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崔子忠

編輯 鎖定
崔子忠(約1594年-1644年) [3]  ,明畫家,初名丹,字開予,後更名子忠,字道母,號北海,又號青蚓,晚明人,生年不詳。 [1] 
中文名
崔子忠
別    名
名丹
字開予
道母,號北海
國    籍
中國明朝
出生日期
1594年
逝世日期
1644年
職    業
畫家

崔子忠藝術風格

編輯
擅畫人物、仕女,兼工肖像,多取材於佛畫及傳説故事。畫法高古,得自唐宋,是一位相對獨立的畫家,而沒有具體的師承。筆墨、設色頗具古意,構圖、造型追求奇趣,超凡絕俗,風格獨具,與同時代的晚明變形主義大師陳洪綬齊名,有“南陳北崔”之稱。 [1] 
畫史上都説崔子忠“善畫人物,規模顧、陸、閻、吳名跡,唐以下不復措手。白描設色能自出新意,與陳洪綬齊名,號南陳北崔”。這種評論是近乎實際的,他繪的《桐蔭論道説法圖》(亦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一看題記,有可能誤認為是陳洪綬畫的。其好友梁清標在其死後為其輯刻的《息影軒畫譜》,其人物造型、表現方法與陳洪綬的《水滸葉子》亦很相近。故有“南陳北崔”之説。他們兩人在畫風上相似,卻不能相互代替,他們都以人物畫為主要特長,社會聲望也不分軒輊,但卻各有特色。陳洪綬的作品才氣橫溢,寓美於形色,而崔子忠的作品卻樸實無華,寓意於內藴。按梁清標的説法,崔子忠晚年“息影深山,杜門卻掃”瀏覽史籍,每遇有忠考奇節人物,義使巾幗英雄,繪圖像,立傳贊,雖稱自娛,也可以起“頑廉懦立”,立德、立功、立言、立像,合稱為四不朽之作。正因其作畫極為注重立意,因此為當時的文人和畫家們所推崇。崔子忠善於表達歷史題材,尤其喜歡畫文人們的風流韻事,他的《雲中玉女圖》、《蘇軾留帶圖》、《桐蔭博古圖》、《臨池圖》以及羅漢道釋等圖,都是人物畫,也都具有來歷,題材不見得新鮮,但由於他構思畫法有新意,或多或少加進自己的東西而成為新作,也是耐看的。 [3] 

崔子忠生平經歷

編輯
崔子忠,先世山東萊陽人,寄籍順天府(今北京)。崇禎年間為順天府學諸生,精通五經,能詩,並以文學知名於世,文翰之暇留心丹青。由於數次科舉未中,逐漸疏離政治,甘於作一名畫家。他言辭簡質,矜持自重,其書畫只詒知己,凡以金帛重禮求畫者,雖窮餓掉頭弗顧。畫作從不輕易示人,其作品也流傳不多。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明亡,崔子忠貧憤交集,一説走入土室困餓而死。 [1] 

