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曹雪芹

(清代學者)

編輯 鎖定
曹雪芹(約1715年5月28日—約1763年2月12日) [1]  ,名,字夢阮,號雪芹,又號芹溪、芹圃,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的作者,祖籍存在爭議(遼寧遼陽、河北豐潤或遼寧鐵嶺 [2]  ),出生於江寧(今南京),曹雪芹出身清代內務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寧織造曹寅之孫 [1] 曹顒之子(一説曹頫之子) [3] 
曹雪芹早年在南京江寧織造府親歷了一段錦衣紈絝、富貴風流的生活 [4]  。曾祖父曹璽任江寧織造;曾祖母孫氏做過康熙帝的保姆;祖父曹寅做過康熙帝的伴讀和御前侍衞,後任江寧織造,兼任兩淮巡鹽監察御使,極受康熙寵信。雍正六年(1728年),曹家因虧空獲罪被抄家,曹雪芹隨家人遷回北京老宅。後又移居北京西郊,靠賣字畫和朋友救濟為生 [1]  。曹家從此一蹶不振,日漸衰微。經歷了生活中的重大轉折,曹雪芹深感世態炎涼,對封建社會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認識。他蔑視權貴,遠離官場,過着貧困如洗的艱難日子。曹雪芹素性放達,愛好廣泛,對金石、詩書、繪畫園林中醫織補工藝飲食等均有所研究。他以堅韌不拔的毅力,歷經多年艱辛,終於創作出極具思想性、藝術性的偉大作品——《紅樓夢》。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後,生活更加窮苦,“滿徑蓬蒿”,“舉家食粥酒常賒”。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幼子夭亡,他陷於過度的憂傷和悲痛,卧牀不起。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除夕(2月12日),因貧病無醫而逝。關於曹雪芹逝世的年份,另有乾隆二十九年除夕(1764年2月1日)、甲申(1764年)初春之説。
本    名
曹霑
別    名
曹雪芹
夢阮
所處時代
清朝
出生地
江寧(今南京
出生日期
約1715年5月28日(康熙五十四年四月二十六日)
逝世日期
約1763年2月12日(乾隆壬午除夕)
主要作品
《紅樓夢》
主要成就
創作中國古典鉅著《紅樓夢》
齋    號
悼紅軒
旗    籍
內務府正白旗包衣

曹雪芹人物生平

編輯

曹雪芹出身豪門

曹雪芹造像
曹雪芹造像(16張)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正月,時任江寧織造的曹顒在北京述職期間病逝。康熙大帝恩旨,以曹顒堂弟曹頫過繼給曹寅,接任江寧織造。是年三月初七,曹頫奏摺:“奴才之嫂馬氏,因現懷妊孕已及七月。”此遺腹子即曹雪芹 [3]  ,於四月二十六日(公曆1715年5月28日) [5]  生於南京江寧織造府 [6] 
曹雪芹 [7]  滿月後數日,六月初三,曹頫奏摺:“連日時雨疊沛,四野沾足。”此即曹雪芹名“沾”的機緣,天時地利人和均佔 [5]  。“沾”字取《詩經·小雅·信南山》“既優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穀”,有“世沾皇恩”之意。“雪芹”二字出自蘇軾東坡八首》之三:“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獨在;雪芽何時動,春鳩行可膾。” [8] 
曹雪芹 曹雪芹
曹雪芹的曾祖母孫氏做過康熙帝的保姆,祖父曹寅做過康熙帝的伴讀御前侍衞,後任江寧織造,兼任兩淮巡鹽監察御史。在康熙、雍正兩朝,曹家祖孫三代四個人主政江寧織造達五十八年,家世顯赫,有權有勢,極富極貴,成為當時南京第一豪門,天下推為望族 [1]  。康熙六下江南,曹寅接駕四次。不過,曹雪芹晚生了幾年,本人並沒有親歷康熙南巡盛事。《紅樓夢》第16回可以為證,原著寫到比賈寶玉年長的鳳姐都要聽趙嬤嬤等長輩的口述去了解那段歷史。 [5] 

曹雪芹秦淮殘夢

曹雪芹早年托賴天恩祖德(康熙帝之恩,曹璽、曹寅之徳) [9]  ,在昌明隆盛之邦(康雍盛世)、花柳繁華地(南京)、詩禮簪纓之族(江寧織造府)、温柔富貴鄉(西園)享受了一段錦衣紈絝、富貴風流的公子哥生活 [5]  ,日子過得心滿意足,“每日只和姊妹丫鬟們一處,或讀書,或寫字,或彈琴下棋,作畫吟詩,以至描鸞刺鳳、鬥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只在園中游卧,每每甘心為諸丫鬟充役,竟也得十分閒消日月”。他終生都對這段幸福生活記憶猶新,在《紅樓夢》開卷第一回《作者自雲》中親切地呼曰“夢幻” [4] 
南京重修江寧織造博物館 南京重修江寧織造博物館
童年曹雪芹淘氣異常,厭惡八股文,不喜讀四書五經,反感科舉考試仕途經濟。雖有曹頫嚴加管教,請了家庭教師,又上過幾天家塾,但因祖母李氏溺愛,每每護着小曹雪芹 [4]  。幸而曹家家學淵深,祖父曹寅有詩詞集行世,在揚州曾管領《全唐詩》及二十幾種精裝書的刻印,兼管揚州詩局。曹家藏書極多,精本有3287種之多。曹雪芹自幼生活在這樣一個很富麗的文學美術環境之中 [1]  ,接受父兄教育、師友規訓,博覽羣書,尤愛讀詩賦、戲文、小説之類的文學書籍,諸如戲曲、美食、養生、醫藥、茶道、織造等百科文化知識和技藝莫不旁搜雜取。 [4] 
蘇州織造李煦杭州織造孫文成皆與曹家連絡有親,李煦且兼任兩淮鹽政(治所在揚州,曹雪芹祖父曹寅生前也曾兼任此職)。曹雪芹小時候走親訪友時多次遊歷蘇州、揚州、杭州、常州等地,對江南山水風物十分鐘愛,友人敦誠敦敏詩作謂為“秦淮殘夢”“揚州舊夢” [5] 

