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柏拉圖

(古希臘哲學家)

編輯 鎖定
柏拉圖(Plato,Πλατών, 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是古希臘偉大的哲學家,也是整個西方文化中最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之一。
柏拉圖和老師蘇格拉底,學生亞里士多德並稱為希臘三賢。他創造或發展的概念包括:柏拉圖思想、柏拉圖主義柏拉圖式愛情等。柏拉圖的主要作品為對話錄,其中絕大部分都有蘇格拉底出場。但學術界普遍認為,其中的蘇格拉底形象並不完全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蘇格拉底。
除了荷馬之外,柏拉圖也受到許多在他之前的作家和思想家的影響,包括了畢達哥拉斯提出的“和諧”概念,以及阿那克薩戈拉將心靈或理性作為判斷任何事情正確性的根據;巴門尼德提出的連結所有事物的理論也可能影響了柏拉圖對於靈魂的概念。
本    名
柏拉圖
別    名
阿里斯托勒斯(Aristocles)
所處時代
古希臘
出生地
雅典
出生日期
公元前 427年
逝世日期
公元前 347年
主要作品
對話錄 [1] 
理想國
外文名
Πλατών
英譯名
Plato
性    別
主    張
理念論;理想國學説
老    師
蘇格拉底
地    位
西方客觀唯心主義的創始人
學    生
亞里士多德
享    年
80歲
評    價
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數學家

柏拉圖人物簡介

編輯
柏拉圖的原名為亞里斯多克勒斯(Aristocles), [2]  亞里斯多克勒斯的意思是取名恰當的(well-named),後來因為他強壯的身軀而被稱為柏拉圖(在希臘語中,Platus一詞是“平坦、寬闊”等意思)。後來,柏拉圖的名字就被沿用下來。
柏拉圖是著名的古希臘哲學家,他寫下了許多著作,並且在雅典創辦了著名的學院。他是蘇格拉底的學生,也是亞里士多德的老師,他們三人被廣泛認為是西方哲學的奠基者。如同許多古老的文獻一樣,柏拉圖留下的文集殘缺不全、存在許多爭議。他記載的蘇格拉底對話錄成為後人研究他們思想的主要來源,但許多內容記載的是柏拉圖自己的看法,而不是蘇格拉底的原意。
推測柏拉圖出生的年份是在公元前427年五月七日或前428年的5月或12月 (如同其他早期的西方哲學家,他的出生日期也依然未知) 。柏拉圖生於一個較為富裕的雅典奴隸主貴族家庭,宣稱是古雅典國王的後代,他的父親是阿里斯通 (Ariston) 、母親是伯裏提俄涅 (Perictione) ,他在家中排行老四。他也是當時雅典知名的政治家克里提亞(Critias) 的侄子,不過兩人之間的關係也仍有爭議。依據後來第歐根尼·拉爾修的説法,柏拉圖的原名為亞里斯多克勒斯 (Aristokles) ,後來因為他寬闊的肩膀而被稱為柏拉圖 (在希臘語中,Platus一詞是“平坦、寬闊”等意思) 。但第歐根尼也提起了其他的説法,柏拉圖這個名字也可能是來自他流暢寬廣 (platutês) 的口才、或因為他擁有寬廣的前額。由於柏拉圖出色的學習能力和其他才華,古希臘人還稱讚他為阿波羅之子,並稱在柏拉圖還是嬰兒的時候曾有蜜蜂停留在他的嘴唇上,所以他口才如此甜蜜流暢。
柏拉圖起初打算繼承家族傳統而從政,但後來情況發生變化。在與斯巴達的戰爭中,雅典民主制失利,隨即“三十僭主”上台執政。“三十僭主”轉而又被新的代議制政府取代。
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受審並被判死刑,柏拉圖對現存的政體完全失望,於是開始遊遍意大利西西里島埃及昔蘭尼等地以尋求知識。
據説他在四十歲時,約公元前387年結束旅行返回雅典,並在雅典城外西北角的Akademy創立了自己的學校—柏拉圖學院,這所學院成為西方文明最早的有完整組織的高等學府之一,後世的高等學術機構(Academy)也因此而得名,也是中世紀時在西方發展起來的大學的前身。學院的名字與學院的地址有關,坐落於一處曾為希臘傳奇英雄阿卡得摩斯住所的土地上,因而以此命名。學院存在了900多年,直到公元529年被查士丁尼大帝關閉為止。學院受到畢達哥拉斯的影響較大,課程設置類似於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傳統課題,包括了算術、幾何學、天文學以及聲學。學院培養出了許多知識分子,其中最傑出的是亞里士多德。
除了荷馬之外,柏拉圖也受到許多在那之前的作家和思想家的影響,包括了畢達哥拉斯所提出的“和諧”概念,以及阿那克薩戈拉教導蘇格拉底應該將心靈或理性作為判斷任何事情的根據巴門尼德提出的連結所有事物的理論也可能影響了柏拉圖對於靈魂的概念。

柏拉圖人物生平

編輯

柏拉圖成長期28年

公元前427年柏拉圖出生(奧林匹克88屆第一年),家世顯赫,此年即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後4年,伯里克利死後第二年,蘇格拉底42歲(是年西西里萊翁蒂尼(Leontini)邦人高爾吉亞來雅典求援,告敍拉古入侵其邦)。
公元前423年4歲,阿里斯托芬》上演,蘇格拉底在場觀賞,當場現身示眾,態度自若。
公元前421年6歲,據説是《理想國》發生時間(或所託時間)。
公元前420年7歲,進狄奧尼索斯學校,識字,聽荷馬詩作
公元前411年16歲,普羅塔哥拉被400人大會中人指控使人不信神,逃出雅典,在往西西里途中遇難(此前哲學家受迫害或驅逐、處死、或自願放逐的還有阿那克薩哥拉畢達哥拉斯赫拉克利特)。
公元前409-403年估計到過騎兵執勤,據説參加過3次戰役。
公元前408年高爾吉亞在第93屆奧林匹亞運動會上發表演説,呼籲雅典斯巴達團結起來對付波斯
公元前407年20歲跟隨蘇格拉底學習,此前曾向克拉底魯學習赫拉克利特哲學;向赫莫根尼學習巴門尼德哲學。據説曾想寫戲劇,給蘇格拉底看,被否定。
公元前405年敍拉古狄奧尼索斯推翻民主,建立僭主政權。
公元前404年23歲,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雅典三十僭主,柏拉圖一度想從政,後失望。
公元前399年28歲,蘇格拉底受審(柏拉圖在場)並被處死,蘇格拉底死時柏拉圖因病不在。 [1] 

