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謝尚

編輯 鎖定
謝尚(308年~357年6月14日 [1]  ),字仁祖。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太康縣)人。東晉時期名士、將領,豫章太守謝鯤之子、太傅謝安從兄
謝尚年輕時即才智超羣,精通音律,善舞蹈,工於書法,擅長清談。早年富有聲譽,為人風流,有“鎮西妖冶故”之説。以司徒掾屬起家,歷任會稽王友、給事黃門侍郎、江夏相、江州刺史、尚書僕射等職,後進號鎮西將軍,都督豫、冀、幽、並四州軍事。他任豫州刺史十二年,使陳郡謝氏得以列為方鎮。又於北伐中得到傳國玉璽,並在牛渚採石製為石磬,為江表鍾石之始。
昇平元年(357年),謝尚去世,時年五十歲。朝廷追贈散騎常侍衞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號“簡” [2] 
本    名
謝尚
別    名
謝鎮西
小安豐
仁祖
所處時代
東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日期
308年
逝世日期
357年6月14日
主要作品
《餘寒帖》
主要成就
尋獲國璽,襲破楊平,製備太樂;在豫州十二年,頗有政績
官    職
鎮西將軍、都督四州軍事
爵    位
鹹亭侯
追    贈
散騎常侍衞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諡    號
典    故
仁祖彈弦
籍    貫
陳郡陽夏縣

謝尚人物生平

編輯

謝尚坐中顏回

謝尚從小就很孝順。七歲時兄長去世,他哀慟的感情超出禮法,親戚無不感到奇異。八歲時,更顯得聰明早熟。謝鯤曾帶謝尚為賓客餞行,有客人説:“這小孩子是座中的顏回啊。”謝尚應聲答道:“座中沒有仲尼,怎能辨別出顏回!”一席的賓客沒有不驚歎的。 [3] 
太寧元年(323年),謝尚十多歲時,他父親謝鯤去世。當時丹楊尹温嶠來謝尚家弔唁,謝尚號啕大哭,哀傷至極。之後擦乾眼淚訴説經過,舉止言語異於平常的孩童,温嶠十分看重他。 [4] 

謝尚才藝兼備

謝尚在成人後,聰明坦率、智能超羣,分辨理解的能力無與倫比,他行為灑脱、不拘細節,不做流俗之事。喜歡穿繡有花紋的衣褲,叔伯們責怪他,他因此改掉了這一嗜好,從此顯名於世。 [5] 
謝尚擅長音樂,廣通多種技藝。司徒王導十分器重他,把他比做西晉名士王戎竹林七賢”之一),常稱他為“小安豐”,召他為自己的屬官。謝尚又世襲父親爵位鹹亭侯。他剛到司徒府通報名帖時,王導因府上正有盛會,便對他説:“聽説你能跳《鴝鵒舞》,滿座賓客渴望一睹風采,不知你可否滿足眾人意願?”謝尚説:“好。”便穿好衣服戴上頭巾翩翩起舞。王導讓座中賓客拍掌擊節,謝尚在廣眾之中俯仰搖動,旁若無人。他就是如此的率真任意。 [6] 
謝尚後來遷任西曹屬。當時有些人因戰亂遭逢父母離絕的不幸,議論的人中有人認為做官管理國家大事,婚姻延續百代世系,在道理上並無妨礙。謝尚議論説:“典法禮儀的建立,都是遵循情理,開啓弘揚禮義道德。如果命運中遇到艱難不幸,就應該以大義作決斷。無後之罪,天地所不容,婚姻家庭乃是延續世系光大宗族的根本,這無疑不可阻滯。至於親屬生離的悲哀,父子死別的痛苦,悲痛之沉重,莫過於此。因身患不適的小病,尚且有損於視聽,使人忘卻思索考慮,更何況懷抱傷心之巨痛,悲哀之至憂,方寸已亂,怎能管理國家政務呢!有良知的人決不貿然謀求榮耀利祿。貪圖利祿榮耀這一類,也決非是有良知的人所追求的本旨,只會開啓輕薄之門而長流弊之風。那些執意隱居田園不求仕進、守志不改的人,尚且應推崇他們的節操以弘揚高潔的風尚,更何況那些含悲懷痛的不幸之人,還要去鼓勵他們謀取富貴榮耀嗎?” [7] 