曹雪芹家遭蕭索

雍正五年(1727年),曹雪芹十三歲(虛歲),十二月,時任江寧織造員外郎的叔父(一説父親)曹頫以騷擾驛站、織造虧空、轉移財產等罪被革職入獄,次年正月元宵節前被抄家 [10]  (家人大小男女及僕人114口)。曹雪芹隨着全家遷回北京。曹家從此一蹶不振,日漸衰微。
曹雪芹蒜市口老宅遺址 曹雪芹蒜市口老宅遺址 [11]
剛回北京時,尚有崇文門外蒜市口老宅房屋十七間半,家僕三對,聊以度日 [12]  。可是為了償還騷擾驛站案所欠銀兩,以及填補家用,不得已將地畝暫賣了數千金,有家奴趁此弄鬼,並將東莊租税也就指名借用些。再後來,虧缺一日重似一日,難免典房賣地,更有賊寇入室盜竊,以至連日用的錢都沒有,被迫拿房地文書出去抵押。終至淪落到門户凋零,人口流散,數年來更比瓦礫猶殘。曹雪芹為着家裏的事不好,越發弄得話都沒有了,“雖不敢説歷盡甘苦,然世道人情,略略的領悟了好些” [4] 

曹雪芹廣交名流

雍正末期,曹雪芹一年長似一年,開始挑起家庭重擔,漸漸地能夠幫着曹頫料理些家務了。因曹頫致仕在家,懶於應酬,曹雪芹就出來代為接待,結識了一些政商名流和文壇前輩,在他們的影響下樹立了著書立説、立德立言的遠大志向,把少時那一派迂想痴情漸漸地淘汰了些,為了家族復興而努力奮鬥,一度勤奮讀書,訪師覓友,多方干謁朝中權貴。 [4] 

曹雪芹虎門晨夕

右翼宗學遺址 右翼宗學遺址 [13]
乾隆元年(1736年),曹雪芹二十二歲,諭旨寬免曹家虧空 [14] 
乾隆初年,曹雪芹曾任內務府筆貼式差事,後來進入西單石虎衚衕的右翼宗學(舊稱“虎門”)擔任一個不起眼的小職位。曹雪芹在宗學裏具體的工作,有助教、教師、舍夫、伕役、當差等説法。 [13]  曹雪芹北京朋友圈不乏王孫公子,如敦誠、敦敏、福彭等人。在與他們的交往中,曹雪芹得以領略北京王府文化。
乾隆九年(1744年),曹雪芹三十歲。敦誠(1734—1791)十一歲,敦敏(1729—1796)十六歲,入宗學。兄弟倆十分敬仰曹雪芹的才華風度,欣賞他那放達不羈的性格和開闊的胸襟。在漫長的冬夜,他們圍坐在一起,聽曹雪芹詼諧風趣、意氣風生的“雄睨大談”,經常被曹雪芹的“奇談娓娓”“高談雄辯”所吸引、所折服。敦誠《寄懷曹雪芹(沾)》詩云:“當時虎門數晨夕,西窗剪燭風雨昏。”記錄並深切回味這段難忘的日子。
曹雪芹大約於本時期寫作《紅樓夢》的初稿《風月寶鑑》 [5] 

曹雪芹燕市狂歌

白家疃曹雪芹小道 白家疃曹雪芹小道
乾隆十二年(1747年),曹雪芹三十三歲,大約於是年移居北京西郊。此後數年內住過北京西單刑部街,崇文門外的卧佛寺,香山正白旗的四王府和峒峪村,鑲黃旗營的北上坡,白家疃(西直門外約50裏) [15]  。此一時期,曹雪芹住草菴,賞野花,過着覓詩、揮毫、唱和、賣畫、買醉、狂歌、憶舊、著書的隱居生活,領略北京市井文化,一面靠賣字畫和福彭、敦誠、敦敏、張宜泉等親友的救濟為生,敦誠《贈曹芹圃》詩云:“滿徑蓬蒿老不華,舉家食粥酒常賒。” [1]  曹雪芹長恨半生潦倒,一事無成,“在那貧窮潦倒的境遇裏,很覺得牢騷抑鬱,故不免縱酒狂歌,自尋派遣”,其正邪兩賦而來的真性情愈加鮮明。 [5] 

曹雪芹著書黃葉

著書黃葉村 著書黃葉村
曹雪芹“補天”之志從未懈怠,友人敦誠《寄懷曹雪芹(沾)》還在安慰他:“勸君莫彈食客鋏,勸君莫叩富兒門。殘羹冷炙有德色,不如著書黃葉村。”意思是因罪臣之後的身份及其它原因,曹雪芹的個人奮鬥遭遇艱難險阻,敦誠勸他知難而退,專心著書。 [1]  曹雪芹亦不負所望,在隱居西山的十多年間,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將舊作《風月寶鑑》“披閲十載,增刪五次”,寫成了鉅著《紅樓夢》 [5] 

曹雪芹重遊故里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曹雪芹四十五歲,約在是年南遊江寧。南遊原因不明,可能是去看望離散的族人,也可能為其他家務私事(傳曹雪芹曾於此時前後任兩江總督尹繼善幕僚)。南遊期間,閲歷山川,憑弔舊跡,聽話往事。張宜泉《懷曹芹溪》一詩當作於這一時期。 [14]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曹雪芹四十六歲,初秋,敦敏作詩《閉門悶坐感懷》雲:“故交一別經年闊,往事重提如夢驚。”可能是指曹雪芹南遊、經年未歸而言。此次南遊歷時一年多,於重陽節前後回京。節後不久,敦敏在友人明琳家養石軒偶遇曹雪芹,做《感成長句》以記之。 [14] 

