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三藩

(清朝初年的三個漢族藩王)

編輯 鎖定
滿清初年的“三藩”,是指三個割據一方的漢族藩王,即雲南平西王吳三桂、廣東平南王尚可喜、福建靖南王耿精忠。清軍在進入山海關後,由於自身八旗兵實力不足和中國地域的廣大,所以扶植了三藩軍隊,作為攻擊李自成大順軍和南明的先鋒,即“以漢制漢”。
在清軍征服全國後,三藩卻已成尾大不掉之勢,擁有過大的兵權、財權和地方政治影響力。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與清廷分庭抗禮,成為清廷的心腹大患。
所以,在康熙十二年(1673年)春,康熙做出撤藩的決定,戰爭爆發。而康熙二十年(1681年)冬,清軍攻入雲貴省城昆明,吳世璠自殺,歷時8年的三藩之亂結束。
中文名
三藩
三藩來源
滿清扶植
結    果
歷時8年的三藩之亂結束
包    括
吳三桂,尚可喜,耿精忠
定    義
漢族藩王
存續時間
1644年到1673年

三藩三藩介紹

編輯
清朝初年,將降將有功者分封在一些南方省份,用來對付西南的南明殘餘勢力,和對抗台灣的明鄭政權,即:平西王吳三桂,世代鎮守雲南,兼轄貴州;平南王尚可喜,世代鎮守廣東;靖南王耿精忠,世代鎮守福建。上述三方勢力合稱“三藩”。
三藩在所鎮守的省份權力甚大,可以轄制、影響當地地方官員,並可掌控自己的軍隊、掌握地方税賦等。
耿仲明
先世山東人,徙遼東蓋州衞。明登州參將,與李九成、孔有德同為毛文龍舊部。毛文龍死後隸屬登萊巡撫孫元化麾下,孫元化將李、孔、耿所部編練為登州新軍,恩遇有加。崇禎四年(1631)八月,祖大壽受困大淩河城內。孫元化急令孔有德以八百騎趕赴前線增援,孔有德抵達吳橋時,因遇大雨雪,部隊給養不足,吳橋縣拒絕為孔部提供給養,有一士兵強取士紳王象春家僕一雞,孔有德畏懼王家勢力,下令將該士兵“穿箭遊營”,眾士兵羣情激奮,擊殺該家僕。李九成因將孫元化交給他的公款賭博揮霍,無法交差,遂煽動孔有德發動叛亂。耿仲明打開登州城門迎接叛軍,出賣了孫元化。崇禎六年(1633),叛亂失敗,李九成被擊斃,耿仲明與孔有德一道叛投後金。崇德元年(1636),清封耿仲明為懷順王,順治六年(1649),改封靖南王,偕尚可喜進軍廣東,於途中因窩藏逃人畏罪自殺。其子繼茂襲封,後移鎮福建。康熙十年(1671),繼茂卒,其子耿精忠襲封。
尚可喜
先世洪洞人,遷衡水,後徙遼東海州。明廣鹿島副將。孔有德、耿仲明叛投後金後,引清軍攻破旅順,尚可喜全家殉國。後尚可喜因受上司排擠叛投後金。崇德元年,清封尚可喜為智順王,順治六年,改封平南王,率所部隨大軍下廣東,遂留鎮廣東。
吳三桂
江蘇高郵人,籍遼東山海衞。其父吳襄崇禎時錦州總兵,三桂以武舉隨徵,因戰功及父蔭,官都指揮。後吳襄坐失戰機下獄,擢三桂為總兵,守寧遠崇禎十七年(1644)三月初李自成軍破大同、真定,京師戒嚴。明崇禎帝封吳三桂為平西伯,飛檄率所部入衞京師,並起用吳襄提督京營。三桂令步騎先入關,親率精鋭殿後。十六日抵山海關,二十日到豐潤,聞京師已陷,入衞兵皆潰,三桂引兵還頓山海關。李自成派降將唐通攜銀四萬兩犒三桂軍,並脅吳襄作書招降。三桂率兵西至灤州,聞其愛妾陳圓圓為李自成軍部將劉宗敏掠去,即回師山海關,秘密遣使上書睿親王多爾袞,請清軍入關討李自成。
多爾袞得書即日急進,至山海關外十里,吳三桂出關迎降,即在軍中剃髮盟誓,其兵以白布系肩,前驅入關。四月二十二日,吳三桂與清英王阿濟格、豫王多鐸大敗李自成軍于山海關(見山海關之戰)。是日清封吳三桂為平西王,令其為前驅追擊李自成。吳三桂隨阿濟格敗李自成於慶都。後又自長城外進綏德、延安,攻西安。李自成出武關南走,三桂督兵追擊,自襄陽下武昌,進至九江,清廷召還,命往錦州鎮守。順治五年移鎮漢中。八年,清廷命吳三桂督李國翰徵四川。九年,吳三桂分兵攻下成都、嘉定、敍州、重慶,遭明軍劉文秀部反擊,損失慘重,但於保寧反敗為勝。十四年清廷命吳三桂為平西大將軍進徵貴州。十五年,下遵義,隨後參加了與李定國對決的炎遮河之戰。十六年,清軍會攻雲南省城,南明永曆帝奔永昌,復奔緬甸。吳三桂在追擊過程中在磨盤山遭到李定國、竇名望等人的伏擊。清廷命吳三桂鎮守雲南,並諭吏、兵二部,凡雲南文武官舉黜及兵民一切事,命吳三桂暫行總管,俟數年後,仍照舊例。十八年,清軍入緬,緬甸王執永曆帝獻清軍。康熙元年,吳三桂殺南明永曆帝朱由榔於昆明。清廷晉封吳三桂為親王,並命貴州省亦屬管轄。吳三桂遂久鎮雲貴。