謝尚出守北境

謝尚後來任會稽王友,入朝補任給事黃門侍郎。又出任建武將軍、歷陽太守,改任都督江夏義陽隨三郡軍事、江夏相,將軍稱號不變。當時,安西將軍庾翼鎮守在武昌,謝尚多次前往庾翼駐守處商議軍務。他曾與庾翼一起練習射箭,庾翼説:“你如果射中箭靶,我就將我的鼓吹贈送給你。”謝尚應聲拉弓,箭中靶心,庾翼當即將他的鼓吹送給了謝尚。謝尚為官清廉,理政簡易,他剛到任時,郡府用四十匹布為謝尚造烏布帳。謝尚將其拆散,拿去為將士們做了衣褲。 [8] 
建元二年(344年),朝廷下詔任命謝尚為南中郎將,其餘官職不變。適逢車騎將軍庾冰病逝,朝廷又命謝尚以原職都督豫州四郡軍事,兼任江州刺史,以圖抑制在荊州的庾氏,但被庾翼先發制人。謝尚便又被改任為西中郎將、督揚州六郡諸軍事、豫州刺史、假節,鎮守歷陽。 [9] 

謝尚兵敗降職

永和八年(352年),殷浩北伐,派謝尚率部駐紮在壽春,進號為安西將軍。當初,苻健部將張遇向謝尚投降,謝尚對他不加安撫。張遇十分惱怒,便謀反並佔據許昌。五月,謝尚與姚襄一同進攻張遇。前秦苻健派苻雄苻菁率領二萬步騎兵去救援,雙方在潁水的誡橋交戰,謝尚等人大敗,死傷共一萬五千人。謝尚逃回淮南,姚襄則丟棄軍用物資,護送謝尚到芍陂。謝尚把所有後事全託付給姚襄,殷浩也只能退屯壽春。謝尚因兵敗被送交給廷尉治罪。當時謝尚的外甥女康獻皇后褚蒜子臨朝執政,便特令只將謝尚降職為建威將軍 [10-11] 
當初,謝尚前往壽春時,派建武將軍、濮陽太守戴施據守枋頭。適逢冉閔之子冉智與其大將蔣幹來歸附,又派使者劉猗前往謝尚處求援。戴施留住劉猗,詢問傳國玉璽的消息,劉猗返回後將事情告訴蔣幹。蔣幹認為謝尚已敗,無法援救自己,便猶豫不決。戴施派參軍何融率壯士一百人衝破包圍進入鄴城,登上三台幫助守城,何融騙蔣幹説:“現在可以把傳國玉璽交付給我。強敵在城外,道路封鎖難行,我等也不敢貿然運送傳國璽,可派一名使者衝出城去奔告朝廷。天子聞知傳國玉璽已在我處,知道足下等人的至誠之心,必定派大軍救援,並將厚封足下等。”蔣幹便把玉璽交給了何融,何融攜帶玉璽飛奔返回枋頭。謝尚派振武將軍胡彬率三百騎兵迎接玉璽,送至京師建業。當時苻健部將楊平駐紮在許昌,十月,謝尚派冠軍將軍王俠攻克了許昌,將楊平擊敗。不久,謝尚被徵召回朝,授職給事中,賞賜軺車鼓吹,駐守在石頭城 [12-13] 

謝尚備置太樂

永和九年(353年),謝尚升遷尚書僕射,又出任都督江西淮南諸軍事、前將軍、豫州刺史,依舊任給事中、尚書僕射,鎮守歷陽,加都督豫州揚州之五郡軍事,謝尚在任內頗有政績。他上表朝廷請求召回朝,因而留在建業,代理尚書僕射。不久,謝尚晉號鎮西將軍,鎮守壽春。他在任內蒐集查訪民間樂人,並製造石磬,為朝廷準備太樂。江南一帶有鍾石的音樂,就是從謝尚開始的。 [14] 