曹雪芹貧病而逝

曹雪芹西山故居 曹雪芹西山故居 [16]
曹雪芹南遊回京後,仍在繼續寫作《紅樓夢》。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年),曹雪芹四十八歲,因幼子夭亡,陷於過度的憂傷和悲痛,卧牀不起,大約於這一年的除夕病逝於北京 [17]  。敦誠作《挽曹雪芹》,敦敏作《河干集飲題壁兼吊雪芹》,張宜泉作《傷芹溪居士》。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 ),曹雪芹去世十七年,敦誠作《寄大兄(敦敏)書》懷念曹雪芹。

曹雪芹主要功績

編輯
石頭記 石頭記
曹雪芹最偉大的貢獻在於文學創作。他創作的《紅樓夢》規模宏大、結構嚴謹、情節複雜、描寫生動,塑造了眾多具有典型性格的藝術形象,堪稱中國古代長篇小説的高峯,在世界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曹雪芹為中華民族、為世界人民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和精神財富,不僅對後世作家的創作影響深遠,而且在繪畫、影視、動漫、網遊等領域產生了大量優秀衍生作品,學術界、社會上圍繞《紅樓夢》作者、版本、文本、本事等方面的研究與談論甚至形成了一種專門的學問——紅學

曹雪芹文學特點

編輯
“生於繁華,終於淪落”。曹雪芹的家世從鮮花着錦之盛,一下子落入凋零衰敗之境,使他深切地體驗着人生悲哀和世道的無情,也擺脱了原屬階級的庸俗和褊狹,看到了封建貴族家庭不可挽回的頹敗之勢,同時也帶來了幻滅感傷的情緒。他的悲劇體驗,他的詩化情感,他的探索精神,他的創新意識,全部熔鑄到《紅樓夢》裏。 [18] 
熱愛生活又有夢幻之感,入世又出世,這是曹雪芹在探索人生方面的矛盾。曹雪芹並不是厭世主義者,他並不真正認為人間萬事皆空,也並未真正勘破紅塵,真要勸人從所謂的塵夢中醒來,否則,他就不會那樣痛苦地為塵世之悲灑辛酸之淚,就不會在感情上那樣執著於現實的人生。他正是以一種深摯的感情,以自己親身的體驗,寫出入世的耽溺和出世的嚮往,寫出了耽溺痛苦的人生真相和希求解脱的共同嚮往,寫出了矛盾的感情世界和真實的人生體驗。 [18] 
曹雪芹銅像(朱惟精創作) 曹雪芹銅像(朱惟精創作)
《紅樓夢》開卷第一回有兩篇作者自序。在這兩篇自序裏,曹雪芹自述寫作緣起、寫作經歷和心得體會,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文學思想和創作原則。 [5]  他首先批評了那些公式化、概念化、違反現實的創作傾向,認為這種創作遠不如“按自己的事體情理”創作的作品“新鮮別緻”,那些“大不近情,自相矛盾”之作,“竟不如我半世親睹親聞的這幾個女子”,“至若離合悲歡,興衰際遇,則又追蹤躡跡,不敢稍加穿鑿,徒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傳者”。他既不借助於任何歷史故事,也不以任何民間創作為基礎,而是直接取材於現實社會生活,是“字字看來皆是血”,滲透着作者個人的血淚感情。作品“如實描寫,並無諱飾”,保持了現實生活的多樣性、現象的豐富性。從形形色色的人物關係中,顯示出那種富貴之家的荒謬、虛弱及其離析、敗落的趨勢。他所寫的人物打破了過去“敍好人完全是好,壞人完全是壞”的寫法,“所敍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使古代小説人物塑造完成了從類型化到個性化的轉變,塑造出典型化的人物形象。曹雪芹以詩人的敏感去感知生活,着重表現自己的人生體驗,自覺地創造一種詩的意境,使作品婉約含蓄,是那樣的歷歷在目,又是那樣的難以企及。他不像過去的小説居高臨下地裁決生活,開設道德法庭,對人事進行義正詞嚴的判決,而是極寫人物心靈的顫動、令人蔘悟不透的心理、人生無可迴避的苦澀和炎涼冷暖,讓讀者品嚐人生的況味。 [18] 

曹雪芹人物評價

編輯
曹雪芹 曹雪芹
周汝昌:曹雪芹的一生,是不尋常的,坎坷困頓而又光輝燦爛。他討人喜歡,受人愛恭傾賞,也大遭世俗的誤解誹謗、排擠不容。他有老、莊的哲思,有屈原的《騷》憤,有司馬遷的史才,有顧愷之的畫藝和“痴絕”,有李義山杜牧之風流才調,還有李龜年黃旛綽的音樂、劇曲的天才功力……他一身兼有貴賤、榮辱、興衰、離合、悲歡的人生閲歷,又具備滿族與漢族、江南與江北各種文化特色的融會綜合之奇輝異彩。所以我説他是中華文化的一個代表形象。 [19] 
胡德平:英國人講,寧願失去英倫三島,不願失去莎士比亞。曹雪芹和莎士比亞、塞萬提斯一樣,用文學的火把給人以真情,給人以温暖,給人以訣別舊制度的勇氣。 [20] 
蔡義江:曹雪芹是中國最偉大的文學家之一。他在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與成就,比之於莎士比亞、歌德、巴爾扎克、普希金、托爾斯泰都毫不遜色。 [21] 
曹青:擔當哲思的意志,如奮的曹雪芹。 [58] 
張慶善:曹雪芹是中國最偉大的作家,他值得中國人民緬懷、紀念。因為他是《紅樓夢》的作者,是中華民族文化的象徵。因為有了曹雪芹和《紅樓夢》,中國人面對着莎士比亞、巴爾扎克、普希金、托爾斯泰等等世界文學巨匠,而不會不好意思。因為曹雪芹的《紅樓夢》以其深邃的思想、精湛的藝術和永恆的魅力,可以與世界上任何一部文學經典相媲美而毫不遜色,它永遠矗立在世界文學的珠穆朗瑪峯上,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21] 

曹雪芹個人作品

編輯
分類
作品名
備註
小説
《紅樓夢》 [4] 

