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韋堅

(唐代大臣)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韋堅(?~746年),字子金,京兆萬年(今陝西省西安市)人。唐朝時期大臣,兗州刺史韋元珪之子。
以門蔭入仕,起家秘書丞,拜長安令,頗有才幹,妹妹為唐肅宗第一任太子妃天寶元年(742年),擢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開鑿廣運潭,便利物資運輸,利國利民,得到唐玄宗嘉獎,授銀青光祿大夫、左散騎常侍天寶三年,兼任御史中丞,守刑部尚書,封韋城縣開國男,結交宰相李適之,存在入朝為相的機會。
天寶五載,夜會河西節度使皇甫惟明,遭到宰相李林甫彈劾與誣陷,貶為縉雲太守,再貶江夏員外別駕,免官長流嶺南,坐罪賜死。
本    名
韋堅
字    號
字子金
所處時代
唐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京兆萬年
去世時間
746年
主要成就
開鑿廣運潭 唐肅宗舅兄
官    職
長安令 陝郡太守 御史中丞 刑部尚書
爵    位
韋城縣開國男

韋堅人物生平

編輯
天寶元年(742年),擢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時渭水曲折淤淺,不便漕運,主持徵調民工,在咸陽堵塞渭水為堰以絕灞滻二水,向東作一條與渭水平行的渠道,在華陰縣永豐倉附近復與渭水匯合,又在禁苑之東築望春樓,下鑿廣運潭以通漕運,使每年至江淮載貨之船舶在潭中集中,藉以取得皇帝之歡心。後升兼江淮南租庸、轉運、處置等使,又兼御史中丞。後為李林甫所諂,長期流放嶺南遭到殺害。

韋堅主要成就

編輯
開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曾任長安縣令,才能出眾,辦事精明。後負責轉運從江淮調入京兆的糧食財帛,因指揮管理得當,損耗大減,擢任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當時江淮糧食由水路運抵永豐倉(今陝西華陰)後,再經由渭河水運或陸路轉運長安,因渭河水淺灘多,運輸困難,韋堅在漢代漕渠和隋代廣通渠基礎上重新修築漕渠,在禁苑以東長樂坡下引滻河水建廣運潭為碼頭,使潼關西來的船隻可以直駛廣運潭中、望春樓下。此工程溝通了南北交通,使京城長安可以通過華陰、陝州、洛陽一線,與以大運河為主幹的全國漕運網有機地連成一個整體,無論在經濟上、軍事上,還是在政治上,都具有重大的意義。經改造後,每年漕運糧食可達200餘萬石,比原先增加10倍。玄宗擢升韋堅為左散騎常侍,併兼任江南和淮南租庸轉運處置等使。天寶三年(公元744年)正月,加授御史中丞。後遭李林甫陷害流貶被殺。

韋堅親屬成員

編輯
父親:韋元珪,銀青光祿大夫、兗州刺史、宗正卿。
妻子:姜氏,楚國公姜皎之女。
姐姐:韋氏,嫁給惠宣太子李業
妹妹:韋氏,嫁給唐肅宗李亨,生兗王李僴、絳王李佺(quán)、永和公主永穆公主
弟弟:韋蘭,將作少匠;韋芝,鄠縣令、兵部員外郎
兒子:韋諒,河南府户曹參軍。

