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宇文化及

(隋朝末年羣雄之一)

編輯 鎖定
宇文化及(?—619年),隋朝官吏、許國皇帝(618—619年在位)。祖籍武川(今內蒙古武川西南)。許國公宇文述長子。
宇文化及初與楊廣交往甚密,常領千牛,出入東宮卧內。累遷至太子僕,以受賄,再三免官,得楊廣庇護,復職,又以弟宇文士及南陽公主,益驕橫。楊廣即位後,拜他為太僕少卿。大業三年(607年),從楊廣至榆林,因和弟宇文智及違禁私與突厥交市,被囚數月,以公主故,免死,賜其父為奴。十二年(616年),父卒,為右屯衞將軍。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與弟宇文智及等在江都發動兵變,弒殺楊廣,立秦王楊浩為帝,自稱大丞相。隨後以左衞將軍陳稜為江都太守,綜領留事,自率軍從水路西歸,途中與李密戰於黎陽等地,被擊敗,從汲縣率眾2萬北走魏縣。九月,宇文化及弒殺楊浩,自稱皇帝,國號許,建元天壽,署置百官。次年正月,被元寶藏擊敗於魏州,繼而為唐淮安王李神通擊破,逃至聊城。閏二月,為竇建德所俘,與二子宇文承基宇文承趾俱被斬,傳首於義成公主處。 [14] 
本    名
宇文化及
所處時代
隋末唐初
民族族羣
鮮卑人
逝世日期
619年
主要成就
江都兵變,弒殺煬帝,自立為帝
年    號
天壽

宇文化及人物生平

編輯

宇文化及輕薄無行

其父宇文述為隋朝左翊衞大將軍,宇文化及為人兇殘陰險,依仗父親的權勢,胡作非為,不遵法度。由於親眼目睹了統治階級上層貪殘腐敗的黑暗內幕,養成了貪婪與驕橫的本性,從不循法度。他經常帶領家丁,騎高頭大馬,挾弓持彈,狂奔急馳於長安道上,因此,城中百姓稱為“輕薄公子”。
宇文化及畫像 宇文化及畫像
楊廣當太子的時候,宇文化及為宮廷護衞官,出入楊廣的內宮,同楊廣處得很親近,後累遷為太子僕,成為東宮的高級僚屬,與楊廣的關係更加密切。多次收受賄賂而被罷官,但由於太子特別寵愛他,是以每次罷官後不久,很快便又恢復了官職。再加上他的弟弟宇文士及尚娶了隋煬帝的長女南陽公主,攀上了皇親,這小子就更加驕橫,目中無人了,在同公卿百官交往中,他語多不遜,許多公卿都受到過他的侮辱。
隋煬帝即位後,便授宇文化及為太僕少卿。他倚仗與隋煬帝的老交情,更加貪婪妄為,橫行不法。隋大業初年,隋煬帝駕臨榆林郡,陪駕的宇文化及和弟弟智及違背禁令與突厥人做買賣,隋煬帝得知後大怒,把他囚禁了幾個月,駕返京城時,隋煬帝下令殺宇文化及。但南陽公主出面求情,隋煬帝才免他死罪,將他賜予宇文述為奴,宇文述死後,隋煬帝念起與宇文化及的舊情,就又起用他做了右屯衞將軍,起用宇文智及做了將作少監。 [1] 

宇文化及弒君謀反

隋朝末年,軍閥混戰,弄得民怨沸騰,導致鋪天蓋地的農民起義席捲全國各地,四處狼煙,遍地烽火。
大業十二年(616年)七月,煬帝乘龍舟遊幸江都。當時,瓦崗寨軍首領李密佔據了洛口(今河南鞏縣東北),截斷了隋煬帝西歸之路。隋煬帝滯留江都,無意回京師大興(今陝西西安東南),卻打算另以丹陽(今江蘇南京市)為都城,偏安江東。扈從帝駕的驍果禁衞軍大多是西北關中人,久居在外,思親思鄉思歸心切,又見隋煬帝不想西歸,卻欲久留江東,人心益加不安,便謀劃叛帝西歸。
宇文化及畫像 宇文化及畫像
武賁郎將司馬德戡統領萬餘驍果軍駐紮於江都城內,直接負責皇帝的安全警衞,他得知驍果軍士密謀叛逃,就暗中聯絡一些人,打算藉着士兵歸心似箭的心理舉事叛亂。此時,他們並沒有弒帝叛逆的野心,只是想搶掠些財物,然後結夥西歸關中。一向性情狂逆的宇文智及得知這個信息後大為高興,當下就去見司馬德戡,攛掇他應該放棄原先小打小鬧沒出息的想法,而應趁天下大亂、羣起反隋、手握精鋭禁軍的良機,幹出一番奪取天下的大事業。司馬德戡認為言之有理,可造反是大事,總得有個領頭的呀!幾個人一商量,決定擁戴宇文化及為起事的主帥。密謀妥當後,這幾個人才將陰謀告知宇文化及。化及本駑鈍怯懦,能力低下,膽小怕事,乍聽到這種謀逆的大事,嚇得臉色頓變,冷汗直流,好長時間才穩下心神,答應做叛軍首領。 [2] 
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也有説是十一日的)夜間,司馬德戡引驍果自玄武門入,裴虔通元禮直入宮中搜捕,煬帝聞變,匿於永巷。驅之出,至天明,押至寢殿。宇文化及使校尉令狐行達縊殺煬帝。隋氏宗室、外戚在江都宮中者皆被殺,惟煬帝侄秦王浩因素與宇文智及交往密切,得不死,並被立為帝。後宇文化及自為大丞相,智及為左僕射,準備率隋官兵十餘萬眾西歸關中。 [3] 

