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單雄信

編輯 鎖定
單雄信(?—621年),曹州濟陰縣(今山東菏澤市曹縣)人,隋末唐初時期的猛將。
驍勇矯捷,善用馬槊。勇武過人,號稱“飛將”。交好同郡徐世勣,誓同生死。隋朝末年,參加瓦崗起義,跟隨魏公李密,授左武候大將軍,參加偃師之戰。兵敗歸降王世充,授大將軍。對抗唐軍進攻,險些殺害秦王李世民
武德四年(621年),跟隨王世充投降唐軍,遭到秦王李世民處死。
本    名
單雄信
別    名
飛將
所處時代
隋唐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曹州濟陰(今山東曹縣西北)
逝世日期
621年
官    職
瓦崗寨左武侯大將軍

單雄信人物生平

編輯

單雄信效力瓦崗

單雄信畫像 單雄信畫像
單雄信有勇力,擅長使用馬槊(一説能馬上用槍)。大業九年(613年),韋城翟讓亡命瓦崗,聚眾起義,單雄信與徐世勣前往歸附,翟讓在徐世勣的建議下攻取滎陽、梁郡二郡,瓦崗勢力達到萬餘人。 [1]  同年,李密楊玄感反隋失敗,投奔瓦崗。
大業十三年(617年),翟讓在王伯當與徐世勣的建議下將瓦崗之主的位置讓給李密, [2]  李密自稱魏公,封翟讓為司徒,單雄信為左武候大將軍,徐世勣為右武候大將軍。 [3] 
同年七月,李密率軍與王世充會戰,雙方互有勝負。此時翟讓部下王儒信勸翟讓奪李密之權,但翟讓拒絕,李密聽到這個消息後,打算除掉翟讓。逢王世充率軍進攻,翟讓率軍出戰被王世充擊敗,李密與單雄信率領精兵前往救援翟讓,打退王世充軍。第二天,翟讓到李密處擺宴,李密拿一張好弓給翟讓,派人趁翟讓看弓時將翟讓砍殺。徐世勣被亂兵砍傷,單雄信無奈,向李密叩頭求饒。房彥藻以單雄信輕易屈就,勸李密殺了他,但李密愛惜單雄信才能,拒絕這個建議。 [4]  李密寬慰單雄信、徐世勣等,讓他們分統翟讓部眾。 [5] 

單雄信投降世充

唐武德元年(618年),宇文化及在江都殺死隋煬帝楊廣,李密接受王世充的冊封,率兵與宇文化及作戰。九月,李密擊敗宇文化及後,王世充率軍來攻李密。李密留王伯當守金墉,率軍前往偃師。 [6]  李密讓單雄信領外馬軍,在偃師城北駐紮,王世充率軍襲擊單雄信營,李密派遣程咬金裴行儼前往救援,裴行儼中流矢墜馬,程咬金抱起裴行儼逃脱。 [7]  王世充打敗李密,進圍偃師,單雄信等人投降,徐世勣轉而投奔李唐。王世充用單雄信為大將軍。 [8] 
武德三年(620年),李世民率軍攻打洛陽,單雄信率軍出戰。單雄信持槍縱馬直取李世民(一説單雄信要殺的是李元吉),徐世勣出現制止單雄信,單雄信退走。 [9] 

單雄信戰敗被殺

武德四年(621年),王世充被李世民擊敗,舉軍投降。李世民下令將單雄信等一干將領全部處死(《舊唐書》則稱是李淵下旨處死單雄信 [10]  ),徐世勣向李世民求情,希望可以免單雄信一死,但遭到拒絕。單雄信安慰徐世勣説,沒關係,我知道自己必定會死。徐世勣説,忠義難兩全,並表示會在單雄信死後照顧單雄信的家人。徐世勣割下自己一塊肉給單雄信吃下,説自己沒有忘記當初的誓言,單雄信吃下後,慷慨赴死。 [11-12] 

單雄信歷史評價

編輯
劉昫《舊唐書》:少驍健,尤能馬上用槍,密軍號為“飛將”。 [13] 
司馬光《資治通鑑》:雄信驍捷,善用馬槊,名冠諸軍,軍中號曰“飛將”。 [14] 
趙翼:偽鄭單雄信,挺槊追秦王。偽漢張定邊,直犯明祖航。彼皆萬人敵,瞋目莫敢當。使其事真主,戮力鏖疆場。功豈後褒鄂,名應並徐常。惜哉失所依,草賊同陸梁。 [15] 

