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斯巴達

(古希臘城邦)

編輯 鎖定
斯巴達(Σπάρτης)是古代希臘城邦之一。在古希臘歷史記述中,斯巴達指伯羅奔尼撒半島東南,拉哥尼亞(Laconian)平原南部,歐羅塔斯河西岸的主要定居地,而該城邦則被稱為拉西代夢(希臘語:Λακεδαίμων 英語:Lacedaemon)。 [1] 
斯巴達以其嚴酷紀律、寡頭政治和軍國主義而聞名。斯巴達的政體是寡頭政治。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斯巴達領導的伯羅奔尼撒同盟者戰勝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並霸佔整個希臘。但斯巴達在稱霸希臘不久便被新興的底比斯打敗,在北方的馬其頓崛起後,斯巴達失去了在希臘的影響力。 [2] 
“斯巴達”原來的意思就是“可以耕種的平原”。約在公元前11世紀,一批叫做多利亞人的希臘部落,南下侵入拉哥尼亞,他們毀掉原有的城邦,在這裏居住下來,這就是多利亞人的斯巴達城——不過它既沒有城牆,也沒有像樣的街道。斯巴達人就是指來到這裏的多利亞人。 [1] 
中文名
斯巴達
外文名
Σπάρτης
所屬洲
歐洲
首    都
斯巴達城
官方語言
多利亞希臘語
政治體制
寡頭政治
國家領袖
列奧尼達一世
主要民族
斯巴達人、庇裏阿西人、希洛人
主要宗教
古希臘宗教
存在時間
前11世紀-前195年

斯巴達歷史

編輯

斯巴達形成

多利亞人建立的斯巴達城邦 多利亞人建立的斯巴達城邦
斯巴達城邦位於伯羅奔尼撒半島南部的拉哥尼亞。約在公元前二千年代初,一批由阿卡亞人組成的希臘部落來到了伯羅奔尼撒。公元前二千年代中葉,阿卡亞人在拉哥尼亞建立了一些城市,當時拉哥尼亞各城市處於邁錫尼國家統治之下。公元前1100年左右,另一批由多利亞人組成的希臘部落從希臘半島北部侵入了伯羅奔尼撒,其中的一支進入拉哥尼亞,毀滅了邁錫尼時代的城市文明。進入拉哥尼亞的多利亞人分為三個部落,還處於原始社會末期。他們在公元前10世紀至公元前9世紀,由五個村落聯成一個新的政治中心,這就是多利亞人的斯巴達城。它名之為城,實際上既沒有城牆,也沒有像樣的街道。居住在這一帶的多利亞人,稱為斯巴達人。
斯巴達國王翁布 斯巴達國王翁布
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730年斯巴達人逐漸征服了拉哥尼亞地區,迫使被征服的居民向其納貢,這些被征服者居住在斯巴達人的周圍,稱作皮裏阿西人(意為周圍地區的居民)。後來居住在南部沿海希洛斯城的被征服者不堪斯巴達人的壓迫而發動了起義。斯巴達人將起義者鎮壓下去之後,將他們變為奴隸,稱之為黑勞士。斯巴達所在的平原貧瘠荒蕪。公元前8世紀中葉,由於斯巴達人本身社會分化加劇和人口增加,為了解決土地不足,斯巴達人一方面向外殖民,另一方面侵入美塞尼亞,史稱第一次美塞尼亞戰爭(約公元前740年至公元前720年)。結果,斯巴達人佔領了整個美塞尼亞,把其居民也變成黑勞士。把侵佔的土地在斯巴達人與皮裏阿西人之間分配,斯巴達人分得平原的土地,皮裏阿西人分得山區土地。約公元前640年至公元前620年,美塞尼亞人不堪奴役與壓迫舉行起義(史稱第二次美塞尼亞戰爭),雖然給斯巴達人以沉重打擊,最後還是失敗了。

