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光第

(清末維新派政治家、詩人、戊戌變法時期重要人物、戊戌六君子之一)

編輯 鎖定
劉光第(1859年—1898年9月28日),字裴邨,漢族,四川省自貢市富順縣趙化鎮人,清末維新派政治家、詩人、戊戌變法時期重要人物、戊戌六君子之一。
光緒九年(1883年)中癸未科殿試二甲第八十八名進士,授刑部候補主事。 [3]  [6] 
任京官期間,雖生活清貧,但廉潔自律,一塵不染。敬業勤慎,政績甚佳。公餘閉門讀書,不事權貴。儘管自己官聲頗好,升遷無礙,但見國難當頭,常自憂慮,以致缺眠少食。思救國救民之策,非改革弊政,興新學、行新政不可。 [4-5]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9月5日,光緒下詔賞他與譚嗣同楊鋭林旭四人四品卿銜,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參預新政。政變發生,四章京及康廣仁楊深秀同被捕,於9月28日(舊曆八月十三日)被殺害於菜市口,史稱“戊戌六君子”。
先葬於四川省富順縣趙化鎮羅漢寺,後遷葬於富順縣城西湖旁五府山上。
中文名
劉光第
外文名
Liu Guangdi
別    名
劉裴邨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籍    貫
四川省富順縣趙化鎮
出生日期
1859年
逝世日期
1898年9月28日
職    業
愛國詩人
主要成就
戊戌六君子”之一
戊戌變法
出生地
四川省自貢市富順縣趙化鎮
代表作品
《衷聖齋文集》
《衷聖齋詩集》
祖    籍
福建省武平縣湘店鄉湘湖村

劉光第人物生平

編輯

劉光第早年仕途

五府山劉光第紀念像 五府山劉光第紀念像
劉光第幼年時,父死家貧,母親王氏在艱難竭蹶中,咬牙送子讀書。雖然家裏窮得每天只能買三文錢豆渣作菜,但她仍對劉光第督學極嚴,劉光第亦發憤讀書,往往是三更回家,雞鳴即起。光緒六年(1880年),二十一歲的劉光第參加縣考,為案首(童子試第一名),得到縣官陳錫囹的賞識和幫助,得以繼續攻讀,遊學於成都錦江書院。二十三歲中舉人,二十四歲中進士,授刑部廣西司主事。
劉光第在刑部供職達十餘年。此間,他在北京南西門外修復了一座廢圃和幾間舊舍作為寓所。那裏風景誘人,屋外柳樹下有一醴泉,泉水清澈如珠,蜂蝶翩翩而至,環境十分幽靜。劉光第居此期間,除上班例行公事外,不交往權貴,不應酬筵席,常是閉門讀書,埋頭著作。在刑部任職十多年,京中知道他的人還很少。當時刑部受賄成風,劉光第卻從不接受,而且辦事十分謹慎,一絲不苟。一次,刑部司寇因受賄某案.要他“枉法之”,遭到拒絕,因而得罪了上司,失去升官的機緣。這使劉光第看清了朝政的腐朽。

劉光第力推變法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二月,以康有為、梁啓超為代表的變法維新運動,經過兩年多的醖釀逐漸走向高潮。康有為發起成為以救亡圖存為宗旨的“保國會”,劉光第偕同友人楊鋭等欣然前往參加。四月十三日(6月11日),光緒帝在維新派的推動下,下詔“明定國是”,命康有為參贊新政,開始變法。七月,湖南巡撫陳寶箴以“器識宏遠,廉正有為”,向光緒帝保薦劉光第。在召見時,劉光第向光緒帝力陳“國勢艱危,與中外積弊,非力矯冗濫,無以圖治”的變法主張,對論詳直,為光緒帝所賞識。次日,光緒帝授予劉光第四品卿銜,軍機章京行走,與譚嗣同楊鋭林旭合稱“軍機四卿”,參與維新新政,總攬朝廷的納諫大權。
這時的軍機處,實際上成了變法維新的參謀部。當時光緒帝變法之心甚切,下詔求言,廣開言路。因此,每日上奏的條陳多達數百起。劉光第與譚嗣同同值一班,整日批閲奏文,擬出處理意見呈光緒帝裁奪。在維新派的輔佐下,光緒帝頒佈了“裁官、汰冗、節費、練兵、改科舉之舉,弛八旗之禁”等涉及政治、經濟、軍事、教育諸方面一系列詔書,以“決去雍弊”,使得“民心大振”。