三藩三藩割據

編輯
三藩擁有自己的軍隊,獨立的財政,以及地方的實際統治權,其實已經‘勢成割據’。其中,平南、靖南二藩各有兵力十五佐領,綠營兵各六七千,丁口各兩萬;平西王所屬兵力五十三佐領,綠營兵一萬二千,丁口數萬。
吳三桂自視功高蓋世,兵強馬壯,四方精兵猛將多歸其部下,所以驕橫跋扈,荒唐奢靡。在吳三桂的要求下,清廷擢升其部將王輔臣為陝西提督,李本深為貴州提督吳之茂為四川總兵,馬寶、王屏藩、王緒等十人為雲南總兵。
此時,三藩勢力幾及全國之半。
吳三桂割據
初鎮雲貴,清廷曾准予便宜行事,雲、貴督撫全受他節制,所除授文武官員,號稱“西選”,“西選”之官幾遍各地。順治十七年,雲南省俸餉九百餘萬,加以粵閩二藩運餉,年需兩千餘萬。鄰近諸省挽輸不足,則補給於江南,致使清朝財賦半耗費於三藩。吳三桂自恃勢重,益驕縱,踞明桂王五華山舊宮為藩府,增崇侈麗,盡據明黔國公沐氏舊莊七百頃為藩莊,圈佔民田,迫令“照業主例納租”,並“勒平民為餘丁”,“不從則誣指為逃人”。又借疏河修城,廣徵關市,榷鹽井,開礦鼓鑄,壟斷其利,所鑄錢,時稱“西錢”。吳三桂專制雲南十餘年,日練兵馬,利器械,暗存硝磺等禁物。通使達賴喇嘛,互市茶馬,蒙古之馬由西藏入雲南每年數千匹。他遍佈私人於水陸要衝,各省提鎮多有心腹。其子吳應熊額駙,朝政鉅細,可以旦夕密報。於是,吳三桂自以為根蒂日固不可拔,朝廷終究不會從他手中奪去雲貴。
耿精忠割據
襲封王爵後,縱令屬下奪農商之業,“以税斂暴於閩”,縱使其部下“苛派伕役,勒索銀米”。又廣集宵小之徒,因讖緯有“天子分身火耳”之謠,妄稱“火耳者,耿也。天下有故,據八閩以圖進取,可以得志”。
尚可喜割據
在廣東令其部屬私充鹽商,又私市私税。廣州為對外通商口岸,“每歲所獲銀兩不下數百萬”。尚可喜對清廷比較效忠,但年老多病,將兵事交其子之信。尚之信素性桀驁,橫暴日甚,招納奸宄,布為爪牙,罔利恣行,官民怨恨。又酗酒嗜殺,常在其父面前持刃相擬,所為所行,日益不法。至此,三藩各據一方,互通聲氣,廣佈黨羽,實際上已成為割據勢力。

