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城隍廟

(上海市黃浦區城隍廟)

編輯 鎖定
上海城隍廟位於上海市黃浦區方浜中路,為“長江三大廟”之一 [1]  。城隍,又稱城隍神、城隍爺。是中國宗教文化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之一,由有功於地方民眾的名臣英雄充當,是中國民間和道教信奉守護城池之神。
上海城隍廟傳説系三國時吳主孫皓所建,明永樂年間,改建為城隍廟。前殿祭祀金山神漢大將軍博陸侯霍光神主,正殿供誥封四品顯佑伯城隍神明待制秦裕伯御史,後殿乃寢宮。現門前存有1535年所建的牌坊,戲台為1865年建。
上海城隍廟殿堂建築屬南方大式建築,紅牆泥瓦,廟內主體建築由廟前廣場、大殿、元辰殿財神殿慈航殿城隍殿娘娘殿組成。
上海城隍廟坐落於上海市最為繁華最負盛名的豫園景區,是上海地區重要的道教宮觀,始建於明代永樂年間(1403—1424),距今已有近六百年的歷史。風雨滄桑,朝代更迭,上海城隍廟也歷經興衰。
中文名
上海城隍廟
外文名
Town God‘s Temple of Shanghai
地理位置
上海市黃浦區方浜中路249號
氣候條件
亞熱帶季風氣候
開放時間
8:30—21:00 [2] 
景點級別
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
門票價格
10元/人
佔地面積
33286.6 m²
著名景點
正殿
大殿
所屬城市
上海市黃浦區
敕    建
孫皓
始    建
三國
早期城隍神
漢大將軍金山神博陸侯霍光神主
中期城隍神
誥封四品顯佑伯城隍明待制秦裕伯
後期城隍神
忠愍陳公振威將軍、陳化成元帥
官方電話
(86-21) 6328 4494 [3] 

城隍廟歷史沿革

編輯

城隍廟邑廟初建

上海地區自唐代起就建有城隍廟。唐代,上海地區稱為華亭縣,在當時華亭縣的西面建有華亭縣的城隍廟。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華亭縣升為華亭府,翌年,改稱松江府。華亭縣城隍廟也隨之改稱松江府城隍廟。由於缺乏歷史資料,松江府城隍廟中供奉的城隍神是誰已經無法考證了。但是根據傳説,華亭縣城隍廟內供奉的城隍神是漢代劉邦的大將紀信
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上海縣建立。當時,由於上海縣城的規模並不大,因而縣內並未修建自己的城隍廟,城內居民祭拜城隍神是到城郊的淡井廟(現位於上海市永嘉路十二號)去祭拜松江府城隍神。明永樂年間,隨着上海縣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大,城內居民人數不斷增加,出城祭拜城隍神多有不便。於是,明代永樂年間(1403-1424年),當時的上海知縣張守約將上海城內供奉金山神主博陸侯霍光的金山神祠改建為上海城隍廟,供奉上海城隍秦裕伯。

