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赤壁賦

(北宋蘇軾賦作)

編輯 鎖定
《赤壁賦》是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一篇賦,作於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年)作者貶謫黃州(今湖北黃岡)時。此賦記敍了作者與朋友們月夜泛舟遊赤壁的所見所感,以作者的主觀感受為線索,通過主客問答的形式,反映了作者由月夜泛舟的舒暢,到懷古傷今的悲咽,再到精神解脱的達觀。全賦在佈局與結構安排中映現了其獨特的藝術構思,情韻深致、理意透闢,在中國文學上有着很高的文學地位,並對之後的賦、散文、詩產生了重大影響。
作品名稱
赤壁賦
作    者
蘇軾
創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處
《蘇東坡全集》
作品體裁
作品別名
前赤壁賦
篇    幅
644字 [2] 

赤壁賦作品原文

編輯
赤壁賦
壬戌之秋1,七月既望2,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3,水波不興4。舉酒屬客5,誦明月之詩6,歌窈窕之章7。少焉8,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9。白露橫江10,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11。浩浩乎如馮虛御風12,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13,羽化而登仙14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15。歌曰:“桂棹兮蘭槳16,擊空明兮溯流光17。渺渺兮予懷18,望美人兮天一方19。”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20。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21,如泣如訴;餘音嫋嫋22,不絕如縷23。舞幽壑之潛蛟24,泣孤舟之嫠婦25
蘇子愀然26,正襟危坐27,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28?”
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29,東望武昌30,山川相繆31,鬱乎蒼蒼32,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33?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34,舳艫千里35,旌旗蔽空,釃酒臨江36,橫槊賦詩37,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38,駕一葉之扁舟39,舉匏尊(樽)以相屬40。寄蜉蝣於天地41,渺滄海之一粟42。哀吾生之須臾43,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44。知不可乎驟得45,託遺響於悲風46。” [1]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47,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48,而卒莫消長也49。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50;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51,而吾與子之所共適52。”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餚核既盡53,杯盤狼籍。相與枕藉乎舟中54,不知東方之既白。 [2]  [13] 

