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彝語

編輯 鎖定
彝語屬於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現行的彝族文字是一種音節文字,現代彝語有六種方言
有的方言雖然差別較大,但都有明顯的共同歷史淵源,一定數量彝語詞彙借鑑了漢語成分。彝語原有一種音節文字,稱為“文”、“韙書”或“羅羅文”、“倮文”、“畢摩文”、“西波文”,通稱老彝文。存在的老彝文大約有一萬多個字形,經常使用的有一千多個。1975年通過了彝 [1]  文規範方案,並開始在四川彝族地區試行。而云南、貴州等廣大彝區則仍然在使用傳統彝文。
中文名
彝語
外文名
Yi language
使用國家
中國
區    域
四川雲南貴州
語    系
漢藏語系
文    字
彝文

彝語分佈

編輯
彝語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中國的彝語,分北部、東部、南部、東南部、西部、中部 6個方言,其中包括5個次方言,即東部方言又分滇黔次方言、滇東北次方言和盤縣次方言;北部方言又分北部次方言和南部次方言。還分25個土語。北部方言分佈在四川大、小涼山地區,東部方言分佈在貴州和雲南東北部,南部方言分佈在雲南和廣西,其餘3個方言都分佈在雲南。使用人口約400萬。彝族原有一種音節文字(也有人認為是表意文字),1956年設計了拉丁字母形式的涼山彝族拼音文字方案。1975年四川涼山彝族地區制訂了四川《彝文規範試行方案》,共確定819個規範彝字,1980年國務院批准在四川彝區推行使用(見彝文)。彝語在國外,主要分佈在緬甸、泰國和越南。

彝語語言特點

編輯
①塞音、塞擦音、擦音分清濁兩套。許多地區的塞音、塞擦音還有帶與不帶鼻冠音的區別。
②除少數方言外,元音一般分鬆緊,但只在某些聲調的音節裏構成對立,如北部方言只在33、44兩調的音節裏對立。③韻母一般由單元音構成,沒有塞輔音韻尾,但泰國碧粟彝語有-p、-t、-k 韻尾。雲南、貴州部分地區有少數複元音、鼻化韻和鼻尾韻。
彝語
彝語(9張)
④有3~5個聲調,調型簡單。
⑤詞序和虛詞是表達語法意義的主要手段,基本語序是主語—賓語—謂語。
⑥名詞、動詞人稱代詞作定語時,在中心詞前;形容詞、數量詞作修飾語時,在中心詞後。有些副詞修飾雙音節中心詞時,在中心詞的兩個音節之間。
⑦量詞豐富,有些方言的量詞能直接修飾中心詞,起後置冠詞的作用。如北部方言量詞起不定冠詞的作用,東部方言部分地區量詞起定冠詞的作用。
⑧有的方言有標誌各種句子成分(包括主語、賓語)的結構助詞。
⑨一部分動詞的自動態和使動態,用輔音清濁交替表示,如威寧彝語ɡu55(穿衣)、ku55(使穿)。
⑩有些方言以謂語動詞、形容詞的重疊、變調錶示疑問, 如涼山彝語 dz嚕33(吃)、 dz嚕44dz嚕33(吃嗎?)?單音的詞和詞根佔優勢;構詞後綴多,前綴少;複合詞多,單純詞少。四音格聯綿詞較豐富。

彝語語音

編輯
①各方言的塞音、塞擦音、擦音都分清濁兩類。北部、東部、東南部方言的部分地區,濁塞音、濁塞擦音還有帶與不帶鼻冠音的區別,如北部方言喜德話b:mb、d:nd、ɡ:嬜ɡ、扷:n扷、唓:n懍、d懍:nd懍。有的方言的邊音、或邊音和鼻音也分清濁兩類。
②東部、東南部兩個方言有舌尖後塞音和鼻音,如威寧有t、th、庽、η庽、η。東南部方言(撒尼話)有小舌音q、 qh、 尣和複輔音t峠、dl。西部方言西山土語有前置喉塞音聲母 妱m、妱v、妱n、妱怱、妱l。
彝語 彝語
③多數方言的元音全部或大部分鬆緊對立。全部對立的,如南部方言峨山話 i:拋、e:廠、a:a、o:o、γ:γ、u:u、嚕:嚕、廞:廞。各方言元音鬆緊與聲調有一定的互相制約關係,如東部方言祿勸話(二區)鬆緊元音只在高平調的音節裏構成對立。有些地方的緊元音有減少或消失現象,如東南部方言文山話(普拉)只有個別元音區分鬆緊;東部方言貴州大部分地區元音已不分鬆緊。
④多數方言的韻母由單元音構成,沒有塞音韻尾。少數方言有複元音和帶鼻音韻尾(或帶半鼻音)的元音,大都出現頻率小,或只用於拼寫漢語新藉詞。
⑤各方言元音音位的對立關係,各具特色,如北部方言大多數地區都有舒唇元音 (一種“次圓唇”的舌尖元音和央元音)與展唇、圓唇元音相對立。東部方言(貴州)u、y,對立。東部、南部、中部 3個方言的部分地區有廞、廞,與嚕、嚕,γ、γ對立。西部方言巍山話a、ɑ對立,u、y 對立,u、揁1)對立。東南部方言?、a或?、ɑ對立。
⑥一般有3~4個聲調, 少數地方(如彌勒、尋甸、姚安)有 5個聲調。調型簡單,多為平調和降調,沒有曲折調。
⑦音節結構的主要形式是:輔音+元音+聲調,元音+聲調。