柏拉圖遊學期12年

公元前398年柏拉圖與其他蘇格拉底的弟子紛紛離開雅典到外地避風,到過西西里意大利埃及
公元前392年35歲,在這前後,撰寫早期對話:在這一階段的觀點沒有超出他的老師蘇格拉底《申辯篇》《小希庇阿篇》《查密迪斯篇》《拉黑斯篇》《李思篇》《尤息弗羅篇》《克里託篇》《普羅泰戈拉篇》。 [3] 
伊索克拉底在雅典辦學園,教演講術。
公元前390年出訪:畢達哥拉斯學派掌握的政權等。
公元前388年敍拉古狄奧尼索斯一世,結識其女婿狄翁(時狄翁20歲),與狄翁成為至交(此其間據説曾得罪僭主被賣作奴隸,由安尼舍里斯贖身)。 [1] 

柏拉圖講學期20年

公元前387年40歲,回到雅典,開始個人講學,或説此年建立學院,此前後撰寫對話:《普羅塔哥拉》《美諾》《尤息德謨斯篇》。
又中期著作:發揮自己的觀點,制定出方法論,《裴德羅篇》《高爾基亞篇》《曼諾篇》《尤息底莫斯篇》《泰阿泰德篇》《智者篇》《政治篇》《巴門尼德篇》《克拉底魯篇》。 [3] 
公元前385年蘇格拉底案的平反:立蘇格拉底雕像。
公元前384年43歲,亞里士多德生,德謨斯提尼生。
公元前387年在雅典西北郊外的陶器區建立學園。“不懂幾何學者勿入此門。”世稱“柏拉圖學院”。
公元前376年高爾吉亞死。
公元前371年底比斯軍在伊巴密濃達指揮下,大敗斯巴達
公元前370年德謨克利特死,據説柏拉圖曾想購其書付之一炬。 [1] 

柏拉圖著述期20年

公元前367年60歲,將學園交歐多克索(即歐多克索斯)主持,自己帶弟子和友人第二次往敍拉古,當年老狄奧尼索斯狄奧尼索斯一世)死,狄翁攝政,此時柏拉圖已聲名遠播希臘及以外。
亞里士多德雅典學習(據説講善,僅剩亞里士多德一人聽)。
公元前366年狄奧尼索斯二世繼位,狄翁(狄奧尼索斯二世的姐夫)逃離,柏拉圖悵然離開敍拉古。
公元前363年64歲,第三次往敍拉古,被扣留,被逐。
公元前357年70歲,放棄政治活動,全力著述,晚期著作有:智者、政治家、斐里布、蒂邁歐篇
公元前356年亞歷山大大帝出生。
公元前348年晚年最後的著作是:法律篇,伊璧諾米篇續篇,剛開篇即去世。
公元前347年春季(三月?)去世,遺囑對用於校舍的房產,不許出售、轉讓。留下四家奴,釋放一奴隸,財產很少。
公元前344-343年狄奧尼索斯二世最後被推翻,亞里士多德亞歷山大教師。 [1] 
後期著作:體系完成時期《會飲篇》《斐多篇》《斐里布篇》《理想國》《蒂邁歐篇》《克力錫亞斯篇》和《法律篇》 [3] 

柏拉圖思想觀點

編輯

柏拉圖唯心主義

柏拉圖是西方客觀唯心主義的創始人,其哲學體系博大精深,對其教學思想影響尤甚。
柏拉圖指出:世界由“理念世界”和“現象世界”所組成。理念的世界是真實的存在,永恆不變,而人類感官所接觸到的這個現實的世界,只不過是理念世界的微弱的影子,它由現象所組成,而每種現象是因時空等因素而表現出暫時變動等特徵。由此出發,柏拉圖提出了一種理念論和回憶説的認識論,並將它作為其教學理論的哲學基礎
任何一種哲學要能具有普遍性,必須包括一個關於自然和宇宙的學説在內。柏拉圖試圖掌握有關個人和大自然永恆不變的真理,因此發展一種適合並從屬於他的政治見解和神學見解的自然哲學。自然界中有形的東西是流動的,但是構成這些有形物質的形式或理念卻是永恆不變的。柏拉圖指出,當我們説到“馬”時,我們沒有指任何一匹馬,而是稱任何一種馬。而“馬”的含義本身獨立於各種馬(“有形的”),它不存在於空間和時間中,因此是永恆的。但是某一匹特定的、有形的、存在於感官世界的馬,卻是“流動”的,會死亡,會腐爛。這可以作為柏拉圖的“理念論”的一個初步的解説。
我們對那些變換的、流動的事物不可能有真正的認識,我們對它們只有意見或看法,我們唯一能夠真正瞭解的,只有那些我們能夠運用我們的理智來了解的形式或者理念。因此,知識是固定的和肯定的,不可能有錯誤的知識。但是意見是有可能錯誤的。
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有一個著名的洞穴比喻來解釋理念論:有一羣囚犯在一個洞穴中,他們手腳都被捆綁,身體也無法轉身,只能背對着洞口。他們面前有一堵白牆,他們身後燃燒着一堆火。在那面白牆上他們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後到火堆之間事物的影子,由於他們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這羣囚犯會以為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最後,一個人掙脱了枷鎖,並且摸索出了洞口。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實的事物。他返回洞穴並試圖向其他人解釋,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並向他們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對於那些囚犯來説,那個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並向他宣稱,除了牆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沒有其他東西了。
柏拉圖利用這個故事來告訴我們,“形式”其實就是那陽光照耀下的實物,而我們的感官世界所能感受到的不過是那白牆上的影子而已。我們的大自然比起鮮明的理性世界來説,是黑暗而單調的。不懂哲學的人能看到的只是那些影子,而哲學家則在真理的陽光下看到外部事物。但是另一方面,柏拉圖把太陽比作正義和真理,強調我們所看見的陽光只是太陽的形式,而不是實質;正如真正的哲學道理、正義一樣,是隻可見其外在表現,而其實質是不可言説的。
柏拉圖的《理想國》還向我們描繪出了一幅理想的烏托邦的畫面,柏拉圖認為,國家應當由哲學家來統治。柏拉圖的理想國中的公民劃分為衞國者、士兵和普通人民三個階級。衞國者是少部分管理國家的精英。他們可以被繼承,但是其他階級的優秀兒童也可以被培養成衞國者,而衞國者中的後代也有可能被降到普通人民的階級。衞國者的任務是監督法典的制定和執行情況。為達到該目的柏拉圖有一整套完整的理論。他的理想國要求每一個人在社會上都有其特殊功能,以滿足社會的整體需要。但是在這個國家中,女人和男人有着同樣的權利,存在着完全的性平等政府可以在為了公眾利益時撒謊每一個人應該去做自己分內的事而不應該打擾到別人。在今天看來,柏拉圖描繪的理想國是一個可怕的極權主義國家。但是“理想國其實是用正確的方式管理國家的科學家的觀點”,柏拉圖本人並沒有試圖實現理想國中的國家機器。
柏拉圖在《律法》(The Laws)則指出,“憲法國家”是僅次於理想國的最好的國家。他在該書中同樣指出,婦女和男人應該得到同樣的尊重和訓練
柏拉圖企圖使天文學成為數學的一個部門。他認為:“天文學和幾何學一樣,可以靠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來研究,而不去管天上的星界。”柏拉圖認為宇宙開頭是沒有區別的一片混沌(The cosmos itself seemed to Plato to be forever titled toward chaos.)。這片混沌的開闢是一個超自然的神的活動的結果。依照柏拉圖的説法,宇宙由混沌變得秩序井然,其最重要的特徵就是造物主為世界制定了一個理性方案;關於這個方案付諸實施的機械過程,則是一種想當然的自然事件。
柏拉圖的宇宙觀基本上是一種數學的宇宙觀。他設想宇宙開頭有兩種直角三角形,一種是正方形的一半,另一種是等邊三角形的一半。從這些三角形就合理地產生出四種正多面體,這就組成四種元素的微粒。火微粒是正四面體,氣微粒是正八面體,水微粒是正二十面體,土微粒是立方體。第五種正多面體是由正五邊形形成的十二面體,這是組成天上物質的第五種元素,叫做以太。整個宇宙是一個圓球,因為圓球是對稱和完善的,球面上的任何一點都是一樣。宇宙也是活的,運動的,有一個靈魂充溢全部空間。宇宙的運動是一種環行運動,因為圓周運動是最完善的,不需要手或腳來推動。四大元素中每一種元素在宇宙內的數量是這樣的:火對氣的比例等於氣對水的比例和水對土的比例。萬物都可以用一個數目來定名,這個數目就是表現它們所含元素的比例。