斯巴達征服

正是國家逐漸形成的過程。原來已經解體的氏族制度,在征服過程中解體得更加迅速了,結果斯巴達人的部落管理機構轉化為鎮壓被征服者的暴力機關。到公元前7世紀,斯巴達國家的基本體制大致上已經形成。按古代希臘人的傳説,斯巴達社會和政治體制的確立出之於來庫古的改革。
公元前6世紀中葉起,斯巴達逐步與伯羅奔尼撒半島大多數城邦組成伯羅奔尼撒同盟,成為希臘一個城邦集團的領袖。公元前5世紀初,它沒有派兵支援小亞細亞希臘城邦反對波斯的起義。公元前480和前479年,斯巴達人在波希戰爭中曾任希臘諸邦盟軍統帥,與雅典等邦聯合反抗波斯的侵略。
此後,隨着提洛同盟的建立和雅典勢力的不斷增長,斯巴達與雅典的矛盾日趨尖鋭。
公元前404年,在波斯的幫助下,斯巴達打敗雅典,成為延續27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勝利者和全希臘的霸主。它的暴虐統治很快引起各城邦的不滿和反抗。公元前4~前3世紀與雅典、忒拜、科林斯長期角逐,漸失優勢。斯巴達公民內部貧富分化加速,失去土地和公民權者日增,“平等者公社”趨於瓦解,公民兵日益削弱。公元前371年斯巴達入侵希臘城邦忒拜,大敗,國王戰死。隨後美塞尼亞獨立,伯羅奔尼撒同盟解體。公元前3世紀後期,斯巴達的社會矛盾尤為激烈,亞基斯四世和克萊奧梅涅斯三世改革相繼以失敗告終。公元前192年,斯巴達僭主納比斯被殺,斯巴達被迫加入阿哈伊亞同盟,實際失去了獨立。羅馬帝國征服伯羅奔尼撒半島後,公元396年斯巴達城為哥特人所毀。繼而拜占庭入,以荷馬史詩中的拉凱達伊蒙稱此地。現為希臘南部城市。在伯羅奔尼撒半島埃夫羅塔斯河右岸。人口1.4萬(1981)。是尤羅萊姆平原的工農業中心,水果、穀物、橄欖油、葡萄酒等貿易甚盛。

斯巴達衰亡

亞歷山大帝國的入侵大大消耗了斯巴達的國力,在亞歷山大大帝死後,斯巴達脱離了馬其頓帝國的陰影,但其衰亡已不可逆轉。
公元前272年,已經衰弱的斯巴達人仍然在斯巴達之圍中擊敗了伊庇魯斯皮洛士大王的進攻。
雖然克里昂米尼三世在位時,曾嘗試進行改革,一度使斯巴達重現生機,但在公元前222年,克里昂米尼三世統率的斯巴達軍隊在塞拉西亞戰役敗給了亞該亞同盟和馬其頓國王安提柯三世的聯軍,克里昂米尼三世被逼逃亡,斯巴達從此走向衰亡。最後在公元前192年,斯巴達被亞該亞同盟併吞,而該同盟不久亦為羅馬共和國所滅,斯巴達淪為羅馬共和國的領土,從此不再以獨立城邦的姿態出現。

斯巴達社會制度

編輯

斯巴達政治制度

斯巴達社會分為三個等級:
1.斯巴達人。城邦中的全權公民,完全靠剝削奴隸勞動生活,最盛時約有9000户。斯巴達成年男性公民加入一種軍事性質的所謂“平等者公社”,成為斯巴達國家的統治階層。
2.庇裏阿西人。多住於城邦周圍或沿海一帶,從事手工業和商業。有人身自由,無政治權利,須給斯巴達奴隸主納税和服役,無法享受其他專職斯巴達人的權利。服兵役時只能作為兵卒。
3.黑勞士。屬於斯巴達城邦所有的奴隸(見黑勞士制度)。
為了鎮壓黑勞士奴隸,和不斷對外擴張,斯巴達城邦規定了嚴格的公民軍事訓練制度。公民的孩子出生後,經體格檢查合格才許收養。男孩7歲就要離開家庭,編入兒童連隊,受初步的組織紀律訓練;12歲以後要受嚴格的軍事和體育訓練。男子成年結婚以後,平時必須生活在軍營中,參加聚餐和操練,直到60歲才可退伍。
斯巴達政治制度 斯巴達政治制度 [1]
斯巴達是奴隸主貴族專政的國家。它的國家機構由國王、公民大會、長老會議和監察官組成。國王有二人,分別由兩個家族世襲,平時,主持國家祭祀和處理涉及家族法的案件。戰時,一個國王外出領兵作戰,一個國王在城邦內固守,兩個國王相互制衡。公民大會由年滿30歲的斯巴達男子組成。公民大會沒有提案權。長老會提出提案,公民大會只有討論權和表決權,表決時以呼喊聲的高低決定,聲高即表示通過。長老會議成員和監察官由公民大會選出,選舉方式也是以呼喊聲的高低來對候選人表示意見。長老會議是最高權力機關,成員共30人,除去兩個國王外,其餘28人都在60歲以上的公民中遴選。任職終身,如有缺額,仍須從年逾60的公民中補選。一切國家大事先由長老會議討論決定,然後交公民大會通過。如不能通過,長老有權宣佈休會。長老會議又是最高司法機關,一切民法案件、刑事案件和國事案件都由它來審理。監察官共有五人,由公民大會一年一選,年滿30歲的公民皆可當選。他們的職責是監督國王,審理國王不法行為,監察公民生活。從公元前5世紀,他們的權力不斷加大,代替國王取得了主持長老會議和公民大會的權力,原歸長老會議審理民法案件的權力也落到了他們手中。