城隍廟幾經滄桑

上海城隍廟在明代永樂年間初建之時,規模尚小。但是城隍神作為上海城市的保護神,與上海地區百姓的生活密切相關,因此百姓對城隍神奉祀尤謹,歷代屢有修葺和擴建。現將自永樂年間開始至一八四二年以前大體的修葺、擴建過程列表如下:
明永樂年間(1403-1424年)上海知縣張守約將金山神廟改建成為上海城隍廟,上海城隍廟建立。
明天順年間(1457-1464年)上海知縣李紋重修上海城隍廟。
明萬曆十五年(1602年)城隍廟大殿前建亭,將洪武二年明太祖朱元璋冊封天下城隍神的誥文勒石,並立於亭內,稱“洪武碑亭”。
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信徒共同捐助擴建城隍廟山門,完工之日,恰逢新知縣至,請其題字,馮彬題“保障海隅”,此時永嘉神童正在上海,百姓即請神童將此四字書於城隍廟山門之上。
明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知縣劉一爌重建。同年火毀,知縣李繼周再建。
清順治四年(1647年)城隍廟鑄寶鼎一座立於大殿前,上刻“松江府上海縣城隍廟通天永寶彝”及八十字的短頌。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上海知縣史彩捐俸倡修,由道士楊兆麟募資興工,並於廟前建鼓亭二所。
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龍虎山第五十四代天師賜“上海縣城隍顯佑伯印”。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本地鄉紳在廟東構建東園,城隍廟廟基擴大為12畝6分。
雍正十三年(1735年),住持募修城隍廟。
乾隆十三年(1748年),寢宮毀於火,知縣王侹重建。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上海百姓購得土地,構造東園,歸入城隍廟。廟基擴大為36畝8分9釐2毫。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上海城隍廟購得潘氏園林構造西園,此時上海城隍廟總面積約為四十餘畝。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道會司葛文英募建城隍廟後樓。
嘉慶三年(1798年),城隍廟大殿重修,設道會司和二十四司於兩廡。
嘉慶四年(1799年),住持莊楚珍及其徒孫曹星恆募銅鼎一座,置於城隍殿前庭。
清嘉慶19年(1814年),重建洪武碑亭。
道光十六年(1836年),城隍廟西廡毀於火災,由上海縣眾商募資重建。

城隍廟屢遭破壞

自道光以後,內憂外患相乘,中國社會進入了百年的動盪時期,這時的上海城隍廟也是步履艱難,屢遭兵燹和火患。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英軍攻陷吳淞,6月19日佔領上海城,以上海城隍廟為駐地,佔據五日,廟內被破壞一空。
咸豐三年(1853年)小刀會首領劉麗川在上海發動起義,以城隍廟西園(豫園)作為其指揮所,共佔領了十八個月,加之清軍攻破上海城以後,在上海城內展開激戰,城隍廟廟宇以及西園又遭受重大損失。
咸豐十年(1860年)太平軍進攻上海城,清政府“借師助剿”,進入上海城的外國軍隊駐紮在城隍廟的西園(豫園),將豫園內的蘭景破壞殆盡。等到英法軍隊撤出以後,城隍廟內破敗不堪。
同治四年(1865年)、七年(1868年),因上海城隍廟經過三次兵燹之後損失巨大,廟內破敗不堪,園內景緻全無,決定重修。當時,上海知縣王宗濂,巡道應寶時先後倡捐修葺廟宇。經過十個月的修復,城隍廟煥然一新,恢復壯觀景緻。
光緒十九年(1893年)上海知縣王承暄募捐頭門、二門、轅門大殿以及戲樓鼓樓等,城隍廟的廟宇建築更為壯觀。同時,廟宇的重建,上海城市人口的增多,使城隍廟的香客和遊人也日漸增多,商業店鋪的數量也不斷的增多,上海城隍廟地區成為當時上海城中最為繁華的地帶。
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漕運頒懸“保釐蒼赤”匾額。
清宣統元年(1909年)知縣李超瓊募捐重修大殿寢宮。
民國十一年(1922年),城隍廟大火,由公款公產處負責重修。
民國十三年(1924年)7月15日,城隍廟失火,大殿全部為火所毀。二年後重建,由公利打樣公司設計,久記營造廠承包建造,從1926年4月開工,歷時20個月,於1927年11月竣工,建成全部鋼骨水泥的仿古大殿,輝煌壯麗,為上海所未曾有。
隨着上海地區人口的不斷增加,城隍廟地區商業的繁榮,一些不法商人見有利可圖,決定借重修城隍廟大殿的時機,取得對城隍廟的控制。加之自1842年以來,上海時局動盪,一場大火更是雪上加霜,廟宇難以維持。1926年2月5日,由秦硯畦、葉惠均、黃金榮等自行組成邑廟董事會管理城隍廟,撤消了原來由住持道士管理廟宇的傳統制度。1930年6月30日起,又改為由董事會僱傭道士擔任住持的方式管理城隍廟,各殿也採用“投標”的方式交各個中標人承包經營。於是,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中,上海城隍廟在管理體制上暫時失去了道觀的特點。
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後,上海城隍廟作為難民區,接受無家可歸的難民入廟居住,廟內再次遭受重大破壞。待得上海局勢略微穩定以後,難民開始逐漸離開城隍廟,城隍廟方恢復部分香火。