詩詞
《題敦誠琵琶行傳奇》 [1] 
散佚,存殘句
工藝學
《廢藝齋集稿》 [22] 
散佚,存殘篇,有爭議
繪畫
《畫石》 [23] 
散佚,存敦敏題畫詩

曹雪芹軼事典故

編輯

曹雪芹西山傳説

2011年6月,“曹雪芹西山傳説”入選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些口碑資料數量眾多,故事和傳説涉及面很廣,包含有曹雪芹的個性、身世、經歷、親戚、朋友、曹雪芹如何寫作《紅樓夢》、曹雪芹的居所、曹雪芹如何扶危濟困等。與此相印證的是,在正白旗村附近的四王府娘娘廟房檐下,還保留着繪有《紅樓夢》故事的圖跡。 [24] 
曹雪芹紀念館照片
曹雪芹紀念館照片(20張)
“門前古槐歪脖樹,小橋溪水野芹麻。”西山地區長期流傳的關於曹雪芹故居的這一説法,恰恰與《紅樓夢》開篇作者説自己住在“階柳庭花”之處以及張宜泉寫曹雪芹的住處是“門前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入吟謳”相印證和契合,所以很多學者推論北京曹雪芹紀念館原址所在地的清代正白旗旗營,正是曹雪芹生活及創作《紅樓夢》之地。當年的正白旗旗營規制完整,建築都是一排排而建,並且不同的建築有不同的使用功能,如檔房除存放户籍檔案還有分發糧餉之用,大學坊則是正白旗旗營兒童接受教育的地方等。 [24] 

曹雪芹縱情詩酒

敦敏、敦誠詩作記載了曹雪芹縱情詩酒的事蹟。在一個秋雨淋涔的早晨,敦誠去敦敏寓所槐園(位於內城西南角太平湖畔)拜訪,巧遇曹雪芹。因時候尚早,主人未出童子未醒,二人便相攜去酒肆狂飲。敦誠解下佩刀質酒助興,曹雪芹乘醉作歌為謝,敦誠亦作《佩刀質酒歌》答之。 [1]  另一次,敦敏、敦誠帶幾罐好酒去西山拜會曹雪芹,採摘瓜花做菜,敦誠有“瓜花飲酒心頭樂”句。

曹雪芹胡斯賴

《紅樓夢》中賈府來了幾個清客,曹雪芹寫到這裏時,想在名字上諷刺他們,於是就把其中一個取名為“胡斯賴”。但這個“胡斯賴”是什麼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是香山地區的一種水果。這種水果是當地人用蘋果和檳子嫁接而成,樣子非常漂亮,可味道卻很乾澀,只適合在果盤裏擺着裝樣子。樊志斌説:“傳説中曹雪芹也是在香山知道這種水果的,給清客取這個名字就寓意他們是外表光鮮但沒什麼內在的人。” [25] 

曹雪芹公道老兒

樊志斌回憶,香山山頂有一位90多歲的老人,他講出了賈寶玉襲人是“公道老兒”的由來。“公道老兒”其實是一種植物,香山地區的人都喜歡種它。不過種它不為收穫,為的是劃清地界。有些人喜歡貪便宜,每年耕地的時候都往別人家多刨一點,被發現的時候還不承認。可有了“公道老兒”,一看便知道界限在哪,這塊地應該是誰的。因為它的根很深,所以愛貪小便宜的人想刨走很不容易。所以當地人就稱這種植物最“公道”。“曹雪芹當年在山頂住過,所以他很可能是當時知道的‘公道老兒’。只可惜我們第二年想再去找這位老人,卻得知他已經去世了。” [25] 

曹雪芹醫德高尚

根據孔祥澤老先生説,20世紀70年代初和吳恩裕先生去白家疃訪問,曾聽一位村民説:當年前山(指香山)旗裏有位大夫時常給窮人看病不要錢,起初在南邊山根一間空廟臨時借來桌椅給人看病,後來搬到橋西住。舒成勳先生曾對孔老説,在藍靛廠原有多家藥鋪,曹雪芹經常到這些藥鋪給病人抓藥或配藥。孔老還説,雪芹為許多貧苦的百姓治癒了多種頑症,人們稱讚他醫術高明,醫德高尚。

曹雪芹空空廟

楊奕先生長期生活在白家疃附近的太舟塢,曾寫過《清代著名詞人之納蘭性德》一文,講到:“就在曹雪芹白家疃居所的南邊山根,曾有一座小廟獨立山麓。廟一間,面積約十平方米。因為廟中沒有神祇偶像和牌位,空空蕩蕩,當地人叫它‘空空廟’。此廟於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平整土地時被拆除……雖已無文字記載,但從形制和位置判斷,當為山神廟一類。建築年代已無考證。有人認為這座‘空空廟’可能與曹雪芹《紅樓夢》開頭所寫的‘空空道人’有關。”

曹雪芹主要親屬

編輯
曾祖父、曾祖母
曹璽、孫氏 [1] 
祖父、祖母
曹寅、李氏 [1] 
父、母
曹顒、馬氏 [3] 
叔父
曹頫
姑媽
曹佳氏 [26] 
姑父
表兄弟
福彭、福秀、福靖、福端 [26] 

