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蜂蠟

(修造蜂巢的物質)

編輯 鎖定
蜂蠟是由蜜蜂工蜂)腹部四對蠟腺分泌出來的蠟。蜜蜂將液態蠟質由蠟腺分泌蠟鱗為白色不透明,且呈不規則的五角形。1kg蜂蠟中含有約400萬片蠟鱗。蜜蜂築造一個工蜂房需要50片蠟鱗,而築造一個雄蜂房,則需要量120片蠟鱗。強大的蜂羣在一個春夏季節內能分泌2kg或更多的蠟鱗來築造巢坯。 [1] 
蜂蠟在常温下呈固體狀態,具有蜜、粉的特殊香味。顏色有淡黃、中黃或暗棕色及白色不等。斷面呈微小顆粒的結晶狀。咀嚼粘牙,嚼後呈白色,無油脂味。比重0.954-0.964,熔點為62-67℃。有研究發現蜂蠟能溶於苯、甲苯、氯仿等有機溶劑,微溶於乙醇,不溶於水,但在特定條件下,蜂蠟可以和水形成乳濁液。 [1] 
蜂蠟(蜜蠟)主要化學成分可分為4大類,即酯類、遊離酸類、遊離醇類和烴類。此外還含微量的揮發油及色素。黃、白兩種蜂蠟的成分,基本相同。蜂蠟據稱尚含一種芳香性有色物質,名為蟲蠟素。 [2] 
古代,長白山區人類在採捕蜂蜜的生產活動中,最初將蜜蠟作為一種產品來利用,後來逐漸認識了蜂蠟,並創造了分離蜂蠟的方法,將其分為蜂蜜、蜂蠟兩種產品。由於分離的蜂蠟以黃色為多,故又稱“黃蠟”。蜂蠟的歷史同蜂蜜的歷史一樣悠久,可以追溯到人類採捕蜂蜜的遠古時期。 [1] 
中文名
蜂蠟
外文名
beeswax
主要作用
修造蜂巢的物質
主要成分
酯類、遊離酸類、遊離醇類和烴類
貯    藏
置陰涼處,防熱避光,密閉保存。 [3] 
類    別
黃蠟、白蠟

蜂蠟蜂蠟來源

編輯
蜂蠟,是由蜂羣內約兩週齡工蜂腹部蠟腺分泌出來的一種脂肪性物質。在蜂羣中,工蜂利用自己分泌的蠟來修築巢脾、子房封蓋和飼料房封蓋。巢脾是供蜜蜂貯存食物、培育蜂兒和棲息的地方,因此,蜂蠟既是蜂羣的產品,又是其生存和繁殖所必需的物料。 [4] 
蜂羣中只有工蜂長有4對蠟腺,蜂王和雄蜂無蠟腺。蠟腺是由體壁的上皮細胞特化而成的,位於工蜂腹部最後4節的腹板上,外面有透明的幾丁質鏡膜。蠟腺泌蠟時,分泌出來的液態蠟質,通過細胞孔滲出到鏡膜上,經與空氣接觸後,便凝結成為白色透明的蠟鱗。工蜂用後足戳取蠟鱗,經前足轉送到自己的上顎,通過咀嚼混入上顎腺的分泌液,在巢温的條件下,成為可塑性的蜂蠟,用以築造巢房。 [4] 
工蜂泌蠟量與季節、氣候、日齡、飼料有關。當蜂羣繁殖旺盛,外界蜜粉不斷被蜜蜂採入巢內時,泌蠟造脾積極性高。泌蠟時,工蜂蜜囊中要先吸滿蜜汁,蜜汁在蜜囊中經過一系列生物化學變化,成為複雜的液態蠟質分泌出來。據測定,工蜂分泌1kg蜂蠟,需要消耗蜜汁3.5kg以上。幼齡工蜂蠟腺發育不全,沒有泌蠟造脾能力;外出採集蜂及老齡蜂蠟腺退化,一般不再泌蠟;只有13-18日齡的內勤蜂蠟腺發達,泌蠟最多;天冷泌蠟量減少;越冬結團的蜜蜂不泌蠟。 [4] 

蜂蠟採製貯藏

編輯

蜂蠟蜂蠟的採製

蜂蠟的採集多在春、秋二季來完成。養蜂者通過加強蜂羣飼養管理,促進蜜蜂多泌蠟、多築脾,然後將使用多年的老巢脾、築造的贅脾、割掉蜂房的蠟蓋、台基以及搖蜜時割下來的蜜蓋等收集起來,經過人工提取,一般是將取去蜂蜜後的蜂巢,放入水鍋中加熱熔化,除去上層繭衣、蜂屍、泡沫等雜質,趁熱過濾,放冷,蜂蠟即凝結成塊,浮於水面,取出,即為黃蠟。黃蠟再經熬煉、脱色等加工過程,即成白蠟。 [5] 