城隍廟古廟重光

新中國成立後,城隍廟各殿開始整頓,正一派道士開始管理城隍廟,恢復了道教宮觀的本來面目。
1949年,上海解放以後,除城隍廟大殿以外,各殿相繼關閉,但各殿神像依舊保留。
1956年,上海市宗教局開展城隍廟整治工作,撤消了邑廟董事會和包殿制,關閉了玉清宮,文昌殿,並且縮減廟內人員。 1965年,為了開闢商場與安仁街的道路,後殿139.8平方米的房屋為花鳥商店所使用。
1966年4月,市宗教局,邑廟區宗教科,邑廟區府辦公室宣佈,停止上海城隍廟的宗教活動。“文化大革命”全面發動後,城隍廟內部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神像全部被毀。1966年8月,紅衞兵擅自將封存於兩間房間內的宗教用品擺放到麗水路停車場燒燬殆盡。上海城隍廟大殿,中殿,樓上辦公室,招待室共建築面積922.1平方米,天井,走廊陽台等294.3平方米全部由上海市百貨公司小商品批發部使用。星宿殿和十王殿作為南市區科技協會展覽大廳,不久轉為豫園商城使用。
1994年11月28日,豫園商城與上海城隍廟修復委員會於城隍廟內舉行上海城隍廟使用權交接儀式。在此次使用權交接儀式上,歸還了部分廟產的使用權,其中包括廟大殿、元辰殿、財神殿、慈航殿、城隍殿、娘娘殿和廟內天井,面積為1216.4平方米。
1995年1月26日,城隍秦裕伯塑像及城隍夫人儲氏塑像進入上海城隍廟。
1995年1月31日,上海城隍廟正式對信徒開放。重新開放的上海城隍廟包括大殿、元辰殿、財神殿、慈航殿、城隍殿、娘娘殿,面積為1216.4平方米。
1995年2月2日,上海市市委副書記陳良宇來到開放不久的上海城隍廟,指導工作。
1995年8月9日,上海市副市長龔學平、市統戰部副部長陶人觀、市宗教局局長何全剛來城隍廟考察指導工作。
1995年8月14日--16日,為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和抗日戰爭勝利五十週年,剛剛恢復開放的上海城隍廟演習了首場道教科儀活動:為期三天兩夜的“祈禱國泰民安世界和平,暨追薦抗日戰爭殉難將士和罹難人民”的齋醮大會,表達的上海的道教徒期盼世界和平,遠離戰爭的美好心願。
1996年4月29日,鑑於上海城隍廟修復工作基本結束,決定成立以陳蓮笙道長為主任,吉宏忠道長為副主任,劉巧林道長為委員,共三人組成的城隍廟管理委員會,同時撤消城隍廟修復委員會辦公室。城隍廟管理委員會負責對城隍廟內日常事務進行管理。
2000年2月13-19日,(農曆正月初九至十四)上海城隍廟自恢復開放以來,首次舉行“拜太歲”儀式,為年值本命的信徒祈求神靈護佑。
2000年,上海城隍廟修復一期工程基本結束,並於同年11月14日舉行住持升座儀式,上海市道教協會名譽會長陳蓮笙道長成為自城隍廟恢復開放以來的第一任住持。
2001年農曆正月初四夜11時至次日凌晨2時,上海城隍廟自恢復開放以來首次舉行“迎財神”儀式。
2001年6月13日,上海市人大副主任劉倫賢帶領上海市宗教、民族、僑辦委員會的部分委員會負責人來廟視察,表示上海市各級領導對上海城隍廟開放工作十分關心,重視上海道教事業發展。
2002年3月7日,上海市副市長周禹鵬來廟視察,關心上海城隍廟的開放及建設工作。