謝尚病卒歷陽

永和十年(354年),桓温北伐收復洛陽,上疏朝廷請求任命謝尚為都督司州諸軍事。謝尚準備前往洛陽,但因病未上任。 [15]  同年五月,流民郭敞等一千多人挾持陳留內史劉仕投降反叛的姚襄。朝廷十分震驚,任命周閔為中軍將軍,駐紮在宮中,而謝尚則從歷陽返回,戍衞京師,加固長江防線,嚴密守備。 [16]  次年十月,朝廷命謝尚總督並、冀、幽三州軍事。 [17] 
永和十二年(356年),謝尚因病無法料理政事,朝廷命丹陽尹王胡之接替他任職。 [18] 
昇平元年(357年),謝尚又被任命為都督豫、冀、幽、並四州軍事。因病重,被徵召回朝,拜衞將軍,加散騎常侍,還未抵達建康,就在歷陽病逝,終年五十歲。朝廷追贈散騎常侍、衞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號“簡” [2]  [19] 

謝尚人物評價

編輯

謝尚總評

謝尚才藝兼備,《晉書》説他“善音樂,博綜眾藝”,在很多領域均有造詣及建樹。他精通各種樂器,又善草書,今已不傳。他善鴝鵒舞,時人都予以很高的讚許。謝尚善吹笛,曾於牛渚月夜於江中吹笛以和袁宏詠史詩 [20]  ,《對韻全璧續編》將此事與壽陽公主始興梅花妝並列。謝尚出鎮邊境,頗有政績。在配合桓温、殷浩的北伐中,獲得了傳國玉璽。他在鎮守壽春時,又採拾中原樂人以備制太樂,史稱“江表有鍾石之樂,自尚始也”。 [21] 
謝尚出鎮歷陽,並任豫州刺史長達十二年(346年—357年),使陳郡謝氏得以列為方鎮,成為屏藩東晉朝廷的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 [21-22] 

謝尚歷史評價

司馬嶽:尚往以戎戍事要,故輟黃散,以授軍旅。 [23] 
阮孚:清暢似達。 [24] 
王導:見謝仁祖,恆令人得上。 [25] 
孫綽:清易令達。 [25] 
桓温:鎮西將軍豫州刺史尚,神懷挺率,少致人譽,足以入贊百揆,出蕃方司。 [26] 
何尚之:渡江已來,則王導周顗庾亮王濛、謝尚、郗超、王坦、王恭王謐、郭文舉、謝敷戴逵許詢,及亡高祖兄弟(即何充兄弟)、王元琳昆季、範汪孫綽、張玄、殷覬等,或宰輔之冠蓋,或人倫之羽儀,或置情天人之際,或抗跡煙霞之表。 [27] 
法琳:王導、周顗,宰輔之冠蓋。王濛、謝尚,人倫之羽儀。次則郗超、王謐、劉(闕)、謝容等,並江左英彥,七十餘人。皆學綜九流,才映千古。 [28] 
竇臮:博哉四庾,茂矣六郗,三謝之盛,八王之奇...謝氏三昆,尚草特峻。猶注飛澗之瀑溜,投全牛之虛刃。 [29] 
房玄齡:① 簡侯任總中台,效彰分閫;正議雲唱,喪禮墮而復弘;遺音既補,雅樂缺而還備。君子哉,斯人也! [21]  ② 安西英爽,才兼辯博。宣力方鎮,流聲台閣。 [21] 
田餘慶:① 陳郡謝氏在東晉發展的三個階段,分別以謝鯤、謝尚、謝安三個人物為代表。謝鯤躋身玄學名士,謝尚取得方鎮實力,謝安屢建內外事功。② 謝尚曾配合殷浩北伐,進兵中原,於鄴城得傳國璽,又於壽春採拾中原樂人以備太樂,這在當時都是大事。謝尚還數度被徵,供職京師。桓温曾讚許他‘入贊百揆,出蕃方司’ ,也就是有入相出將之才,並於北伐平洛後請謝尚進駐洛陽,撫寧黎庶。 [22] 