赤壁賦註釋譯文

編輯

赤壁賦詞句註釋

1.壬戌(rén xū):元豐五年,歲次壬戌。古代以干支紀年,該年為壬戌年。
2.既望:農曆每月十六。農曆每月十五日為“望日”,十六日為“既望”。
3.徐:緩緩地。
4.興:起。
5.屬(zhǔ):傾注,引申為勸酒。
6.明月之詩:指《詩經·陳風·月出》。
7.窈窕(yǎotiǎo)之章:《陳風·月出》詩首章為:“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窈糾”同“窈窕”。
8.少焉:一會兒。
9.鬥牛:星座名,即鬥宿(南鬥)、牛宿。
10.白露:白茫茫的水氣。橫江:橫貫江面。
11.“縱一葦”二句:任憑小船在寬廣的江面上飄蕩。縱,任憑。一葦,比喻極小的船。《詩經·衞風·河廣》:“誰謂河廣,一葦杭(航)之。”如,往。凌,越過。萬頃,極為寬闊的江面。茫然,曠遠的樣子。
12.馮(píng)虛御風:乘風騰空而遨遊。馮虛,憑空,凌空。馮,通“憑”,乘。虛,太空。御,駕御。
13.遺世:離開塵世。
14.羽化:傳説成仙的人能像長了翅膀一樣飛昇。登仙:登上仙境。
15.扣舷(xián):敲打着船邊,指打節拍。
16.桂棹(zhào)蘭槳:桂樹做的棹,蘭木做的槳。
17.空明:月亮倒映水中的澄明之色。溯:逆流而上。流光:在水波上閃動的月光。
18.渺渺:悠遠的樣子。
19.美人:比喻心中美好的理想或好的君王。
20.倚歌:按照歌曲的聲調節拍。和:同聲相應,唱和。
21.怨:哀怨。慕:眷戀。
22.餘音:尾聲。嫋嫋(niǎo):形容聲音婉轉悠長。
23.縷:細絲。
24.幽壑:深谷,這裏指深淵。此句意謂:潛藏在深淵裏的蛟龍為之起舞。
25.嫠(lí)婦:寡婦。白居易琵琶行》寫孤居的商人妻雲:“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明月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這裏化用其事。
26.愀(qiǎo)然:容色改變的樣子。
27.正襟危坐:整理衣襟,(嚴肅地)端坐着。
28.何為其然也:簫聲為什麼會這麼悲涼呢?
29.夏口:故城在今湖北武昌。
30.武昌:今湖北鄂城縣。
31.繆(liáo):通“繚”,盤繞。
32.鬱:茂盛的樣子。
33.孟德之困於周郎:指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吳將周瑜赤壁之戰中擊潰曹操號稱的八十萬大軍。周郎,周瑜二十四歲為中郎將,吳中皆呼為周郎。
34.“方其”三句:指建安十三年劉琮率眾向曹操投降,曹軍不戰而佔領荊州、江陵。方,當。荊州,轄南陽、江夏、長沙等八郡,今湖南、湖北一帶。江陵,當時的荊州首府,今湖北縣名。
35.舳艫(zhú lú):戰船前後相接,這裏指戰船。
36.釃(shī)酒:濾酒,這裏指斟酒。
37.橫槊(shuò):橫執長矛。槊,長矛。
38.侶:以……為伴侶,這裏為意動用法。麋(mí):鹿的一種。
39.扁(piān)舟:小舟。
40.匏(páo)尊:用葫蘆做成的酒器。匏,葫蘆。尊,同“樽”。
41.寄:寓託。蜉蝣(fú yóu):一種朝生暮死的昆蟲。此句比喻人生之短暫。
42.渺:小。滄海:大海。此句比喻人類在天地之間極為渺小。
43.須臾:片刻,形容生命之短。
44.長終:至於永遠。
45.驟:一下子,很輕易地。
46.遺響:餘音,指簫聲。悲風:秋風。
47.逝者如斯:流逝的像這江水。語出《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逝,往。斯,斯,指水。
48.盈虛者如彼:指月亮的圓缺。
49.卒:最終。消長:增減。
50.曾(zēng)不能:固定詞組,連……都不夠。曾,連……都。一瞬:一眨眼的工夫。
51.是:這。造物者:天地自然。無盡藏(zàng):無窮無盡的寶藏。
52.適:享用。《釋典》謂六識以六人為養,其養也胥謂之食,目以色為食,耳以聲為食,鼻以香為食,口以味為食,身以觸為食,意以法為食。清風明月,耳得成聲,目遇成色。故曰“共食”。易以“共適”,則意味索然。當時有問軾“食”字之義,軾曰:“如食吧之‘食’,猶共用也。”軾蓋不欲以博覽上人,故權詞以答,古人謙抑如此。明代版本將“共食”妄改為“共適”,以致現行人教版高中語文教科書誤從至今。
53.餚核:菜餚、果品。
54.枕藉:相互靠着。 [3]  [4-5] 