宇文化及逃亡流竄

宇文化及的人馬行進到徐州時,由於水路不通,他又下令掠奪當地的牛車2000輛,把宮女珍寶共同裝車;他的戈甲兵器,也讓兵士揹着。由於道路遙遠,人困馬乏,三軍將士怨聲載道。大臣司馬德戡、趙行樞和大將陳伯圖等都先後打算殺掉宇文化及,又都因為謀劃不周,而被宇文化及所殺。隨後,又被瓦崗李密所敗,大多數將士開始逃亡而去。最後追隨他的不足2萬人,退往魏縣。其眾多亡,自知必敗,化及嘆曰:"人生故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於是鴆殺傀儡皇帝楊浩,僭皇帝位於魏縣,國號許,建元為天壽,署置百官。
百科x混知:圖解宇文化及 百科x混知:圖解宇文化及
其後,宇文化及原準備攻下魏州作為自己臨時的棲身之地,但一連攻打了幾十天,仍沒拿下魏州,反被防守魏州的元寶藏打敗,部將亡失1000多人。無奈,他又帶兵奔向東北的聊城,打算招誘那一帶的賊盜入夥。不料,又先後遭到唐軍李神通竇建德所領導的農民起義軍的夾擊。 [4] 

宇文化及遭擒授首

此前,齊州農民義軍首領王薄聽説宇文化及攜帶着無數金銀財寶,曾偽裝成降附的樣子投靠他,以便尋找機會奪其財富。到了這時,王薄卻私引竇建德進了城,活捉了宇文化及,並俘虜了他的部眾。隨後,將他裝入囚車,押送到河間。竇建德列舉了他弒君害民的種種罪行,把他和他的兩個兒子宇文承基宇文承趾,一一砍下了腦袋。
當時,突厥人也對宇文化及恨之入骨。竇建德不敢得罪突厥人,便將宇文化及的頭顱送到了突厥義成公主那裏,被懸掛在突厥的王廷中。 [5] 

宇文化及歷史評價

編輯
隋書》:“化及庸芃下才,負恩累葉,王充斗筲小器,遭逢時幸,俱蒙獎擢,禮越舊臣。既屬崩剝之期,不能致身竭命,乃因利乘便,先圖幹紀,率羣不逞,職為亂階,拔本塞源,裂冠毀冕。或躬為戎首,或親行鴆毒,釁深指鹿,事切食蹯,天地所不容,人神所同憤。故梟獍兇魁,相尋菹戮,蛇豕醜類,繼踵誅夷,快忠義於當年,垂炯戒於來葉。嗚呼,為人臣者可不殷鑑哉!可不殷鑑哉!” [6] 
楊侗:“化及以此下材,夙蒙顧盼,出入外內,奉望階墀。昔陪籓國,統領禁衞,及從升皇祚,陪列九卿。但本性兇狠,恣其貪穢,或交結惡黨,或侵掠貨財,事重刑篇,狀盈獄簡。在上不遺簪履,恩加草芥,應至死辜,每蒙恕免。三經除解,尋複本職,再徙邊裔,仍即追還。生成之恩,昊天罔極,獎擢之義,人事罕聞。化及梟獍為心,禽獸不若,縱毒興禍,傾覆行宮。” [7] 
司馬德戡:“化及庸闇,君小在側,事將必敗。”
李密:“化及庸懦如此,忽欲圖為帝王,斯乃趙高、聖公之流,吾當折杖驅之耳。” [8] 
孔德紹:“宇文化及與國連姻,父子兄弟受恩隋代,身居不疑之地,而行弒逆之禍,篡隋自代,乃天下之賊也。” [9] 
李世民:“宇文化及弟智及、司馬德戡、裴虔通、孟景、元禮、楊覽、唐奉義、牛方裕、元敏、薛良、馬舉、元武達、李孝本、李孝質、張愷、許弘仁、令狐行達、席德方、李覆等,大業季年,鹹居列職,或恩結一代,任重一時;乃包藏兇慝,罔思忠義,爰在江都,遂行弒逆,罪百閻、趙,釁深梟獍。雖事是前代,歲月已久,而天下之惡,古今同棄,宜置重典,以勵臣節。其子孫並宜禁錮,勿令齒敍。” [10] 