謝尚個人作品

編輯
謝尚善草書,但作品已不傳,據説蘇軾曾見過謝尚手跡並於《東坡題跋》中有所述及。 [30]  《宣和書譜》記載其草書作品《餘寒帖》,稱他“作草書深得昔人行筆之意。論者以比注飛澗之瀑溜,投全牛之虛刃,蓋得之矣。” [31] 
隋書》載梁有衞將軍《謝尚集》十卷錄一卷,散騎常侍《謝尚集》十六卷,至唐時已亡至五卷,今已全部亡佚。 [32] 全晉文》有《談賦》、《遭亂父母乖離議》、《與張涼州書》、《與楊徵南書》。 [33]  《晉詩》有《大道曲》、《贈王彪之詩》、《箏歌》。 [34] 

謝尚軼事典故

編輯

謝尚時無豎刁

陶侃臨終時沒有一句有關朝廷興利除弊、官吏進退等大事的遺言(但《晉書·陶侃傳》載有陶侃遺言),朝臣都引之為憾。謝尚聽聞此事後説:“現在沒有像豎刁那樣的人,所以陶公不用留下遺訓。”時人認為這是有德者的話。 [35] 

謝尚目為令達

世人評論謝尚美好曠達。阮孚説他:“高尚通達,類似曠達。”又有人説:“謝尚不做作、美好,優異。” [24] 

謝尚仁祖彈弦

有人拿別人來和謝尚並列而不那樣看重他。桓温説:“諸位不要輕易評論,仁祖(謝尚字)蹺起腳在北窗下彈琵琶的時候,確是有飄飄欲仙的情意。” [36] 

謝尚清易令達

撫軍大將軍司馬昱曾問孫綽説:“謝尚怎麼樣?”孫綽説:“清廉平易,美好通達。” [37] 

謝尚覺未脱衰

王濛和劉惔一同在烏衣巷桓伊的家中開宴暢飲。這時,謝尚從他叔父、尚書謝裒的墳墓上回來,他在謝衷安葬後三天奉神主回祖廟哭祭,大家想邀請他來宴飲。開頭派人去請,他還沒有答應,可是已經把車停下;又去請,便立刻掉轉車頭來了。大家都到門外去迎接,他就親親熱熱地拉着人家的手下了車。進門後,剛剛來得及脱下頭巾,戴上便帽就入座,直到痛飲中途,才發覺還沒有脱掉孝服。 [38] 

謝尚夜夢謝鯤

據《名公法喜志》記載:謝尚仕晉官至鎮西將軍。他曾經夢到他的父親謝鯤對他説:“西南方向有氣到,抵擋的人一定會死。你應該建塔造寺來祈禱。如果來不及,可以在杖頭刻塔的形狀,見有氣來就可以指着它。”謝尚醒後就在杖頭刻小塔。後來果然有不尋常的一股氣從天而下,直衝謝尚家裏。謝尚就用杖頭指着它,氣就掉頭消散,全家都獲得保全。謝尚於是在永和四年(348年)造了一座“莊嚴”寺。 [39] 