劉光第無力迴天

維新變法觸犯了以慈禧太后為首的頑固派利益,朝廷內部鬥爭加劇。劉光第目睹“國脈一絲懸鬼手”的朝局,深感“親貴握權,母后掣時”的嚴重性。他一方面憎恨以慈禧為首的守舊勢力,欲擺脱“當關老虎”,希望變法儘早獲得成功;一方面又想在激烈的政治漩渦中潔身自好。他在寫給弟弟的信中,就曾談到由於自己居官清廉,不接受官場風行的“炭別’一類賄賂,而在爭權奪利的朝廷中處境困難的事。他説,軍機處官員每年可分銀五百兩(貪婪者遠不止此),而他不願分一文,往年倒賠之數尚小,現在“每年須於賠五百金”。又談到在為軍機處領班的親王做壽時,同僚們都去祝賀,惟他不往。他早有“罷去返鄉井”的打算,只是苦於無錢,而“現在皇上奮發有為,改圖百度”,變法尚有一線希望,自己又受到信住,因此“急切不忍去耳”。
七月二十六日(9月11日),湖南守舊黨曾廉康有為梁啓超羅織了很多罪狀,謂之“叛逆”,上書請殺。光緒帝交譚嗣同按條駁斥。譚嗣同表示願“以百口保康、梁之忠,若曾廉之言屬實,臣嗣同請先坐罪”。劉光第在一旁見了,也挺身而出,在譚嗣同的駁語後寫上“臣光第亦請先坐罪”。對於這事,梁啓超後來專門談過。他説;“裴村之在京師,閉門謝客,故過從希焉。南海先生則未嘗通拜答,但於保國會識一面。而於曾廉之事,裴村以死相救。嗚呼,真古之人哉!古之人哉!”

劉光第慷慨就義

光緒二十三年(1898年)八月初六(9月21日),由於袁世凱的出賣,慈禧太后採取突然襲擊,將光緒帝軟禁起來,並用皇上的名義發佈詔書,開始大肆搜捕和屠殺維新派。三天後,劉光第在軍機處被捕入獄。他堅信自己的事業是正義的,神態自若。翌日,在京做官的四川人聯名“具疏”,要求釋放劉光第、楊鋭等人。刑獄因獄詞未具,欲審不能,見此着了慌。
八月十三日(9月28日),未加審訊,慈禧就下即行處斬之命。劉光第提出強烈抗議:“未訊而誅,何哉?”在去刑場的路上,他嘆息説:“吾屬死,正氣盡!”臨刑時,他又一次提出質問:“祖制雖強盜臨刑呼冤,當復訊。吾輩縱不足惜,如國體何?如祖制何?”監斬者無言以對。文質彬彬的劉光第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顯得異常頑強堅定。劊子手強按他跪下;他崛立不從,“神氣衝夷,淡定如平日”。受刑後,頭被砍了,身軀還“挺立不化’。圍觀的羣眾莫不為之驚心動魄,有的甚至拿出香蠟紙燭為他招魂。
劉光第死後,鄉人把他的靈柩寄放在蓮花庵內,外省來弔唁的人數以百計,京城的弔唁者更多。人們都説“劉君不死”,看到他家十分窮困,紛紛捐款贈物,其中有個不知名的弔唁者,留下銀子百兩而暗暗離去。