蜂蠟蜂蠟的貯藏

蜂蠟對貯藏條件沒有特殊的要求,但受蜂蠟物理性質的影響,在貯藏過程中還須注意許多事項,以免造成損失。 [5] 
蜂蠟是脂肪性物質,常温下為固體,因此,蜂蠟貯藏常温下即可達到長期永久性貯藏的目的。一般應放在乾燥、通風、陰涼的地方,不能放在太陽直射到的地方,更嚴禁暴曬。太陽長期照射不僅會使蜂蠟的顏色減退,還會使蜂蠟慢慢地熔化、分解,直至完全分解揮發。蜂蠟是易燃物質,貯藏必須遠離火源、電源,嚴防失火。 [5] 
蜂蠟要妥善保存,雖然蜂蠟成分相當複雜,但是由於不含有生物活性物質而易於保存。蜂蠟因帶有花粉和花蜜的甜、香氣味,極易遭蟲蛀和鼠咬;有些巢蟲喜食蜂蠟,故要殺菌,袋裝密封、陰涼處保存。蜂蠟不要和帶揮發性物品放在同一個地方,因為蜂蠟很容易吸收多種有揮發性的化學品,造成污染,引起中毒。蠟液要避免與鐵、銅、鋅等金屬器皿接觸,因為這類金屬能使蜂蠟變色,造成重金屬污染。 [5] 

蜂蠟蜂蠟性狀

編輯
白蜂蠟 白蜂蠟
1.黃蠟(《金匱要略》)又名:黃佔(《種福堂公選良方》)。多為不規則的塊狀,大 小不一,全體呈黃色或黃棕色,不透明或微透明。表面光滑,觸之有油膩感。體輕,能浮於水面,冷時質軟脆,碎斷面顆粒性,用手搓捏,能軟化。有蜂蜜樣香氣,味淡,嚼之細膩而 粘。不溶於水,可溶於醚及氯仿中。以色黃、純淨、質較軟而有油膩感、顯蜂蜜樣香氣者為 佳。 [2] 
2.白蠟(《別錄》)又名:蜂白蠟。為白色塊狀。質較純。氣味較微弱,其它均與黃蠟同。全國大部地區均有生產。 [2] 

蜂蠟理化性質

編輯
純蜂蠟為白色,通常所見蜂蠟多是淡黃色、中黃色或暗棕色等,這是由於花粉、蜂膠中存在的脂溶性類胡蘿蔔素或其他色素所致。常温下,蜂蠟呈固體狀態,具有類似蜂蜜和蜂花粉味的蜂蠟香氣味。在20℃時的比重為0.954-0.964。熔點隨來源及加工提取方法的不同,一般在62-67℃之間。300℃時蜂蠟成煙,分解成二氧化碳、乙酸等揮發性物質。 [5] 
外界氣温低,原蠟中含有諸多的雜物,顯現出特殊的氣味。將原蠟以特殊的工藝予以去雜、脱色、去臭等處理,便得到了高品質的精製蜂蠟。 [5] 
藥用的黃蠟,多為不規則的塊狀,大小不一,全體呈黃色或黃棕色,不透明或微透明。表面光滑,觸之有油膩感。體輕,能浮於水面,冷時質軟脆,碎斷面顆粒性,用手搓捏,能軟化。有蜂蜜樣香氣,味甘性平,嚼之細膩而黏。不溶於水,可溶於醚及氯仿中。以色黃、純淨、質較軟而有油膩感、顯蜂蜜樣香氣者為佳。蜂白蠟,為白色塊狀。質較純。氣味較為弱,其他均與黃蠟同。 [5] 
  • 物理性質
常温下,蜂蠟呈固態、質較軟,呈淡黃色、黃色或深棕色,具有蜂蜜和蜂花粉樣香氣,嚼之細膩而黏牙、無油脂味、用手搓捏有油膩感且能軟化,蜂蠟的折射率為1.45左右,相對密度約0.95,碘值6-13g/100g,皂化值75-110mg/g,中蜂蠟的酸值為4-9mg/g,西蜂蠟的酸值為15-23mg/g。蜂蠟的熔點不是一個固定值,温度範圍為62℃-67℃,當温度為32℃-35℃時,蜂蠟具有可塑性,當蜂蠟受到擠壓時,其分子結構遭到破壞,其可塑性較強。40℃時,儘管蜂蠟看起來還是固體,其實已經開始熔化,當加熱至85℃以上時,蜂蠟會褪色。蜂蠟不溶於水,可與脂類、油類及其他蠟質混溶,可溶於乙醚、氯仿等多種有機溶劑,加熱後還可溶於酒精。此外,天然蜂蠟可塑性強、潤滑性好,並有絕緣、防潮、避免表面誘蝕等優點,這些優良特性都為在各個領域的應用提供了可能。 [6] 
  • 化學性質
黃蜂蠟 黃蜂蠟
不管蜂蠟如何分類,在化學組分上大致相同,但是每種化學組分的含量不相同。經研究發現,西蜂蜂蠟由300多種化合物組成,主要化學成分包括:烷醇和烷酸形成的酯類(70%-72%)、遊離脂肪酸(14%-15%)、以飽和烴為主的烴類(12%),還包括部分遊離脂肪醇類、水和礦物質以及少量的黃酮類、維生素、色素等。徐景耀等發現,中蜂蜂蠟中單脂類成分含量達到54.0%,比西蜂蠟含量低;軟脂酸三十烷醇形成的酯含量為21%;中蜂蠟的烴類比西蜂蠟含量高;中蜂蠟的遊離酸也比西蜂蠟低。氣液相色譜法的出現使得我們能精確、定量地檢測蜂蠟的化學成分。 [6] 
白蜂蠟理化性質
性狀:本品為白色或淡黃色固體,無光澤,無結晶;無味,具特異性氣味。 [7] 
溶解性:本品在三氯甲烷中易溶,在乙醚中微溶,在水或無水乙醇中幾乎不溶。 [7] 
相對密度:取本品,製成長、寬、高各為1cm的塊狀物,置500ml量杯中,加乙醇溶液(1→3)約400ml(20℃),如果蠟塊下沉,可加入蒸餾水;如蠟塊上浮,則可加入乙醇,至蠟塊可停在溶液中任意一點,即得相對密度測試液。取測試液,照相對密度測定法(通則0601)測定,即得。本品的相對密度為0.954-0.964。 [7] 
熔點:本品的熔點(通則0612第二法)為62-67℃。 [7] 
折光率:本品的折光率(通則0622)在75℃時為1.4410-1.4430。 [7] 
酸值:本品的酸值(通則0713)為5.0-8.0(中蜂蠟)或16.0-23.0(西蜂蠟)。 [7] 
皂化值:本品的皂化值(通則0713)為85-100。 [7] 
碘值:本品的碘值(通則0713)為8.0-13.0。 [7] 

