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壽昌

(清末民初翻譯家、官員)

編輯 鎖定
王壽昌(1864-1926),字子仁,號曉齋福建閩縣(今屬福州市區)人,清末民初翻譯家、官員、文人。
中文名
王壽昌
別    名
王子仁,王曉齋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864年
逝世日期
1926年
畢業院校
馬尾船政學堂、法國巴黎大學
職    業
翻譯家、官員、文人
出生地
閩縣(今福州)
代表作品
《巴黎茶花女遺事》、《曉齋遺稿》

王壽昌生平簡介

編輯
王壽昌14歲考入福州馬尾船政前學堂製造班,是該班第三屆畢業生。1885年4月以優異成績被選送法國巴黎大學,攻讀法律兼修法文。6年學習期間,他考試成績名列前茅。1891年畢業回國。面對朝政日非,內外交煎,雖有專才,學非所用,亦難施展,王壽昌壯志難酬。他只好先回母校馬尾船政學堂任法文教師,後到天津洋務局,任奉天軍署翻譯。1898年清政府創辦京漢鐵路,向法國借款。1911年王壽昌被調為會辦任總翻譯。在與法國借款交涉中,他為維護祖國的主權,不遺餘力,運用近代國際外交知識,以減少權利損失。鐵路建成後,王壽昌調任湖北交涉使漢陽兵工廠總辦(廠長),特為湖廣總督張之洞所器重。後充經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及三省鐵路學校校長。 [1] 
民國元年(1912年)春,王壽昌回福州,任福建省交涉司司長,負責對外交涉事務。在任13年中,他工作認真負責,每與外國人來往,皆無損國體。後被人排擠,復任馬尾船政局法文教師。 [1] 
王壽昌為人豪爽慷慨,富於情感,待人誠懇。他不但法律、法語精通,中文造詣也較高。日常好旅遊、置書、練字、寫詩、作畫,被譽為“詩書畫三絕”。 [1] 
王壽昌 王壽昌
王壽昌於民國初回到福州後,業餘時間以文會友,廣交鄉土文化人,經常邀文友來到其居住的“光福山房”聚會。當年有名儒陳衍解元鄭孝胥、摯友高鳳岐、親家何振岱,還有同譯《茶花女》的林紓等名人。他們對被譽為“詩書畫”三絕的王壽昌都十分尊重,經常來到山房,開展各種文化活動。或吟詩作畫,或談古論今,或撫琴抒懷,或舉行筆會等,使沉寂百年的老宅,熱鬧非常,真可謂“進出皆名儒,往來無白丁”。因而,在清末民初,“光福山房”成為福州地方名流、文人墨客、才女雅集聚會之所。 [1] 
王壽昌與林琴南共譯《巴黎茶花女遺事》,早已蜚聲藝林。王壽昌還譯有一冊法國博樂克原著《計學淺訓》,於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由上海商務印書館鉛印發行。這是我國較早的一部有關經濟學的譯著。其身後還有《曉齋遺稿》一冊傳世。此書錄有個人各種見聞,及與嚴復、林紓、高夢旦兄弟、鄭孝胥陳寶琛李拔可陳衍何振岱等人交往的詩文,為研究諸人之可貴資料。“可補吾國史志所未及者”。 [1]  《曉齋遺稿》系其長女王真工楷所書,首冠陳衍何振岱親筆所書二序,末有其侄王景岐從駐挪威大使館寄來之跋,並得李宣龔、林石廬題簽,由商務印書館刊印行世。全書薄薄一冊,印製精美,足堪珍藏。《曉齋遺稿》後來又加印,系鄭孝胥點評本。鄭與王曾在武昌鐵路漢局共事,認為《曉齋遺稿》見地在嚴復之上,文章亦為閩中近人所不及,鄭孝胥親寄商務印書館李宣龔,並匯百元,請將評閲之本再付影印。王壽昌人緣之佳,可見一斑。 [2] 