柏拉圖政治思想

在《理想國》中,柏拉圖設計了一幅正義之邦的圖景:國家規模適中,以站在城中高處能將全國盡收眼底,國人彼此面識為度。柏拉圖認為國家起源於勞動分工,因而他將理想國中的公民分為治國者、武士、勞動者3個等級,分別代表智慧、勇敢和慾望3種品性。治國者依靠自己的哲學智慧和道德力量統治國家;武士們輔助治國,用忠誠和勇敢保衞國家的安全;勞動者則為全國提供物質生活資料。3個等級各司其職,各安其位。在這樣的國家中,治國者均是德高望重的哲學家,只有哲學家才能認識理念,具有完美的德行和高超的智慧,明瞭正義之所在,按理性的指引去公正地治理國家。治國者和武士沒有私產和家庭,因為私產和家庭是一切私心邪念的根源。勞動者也絕不允許擁有奢華的物品。理想國還很重視教育,因為國民素質與品德的優劣決定國家的好壞。
柏拉圖甚至設想在建國之初就把所有10歲以上的人遣送出國,因為他們已受到舊文化的薰染,難以改變。全體公民從兒童時代開始就要接受音樂、體育、數學到哲學的終身教育。教育內容要經嚴格選擇,荷馬赫西俄德的史詩以及悲劇詩人們的作品,一律不準傳入國境,因為它們會毒害青年的心靈。柏拉圖自稱這是“第一等好”的理想國,其他的政體都是這一理想政體的蜕變。理想政體由於婚配的不善引起3個等級的混雜,導致爭鬥,軍人政體(Timocracy)隨之興起。軍人政體中少數握有權勢者聚斂財富形成寡頭政體(Oligarchy)。貧富矛盾的尖鋭化導致民眾的革命,產生民主政體(Democracy)。民主政體發展到極端時又會被僭主政體(Tyranny)所取代。
《政治家篇》約作於柏拉圖後兩次去敍拉古之間(公元前367~前361),這是他在敍拉古的政治實踐受到挫折,思想發生變化的時期。《政治家篇》主旨是討論真政治家及政治的定義。柏拉圖在這篇對話中提出了政治中道、混合的概念;首次明確論述了法律的作用並以法律作為劃分政體的標準。他認為,真政治家(哲學王)無需用法律統治,但現實中真政治家極為罕見,即使有真政治家,法律也還有一定的作用。因為政治不僅是一種藝術,亦是一門科學。法律對於政治家,猶如教練和醫生的訓練方案和處方一樣,法律雖然在理論上是荒謬的,在實踐中卻是必要的。
柏拉圖在其最後的作品《法律篇》中進一步發揮了關於法律的作用的思想。從理想出發,他推崇哲學王的統治,“沒有任何法律或條例比知識更有威力”;從現實出發,他強調人類必須有法律並且遵守法律,否則他們的生活將如同最野蠻的獸類。在這一思想指導下,他在12卷的《法律篇》中,設計了他的“第二等好”的城邦,包括地理環境、疆域大小、人口規模與來源、國家經濟生活、階級結構、政治制度、法律等細則。由於指導思想的變化,第二等好的城邦與《理想國》中的正義之邦相比,在具體措施上有很大區別。主要有:政治制度由哲學王執政的賢人政體轉為混合政體,以防止個人專權。《理想國》主張統治者實行公產、公妻、公餐、公育制,《法律篇》則恢復了私有財產和家庭。《理想國》中劃分公民等級是依照其先天稟賦的優劣,而《法律篇》則是按照後天財產的多寡。