赤壁賦白話譯文

壬戌年秋天,七月十六日,我與友人在赤壁下泛舟遊玩。清風陣陣拂來,水面波瀾不起。舉起酒杯向同伴勸酒,吟誦《明月》中“窈窕”這一章。不一會兒,明月從東山後升起,在鬥宿與牛宿之間緩步徐行。白茫茫的霧氣橫貫江面,水光連着天際。放縱一片葦葉似的小船隨意漂浮,越過茫茫的江面。浩浩淼淼好像乘風凌空而行,並不知道到哪裏才會停棲,飄飄搖搖好像要離開塵世飄飛而起,羽化成仙進入仙境。
在這時喝酒喝得非常高興,敲着船邊唱起歌來。歌中唱道:“桂木船棹啊香蘭船槳,擊打着月光下的清波,在泛着月光的水面逆流而上。我的情思啊悠遠茫茫,思念心中的美人啊 [14]  ,卻在天的另一方。”有會吹洞簫的客人,配着節奏為歌聲伴和,洞簫的聲音嗚嗚咽咽:有如哀怨有如思慕,既像啜泣也像傾訴,餘音在江上回蕩,像細絲一樣連續不斷。能使深谷中的蛟龍為之起舞,能使孤舟上的寡婦為之飲泣。
我的神色也愁慘起來,整好衣襟坐端正,向客人問道:“簫聲為什麼這樣哀怨呢?”
客人回答:“‘月明星稀,烏鵲南飛’,這不是曹公孟德的詩麼?這裏向西可以望到夏口,向東可以望到武昌,山河接壤連綿不絕,目力所及,一片鬱郁蒼蒼。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所圍困的地方麼?當初他攻陷荊州,奪得江陵,沿長江順流東下,麾下的戰船首尾相連延綿千里,旗子將天空全都蔽住,面對大江斟酒,橫執長矛吟詩,本來是當世的一位英雄人物,然而現在又在哪裏呢?何況我與你在江中的小洲打漁砍柴,以魚蝦為侶,以麋鹿為友,在江上駕着這一葉小舟,舉起杯盞相互敬酒,如同蜉蝣置身於廣闊的天地中,像滄海中的一粒粟米那樣渺小。唉,哀嘆我們的一生只是短暫的片刻,不由羨慕長江的沒有窮盡。想要攜同仙人攜手遨遊各地,與明月相擁而永存世間。知道這些終究不能實現,只得將憾恨化為簫音,託寄在悲涼的秋風中罷了。”
我問道:“你可也知道這水與月?時間流逝就像這水,其實並沒有真正逝去;時圓時缺的就像這月,終究沒有增減。可見,從事物易變的一面看來,那麼天地間萬事萬物時刻在變動,連一眨眼的工夫都不停止;而從事物不變的一面看來,萬物同我們來説都是永恆的,又有什麼可羨慕的呢?何況天地之間,萬物各有主宰者,若不是自己應該擁有的,即使一分一毫也不能求取。只有江上的清風,以及山間的明月,聽到便成了聲音,進入眼簾便繪出形色,取得這些不會有人禁止,感受這些也不會有竭盡的憂慮。這是大自然恩賜的沒有窮盡的寶藏,我和你可以共同享受。”
客人高興地笑了,洗淨酒杯重新斟酒。菜餚果品都已吃完,杯子盤子雜亂一片。大家互相枕着墊着睡在船上,不知不覺東方已經露出白色的曙光。 [6] 

赤壁賦創作背景

編輯
《赤壁賦》寫於蘇軾一生最為困難的時期之一——被貶謫黃州期間。元豐二年(1079年),因被誣作詩“謗訕朝廷”,蘇軾因寫下《湖州謝上表》,遭御史彈劾並扣上誹謗朝廷的罪名,被捕入獄,史稱“烏台詩案”。“幾經重闢”,慘遭折磨。後經多方營救,於當年十二月釋放,貶為黃州團練副使,但“不得簽署公事,不得擅去安置所。”這無疑是一種“半犯人”式的管制生活。元豐五年,蘇軾於七月十六和十月十五兩次泛遊赤壁,寫下了兩篇以赤壁為題的賦,後人因稱第一篇為《赤壁賦》,第二篇為《後赤壁賦》。 [3] 