曹雪芹紅學爭鳴

編輯

曹雪芹芹系誰子

一説曹顒遺腹子
曹雪芹畫像 曹雪芹畫像
最早提出曹雪芹是曹顒遺腹子的是李玄伯,他説:“(曹顒)妻馬氏,懷孕已七月,則其遺腹當生於五六月間。康熙五十四年下去乾隆二十七年,凡四十七年,若其遺腹系男子,證以敦誠詩‘四十年華付杳冥’句,或即雪芹耶?”嚴微青、王利器、王啓熙支持“遺腹子説”。 [3] 
“遺腹子説”的其它依據:
(1)輩分,寶玉為賈母之孫,曹雪芹亦為曹寅之孫;
(2)生日,寶玉生日四月二十六日,與馬氏懷胎將近九個月分娩的史實吻合(按: [27]  “十月懷胎”係指九個月零十天,計40周,一般滿37周分娩就算足月,滿28周至不足37周才是早產);
(3)年齡,甄家出事時甄寶玉十四歲,雍正五年(1727)曹家出事時曹雪芹十二歲,次年被抄家時曹雪芹十三歲 [10] 
(4)經歷,曹雪芹十三歲前親歷了家族繁華舊夢,與作者自序“歷過一番夢幻”吻合;
(5)背景,賈府末世與康末雍初曹家末世吻合,寶玉和鳳姐都沒趕上康熙南巡盛事,只能聽趙嬤嬤等長輩轉述。 [5] 
一説曹頫之子
首倡曹雪芹之父為曹頫的是胡適。他説:“曹寅死後,曹顒襲織造之職。到康熙五十四年,曹顒或是死了,或是因事撤換了,故次子曹頫接下去做。織造是內務府的一個差使,故《氏族通譜》上只稱曹寅為通政使,稱曹頫為員外郎。但《紅樓夢》裏的賈政,也是次子,也是先不襲爵,也是員外郎。這三層都與曹頫相合。故我們可以認為賈政即是曹頫;因此,賈寶玉即是曹雪芹,即是曹頫之子,這一層更容易明白了。”後來周汝昌據敦誠《挽曹雪芹》“四十年華付杳冥”一句詩,認定曹雪芹只活了40歲,推出他當生於雍正二年(1724)。 [3] 

曹雪芹卒年之爭

壬午説
即認為曹雪芹死於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公曆1763年2月12日)。根據脂硯齋的《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甲戌本)中的眉批“壬午除夕,書未成,芹為淚盡而逝”,胡適提出了曹雪芹死於壬午年除夕的説法。俞平伯王佩璋等人也都贊成這一觀點。 [28] 
癸未説
曹雪芹塑像 曹雪芹塑像
即認為曹雪芹死於乾隆二十八年癸未除夕(公曆1764年2月1日) [29]  。根據敦敏《懋齋詩抄》中作於癸未年的詩篇《小詩代柬寄曹雪芹》,既然敦敏邀請曹雪芹到他家中飲酒賞春,那麼曹雪芹就不可能死於壬午年。敦誠有《挽曹雪芹》一詩,成於甲申年初,詩中小注説:“前數月,伊子殤,因感傷成疾。”周汝昌考證,乾隆二十八年(1763)京城爆發天花,曹雪芹幼子染痘,無力就醫而夭亡。這一年北京鬧天花一事於史有據,敦誠、敦敏一家就被天花奪去五口人的性命。敦誠曾説:“燕中痘疹流疫,小兒殄此者幾半城。”同時期的蔣士銓寫詩也記道:“三四月交十月間,九門齣兒萬七千。郊關痘殤莫計數,十家襁褓一二全!”足見這次大疫病的嚴重。在《挽曹雪芹》第二首詩中敦誠曾説:“三年下第曾憐我,一病無醫竟負君。”曹雪芹痛失愛子,哀痛成疾,終於不治。 [28]  吳恩裕吳世昌支持“癸未説” [3] 

曹雪芹族屬辨析

滿族説
曹雪芹塑像 曹雪芹塑像
曹雪芹的祖上曹錫遠,早在後金時期就加入了滿洲族籍,隸滿洲正白旗。到了曹雪芹這一代,曹家已經在滿族中生活了100多年。不論從曹雪芹自身,還是從其著作《紅樓夢》中都可以找到與滿族文化千絲萬縷的聯繫。曹雪芹應該是滿化了的漢人,也可以説就是滿族人。 [30] 
曹家祖上被俘後,自然與滿族存在聯姻,具有了滿族血統。曹寅的兩個女兒,也就是曹雪芹的兩個親姑姑分別嫁給了滿洲王爺,其中一位“適鑲紅旗平郡王訥爾蘇”,另一位“適王子侍衞某”。清初直至康熙朝,滿漢之間嚴禁通婚,因此這一聯姻無疑表明曹家的滿人身份已被清室認可。曹家加入滿洲族籍,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認可,曹家在乾隆年間被收錄到了《八旗滿洲氏族通譜》之中。此外,《江南通志》明確記載了曹家為滿洲人。 [30] 
漢族説
康熙皇帝在曹寅和李煦奏請讓滿人滿都暫署鹽運使的奏摺中批覆道:兩淮運使,甚有關係,所以九卿會選,已有旨了;況滿洲從未作運使之例,不合。雍正七年,內務府為補放內府三旗參領等缺,請皇帝欽點的名單中有:尚志舜佐領下護軍校曹宜,當差共三十三年,原任佐領曹爾正之子,漢人。 [30] 