蜂蠟鑑別方法

編輯
蜂蠟的鑑別在日常鑑別蜂蠟質量優劣、真偽時,多數是憑着經驗直觀或簡易檢測方法來鑑別蜂蠟質量。最好方法是按蜂蠟行業標準進行實驗室化驗,檢測其理化指標及其他有關指標。 [5] 
1.感官鑑別方法
蜂蠟 蜂蠟
(1)眼觀
通過眼睛來觀察蜂蠟的色澤、狀態、雜質等判斷蜂蠟的質量。蜂蠟的色澤因蜜源花種、巢脾新舊程度、提煉方法、貯存時間等差異較大。純蜂蠟顏色鮮豔,無光澤,通常蜂蠟多是淡黃色、中黃色或暗棕色等。隔年或放置多年的蜂蠟顏色暗;優等蜂蠟顏色上下一致。含異物蜂蠟有光澤、透明,一般摻地蠟顏色暗淡,摻石蠟顏色光亮,摻澱粉不透明。 [5] 
純蜂蠟塊表面一般凸起、有波紋、斷面結構緊密、晶體顆粒細膩、無光澤。含異物諸如地蠟、石蠟等蜂蠟塊,表面凹陷、平滑、無波紋,斷面結構鬆散,結晶顆粒粗,有光澤、斜紋或白色顆粒狀。摻漆蠟的蜂蠟塊,斷面比蜂蠟細,顏色灰暗。 [5] 
純淨蜂蠟無明顯死蜂、木屑草稈、碎石土塵等物理性可見雜質。 [5] 
(2)耳聽
用錘棒敲打或將蜂蠟從空中往硬地面上丟,純蜂蠟聲音發悶(啞),如同土地上扔磚頭;含有石蠟等的摻假蠟則發出清脆的聲音,如同瓦片打在水泥地上。 [5] 
(3)鼻聞
將蜂蠟塊敲斷,用鼻聞蜂蠟斷面,純蜂蠟具有花粉和花蜜香氣的蜂蠟香氣。含有石蠟等蜂蠟有異味或無味,如含松香蠟有較濃的松香味、含硬脂酸或動植物泊脂有強烈的惡臭或腥臭油味、含肥皂蠟有肥皂味等。 [5] 
(4)牙咬
取小塊蠟放入口中用牙嚼咬,純蜂蠟不易咬斷、不散、不黏牙,並可咬成不穿孔的透明薄片;含石蠟、松香等的蜂蠟,咬時易斷、越嚼越發散、易黏牙、咬薄片易穿孔。 [5] 
(5)推掐
用拇指肚推蠟表面,純蜂蠟發澀;含異物蜂蠟表面光滑或發黏、發膩、發軟。用指甲向前輕輕推刮蠟表面,純蜂蠟刮不動、不起蠟花;含石蠟的蜂蠟易推刮出蠟花。用指甲擼進蠟塊中,純蜂蠟黏指甲,指甲往回退時,有蜂蠟叼指甲的感覺,並且蠟面不顯白印;含石蠟的蜂蠟不黏指甲、滑溜,指甲退出後蠟面出現一條白印。 [5] 
(6)拉捻
將小塊蜂蠟用指温或火温軟化,純蜂蠟捻成細條,拉時易斷,斷頭整齊,將兩段蠟重合,易捻在一起,融合性好;含石蠟的蜂蠟拉時伸長,斷頭帶尖,兩段重合捻不到一起,重皮分層,融合性不好。 [5] 
2.簡易檢驗方法
凡是通過感官鑑別發現蜂蠟異常,一時難以確定蜂蠟質量的真偽優劣,還可以進一步作下列簡易檢驗來判斷。 [5] 
(1)摻異物檢驗
用火直接燒蠟塊,純蜂蠟熔化的蠟珠滴在草紙上,珠片勻薄、不浸草紙、無雜質;蠟珠滴入水中呈均勻的薄片,透明,手捻不易碎。摻有石蠟的蜂蠟塊,用火直接燒,熔化的蠟珠滴在草紙上呈堆狀;摻動植物油脂的浸紙;摻澱粉的蠟珠成堆狀,有雜渣;蠟珠滴入水中凝固成塊,邊薄中間厚,手捻易碎。 [5] 
(2)摻硬脂酸檢驗