赤壁賦作品鑑賞

編輯

赤壁賦文學賞析

此賦通過月夜泛舟、飲酒賦詩引出主客對話的描寫,既從客之口中説出了弔古傷今之情感,也從蘇子所言中聽到矢志不移之情懷,全賦情韻深致、理意透闢,實是文賦中之佳作。
第一段,寫夜遊赤壁的情景。作者“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投入大自然懷抱之中,盡情領略其間的清風、白露、高山、流水、月色、天光之美,興之所至,信口吟誦《月出》首章“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把明月比喻成體態嬌好的美人,期盼着她的冉冉升起。與《月出》詩相迴應,“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並引出下文作者所自作的歌雲:“望美人兮天一方”,情感、文氣一貫。“徘徊”二字,生動、形象地描繪出柔和的月光似對遊人極為依戀和脈脈含情。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白茫茫的霧氣籠罩江面,天光、水色連成一片,正所謂“秋水共長天一色”(王勃滕王閣序》)。遊人這時心胸開闊,舒暢,無拘無束,因而“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乘着一葉扁舟,在“水波不興”浩瀚無涯的江面上,隨波飄蕩,悠悠忽忽地離開世間,超然獨立。浩瀚的江水與灑脱的胸懷,在作者的筆下騰躍而出,泛舟而遊之樂,溢於言表。這是此文正面描寫“泛舟”遊賞景物的一段,以景抒情,融情入景,情景俱佳。
第二段,寫作者飲酒放歌的歡樂和客人悲涼的簫聲。作者飲酒樂極,扣舷而歌,以抒發其思“美人”而不得見的悵惘、失意的胸懷。這裏所説的“美人”實際上乃是作者的理想和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這段歌詞全是化用《楚辭·少司命》:“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恍兮浩歌”之意,並將上文“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的內容具體化了。由於想望美人而不得見,已流露了失意和哀傷情緒,加之客吹洞簫,依其歌而和之,簫的音調悲涼、幽怨,“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竟引得潛藏在溝壑裏的蛟龍起舞,使獨處在孤舟中的寡婦悲泣。一曲洞簫,悽切婉轉,其悲咽低迴的音調感人至深,致使作者的感情驟然變化,由歡樂轉入悲涼,文章也因之波瀾起伏,文氣一振。
第三段,寫客人對人生短促無常的感嘆。此段由賦赤壁的自然景物,轉而賦赤壁的歷史古蹟。主人以“何為其然也”設問,客人以赤壁的歷史古蹟作答,文理轉折自然。但文章並不是直陳其事,而是連用了兩個問句。首先以曹操的《短歌行》問道:“此非曹孟德之詩乎?”又以眼前的山川形勝問道:“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兩次發問使文章又泛起波瀾。接着,追述了曹操破荊州、迫使劉琮投降的往事。當年,浩浩蕩蕩的曹軍從江陵沿江而下,戰船千里相連,戰旗遮天蔽日。曹操志得意滿,趾高氣揚,在船頭對江飲酒,橫槊賦詩,可謂“一世之雄”。如今已不知去處,曹操這類英雄人物,也只是顯赫一時,何況是自己,因而如今只能感嘆自己生命的短暫,羨慕江水的長流不息,希望與神仙相交,與明月同在。但那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所以才把悲傷愁苦“託遺響於悲風”,通過簫聲傳達出來。客的回答表現了一種虛無主義思想和消極的人生觀,這是蘇軾借客人之口流露出自己思想的一個方面。
第四段,是蘇軾針對客之人生無常的感慨陳述自己的見解,以寬解對方。客曾“羨長江之無窮”,願“抱明月而長終”。蘇軾即以江水、明月為喻,提出“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的認識。如果從事物變化的角度看,天地的存在不過是轉瞬之間;如果從不變的角度看,則事物和人類都是無窮盡的,不必羨慕江水、明月和天地。自然也就不必“哀吾生之須臾”了。這表現了蘇軾豁達的宇宙觀和人生觀,他贊成從多角度看問題而不同意把問題絕對化,因此,他在身處逆境中也能保持豁達、超脱、樂觀和隨緣自適的精神狀態,並能從人生無常的悵惘中解脱出來,理性地對待生活。而後,作者又從天地間萬物各有其主、個人不能強求予以進一步的説明。江上的清風有聲,山間的明月有色,江山無窮,風月長存,天地無私,聲色娛人,作者恰恰可以徘徊其間而自得其樂。此情此景乃緣於李白襄陽歌》:“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玉山自倒非人推”,進而深化之。
第五段,寫客聽了作者的一番談話後,轉悲為喜,開懷暢飲,“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照應開頭,極寫遊賞之樂,而至於忘懷得失、超然物外的境界。
這篇賦在藝術手法上有如下特點:
“情、景、理”融合。全文不論抒情還是議論始終不離江上風光和赤壁故事,形成了情、景、理的融合。通篇以景來貫串,風和月是主景,山和水輔之。作者抓住風和月展開描寫與議論。文章分三層來表現作者複雜矛盾的內心世界:首先寫月夜泛舟大江,飲酒賦詩,使人沉浸在美好景色之中而忘懷世俗的快樂心情;再從憑弔歷史人物的興亡,感到人生短促,變動不居,因而跌入現實的苦悶;最後闡發變與不變的哲理,申述人類和萬物同樣是永久地存在,表現了曠達樂觀的人生態度。寫景、抒情、説理達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
“以文為賦”的體裁形式。此文既保留了傳統賦體的那種詩的特質與情韻,同時又吸取了散文的筆調和手法,打破了賦在句式、聲律的對偶等方面的束縛,更多是散文的成分,使文章兼具詩歌的深致情韻,又有散文的透闢理念。散文的筆勢筆調,使全篇文情鬱郁頓挫,如“萬斛泉湧”噴薄而出。與賦的講究對偶不同,它相對更為自由,如開頭的一段“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全是散句,參差疏落之中又有整飭之致。以下直至篇末,大多押韻,但換韻較快,而且換韻處往往就是文意的一個段落,這就使本文特別宜於誦讀,並且極富聲韻之美,體現了韻文的長處。
意象連貫,結構嚴謹。景物的連貫,不僅在結構上使全文儼然一體,精湛縝密,而且還溝通了全篇的感情脈絡,起伏變化。起始時寫景,是作者曠達、樂觀情狀的外觀;“扣舷而歌之”則是因“空明”、“流光”之景而生,由“樂甚”向“愀然”的過渡;客人寄悲哀於風月,情緒轉入低沉消極;最後仍是從眼前的明月、清風引出對萬物變異、人生哲理的議論,從而消釋了心中的感傷。景物的反覆穿插,絲毫沒有給人以重複拖沓的感覺,反而在表現人物悲與喜的消長的同時再現了作者矛盾心理的變化過程,最終達到了全文詩情畫意與議論理趣的統一。 [7-9] 