彝語語法

編輯
彝族風情 彝族風情
①以虛詞和詞序為主要語法手段。語序是:主語—賓語—謂語。名詞和一部分代詞作定語時,在中心詞前。數量詞和形容詞作定語時,在中心詞後。多數方言的否定詞作狀語修飾動詞、形容詞時,在單音的中心詞前、 雙音的中心詞之間。但西部方言的否定詞mα21作狀語修飾雙音形容詞時,一般在中心詞前,也可在某些雙音形容詞之間,如唓u55(快)mα21(不)di21(樂)“不快樂”。介詞一般在賓語後,但在少數方言裏,有的介詞在賓語前,如彌勒話vα33“把”,祿勸話ko32“把”;有的介詞在賓語後,如彌勒話mε55“從”,ɡε33“被”,祿勸話尶a33“讓”,d尶e55“給”。指示代詞一般在名詞中心詞後,數量詞前,但東南部方言宜良話(撒尼)的指示代詞在一定條件下可在名詞前,也可在名詞後。
②量詞很豐富。有的方言裏,量詞可以直接限制名詞,起泛指或定指冠詞的作用,如涼山彝語量詞起不定冠詞的作用;祿勸話量詞起定冠詞的作用。
③少數方言有標誌主語、賓語的助詞。如威寧話有主語助詞o55,彌勒話有賓語助詞lε33。
④各方言還使用某些屈折變化作為表示語法意義的輔助手段,如北部、中部、東南部3個方言謂語動詞、形容詞用重疊、變調手段表示疑問。一部分動詞用輔音清濁交替表示使動和自動的對立。如威寧話ɡu55“穿(衣)”,ku55“使穿”;彌勒話do11“燒”,to55“使燒”。

彝語詞彙

編輯
①各方言間約有40%的同源詞。如“打”:喜德話ndu21,威寧話ndu13,石屏話d廞33,巍山話de21,宜良話d?,姚安話d廞21。
②單音的詞和詞根佔優勢。在單音的詞、詞根基礎上構成的複合詞較多,複音的單純詞很少。在名詞、動詞、形容詞中,並列結構的雙音格和四音格聯綿詞很豐富。這種聯綿詞,一般由同義、近義或反義詞素構成。前後兩部分並立對稱,詞義一般較構成它的詞素的綜合意義更為概括。如涼山彝語`ɡu21ɡa33“道路”,vi55奞徲vi55ɡa33 “衣服”。四音格是雙音格的擴展形式,按結構分為4~6種類型, 如祿勸話形容詞四音格分為AABB、ABAC、ABCB、ABCC、ABCD5種類型。
③各方言詞彙體系中, 狹義的分名多於共名。分名分異根、同根兩類。異根狹義詞如祿勸話mu21“(麪粉)細”,堭h廞33b“(棍)細”,a55va33t廠“細緻”,怱i33mγ21“(皮膚)細”。同根狹義詞如涼山彝語宨徲pa33pa33“(人)黃”,宨徲44ko33ko33“(火)黃”,宨徲奞徲奞徲“(草)黃”,宨徲44nd懍e33nd尶e33“(星)黃”。
④雲南、貴州各方言中漢語藉詞比涼山彝語多。