城隍廟殿堂布局

編輯
上海城隍廟殿堂建築屬南方大式建築,紅牆泥瓦,廟內主體建築由廟前廣場、大殿、元辰殿,財神殿、慈航殿、城隍殿、娘娘殿等組成。

城隍廟儀門

儀門 儀門
儀門是過去官衙的第二道正門。儀門前面有二副對聯。一副對聯的上聯是:陽世之間積善作惡皆由你;下聯是: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這副對聯的意思就是,在陽世,你生活中,做好事或者做壞事,都是由你自己決定的。可是人死後到了陰間,地獄的官府從古到今,從來不會放過要懲罰的壞人。另一副對聯的上聯是:世事何須多計較;下聯是:神界自有大乘除。這副對聯的意思就是,人生在世,碰到各種吃虧或沾便宜的事情,你不必多加計較。因為,神靈對於人的善良和罪惡都會加以回報或清算的。
在對聯的後面掛着一隻很大的算盤,算盤上刻着四個字“不由人算”,算盤上的算珠有上有下,象徵神界正在進行“大乘除”。算盤的旁邊立了二塊鉅額。鉅額上寫的是:為善者昌,為惡者亡。意思是:做好事的人,在神界計算中一定會興旺發達;做壞事的人,在神界計算中一定會衰敗滅亡。城隍廟掛大算盤是有深刻含義的。它一方面告訴信眾,做人要淡泊名利,不要自私自利,不要斤斤計較。因為,人有算計,天有算計,人算總不如天算。過分計較的結果會自食其果。另一方面又是告示天下,天算就是天道,天道自有規律,任何人只有循天道而行才有善終,逆天道而行必然自取滅亡。

城隍廟大殿

霍光大將軍坐像 霍光大將軍坐像
大殿正門上懸“城隍廟”匾額,並配以對聯“做個好人心正身安魂夢穩,行些善事天知地鑑鬼神欽”。
大殿內供奉金山神主漢代博陸侯霍光大將軍坐像,左首為文判官,右首為武判官,次為日巡與夜查,日巡、夜查以下為八皂隸。
第一對立柱懸有對聯“威靈顯赫護國安邦扶社稷,聖道高明降施甘露救生民”以讚揚城隍神的功績,上懸匾額“牧化黎民”。
第二對立柱上懸“刻薄成家難免子孫浪費,姦淫造孽焉能妻女清貞”的對聯以警示世人。城隍廟大殿在明代永樂年間已經存在,當時的上海知縣張守約將供奉金山神主霍光的金山行祠改建為上海城隍廟大殿,殿內依舊供奉金山神主霍光。
1924年為火所焚,1926年開始重建,1927年完工,大殿即是重建於1926年的城隍廟大殿,為全部鋼筋水泥結構仿古大殿。

城隍廟元辰殿

元辰殿:又稱六十甲子殿。元,為“善”,元辰,就是指吉利時日的意思。
元辰神靈是中國的年歲神靈,與每一位中國人的年運有關。
中國古代子以天干地支循環相配由甲子起至癸亥結束,以六十為一週,故也稱六十甲子,後道教以六十甲子配以神名,從而形成了道教元辰信仰。因六十甲子神靈是星神,故也稱太歲神。
在民間,指人們把某年在六十元辰中所對應的太歲神稱為當年的值年太歲,本人出生之年的所對應的太歲神稱為本命太歲。信徒禮拜本命太歲,祈求年年平安,吉祥如意的儀式,就稱為順星。

城隍廟慈航殿

慈航殿:慈航殿內供奉慈航真人(主平安),又稱慈航仙姑真人、也稱慈航大士、圓通自在天尊,本是道教女真神仙 農曆六月十八生日。法寶為三寶玉如意、清淨琉璃瓶。
慈航大士垂慈施德,普濟世間苦難之人;左邊為眼光娘娘(主治眼疾),又稱眼光聖母惠照明目元君,傳説眼光娘娘能治療各種疾病,保佑人們眼明心亮、身體健康。
農曆三月初六與四月廿日都是眼光娘娘誕辰。右邊為天后娘娘媽祖(主出海平安),又稱輔兜昭孝純正靈應孚濟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天妃,司掌海上安全、商業興隆、平安守護、消災避難。