王壽昌翻譯茶花女

編輯
王壽昌與林紓合譯的《巴黎茶花女遺事》 王壽昌與林紓合譯的《巴黎茶花女遺事》 [1]
王壽昌愛好文學,兼擅詩、書、畫。在法留學期間,他接觸並閲讀了大量西方文學名著。歸國時,帶回小仲馬父子名著等多部法國小説。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初夏,王壽昌在馬江任職時,好友林紓因喪偶,抑鬱寡歡,來到馬江朋友魏瀚家散心解悶。為解其憂鬱,王便主動與林紓談起法國文學,向林介紹了法國小仲馬的名著《茶花女》,並建議與林合譯這本名著。因為林紓不通法語,合作是由精通法語的王壽昌口述原著情節,林紓筆錄的方式完成的。二人合作不到半年時間,此書全部譯完,書名為《巴黎茶花女遺事》。經校對後,這部以文言文譯成的小説就以王、林二人的筆名“曉齋主人”、“冷紅生”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二月在福州首版發行了。此後這部小説風行全國,接着各種版本不斷出現,計有二三十種之多,“國人見所未見,不脛走萬本”,“一時紙貴洛陽”。這本譯作令國人讀後大開眼界,不少讀者為主人公的不幸遭遇灑下同情的淚水。當時嚴復有詩曰:“可憐一卷茶花女,斷盡支那蕩子腸”,就是對此譯作所產生的巨大影響的真實寫照。這本具反封建意義的文言小説,對當時的西方進步文化在中國的傳播起了重要作用。
據説在二人合譯此書過程中,王壽昌每日口譯一小時,林紓筆錄三千字。王口述要意給林紓,再由林紓用生花妙筆把它寫下來,雖然用古文敍述,可是由於精神貫注其中,文筆動人,處處扣人心絃,使讀者神往不已。這精彩的譯文,很大程度上是有賴於王對原文的準確理解。王壽昌不但法語精通,中文造詣也很高,既對小仲馬的小説情節十分熟悉,又富於情感,同情茶花女的遭遇,所以在合譯時,能把原著內容詳盡、動情地口述出來,尤其是對女主人公馬克的心態描述得委婉盡致、如泣如訴,成為林紓傳神而流暢的譯筆不可或缺的前提,使林在筆譯時能夠很好地表達原文的風格神韻,這才有了中國近代文學翻譯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巴黎茶花女遺事》的誕生。

王壽昌家族

編輯
王壽昌 王壽昌 [1]
王壽昌的父親王羹梅為清道光舉人,曾任廣東知府。據《王氏家乘》一書記載,王壽昌有八子四女。八子是王廣、王辛、王鬱、王煒、王勰、王邁、王飛崖、王鐵崖;四女是王燕、王生、王真、王閒。女兒王真、王閒以及兒子王邁少承家學皆有文名,擅詩詞,有《喬倩詩詞》傳世。 [1] 
兄王福昌,字幼石,船政前學堂第二屆畢業,亦留學法國,專習硝藥。1886年回國,任馬尾船政局法文翻譯,惜不永年。王福昌之子王景岐(即王慶驥),字石蓀,清末留學巴黎八載,為法語及國際法專家,民國時期歷任駐外公使。精於詩、書,曾為林紓口譯《離恨天》和《魚雁挾微》二書,著有《流星集》《椒園詩稿》和譯文《不平之鳴》等書,是民國時期著名外交家。王福昌之女王穎是黃花崗英烈方聲洞之妻,早年留學日本,參加孫中山先生組織的中國同盟會,是辛亥革命早期反清鬥爭的志士。方聲洞犧牲後,王穎擔起家庭重擔,含辛茹苦地把革命後代培養成人,成為外交學院的法語教授。民國初年,她在北平宣武門外開了一家長善醫院,掛牌行醫,為創建方聲洞紀念醫院籌集資金而辛勞奔走。兒子方賢旭總是深情地回憶,母親為革命而奔波了一生。 [1] 
王壽昌最小的兒子王鐵崖(即王慶純),早年留學英國,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國際法,後因歐戰返國。是北京大學著名法律教授,任過中國國際法學會會長,國際海牙常設仲裁法院仲裁員,聯合國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法官等諸多重要職務。主編《百科全書法律國際法》,著有《新約研究》《戰爭與條約》《國際法》等多部。王鐵崖是位國際知名法律專家,對我國法律工作的建設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1] 
王壽昌之孫、王鬱(即王慶定)之子王文興,是台灣著名作家。著有《家變》《背海的人》等。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