崔子忠作品集

編輯
崔子忠的作品有《藏雲圖》《問道圖扇頁》等。 [1] 
崔子忠圖冊

崔子忠史書記載

編輯
周亮工記他“年五十病,幾廢之。後遭寇亂,潛避窮巷,無以給朝夕。有憐之而不以禮者,去而不就,遂夫婦先後死”,當生於萬曆二十二年(1594)前後,根據《書畫記》和《神州國光集》等史料著錄,崔子忠的繪畫作品涉及面很廣,在人物、山水、花鳥方面都有涉及,但以人物的特長,與陳洪綬並稱為“南陳北崔”。他作畫用紙或絹素,沒有定數,或為卷軸,為中幅冊頁,為扇面,似乎很隨便。他的同代人孔尚任在《享金簿》中稱:“萊陽崔子忠,號青蚓,人物稱絕技。人慾得其畫者,強之不肯。山齋佛壁則往往有焉。後竟以餓死。予得十八尊者一卷,筆意超邁,神氣如生,每一尊者俱有自制小贊,字與畫皆儒筆墨。”(見《美術叢書》第一集第七輯)。周亮工《書影擇錄》稱:“畫家工佛像者,近當以丁南羽、吳文中為第一,兩君像一觸目便覺悲憫之意,欲來接人,折算,衣紋、停分、形貌猶其次也。陳章侯、崔青蚓不是以佛像名,所作大士像亦遂,欲遠追道子,近逾丁吳,若鄭千里輩,一落筆便有匠氣,不足重也。”(見《美術叢書》初集第四輯二三七頁)崔子忠的書畫,孔尚任推為“儒者筆墨”,而亮工以貶低丁南羽、吳文中、鄭千里等人物畫家,來提高陳、崔兩家的繪畫地位,雖有可值得商榷之處,但在明清以來以仿古為能畫,筆筆講出處,處處要師承,非某宗某派則為野狐禪,畫壇了無生氣,特別是山水畫。自明董其昌畫分南北宗,提倡文人畫,至清代的四王、吳惲等,把山水畫拔高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相形之下,人物畫是不被重視的。在這種情況下,人們看重陳老蓮、崔子忠,並把他倆並稱為“南陳北崔”,是有其特殊意義的。
現存有關崔子忠的資料,成書最早內容最多的是清初順治年間周亮工的《因樹屋書影》。周氏自稱材料引自“王敬哉曰”和“錢虞山曰”。按:王崇簡(敬哉),宛平(北京)人,和崔子忠同是順天府學生員。據《書影》所記“王敬哉曰”,崔子忠,“其先山東平度州人”,佔籍順天(北京)。年青時考中秀才,因“為文崛奧”,不合科舉八股的要求,參加了幾次鄉試都未考中,便“棄舉子業”。
崔子忠中年時即蜚聲畫壇,住在北京南郊偏僻處一所簡陋的小院裏, “蓽門土壁,灑掃潔清,冬一褐,夏一葛”,“高冠草履,蒔花養魚,不知貧賤之可戚”。“妻布衣疏裳,黽勉操作”,兩個女兒“亦解誦讀”。每當興至,則欣然展紙揮毫,妻女“皆能點染設色”,一家四人“相與摩挲指示,共相娛悦”。有時也把得意之作贈給少數知己好友,但“若庸夫俗子用金帛相購請,雖窮餓,掉頭弗顧也”。(“錢虞山曰”也有相同內容)。崔子忠為人孤高,自甘清貧,景慕和效法的是那些超然塵世之外的古代高人雅士。“當時貴人多折官位與之交,崔皆逃避不顧”。
錢謙益文所記崔子忠軼事很生動:崔子忠少年時代的同窗好友宋應亨和宋玫都在崇禎年間考中進士。宋應亨任職吏部文選司時,曾授意一個“應選者”送給崔子忠一千兩銀子。崔子忠拒絕接受,並對宋應亨説:“你知道我窮,卻不拿自己的錢財贈送我,而要我接受‘應選者’的銀子。難道你不瞭解老同學的脾氣嗎?”宋玫任諫官,屢次向崔子忠求畫崔都不給。一天,宋玫把崔子忠請到府中,關上大門,對他説:“今天別怪老同學無理,如果不給我作畫,我就不放你回家,不出十天半月,你家裏養的魚、栽的花, 就都渴死和枯死了!”崔子忠無奈,只得畫了一幅。“畫成,別去,坐鄰家,使童往取其畫,曰‘有樹石略簡,須增潤數筆’”。宋玫把畫交給來人帶回,崔子忠當即撕碎,揚長而去。弄得宋玫哭笑不得,卻又奈何不了這位孤傲名高的昔日學友。
又,明末清初著名學者孫奇逢的《畿輔人物考》和孫承澤的《畿輔人物誌》,都有《崔文學子忠》傳,除了略述《書影》文中所記,還都記了“史可法贈馬”事。史可法王崇簡、崔子忠都是左光斗任提學御史時拔識的順天生員。到崇禎後期,史可法已負天下重望。“一日過其舍,見蕭然閉户,晨炊不繼,乃留所乘馬贈之,徒步歸”。史可法是非常瞭解並敬重這位老同學的。崔子忠則把馬賣了四十兩銀子,“呼朋舊痛飲,一日而盡”。説“這酒是史道鄰所贈,清清白白,不是來自‘盜泉的’”。其人其事之豪爽狂放,大都類此。
由明入清的高承埏(浙江秀水[今嘉興]人,崇禎十三年進士,十五年曾任寶坻知縣)著《崇禎忠節錄》,《順天府學廩生崔子忠》條,稱“先世山東平度州人,其祖來講師,後人因家焉”。“通五經,督學御史左忠毅公光鬥拔食餼。尚氣節,有文名,兼能詩,而畫奇絕。與諸暨陳洪綬章侯齊名,有‘南陳北崔’之稱”。
明末清初大史學家談遷的《北遊錄》,記文壇泰斗吳梅村入清以後得到了一幅崔子忠畫的《洗象圖》,面對這幅表現宮廷裏春日洗浴大象盛況的長卷,吳氏深為所畫場面的恢宏和人物的傳神而驚歎不已,便在畫卷上題了一首長詩。“崔生布衣懷紙筆,仰見天街馴象來”,崔子忠是在冒着充犯“金吾卒”之險,親自觀看了“赤腳烏蠻縛雙帶,六街仕女車填咽”的實況,“歸來沉吟思十日”,苦心揣摩構思之後,才創作出這幅“生平得意《洗象圖》”的。當時,“圖成懸在長安市,道旁觀者呼奇絕”。可惜崔生為人孤潔,吳梅村無限惋惜地説:“嗟嗟崔生餓死長安陌,亂離荒草埋殘骨。一生心力付兵火,此卷猶存堪愛惜。” [4] 