柏拉圖經濟思想

(1)關於社會分工和國家產生的學説。從個人需要的多樣性、個人能力的片面性和不同個人能力的差異性這三個方面來闡述社會分工的必要性,進而以分工為基礎描述了國家的產生。
(2)關於交換、市場、貨幣、商業和高利貸的觀點。柏拉圖在分工的基礎上闡述國家產生的同時,提出了分工與交換、市場與貨幣、商業與商人產生的因果聯繫。他認為,城邦之間和城邦內部既然存在着分工,那麼就必須有商業和商人,有了商業就有市場,就需要貨幣。他認為貨幣是為日常交換服務的,意識到貨幣可以作為價值尺度和流通手段。柏拉圖既肯定了商業的重要性,但又對商人持鄙夷態度,認為雅典人不應該從事這種不體面的事業,而應該讓住在雅典的野蠻人去從事。他攻擊商人唯利是圖,認為國家應該制定法律,使商人只能得到適當的利潤。他更反對高利貸,主張禁止放款取利和抵押放債。
(3)關於理想國和所謂“共產”的觀點。柏拉圖認為,在社會分工中每個人所從事的行業和擔任的職務,由天生的秉性決定。他所描述的理想國,按照嚴格的社會分工原則,由三個等級組成。第一個等級是執政者等級,即富有理性和知識的哲學家,負責制定法律、教育人民和治理國家。他特別強調賢人治國的極端重要性。第二個等級是保衞者等級,即軍人,負責執行法律、保衞國家和打仗。第三個等級是供應產品者等級,即農民、手工業者和商人,他們必須服從統治者的命令、負責生產和供應生活資料。在理想國裏,哲學家和軍人都被取消私有財產和個人家庭,實行共產、共妻、共子。在柏拉圖看來,實行共產制將有助於優生優育並防止出現腐敗和內部衝突。柏拉圖關於統治者階級實行共產主義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古希臘斯巴達的實踐,對於後來的各種公有制思想具有重要影響。這種思想可以説是當代經濟體制理論的先驅。 [4] 

柏拉圖教育觀

建立完整教育體系
柏拉圖還是西方教育史上第一個提出完整的學前教育思想並建立了完整的教育體系的人。柏拉圖中年開始從事教育研究活動。他從理念先於物質而存在的哲學思想出發,在其教育體系中強調理性的鍛鍊。他要求3~6歲的兒童都要受到保姆的監護,會集在村莊的神廟裏,進行遊戲、聽故事和童話。柏拉圖認為這些都具有很大的教育意義。7歲以後,兒童就要開始學習軍人所需的各種知識和技能,包括讀、寫、算、騎馬、投槍、射箭等等。從20~30歲,那些對抽象思維表現特殊興趣的學生就要繼續深造,學習算術、幾何、天文學與和聲學等學科,以鍛鍊他的思考能力,使他開始探索宇宙的奧妙。柏拉圖指出了每門學科對於發展抽象思維的意義。他主張未來的統治者在30歲以後,要進一步學習辯證法,以洞察理念世界。經過5年後,他就可以成為統治國家的哲學王了。
唯心教學
人的一切知識都是由天賦而來,它以潛在的方式存在於人的靈魂之中,因此知識不是對世界物質的感受,而是對理念世界的回憶。教學目的是為了恢復人的固有知識。教學過程即是回憶理念的過程。在教學中,柏拉圖重視對普遍、一般的認識,特別重視學生思維能力的培養,指出概念、真理是純思維的產物。同時他又指出學生是通過理念世界在現象世界的影子中才得以回憶起理念世界的,承認感覺在認識中的刺激作用。他特別強調早期教育和環境對兒童的作用。在幼年時期兒童所接觸到的事物對他有着永久的影響,教學過程要通過具體事物的感性啓發,引起學生的回憶,經過反省和思維,再現出靈魂中固有的理念知識。就此而言,柏拉圖的教學認識是一種先驗論
階段施教
柏拉圖的教學體系金字塔形。為了發展理性,他設立了全面而豐富的課程體系,他以學生的心理特點為依據,劃分了幾個年齡階段,並分別授以不同的教學科目。0-3歲的幼兒在育兒所裏受到照顧。3-6歲的兒童在遊樂場內進行故事、遊戲、唱歌等活動。6歲以後,兒童進入初等學校接受初級課程。在教學內容上,柏拉圖接受了雅典以體操鍛鍊身體,以音樂陶冶心靈的和諧發展的教育思想,為兒童安排了簡單的讀、寫、算、唱歌一系列活動,同時還十分重視體操等體育訓練項目。17-20歲的青年升入國立的“埃弗比”接受軍事教育,並結合軍事需要學習文化科目,主要有算術、幾何、天文、音樂。20-30歲,經過嚴格挑選,進行10年科學教育,着重發展青年的思維能力,繼續學習“四科”,懂得自然科學間的聯繫。30歲以後,經過進一步挑選,學習5年,主要研究哲學等。至此,形成了柏拉圖相對完整的金字塔形的教學體系。
提出四科
根據其教學目的,柏氏吸收和發展了智者的“三藝”及斯巴達的軍事體育課程,也總結了雅典的教學實踐經驗,在教育史上第一次提出了“四科” (算術、幾何、天文、音樂) ,其後便成了古希臘課程體系的主幹和導源,支配了歐洲的中等與高等教育達1500年之久。
教學觀點
每門學科均有其獨特的功能,凡有所學,皆會促成性格的發展。在17歲之前,廣泛而全面的學科內容是為了培養公民的一般素養,而對於未來的哲學家來講,前面所述的各門學科都是學習辯證法必不可少的知識準備。文法和修辭是研究哲學的基礎;算術是為了鍛鍊人的分析與思考能力:學習幾何、天文,對於航海、行軍作戰、觀測氣候、探索宇宙十分重要;學習音樂則是為了培養軍人的勇敢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同時,他還很重視選擇和淨化各種教材,如語言、故事、神話、史詩等,使其符合道德要求,以促進兒童心智之發展。
就教學方法而言,柏拉圖師承蘇格拉底的問答法,把回憶已有知識的過程視為一種教學和啓發的過程。他反對用強制性手段灌輸知識,提倡通過問答形式,提出問題,揭露矛盾,然後進行分析、歸納、綜合、判斷,最後得出結論。
理性訓練
雅典學派 雅典學派
理性訓練是柏拉圖教學思想的主要特色。在教學過程中,柏拉圖始終是以發展學生的思維能力為最終目標的。在《理想國》中,他多次使用了“反思”(reflection)和“沉思”(contemplation)兩詞,認為關於理性的知識唯有憑藉反思、沉思才能真正融會貫通,達到舉一反三。感覺的作用只限於現象的理解,並不能成為獲得理念的工具。因此,教師必須引導學生心思凝聚,學思結合,從一個理念到達另一個理念,並最終歸結為理念。教師要善於點悟、啓發、誘導學生進入這種境界,使他們在“苦思冥想”後“頓開茅塞”,喜獲“理性之樂”。這與蘇格拉底的助產術有異曲同工之妙。
柏拉圖的教學思想幾乎涉及到教學領域中的所有重要方法。他第一個確定了心理學的基本劃分,並使之與教學密切聯繫起來。他繼承並發展了斯巴達的依據年齡特徵劃分教學階段的教學理論,在教學的具體內容、形式、方法和手段上則更多地總結與採用了雅典的經驗,提出了全面、和諧發展的課程體系。他十分注重在教學中發展學生的思維能力,強調探討事物的本質,這些都給了後世教育家們以巨大的影響和啓迪。但是,柏拉圖誇大了理性發展在教學中的意義。他主張的通過回憶和沉思冥想以致知的教學過程,反映了其對掌握知識理解中的唯心主義傾向。特別是他把理性絕對化、孤立化,使感覺和理性之間對立起來的思想,以致成了中世紀經院派教條主義教學方法的理論基礎。他有一句名言:不知道自己的無知,乃是雙倍的無知。
體育教育
在他的奴隸主教育學體系中,體育佔有重要的地位。柏拉圖對婦女體育也很重視。他認為:“做女孩的應該練習各種跳舞和角力;結婚以後,便要參加戰鬥演習、行營佈陣和使用武器……因為一旦當所有的軍隊出動去打敵人的時候,她們就能保衞兒童和城市”(《柏拉圖論教育》)。
在柏拉圖的論述中,幾乎涉及到當時體育的各個方面。他認為,體育應包括教育手段和健康術。他對當時雅典出現的競技主義和競技職業化傾向曾給予猛烈的抨擊,同時也批評市民輕視體育的思想和態度。他主張心身和諧發展,強調“用體育鍛煉身體,用音樂陶冶心靈”。柏拉圖豐富的體育思想對後世體育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