城隍廟財神殿

財神殿:財神殿內供奉財神、招財仙官、進寶仙官、利市仙官、納珍仙官。趙公明,本名朗,字公明,又稱趙玄壇,趙公元帥。“玄壇”是指道教的齋壇,也有護法之意,為道教四大元帥之一。同時為雷部將帥和五方瘟神之一。又相傳為正財神,司掌世間財源。多為黑麪濃須,騎黑虎,一手執銀鞭,一手持元寶,全副戎裝。統帥招財仙官陳九公、進寶仙官蕭升、利市仙官姚少司和納珍仙官曹寶,專司迎祥納福、商賈買賣。

城隍廟城隍殿

城隍殿:城隍廟內最後一進殿為城隍殿。城隍殿兩側懸有對聯以讚揚城隍神公正無私“禍福分明此地難通線索,善惡立判須知天道無私”,上懸匾額“威靈顯赫”。殿內另有一副贊神對聯“天道無私做善降祥預知吉凶禍福,神明有應修功解厄分辨邪正忠奸”橫批“燮理陰陽”。城隍殿中央供奉上海縣城隍神紅臉木雕像,正襟危坐。城隍殿內仿照明代縣衙公堂陳設,儀仗森嚴。

城隍廟娘娘殿

娘娘殿:城隍殿西面為娘娘殿,供奉上海縣城隍神夫人儲氏。城隍夫人儲氏,周浦一帶的望族之女。當時,周浦儲姓家族頗具聲望,祖輩是宋代詞人儲泳(約1101~1165,字文卿,號華谷),隨宋室南遷而隱居在周浦一帶。

城隍廟父母殿

父母殿:城隍殿東首為父母殿,殿內供奉上海縣城隍神父母。城隍父秦良顥(1278~1355),字信甫,號述齋。師從蕭氏,蒐集蒙古文史傳故事及時務功要者三百餘條,編譯成漢文的知識大全《纂通》;又掇拾師言,兼採別説,輯成《一貫》,並取蒙古及維吾爾問答之言,編成《吹萬集》。他是極為難得的漢人出身的蒙古文專家。當時,漢人學蒙古文者無出其右,因此他年紀輕輕就出任國子監學錄,而他“淡然無求進意,隱居教授,户外之屨至,無所容達。官大人至者,莫不晉謁,與之語,動中肯綮,而適於事情未嘗 不為之嘆服也”,“其平時一言一動,無不揆乎道義,人皆稱篤行君子焉”。大德年間(1297~1307),秦良顥經翰林寇學士推薦,進萬言策,由國子監學錄提升為浙西榷鹺使。於是,秦良顥舉家南下返回上海地區。

城隍廟文昌殿

文昌殿內供奉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又稱梓潼帝君、文曲星、文星,為主宰功名、祿位之神。是中國民間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祿位之神。文昌本星名,亦稱文昌星,或文星,古時認為是主持文運功名的星宿。其成為中國民間和道教所信奉的文昌帝君,與梓潼張亞子有關。東晉寧康二年(374),蜀人張育自稱蜀王,起義抗擊前秦苻堅,英勇戰死,人們在梓潼郡七曲山為之建張育祠,並尊奉他為雷澤龍神。其時七曲山另有梓潼神亞子祠,因兩祠相鄰,後人將兩祠神名合稱張亞子,並稱張亞子仕晉戰歿。實為《晉書》所載張育之事。左右二童子稱天聾、地啞,是文昌帝君的兩個侍童,一個掌管文人錄運薄冊,一個手持文昌大印。意思是:能知者不能言,能言者不能知。文昌帝君掌管文章科舉,關係富貴貧賤,保密問題很重要,以免天機泄漏。

城隍廟關聖殿

關聖殿內供關聖帝君,左右供周倉、關平二位將軍。

城隍廟隍廟綜述

編輯

城隍廟影響

上海城隍廟(City God Temple of Shanghai),追溯歷史已有600多年,從明代開始始建到當代歷經滄桑,上海的城隍廟已成為上海著名的旅遊景點,作為道教宮觀,上海城隍廟可謂歷史悠久,在國內外享有盛名,隨着經濟的發展,已經成為上海小旅遊圈,城隍廟道觀、城隍廟小吃、豫園環在周圍。
呈現出上海城隍廟文化底藴。
城隍又稱城隍爺,是古代中國宗教文化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之一,大多由有功於地方民眾的名臣英雄充當,是中國民間和道教信奉守護城池之神。