曹雪芹祖籍之爭

瀋陽説
瀋陽曹公墓墓誌 瀋陽曹公墓墓誌 [31]
2012年5月,瀋陽出土曹輔墓誌。曹輔原為明代瀋陽中衞懷遠將軍,於成化二十一年(1485)去世。曹輔及其子曹銘均為曹雪芹上世祖曹俊的子孫。兩人的名字還出現在成化二十三年(1487)《重修瀋陽長安禪寺碑》的捐款名單上,碑文中兩人當時的職務都標明為“瀋陽中衞指揮”。 [31] 
《遼東曹氏宗譜敍言》載:“(曹)俊,以功授指揮使,封懷遠將軍,克復遼東,調金州守禦,繼又調瀋陽中衞,遂世家焉。”曹俊調往瀋陽中衞的時間是在明洪武(1368—1398)年間,他的後人,從曹輔、曹銘,一直到曹雪芹的五世祖曹錫遠,居瀋陽二百多年。所以,從狹義祖籍定義上來看,曹雪芹的祖籍在瀋陽。 [32]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卷七十四載:“(曹錫遠)世居瀋陽地方。”這是乾隆時期的皇家檔案,具有絕對的權威性,絕無錯誤,比其他任何證據都有效。 [33] 
曹家世系(《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書影) 曹家世系(《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書影)
曹錫遠原是明朝駐守遼東瀋陽的下級軍官,大約於後金天命六年(1621)歸附,入滿洲正白旗為包衣。大約於清順治五年(1648),曹錫遠之子曹振彥隨多爾袞入關。 [32] 
學者之所以將瀋陽誤解為遼陽,是因為對遼東的地理知識瞭解得太淺薄。其實,遼陽不單指遼陽縣(州、府、市),包括瀋陽在內的整個遼東地區也通稱遼陽。有一本清代的講《詩經》的書,裏面有一張木刻圖,上面稱“遼寧省”為“遼陽省”,可見清代稱遼陽是一個大地名。因此,周汝昌晚年放棄了豐潤説、遼陽説,改持瀋陽説。 [33] 
遼陽説
馮其庸説:“雪芹祖籍遼陽,家傳所載、宗譜所記、文獻可考、碑石所證,雖萬世而不可移也。” [34]  劉世德梳理出“遼陽説”的17條資料。乾隆《浙江通志》卷122:曹振彥,奉天遼陽人。乾隆《大同府志》卷21:曹振彥,遼東人。嘉慶《山西通志》卷82:曹振彥,奉天遼陽人。康熙《上元縣誌》卷16曹璽傳:著籍襄平(即遼陽)。曹寅《楝亭詩鈔》每卷的卷首均署“千山曹寅子清撰”,千山是遼陽的別稱。 [3] 
鐵嶺説
鐵嶺學者李奉佐認為,曹氏遠祖曹端廣於明初由關內豐潤入籍遼東鐵嶺,端廣子曹俊以軍功獲武職,在遼東先後歷端廣、俊、升、智、口、佐、口、簠、世選,共九世,後金天命三年,努爾哈赤攻陷鐵嶺三岔兒堡等大小十一堡,曹世選被俘淪為正白旗“包衣”奴隸。 [34] 
豐潤説
1931年5月,李玄伯論文《曹雪芹家世新考》在《故宮週刊》發表,以尤侗《松茨詩稿序》、乾隆《豐潤縣誌》為依據,提出曹雪芹祖父曹寅“與河北豐潤之曹衝谷為同族弟兄也”,首次提出曹雪芹祖籍在豐潤。1953年9月,周汝昌在《紅樓夢新證》一書的第三章《籍貫出身》第一節《豐潤人》、第二節《遼東俘虜》中,全面論證了曹雪芹祖籍在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 [34] 
武陽進賢説
2010年4月,在浙江圖書館找到康熙年間《南昌武陽曹氏宗譜》。該書記載:蓋自永樂二年,始祖伯亮公從豫章武陽渡協弟溯江北上,一卜居於豐潤咸寧裏,一卜居於遼東鐵嶺衞,則武陽者,洵吾始祖所發祥之地也。也就是説,武陽是豐潤和遼東曹氏的源頭。周汝昌亦曾表示:曹雪芹真正的、確切的老根,就是南昌武陽渡。 [34] 
在江西,還並存着“進賢説”,胡德平曾發現《豫章曹氏族譜》,也就是進賢曹氏族譜。譜中載入了曹孝慶一支曹族人姓名,而曹孝慶正是曹雪芹的江西祖先。 [34] 