柏拉圖愛情觀

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是古希臘哲學家中最有影響的人,而在他們兩個人中間,柏拉圖對於後代所起的影響尤其來得大。
在歐洲,很早就有被我們中國人稱之為“精神戀愛”的柏拉圖式的愛,這種愛認為肉體的結合是不純潔的是骯髒的,認為愛情和情慾是互相對立的兩種狀態,因此,當一個人確實在愛着的時候,他完全不可能想到要在肉體上同他所愛的對象結合。
美國東西部社會學會主席、《美國家庭體制》一書的作者伊拉·瑞斯(Ira·reiss)經研究後認為,柏拉圖推崇的精神戀愛,實際上指的是同性之間的一種愛,也就是“同性戀”。古希臘人認為,同性戀的過程更多地是靈交、神交,而非性交。而在女性很少受教育的古希臘社會,男人很難從女人中找到精神對手。這就是柏拉圖偏重男性之間的愛情的原因。柏拉圖堅信"真正"的愛情是一種持之以恆的情感,而惟有時間才是愛情的試金石,惟有超凡脱俗的愛,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而美國的社會學者對“柏拉圖式的愛情”是隻有神交的“純愛情”,還是雖有形交卻偏重神交的高雅愛情,也眾説紛紜。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柏拉圖認為愛情能夠讓人得到昇華。他説,對活得高尚的男人來説,指導他行為的不是血緣,不是榮譽,不是財富,而是愛情。世上再也沒有一種情感像愛情那樣深植人心。一個處在熱戀中的人假如作出了不光彩的行為,被他的父親、朋友或別的什麼人看見,都不會像被自己的戀人看見那樣,使他頓時蒼白失色,失去一切的一切,無力面對自己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

柏拉圖哲學影響

柏拉圖思想通常被與他最知名的學生亞里士多德相對比,亞里士多德的名聲在中世紀早期時完全被柏拉圖所掩蓋。
中世紀的經院哲學學者最初並沒有接觸柏拉圖著作的管道,也很少懂得原著的希臘文。柏拉圖的原始著作在西方文明遺失了上千年,直到它們在君士坦丁堡淪陷前一世紀被人從城裏帶出為止。中世紀學者透過拉丁文的翻譯版本研讀柏拉圖的著作,當時那些拉丁文譯本還是譯自阿拉伯學者從希臘文翻譯至阿拉伯文和波斯文的二手翻譯。阿拉伯學者不只翻譯古希臘的著作,同時也撰寫了許多對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原著的評論和解釋(如阿維森納、亞維侯),這時亞里士多德的名聲開始超過了柏拉圖。
只有到了文藝復興,當西方世界對於古典文明的興趣開始復甦時,柏拉圖的哲學才又開始受到廣泛重視。許多早期從經院哲學脱離出來的現代科學家和藝術家促長了文藝復興的進展,他們將柏拉圖的哲學視為是藝術和科學進步的基礎。到了19世紀,柏拉圖的名聲恢復了,至少跟亞里士多德的不相上下。
自從那時開始,許多西方哲學家也將他們的理論根基於柏拉圖的著作之上。柏拉圖的影響在數學界和科學界特別大,尤其是戈特洛布·弗雷格以及他的學生如庫爾特·哥德爾阿隆佐·邱奇等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也採用了柏拉圖所提出的有着永恆不變的現實存在的主張,反對尼爾斯·玻爾提出的物理宇宙以及他對量子力學的解釋。相反的,那些脱離了本體論理論模型以及道德理想的哲學家,則通常會以其他各種觀點批評柏拉圖主義。例如尼采便攻擊柏拉圖把世界分割成兩個的作法,馬丁·海德格爾則批評柏拉圖模糊化了人類生命的本質,而卡爾·波普爾則在他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1945)一書中批評柏拉圖在《理想國》裏所提議的政府形式是個典型的極權主義政權。列奧·施特勞斯被一些人視為是恢復柏拉圖在道德哲學上的影響力的主要哲學家,他採取的是較少形而上學的形式。不過,由於受到尼采和海德格爾的影響,施特勞斯並不認同他們對於柏拉圖的譴責,而是專注於在對話錄裏尋找柏拉圖面對批評所提出的可能解答。