城隍廟發展

秦裕伯像 秦裕伯像
秦裕伯(1296~1373),漢族,字惟鏡、景容,號蓉卿,別號葵齋。上海縣人,原籍淮揚(今江蘇揚州),人稱秦景容。
元代(元末明初)政治家、文學家、書法家。出身海陵秦氏,為北宋著名文學家、詞人,婉約派一代詞宗,蘇門四學士之一的宋龍圖閣直大學士淮海公秦觀(少遊)八世孫,江浙行省中書省儤使、中書省肅政廉訪使秦知柔之孫,國子監學錄、下沙鹽運使司監税官、浙西道榷鹺使秦良顥之子,與其弟秦亨伯合稱“二秦”。
元至正四年(1344)中進士,明洪武六年追封顯佑伯,後又追贈護海公,後人稱他秦顯佑、顯佑公。
朱元璋多次稱秦裕伯為:“裕伯博辯善論説,佔奏悉當帝意,帝數稱之。“代表作品:《山舟辭》、《九賢祠頌》、《上中書相國卻聘書》、《再上丞相卻聘書》、《上海知縣祝大夫碑》。
曾任湖廣行省照磨(即湖廣省的掌管磨勘和審計工作官)、山東高密縣尹、福建行省郎中、行台侍御史、延平路總管兼管內勸農事。明太祖主政期間任侍讀學士、待制、治書侍御史
秦裕伯去世後,朱元璋一直心神不安,他以“生不為我臣,死當衞我土”,親自敕封秦裕伯為“顯佑伯”,稱“上海邑城隍正堂”。後被敕封為城隍神四品顯佑伯(正四品監察司氏城隍顯佑伯),受百世香火供奉。

城隍廟城隍文化

編輯

城隍廟信仰

城隍神,是城市的保護神,“城”,就是城池;“隍”是乾涸的護城河,“城”和“隍”都是保護城市安全的軍事設施。

城隍廟文獻

據《禮記》中記載,古代天子在十二月舉行祭祀儀式,祈求風調雨順,在所祭祀的神靈中,有“水墉”神,認為水墉神能夠使水土歸其本位,不為禍人間,“水墉”神可以認為是城隍神的原形。最遲到南北朝時期,就已經有了祭祀城隍神的記載。據《南史·邵陵攜王綸傳》中記載,梁簡文帝大寶元年(公元550年)王綸到郢州,多次碰到怪異的事情,想祭祀城隍神以得其護佑,將要烹牛之時,一條赤蛇從牛口中鑽出。另一則關於城隍神的記載則是在《北齊書·慕容儼傳》中,文宣帝天保六年(公元556年),慕容儼鎮守郢城,敵軍來犯,無法解圍。郢城中神祠一座,民間稱為城隍神,慕容儼入廟求助,城隍神顯靈解了郢城之圍。這是兩則較早的關於祭祀城隍神的歷史資料。唐代開始,民間已普遍祀奉城隍神。五代乾祐三年(公元951年),隱帝冊封蒙州城隍神為靈感王。宋代,城隍神已經被列入國家祭祀神靈的範圍之內,宋代《禮志》中規定告禮祭祀城隍神,以“羊一,八籩、八豆”為供品。元朝天曆二年(公元1330年),文宗加封城隍神為“護國保寧王”,加封城隍夫人為“護國保寧王妃”。明代,由於中國城市規模的發展,城隍信仰得到了普及,洪武二年,明太祖朱元璋冊封京都和開封、臨濠、太平、和州、滁州六府城隍神為“承天鑑國司民升福明靈王”,其餘各府城隍神稱威靈公,州的城隍神稱靈佑侯,縣的城隍神稱顯佑伯,各有品秩。清王朝對城隍神的祭祀規模基本依照明制。