將1克蠟塊熔化幾分鐘後,加80%的酒精,冷卻後過濾,濾液與等量的水混合,溶液清澈透明為純蜂蠟;溶液微呈乳白色,不透明,並可見蠟面凝結硬脂酸,證明蜂蠟中摻有硬脂酸。 [5] 
(3)純度檢驗
蜂蠟 蜂蠟
取1小塊蠟黏在温度計的玻璃球上,放入盛有水的燒杯裏慢慢加熱,温度計黏有蠟的部分與杯底部保持距離。當加熱至蠟球開始脱離温度計球部,温度開始上升時,記下温度計上所顯示的温度,這個温度就是所檢蠟樣的熔點。純蜂蠟熔點在62-67℃之間,蠟樣熔化時的温度,若與純蜂蠟熔點不符,不到62%或超過67℃,證明蠟質不純,其中必含有石蠟、地蠟等異物。 [5] 
(4)摻石蠟檢驗
將1克蠟樣放入試管,加飽和氫氧化鉀溶液煮沸3-5分鐘,再在水浴中保温30分鐘左右,温度控制在75℃,不使蠟液凝固。若蠟液清澈透明為純蜂蠟;若有脂肪球浮在蠟液上面,證明蠟樣中含有石蠟,脂肪球越大,含石蠟量越多。斷頭是尖的。 [5] 
白蜂蠟檢查:
地蠟、石蠟與其他蠟類物質:取本品3.0g,置100ml具塞圓燒瓶中,加4%氫氧化鉀乙醇溶液30ml,加熱迴流2小時取出,插入温度計,立即將燒瓶置於80℃熱水中。在水温下降過程中不斷旋轉燒瓶,觀察燒瓶中溶液的狀態,當溶液温度降至65℃時,不得出現大量渾濁或液滴。 [7] 
脂肪、脂肪油、日本蠟與松香:取本品1.0g,置100ml燒瓶中,加3.5mol/L氫氧化鈉溶液35ml,加熱迴流30分鐘取出,放冷至蠟分層,溶液應澄清或為半透明狀;取上述溶液濾過,濾液用鹽酸酸化,溶液應澄清,不得出現大量渾濁或沉澱。 [7] 
丙三醇與其他多元醇:取本品0.20g,加氫氧化鉀乙醇溶液(取氫氧化鉀3g,加水5ml使溶解,加乙醇至100ml,搖勻,即得)10ml,加熱迴流30分鐘,取出,加稀硫酸50ml,放冷,濾過,用稀硫酸洗滌容器和殘渣,合併洗液和濾液,置同一100ml量瓶中,加稀硫酸稀釋至刻度,搖勻,作為供試品溶液。取10ml納氏比色管兩支,甲管中精密加入供試品溶液1ml,加0.05mol/L高碘酸鈉溶液0.5ml,混勻,放置5分鐘,再加品紅亞硫酸試液1.0ml,混勻,不得出現沉澱;然後將試管置40℃温水中,在水温下降過程中不斷旋轉試管,觀察10-15分鐘;乙管中精密加入0.001%丙三醇的稀硫酸溶液1ml,與甲管同時依法操作,甲管中所顯的顏色與乙管比較,不得更深(以丙三醇計,不得過0.5%)。 [7] 
重金屬:取本品1.0g,依法檢查(通則0821第二法),含重金屬不得過百萬分之二十。 [7] 
砷鹽:取本品1.0g,置凱氏燒瓶中,加硫酸5ml,小火加熱至完全炭化後(必要時可添加硫酸,總量不超過10ml),小心逐滴加入濃過氧化氫溶液,待反應停止,繼續加熱,並滴加濃過氧化氫溶液至溶液無色,放冷,加水10ml,蒸發至濃煙發生以除盡過氧化氫,加鹽酸5ml與水適量,依法檢查(通則0822第一法),應符合規定(不得過0.0002%)。 [7] 