斯巴達黑勞士制度

奴隸制是古希臘社會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斯巴達人Σπαρτιάτες)在征服拉哥尼亞的過程中,把原有的居民變成奴隸,稱作黑勞士
公元前8世紀,斯巴達人又向鄰邦美塞尼亞發動長達10年的戰爭,最後征服了美塞尼亞,將多數美塞尼亞人變成奴隸,併為黑勞士。黑勞士被固定在土地上,從事艱苦的體力勞動,每年將一半以上的收穫繳給奴隸主,自己過着半飢半飽、牛馬不如的生活。
有一首詩中寫道:
像驢子似地揹着無可忍受的負擔,
他們受着暴力的壓迫;
從勤苦勞動中得來的果實,
一半要送進主人的倉屋。
鎮壓黑勞士的反抗 鎮壓黑勞士的反抗
斯巴達人經常對外發動戰爭,因此黑勞士的軍役負擔十分沉重。希波戰爭期間,斯巴達人一次就徵發了3.5萬黑勞士隨軍出征。他們被迫去打頭陣,用自己的生命去探明敵方的虛實,削減敵方的戰鬥力。
黑勞士忍受不了斯巴達人的殘酷剝削和野蠻暴行,經常舉行暴動和武裝起義。再加上黑勞士在數量上比斯巴達人多得多,斯巴達人就用一種叫“克里普提”的方法來迫害和消滅黑勞士。克里普提是秘密行動的意思。

斯巴達教育制度

公元前8世紀前,斯巴達的文化、教育狀況與古希臘其他地區無明顯差異。公元前8一前7世紀,希洛人為反抗斯巴達人的統治,先後舉行了聲勢浩大的起義。起義被鎮壓後,斯巴達人為保持政權穩定,採取了一系列具有濃厚軍事色彩的措施,使整個國家成了一座戒備森嚴的大兵營。斯巴達的教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 [4] 
在斯巴達,教育被當作一項極為重要的國家事業。傳説中的斯巴達國家的創始人來庫古(Lycurgus)就曾指出,教育是一個立法者應該考慮的最主要和最重大的事務。由於這個原因,斯巴達的教育完全由國家控制。
斯巴達人實行嚴格的體檢制度。公民子女出生後,由長老代表國家檢查新生兒的體質情況。只有那些健康的新生兒才被允許撫養,身體孱弱或有殘疾的新生兒則被棄之荒野。實行體檢制度的目的在於,保證種族在體質上的“優越性”,為培養體格強壯的戰士打下基礎。 [4] 
在7歲以前,公民子女在家中接受母親的養育。從7歲至18歲,兒童進入國家的教育機構,開始軍營生活。在這個階段,教育的主要任務是通過嚴格的軍事體育訓練和道德訓練,使兒童養成健康的體魄、頑強的意志以及勇敢、堅忍、順從、愛國等品質。教育的主要內容是“五項競技”(即賽跑、跳躍、摔跤、擲鐵餅和投標槍,這些同時也是古代奧運會的主要競賽項目)、神話和傳説。此外,兒童也參加祭神、競技和各種儀式。 [4] 
在國家教育機構中,兒童按年齡被分成若干小隊,勇敢機警的兒童被選為隊長,由20歲左右的青年擔任教官(稱為“埃倫”)。在“埃倫”之上,由“最高尚、最優秀”的公民出任“派度諾米”(即兒童的監督者),負責對兒童的教育。與此同時,“老人們也緊緊地監視着他們(即兒童——引注),常常來到他們的鍛鍊場,觀察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競賽,這不是走馬觀花的觀察,而是帶着他們自己就是所有孩子的父親、導師和管理者的意識來觀察的。因此,在任何適當的時間和任何地方,對犯了錯誤的孩子都是有人警告和責罰的”。 [4] 
教育機構的生活非常艱苦,目的是為了使兒童養成堅毅、剛強、機警等品質。兒童們“頭蓄短髮,並習慣於赤足行走和幾乎不穿衣裳的遊戲。當他們12歲的時候,他們就不再穿內衣了,一年只領到一件外衣……他們成隊成夥地一起睡在草墊上,這種草墊是他們用自己的雙手——用刀是不許的——沿着攸洛它河折來蘆葦編織起來的。在冬季裏,他們就在蘆葦墊子的材料里加上所謂的‘來克風‘,就是“薊毛”。由於經常吃不飽,兒童常常被唆使去偷竊,如被發覺,將受到鞭打,以此懲罰他的遲鈍。 [4] 
從18歲起,公民子弟進人高一級的教育機構——青年軍事訓練團(ephebia)。入團前,青年們在神廟的祭壇前當眾接受鞭打的考驗,凡能忍受者為合格,忍受鞭打次數最多者為優勝,將受到獎勵;哀號求免者被剝奪入團資格。青年軍事訓練團的主要任務是進行正規的軍事訓練,其中的一個重要科目是所謂的“秘密服役”,即在夜間對希洛人進行突然襲擊。 [4] 
年滿20歲的公民子弟開始接受實戰訓練,到30歲,正式獲得公民資格。與絕大多數古代國家不同的是,斯巴達人非常重視女子教育。女子通常和男子接受同樣的軍事、體育訓練,其目的是造就體格強壯的母親,以生育健康的子女。女子教育的另一目的是,當男子出征時,婦女能擔負防守本土的職責。 [4] 