宇文化及親屬成員

編輯

宇文化及父親

宇文述(547—617年),字伯通,右衞大將軍、許國公。

宇文化及兄弟

宇文智及(?—619年),將作少監,封為齊王。與宇文化及同時被殺。
宇文士及(?—642年),字仁人,駙馬都尉,投靠唐朝,封中書令、郢國公。

宇文化及兒子

宇文承基(?—619年),宇文化及長子。宇文化及稱帝后,宇文承基被封為太子。
宇文承趾(?—619年),宇文化及第二子。

宇文化及影視形象

編輯
出品時間
影視劇
扮演者
1987年
鄭君熾
1993年
吳旗
1996年
鄭坤範
2000年
林立洋
2000年
耿曉霖
2003年
楊樹林
2004年
李子雄
2004年
翟乃社
2004年
許守欽
2005年
趙毅
2006年
於文
2008年
韓青
2011年
尤勇
2012年
魏宗萬
2013年
徐少強
(演員資料來源 [11-13] 
參考資料
  • 1.    《隋書》:宇文化及,左翊衞大將軍述之子也。性兇險,不循法度,好乘肥挾彈,馳騖道中,由是長安謂之輕薄公子。煬帝為太子時,常領千牛,出入卧內。累遷至太子僕。數以受納貨賄,再三免官。太子嬖暱之,俄而復職。又以其弟士及尚南陽公主。化及由此益驕,處公卿間,言辭不遜,多所陵轢。見人子女狗馬珍玩,必請託求之。常與屠販者遊,以規其利。煬帝即位,拜太僕少卿,蓋恃舊恩,貪冒尤甚。大業初,煬帝幸榆林,化及與弟智及違禁與突厥交市。帝大怒,囚之數月,還至青門外,欲斬之而後入城,解衣辮髮,以公主故,久之乃釋,並智及並賜述為奴。述薨後,煬帝追憶之,遂起化及為右屯衞將軍,智及為將作少監。
  • 2.    《隋書》:是時李密據洛口,煬帝懼,留淮左,不敢還都。從駕驍果多關中人,久客羈旅,見帝無西意,謀欲叛歸。時武賁郎將司馬德戡總領驍果,屯於東城,風聞兵士欲叛,未之審,遣校尉元武達陰問驍果,知其情,因謀構逆。共所善武賁郎將元禮、直閣裴虔通互相扇惑曰:"今聞陛下欲築宮丹陽,勢不還矣。所部驍果莫不思歸,人人耦語,並謀逃去。我欲言之,陛下性忌,惡聞兵走,即恐先事見誅。今知而不言,其後事發,又當族滅我矣。進退為戮,將如之何?"虔通曰:"上實爾,誠為公憂之。"德戡謂兩人曰:"我聞關中陷沒,李孝常以華陰叛,陛下收其二弟,將盡殺之。吾等家屬在西,安得無此慮也!"虔通曰:"我子弟已壯,誠不自保,正恐旦暮及誅,計無所出。"德戡曰:"同相憂,當共為計取。驍果若走,可與俱去。"虔通等曰:"誠如公言,求生之計,無以易此。"因遞相招誘。又轉告內史舍人元敏、鷹揚郎將孟秉,符璽郎李覆、牛方裕、直長許弘仁、薛良,城門郎唐奉義,醫正張愷等,日夜聚博,約為刎頸之交,情相款暱,言無迴避,於座中輒論叛計,並相然許。時李孝質在禁,令驍果守之,中外交通,所謀益急。趙行樞者,樂人之子,家產鉅萬,先交智及,勳侍楊士覽者,宇文甥,二人同告智及。智及素狂悖,聞之喜,即共見德戡,期以三月十五日舉兵同叛,劫十二衞武馬,虜掠居人財物,結黨西歸。智及曰:"不然。當今天實喪隋,英雄並起,同心叛者已數萬人,因行大事,此帝王業也。"德戡然之。行樞、薛良請以化及為主,相約既定,方告化及。化及性本駑怯,初聞大懼,色動流汗,久之乃定。
  • 3.    《隋書》:化及至城門,德戡迎謁,引入朝堂,號為丞相。令將帝出江都門以示羣賊,因復將入。遣令狐行達弒帝於宮中,又執朝臣不同己者數十人及諸外戚,無少長害之,唯留秦孝王子浩,立以為帝。十餘日,奪江都人舟楫,從水路西歸。至顯福宮,宿公麥孟才、折衝郎將沈光等謀擊化及,反為所害。化及於是入據六宮,其自奉養,一如煬帝故事。每於帳中南面端坐,人有白事者,默然不對。下牙時,方收取啓狀,共奉義、方裕、良、愷等參決之。行至徐州,水路不通,復奪人車牛,得二千兩,並載宮人珍寶。其戈甲戎器,悉令軍士負之。道遠疲極,三軍始怨。德戡失望,竊謂行樞曰:"君大謬誤我。當今撥亂,必藉英賢,化及庸闇,君小在側,事將必敗,當若之何?"行樞曰:"在我等爾,廢之何難!"因共李本、宇文導師、尹正卿等謀,以後軍萬餘兵襲殺化及,更立德戡為主。弘仁知之,密告化及,盡收捕德戡及其支黨十餘人,皆殺之。引兵向東郡,通守王軌以城降之。