蜂蠟主要成分

編輯
蜂蠟主要成分可分為四大類,即酯類、遊離酸類、遊離醇類和烴類。還含微量的揮發油及色素。酯類有蠟酸蜂花酯,落花生油酸蜂花酯;遊離酸類有蠟酸(cerotic acid,約佔15%),二十四酸,褐煤酸,蜂花酸,葉蝨酸,落花生油酸,新蠟酸即二十五酸;遊離醇類中有正二十八醇,蜂花醇;烴類中有二十五烷二十七烷,二十九烷,三十一烷及不飽和的蜂花烯。黃、白兩種蜂蠟的成分基本相同。蜂蠟據稱尚含一種芳香性有色物質,名為蟲蠟素。 [2] 
蜂蠟烷烴的化學成分:十六烷,十七烷,十八烷,十九烷,棕櫚酸鄰苯二甲酸二丁酯,十九碳二烯酸,十九碳烯酸,二十烷,二十一烷,二十二烷,二十三烷,二十四烷二十六烷,二十八烷,三十烷,三十二烷醇,三十烷醇。 [2] 
(1)酯類
脂肪酸酯類包括單酯類和羥基酯類,含量為70%-75%。單酯類中有棕櫚酸蜂花醇酯23%、棕櫚酸蟲漆酯2%、蠟酸蜂花醇酯12%、焦性沒食子酸蜂花醇酯12%。羥基酯類中有羥基棕櫚酸蠟醇酯8%-9%、雙酯9%-9.5%、酸酯4%-4.5%。 [5] 
(2)脂肪酸
遊離脂肪酸含量為10%-15%;飽和脂肪酸9%-11%,其中蠟酸3.3%-4.4%、木焦油酸1%-1.5%、蜂花酸與褐煤酸2%、葉蝨酸1.3%-1.5%、焦性沒食子酸1.5%等。 [5] 
(3)糖類
糖類含量為10%-16%,飽和烴以15-31碳原子鏈最為顯著,其中25烷烴0.3%、27烷烴0.3%、29烷烴1%-2%、31烷烴8%-9%;不飽和烴主要為30烷烴,佔2.5%。 [5] 
(4)蜂蠟中其他成分
蜂蠟中含有脂肪酸膽固醇酯、着色劑(主要為1-3雙氫氧化物黃酮)、ω-肉豆蔻內酯、遊離脂肪醇等。此外,蜂蠟還含有少量的水和礦物質,蜂蠟灰分中碳、氫、氧元素分別佔80%、13%、7% [8] 
蜂蠟是一種複雜的有機化合物。蜂蠟的主要成分是高級脂肪酸和一元醇所合成的酯類、脂肪酸和碳氫化合物,但多因蜂種、蜜粉源植物、提煉方法等不同,其成分也有一定的差異。 [4] 

蜂蠟藥理作用

編輯
蜂蠟 蜂蠟
1.活性氨清除作用,中國產蜂蠟對來自芬頓體系的·OH和來自X/XO系的O2均有清除作用。2.5μg/ml以上濃度完全抑制脂質過氨化,還可濃義依賴性抑SOD誘導。 [2] 
2.其他作用,蜂蠟及其乳濁液有抑菌和防腐作用。且將肝素100-150mg懸浮在蜂蠟0.5-1.5ml內,靜脈注射給予,可使肝素抗凝血作用時間延長。 [2] 