斯巴達文化

編輯
斯巴達持矛重步兵 斯巴達持矛重步兵
斯巴達人輕視文化教育。青少年只要求會寫命令和便條就可以了。斯巴達人要求他們的子弟語言簡明,直截了當,從小養成沉默寡言的習慣。他們説話就像軍事口令一樣。有一次,一個國王威脅斯巴達國王,要斯巴達聽從他的命令,否則把斯巴達夷為平地,斯巴達國王的回答是:“請!”這種簡潔的回答後來被稱做斯巴達式的回答。同樣,斯巴達人輕視文學藝術、自然科學。斯巴達城裏,幾乎看不到一座宏偉的建築物和壯觀的神廟,只有一個又一個的村落。斯巴達人也沒有製作出精緻的藝術品傳到後世。

斯巴達史詩記載

編輯
“長官們時常派遣大批最謹慎的青年戰士下鄉,他們只帶着短劍和一些必需品。在白天,他們分散隱蔽在偏僻的地方,殺死他們所能捉到的每一個希洛人。有時,他們也來到希洛人正在勞動的田地裏,殺死其中最強壯最優秀者”。
在斯巴達和雅典的一次戰爭中,2000黑勞士立下戰功,斯巴達人答應給他們自由,把他們帶到大廟中給神謝恩。但他們被埋伏在大廟中的奴隸主屠殺了。黑勞士作為所有斯巴達人的公共財產,個別斯巴達人無權買賣黑勞士,但可以任意傷害黑勞士。在節日裏,斯巴達人常用烈酒灌醉希洛人,把他們拖到公共場所肆意侮辱。黑勞士即使沒有過錯,每年也要被鞭笞一次,目的是要黑勞士記住自己的奴隸身份。
為了鎮壓黑勞士的反抗,通過征服其他城邦攫取需要的資源,斯巴達人需要一隻善戰的軍隊。斯巴達人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政治制度,整個社會過着軍事化的生活,孩子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軍事訓練。
為了防止斯巴達人內部貧富分化,斯巴達人不許從事工商業,不用金銀做貨幣,而用價值低廉的鐵幣。斯巴達人除了軍事外,不得從事其它生計。斯巴達人崇尚武力精神,整個斯巴達社會等於是個管理嚴格的大軍營。
斯巴達重視生育,鼓勵公民多生育子女 [3]  。斯巴達的嬰兒呱呱落地時,就抱到長老那裏接受檢查,如果長老認為他不健康,他就被拋到荒山野外的棄嬰場去;母親用烈酒給嬰兒洗澡,如果他抽風或失去知覺,這就證明他體質不堅強,任他死去,因為他不可能成長為良好的戰士。
男孩子7歲前,由雙親撫養。父母從小就注意培養他們不愛哭、不挑食、不吵鬧、不怕黑暗、不怕孤獨的習慣。7歲後的男孩,被編入團隊過集體的軍事生活。他們要求對首領絕對服從,要求增強勇氣、體力和殘忍性,他們練習跑步、擲鐵餅、拳擊、擊劍和毆鬥等。男女青年也會學習讀書,寫作,跳舞等。 [2]  為了訓練孩子的服從性和忍耐性,他們每年在節日敬神時都要被皮鞭鞭撻一次。他們跪在神殿前,火辣辣的皮鞭如雨點般落下,但不許求饒,不許喊叫,甚至不許出聲。