單雄信軼事典故

編輯
形象轉變
唐朝時期,正史《舊唐書》裏説單雄信是一員驍將,段成式《酉陽雜俎》裏所載單雄信將伐棗樹砍伐作為槍桿,造一重達七十斤的槍頭,稱為寒骨白。 [16]  南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裏又把單雄信尊為神靈,民眾為他立廟,並祭祀他。
但到了元代,元雜劇中尚仲賢尉遲恭單鞭奪槊》寫單雄信“逞大膽心懷奸詐”,明代《大唐秦王詞話》中單雄信中了王世充的美人計做了他的駙馬,然後詐病病回金墉,在王世充與李密交戰之際,將李密眾家眷押解回鄭,脅迫眾將投降王世充,事後卻又阻止王世充給他們加贈官職,讓他們以半俸閒住長隨營。王世充被李世民擊敗後,單雄信又跪地求饒,形象被醜化。
晚明時期,袁于令在《隋史遺文》裏將單雄信的形象扭轉,並首次寫出單雄信綠林首領的身份,為人俠義,扶危救弱。清代《説唐全傳》及《隋唐演義》裏的單雄信形象秉承了《隋史遺文》。單雄信身為綠林豪傑,劫富濟貧,豪俠仗義,最後寧死不屈。

單雄信史籍記載

編輯
《舊唐書·卷五十三·列傳第三》 [17] 
《新唐書 卷八十四 列傳第九》

單雄信相關遺址

編輯

單雄信祠廟遺址

單雄信墓遺址東明湖 單雄信墓遺址東明湖
單雄信墓位於山東菏澤市東明縣城北門裏西側200米東明湖南岸。墓葬封土已不明顯,據考查此墓為衣冠冢。
單雄信廟是依墓而建,始見於何時已不可靠,明萬曆三十三年(1605年),東明縣知縣張師繹曾修繕單雄信廟, [18]  清雍正四年(1726年),東明縣知縣程允仁又重修單雄信廟。據《東明縣誌》記載,單雄信廟後來被毀,但毀於何時卻不得而知。 [19]  墓也已經被湖水淹沒,後人在單雄信衣冠冢遺址上建了一座亭子。

單雄信二賢莊遺址

二賢莊 二賢莊
二賢莊位於山西省長治市西郊湛上、暴馬、蔣村之中的高崗上。20世紀80年代,由國家集體個人籌資興建的第一期復原工程已基本完工。建成包括二賢中廳、東西配殿、兩邊廂房、古寨城樓、聚賢亭、懷遠亭以及左右門房和圍牆等十餘項仿古建築。連同原有舊正廳、拴馬唐槐、宋代古柏古碑石刻等勝景,還有莊前廣場、樂台;莊後有小橋、流水、高崗等,殿廳連雲、古樹參天、高牆壁立,勢琚險峻。莊裏有單雄信等人彩色塑像。 [20] 