韋堅史書記載

編輯
《舊唐書 韋堅傳》
韋堅,京兆萬年人。父元珪,先天中,銀青光祿大夫。開元初,兗州刺史。堅姊為贈惠宣太子妃,堅妻又楚國姜皎女,堅妹又為皇太子妃,中外榮盛,故早從官敍。二十五年,為長安令,以幹濟聞。與中貴人善,探候主意。見宇文融楊慎矜父子以勾剝財物爭行進奉而致恩顧,堅乃以轉運江淮租賦,所在置吏督察,以裨國之倉廩,歲益鉅萬。玄宗以為能。
天寶元年三月,擢為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自西漢及隋,有運渠自關門西抵長安,以通山東租賦。奏請於咸陽渭水作興成堰,截灞、滻水傍渭東注,至關西永豐倉下與渭合。於長安東九里長樂坡下、滻水之上架苑牆,東面有望春樓,樓下穿廣運潭以通舟楫,二年而成。堅預於東京、汴、宋取小斛底船三二百隻置於潭側,其船皆署牌表之。若廣陵郡船,即於栿背上堆積廣陵所出錦、鏡、銅器、海味;丹陽郡船,即京口綾衫段;晉陵郡船,即折造官端綾繡,會稽郡船,即銅器、羅、吳綾、絳紗;南海郡船,即玳瑁、真珠、象牙、沉香;豫章郡船,即名瓷、酒器、茶釜、茶鐺、茶碗;宣城郡船,即空青石、紙筆、黃連;始安郡船,即蕉葛、蚺蛇膽、翡翠。船中皆有米,吳郡即三破糯米、方丈綾。凡數十郡。駕船人皆大笠子、寬袖衫、芒屨,如吳、楚之制。先是,人間戲唱歌詞雲:“得丁紇反體都董反紇那也,紇囊得體耶?潭裏船車鬧,揚州銅器多。三郎當殿坐,看唱《得體歌》。”
開元二十九年,田同秀上言“見玄元皇帝,雲有寶符在陝州桃林縣古關令尹喜宅”,發中使求而得之,以為殊祥,改桃林為靈寶縣。及此潭成,陝縣尉崔成甫以堅為陝郡太守鑿成新潭,又致揚州銅器,翻出此詞,廣集兩縣官,使婦人唱之,言:“得寶弘農野,弘農得寶耶!潭裏船車鬧,揚州銅器多。三郎當殿坐,看唱《得寶歌》。”成甫又作歌詞十首,白衣缺胯綠衫,錦半臂,偏袒膊,紅羅抹額,於第一船作號頭唱之。和者婦人一百人,皆鮮服靚妝,齊聲接影,鼓笛胡部以應之。餘船洽進,至樓下,連檣彌亙數里,觀者山積。京城百姓多不識驛馬船牆竿,人人駭視。
堅跪上諸郡輕貨,又上百牙盤食,府縣進奏,教坊出樂迭奏。玄宗歡悦,下詔敕曰:
古之善政者,貴於足食,欲求富國者,必先利人。朕關輔之間,尤資殷贍,比來轉輸,未免艱辛,故置比潭,以通漕運。萬代之利,一朝而成,將允葉於永圖,豈苟求於縱觀。其陝郡太守韋堅,始終檢校,夙夜勤勞,賞以懋功,則惟常典。宜特與三品,仍改授三品京官兼太守,判官等並即量與改轉。其專知檢校始末不離潭所者並孔目官,及至典選日,優與處分,仍委韋堅具名錄奏。應役人夫等,雖各酬傭直,終使役日多,並年度地税。且啓鑿功畢,舟楫已通,既涉遠途,又能先至,永言勸勵,稍宜甄獎。其押運綱各賜一中上考,準前錄奏。船伕等宜共賜錢二千貫,以充宴樂。外郡進上物,賜貴戚朝官,賜名廣運潭
時堅姊故惠宣太子妃亦出寶物供樓上鋪設,進食竟日而罷。
李林甫以堅姜氏婿,甚狎之。至是懼其詭計求進,承恩日深,堅又與李適之善,益怒之,恐入為相,乃與腹心構成其罪。四月,進銀青光祿大夫、左散騎常侍、陝郡太守、水陸轉運使,勾當緣河及江淮南租庸轉運處置使並如故;又以判官元捴、豆盧友除監察御史。三年正月,堅又加兼御史中丞,封韋城縣男。九月,守刑部尚書,奪諸使,以楊慎矜代之。
五載正月望夜,韋堅與河西節度、鴻臚卿皇甫惟明夜遊,同過景龍觀道士房,為李林甫所發,以堅戚里,不合與節將狎暱,是構謀規立太子。玄宗惑其言,遽貶韋堅為縉雲太守,惟明為播川太守。尋發使殺惟明於黔中,籍其資財。六月,又貶堅為江夏員外別駕。又構堅與李適之善,貶適之為宜春太守。七月,堅又長流嶺南臨封郡,堅弟將作少匠蘭、鄠縣令、兵部員外郎芝、堅男河南府户曹諒並遠貶。至十月,使監察御史羅希奭逐而殺之,諸弟及男諒並死。堅妻姜氏,冰林甫以其久遭輕賤,特放還本宗。倉部員外郎鄭章貶南豐丞,殿中侍御史鄭欽説貶夜郎尉,監察御史豆盧友貶富水縣尉,監察御史楊惠巴東尉,連累者數十人。又敕嗣薛王李琄夷陵郡員外別駕長任,其母隨男出任;女婿新貶巴陵太守盧幼林長流合浦郡。肅宗時為皇太子,恐懼上表,稱與新婦離絕。七載,嗣薛王李琄停放,仍於夜郎郡安置,其母亦勒令隨男。韋堅貶黜後,李林甫諷所司發使於江淮、東京緣河轉運使,恣求堅之罪以聞,因之綱典船伕溢於牢獄,郡縣徵剝不止,鄰伍盡成裸形,死於公府,林甫死乃停。

韋堅藝術形象

編輯
2017年電視劇《大唐榮耀》:賀鏹飾演韋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