斯巴達戰爭過程

編輯
爭霸希臘
斯巴達 斯巴達
波希戰爭後,斯巴達為了與雅典爭奪霸權,因此統率其主導的伯羅奔尼撒聯盟與以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進行了伯羅奔尼撒戰爭。這場戰爭從前431年一直持續到前404年,其中雙方几度停火,最後斯巴達獲勝。但雙方均打至筋疲力竭,結果斯巴達在稱霸希臘不久後便被新興的底比斯打敗,其後再被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從此走向衰亡。
波戰爭(μποέμ παράδεισος πολέμου
斯巴達人的驍勇善戰。在温泉關戰役,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一世以其本國精兵300人、700名底比斯人和6000名希臘各其它城邦的聯軍,在温泉關抵擋了數量上遠遠超過他們的波斯軍隊,長達三天,使得波斯軍隊在頭兩天不得寸進,並且死傷慘重。但在第三天,一個希臘當地的居民背叛希臘陣營,帶領波斯軍隊沿着山區的小徑繞到希臘聯軍的後方,見此列奧尼達解散了希臘聯軍,留下300名斯巴達精兵與700名底比斯志願軍墊後。在經過一番激烈廝殺後,墊後的志願軍全軍覆滅,但成功阻慢波斯國王薛西斯一世所統率的大軍前進,結果最後希臘戰勝了波斯,斯巴達人應記一功。有關300士兵戰勝波斯大軍的歷史,華納電影公司在2007年將有關歷史改編拍成了電影《斯巴達300勇士》。不過為了顧及電影效果的關係,和史實會有出入,包括人物造型等。
一部弗蘭克米勒的漫畫已經拍成電影,2007年3月9日上映。影片片名叫做《斯巴達300勇士》,國內翻譯作《300斯巴達勇士》。故事講述的是公元前480年,波斯人入侵希臘,300名斯巴達士兵前往軍事要塞温泉關,與百倍於己的侵略者展開血戰。波斯人大兵壓境,斯巴達將士泰然自若,浴血會戰3日後,以斯巴達王列奧尼達斯為首的勇士們全部壯烈犧牲。預告片開始時候斯巴達國王吼出:“Tonight, we DINE in HELL!”(今晚,我們在地獄用餐!)
薩拉米斯海戰(Σαλαμίνα ωκεανό πολέμου
影響人類文明進程的戰役。公元前549年,波斯一代英雄居魯士統一伊朗高原。並滅亡了剛剛興起不久的新巴比倫王國。雖然後來波斯發生內亂一度衰敗,但到了大流士一世統治時期,在大流士一世強有力的王權下,帝國疆域得到了空前的發展。最終發展到東到印度河流域。西包括埃及,西北到達歐洲巴爾幹。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疆域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波斯統治者被自己的赫赫武功所鼓舞,將目光投向了當時歐洲最強大的對手,也是歐洲文明的代表——希臘。從大流士一世到薛西斯,始終夢想征服西方文明的象徵——希臘。於是就有了漫長的希波戰爭。
波斯人的進軍並不順利。波斯帝國第一次對希臘的遠征,在馬拉松戰役中被希臘雅典擊敗。使大流士一世抑鬱而終。而作為他事業的繼承者的他的兒子薛西斯,繼承了他父親的未盡事業。發動了第二次遠征希臘的戰爭。
薩拉米斯海戰 薩拉米斯海戰
波斯的第二次遠征希臘
作為波斯統帥的波斯王薛西斯事先做了充分的準備。波斯本來沒有海軍,但在征服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和埃及以後,波斯人組建一支強大的艦隊。同時,和當時地中海的海上強國迦太基結盟,讓他們牽制住意大利西西里島上的希臘城邦西拉丘斯。另外,在劃分歐亞的赫拉斯滂海峽(今達達尼爾海峽)修建了兩座浮橋。在色雷斯境內沿路建立多個後勤基地。在波斯帝國強大的武力威懾下,眾多希臘城邦國家投降了侵略自己的波斯帝國。更派兵派船參戰。公元前480年,薛西斯自小亞細亞起兵50萬,經赫拉斯滂海峽進入歐洲,通過色雷斯和馬其頓,開始遠征希臘。