三藩三藩之亂

編輯
康熙即位後,三藩已經勢成割據,嚴重威脅着滿清的統治。
三藩先是給滿清八旗當急先鋒,一路打出國境滅掉明裔,後來發現滿清皇族還是不拿它們當自己人早晚下手削藩,於是打着驅除韃虜的旗號造反了,可是這個時候億萬漢人已經不相信它們響應它們了,最終三藩丟掉了自己的性命。當三藩自己造反的時候,已經是沒有什麼人肯相信了。 畢竟這時候再提“忠於漢室,精忠報國,驅逐韃虜”的把戲,已經晚了。三藩當年殺漢人,絞朱氏的那血淋淋的兵器,仍縈繞在眼前。三藩至江南時漢人無一響應吳三桂。
早在順治死時,吳三桂擁兵北上入祭,兵馬塞途,居民走避,清廷恐吳三桂生變,命其在城外張棚設奠,禮成即去。康熙帝親政數年,深知朝廷中外之利害和前代藩鎮之得失,曾説:“朕聽政以來,以三藩及河務、漕運為三大事,夙夜厪念,曾書而懸之宮中柱上。”康熙六年,吳三桂以目疾請解除總管雲貴兩省事務,以相試探。康熙帝命吳三桂將所管各項事務交出,責令雲貴兩省督撫管理。雲貴總督卞三元、提督張國柱李本深合詞請命平西王仍總管滇黔事務。康熙帝以照顧吳三桂身體為理由,予以拒絕。
康熙十二年三月,平南王尚可喜疏請歸老遼東,留其子尚之信繼續鎮守廣東。經户、兵兩部和議政王貝勒大臣集議,認為如果尚之信擁兵留鎮廣東,跋扈難制,康熙帝遂詔令盡撤全藩。吳三桂和耿精忠得知不能自安,在同年七月先後疏請撤兵,以試探朝廷意旨。經户、兵二部確議,吳三桂及所部五十三佐領官兵家口應俱遷移。疏下議政王大臣會議,大學士索額圖圖海等多以為三藩不可遷移。惟有刑部尚書莫洛、户部尚書米思翰、兵部尚書明珠等力請徙藩。康熙帝再命議政王貝勒大臣及九卿科道會同確議,畫一具奏。諸王以下所見不一,仍持兩議。康熙帝考慮到藩鎮久握重兵,勢成尾大,非國家之利;又以為吳三桂之子,耿精忠諸弟都宿衞京師,諒吳、耿二人不能發動變亂。遂下令三藩俱撤還山海關外。
百科x混知:圖解三藩之亂 百科x混知:圖解三藩之亂
三藩之亂及其覆滅吳三桂、耿精忠疏請移藩,實迫於形勢,並非本意。吳希冀朝廷慰留,如明代沐英世守雲南之先例。及撤藩命下,愕然失望,遂與其心腹聚謀,暗中部署兵馬,禁遏郵傳,只許入而不許出,並勾結他省舊部,又與耿精忠聯絡應和,準備叛亂。康熙十二年八月清廷命禮部侍郎哲爾肯等赴雲南,户部尚書梁清標等赴廣東,吏部侍郎陳一炳等赴福建,各持敕諭,會同該藩及督撫商榷移藩事宜。九月,清廷命陝西總督鄂善總督雲南軍務,寧夏總兵官桑額提督雲南軍務。此時吳三桂與其黨正日夜加緊密謀。侍郎哲爾肯、學士傅達禮等既至雲南,催促起行。吳三桂表面拜詔,而屢遷行期,反謀益急,而難於舉兵之名。欲立明朝後裔以號召天下,但緬甸之役及殺害永曆帝無可自解;欲行至中原據腹心之地舉兵,又恐日久謀泄。
是年十一月,吳三桂反,殺雲南巡撫朱國治,拘捕了按察使以下不順從的官員,發佈檄文,自稱“原鎮守山海關總兵官,今奉旨總統天下水陸大元帥,興明討虜大將軍”。佯稱擁立“先皇三太子”,興明討清,蓄髮,易衣冠,傳檄遠近,致書平南、靖南二藩及各地故舊將吏,並移會台灣鄭經,邀約響應。雲南提督張國柱、貴州巡撫曹申吉、提督李本深等隨吳三桂反。雲貴總督甘文焜在貴州聞變,馳書告川湖總督蔡毓榮,急走至鎮遠,被副將江義以兵包圍,甘文焜自殺,三藩之亂由此開始。