蜂蠟應用方向

編輯
化妝品製造業
利用其天然的良好黏着性、可透性、乳化性、光滑性等特性,廣泛應用於膏霜、口紅、胭脂、頭油、眉筆、眼影、洗浴液、乳液等化妝產品的生產。調製成多種藥用和護膚軟膏、硬膏、霜劑等多以蜂蠟做原料。 [5] 
化妝筆是將油、脂、蠟和顏料混合好後,經研磨後壓條製成筆芯,封合在木杆中,使用時用卷筆刀將筆尖削尖。其筆芯要求軟硬度適中,描畫容易,色澤自然、均勻,穩定性好,不“出汗”,不裂,不碎,對皮膚柔軟,無刺激,安全性好。其中的蠟主要是用蜂蠟。 [1] 
醫藥工業
在醫藥工業中廣泛被用於某些藥片、丸劑的包衣和外殼,用於軟膏、藥膏的基料,中成藥封裝及醫藥緩釋劑的製作等領域,也可用於製造牙科鑄造蠟·、基託蠟、黏蠟等牙齒模型。當今人體內移植電子儀器手術所用的橡皮被膜中也含有蜂蠟。 [5] 
國家藥典一部中收錄有蜂蠟,明細如下: [3] 
本品為蜜蜂科昆蟲中華蜜蜂Apiscerawa Fabricius意大利蜂Apismellifera Linnaeus分泌的蠟。將蜂巢置水中加熱,濾過,冷凝取蠟或再精製而成。 [3] 
本品為不規則團塊,大小不一。呈黃色、淡黃棕色或黃白色,不透明或微透明,表面光滑。體較輕,蠟質,斷面砂粒狀,用手搓捏能軟化。有蜂蜜樣香氣,味微甘。 [3] 
性味與歸經:甘,微温。歸脾經。 [3] 
功能與主治:解毒,斂瘡,生肌,止痛。外用於潰瘍不斂,臁瘡糜爛,外傷破潰,燒燙傷。 [3] 
用法與用量:外用適量,熔化敷患處;常作成藥賦型劑及油膏基質。 [3] 
國家藥典四部中收錄有白蜂蠟,明細如下: [7] 
本品系由蜂蠟(蜜蜂分泌物的蠟)經氧化漂白精製而得。因蜜蜂的種類不同,由中華蜜蜂分泌的蜂蠟俗稱中蜂蠟(酸值為5.0-8.0),由西方蜂種(主要指意蜂)分泌的蜂蠟俗稱西蜂蠟(酸值為16.0-23.0)。 [7] 
類別:藥用輔料,軟膏基質和釋放阻滯劑等。 [7] 
食品工業
蜂蠟 蜂蠟
利用其良好的塑型性、脱離性、成膜和防水、防潮濕、防氧化變質等特性,被作為食品業的重要用料及離型劑使用,可用作食品的塗料、包裝和外衣。 [5] 
有研究指出,材料CMC、海藻酸鈉、CM、蜂蠟、甘油等均為可食用級食品添加劑。豆腐渣為生產豆腐的下腳料,可經65℃烘乾,120目粉碎機處理後也可用作為製造可食用薄膜的原料。紙包裝中,可食性包裝膜是一種完全無公害且又能給人提供營養的新材料。在用上述原料製造薄膜時加入蜂蠟,是因為脂質具有極性和易於形成緻密的分子網狀結構的特點,因此所形成的膜在所測試的各種材料中是最好的。 [1] 
農業方面
在農業方面,主要是將蜂蠟用於保存果蔬和用於飼料添加方面。 [1] 
  • 果蔬保存
陳秀芳等認為,塗於新鮮果蔬表面的可食用膜通過控制新鮮果蔬的呼吸強度,阻止果蔬組織的水分損失,從而延長果蔬的貨架壽命。可食用膜,顧名思義,是一種由可食用的成分組成的膜。因為採後的果蔬仍進行着旺盛的生命活動,最典型的是它的呼吸作用。呼吸過程是果蔬將貯存的有機成分降解為簡單的最終產物,並同時釋放能量的過程。根據所要保鮮的果實的採後生理及其呼吸類型,選擇合適的膜材料,製成穩定的乳狀液,再通過浸塗和噴塗於果實表面,經風乾後形成一均勻、透明或半透明的三維網絡結構的薄膜。膜當中的微孔通道起着調節果實微環境氣體成分的作用。膜具有的一定的憎水性,可阻止果實內部水分的遷移。 [1] 
對於一些要求不高的場合,也可以以蜂蠟、蟲蠟、巴西蠟等作為塗膜劑進行塗抹,從而達到對果蔬的保存。尹晴紅等人以蜂蠟為基料,加入適量的分散劑配製成乳濁狀塗膜劑,用於蘋果、柑桔的保鮮儲存,堵塞果實表面的氣孔,抑制呼吸,防止水分蒸發而引起的皺縮失重,並抑制微生物入侵等。 [1] 
  • 飼料添加劑