作為交戰另一方的希臘,當時處於城邦格局狀態。當時懾于波斯的強大武力,大部分北方希臘城邦國家紛紛投降。只有希臘兩個最大的城邦國家雅典和斯巴達和其他少數城邦決定聯合抵抗波斯的入侵。
在陸地戰場,斯巴達王列奧尼達親自率領本國精兵防守希臘的第一道防線——温泉關。列奧尼達和他的希臘勇士們面對數百倍與自身的敵人毫不畏懼,拼死抗擊,使得波斯軍隊在頭兩天沒有絲毫進展,而且傷亡慘重。但在第三天,一個希臘的叛徒引導波斯軍隊抄小路進攻列奧尼達的後方,而防守後方的希臘城邦盟軍未做任何抵抗就逃跑。導致列奧尼達腹背受敵,面對如此危局,列奧尼達下令讓伯羅奔尼撒半島的軍隊先撤,而自己則和300名斯巴達勇士死守温泉關,在經過一番激烈廝殺,斯巴達全軍覆滅。斯巴達勇士雖然戰敗,但他們英勇的事蹟流芳千古,被歷代希臘人所傳頌。而更重要的是,希臘軍隊在温泉關對波斯軍隊頑強的阻擊為盟軍雅典的海軍展開和後方希臘民眾的撤離爭取到了極其寶貴的時間,因此,沒有斯巴達勇士在温泉關對波斯的頑強阻擊,很難預料後來戰局會是如何。
斯巴達勇士的殊死抗擊為盟軍雅典軍主帥特米斯托克利斯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波斯軍雖然在温泉關戰後速佔領了希臘三分之二的土地,但當他們進入雅典城時,卻發現雅典只剩下一座空城,全城居民早已撤走,所有軍民搬到戰艦上與波斯軍隊血戰,結果波斯軍只得焚城以泄憤。
希臘陸軍雖然失敗,但海軍主力沒有任何損失。公元前480年9月,在希臘海軍統帥特米斯托克利斯指揮下,雅典300多艘戰艦在薩拉米灣集結。薩拉米斯島位於希臘半島和波羅奔尼撒(半島之間,東面和希臘半島僅僅相隔一條海峽。薩拉米斯海峽曲折狹窄,最寬闊的地方不過兩公里,當時屬於雅典領土。
公元前480年9月,希臘海軍統帥特米斯托克利派人假裝逃兵,向波斯王薛西斯謊稱雅典艦隊內訌,應即時出兵,薛西斯當即上當,下令波斯海軍全部600多艘巨型戰艦駛進海灣。薩拉米斯海戰正式打響。
波斯王薛西斯親臨戰場督戰,準備親眼目睹這偉大的時刻。當時的波斯戰艦普遍高大,屬於大型戰艦。而希臘海軍戰艦通常有三十五米長,寬五米,艦艏有金屬包裹的衝角。戰艦平時使用風帆航行,戰鬥時收帆放槳,以求速度和機動性。有槳手170名,水手15名,軍官5名,以及士兵15到20名,士兵裝備弓箭和標槍,希臘海軍戰艦追求的是高機動性。通常遠用弓箭標槍射擊,近則以艦艏衝角撞擊敵艦。這成為其後幾百年中海戰的主要戰術。
交戰地域薩拉米斯海峽入口處被薩拉米斯島阻擋,造成水道狹窄,波斯巨型戰艦由於體積龐大笨重,一次只能通過幾十艘,這使波斯海軍被迫採用軍事家最忌諱的添油戰術,逐次投入兵力。波斯艦隊排成幾個縱列進入海峽。這時正值漲潮,海峽內暗流湧動,波斯巨型戰艦尾大不掉,很難控制方向。還沒等波斯戰艦們向左調轉船頭,等候已久的希臘艦隊就如離弦之箭一般衝了上來。
此時進入海峽的波斯戰艦大約只有一百多艘,而希臘聯軍有三百七十艘戰艦,形成以眾擊寡的局面。波斯艦隊最外圍的戰艦橫向面對希臘戰艦的衝擊,幾乎全部被撞沉,這樣後面的波斯戰艦才終於轉過身來,和希臘艦隊絞殺到一起。薩拉米斯海峽狹窄的水面上擠滿了戰艦,交戰雙方都很難移動,這時雅典戰艦上的重裝步兵開始發揮作用,他們運用接舷戰戰術,紛紛爬上敵艦和波斯士兵格鬥。波斯戰艦上的士兵基本是弓箭手,根本無法抗擊身披重甲的雅典步兵的凌厲攻擊,往往十幾個雅典步兵就能夠毫不費力地制服一艘敵艦。沒有被佔領的波斯戰艦紛紛掉頭逃跑,但都被接踵而至的後續艦隊堵住迴路。而此時海峽外面其他波斯戰艦並不知道海峽裏面的戰況,依然爭先恐後地向海峽裏衝擊,希望在他們的國王薛西斯眼前表現一番。與是出現了這樣一種局面——波斯海軍在海峽裏被消滅一批,再進來一批,再消滅一批,再進來一批……如此循環往復,直到全軍覆沒。
薩拉米斯海戰,希臘聯軍海軍損失約四十艘戰艦,波斯人的損失沒有詳細記錄,史學家普遍認為超過六百艘,而人員傷亡數萬。而當時波斯帝國參戰的艦隊一共只有六百艘。這就表明波斯海軍已經全軍覆沒!戰後,波斯戰艦的殘骸和溺斃的士兵被海潮衝到薩拉米斯島對岸海灣裏,在幾公里長的海灘上堆積如山,讓人觸目驚心。此戰以後,波斯海軍一蹶不振,將愛琴海的制海權拱手相讓。