謝尚鬼怪傳説

太平廣記》載有謝尚的兩則故事:夏侯弘説自己能看見鬼,並能和鬼談話。謝尚的馬卻突然死了,謝尚十分惱火地來找夏侯弘説:“你如果能讓我的馬起死回生,就證明你確實能見鬼了。”夏侯弘就出去了半天,回來對謝尚説:“是廟裏的神喜歡你的馬,把馬弄去了。你這馬還能活。”謝尚坐在死馬跟前,不一會兒,看見自己的馬從外面跑回來,跑到死馬跟前就消失了,那死馬立刻就能動能走了。謝尚又對夏侯弘説:“我一直沒有兒子,這是神鬼對我的懲罰嗎?”夏侯弘很久沒告訴他沒有兒子是因為什麼,他説:“我所見過的小鬼我都問過了。他們誰也説不出原因。”後來,夏侯弘忽然遇見一個鬼,坐着新牛車,帶着十多個隨從,穿着青絲布袍。夏侯弘一把抓住牛鼻子,車裏的鬼問:“為什麼攔住我?”夏侯弘説:“想打聽件事。謝鎮西沒有兒子,他風流瀟灑很有名望,可別讓他斷了子孫香火。”這時車裏的鬼很難過地説:“你説的謝尚正是我的兒子。他年輕時曾和一個丫環私通,並向他發誓説絕不再結婚,後來卻違背了自己的誓約。那丫環死了,在陰間告他,所以為懲罰他才不使他有兒子。”夏侯弘把這些話如實轉告謝尚,謝尚説:“我年輕時確實有過這件事。” [40] 

謝尚彈奏琵琶

據《樂府廣題》載,謝尚為鎮西將軍出鎮壽陽時,曾於酒樓上據胡牀衣紫羅襦彈琵琶作《大道曲》,往來的路人都不知道他是出鎮一方的將軍。

謝尚桃紅柳綠

出自謝尚所作樂府詩大道曲》:“青陽二三月,柳青桃復紅,車馬不相識,音落黃埃中。”字面意思桃花嫣紅,柳枝碧綠。形容花木繁盛、色彩絢爛的春景。主要用於社會環境的虛寫,表達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多為太平盛世之狀。 [34] 

謝尚鎮西妖冶故

宋禕曾經是大將軍王敦的侍妾,後來又歸屬於謝尚。謝尚問宋禕:“我和王敦相比怎麼樣?”宋禕回答説:“王敦和使君相比,只是農家兒比貴人罷了。”時人認為這是謝尚容貌豔麗的緣故。 [41] 

謝尚使人思安豐

王濛和謝尚同是丞相王導的屬官。在一次宴會上,王濛説:“謝掾(謝尚)會跳一種特殊的舞。”謝尚就起坐跳舞,神情意態非常悠閒。王導仔細地看着他,對客人説:“他讓人想起了安豐(王戎)。” [42] 

謝尚親屬成員

編輯

謝尚父親

謝鯤,官至豫章太守。 [21] 

謝尚妻子

袁女正袁耽的妹妹。 [43] 

謝尚姐妹

謝真石褚裒之妻,康獻皇后褚蒜子之母。 [44] 

謝尚後代

  • 繼子
謝尚無子,由堂弟謝奕將兒子謝康過繼給謝尚世襲其爵位,謝康早死。謝康弟謝靜又以其子謝肅繼嗣,謝肅又無子。謝靜之子謝虔又以其子謝靈佑作為謝尚的後代。 [45] 
  • 女兒
長女:謝僧要,嫁庾龢 [46] 
次女:謝僧韶,嫁殷歆。 [46] 
另有一女嫁王茂之,生王裕之 [47] 

謝尚史料記載

編輯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 [21] 