周巖、陳會良、夏西樓對於在肉鴨口糧中添加蜂蠟作了飼餵試驗。結果指出,試驗組與對照組相比,對其平均增重有一定的作用。他們對此的解釋是,蜂蠟具有對微生物的生長起抑制和殺滅的作用,故減少了營養物質的消耗,從而節約了各種營養,使肉鴨機體處於健康狀態,充分發揮其生長及其他生產潛力,增加了對營養物質的利用。蜂蠟具有免疫原性和促分裂作用,能刺激機體產生抗體,有利於機體的生長和發育,並能提高機體的抗病力。另外,蜂蠟中含有30%的三十烷醇,可能對肉鴨有一定的促生長作用。蜂蠟對動物體有益的微生物無不良影響,因為蜂蠟在腸道中發生作用後,其代謝產物不被組織吸收,不殘留在肉、蛋、乳品中,是一種名副其實的綠色添加劑。另外,蜂蠟無毒性,安全範圍大,無致突、致畸、致癌等副作用,對飼料的適口性也無不良影響。因此,蜂蠟作為一種飼料添加劑,可以在養殖業上逐步推廣應用。 [1] 
其他領域
蜂蠟還廣泛應用於蠟燭加工業、蠟畫、蠟染、印刷油墨、失蠟法鑄造青銅器、書畫裝裱等方面。正因為蜂蠟具有相對較強的惰性,且在低温下易於保持形狀,防水、防蟲蛀等,許多用蜂蠟製作的手工藝品才能夠從古代保存至今。但目前,蜂蠟資源短缺,價格昂貴,滿足不了油墨行業的要求。因此,尋找一種質優價廉的蜂蠟替代品勢在必行。蜂蠟可為皮革、傢俱木材、牆壁或大理石製品拋光,也可作為大提琴和小提琴等絃樂器的罩面漆。木雕師將鑿子插進蜂蠟後使用,鑿子與木材就會貼合得更好。縫紉時將制帆和製鞋的線穿過蠟塊可增加其韌度和防水性。現在蜂蠟依然應用在牙科、滑雪板打蠟、動物裂蹄治療、肥皂製作、剃鬚膏、蠟筆、乾酪上蠟、家禽拔毛蠟、彈藥帽、槍械滾珠蠟、藥片的包衣、肛門栓劑、配製鑰匙時使用的印模及釣餌、漁線等方面。 [6] 
以蜂蠟為主要原料可以製造各種類型的蠟燭。蜂蠟還被廣泛應用於製革工業、油劑工業、造紙工業、印刷工業、電力工業、電子工業和蠟燭工業等領域。 [5] 
蜂蠟
蜂蠟(10張)
長久以來,在印刷油墨中用蠟來控制其工作性能、乾燥性能,並改善其抗擦抹性能。大多數印刷油墨中都用天然蜂蠟。蜂蠟可改善套色油墨的提升性能,防止蠕動。但目前,蜂蠟資源短缺,價格昂貴,滿足不了油墨行業的要求。因此,尋找一種質優價廉的蜂蠟替代品勢在必行。 [1] 
中國書畫裝裱藝術為東方藝術之瑰寶,在我國已具有悠久的歷史和鮮明的特色。正是由於有了書畫裝裱藝術,歷代書畫珍品才得以保藏久遠,為世人珍愛、賞玩不已。由於蜂蠟中主要成分為高級脂肪酸和高級一元醇所形成的酯,所以對於防水和防蟲蛀有一定的效果。古書中明代周嘉胄《裝潢志》和唐代張彥遠《歷代名畫記》都有對以蜂蠟為材料裝裱書畫的記錄。 [1] 
其他成分的應用
由於蜂蠟中的一些特有的成分有其特殊的作用,不便歸於上述幾類,所以單獨對這類成分進行介紹。
1.三十烷醇(TA)
三十烷醇是由30個碳原子組成的長鏈脂肪醇,化學名叫三十烷醇-1或正三十烷醇,簡稱三十醇或TA,或TRIA,又稱蜂花醇。其化學式為CH3(CH228CH2OH。在自然界中,TA常與高級脂肪酸結合成酯的形式存在於各種蠟質中,但也有遊離存在的。蜂蠟和米糠蠟中TA含量可高達10%-25%,所以常以蜂蠟和米糠蠟為原料製取TA,而前者最為常用。
在農業領域,我國TA乳粉在農業上的研究成果開始在全國推廣應用,並不斷深化。同時,進一步開發了TA乳粉應用的新領域。例如,TA乳粉可顯著提高海帶、紫菜及裙帶菜等經濟海藻的產量和品質。水稻幼苗施用TA後,可觀察到迅速的反應,還原糖和自由氨基酸的含量增加很快。TA乳粉能促進茉莉花植株的生長髮育,提高葉綠素含量、光合作用速度和幹物質積累,增加新梢數目和花蕾數,提早和延長採花期;TA乳粉能使茉莉花增產20%-30%。TA乳粉可促進瓠瓜植株生長,使枝葉增多,葉色濃綠,後期生長不早衰,採瓜期可比對照株延長10-15d。TA乳粉不但能提高茶葉的產量,而且還可提高茶葉氨基酸含量,並提高茶葉的香味和品質。 [1] 
2.油菜甾醇物
油菜甾醇物內酯及類似物在天然植物中含量極其稀少,僅僅在蟲癭中發現有較高含量。而油菜甾醇酯是七十年代末發現的類甾體植物生長激素,它廣泛地存在於各種植物的花粉、未成熟的種子、莖、葉等的組織中。它與植物的生長髮育有密切的關係,被譽為第六大類植物生長激素。 [1] 