三藩平定三藩

編輯
自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二十一吳三桂起兵反清,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十月二十九吳世璠自殺,清軍進入昆明,三藩之亂歷時八年。而其演變過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
自康熙十二年十一月至十五年四月。
戰爭開始,吳三桂兵出雲貴,向湖南進攻,屢次大敗清軍,並迅速的進據湖南澧州、常德、嶽州、長沙,取得了空前的大勝。
而清軍卻已經十餘年不經戰事,軍備鬆弛,所以全線潰敗。當年的八旗鐵騎,在温柔的江南之地安享了十餘年後,已經再無當年的威風煞氣。最後,清軍集結在荊州、武昌、宜昌,勉強與吳軍對峙,防止吳軍跨過長江,進兵中原。
而同時,廣西將軍孫延齡叛於廣西,羅森鄭蛟麟吳之茂叛於四川,耿精忠叛於福建,台灣鄭經渡海進兵福建漳州、泉州和廣東潮州,提督王輔臣又叛於寧羌,擊殺清陝西經略莫洛。
一時,清王朝四方警訊頻傳,人心動搖。
但清王朝畢竟是全國性政權,可以調動的兵力、財力、人力、物力遠非三藩可比,所以,三藩如果不能在戰爭初期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失敗,就是註定了。
同時,戰爭初期,吳三桂顯露出了戰略眼光和膽識氣魄的不足,一心想劃江而治,結果失去了決勝的機會。
第二階段
自康熙十五年五月至十七年七月。以王輔臣敗降平涼為轉機,形勢向有利於清軍發展。隨後,因鄭經部爭據福建漳、泉、興、汀等地,耿精忠腹背受敵,倉促撤兵請降。尚之信也相繼投降。孫延齡又被吳世璠殺於桂林。於是,清軍集中兵力進逼長沙、嶽州,吳三桂聚眾固守。兩軍在江西吉、袁二州、廣東韶關、永興和廣西梧、潯二州及桂林等湖南外圍要地反覆爭奪。清軍將帥每多觀望,曠日糜餉,在軍事上仍處於相持階段。
第三階段
自康熙十七年八月至二十年十月。康熙十七年,年已七十四歲的吳三桂在衡州稱帝,國號大周,但未能改變叛軍的困境。同年秋,吳三桂病死,形勢陡變。叛軍無首,眾心瓦解。其孫吳世璠繼承帝位。清軍趁機發動進攻,從此叛軍一蹶不振,湖南、廣西、貴州、四川等地逐步為清軍恢復。但馬寶、胡國柱等叛軍仍困獸猶鬥,節節頑抗;滿洲將帥仍多遷延,以致時逾兩年,清軍才進逼雲南,康熙二十年底,圍攻省城昆明。吳世璠勢窮自殺,餘眾出降,三藩之亂終告平定。

三藩歷史影響

編輯
三藩之亂,雖然帶來了空前的破壞,但戰爭結束後,清王朝實現了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