城隍廟隍廟供奉

城隍廟裏供奉的城隍神,多數在歷史上確有其人。能夠成為城隍神的人基本分為這樣幾類:第一類是一些有政績的地方官,在去世之後,本地的百姓為了表彰他的功績,供奉為本地的城隍神,並且希望他在天之靈依就能夠保佑本地的百姓。如上海奉賢縣城隍神週中鋐,是清代松江知府,生前為官清廉,最後為治理地方水患以身殉職,奉賢縣的百姓為了紀念他,供奉他為奉賢縣的城隍神;第二類是國家的功臣,其生前曾經拯救了國家和百姓,人們為了表示感激之情,將他供奉為城隍神,這類城隍神中有普通的百姓,也有國家的功臣,如浙江義烏縣城隍項顯佑,生前幫助朱元璋統一天下,1367年,江浙一帶大旱,項顯佑散家財賑濟百姓,救人無數,義烏百姓為了紀念他,就供奉他為義烏縣的城隍神;第三類是生前正直的人,如為官清廉,為人正直等,去世以後,人們認為他在冥界一樣能夠保持其正直的品德,保護本地百姓,將他供奉為城隍神。如北京城隍楊淑山,明代嘉靖年間進士,官至兵部員外郎,以剛正不阿而著名。因彈劾嚴嵩的十大罪狀而被捕入獄,後為嚴嵩所害。北京的百姓就將他供奉為自己的城隍神;第四類是行善的人死後成為城隍神,這些人通常在生前為本地的百姓做了很多的好事,人們為了紀念他,同時希望他在冥界也能夠為老百姓做好事,就將他供奉為城隍神。如烏魯木齊城隍神是陝西人紀永寧,相傳嘉靖三十一年地震,曾捐資埋葬死者四十餘人,多行善事,上天以其一心行善,封其為烏魯木齊城隍之神。可見,城隍神作為城市保護神,老百姓希望能夠得到他的保護,所以,城隍神都是由一些公忠正直的人擔任。
歷史傳説
明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略定中原,大封功臣,分為王、公、侯、伯四等。除賜封開國功臣們不同的爵位之外,還敕封各地城隍神為“顯佑伯”。明太祖此舉之意,“以鑑察民之善惡而禍福之,俾幽明舉不得幸免”。城隍就此由護衞神變為陰界監察系統,道教因之而稱城隍神職司為剪除凶逆,領治亡魂等。
秦裕伯生前,朱元璋三次徵召而不受。上海地區又有錢鶴皋可能變作厲鬼,長久作祟。秦裕伯去世後,朱元璋一直心神不安,為了籠絡江南名紳,他決意以“生不為我臣,死當衞我土”,親自敕封秦裕伯為“顯佑伯”,稱“上海邑城隍正堂”。
因秦氏祖塋在淡井廟北,而且淡井廟曾為華亭縣城隍行殿,秦裕伯被封為“上海邑城隍正堂”後,這裏開始供奉秦裕伯。從此,農曆二月二十一日定為上海縣城隍秦裕伯誕辰日,農曆三月二十八日為“城隍娘娘”的生日。洪武三十年(1397),上海知縣張守約將霍光行祠(又名金山神廟)改建成縣城隍廟後,“上海邑城隍正堂”被遷移到了上海縣城內的縣城隍廟後殿。
明代上海城地處海隅,屢遭侵擾,尤其是嘉靖年間倭寇五次襲擊,民眾深受其害。於是,秦裕伯“顯靈”的傳説越説越奇。城隍廟香火日盛,廟舍不斷擴建,人們盼望城隍老爺能保佑一切。
自明嘉靖十四年(1535)起,在上海城隍廟的正門口,高懸起“保障海隅”匾額。清同治十一年(1872),秦裕伯又被同治皇帝欽封為“護海公”。在巡道應寶時的號召下,上海城隍廟趁機又作大修,邑人曹一士又推出了《上海縣城隍神頌序略》,使“城隍顯靈避屠城”的故事越加成真,廣泛傳播。於是,上海地區掀起了新一輪的“城隍熱”。
人們為了祈求平安,不僅將秦裕伯高高地供在神位上,還每年清明日、七月望、十月朔抬着神像鬧“三巡會”。而且歷明清兩代數百年不變,後時斷時續直到1947年。紅臉正氣的“城隍老爺”,確實給世人不少精神的安撫和寄託,因此上海城隍廟內的香火持續未滅。
明代名士唐寅(字伯虎)曾為秦裕伯題辭:
市衣致龍袞之勤,林下來朝廷之敕。生有奇功,死有遺澤。歟!斯人也,山水同風,萬古不息者秦!
清順治年間,本地秀才王憺(字士悦)的《吊元秦行省墓》一詩,代表着當時文士們的心聲,詩曰:
山河故國重欷歔,萬里逃名海畔居。
新主屢裁五色詔,逋臣不受兩朝糈。
心馳塞北行台久,身老河南待制餘。
今古玉埋龍浦上,柏翳裏後孰旌。