蜂蠟蜂蠟污染

編輯
白蜂蠟 白蜂蠟
蜂蠟是親脂性物質,容易吸收脂溶性農藥。當蜂蠟用於食物、化妝品及巢礎後,殘留的農藥會向消費者或蜜蜂釋放出來。為了殺蟎而在蜂巢內使用的許多殺蟎劑也能被蜂蠟吸收,且不能通過提取而去除。被污染的巢脾又會污染與其接觸的蜂蜜,毒害幼蟲和成蟲。蜜蜂接觸到農業殺蟲劑和獸醫產品的程度隨着蜂箱及其產品的污染而增加。蜂蠟吸收有害殘留物的量是蜂蜜的好幾倍,在花粉和蜂蠟中殺蟲劑的檢出率高於蜜蜂蟲體及蜂蜜。舊巢脾因使用多年,可能會攜帶各種病菌、寄生蟲,經加熱融化成原蜂蠟,蜂蠟的熔點僅為62℃-67℃,若加工温度過低,時間過短,可能不會有效消滅寄生蟲卵或微生物。蜂蠟是蜂巢內產量最少的可再生資源,蜂蠟一旦被污染,污染物仍會殘留在新生產的巢礎中。 [6] 

蜂蠟使用歷史

編輯

蜂蠟國內使用歷史

蜂蠟 蜂蠟
中國使用蜂蠟的歷史十分悠久,幾乎是和蜂蜜同時發展起來的。蠟燭始於《周禮·秋官·司恆氏》有“共墳燭庭燎”。《神農本草經》將蜜蠟列為醫藥“上品”。西漢時期嶺南即製作蠟燭。晉人葛洪在《西京雜記》(340年左右)中講:“南越王獻漢高帝石蜜石斛,蜜燭二百枚,帝大悦。” [5] 
蜜蠟用於民間印染可從漢代開始,古稱“蠟纈”現稱“蠟染”。西晉已能將混合的蜜蠟分開提煉,分別利用。用蜂蠟製作蜜印(蜜章)、蜜空、蜜展和工藝品蠟風。所謂“蜜璽”,《宋書·禮志二》記載,武帝泰始四年(468年),文明王后崩,將合葬,開崇陽陵,使太尉司馬望奉祭,進皇帝蜜璽綬於便房神坐。“蜜璽”為已死帝王而刻的蠟璽,用以殉葬。所謂“蠟屐”(木鞋),南朝宋劉義慶《世説新語·雅量》阮遙集(孚)好屐。……或有詣阮、見自吹火蠟屐,因嘆曰:“未知一生當箸幾量屐。”見自吹火蠟展,就是在木屐上塗蠟。 [5] 
唐朝蜂產品的加工技術突破了歷代窠臼,特別是拓寬了蜂蠟利用範圍,官苑豪門也常利用蜂蠟。陝西永泰公主章懷太子墓的基道上,都有侍女秉燭而行的壁畫。唐詩中也有大量描寫蠟燭的詩句。 [5] 
賈公彥還記載了“以葦為中心,以布纏之;飴蜜灌之”的制燭方法。此外,還利用蜂蠟藏書,印染和作丸衣。蠟詔、蠟書、蠟丸亦為唐代始用。蠟纈布亦頗盛行。顧況《採蠟一章》描寫採蜜人攀登危崖割取蜜蠟的情景。以蜂蠟為原料的蠟燭、蠟丸始於唐代,蜂蠟躋身於蠟染、印染工業開拓了蜂蠟利用的前景。至少有1300年曆史的蠟織布,始於漢、盛唐,20世紀90年代又風靡於世。用蜂蠟封藏沼書(《資治通鑑》)272卷,後唐同光元年(923年):“梁主登建國樓,面擇親信厚賜之,使之野服,資蠟詔,促段凝軍”。女真族向宋朝進貢蜜蠟,《契丹國志》(卷22):“自意相率以金、帛布、黃蠟、天南星、人蔘、白附子松子、蜜等諸物入貢”。蜂蠟可作為燃料用,《晉書·石祟傳》:“(王)以粕澳釜,祟以蠟代薪”。 [5] 
在宮中有“蜜印”之説,《晉書·本傳》晉山濤以太康四年(283年)亡,策贈新沓伯,蜜印紫綬。“蜜印”即是死後追贈官職所贈的蠟印。《舊唐書》(973年)、《新唐書·李澄傳》(1060年)中記載用蜂蠟作丸衣制蠟丸(或稱蜜丸)。蠟纈布在唐代亦頗為盛行。 [5] 
宋代長白山區的女真國常以黃蠟、蜂蜜等方物入貢遼國,還以蜜蠟等為商品與北番開展貿易活動。宋代契丹統治東北時期,少數民族只要每年繳送蜜蠟等貢品就可以免徵兵馬税賦。自遼金以後稱蜂蠟為黃蠟,史志記載:“蠟,白出於金復州,黃多貿夷市。”由此而知,此時蜜蠟分離技術已達到歷史上的傳統水平。 [1] 

蜂蠟國外使用歷史

Mélanie Roffet-Salque等人利用來自陶器中保存的脂質殘留物蜂蠟的氣相色譜特徵來描繪新石器時代歐洲、中東和北非的蜂蠟使用情況。研究顯示,蜂蠟在一些地方被廣泛地使用,並且可能連續使用了8000年,甚至更長時間。因此,蜜蜂和人類之間的關係可以追溯到農業活動開始的時候,甚至還可能更早。 [9] 
人類至少從9000年前開始就在使用包括蜂蜜在內的蜂產品了。發表於《自然》的一則研究指出。一直以來,人類與蜜蜂之間的關係是通過古埃及的圖畫、巖畫和蜂蠟推測的,但科學家並不清楚早期農民和蜜蜂之間的關係是從何時開始的。 [4] 
蜂蠟由複雜的脂質組成,成分高度穩定,可以用作包括陶器在內的考古文物的化學指紋,並作為蜜蜂存在的指標。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Mélanie Roffet-Salque和研究團隊通過從6400個陶罐上收集的脂質殘留物,建立了史前蜜蜂與歐洲、中東和北非地區農民之間關係的圖譜。 [4] 
研究人員表示,最古老的蜂蠟證據來自小亞細亞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同時研究團隊還找到了人類在北非利用蜜蜂的最早證據。 [4] 
穿越丹麥北緯57度線以北的新石器時代遺址缺乏蜂蠟的證據,這可能意味着當時蜜蜂的自然出現存在生態界限,此界限可能和苛刻的高緯度環境有關。這項研究首次提供了對蜜蜂這種兼具經濟和文化重要性昆蟲的基於生物大分子的古生態地圖,表明人類和蜜蜂之間的合作關係可以追溯到農業的起源時期。 [4] 
參考資料
  • 1.    蜂蠟的應用概述  .中國知網[引用日期2019-11-05]
  • 2.    南京中醫藥大學編著,中藥大辭典 (下冊) (第2版),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年03月,3486
  • 3.    國家藥典委員會編.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 2015年版 一部[M]. 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5.07.359
  • 4.    人類和蜜蜂的關係始於公元前7000年  .科學網[引用日期2019-11-05]
  • 5.    李萬瑤.蜜蜂與人類健康:中醫古籍出版社,2010:249-256
  • 6.    蜂蠟的理化性質與應用  .中國知網[引用日期2019-11-05]
  • 7.    國家藥典委員會編.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 2015年版 四部[M]. 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5.07.502
  • 8.    盧崗.蜂療養生: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10:29
  • 9.    11月12日《自然》雜誌精選  .科學網[引用日期201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