曹雪芹作者之爭

作者説
曹雪芹著《紅樓夢》,有史證,有自證。史證即胡適、周汝昌等人考證出來的史料,自證即原著第一回作者自序及署名。文中與書名題旨“金陵十二釵”、自題詩“滿紙荒唐言”、創作經過“十載五次”、作者齋號“悼紅軒”相連的是唯一的曹雪芹。要確立曹雪芹的著作權,有文本內這一處作者署名作證就足夠了。至於曹雪芹前面的那一串名字,則另有深意:首先是障眼法,羅列一堆馬甲以防範文字獄風險(事實證明這招相當奏效,既忽悠了清政府,又捉弄了索隱派);其次是自謙,曹雪芹集中華傳統文化之大成,站在五千年古聖先賢的肩膀上創作《紅樓夢》,他筆下的賈府一家之史吸收了二十五史之精華,故自謙“披閲增刪”,以示不敢貪天之功為己有,不敢貪古聖先賢之功為己有,與《作者自雲》“雖我不學,下筆無文”表現的自謙態度一致;再次是入聖,曹雪芹署名附着於女媧補天神話,石頭、空空道人都是神話形象,東魯孔梅溪則調侃山東孔聖人之後(即衍聖公),從而構築一條由天到人、由神話到現實的傳承路徑,強化《石頭記》受命於天的神聖性。 [5] 
索隱派磚家對原著第一回的作者自序及署名缺乏認識,採用猜謎、附會的方法,在曹雪芹之外索隱出多達65個作者,如洪昇、吳梅村、冒闢疆顧景星袁枚曹頫曹顒及其他聞所未聞的人物都被拉來做《紅樓夢》作者,炒作、娛樂、戲説的成分大於求真、求實、求是的成分。胡文彬先生批評道:只是從《紅樓夢》中看到一些所謂矛盾,就説作者不是曹雪芹,這是在追求新奇,是時代的浮躁,真正研究者的聲音反而沒人注意了。
非作者説
清朝時,《紅樓夢》作者一直是謎,歷來眾説紛紜,説法不一。胡適先生根據袁枚“雪芹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中有所謂大觀園者, 即餘之隨園也”的記載,考證曹頫即賈政的人物原型,並推出曹雪芹即是賈寶玉原型的結論,並由此斷定他是《紅樓夢》的作者。自上世紀80年代起,曹雪芹的著作權受到戴不凡等紅學家的質疑。尤其近年發現的史料證實,1727年曹雪芹約十二歲的時候,曹頫因虧空和騷擾驛站等罪被革職入獄,1728年,曹雪芹十三歲時曹家被抄並隨家人移居北京,他沒有機會和可能像賈寶玉那樣過錦衣紈絝、富貴風流的生活。而脂硯齋批語稱大觀園的故事都是“作者曾經,批者曾經”,“有是人,有是事”,“鳳姐點戲,脂硯執筆”,”實寫一往事,非編有也”,“作者與餘實實經歷”,甲戌本《凡例》也強調小説是作者自身的經歷。胡適的論斷失去了基石,曹雪芹的著作權由此被眾多研究者所否定。
《脂硯齋重評石頭》:“命芹溪刪去” 《脂硯齋重評石頭》:“命芹溪刪去”
《關於江寧織造曹家檔案史料》明確記載,曹雪芹祖父曹寅的長女嫁皇家為妃以及康熙南巡(脂硯齋稱:借省親實寫南巡),小説中賈家“烈火烹油、鮮花着錦,熱鬧到不堪的田地”的繁華,都是曹家上一輩人的事,曹雪芹尚未出生無法“曾經”。史料證實胡適先生當初的判斷錯誤,曹雪芹作為作者的證據自相矛盾,研究者認為原作者“石頭”另有其人,曹雪芹只是“批閲增刪者”和“傳書人”。
在史料中,袁枚雖稱曹雪芹是《紅樓夢》作者,但他同時説雪芹是在南京作詩很有名的曹寅的嗣子(曹頫)。而且,稱曹雪芹是作者的讀者都不認識曹雪芹,曹雪芹的朋友都沒説他寫過《紅樓夢》,好友張宜泉在《傷芹溪居士》等輓詩中兩次鄭重介紹曹雪芹:“其人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其人工詩善畫”,兩次稱讚他的詩、畫,沒説他會寫小説。 [35] 
脂硯齋也贊曹雪芹詩寫得好,並等他補小説第二十二回末破失的詩,但從來沒贊雪芹小説寫得好,而不停地誇作者“石頭”、“石兄”、“玉兄”小説寫得好。在脂批中,“雪芹”和“作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並有批語曰:"石頭即作者耳。”脂硯齋主導小説創作,曹雪芹處於被動地位。如第二十四回,眉批醉金剛一段,寫醉金剛借錢給賈芸,極慷慨尚義,庚辰本眉批道:“餘卅年來得遇金剛之樣人不少,不及金剛者亦不少,惜書上不便歷歷註上芳諱,是餘不是心事也。"批者不忍心在小説中一一註明他所經歷過的現實人物的名字。 [36]  第十三回回末批:“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老朽因有魂託鳳姐賈家後事二件,嫡是安富尊榮坐享人能想得到處,其事雖未漏,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刪去。”批者稱作者為“兄”,對雪芹卻用“命”字,顯然曹雪芹不是作者。 [36] 
裕瑞《棗窗閒筆》:雪芹批閲增刪五次 裕瑞《棗窗閒筆》:雪芹批閲增刪五次
瞭解曹家底細甚至知道曹雪芹長相的清人裕瑞在《棗窗閒筆》中有更詳細的記載:賈寶玉的原型並非曹雪芹,而是“其叔輩某人”,“元、迎、探、惜者,皆諸姑輩也”。其他史料證實,曹雪芹確實有兩個當王妃的姑姑,蕭奭《永憲錄續編》載:“寅,字子清......,二女皆為王妃。”裕瑞還寫到:“《石頭記》,不知為何人之筆。曹雪芹得之,以是書所傳敍者,與其家之事蹟略同,因借題發揮,將此書刪改至五次......愈出愈奇。曾見抄本卷額,本本有其叔脂硯齋批語,引其當年事甚確,易其名曰《紅樓夢》”。 [37]  裕瑞的親舅舅明琳是曹雪芹關係密切的朋友,按裕瑞的記載,將曹雪芹定位為“批閲十載,增刪五次”使《紅樓夢》"愈出愈奇"的批閲增刪者,則可解決曹雪芹著作權證據中的所有矛盾。
《紅樓夢稿》的修改前的原文證明,作者不會北京話的準確發音,如將“寧可”寫成“能可”,“轉眼”寫成“展眼”,“專”寫成“端”,“自”寫成“是”,“碰”寫成“蹦”,“不想一頭就蹦在一個醉漢身上”,“都”寫成“多”,“你多長這麼大了?”等等,説明原作者很不精通北京話。 [36] 
中國紅學會名譽會長李希凡先生對曹雪芹的著作權不無擔憂:“在曹雪芹誕辰300週年之際,我們再沒有一點大動作的話,到明年,曹雪芹沒準就不是《紅樓夢》的作者了。” [38] 

曹雪芹史料記載

編輯
友人詩作
敦誠《寄懷曹雪芹(沾)》
敦誠《贈曹芹圃》
敦誠《佩刀質酒歌》
敦誠《挽曹雪芹》兩首 [23] 
敦敏《感成長句》
敦敏《題芹圃畫石》
敦敏《贈芹圃》
敦敏《訪曹雪芹不值》
敦敏《小詩代簡寄曹雪芹》
敦敏《河干集飲題壁兼吊雪芹》 [23] 
張宜泉《懷曹芹溪》
張宜泉《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
張宜泉《題芹溪居士》
張宜泉《傷芹溪居士》 [35] 
清人記聞
脂硯齋《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明義《題紅樓夢》
袁枚《隨園詩話》卷二
西清《樺葉述聞》 [39] 
許兆桂《絳蘅秋序》 [40] 
李放《八旗畫錄》後編卷中 [41] 
永忠《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説吊雪芹》

曹雪芹後世紀念

編輯

曹雪芹紀念場館

北京西山景區
曹雪芹紀念館黃葉村):位於海淀區香山卧佛寺路正白旗村39號(北京植物園內),1984年4月建成開放。傅傑題寫匾額。館內建築以曹雪芹當年居住的12間清代制式營房為中心,分東、西兩部共5個展室:居室;書房;立體模型;題壁詩原跡殘片和書箱;反映風俗的實物。 [42] 
曹雪芹小道海報 曹雪芹小道海報
曹雪芹西山故里:位於海淀區香山卧佛寺路北京植物園東部。以曹雪芹紀念館為核心,分設植物文化園、曹雪芹博物館區、曹雪芹紀念館區、曹雪芹紀念園、紅樓文化博覽區六大功能區。主要依據史料和實地走訪,通過在黃葉村故居附近發掘、找尋當年的歷史遺蹟,並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逐步恢復原貌,以再現當年正白旗旗營的生活情景和文化特徵。 [43] 
曹雪芹小道:位於海淀區温泉鎮白家疃村紅楓林山莊東側,2008年“十一”建成開放。以曹雪芹紀念館為起點,途經東溝村、卧佛寺、櫻桃溝、三炷香,到達白家疃村,全長6.6公里。沿途有清代引水石渠、櫻桃溝元寶石、白家疃小石橋、怡賢親王祠、五華寺等20多處歷史文化遺存。 [44] 
南京曹雪芹紀念館
南京曹雪芹紀念館 南京曹雪芹紀念館
位於南京市廣州路217號烏龍潭公園內,1997年9月建成開放。 [45] 
南京江寧織造博物館
江寧織造博物館位於南京市玄武區長江路123號,2013年“五一”正式對外開放。 [46] 
遼陽曹雪芹紀念館
位於遼陽市老城西小什字街口路東,吳公館院內(即吳恩培宅第),1997年8月建成,由馮其庸題寫館名。紀念館中塑有曹雪芹像。 [47] 