單雄信藝術形象

編輯

單雄信文學形象

小説《隋唐演義》、《説唐》等文學作品裏單雄信的形象大致是一樣的(小説中其又名“單通”)。單雄信外表雄壯,武器是一杆金頂棗陽槊。山西潞州八里二賢莊莊主,大隋九省綠林總瓢把子。綽號“赤發靈官”,行走江湖極為仗義,(黃海冰版電視劇中被稱為“義薄雲天小關羽”)。李淵去太原時遭到楊廣追殺,陰差陽錯誤殺了單雄信的哥哥,單雄信因此不投唐。
秦瓊遇難時單雄信多次接濟秦瓊,並暗中幫助秦瓊讓其免受牢獄之災。楊林派十三太保押送皇綱往京城時,單雄信傳令各綠林好漢前往劫取。秦瓊母親過壽時,單雄信帶領王伯當等前往歷城縣祝壽,與秦瓊、程咬金等四十六友于賈柳樓結義。後因程咬金劫皇綱事情泄漏,程咬金尤俊達被楊林抓獲,單雄信等人設計將程咬金、尤俊達救出,殺出歷城縣決定造反。
單雄信等在徐茂公的建議下,襲取瓦崗寨作為根據地,正式揭竿起義。程咬金為大德天子,封單雄信為五虎上將之首。隋朝廷得知後,派兵馬抄殺了二賢莊,又派魏文通、楊林等前來征剿瓦崗,單雄信與其兄弟們奮力將其擊退,還收降了裴元慶等人。
程咬金將皇位讓給李密之後,李密用將士們拼命得來的玉璽換取蕭妃,引起了單雄信等人的極大不滿。於是單雄信孤身一人離開了瓦崗寨,去了王世充的地盤洛陽。王世充發現後立即將單雄信收到帳下,並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單雄信。不久之後秦瓊、程咬金、羅成等人也離開瓦崗來到了洛陽,但秦瓊與程咬金卻不願意為王世充效力,設計離開了洛陽。
李世民率軍攻打洛陽時,羅成臨陣倒戈,單雄信上陣被李元霸擊敗。後單雄信巡視御果園時遇見了李世民,單雄信見到仇人兒子,撇下隨從,與徐茂公割袍斷義,孤身追殺李世民,危急時刻,尉遲恭趕來用鐵鞭將單雄信打下馬。
王世充召集四路反王一起對抗李世民,秦瓊中計負傷(一説是避免秦瓊與單雄信見面,李世民將秦瓊支走),李世民以羅成為兵馬元帥,羅成設下埋伏鎖五龍,單雄信孤身踹唐營,中計被俘。昔日兄弟徐茂公等極力為單雄信求情,並勸單雄信投降,但單雄信誓死不降,終被斬首。

單雄信影視形象

任山飾演的單雄信形象 任山飾演的單雄信形象
1987年TVB電視劇《大運河》李成昌飾演單雄信。
1996年電視劇《隋唐演義》王文升飾演單雄信。
2004年電視劇《隋唐英雄傳》任山飾演單雄信。
2012年電視劇《隋唐英雄》李炳雷飾演單雄信。
2012年電視劇《隋唐演義》胡東飾演單雄信。 [21] 