崔子忠評價

編輯
崔子忠不遺餘力地頌揚歷史上的隱逸君子,是其人生觀的曲折表現,同時亦是明末文人們走投無路,徘徊苦悶的心理狀態的真實反映。其本人雖居於京師,身居鬧市卻過着清苦無為的生活,很有隱者之風,由於他缺乏陶淵明的生活條件,又不肯寄人籬下,侍奉新主,所以只有餓死。不合時宜,懷才不遇,而又孤傲自恃,生不逢時,亦死得冤枉。“孤傲絕俗”的評價,確實當之無愧。 [3]  但以生命的結束為代價,其犧牲不可謂不大矣。歷史上有伯夷、叔齊因不食周粟,餓死於首陽山,而崔子忠則因懷才不遇而又孤傲自恃,寧肯餓死,也不願把畫賣給不識貨的庸人,寧肯病死在牀榻上,也不願意接受無禮者的援助,最終以自己的生命成就了李唐名作迥然不同的另一幅《采薇圖》。
明末文壇領袖書畫大師董其昌評崔子忠:“其人、文、畫,皆非近世所見”。錢謙益則稱他:“形容清古,望之不似今人。” [4]  錢評崔子忠的畫是:“慕顧、陸、閻、吳遺蹟,關、範以下不復措手”。説他所追求和師法的是晉代顧愷之陸探微、唐代閻立本吳道子、五代關仝、北宋范寬這些前代的超級大師,而絕不與流俗之輩看齊。周亮工在《書影》另一則文字裏稱:“崔青蚓不專以佛像名,所作大士像,亦遠追(吳)道子,近逾丁、吳。”

崔子忠作品賞析

編輯
《藏雲圖》 絹本設色 《藏雲圖》 絹本設色
此圖取材於唐代大詩人李白的故事。相傳李白居地肺山時,曾以瓶瓿貯存山中的濃雲帶回居所,散之卧內,得以“日飲清泉卧白雲”。圖中李白端坐四輪車上,初入深山,仰望山間蓊蓊鬱鬱的濃雲似行似駐,變幻無端,面帶訝異又若有所思。二童子分立左右,一人搭繩牽車,一人荷杖引導。山石樹木皆用暗色,藉以反襯畫面中部大面積的白雲。同時,又巧妙地借用水紋的畫法以細線勾出波紋,或疏或密,表現出雲霧強烈的流動性,以及“晴則如絮,幻則如人,行出足下,坐生袖中,旅行者不見前後”的種種變化。山石層疊而上,似方似圓,造型怪異;遠山屈曲,如筍向天;老樹虯勁盤旋,迥異凡塵,給人以靜寂神秘之感。人物雖極小,卻置於畫幅最為顯著的視點,並施以純淨鮮明的藍、白、黑亮色,與背景的濃雲暗樹對比強烈,醒目而突出,體現出作者的匠心。崔子忠的繪畫,熱衷神仙、道釋題材,此幅描繪被人們稱為“詩仙”的李白,且使其置身於雲出霧沒、超然出塵的神山仙境之中,在尊頌先賢的同時,也寄託了畫家自己對現實世界的不滿和對隱逸出世的嚮往和追求。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