曹雪芹紀念單位

全國曹雪芹紅樓夢文化發展聯盟
曹雪芹紀念郵票 曹雪芹紀念郵票 [48]
成立時間:2012年11月4日
發起單位:北京曹雪芹學會
聯盟單位:北京植物園“曹雪芹西山故里”、北京曹雪芹文化發展基金會、北京海淀區文促中心、北京海淀區白家疃廢藝齋文化產業園、北京大觀園上海大觀園、江寧織造博物館、江蘇紅樓夢世界、江蘇鎮江市京口區、江蘇揚州市廣陵區、江蘇蘇州織造府(第十中學)、河北廊坊紅樓夢圓主題園、河北唐山曹雪芹文化主題公園、遼寧鐵嶺市文化促進會、江西武陽曹雪芹紀念館、江西進賢縣中華文化促進會、上海紅樓夢研究學社、蘇州廣播電視報社、姑蘇晚報文體社區部、香山街道、文化部恭王府蘇州大學、正定縣榮國府、揚州蜀岡—瘦西湖旅遊發展集團公司、北方崑曲劇院 [49] 

曹雪芹紀念活動

紀念曹雪芹逝世200週年展覽
1963年8月17日-11月17日,在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的親切關懷下,在故宮文華殿,由文化部、全國文聯、中國作協及故宮博物院聯合主辦了"紀念曹雪芹逝世200週年展覽"等系列大型活動。 [50] 
紀念曹雪芹逝世250週年大會
2013年11月24日,“紀念偉大作家曹雪芹逝世250週年大會暨學術研討會”在河北廊坊閉幕。中國紅樓夢學會、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和新繹集團共同主辦了此次活動。活動內容包括學術研討會、紅樓夢主題書畫展、曹雪芹像揭幕等。馮其庸、李希凡胡德平二月河等來自全國各地120餘名紅學專家學者圍繞“回顧、追憶、展望偉大作家曹雪芹”、“紅學新視界”、“紅樓夢的當代傳播”等主題進行了為期2天的學術研討。 [51] 
紀念曹雪芹誕辰300週年
2015年4月-12月,舉辦了文藝演出、曹紅文化展、學術論壇等紀念活動,形成“一個主場、兩條線路”即北京海淀主場、國內文化之旅、海外文化之旅的活動佈局。 [52] 
2015年10月30日,“曹雪芹誕辰300週年紀念大會” 在北京植物園曹雪芹紀念館雪芹廣場召開。大會推出五大亮點:國家部委、北京市、海淀區的相關領導,諸多“曹學”、“紅學”專家,87版《紅樓夢》主創王扶林鄧婕、金俐俐等齊聚現場;京津冀共同紀念;孫隆椿向北京曹雪芹學會捐贈紅樓夢相關書籍和工藝品藏品;曹雪芹誕辰300週年紀念特展揭幕;《紅樓夢音樂傳奇》黃葉村古槐樹下上演。 [52] 
曹雪芹誕辰300週年紀念金幣 曹雪芹誕辰300週年紀念金幣
2015年10月,由文物出版社、外研社聯合推出的《經龍裝(清)孫温繪程甲本圖文典藏版紅樓夢》亮相第十屆北京文博會北京國際展覽中心主展場,現場還展出《紅樓夢》日曆、雪芹南酒、曹氏風箏筆記本、《紅樓夢》郵冊、曹雪芹紀念館環保布袋、孫温工筆彩繪《紅樓夢》及明信片(淡水河谷)、紅樓夢十二釵藝術彩盤等。 [53] 
2015年10月24日,北京曹雪芹學會、台灣紅樓夢研究協會和台灣頑石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在台北華山1914文創產業園共同舉辦了一系列紀念活動,包括台灣紅樓夢產業聯盟授牌儀式和“拾貳夢”文創展等;同時,紅樓夢藝文沙龍也精彩亮相,兩岸紅學家同場交流了各自的研究成果。 [54] 
2014年第五屆曹雪芹文化藝術節 2014年第五屆曹雪芹文化藝術節
曹雪芹文化藝術節
曹雪芹文化藝術節是由北京曹雪芹學會、北京植物園、北京曹雪芹紀念館等單位聯合舉辦,以曹雪芹及《紅樓夢》文化為主題、推廣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為宗旨的一項品牌文化活動。藝術節創始於2010年,每年舉辦一屆。通過推廣曹雪芹《紅樓夢》所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讓更多人深度瞭解中國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心。曹雪芹文化藝術節組委會主任陳名傑表示,“在國家大力倡導迴歸傳統文化,促進文化繁榮的大背景下,推動傳統文化與推廣本國文化價值觀念一樣,需要攜手政府和民間力量,在全國甚至全球範圍內,持之以恆地推廣‘紅學’和‘曹學’這些具有重要文化價值的中國文化系列形象。” [55] 

曹雪芹藝術形象

編輯
中央電視台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2003年電視劇《曹雪芹》——庹宗華飾演曹雪芹 [56]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民族音樂與音樂劇研究中心2013年大型原創民族音樂劇《曹雪芹》——湯子星、雲飛飾演曹雪芹 [57]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