柏拉圖人物評價

編輯
影響柏拉圖的“蘇格拉底之死”事件
影響柏拉圖的“蘇格拉底之死”事件(2張)
蘇格拉底是柏拉圖撰寫的對話錄中的主要角色。至於對話錄中有多少是蘇格拉底的原意、而又有多少是柏拉圖自己的意見?由於蘇格拉底自己從沒有寫下任何著作,這個研究的問題也經常被稱為“蘇格拉底問題”。另一個問題在於柏拉圖究竟將蘇格拉底虛構到了何種地步,阿里斯托芬也寫下許多挖苦嘲諷蘇格拉底的作品,兩人對蘇格拉底的記載往往有極大差異。
柏拉圖曾數次暗示他自己是蘇格拉底的一名隨從,但他從沒有明確承認過。在《斐多篇》 (Phaedo) 中他寫下一串名單,列出那些在蘇格拉底服藥自盡那天陪伴他的學生,並且記載道“柏拉圖生病了” (《斐多篇》 59b) 。而在《申辯篇》裏,柏拉圖則疏遠了他與蘇格拉底的關係;記載中蘇格拉底宣稱有幾名他之前的同伴也在觀眾席內,他並指出阿狄曼圖 (Adeimantus) 的兄弟柏拉圖也在場 (《申辯篇》 34a) 。阿狄曼圖也曾在《理想國》裏以辯論者的角色出場。
柏拉圖從沒有在對話錄裏將自己描述為討論者之一,他只將自己描述為一名在遠處旁觀的聽眾。唯一的例外是《申辯篇》,他並沒有宣稱自己聆聽到任何第一手的對話。在其中一篇對話錄中,柏拉圖則稱這些內容並不是他杜撰的,而只是在蘇格拉底指示下完成的對話筆記 (《泰阿泰德篇》142C-143B) 。一般認為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親密學生和隨從,但奇怪的是柏拉圖從沒有在這些對話錄裏以當事人身分出現過。
蘇格拉底的審判和死刑對柏拉圖造成極大的震撼,蘇格拉底的審判是一系列對話錄中最為着重、也最為一致的事件。柏拉圖在許多對話錄都曾明確的或間接的提起這場審判,或提起這場審判的情節和角色。舉例而言,在《泰阿泰德篇》 (210d) 和《伊壁鳩魯篇》 (2a-b) 中蘇格拉底告訴大家他必須面臨一場不公平的審判。而在《美諾篇》 (94e-95a) 裏,阿尼圖斯 (Anytus) 則警告蘇格拉底應該避免批評當時的重要人物,以免使自身惹上麻煩,阿尼圖斯在《申辯篇》裏也是那些聯合起訴蘇格拉底的人之一。《申辯篇》是蘇格拉底的辯護演説,《克力同篇》和《斐多篇》則是在審判定罪後於監獄內的對話。
蘇格拉底的審判在那個時代是相當不尋常的事件,依據人們對前五世紀雅典文明的認識,這樣的審判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蘇格拉底被起訴的罪名是相信無神論,但雅典是當時全希臘擁有最高程度言論自由的城市,無神論並非法律明文禁止的罪過,同時也有許多篤信無神論的知識份子存在,大眾也很少對此加以譴責。喜劇家阿里斯托芬撰寫的許多知名劇本不但大肆宣揚無神論、同時還公開嘲笑許多神祇和傳統英雄,他甚至將宙斯描述為精力旺盛的無賴、將海格力斯描述為愚笨的人,但阿里斯托芬從沒有因此遭受懲罰。
同樣令人疑惑的是,蘇格拉底在替自己的辯護中經常強調他是阿波羅派遣來人間宣揚哲學的使者,阿波羅在當時是雅典神殿裏非常重要的一位神祇。批評柏拉圖的人認為蘇格拉底事實上是冒犯到了有權勢的人,並推測這場審判是蘇格拉底的敵人所一手設計的,用以警告其他人不要重蹈他的覆轍。這也是研究蘇格拉底的問題之一。

柏拉圖學派影響

柏拉圖曾旅行到意大利南部,在那兒遇到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學者,後來看來對他產生了影響。以下是柏拉圖和畢達哥拉斯學派的一些主要的共同觀點:
  1. 視數學為萬物的本質
  2. 宇宙二元論——真理(理念)世界由影子組成的可見世界
  3. 靈魂的輪迴和不朽
  4. 理論科學感興趣

柏拉圖思想比較

亞里士多德在十七或十八歲時來到雅典,成為柏拉圖學院的學生。他在那兒呆了約20年,直到公元前347年柏拉圖去世。柏拉圖對他產生了重大影響,儘管他最終與柏拉圖哲學分道揚鑣,形成了自己的哲學體系。他的哲學可以説在許多方面與柏拉圖講授的觀點對立,不僅針對柏拉圖的理念論,也針對他的政治學説: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説,柏拉圖式往上趨向理念,亞里士多德則注意眾多的特定現象。柏拉圖試圖建立永久完美的理想國理論,而亞里士多德卻從考察已有的國家形式入手,試圖在這些國家中找到能夠實現的最好形式。

柏拉圖柏拉圖主義

柏拉圖主義的基本觀點
柏拉圖主義(Platonism)是數學歷史上影響最大的數學哲學觀點,它起源於古希臘的柏拉圖,此後在西方數學界一直有着或明或暗的柏拉圖主義觀念,19世紀,它在數學界幾乎佔了統治地。20世紀初,數學基礎三大學派的爭議剛趨平息,柏拉圖主義觀點又成為討論的熱點之一。
數學的對象就是數、量、函數等數學概念,而數學概念作為抽象一般或“共相”是客觀存在着的。柏拉圖認為它們存在於一個特殊的理念世界裏,後世的柏拉圖主義者並不接受“理念論”,但也認為數學概念是一種特殊的獨立於現實世界之外的客觀存在,它們是不依賴於時間、空間和人的思維的永恆的存在。數學家得到新的概念不是創造,而是對這種客觀存在的描述;數學新成果不是發明,而是發現。與之相應的,柏拉圖主義認為數學理論的真理性就是客觀的由那種獨立於現實世界之外的存在決定的,而這種真理性是要靠“心智”經驗來理解,靠某種“數學直覺”來認識的,人們只有通過直覺才能達到獨立於現實世界之外的“數學世界”。
由於認為數學概念是一種真實的存在,所以現代柏拉圖主義也被稱為“實在主義”。柏拉圖主義在西方近現代數學界有相當大的影響,一些數學巨匠如G.康托爾、羅素哥德爾布爾巴基學派基本上都持這種觀點。一般認為,所以如此不是偶然的,這是數學反映客觀世界,數學具有客觀真理性這一素樸信念在哲學上的反映。而正因為如此,柏拉圖主義對數學的歷史發展就具有一定的積極作用:它促使數學家們在自己的研究中採取客觀的科學的立場,而且,當某些高度抽象的數學理論因找不到現實原型而為人們所懷疑時,它也有可能給人們以一定的信念。儘管這種信念是盲目的,從而就有可能導致錯誤。
宣稱信仰柏拉圖主義並非意味着接受柏拉圖的所有見解,而往往只是對如下特定思想的認同,即理念形式是存在的、永恆的,並比世界中的現象更實在、更完美,甚至是唯一真正實在和完美的實體。這個體系還包括認為理念形式只能由靈魂所認識等。
對柏拉圖主義的辯護有:語言對象的抽象描述的一般性和其所描述對象的特殊性的對比;數學對象的抽象和毫無疑問的精確性等。
柏拉圖主義中的理念形式在不同的情形下往往具有不同的意義。如:一類事物的名稱;數學對象;自然定律等。
它以理念論為中心,包括宇宙論方面的宇宙生成説,認識論方面的回憶説,倫理觀與社會政治觀方面的四主德與理想國的學説,美學方面的“摹本”説,探求理念體系的概念辯證法以及教育學説等。是歐洲哲學史上第一個龐大的客觀唯心主義體系,對後世西方哲學的影響極大。