波斯軍隊在薩拉米斯海戰中的失敗,使波斯徹底喪失了在愛琴海的制海權,由於是遠離本土的跨海遠征,波斯王薛西斯極其害怕被希臘海軍切斷他與本土之間的聯繫造成全軍覆沒。於是立即率領波斯軍撤離希臘。至此希臘取得第二次希波戰爭的勝利。
前479年,波斯王派大將統率50000大軍最後一次遠征希臘,斯巴達統率伯羅奔尼撒半島聯軍共三萬與波斯陸軍在希臘普拉提亞進行決戰,此戰希臘聯軍擊斃了波斯大將,波斯軍大敗,最終撤回東方。同年,以雅典為首的希臘海軍反攻波斯,攻入小亞細亞,攻佔了地中海進入黑海地區的咽喉拜占庭。原先臣服與波斯的小亞細亞諸希臘城邦紛紛脱離波斯的統治。公元前478年,波希戰爭以雙方簽訂卡里阿斯和約而告結束,波斯帝國從此承認小亞細亞之希臘城邦的獨立地位,並且將其軍隊撤出愛琴海與黑海地區。波斯帝國由此走向衰敗。
公元前480年爆發與波斯和希臘之間的薩拉米斯海戰,是整個希波戰爭的轉折點。在此以前,希臘方面始終處於防守地位。此戰後希臘轉入全面反擊。並最終將波斯擊敗。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薩拉米斯海戰的勝利。
斯巴達人信仰的神是赫拉之子戰神阿瑞斯,阿瑞斯也被稱作是軍神,這也和斯巴達人好戰、殘忍的習慣有很大的關係。斯巴達人和馬其頓人都認為自己有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血統,電影《斯巴達300勇士》中也出現過講述這個血統的台詞。在PS2遊戲中《戰神》阿瑞斯被斯巴達人“奎託斯”殺死而成為了新的戰神,所以在現代的很多斯巴達迷中,有相當一部分也把“奎託斯”當作是斯巴達的神。
伯羅奔尼撒戰爭(Πελοποννησιακός πόλεμος
斯巴達憑藉強大的軍事力量,不斷實行對外擴張。公元前590年,斯巴達進攻提吉亞,經過30年戰爭,提吉亞終於被迫成為斯巴達的“盟邦”。如遇戰爭,提吉亞必須向斯巴達提供兵力參戰。公元前546年斯巴達進攻亞哥斯,奪取了塞里亞提斯平原,迫使亞哥斯放棄了在伯羅奔尼撒半島東北部的霸權。從此在斯巴達武力威脅下,除亞哥斯、阿卡地亞北部和阿卡亞以外,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各邦都接受了斯巴達的領導,組成了伯羅奔尼撒同盟,其中包括科林斯、西息温和麥加拉。為了維持斯巴達的霸權,斯巴達在盟邦內支持貴族派推行寡頭政治,組建親斯巴達的政府。 [2] 
這個同盟被希臘人稱為“斯巴達人及其同盟者”,充分表明了斯巴達在這個組織中的霸主地位。同盟規定斯巴達有權召集會議,在同盟大會中,每個城邦不論大小都有一票投票權。同盟還規定對外作戰時,各邦必須提供一定兵力和軍費,由斯巴達指揮。 [2] 
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前,雅典不斷對外擴張,終於於公元前430年左右到達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的頂峯。雅典在愛琴海,今保加利亞,今土耳其境內擁有大量森林,礦產,殖民地並實行雅典公民軍事殖民政策。雅典的強大,使伯羅奔尼撒諸國越來越感到不安,最終導致戰爭爆發。戰爭雙方為了爭奪希臘霸權,殖民地和自然資源,是帝國主義的非正義的戰爭。 [2] 
