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624年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624年是指中國紀年624年,唐高祖神堯大聖光孝皇帝武德七年。 [1] 
中文名
624年
外文名
624
別    名
甲申,公元六二四年
中國紀年
唐高祖神堯大聖光孝皇帝武德七年
歷史大事
唐軍擊破輔公祏,平定江南
相關資料
《資治通鑑》

624年歷史大事

編輯
李孝恭率領唐軍擊破輔公祏,平定江南
輔公祏初從杜伏威,後杜伏威猜忌輔公祏並削弱其兵權,令輔公祏非常不滿,唐高祖武德五年(六二二),杜伏威入長安,留輔公祏鎮守丹陽。次年輔公祏詐稱接杜信函,令其起兵,又詐稱唐扣留杜伏威,不能回江南,繼而大修儀仗,儲運兵糧。不久在丹陽稱帝,建國號宋。八月輔公祏攻打海州(今江蘇連雲港),壽陽(今安徽壽縣)。八月,高祖令李孝恭圍討輔公祏 ,李靖、李勣、黃君漢、張鎮州、盧祖尚全都受他指揮, 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李孝恭李靖進兵丹陽,輔公祏棄城而走。後輔公祏被俘,送往丹陽後被殺。唐軍分道攻輔公祏餘部,輔公祏起兵被平定。 [1] 
唐置大中正
武德七年(六二四)正月,唐朝依照北周、北齊舊制,在各州設置大中正一人,掌管州內各種人物情況以及品秩、族望等。大中正要以各州門望高的人擔當,不是正式官職,沒有官品等級和俸祿 [1] 
白簡羌、白狗羌附唐
武德六年(六二三)末,白簡羌、白狗羌派遣使者到唐入貢,其風俗大致與黨項相同,原來曾依附吐谷渾或党項,白簡羌有精兵一萬多人,勇猛善戰。而白狗羌有兵千人。武德七年(六二四)正月,唐朝以白簡羌、白狗羌地設置維(今四川理縣北)、恭(今四川小金川西)二州。
唐高祖封朝鮮半島三王
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高麗建武派使臣來唐,請唐頒賜曆法。唐高祖派使前往,冊封建武為遼東郡王、高麗王;百濟扶余璋帶方郡王,新羅王金真平為樂浪郡王。
張金樹殺高開道降唐
割據北方的高開道見唐朝勢力強大,本有投降之意,但自知有反覆之罪又不敢降。最後決定憑恃突厥做後盾,不再有投降之意。而高開道的部眾都是山東人,思鄉心切,都欲離去。高開道挑選勇猛善戰的兵士數百人,作為假子,由張金樹統領。劉黑闥的故將張君立也逃在高開道隊伍中,與張金樹密謀殺高開道。二人裏應外合進攻高開道,高開道自知生命無法保全,先縊殺妻兒,再自殺而死。張金樹又將高開道的假子全部殺死,於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遣使降唐。唐朝任命張金樹為北燕州都督,以其地設置媯州
武德七年(六二四)二月,杜伏威卒。輔公袥起事時,詐稱得到杜伏威的命令。輔公袥被平定後,趙郡王李孝恭不知公袥陰謀,而將杜伏威給輔公袥偽信一事上奏朝廷。高祖下詔追除杜伏威名,籍沒妻、子。太宗即位後,得知杜伏威的冤情,將其赦免,恢復他的官爵。 [1] 
唐定官制