柏拉圖柏拉圖愛情

柏拉圖式愛情以西方哲學家柏拉圖命名的一種男子與男子之間的愛情,追求心靈溝通,排斥肉慾。
柏拉圖認為: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着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按照會飲篇的理論而言,柏拉圖式愛情主要是指一個成年男子和美少年之間的愛情,而這個也和當時希臘風氣相關。希臘學者認為男性和男性之間的愛情才是真正屬天的愛情,而男女的婚姻制度不過是為了社會的建構。
柏拉圖在對話錄《會飲篇》中提到最崇高的愛情是精神之愛,是愛的雙方對真善美的共同追求,而這種共同追求僅限於同性之間,只有這種愛才是高尚而珍貴的。所以説柏拉圖式愛情,最開始指的並不是一般的精神戀愛。而應該是同性之愛,且摒棄對性的慾望。
雅典,同親密接觸被法律賦予了最大限度的保護和支持,甚至被認為是對無節制生育的一種控制方法而加以提倡,同性向是當時的雅典的驕傲之一。而美國的社會學者對“柏拉圖式愛情”是隻有神交的“純愛情”,還是雖有形交卻偏重神交的高雅愛情,也眾説紛紜。
柏拉圖式愛情”是被稱為“精神戀愛”的一種真愛。這種愛認為肉體的結合是不純潔的,是骯髒的,認為愛情和性慾是相互對立的兩種狀態。柏拉圖戀愛重視精神的交流,而不是肉體的慾望,是一種真愛。
柏拉圖推崇的精神戀愛,原指的是同性之間的一種真愛,古希臘人認為,同性戀的過程更多的是靈交、神交,而非形交。柏拉圖堅信真正的愛情是一種持之以恆的情感,而惟有時間才是愛情的試金石。惟有超凡脱俗的愛,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西方學者對此也眾説紛紜。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柏拉圖認為愛情能夠讓人得到昇華。
“柏拉圖式的愛情”的要旨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
1、柏拉圖式的愛情,不是所謂純粹的精神戀愛――沒有任何肉體接觸的純浪漫情懷,而是指“身體愛慾與靈魂愛慾”的統一,或“身心合一者”。
2、柏拉圖式的愛情也強調愛情高於性(“愛慾”高於“快感”)。
3、柏拉圖式的愛情也暗示着性與愛情(像“屬民的愛若斯”)、愛情與婚姻(像“憑靈魂生育”;“身體方面的生育欲”)、性與婚姻(像“同性戀愛與異性婚姻的區別與結合”)的可分離性(或功能獨立性)。
4、柏拉圖式的愛情,又不過是通過愛慕一個又一個美的身體而追求“美本身”(“美的理念”)的一種永無止境的“理想”。換句強勢的語氣(口吻)説,柏拉圖式的愛情是指,愛情説到底是屬於理想世界(“理念世界”)的東西,在現實(世俗)世界中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5] 
柏拉圖有關愛情的闡述主要見於其《會飲篇》中。其中有從低到高各種層次的愛,有凡人的愛,也有近神的愛。
首先,愛情是內在的本原的需求。柏拉圖提到了這樣一種神話:起初,世界上有三種人,太陽之神代表的男人大地之母代表的女人,以及月亮代表的陰陽人,兩倍於人的官能和力量。宙斯為了削弱人類,把人劈成兩半,一石兩鳥,一方面個體人類只有原來一半那麼強大,另一方面他們的數量加倍,由此可以更好地侍奉神族。所以,人類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另一半”,原始的男人和女人的後代便有同性戀傾向,原始的陰陽人的後代便是異性戀傾向。一旦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特別是兩位男性之間,那麼“儘管很難説他們想從對方那裏得到什麼好處,但這樣的結合推動着他們終生生活在一起,在他們的愛情中,那些純粹的性快樂實在無法與他們從相陪伴中獲得的巨大快樂相比。他們的靈魂實際上都在尋求某種別的東西,這種東西他們叫不出名字來,只能用隱晦的話語和預言式的謎語道出。”這一切實際上都是人類原始狀態的殘餘,我們本來是完整的,而我們正在企盼和追隨這種原初的完整性,這就是所謂的愛情。而全體人類,他們的幸福只有一條路,這就是實現愛情,通過找到自己的伴侶來醫治我們被分割了的本性。愛神愛若斯(Eros)將在今生引導我們找到自己的愛人,並給我們的來世帶來希望。只要我們敬畏諸神,那麼愛神終有一天會治癒我們的病,使我們迴歸原初狀態,生活在快樂和幸福之中。
其次,柏拉圖的愛神是走向至善形式的靈魂衝動。靈魂是愛的基礎,至善是愛的終極追求。在《會飲篇》中,先知迪奧提瑪説道,愛就是對不朽的期盼,而一切可朽者都在盡力追求不朽。以生育繁衍為目的的交往是延續輪迴的低級追求,而最高等級的愛是熱愛最終可以達到善的形式的智慧和哲學。人的肉體是可朽的,唯有精神不朽。一個人的品格愈高尚,雄心壯志也就愈大,因為他們愛的是永恆。純粹的、高尚的、以至善為最高目的、以智慧和哲學為追求對象的愛情,沉浸其中的兩人關係會更加牢固,他們的交往會更加完整,勝過夫妻的情分,這是因為“他們創造出來的東西比肉體的子女更加美麗、更加長壽”。在這一層面,愛情是人生最主要的理想,與它相比,財富、門第、權柄都不過是浮雲腐土罷了。
第三,愛是各種流變狀態的極致,美和醜,愛和怨,平凡與高貴,愛處於兩種極端的中間地帶。在柏拉圖筆下,愛神卡洛斯的誕生是貧乏之神趁着豐富之神醉酒的機會接近愛與美之神阿佛洛狄忒並與之結合的產物。因此,他是一個天生貧乏卻又充滿追求欲的孩子。他天生處於兩種極端之中,他的父親貧窮而愚蠢,母親富有、充滿智慧,這就決定了他生命的道路必須與智慧為伍,終生不斷追求,視智慧為生命。他具有豐富和貧乏兩個方面,是有限的和不完美的,但也保留了善和美的痕跡。柏拉圖就這樣把“愛情”置於一個概念的罅縫中,愛神卡洛斯成為了一個抽象的概念,因為他“處於任何常態和可描述的形態之間”,代表的是像“蘇格拉底的無知”那樣促人向上的動力,獲得智慧理想的內在力量。柏拉圖認為,這種力量包含了情感、慾望、意志和感覺,這也是柏拉圖對愛情元素的定義,愛情促使人產生一種追求幸福的慾望。這正是對話錄千年不衰的迷人之處。