單雄信後世子孫

編輯
唐朝林寶的《元和姓纂》載:單雄信是後漢濟陰太守單匡之後。生有一子單道真,為唐朝梁州司馬,單道真生有三子:單思敬、單思禮、單思遠。單思敬官任安東都護府都護,有子單光業;單思遠官任河南尹岐州刺史,有子單有鄰、單不先。單雄信第11代孫單興、單旺、單茂、單盛加入黃巢起義,人稱“黃軍四傑”。
兒子
單道真,官至梁州司馬。
孫子
單思敬,單道真之子,官至安東都護府都護。
單思禮,單道真之子。
單思遠,單道真之子,官至河南尹、岐州刺史。
曾孫
單有鄰,單思遠之子,官至宣德郎、行太子校書郎。
單不先,單思遠之子。
單光業,單思敬之子。
參考資料
  • 1.    《資治通鑑》:讓遂亡命於瓦崗為羣盜,同郡單雄信,驍健,善用馬槊,聚少年往從之。離狐徐世勣家於衞南,年十七,有勇略,説讓曰:“東郡於公與勣皆為鄉里,人多相識,不宜侵掠。滎陽、梁郡,汴水所經,剽行舟、掠商旅,足以自資。”讓然之,引眾入二郡界,掠公私船,資用豐給,附者益眾,聚徒至萬餘人。
  • 2.    《舊唐書·李勣傳》:伯當共勣説翟讓奉密為主。
  • 3.    《舊唐書·李密傳》:讓於是推密為主,號為魏公。二月,於鞏南設壇場,即位,稱元年,其文書行下稱行軍元帥魏公府。以房彥藻為左長史,邴元真為右長史,楊得方為左司馬,鄭德韜為右司馬。拜翟讓為司徒,封東郡公。單雄信為左武候大將軍,徐世勣為右武候大將軍。
  • 4.    《資治通鑑》:彥藻以雄信輕於去就,勸密除之;密愛其才,不忍也。
  • 5.    《舊唐書·李密傳》:翟讓部將王儒信勸讓為大冢宰,總統眾務,以奪密之權。讓兄寬復謂讓曰:“天子止可自作,安得與人!汝若不能作,我當為之。”密聞其言,陰有圖讓之計。會世充列陣而至,讓出拒之,為世充所擊,讓軍少失利,密與單雄信等率精鋭赴之,世充敗走。明日,讓徑至密所,欲為宴樂,密具饌以待之,其所將左右,各分令就食。密引讓入坐,以良弓示讓,讓方引滿,密遣壯士自後斬之,並殺其兄寬及王儒信。讓部將徐世勣為亂兵所斫,中重瘡,密遽止之,得免,單雄信等頓首求哀,密並釋而慰諭之。於是詣讓連營,諭其將士,無敢動者。乃命徐世勣、單雄信、王伯當分統其眾。
  • 6.    《舊唐書·李密傳》:武德元年九月,世充以其眾五千來決戰,密留王伯當守金墉,自引精兵就偃師,北阻邙山以待之。
  • 7.    《舊唐書·程咬金傳》:及王世充出城決戰,知節領內馬軍,與密同營在北邙山上,單雄信領外馬軍,營在偃師城北。世充來襲雄信營,密遣知節及裴行儼助之。行儼先馳赴敵,為流矢所中,墜於地。知節救之,殺數人,世充軍披靡,乃抱行儼重騎而還。為世充騎所逐,刺槊洞過,知節回身捩折其槊,兼斬獲追者,於是與行儼俱免。
  • 8.    《舊唐書·李密傳》:密偃師失利,遂降於王世充,署為大將軍。
  • 9.    《舊唐書·李密傳》:太宗圍逼東都,雄信出軍拒戰,援槍而至,幾及太宗,徐世勣呵止之,曰:“此秦王也。”雄信惶懼,遂退,太宗由是獲免。
  • 10.    《舊唐書·李勣傳》:又初平王世充,獲其故人單雄信,依例處死,勣表稱其武藝絕倫,若收之於合死之中,必大感恩,堪為國家盡命,請以官爵贖之。高祖不許,臨將就戮,績對之號慟,割股肉以啖之,曰:「生死永訣,此肉同歸於土矣。」仍收養其子。
  • 11.    《隋唐嘉話》:充既平,雄信將就戮,英公請之不得,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了此。’績曰:‘平生誓共為灰土,豈敢念生,但以身已許國,義不兩遂。雖死之,顧兄妻子何如。"因以刀割其股,以肉啖雄信曰:‘示無忘前誓。’雄信食之不疑。”
  • 12.    《資治通鑑》:初,李世勣與單雄信友善,誓同生死。及洛陽平,世勣言雄信驍健絕倫,請盡輸己之官爵以贖之,世民不許。世勣固請不能得,涕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辦事!」世勣曰:「吾不惜餘生,與兄俱死;但既以此身許國,事無兩遂。且吾死之後,誰複視兄之妻子乎?」乃割股肉以啖雄信,曰:「使此肉隨兄為土,庶幾猶不負昔誓也!」士民疾朱粲殘忍,競投瓦礫擊其屍,須臾如冢。囚韋節、楊續、長孫安世等十餘人送長安。士民無罪為世充所囚者,皆釋之,所殺者祭而誄之。
  • 13.    舊唐書·列傳第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7]
  • 14.    資治通鑑·卷一八六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7]
  • 15.    《偶得九首(其一)》
  • 16.    《酉陽雜俎》:單雄信幼時,學堂前植一棗樹。年至十八,伐為槍。長丈七尺,拱圍不合,刃重七十斤,號為寒骨白。
  • 17.    《舊唐書·卷五十三·列傳第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3-18]
  • 18.    《單將軍廟記》:“吾無論將軍藏衣冠於斯,將軍其生於斯長於斯,聚國族於斯,則四顧郊原,非其子姓,即其姻黨也,血脈本來一貫,痾痛倍是相關。即不然,仕於斯,綰綬帶於斯,攘來熙往,非其顧復之餘民,即其拊循之故隸也。生為循吏,來暮興歌,沒為明神,去思倍軫。和風甘雨,肯不上禱蒼穹,下蘇黎庶也?夫然,則將軍之惠綏遠矣。餘之瀝端誠而嚴廟社,其非非其鬼而諂祭。信矣!”
  • 19.    《東明縣誌》:廟廢墓仍存。
  • 20.    二賢莊  .中國長治網[引用日期2014-09-04]
  • 21.    胡東塑烈虎將單雄信被贊有大哥風範  .新民網[引用日期2013-04-2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