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唐政府初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下面是尚書省門下省中書省秘書省殿中省內侍省等六省。再下面是御史台太常、光祿、衞尉宗正太僕、大理、鴻臚司農太府九寺,次將作監,次國子學,次天策上將府,再下是左右衞到左右領衞為十四衞。東宮設置三師、三少、詹事門下坊典書坊等兩坊、家令寺率更寺僕寺等三寺及十率府。王、公設置府佐、國官,公主設置邑司,以上全為京城職事官,州、縣、鎮、戍的官職全為外職事官。文散官開府儀同三司將仕郎共二十八階;武散官從驃騎大將軍到戎副尉共三十一階。勳官上柱國武騎尉為十二等。 [1] 
輔公袥敗死
武德六年(六二三)八月,輔公袥起兵後,攻打海州(今江蘇連雲港市)、壽陽(今安徽壽縣)。唐軍圍攻輔公袥,李孝恭先後在樅陽(今安徽合肥市附近)、宣州(今安徽宣城)等地擊敗輔公袥,後又攻拔宣州附近的鵲頭、梁山三鎮,又在蕪湖敗輔公袥。安撫使任環拔揚子城,廣陵城主龍龕降唐。輔公袥派其大將馮慧亮、陳當世率水師三萬人駐屯博望山,陳正通、徐紹宗率步兵駐屯青林山,並連接鐵鎖切斷長江通路。唐軍水兵到達舒州(今安徽潛山),李世勣攻克壽陽進至硤石,馮慧亮等堅守不出,唐軍切斷其糧道,馮慧亮始出戰。李孝恭以弱兵引誘馮軍,而率領精兵佈陣以待,結果馮慧亮大敗。李孝恭、李靖乘勝追擊,博望山、青林山的戍兵潰敗,被殺死及淹死一萬多人,武德七年(六二四)三月二十八日,李靖進兵丹陽。輔公袥率兵棄城而走,欲到會稽(今浙江紹興)與左遊仙會合。走至常州,輔公袥的將領吳騷企圖抓獲輔公袥,輔公袥發覺後,丟棄妻兒,僅帶心腹十幾人逃走,在武康被人攻擊,輔公袥被俘,送往丹陽後被殺。唐軍分道進擊輔公袥部眾,輔公袥起兵至此被平定。 [1] 
唐頒行新律令
武德七年(六二四)四月,唐朝頒行新的律令,基本上沿襲開皇律令,僅比開皇時增加新格五十三條。 [1] 
初定租庸調
武德七年(六二四)四月,唐初定均田租、庸、調法。規定:每個成丁、中男授田一頃,篤疾給田四十畝,寡妻妾給田三十畝,皆以其中的十分之二為永業田,十分之八為口分田。每個丁男一年交納租粟二石,調隨土地所出交納,綾、絹、絁、布皆可。每歲服役二十天,不服役則收其傭(代役費),每天三尺。增加勞役十五天免其調;加三十天,租、調全免。若遇水旱蟲霜等災害,收成損失十分之四以上免租,損失十分之六以上免調,損失十分之七以上租役全免。政府又將百姓的貲財分為九等。並建立鄉黨制度,以百户為裏,五里為鄉,四家為鄰,四鄰為保。在城邑里設坊,鄉村設村、食官祿的人不許與一般百姓爭利;工商雜類,不許與士類為伍。規定年齡區別為:男女始生為黃,四歲為小,十六歲為中,二十一歲為丁,六十歲為老。每年一造計帳,三年一造户籍。 [1] 
楊文幹起事
武德七年(六二四)六月,太子建成私自派自己的親信、慶州(今甘肅慶陽)都督楊文幹招募壯士送往都城。高祖將幸仁智宮(今陝西宜春)避暑,建成使元吉暗算秦王世民,並派爾朱煥、橋公山送盔甲與楊文幹。爾朱煥、橋公山二人行至豳州,揭發此事,告太子縱容楊文幹起兵。李淵震怒,招楊文幹入見。楊文幹知事情敗露,遂擁兵造反,攻佔寧州(今甘肅寧縣)。高祖先派左武衞將軍錢九隴靈州都督楊師道鎮壓,後又命李世民親率大軍到寧州平叛。七月初五日,楊文幹被部將殺死,傳首長安。 [1] 
唐高祖欲遷都