柏拉圖主要作品

編輯
柏拉圖才思敏捷,研究廣泛,著述頗豐。以他的名義流傳下來的著作有40多篇,另有13封書信。柏拉圖的主要哲學思想都是通過對話的形式記載下來的。在柏拉圖的對話中,有很多是以蘇格拉底之名進行的談話,因此人們很難區分哪些是蘇格拉底的思想,哪些是柏拉圖的思想。經過後世一代代學者艱苦細緻的考證,其中有24篇和4封書信被確定為真品。我們按柏拉圖思想的發展順序,把他的對話錄分別歸於四個時期:
蘇格拉底時期:
《申辯篇》(蘇格拉底在法庭的辯護辭)
《克力同篇》(蘇格拉底在監獄拒絕出逃)
《尤息弗羅篇》(在監獄與人討論虔誠)
《拉刻斯篇》(在監獄裏與人討論勇敢,無結果)
斐多篇》(臨終前討論理念與靈魂關係)
《伊翁篇》(反對詩人與狂誦者)
《普羅泰戈拉篇》(討論德行是知識及其可教性)
《查米德斯篇》(論節制,無結果)
《呂雪斯篇》(論友誼,無結果)
過渡時期:
《高爾吉亞篇》(論政治家的權力和正義的代價)
《曼諾篇》(論學習就是回憶和靈魂不朽)
《優苔謨斯篇》(反對智者的巧辯)
《大西庇阿斯篇》(論美)
《小西庇阿斯篇》(論有意做壞事比無意做壞事更壞)
《克拉底魯篇》(論語言)
《美內克索斯篇》(對修辭學的嘲弄)
成熟時期:
《會飲篇》(論美與愛情)
《理想國》(論兩個領域區分,正義,最好政體)
《菲德羅篇》(論愛的本性和哲學修辭學的可能性)
晚期:
《泰阿泰德篇》(論知識不是知覺和真判斷)
《巴門尼德篇》(試圖回答對理念論的批評)
《智者篇》(以通種論回答對理念論的批評)
《政治家篇》(論統治者應有的智慧)
《菲利布篇》(論快樂與善關係)
《蒂邁歐篇》(宇宙生成論)
《克里底亞篇》(論理想的農業國家與海上國家的不同)
《法律篇》(對《理想國》的政治學説做了修改) [6] 
柏拉圖偽作也有重要的學術意義,以下著作被認為是後世偽託的作品:
米諾斯》(Minos)《歐律克西亞斯》(Eryxias)《泰戈斯》(Theages)《克里託芬》(Cleitophon)《愛人》(Lovers)。
柏拉圖的著作大多是用對話體裁寫成的,人物性格鮮明,場景生動有趣,語言優美華麗,論證嚴密細緻,內容豐富深刻。達到了哲學與文學、邏輯與修辭的高度統一,不僅在哲學上而且在文學上亦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柏拉圖人物關係

編輯

柏拉圖與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希臘語:Σωκράτης,英譯:Socrates,公元前469-公元前399年),古希臘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公民陪審員,他和他的學生柏拉圖,以及柏拉圖的學生亞里士多德被並稱為“古希臘三賢”,更被後人廣泛地認為是西方哲學的奠基者。他身為雅典的公民,據記載,蘇格拉底最後被雅典法庭以侮辱雅典神和腐蝕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處死刑。儘管蘇格拉底曾獲得逃亡的機會,但他仍選擇飲下毒堇汁而死,因為他認為逃亡只會進一步破壞雅典法律的權威,同時也是因為擔心他逃亡後雅典將再沒有好的導師可以教育人們了。

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公元前384~前322),古代先哲,古希臘人,世界古代史上偉大的哲學家、科學家和教育家之一,堪稱希臘哲學的集大成者。他是柏拉圖的學生,亞歷山大的老師。
公元前335年,他在雅典辦了一所叫呂克昂的學校,被稱為逍遙學派馬克思曾稱亞里士多德是古希臘哲學家中最博學的人物,恩格斯稱他是“古代的黑格爾”。
作為一位百科全書式的科學家,他幾乎對每個學科都做出了貢獻。他的寫作涉及倫理學形而上學、心理學、經濟學、神學、政治學、修辭學、自然科學、教育學、詩歌、風俗,以及雅典法律。亞里士多德的著作構建了西方哲學的第一個廣泛系統,包含道德、美學、邏輯和科學、政治和玄學

柏拉圖相關逸聞

編輯
柏拉圖的樹被砍
希臘首都雅典公園中的樹木,因為經濟危機很多樹都被當地老百姓偷偷砍掉來取暖 [7]  。其中有一顆橄欖樹,據説當年柏拉圖就在這棵樹下唸書,連它都難於倖免。 [8]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