赤壁賦名家點評

宋代晁補之《續離騷序》:《赤壁》前、後賦者,蘇公之所作也。曹操氣吞宇內,樓船浮江,以謂遂無吳矣。而周瑜少年,黃蓋裨將,一炬以焚之。公謫黃岡,數遊赤壁下,蓋忘意於世矣。觀江濤洶湧,慨然懷古,猶壯瑜事而賦之。
宋代俞文豹《吹劍四錄》:碑記文字鋪敍易,形容難,擾之傳神,面目易摹寫,容止氣象難描摹。……《赤壁賦》:“清風徐來,……水落石出。”此類如伸殊所謂費盡丹青,只這些兒畫不成。
宋代唐庚《唐子西文錄》:餘作《南征賦》,或者稱之,然僅與曹大家輩爭衡耳。惟東坡《赤壁》二賦,一洗萬古,欲彷彿其一語,畢世不可得也。
宋代張表臣《珊瑚鈎詩話》:《赤壁賦》卓絕近於雄風。
宋代蘇籀《欒城遺言》:子瞻諸文皆有奇氣。至《赤壁賦》,髣髴屈原宋玉之作,漢唐諸公皆莫及也。
宋代方夔《讀赤壁賦》:萬舸浮江互蕩磨,一番蛟鱷戰盤渦。中天日月悲分影,對局英雄付逝波。形勝空傳二赤壁,文章誰肯百東坡。荊州風景今何似,秋夜時聞窈窕歌。
宋代羅大經《鶴林玉露》:太史公《伯夷傳》,蘇東坡《赤壁賦》,文章絕唱也。其機軸略同《伯夷傳》,以求仁得仁又何怨之語設問,謂夫子稱其不怨,而《采薇》之詩,猶若未免怨何也?蓋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而遍觀古今操行不軌者多富樂。公正發憤者,毎遇禍,是以不免於怨也。雖然富貴何足求,節操為可尚,其重在此,其輕在彼,況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伯夷顏子得夫子而名益彰,則所得亦已多矣。又何怨之有?《赤壁賦》因客吹簫而有怨慕之聲,以此漫問,謂舉酒相屬,凌萬頃之茫,可謂至樂,而簫聲乃若哀怨何也?蓋此乃周郎破曹公之地,以曹公之雄豪亦終歸於安在,況吾與子寄蜉蝣於天地,哀吾生之須臾,宜其託遺響而悲也。雖然自其變者而觀之,雖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又何必羨長江而哀吾生哉!矧江風山月用之無盡,此天下之至樂。於是洗盞更酌,而向之感慨,風休冰釋矣。東坡步驟太史公者也。
宋代謝枋得《文章規範》:此賦學《莊》、《騷》文法,無一句與《莊》、《騷》相似。非超然之才、絕倫之識不能為也。瀟灑神奇,出塵絕俗,如乘雲御風而立乎九霄之上,俯視六合,何物茫茫?非惟不掛之齒牙,亦不足入其靈台丹府也。
宋代周密《浩然齋雅談》:《赤壁賦》謂:“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此葢用《莊子》句法:“自其異者而眂之,肝膽楚越也;自其同者而眂之,萬物皆一也。”又用《楞嚴經》意,佛告波斯匿王言:“汝今自傷髪白麪,皺其面,必定皺於童年,則汝今時觀此恆河與昔童時觀河之見,有童耄不?”王言:“不也。世尊佛言:汝面雖皺, 而此見精性未嘗皺。皺者為變,不皺非變,變者受生滅,不變者元無生滅。”東坡《赤壁賦》,多用《史記》語,如杯盤狼藉,歸而謀諸婦,皆《滑稽傳》;正襟危坐,《曰者傳》;舉網得魚,《龜策傳》; 開户視之,不見其處,則如《神女賦》。所謂以文為戲者。
