大限度的集中部署兵力。聯合艦隊的優勢被削弱了。日軍計劃另一個失誤是,進攻中途島本來是誘使敵艦隊決戰,可卻給航空母艦套上支持佔領中途島的任務,並一廂情願地認為在中途島受到攻擊以前,敵艦隊不會離開其基地。日軍偵察搜索計劃同樣不利。最後導致南雲遇到進退維谷的難題和來回換裝魚雷、炸彈的尷尬局面。
中途島海戰改變了太平洋地區日美航空母艦實力對比。日軍僅剩大型航空母艦2艘、輕型航空母艦4艘。從此,日本在太平洋戰場開始喪失戰略主動權,戰局出現有利於盟軍的轉折。此次海戰的特點是雙方海上戰鬥編隊在艦炮射程之外,以艦載航空兵實施突擊。日軍失敗的原因是過高估計己方航空母艦的戰鬥力,同時在兩個戰役方向作戰,兵力分散;情況判斷錯誤,認為美國航空母艦來不及向戰區集結;通信技術落後,缺乏周密的海上偵察,直至關鍵時刻也未查明美航空母艦的位置;戰場指揮不當,決心多變。美軍獲勝的原因是掌握日軍進攻企圖,及時集結兵力待機;在魚雷機大部損失的情況下,轟炸機連續俯衝轟炸,導致日軍魚雷機連機帶雷爆炸,航空母艦被徹底摧毀。 [1] 

中途島戰役戰爭爭議

編輯
命運五分鐘
經過3小時激戰,日本的防禦屏障似乎證實牢不可破,因此日軍改變了93架轟炸機和魚雷飛機的任務。但在上午10時22分,這個牢不可破的防禦屏障終於打開一個缺口。“飛龍”號航母忽然脱離箱形編隊,向北駛去;但其餘3艘航母仍然抱成一團,在飛機起飛點進行反擊。它們的飛行甲板成了邀請大災難降臨的地方:一羣飛行員激動地加大發動機的轉速,一堆堆炸彈放得亂七八糟,軍官士兵緊張地奔跑,高辛烷油料軟管像蛇一樣在人們的腳下彎彎曲曲。只需要5分鐘就能完成出擊準備一舉消滅美國航母。
“零”式飛機正在低空飛行,追擊低空飛行的美軍魚雷飛機。這使得日本航母缺少對付高空攻擊的戰鬥機巡邏掩護。正在這時,美國海軍韋德·麥克拉斯基少校率領的從“企業”號航母起飛的36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和馬克斯韋爾·萊斯利少校率領的從“約克城”號航母飛掠下來,忽然破雲而出,伴隨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他們向下方的日本航母起飛的17架俯衝轟炸機發起攻擊。在很多後世的電影中都引敍這種説法和情節而實際情況是不一樣的。 [3] 
不存在的“命運的5分鐘”
日方朝雲出版社出版的《中途島海戰》,已經從根本上否定了“命運的5分鐘”説法。
“南雲艦隊中彈時,一航戰的換彈(炸彈換魚雷)尚未完成,攻擊隊正在準備起飛,第一架戰鬥機滑出甲板時中彈的説法雖然普遍,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架戰鬥機屬於艦隊直掩機,而不屬於對美特混艦隊的攻擊機隊的護航機。”
根據赤城艦橋上的瞭望員證詞,中彈瞬間,赤城飛行甲板上,連一架攻擊機都沒有。只有3架零式戰鬥機。其中1架似乎屬於為第2攻擊隊準備的掩護機,但無法斷定。因為當時為第2攻擊隊準備的護航戰鬥機,幾乎都在上空掩護艦隊。另外2架,可以斷定屬於剛剛降落下來,補充彈藥燃料的直掩機。
而據飛行員證詞,當時起飛的1架零式戰鬥機,是因為其飛行員發現了正俯衝下來的美軍飛機,而立刻跳上眼前飛機起飛。可以證實,赤城中彈前,其甲板上只有3架零式戰鬥機,而且都沒有飛行員。第2攻擊隊的97艦攻飛行員,正在待機室裏等待起飛。
實際上,赤城等航母飛行員的傷亡並不大,這也證實了他們當時應該不在飛機座艙裏,因為如果他們在整齊排列在甲板上的飛機座艙裏,中彈後,在極短時間內便被陸續引爆的飛機將會大批殺死其飛行員。
加賀航母中彈瞬間,甲板上是否已經排列滿第2攻擊隊的飛機,沒有準確説法,但有證詞説97艦攻在升降機的時候中彈。
蒼龍中彈瞬間,有證詞説“甲板上有10架左右艦攻”。這可能是第1攻擊隊返回的艦攻剛剛降落,或者是為第2攻擊隊準備的“99俯衝轟炸機”。不管怎麼説,都不能證明第2攻擊隊還有5分鐘就能起飛。
而且,如果1,2航戰是在“命運的5分鐘”內中彈,那麼沒有中彈的飛龍應該在5分鐘內起飛全部的第2攻擊隊戰機。但實際上,飛龍第2攻擊隊的開始起飛時間,是在3艘航母都中彈後的30分鐘。由此可見,至少飛龍也絕對不是還有5分鐘就能起飛其攻擊隊。
至少可以下一個結論——3艘航母中彈的時刻,蒼龍、飛龍的第2攻擊隊的起飛至少還需要30分鐘,而赤城、加賀則需要更多時間。
據赤城koto中尉證詞,“還有5分鐘,大概是還有5分鐘,機庫內的攻擊機隊就能完成其炸彈換魚雷的工作,然後要把一架架飛機,通過升降機提升到甲板上,在起飛位置排列好,完成試運行,然後起飛,這最少需要30分鐘的時間。”
當時第1航空艦隊第2航空參謀(第一參謀是源田少佐),在回答戰後委員會提問的時候,説“命運的5分鐘都是胡扯”。
即使有“命運的30分鐘”或者“命運的60分鐘”存在,“命運的5分鐘”也是絕對不存在的。這大概是日本人獨特的思維方式,“命運的5分鐘”意味着日本人的“本來我們能贏”,“只是一點點的厄運”的主觀願望的投影。
日本的部分生還將校再三再四的提起論證“命運的5分鐘”,但委員會曾經調查過他們在中途島戰役的戰鬥崗位,以及對是否目擊等問題的回答,實際上,他們的崗位以及是否目擊的回答,決定了他們都不能支持“命運的5分鐘”一説。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