  • 4.    《隋書》:元文都推越王侗為主,拜李密為太尉,令擊化及。密遣徐勣據黎陽倉。化及渡河,保黎陽縣,分兵圍勣。密壁清淇,與勣以烽火相應。化及每攻倉,密輒引兵救之。化及數戰不利,其將軍於弘達為密所擒,送於侗所,鑊烹之。化及糧盡,渡永濟渠,與密決戰於童山,遂入汲郡求軍糧,又遣使拷掠東郡吏民以責米粟。王軌怨之,以城歸於李密。化及大懼,自汲郡將率眾圖以北諸州。其將陳智略率嶺南驍果萬餘人,張童兒率江東驍果數千人,皆叛歸李密。化及尚有眾二萬,北走魏縣。張愷等與其將陳伯謀去之,事覺,為化及所殺。腹心稍盡,兵勢日蹙,兄弟更無他計,但相聚酣宴,奏女樂。醉後,因尤智及曰:"我初不知,由汝為計,強來立我。今所向無成,士馬日散,負殺主之名,天下所不納。今者滅族,豈不由汝乎?"持其兩子而泣。智及怒曰:"事捷之日,都不賜尤,及其將敗,乃欲歸罪。何不殺我以降建德?"兄弟數相鬥鬩,言無長幼,醒而復飲,以此為恆。其眾多亡,自知必敗,化及嘆曰:"人生故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於是鴆殺浩,僣皇帝位於魏縣,國號許,建元為天壽,署置百官
  • 5.    《隋朝》:攻元寶藏於魏州,四旬不克,反為所敗,亡失千餘人。乃東北趣聊城,將招攜海曲諸賊。時遣士及徇濟北,求饋餉。大唐遣淮安王神通安撫山東,並招化及。化及不從,神通進兵圍之,十餘日不克而退。竇建德悉眾攻之。先是,齊州賊帥王薄聞其多寶物,詐來投附。化及信之,與共居守。至是,薄引建德入城,生擒化及,悉虜其眾。先執智及、元武達、孟秉、楊士覽、許弘仁,皆斬之。乃以轞車載化及之河間,數以殺君之罪,並二子承基、承趾皆斬之,傳首於突厥義成公主,梟於虜庭。士及自濟北西歸長安。
  • 6.    《隋書·列傳五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3-15]
  • 7.    《隋書·列傳第二十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9-22]
  • 8.    《隋書·列傳第三十五》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9-22]
  • 9.    《舊唐書·列傳第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05]
  • 10.    《舊唐書·本紀第三·太宗下》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3-15]
  • 11.    隋唐英雄宇文化及扮演者  .電視指南網[引用日期2013-09-12]
  • 12.    資料:《隋唐演義》主角-徐少強飾宇文化及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3-09-12]
  • 13.    《大唐雙龍傳》尤勇飈反派戲 做演員就要挑戰  .搜狐網[引用日期2013-09-14]
  • 14.    高文德主編.《中國少數民族史大辭典》:吉林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900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