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中途島

(太平洋中部島嶼)

編輯 鎖定
中途島(Midway Island)位於太平洋中部,在檀香山西北1200海里處,屬波利尼西亞羣島,是美國無建制領地。
中途島為珊瑚環礁,地理位置為28°12'25"N、西經177°22'34",周長24公里。陸地面積5平方公里,由桑德島、東島和斯皮特島組成,亞熱帶氣候
1867年屬美國。1940年美國海軍建航空和潛艇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中途島戰役(1942.6.3∼6.6)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戰後其商業航空站的地位下降。1950年取消定期航班,同年海軍撤離,僅剩下留守部隊。現有國家野生動物(鳥類)保護區。人口453(1980)。島上無本土居民。
1867年中途島被美國首先發現,1903年起由美國海軍部管轄,1905年建成海底電纜連結站,1939年建航空站和潛艇基地。成為美國的重要海軍基地之一。日本海軍航空隊在1941年12月7日偷襲珍珠港成功後,日本海軍隨後在1942年6月4日偷襲中途島,不過美國早有準備,日本損失了四艘航空母艦——“赤城”號、“加賀”號、“飛龍”號和“蒼龍”號,此後再也沒有能力在太平洋戰場發動大規模進攻,把戰爭的主動權交到了美國手裏。中途島仍是軍事要地。
中文名
中途島
外文名
Midway Island
所屬羣島
波利尼西亞羣島
所屬國家
美國
面    積
5 km²
氣    候
亞熱帶氣候
位    置
25°46'10"N、西經171°44'06"
開放時間
全天
門票價格
建議遊玩時長
2天
適宜遊玩季節
四季皆宜
周    長
24千米
所屬洲
大洋洲
人口數量
453(1980年)

中途島概述

編輯
1867年中途島被美國首先發現,1903年起由美國海軍部管轄,1905年建成海底電纜連結站,1939年建航空站和潛艇基地。成為美國的重要海軍基地之一。
日本海軍航空隊在1941年12月7日偷襲珍珠港成功後,日本海軍隨後在1942年6月4日偷襲中途島,不過美國早有準備,日本損失了四艘航空母艦——“赤城號”、“蒼龍號”、“飛龍號”和“加賀號”,此後再也沒有能力在太平洋戰場發動大規模進攻,把戰爭的主動權交到了美國手裏。中途島仍是軍事要地。

中途島歷史

編輯
中途島 中途島
1859年,美國人布魯克斯抵達該島。
1867年美國佔領該島。由於該島位居太平洋東西航線的中間位置而得名中途島。
1903年建成海軍基地,並由於其所處美國加州及日本中途的地理位置而被美海軍改為現名。
1905年在沙島上建成夏威夷與菲律賓之間的海底電纜連結站。
1935年建成民用航空站。
1940年美國海軍修建了航空和潛艇基地。
1942年6月3日~6日,美日曾激戰於此。二次大戰後,其商業航空站的地位下降,1950年取消了定期航班。現島上有潛艇和空軍基地,還設有野生動物保護區,對公眾開放遊覽。
1990年的一項美國國會立法要求將該島包括在夏威夷州的範圍之內。
1996年10月,該島從美國國防部轉為美國內政部管轄,現由內政部魚類和野生動物服務機構管理。經濟活動僅限於為島上的國家野生動物保護活動提供服務。所有食品和製成品依賴進口。 島上有32公里的高速路,7.8公里的管道,三個機場(1999年)。

中途島戰略意義

編輯
由於航空科技的進步與成熟,更重要的是為了節省民航機的製造與維修成本,越來越多的大型民航機僅使用2具渦扇發動機取代過去4具發動機。
為了保障雙發動機在飛行時的安全,尤其是執行跨洲越洋的長程飛行時的安全,美國聯邦航空總署和國際民航組織制定了雙發動機延程操作標準,以確保僅有2具發動機的民航機,在1具發動機失效的情況下,仍有足夠的時間轉降備用機場。其中,中途島對長程的跨太平洋商業飛行來説,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備降機場。

中途島中途島海戰

編輯
(1940-1942)
中途島海戰 中途島海戰
指揮官
塞繆爾.G 1940年6月- 1940年7月
Kenneth W. Benner 1940年7月- 1940年9月29日
哈羅德.羅伯茨 1940年9月29日- 1941年2月14日
羅伯特.Pepper 1941年2月14日-1941年
貝爾特. Bone 1941年- 1941年8月1日
西里爾.托馬斯.錫馬德 1941年8月1日-1942年
【注】1940年美國海軍在中途島建航空和潛艇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中途島戰役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戰後其商業航空站的地位下降。1950年取消定期航班,同年海軍撤離,僅剩下留守部隊。

中途島生態悲劇

編輯
中途島衞星圖片 中途島衞星圖片
中途島(Midway Atoll)位於太平洋“心臟地”,距離最近的大陸也有2000英里(約3219公里)。這個曾在二戰中扮演過重要角色、如今罕有人至的小島,是屬於信天翁的。
每年七八月,數以萬計的成年信天翁在中途島上空聚集,白色身影遮住了大半個蔚藍的天空。一對對信天翁從遠處的海洋覓食歸來,滑翔至嗷嗷待哺的幼年信天翁身邊,將消化了的或半消化的食物反芻出來,餵給自己的孩子。
它們是世界上最大的飛鳥,擁有現有鳥類中最寬闊的翅膀——在飛行中,它們的翼展能達到3.5米。數百年來,它們與海龜、鵜鶘分享着這個面積不大,卻擁有“人間天堂”美譽的小島。
然而,這些悠然自得的“島主”卻在遭受有史以來最大的威脅。
信天翁的中途島悲劇 信天翁的中途島悲劇 [1]
2009年9月,當來自美國西雅圖的46歲攝影師兼藝術家克里斯·喬丹(Chris Jordan)第一次踏上中途島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地上隨處可見烈日下腐化的信天翁屍體,被成片成片的塑料垃圾包圍着。剖開一個個幼年信天翁屍體,喬丹發現,這些幼鳥肚子裏全是未分解的彩色塑料垃圾:打火機、瓶蓋子、梳子、牙刷柄、各種形狀的塑料碎片.....。這些塑料,正是信天翁“父母”飛越千里為自己的孩子帶回的“食物”。
成千上萬的幼鳥還未來得及等來成年後的第一次出海飛行,就以悲慘的方式相繼死去。喬丹看到,一個出生幾個月的信天翁幼仔腹內就包含七八種塑料垃圾,三分之一的胃全被塑料充斥。吞下的塑料製品導致它們無法吃下別的食物,有時塑料碎片甚至會割破它們的食管,導致窒息、飢餓和脱水而死。
它們本能找到魷魚魚蝦,但整個太平洋受到了愈發嚴重的塑料污染,海鳥們很容易把塑料垃圾誤當作食物,使之成為導致信天翁幼仔死亡的致命毒藥。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