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老學庵筆記

(南宋陸游創作的一部筆記)

編輯 鎖定
《老學庵筆記》是南宋陸游創作的一部筆記,內容多是作者或親歷、或親見、或親聞之事、或讀書考察的心得,以流暢的筆調書寫出來,因此不但內容真實豐富,而且興趣盎然,是宋人筆記叢中的佼佼者。
作品名稱
老學庵筆記
作    者
陸游
創作年代
南宋
文學體裁
筆記
卷    數
10

老學庵筆記作品簡介

編輯
《老學庵筆記》中華書局版 《老學庵筆記》中華書局版
《老學庵筆記》是以其鏡湖岸邊的“老學庵”書齋得名的,書齋的命名乃“取‘師曠老而學如秉燭夜行’之語”。
此書是放翁晚年作品。它記載了大量的遺聞故實, 風土民俗,奇人怪物,考辨了許多詩文、典章、輿地、方物等等。 其突出的特點,一是所錄多屬本人或親友見聞,二是特別關心時亊人物,三是所述人事多有議論褒貶。
清代文學家李慈銘認為該書 “雜述掌故,間考舊文,俱為謹嚴,所論時事人物亦多平允”,稱之為“亦説部之傑出也。”

老學庵筆記作品目錄

編輯
老學庵筆記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老學庵續筆記一卷
老學庵續筆記佚文三條附錄一、宋史陸游傳二、各家著錄與論跋
陳振孫直齊書錄解題
宋史藝文志
毛晉汲古閣書跋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武億授堂文鈔
黃丕烈士禮居藏書題跋記續
顧廣圻思適齊書跋
瞿鏞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記
週中孚鄭堂讀書記
繆荃孫藝風藏書記
商務印書館印本夏敬觀跋
張宗祥説郛序(節錄)

老學庵筆記寫作時間

編輯
《老學庵筆記》的寫作時間,大約在宋孝宗淳熙末年到宋光宗紹熙初年這幾年間。
卷一説:“予去國(指臨安)二十七年復來。”又卷六亦説:“今上初登極,周丞相草儀注,稱‘新皇帝’,蓋創為文也。”按周丞相指周必大,淳熙末、紹熙初任左丞相,“今上”、“新皇帝”俱指光宗。陸游因周必大推薦,淳熙末年回到朝廷,距他三十九歲孝宗隆興元年離開臨安,正好二十六、七年。這是《老學庵筆記》寫作時間的有力證據。
陸游的二兒子陸子龍編《陸游文集》時也説:《老學庵筆記》,“先太史(陸游)淳熙、紹熙間所作也。”

老學庵筆記名稱由來

編輯
《老學庵筆記》以老學庵命名。老學庵是陸游晚年(1190年,紹熙元年)以後蟄居故鄉山陰(今浙江紹興)時書齋的名字。他談到這個書齋命名的含義時,説是“取‘師老而學如秉燭夜行’之語”。(《劍南詩稿》卷三十三《老學庵詩》自注)這與他一生刻苦好學,孜孜不倦的精神相一致。他晚年的生活,基本上是在讀書和寫作之中度過的。
老學庵在鏡湖之濱,背繞青山,面臨碧水,空氣新鮮,環境安適。陸游很喜歡他這個書齋,有一首題老學庵的詩説:“萬疊青山繞鏡湖,數椽最愛野人居。”又一首題詩説:“此生生計愈蕭然,架竹苫茅只數椽。萬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曉送流年。”但陸游並非閉門讀書,以消永晝,而是從那小小的書齋中關心着祖國的命運和前途的:“老學衡茅底,秋毫敢自欺?開編常默識,閉户有餘師。大節艱危見,真心夢寐知。唐虞無在眼,生世未為遲。”陸游鮮明的政治傾向,在《老學庵筆記》裏那些簡練的、筆端常帶感情的記敍中,充分地流露出來。在《筆記》中,我們可以看到愛國將士堅持殺敵的事蹟,看到淪陷區人民對故國的思念,看到投降派的醜惡嘴臉,可以舉幾則筆記來看看。
“建炎維揚南渡時,雖甚倉猝,二府猶張蓋搭坐而出,軍民有懷磚狙擊黃相者。既至臨安,二府因言:‘方艱危時,臣等當一切貶損。今張蓋搭坐,尚用承平故事,欲乞並權省去,候事平日依舊。’實懲維揚事也。”黃相是黃潛善。這是指建炎三年揚州潰退之事,當時黃潛善、汪彥伯為相,力主和議,軍事上不作任何準備,甚至在臨時都城的維揚(揚州)附近都沒有派斥候,敵軍打到城下才發覺,倉皇南逃;軍士、百姓死傷無算,就是文武百官也不能自保,黃潛善逃跑時,卻還在大擺其宰相架子,因此遭到軍民狙擊,這裏表露了陸游對這次南逃事件的憤慨。
又有一則筆記道:“張德遠誅範瓊於建康獄中,都人皆鼓舞,秦檢之殺岳飛臨安獄中,都人皆涕泣,是非之公如此。”文字不多,內容卻很豐富。岳飛被秦檢害死的事是眾所周知的,範瓊是建炎初年一員帶兵大將,可是他不去阻擊侵略者的軍隊,卻望風而逃,廣大軍民譏笑他“此將軍豈解殺敵,惟有走耳。”他一路上還焚掠州縣,殘殺守官,欲為叛亂,因為終於威脅到宋高宗的皇位了,宋高宗才不得已採納知樞密院張浚(字德遠)的建議,捕殺了範瓊。人民羣眾敬惜愛國屈死的岳飛,痛恨死有餘辜的範瓊,是很自然的,這反映了廣大人民的心是最公平的,是非是最明確的。陸游對比了羣眾的兩種不同的反映,鄭重地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老學庵筆記作品評論