有人對高祖講:“突厥之所以進攻關中地區,是因為財富和人口都集中在長安,如果將長安焚燬而不再為都,突厥的進攻自會停止。”高祖以為然,便派遣中書侍郎宇文士及到樊、鄧(今屬河南)一帶尋找可以建都的地方,欲將都城遷徙,太子建成、齊王元吉及裴寂都贊成這一決定。蕭瑀等人雖然不贊成,但也不敢進諫,只有李世民不同意遷都,並且極力勸諫,最後李淵打消了遷都的想法。 [1] 
頡利突利發兵攻唐
武德七年(六二四)八月,突厥進犯原州(今寧夏固原)、忻州(今山西忻縣)、幷州等地,震動關中,京都長安戒嚴。接着又進攻綏州(今陝西綏德),被刺史劉大俱擊退。此次突厥頡利、突利二可汗率全部軍隊進犯中原,秦王李世民率兵前去抵抗。當時關中已下了許多天雨,糧道受阻,將士疲憊,武器受雨,朝廷上下及軍隊中都很憂慮。在豳州(今陝西彬縣)五隴阪,雙方佈陣,李世民獨騎到突厥陣前,先責備頡利同意和親而今又違約,又上前謂突利,説:“你過去與我結盟,言明有急相救,今乃引兵相向,何無手足之情!”以離間二可汗的關係。同時又趁雨夜襲擊突厥,並派使臣前去勸説突利,致使頡利慾戰,而突利不同意,最後頡利不得不派突利與其夾畢特勒阿史那思摩來見李世民,請求和親,李世民答應,並與突利結為兄弟。突厥在與唐結盟後撤兵。 [1] 

624年資治通鑑記載

編輯
高祖神堯大聖光孝皇帝中之下武德七年(甲申,公元六二四年)
春,正月,依周、齊舊制,每州置大中正一人,掌知州內人物,品量望第,以本州門望高者領之,無品秩。
壬午,趙郡王孝恭擊輔公祏別將於樅陽,破之。
庚寅,鄒州人鄧同穎殺刺史李士衡反。
丙申,以白狗等羌地置維、恭二州。
二月,辛丑,輔公祏遣兵圍猷州刺史左難當嬰城自守。安撫使李大亮引兵擊公祏,破之。趙郡王孝恭攻公祏鵲頭鎮,拔之。
丁未,高麗王建武遣使來請班歷。遣使冊建武為遼東郡王、高麗王;以百濟王夫餘璋為帶方郡王,新羅王金真平為樂浪郡王。
始州獠反,遣行台僕射竇軌討之。
己酉,詔:“諸州有明一經以上未仕者,鹹以名聞;州縣及鄉皆置學。”
壬子,行軍副總管權文誕破輔公祏之黨於猷州,拔其枚洄等四鎮。
丁巳,上幸國子學,釋奠;詔諸王公子弟各就學。
戊午,改大總管為大都督府
己未,高開道將張金樹殺開道來降。開道見天下皆定,欲降,自以數反覆,不敢;且恃突厥之眾,遂無降意。其將卒皆山東人,思鄉里,鹹有離心。開道選勇敢士數百,謂之假子,常直閣內,使金樹領之。故劉黑闥將張君立亡在開道所,與金樹密謀取開道。金樹遣其黨數人入閣內,與假子游戲,向夕,潛斷其弓弦,藏刀槊於牀下,合暝,抱之趨出,金樹帥其黨大噪,攻開道閣,假子將御之,而弓弦皆絕,刀槊已失,爭出降;君立亦舉火於外與相應,內外惶擾。開道知不免,乃擐甲持兵坐堂上,與妻妾奏樂酣飲,眾憚其勇,不敢逼。天且明,開道縊妻妾及諸子,乃自殺。金樹陳兵,悉收假子斬之,並殺君立,死者五百餘人。遣使來降,詔以其地置媯州。壬戌,以金樹為北燕州都督。
戊辰,洋、集二州獠反,陷隆州晉城。
是月,太保吳王杜伏威薨。輔公祏之反也,詐稱伏威之命以紿其眾。及公祏平,趙郡王孝恭不知其詐,以狀聞;詔追除伏威名,籍沒其妻子。及太宗即位,知其冤,赦之,復其官爵。