城隍廟隍神職能

城隍神的職能:保城護民,懲惡揚善,監察萬民,祛除災厄。《太上老君説城隍感應消災集福妙經》中説城隍神:“公忠正直,有求必應,如影隨形,代天理物,剪惡除兇,護國保邦,功施社稷,溥降甘澤,普救生民”,“哀憫世間一切眾生,或有年災月厄,命運騫滯……,吾當速譴行瘟使者,收瘟聖眾,即除罪簿,永滅惡根。”“世間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廣積陰功,行諸方便,施財周急,愛老憐貧……”則“增延福壽,世代榮昌,子嗣綿永,世世不絕。”“城隍尊神,顯化無邊,禱雨則甘霖蘇槁,禾稼成熟,祈晴則化陰成陽,應時朗晴。”

城隍廟管理機構

編輯

城隍廟廟宇住持

上海城隍廟歷來由正一派道士任住持來管理廟宇。明代永樂中,金山神廟改建成為上海城隍廟時,殿左為映苞堂即是供奉歷代住持的所在。自抗日戰爭以前,上海城隍廟內存有歷代住持手冊,以記載城隍廟歷代的住持道士。但是,在抗日戰爭中,上海城隍廟作為難民區,接收上海難民,廟內情況混亂,住持手冊也在這時候遺失。琴棋書畫無一不通,留下了著作《琴學入門》《閒雲吟草詩集》;1913年由火神廟進入上海城隍廟成為住持的羅克裕;羅克裕的弟子許麗生,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許麗生被解除上海城隍廟住持的職務,上海城隍廟由道士任住持管理的制度暫時告一段落。

城隍廟領導關心

1994年,在上海市各級領導的關心下,上海城隍廟落實宗教政策恢復開放,7月7日,上海市道教協會假座豫園商城綠波廊酒家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成立以上海市道教協會會長陳蓮笙道長為主任,蘇宗賦道長,張文希道長為副主任,以古建築專家陳從周,著名學者胡道靜,笑星王汝剛,電影表演藝術家秦怡等二十三人為委員的上海城隍廟修復委員會,負責城隍廟的修繕事宜,並且隨後成立上海城隍廟修復委員會辦公室,負責城隍廟修復的日常工作。

城隍廟成立組織

1996年4月29日,鑑於上海城隍廟土木修復工程基本結束,上海城隍廟修復委員會完成其使命,遂成立由陳蓮笙道長為主任,吉宏忠道長為副主任,劉巧林道長為組員的上海城隍廟管理委員會,帶領廟內教職人員共同管理廟內事務。
2000年,上海城隍廟一期修復工程基本竣工。陳蓮笙道長被推選為上海城隍廟住持。
2001年,為了加強對廟內事務的管理,充實上海城隍廟管理委員會領導班子,上海城隍廟管理委員會進行了增選,決定推選陳蓮笙道長為管理委員會主任,吉宏忠道長為常務副主任,劉巧林道長為副主任,周旭道長為成員的新的上海城隍廟管理委員會。
2006年,吉宏忠道長當選為管委會主任,劉巧林道長當選為常務副主任,周旭道長當選為副主任,田旭東,李紀道長當選為管委會委員。

城隍廟交通信息

編輯
到達與離開:乘坐11、66、126、926、932路公交均可到達。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