劉光第文學成就

編輯
劉光第自幼喜愛文學,著有《衷聖齋文集》和《衷聖齋詩集》。“衷聖齋”為劉光第自命之名。經後人增補,共收錄有包括家傳、墓誌、遊記、雜感等在內的散文54篇,詩歌260首。據説劉光第常常是“積稿逾尺厚”,他自己生前也説“新詩滿竹樹,未肯與人傳”,可知其作品散佚者甚多。
劉光第最喜讀杜甫、韓愈的詩,也擅長於作詩,其風格在韓、杜之間,題材以詠誦自然風光和感慨時事為多。他熱愛故鄉。巴蜀的津渡、幽林、古松、寺閣,以及生長在那裏的蜻蜓、松鼠、八哥等,都成了他歌詠的對象。他留下的描寫號稱天下獨秀的峨眉山的詩就有四十餘首,其中《峨眉最高頂》寫道:“白龍地上走輕雷,萬瓦如霜日照開。詩客人天爭秀骨,神僧埋地結真胎。三秦鳥道衣邊接,六詔蠻雲杖底來。南北風煙通一氣,雪山西望是瑤台。”他漫遊過許多地方,在他的眼底,瑰麗的山河就是祖國的化身,而祖國河山,處處使他激動。面對大好河山被帝國主義的侵略所蹂躪,他的心在痛哭。他在《上鮑爵帥春霆時方大修第》詩中寫道:“將星耿耿鍾夔嶽,時局艱難待枕戈。臣子傷心在何處?圓明園外野煙多。”深沉地表達了在祖國危難之際的一顆與祖國同呼共吸的“臣子”之心,他的《夢中凡》《遺憤》等詩,既對國外反動派的侵略本性以無情揭露,又對導致祖國倍受凌辱的國內反動勢力以詛咒,無不洋溢着他的拳拳愛國之心。

劉光第治學嚴謹

編輯
劉光第治學嚴謹,“醇粹嚴肅”。為文學昌黎,説理透徹,“氣骨森辣”,文筆洗練犀利。他還書法學顏真卿,練得一手好字,“時輩難於抗手”。

劉光第人物軼事

編輯
當劉光第的靈柩運回四川船過三峽時,沿江人民結隊相送,各碼頭紛紛燃香設供,臨江祭奠。沿岸縴夫,自動幫助拉船,有時多達兩百餘人。由瀘州轉沱江,到達他的家鄉富順縣趙化鎮,家鄉人民家家執香祭奠,人人戴孝痛哭。從全省各地趕來弔唁的人,絡繹不絕。公祭文中有這樣的話:“漢唐遺穢,邦國其懷!溝壑能填,白刃已蹈。”意即:慈禧真像呂后、武則天那樣亂國亂政,殺戮忠良,而為了正氣,志士仁人甘願灑熱血拋頭顱鬥爭下去。在那樣的時代下,一個小鎮的人民能這樣自發地為劉光第舉行盛大的追悼會,敢説敢言,既是四川近代史上的壯舉,也充分表明“劉君不死”。

劉光第墳墓

編輯
劉光第墓 劉光第墓
劉光第墓,原在趙化鎮羅漢寺,1984年,經自貢市人民政府批准,將劉光第先生骨殖遷葬於縣城五府山革命烈士陵園後,供後人憑弔。由趙樸初為劉光第墓題寫了墓碑。

劉光第代表詩作

編輯

劉光第夢中

夢中失叫驚妻子,橫海樓船戰廣州。五色花旗猶照眼,一燈紅穗正垂頭。
宗臣有説持邊釁,寒女何心泣國仇。自笑書生最迂闊,壯心飛到海南陬。

劉光第望峨嵋山

插天菡萏是疑非,萬古名山布跡歸。香象渡河騰白足,澹峨江影照青衣。
寸心塵外尋煙客,一笑雲端見王妃。綽約何人説冰雪,始知莊叟意深微。

劉光第人物評價

編輯
梁啓超為之作傳,康有為為之作輓聯,稱“孤旌特表六人中”。而其他人士,亦予其高度評價:“政府寮友見者,謂君子於政事無新舊畛域,斟酌最平允焉。 ” [1-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