三月,初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次尚書、門下、中書、秘書、殿中、內侍為六省,次御史台,次太常太府九寺,次將作監,次國子學,次天策上將府,次左、右衞至左、右領衞為十四衞;東宮置三師、三少、詹事及兩坊、三寺、十率府;王、公置府佐、國官,公主置邑司,併為京職事官。州、縣、鎮、戌為外職事官。自開府議同三司將仕郎二十八隊,為文散官驃騎大將軍陪戎副尉三十一階,為武散官;上柱國武騎尉十二等,為勳官
丙戌,趙郡王孝恭破輔公祏蕪湖,拔梁山等三鎮。辛卯,安撫使任瑰拔揚子城,廣陵城主龍龕降。
丁酉,突厥寇原州。
戊戌,趙郡王孝恭克丹楊。
先是,輔公祏遣其將馮慧亮、陳當世將舟師三萬屯博望山,陳正通、徐紹宗將步騎二萬屯青林山,仍於梁山連鐵鎖以斷江路,築卻月城,延袤十餘裏,又結壘江西以拒官軍。孝恭與李靖帥舟師次舒州,李世勣帥步卒一萬渡淮,拔壽陽,次硤石。慧亮等堅壁不戰,孝恭遣奇兵絕其糧道,慧亮等軍乏食,夜,遣兵薄孝恭營,孝恭安卧不動。孝恭集諸將議軍事,皆曰:“慧亮等擁強兵,據水陸之險,攻之不可猝拔,不如直指丹楊,掩其巢穴。丹楊既潰,慧亮等自降矣!”孝恭將從其議,李靖曰:“公祏精兵雖在此水陸二軍,然後自將亦為不少,今博望諸柵尚不能拔,公祏保據石頭,豈易取哉!進攻丹楊,旬月不下,慧亮等躡吾後,腹背受敵,此危道也。慧亮、正通皆百戰餘賊,其心非不欲戰,正以公祏立計使之持重,欲以老我師耳。我今攻其城以挑之,一舉可破也!”孝恭然之,使羸兵先攻賊壘而勒精兵結陳以待之。攻壘者不勝而走,賊出兵追之,行數里,遇大軍,與戰,大破之。闞稜免冑賊眾曰:“汝曹不識我邪?何敢來與我戰!”賊眾多稜故部曲,皆無鬥志,或有拜者,由是遂敗。孝恭、靖乘勝逐北,轉戰百餘裏,博山、青林兩戍皆潰,慧亮、正通等遁歸,殺傷及溺死者萬餘人。李靖兵先至丹楊,公祏大懼,擁兵數萬,棄城東走,欲就左遊仙於會稽,李世勣追之。公祏至句容,從兵能屬者才五百人,夜,宿常州,其將吳騷等謀執之。公祏覺之,棄妻子,獨將腹心數十人,斬關走。至武康,為野人所攻,西門君儀戰死。執公祏,送丹楊梟首,分捕餘黨,悉誅之,江南皆平。 [2] 
己亥,以孝恭為東南道行台右僕射,李靖為兵部尚書。頃之,廢行台,以孝恭為楊州大都督,靖為府長史。上深美靖功,曰:“靖,蕭、輔之膏肓也。”
闞稜功多,頗自矜伐。公祏誣稜與己通謀。會趙郡王孝恭籍沒賊黨田宅,稜及杜伏威王雄誕田宅在賊境者,孝恭並籍沒之;稜自訴理,忤孝恭,孝恭怒,以謀反誅之。
夏,四月,庚子朔,赦天下。
是日,頒新律令,比開皇舊制增新格五十三條。
初定均田租、庸、調法:丁、中之民,給田一頃,篤疾減什之六,寡妻妾減七;皆以什之二為世業,八為口分。每丁歲入租粟二石。調隨土地所宜,綾、絹、絁、布。歲役二旬;不役則收其傭,日三尺;有事而加役者,旬有五日,免其調;三旬,租、調俱免。水旱蟲霜為災,什損四以上免租,損六以上免調,損七已上課役俱免。凡民貲業分九等。百户為裏,五里為鄉,四家為鄰,四鄰為保。在城邑者為坊,田野者為村。食祿之家,無得與民爭利;工商雜類,無預士伍。男女始生為黃,四歲為小,十六為中,二十為丁,六十為老。歲造計帳,三年造户籍。
丁未,党項寇松州。
庚申,通事舍人李鳳起擊萬州反獠,平之。
五月,辛未,突厥寇朔州
甲戌,羌與吐谷渾同寇松州。遣益州行台左僕射竇軌翼州道,扶州刺史蔣善合自芳州道擊之。
丙戌,作仁智宮於宜君。
丁亥,竇軌破反獠於方山,俘二萬餘口。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