戰爭的導火索之一為愛皮丹努斯事件,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前,平民驅逐了貴族建立了民主政治,但被驅逐者勾結異族人從陸地上和海上劫掠愛皮丹努斯。愛皮丹努斯派遣使者前往母邦科基拉,但科基拉拒絕援助其殖民地愛皮丹努斯。愛皮丹努斯轉而向科基拉的母邦科林斯求助並答應將城邦交給科林斯人。科林斯招募了志願軍和願意前往愛皮丹努斯的志願者前往支援。科基拉立刻派遣使者前往斯巴達並要求斯巴達和其他盟邦仲裁此案,並以加入提洛同盟威脅。科林斯人拒絕撤軍並向科基拉進攻。此役,科基拉取得決定性勝利,擊敗科林斯海軍並迫使愛皮丹努斯投降。戰後,科林斯人為復仇積極擴軍備戰,科基拉人派使者前往雅典申請加入同盟,雅典與科基拉結成了防禦性同盟並在隨後的海戰中共同擊退了科林斯海軍。科林斯請求斯巴達出兵援助。 [2] 
第二個導火索為波提狄亞事件。雅典人針對波提狄亞人採取了防範措施。波提狄亞是科林斯人的殖民地並由科林斯派遣官員管理,但由雅典提供保護並向雅典納貢。雅典命令波提狄亞人拆毀面向雅典的城牆,交納人質並驅逐科林斯派遣的官員。科林斯從此公開與雅典為敵。雅典的另一個敵人——馬其頓國王派遣使者前往斯巴達試圖遊説斯巴達人加入對雅典的戰爭。在馬其頓,科林斯的支持和斯巴達人對波提狄亞提供保護的擔保下,波提狄亞人與卡爾基狄克與波提亞人一起發動了暴動。雅典將領卡里阿斯率領提洛同盟軍隊入侵波提狄亞。科林斯則招募志願軍和伯羅奔尼撒僱傭軍共兩千人前往增援。戰鬥的結果是伯羅奔尼撒軍隊戰敗,雅典人將波提狄亞圍困,並蹂躪了卡爾基狄克和波提卡地區。 [2] 
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之初的希臘世界 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之初的希臘世界 [1]
在斯巴達的公民大會上,科林斯國代表痛斥雅典的破壞條約和侵略行徑,麥加拉國則稱雅典將其排除在雅典帝國的所有港口和雅典市場之外,與會各國代表無不希望斯巴達向雅典宣戰。睿智而温和的斯巴達國王之一阿奇達姆斯以斯巴達貧窮和海軍弱小為由,遊説公民大會不要貿然開戰,應以外交手段解決衝突並準備戰爭。而監察官之一森涅萊達斯則主張立即開戰。公民大會的公民站起來分成兩部分,支持立即開戰者佔絕大多數。公元前432/431年,在三十年合約簽訂14年後,斯巴達與雅典再次處於戰爭狀態。 [2] 
雅典長期的霸權主義和武力兼併引得各希臘各中立邦憚於雅典,輿論明顯偏向斯巴達。修昔底德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一書中寫道:“公眾的輿論是明顯的傾向於拉西代夢人(指斯巴達人)的,尤其是因為他們宣稱自己是‘希臘的解放者’。希臘各個城邦和個人都在以言辭和行動來盡力援助他們……人們普遍對雅典義憤填膺,不論是那些渴望脱離雅典帝國的人們,還是那些擔心被雅典帝國吞併的人們,其心情都是如此。” [2] 
斯巴達陸軍入侵雅典城所在的阿提卡半島,並在長城之外建立堡壘圍困雅典。
公元前404年,在波斯的幫助下,斯巴達打敗雅典,成為延續27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勝利者和全希臘的霸主。斯巴達立刻在雅典實行由三十人議事會為首的貴族寡頭政治。 [2] 
參考資料
  • 1.    Paul Cartledge.Hellenistic and Roman Sparta:Psychology Press,2002
  • 2.    修昔底德(Thucydides)著,徐松巖譯註.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祥注修訂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
  • 3.    (英)保羅.卡特利奇.斯巴達人:上海三聯書店,2010-08-01:48頁最後3行,49頁前4行。
  • 4.    吳式穎;李明德.外國教育史教程.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5.6: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