謝尚後世紀念

編輯
懷謝亭 懷謝亭
牛渚懷謝亭、祠和亭,採石鎮謝公祠、賞詠亭,這四座建築均為紀念謝尚於牛渚採石時發現並賞識當時不為人所知的袁宏而建。其中採石鎮謝公祠、賞詠亭今已不存。李白有詩《夜泊牛渚懷古》:“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餘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 就是將自己比作袁宏,而嘆息當世無如謝尚那樣的名士能發現並賞識自己。 [48-49] 
參考資料
  • 1.    《晉書·帝紀第八·穆帝哀帝海西公》:“昇平元年……夏五月庚午,鎮西將軍謝尚卒。”
  • 2.    《諡法考》曰:一德不懈曰簡;平易不訾曰簡。
  • 3.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謝尚,字仁祖,豫章太守鯤之子也。幼有至性。七歲喪兄,哀慟過禮,親戚異之。八歲神悟夙成。鯤嘗攜之送客,或曰:“此兒一坐之顏回也。”尚應聲答曰:“坐無尼父,焉別顏回!”席賓莫不嘆異。
  • 4.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十餘歲,遭父憂,丹陽尹温嶠吊之,尚號啕極哀。既而收涕告訴,舉止有異常童,嶠甚奇之。
  • 5.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及長,開率穎秀,辨悟絕倫,脱略細行,不為流俗之事。好衣刺文袴,諸父責之,而因自改,遂知名。
  • 6.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善音樂,博綜眾藝。司徒王導深器之,比之王戎,常呼為“小安豐”,闢為掾。襲父爵鹹亭侯。始到府通謁,導以其有勝會,謂曰:“聞君能作鴝鵒舞,一坐傾想,寧有此理不?”尚曰:“佳。”便著衣幘而舞,導令坐者撫掌擊節,尚俯仰在中,傍若無人,其率詣如此。
  • 7.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轉西曹屬,時有遭亂與父母乖離,議者或以進仕理王事,婚姻繼百世,於理非嫌。尚議曰:“典禮之興,皆因循情理,開通弘勝。如運有屯夷,要當斷之以大義。夫無後之罪,三千所不過,今婚姻將以繼百世,崇宗緒,此固不可塞也。然至於天屬生離之哀,父子乖絕之痛,痛之深者,莫深於茲。夫以一體之小患,猶或忘思慮,損聽察,況於抱傷心之巨痛,懷忉恆之至戚,方寸既亂,豈能綜理時務哉!有心之人,決不冒榮苟進。冒榮苟進之疇,必非所求之旨,徒開偷薄之門而長流弊之路。或有執志丘園、守心不革者,猶當崇其操業以弘風尚,而況含艱履戚之人,勉之以榮貴邪?”
  • 8.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遷會稽王友,入補給事黃門侍郎,出為建武將軍、歷陽太守,轉督江夏義陽隨三郡軍事、江夏相,將軍如故。時安西將軍庾翼鎮武昌,尚數詣翼諮謀軍事。嘗與翼共射,翼曰:“卿若破的,當以鼓吹相賞。”尚應聲中之,翼即以其副鼓吹給之。尚為政清簡,始到官,郡府以布四十匹為尚造烏布帳。尚壞之,以為軍士褚襦袴。
  • 9.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建元二年,詔曰:“尚往以戎戍事要,故輟黃散,以授軍旅。所處險要,宜崇其威望。今以為南中郎將,餘官如故。”會庾冰薨,復以本號督豫州四郡,領江州刺史。俄而復轉西中郎將、督揚州之六郡諸軍事、豫州刺史、假節,鎮歷陽。
  • 10.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大司馬桓温欲有事中原,使尚率眾向壽春,進號安西將軍。初,苻健將張遇降尚,尚不能綏懷之。遇怒,據許昌叛。尚討之,為遇所敗,收付廷尉。時康獻皇后臨朝,即尚之甥也,特令降號為建威將軍。
  • 11.    《資治通鑑·卷第九十九·晉紀二十一·孝宗穆皇帝中之上》:浩上疏請北出許、洛,詔許之,以安西將軍謝尚、北中郎將荀羨為督統,進屯壽春。謝尚不能撫尉張遇,遇怒,據許昌叛......謝尚、姚襄共攻張遇於許昌。秦主健遣丞相東海王雄、衞大將軍平昌王菁略地關東,帥步騎二萬救之。丁亥,戰於潁水之誡橋,尚等大敗,死者萬五千人。尚奔還淮南,襄棄輜重,送尚於芍陂;尚悉以後事付襄。殷浩聞尚敗,退屯壽春......謝尚降號建威將軍。