編輯
揭露投降派的醜惡嘴臉,反映人民反對妥協投降的感情時,《老學庵筆記》常用一些略帶幽默的筆法。有一則筆記記一個叫毛德昭的人,以“喜大罵極談”、“直諫無所忌諱”、“對客議事,率不遜語”著稱,可是,有一次在臨安茶肆中,他的朋友有意問他:“君素稱敢言,不知秦太師如何?”結果是:“德昭大駭,亟起掩耳曰:‘放氣,放氣!’遂疾走而去,追之不及。”讀完確實令人想笑,因為他一則讓讀者看到毛某的所謂敢言之妄,一則也反襯出秦檜“數以言罪人”的手段毒辣和氣焰囂張的程度。卷二有則筆記説:殿前司軍士施全刺殺秦檜,沒有成功,反被捉住遭到殺害,結尾,文章寫道:“初,斬全於市,觀者甚眾。中有一人朗言曰:‘此不了事漢,不斬何為!’聞者皆笑。”施全是個勇敢的人,“朗言者”講的則是反話,實在的意思是可惜未把秦檜殺死。“聞者皆笑”的“笑”,是種會心的笑,表露了羣眾對秦檜的仇恨,這個結尾,也是帶有一些幽默感的。
陸游有這樣兩句詩:“遺民淚盡胡塵裏,南望王師又一年。”表現他對淪陷人民有深切的同情。《老學庵筆記》中也有類似的記敍:“故都(開封)李和慄(炒栗子),名聞四方。他人百計效之,終不可及。紹興中,陳福公及錢上閣愷出使虜庭,至燕山,忽有兩人持慄各十裹來獻,三節人亦各得一裹,自贊曰:‘李和兒也。’揮淚而去。”這可以説是前面那兩句名詩的一個好註腳。
除上述內容外,《老學庵筆記》還有大量篇幅是記載當時的名物典章制度和各種逸聞趣事的,內容很廣泛,例如卷三、卷十談修《(宋)太祖實錄》、朱墨本《神宗實錄》的經過,卷七記教官出試題錯引麻沙版本上的訛字,卷八記宋初流行的“文選爛,秀才半”之語,卷二記陂澤的興廢,卷五記靖康年間出土的原始墓葬瓦棺葬,卷六記四川茂州雪蛆,卷三記辰、沅、靖州少數民族的生活習慣,描敍他們踏歌醉舞的社交生活,等等,都是研究文化史的資料。在這些筆記之中,可以看到,陸游讀書治學寫作的態度是很認真的,他注意向當地的羣眾學習,以實地的觀察瞭解,來獲得新的知識,印證從書本上或聽聞中得到的知識。例如,他聽到過淮南地區有條諺語:“雞寒上樹,鴨寒下水。”可是多次實際的觀察,卻不是這樣。後來他從一個老太太那兒聽到,應是“雞寒上距,鴨寒下嘴耳。上距,謂縮一足,下嘴,謂藏其於翼間”(卷二)。從而辨明瞭這條民諺的訛誤。又如有則筆記説:“魯直(黃庭堅)在戎州(在今四川)作《樂府》曰:‘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愛聽臨風笛。孫郎微笑,坐來聲噴霜竹。’予在蜀見其稿。今俗本改‘笛’為‘曲’,以協韻,非也。然亦疑‘笛’字太不入韻。及居蜀久,習其語音乃知瀘、戎間,謂笛為曲,故魯直得借用,亦因以戲之耳。”若不是親見過黃庭堅原稿,又習知四川方音,誰又能判斷完全入韻的“曲”字是個訛字,而那個按通行的語音來説不入韻的“笛”字卻是詩人本來使用的韻字呢?

老學庵筆記作品影響

編輯
《老學庵筆記》不僅在國內有影響,在我們的東鄰日本,很早就傳了過去,為當地人士愛讀之書。據日本古代一些文籍記載,明成化年間,日本國王源義政因文籍焚於兵火,特地諮大明禮部文,要求贈與中國文籍,所開列的書目就有:《老學庵筆記》全部,與《百川學海》《北堂書鈔》等並列,可見此書在日本之影響。
雖然只是一部篇幅不長的筆記文集,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卻作出了它的貢獻,這是不能不一提的。

老學庵筆記作品評價

編輯
前人對於《老學庵筆記》很重視,有過不少好的評價。
陳振孫《書錄解題》説他“生識前輩,年及耄期,所記所聞,殊有可觀。”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説它“軼聞舊典,往往足備考證”。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記》説它:“雜述掌故,間考舊文,俱為謹嚴;所論時事人物,亦多平允。”

老學庵筆記作者簡介

編輯
陸游(1125年—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少有大志,二十九歲應進士試,名列第一,因“喜論恢復”,被秦檜除名。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任歷官樞密院編修兼類聖政所檢討、夔州通判。乾道八年(1172年),入四川宣撫使王炎幕府。孝宗淳熙五年(1178年),離蜀東歸,在江西、浙江等地任職。終因堅持抗金。不為當權者所容而罷官。居故鄉山陰二十餘年。後曾出修國史,任寶章閣待制。其詞風格變化多樣,多圓潤清逸,不乏憂國傷時、慷慨悲壯之作。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渭南詞》等。 [1] 
參考資料
  • 1.    侯蕾編 .古詩詞八百首彩圖館 :中國華僑出版社,2016.03 :第297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