金代王若虛《滹南遺老集》:或疑《前赤壁賦》所用客字。予曰:“與‘泛舟’及‘舉酒屬’之者,眾客也;其後‘吹洞簫’而酬答者,一人耳。此固易見,復何疑哉!”
元代方回《追和東坡先生親筆陳季常見過三首》:前後赤壁賦,悲歌慘江風。江山元不改,在公神遊中。
明代歸有光《文章指南》:如陶淵明《歸去來兮辭》,於舉業雖不甚切,觀其詞義,瀟灑夷曠,無一點風塵俗態,兩晉文章,此其傑然者。蘇子瞻《赤壁賦》之趣,脱自是篇。
明代茅坤:予嘗謂東坡文章仙也,讀此二賦。令人有遺世之想。
明代高濓《遵生八箋》:李太白詩“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赤壁賦》雲:“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此造物之無盡藏也。”東坡之意蓋自太白詩句得來,夫風月不用錢買,而取之無禁,太白詩之所言信矣。然而能知清風明月為可樂者能有幾人,清風明月,一歲之間亦無幾日,人即能知此樂,或為俗事相奪、或為病苦所纒,欲樂之有不能者。有閒居無事,遇此清風明月不用錢買,又無人禁而不知此樂者,是自生障礙也。
明代鄭之惠《蘇長公合作》:東坡在儋耳與客論食品書,紙末雲:“既飽以廬山康王谷廉泉,烹曾坑鬥品,少焉,解衣仰卧,使人誦東坡先生前、後《赤壁賦》,亦足以一笑也。”觀此有所謂曹大家輩諸賦尚得爭衡,獨此二賦,一洗萬古,不能彷彿其一語,良然。騷賦祖於屈宋,窮工肆極,若長卿者,可為兼之。予雲宏麗,蓋於《高唐》;《長門》悽婉,不下《九章》;又有賦事賦物,如《蕪城》。《赤壁》、《恨別》兩賦,亦皆原本屈宋,第語稍浮露;若文通高華,子瞻飄灑,各自擅場。世之耳食者,聞宋無賦,詆兩《赤壁》不值一錢,則屈三閭不應有《卜居》、《漁父》;且文何定體,即三閭又從何處得來?邵寶曰:“‘風、月’二字是一篇張本。”
明代曹安《讕言長語》:古人之文老杜、二蘇多不知道,嘆老嗟卑,如《七歌》及《赤壁賦》,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等可見。
明代楊慎《三蘇文範》:鍾惺曰:“《赤壁》二賦,皆賦之變也。此又變中之至理奇趣,故取此可以賅彼。”文徵明曰:“言曹孟德氣勢皆已消滅無餘,譏當時用事者。嘗見墨跡寄傅欽之者雲:‘多事畏人,幸無輕出。’蓋有所諱也。”
清代金聖嘆《天下才子必讀書》:遊赤壁,受用現今元邊風月,乃是此老一生本領,卻因平平寫不出來,故特借洞蕭鳴咽,忽然從曹公發議,然後接口一句喝倒。痛陳其胸前一片空闊了悟,妙甚!
清代孫琮《山曉閣選宋大家蘇東坡全集》:因赤壁而思曹、周,亦是意中情景。此卻從飲酒樂甚,説到正襟危坐,則因樂而悲。及説水月共適,則客喜而笑,又因悲而喜,一悲一喜,觸緒紛來。寫景機其工練,言情極其深至。江山不朽,此文應與俱壽。才如子瞻,眉山草木為枯,赤壁聲色數倍矣。
清代吳楚材吳調侯《古文觀止》:欲寫受用現前無邊風月,卻借吹洞簫者發出一段悲感,然後痛陳其胸前一片空闊,了悟風月不死,先生不亡也。