  • 12.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初,尚之行也,使建武將軍、濮陽太守戴施據枋頭。會冉閔之子智與其大將蔣幹來附,復遣行人劉猗詣尚請救。施止猗,求傳國璽,猗歸,以告幹。幹謂尚已敗,慮不能救己,猶豫不許。施遣參軍何融率壯士百入鄴,登三台助戍,譎之曰:“今且可出璽付我。兇寇在外,道路梗澀,亦未敢送璽,當遣單使馳白。天子聞璽已在吾許,知卿等至誠,必遣重軍相救,並厚相餉。”幹乃出璽付融,融齎璽馳還枋頭。尚遣振武將軍胡彬率騎三百迎璽致諸京師。時苻健將楊平戍許昌,尚遣兵襲破之,徵授給事中,賜軺車、鼓吹,戍石頭。
  • 13.    《資治通鑑·卷第九十九·晉紀二十一·孝宗穆皇帝中之上》:初,謝尚使戴施據枋頭,施聞蔣求救,乃自倉垣徙屯棘津,止使者求傳國璽。劉猗使繆嵩還鄴白,疑尚不能救,沈吟未決。六月,施帥壯士百餘人入鄴,助守三台,紿之曰:“今燕寇在外,道路不通,璽未敢送也。卿且出以付我,我當馳白天子。天子聞璽在吾所,信卿至誠,必多發兵糧以相救餉。”以為然,出璽付之。施宣言使督護何融迎糧,陰令懷璽送於枋頭......冬,十月,謝尚遣冠軍將軍王俠攻許昌,克之。秦豫州刺史楊羣退屯弘農。徵尚為給事中,戍石頭。
  • 14.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永和中,拜尚書僕射,出為都督江西淮南諸軍事、前將軍、豫州刺史,給事中、僕射如故,鎮歷陽,加都督豫州揚州之五郡軍事,在任有政績。上表求入朝,因留京師,署僕射事。尋進號鎮西將軍,鎮壽陽。尚於是採拾樂人,並制石磬,以備太樂。江表有鍾石之樂,自尚始也。
  • 15.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桓温北平洛陽,上疏請尚為都督司州諸軍事。將鎮洛陽,以疾病不行。
  • 16.    《資治通鑑·卷第九十九·晉紀二十一·孝宗穆皇帝中之上》:(永和十年)五月,江西流民郭敞等執陳留內史劉仕,降於姚襄。建康震駭,以吏部尚書周閔為中軍將軍,屯中堂,豫州刺史謝尚自歷陽還衞京師,固江備守。
  • 17.    《資治通鑑·卷第一百·晉紀二十二·孝宗穆皇帝中之下》:(永和十一年)冬,十月,以豫州刺史謝尚督並、冀、幽三州,鎮壽春。
  • 18.    《資治通鑑·卷第一百·晉紀二十二·孝宗穆皇帝中之下》:(永和十二年)司州都督謝尚以疾不行,以丹陽尹王胡之代之。
  • 19.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昇平初,又進都督豫、冀、幽、並四州。病篤,徵拜衞將軍,加散騎常侍,未至,卒於歷陽,時年五十。詔贈散騎常侍、衞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曰簡。
  • 20.    《世説新語·文學第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2-23]
  • 21.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12-17]
  • 22.    東晉門閥政治  .世説新語精讀[引用日期2014-02-21]
  • 23.    《全晉文·卷十》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3-12-17]
  • 24.    《世説新語·賞譽第八》:世目謝尚為令達,阮遙集雲:“清暢似達。”或雲:“尚自然令上。”
  • 25.    《世説新語·品藻第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2-21]
  • 26.    《世説新語·賞譽》注引《桓温集》。
  • 27.    《廣弘明集·卷一》  .古詩詞網[引用日期2015-04-23]
  • 28.    《全唐文·卷九百三》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5-04-23]