清代張伯行《唐宋八大家文鈔》:以文為賦,藏叶韻於不覺,此坡公工筆也。憑弔江山,恨人生之如寄;流連風月,喜造物之無私。一難一解,悠然曠然。
清代儲欣《唐宋十大家全集錄·東坡全集錄》:行歌笑傲,憤世嫉邪。《唐宋八大家類選》:出入仙佛,賦一變矣。
清代林雲銘《古文析義》:二《赤壁》俱是夜遊。此篇十二易韻,以江風山月作骨,前面步步點出,一泛舟間,勝遊已畢,坡翁忽借對境感慨之意,現前指點,發出許多大議論。然以江山無窮,音生有盡,尚論古人遺蹟,欷歔憑弔。雖文人悲秋常調,但從吹簫和歌聲中引入,則文境奇。其論曹公之詩、曹公之事,低迴流連,兩疊而出,則文致奇。盛言曹公英雄,較論我生微細,蜉蝣短景,對境易哀,則文勢奇。迨至以水、月為喻,發出正論,則《南華》、《楞嚴》之妙理,可以包絡天地,伭同造化,尤非文人夢想所能到也。
清代餘誠《重訂古文釋義新編》:起首一段,就風月上寫遊赤壁情景,原自含共適之意。入後從渺渺抒懷,引出客簫,復從客簫借弔古意,發出物我皆無盡的大道理。説到這個地位,自然可以共適,而平日一肚皮不合時宜都消歸烏有,哪復有人世興衰成敗在其意中?尤妙在江上數語,迴應起首,始終總是一個意思。遊覽一小事耳,發出這等大道理。遂堪不朽。
清代浦起龍《古文眉詮》:二賦皆志遊也。記序之體,出以韻語,故曰賦焉。其託物也不私,其感興也不脱,純乎化機。
清代愛新覺羅·弘曆《唐宋文醇》:蓋與造物者遊而天機自暢,並無意於弔古,更何預今世事?嘗書寄傅欽之而曰“多難畏事,幸毋輕出”者,畏宵不之捃摭無已,又或作蟄龍故事耳,乃文徵明謂以曹孟德氣勢消滅無餘,譏當時用事者,轉以寄傅欽之之語為證,謂為實有所譏刺,可謂烏焉成馬矣。
清代王文濡《評校音注古文辭類纂》:方苞曰:”所見無絕殊者,而文境邈不可攀,良由身閒地曠,胸無雜物,觸處流露,斟酌飽滿,不知其所以然而然,色惟他人不能摹效,即使子瞻更為之,亦不能如此調適而曹遂也。”吳汝綸曰:“此所謂文章天成偶然得之者。是知奇妙之作,通於造化,非人力也。”胸襟既高,識解亦文絕非常,不得如方氏之説謂所見無絕殊也。
清代李扶九原編、黃仁黼重訂《古文筆法百篇》:以文體論,似赤壁記也,然記不用韻,而賦方用韻,此蓋以記而為賦者也。故文帶敍帶賦,忽用韻,忽不用韻,古賦如《風賦》,如《色賦》,皆此類也。以文法講,純得吹簫一段生波,下乃發出如許妙理。會嘗參神學佛,故號“東坡居士”;其筆墨之飄灑,成趣之活波,又似於仙,故世號“坡仙”。此文前樂、中悲、後樂,有似王右軍《蘭亭序》;其藉客發慨,不必實有其言,亦知昌黎之《進學解》,乃巧為譬忌也。《輯注評》:“風只作線索,悲、樂作轉,抉引曹孟德為赤壁設色,服應點綴,抒軸亦工,篇中凡十二用韻。”
近代賀培新《文編》:東坡天仙化人,其於文章驅使惟心,無不如志,最為流俗所慕愛。學者紛紛摹擬,徒滋流弊,不知公文天馬行空,絕去羈絆,固無軌轍之可尋也。即如此篇,初何嘗為古今賦家體格所拘,而縱意所如,自抒懷抱,空曠高邀,夐不可攀,包復敢有學步者哉! [10-11] 