  • 29.    《述書賦》  .是何年[引用日期2015-04-23]
  • 30.    《東坡題跋·五十三》題晉人帖:唐太宗構晉人書,自二王以下僅千軸。《蘭亭》以玉匣葬昭陵,世無復見。其餘皆在秘府,至武后時,為張易之兄弟所竊,後遂流落人間,在王涯、趙延賞家。涯敗為軍人所劫,剝去金玉軸而棄其書。餘嘗見於李都尉瑋處,見晉人數帖,皆有小印“涯”字,意其為王氏物也。有謝尚、謝鯤、王衍等帖,皆奇。而夷甫獨超然如羣鶴聳翅,欲飛而末起也。
  • 31.    《宣和書譜·卷十三·草書五》  .廣水書法網[引用日期2014-03-17]
  • 32.    《隋書·卷三十五·志第三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12-17]
  • 33.    《全晉文·卷八十三》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3-12-17]
  • 34.    《晉詩·卷十二》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4-02-22]
  • 35.    《世説新語·言語第二》 陶公疾篤,都無獻替之言,朝士以為恨。仁祖聞之,曰:“時無豎刁,故不貽陶公話言。”時賢以為德音。
  • 36.    《世説新語·容止第十四》:或以方謝仁祖不乃重者。桓大司馬曰:“諸君莫輕道,仁祖企腳北窗下彈琵琶,故自有天際真人想。”
  • 37.    《世説新語·品藻第九》:撫軍問孫興公:......“謝仁祖何如?”曰:“清易令達。”
  • 38.    《世説新語·任誕第二十三》:王、劉共在杭南,酣宴於桓子野家。謝鎮西往尚書墓還——葬後三日反哭——諸人慾要之。初遣一信,猶未許,然已停車;重要,便回駕。諸人門外迎之,把臂便下。裁得脱漬著帽,酣宴半坐,乃覺未脱衰。
  • 39.    名公法喜志 (4卷)  .太虛圖書館[引用日期2014-02-22]
  • 40.    《太平廣記》:夏侯弘自雲見鬼,與其言語。鎮西謝尚所乘馬忽死,憂惱甚至,謝曰:“卿若能令此馬生者,卿真為見鬼也。”弘去良久,還曰:“廟神樂君馬,故取之。當活。”尚對死馬坐,須臾,馬忽自門外走還,至馬屍間,便滅,應時能動起行。謝曰:“我無嗣,是我一身之罰?”弘經時無所告,曰:“頃所見小鬼耳,必不能辨此源由。”後忽逢一鬼,乘新車,從十許人,着青絲布袍。弘前提牛鼻,車中人謂弘曰:“何以見阻?”弘曰:“欲有所問,鎮西將軍謝尚無兒,此君風流令望,不可使之絕嗣?”車中人動容曰:“君所道,正是僕兒。年少時,與家中婢通,誓約不再婚而違約。今此婢死,在天訴之。是故無兒?”弘具以告。尚曰:“吾少時誠有此事。”
  • 41.    《世説新語·品藻第九》:宋禕曾為王大將軍妾,後屬謝鎮西。鎮西問禕:“我何如王?”答曰:“王比使君,田舍貴人耳。”鎮西妖冶故也。
  • 42.    《世説新語·任誕第二十三》:王長史、謝仁祖同為王公掾。長史雲:“謝掾能作異舞。”謝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視,謂客曰:“使人思安豐。”
  • 43.    《世説新語箋疏·任誕第二十三》:袁彥道有二妹:一適殷淵源,一適謝仁祖。(《袁氏譜》曰:“耽大妹名女皇,適殷浩。小妹名女正,適謝尚。”語桓宣武雲:“恨不更有一人配卿。”)
  • 44.    《晉書·卷三十二·列傳第二》:及康帝即位,立為皇后,封母謝氏為尋陽鄉君。
  • 45.    《晉書·卷七十九·列傳第四十九》:無子,從弟奕以子康襲爵,早卒。康弟靜復以子肅嗣,又無子。靜子虔以子靈佑繼鯤後。
  • 46.    《世説新語箋疏·輕詆第二十六》:殷顗、庾恆並是謝鎮西外孫。(《謝氏譜》:“尚長女僧要適庾龢,次女僧韶適殷歆。”)
  • 47.    《南史·卷二十四·列傳第十四》:(王)峻曰:“下官曾祖是謝仁祖外孫,亦不藉殿下姻媾為門户耳。”
  • 48.    懷謝亭  .中國建設報[引用日期2014-02-23]
  • 49.    採石尋仙蹤  .中國李白網[引用日期2014-02-23]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