赤壁賦作者簡介

編輯
蘇軾 蘇軾
蘇軾(1037年—1101年),字子瞻,一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蘇洵之子。嘉祐年間(1056年—1063年)進士。曾上書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後因作詩諷刺新法而下御史獄,貶黃州。宋哲宗時任翰林學士,曾出知杭州、潁州,官至禮部尚書。後又貶謫惠州、儋州。在各地均有惠政。卒後追諡文忠。學識淵博,喜好獎勵後進。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其文縱橫恣肆,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並稱“蘇辛”。 又工書畫。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書傳》《東坡樂府》等。 [12] 
參考資料
  • 1.    赤壁賦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9-09-19]
  • 2.    崇賢書院.圖解唐宋八大家集:黃山書社,2016:306-307
  • 3.    李淮芝.中華經典名篇誦讀: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2015:105-108
  • 4.    張無為.文學欣賞: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3:23-24
  • 5.    魏娟麗.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 下:河南人民出版社,2012:53-55
  • 6.    舒靜廬.中國古典文學名著欣賞:安徽文藝出版社,2013:128-129
  • 7.    李洪波.旅遊文學作品欣賞:旅遊教育出版社,2007:104-106
  • 8.    高智.中國古典文學藍色經典文本品評:中國社會出版社,2010:168-171
  • 9.    孫東平.唐宋散文八大家: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10:68-75
  • 10.    朱一清.古文觀止鑑賞集評:安徽文藝出版社,2010:291-294
  • 11.    高海夫.唐宋八大家文鈔校注集評 東坡文鈔:三秦出版社,1998:5802-5805
  • 12.    霍松林.宋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1472-1473
  • 13.    陳振鵬 章培恆.古文鑑賞辭典(下).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1390-1391
  • 14.    (宋)蘇軾著;汪超導讀;汪超註譯. 蘇軾集. 長沙:嶽麓書社, 2019.03.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