彝語調查研究

編輯
彝語調查研究,是弄清地名的來歷、含義及演變的主要途徑,這是方法問題,對彝族語地名,尤為重要。
彝族節日 彝族節日
歷代地方誌中,對地名的記錄又比較多的,如《漢書·地理志》、《水經注》、《讀史方輿紀要》等,都記述了很多地名資料,這是從事地名工作的寶貴資料。然而,上述種種資料更多的是歷史地名,即漢語地名,對民族語地名特別是彝族語地名,接觸到的很少很少。
楚雄市地名總數4472條,其中彝族語地名782條。這麼多的彝語地名,在地名普查中,只查清了433條。未查清的349條地名,要按質按量完成《楚雄市地名志》的編纂,必然是一句空話。書本上又沒有,當然只有田野考察,向羣眾瞭解。
在實踐中,十二字的調查方法,即看“其字,酌其音,察其實,明其義”。工作中曾碰到這樣兩條地名,非常有趣。一條是“兆吉村”。鄉里填寫的普查表上説"古時就叫兆吉村,21世紀還叫兆吉村。上報普查成果時,當然只能空白。到了編纂地名志時,就不能再空白了。於是就按“兆吉”這字音,仔細斟酌可能是那兩個音,先考慮語音還原的問題。辨認為叫兆可能是柞的轉音轉寫,“吉”可能是“基”的轉音轉寫。彝語,“作基”意即“山樑邊的箐”。請教在市政府工作的彝族同志,也確認無誤。到實地一看,確實也象,這是一個坐落在山箐邊的村子。可是村中老人既不同意是彝語地名,也説不出所以然。後來在另一位老人的指點下,察看了村中古墓,地名方才明白,原來:此村始祖名叫尹肇基,系江西吉安府安福縣五十一都人氏,明朝隨軍雲南,官至迤西道台,卸任後定居該地,人們以其名“肇基”為村名。墓碑上還刻着尹氏二十三代子孫的字輩名字。此墓重修於清光緒十九(公元1893)年。因年代遠久、缺乏文化,兼之二十多年不掃墓,人們便把此事遺忘了,第一任年輕的小隊會計寫不來“肇基”二字,便用“兆吉”代替,通過實地考察,更正了用字,含義自然也就清楚了。
在處理兆吉這條地名之後,另外幾條地名也產生了聯想,提出問號,經過複查之後,多數還是合乎實際的,只有“櫻桃”一名有出入。櫻桃村,原為“因有櫻桃樹而名”。經過實地調查,大誤。“櫻”為“衣”之轉音轉譯,“桃”為“塔”的轉音轉寫。“衣塔”:彝語,衣:水;塔:松樹。意為松樹林旁有水的地方。在實踐中,進一步認識到地名普查十二字口訣,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特別是疑難地名,少了一環,往往貽誤。

彝語語言避諱

編輯

彝語畏懼事項

彝族人認為人的生老病死跟自然界的各種神靈和自己的先人有密切關係。一旦有人得病,一般都請畢摩翻經書或占卜問卦,畢摩會針對病人採取相應的除病儀式來為病人治病。在所有病症中,人們最畏懼的是 “麻風病”、“結核病”和 “狐臭”。罵人為 “麻風病患者”和“瘦死病患者”是氣急之後最極端和解恨的言語,因此而拳腳相向造成惡性衝突的事屢見不鮮。於是彝族在日常生活和交往中最忌諱用這些語彙,而用“不好”、“有兇鬼”、“沒有眉毛”等語彙來稱呼“麻風病”。用“背了壞東西”、 “病程長”等語彙來稱呼 “瘦死病”。用 “帶蒜葱”、“有鼻子”和“有鼻子親戚”等語彙來稱呼“狐臭”。
涼山彝族忌諱無故唉聲嘆氣,忌諱無故哭喪、晚上打口哨、夜晚快速答應呼叫;忌諱用“雷劈”、 “猝死”、 “非正常死亡”、“砍腦袋”等不吉利的詞罵人。認為晚上打口哨會招惹上孤魂野鬼,夜晚鬼魂有時會學人叫你的名字,如果你答應,你的靈魂就會被叫走。
涼山彝族對於“死”有很多委婉的表達語彙,人們在日常生活交往中不願直言“死”,剛出生的嬰兒死亡稱“手沒抱”、“事與願違”。小孩夭折稱 “消失”、“不平安”。中年人只要有了後代就跟老年人去世一樣都叫 “老倒了”、“老了”、“跟老祖宗走了”。彝族人傳統上重死不重生,很多人很難準確地説出自己的生日,大概能知道自己的屬相和出生的季節,沒有過生日的習慣。死亡卻被特別看重,葬禮成了各路親戚相互集會和攀比的場所。

彝語嫌惡事項

大庭廣眾忌諱談性、説淫穢語言。與性有關的器官和行為,人們認為直説出來有失體面。彝族人談性色變,爭執雙方即使到了氣急敗壞的地步也不會用與性器官和性活動有關的語詞相互對罵。
在同性夥伴之間,傳承和演繹着不同的性愛故事,互相可以直説各種性器官,但時常也用一些含蓄的語彙指代,如:“黑母雞”指稱女性生殖器,“下面三娘母”統稱男性生殖器。“沙金”指稱精子。但這些委婉含蓄的語彙同樣不能在大庭廣眾應用,只在同性夥伴中間流傳。
彝語表達性行為的動詞,也可以用來表述別的行為動作,如:“吃飯”、“喝酒”等等,為了避諱,生活中很多講究的人都把動詞來用。
夫妻之間的性生活是個人隱私,當某人新婚之際,人們會詼諧地詢問“相互走動了吧”,來試探兩口子之間的性關係。月經用“洗衣服”來指代。社會生活中人們用“不能安家”來委婉代稱陽痿患者。彝族夫妻間不能直呼其名,不能在公眾場合有親密的舉動。
人的排泄物及排泄場所易讓人引起不雅的聯想,彝族人對此也持嫌惡態度。外出解手用“看外面”或“看星星月亮”來代稱。過去因在公眾場合放屁而自盡的事時有發生。
人們通常用“有喜”、“有美事”來代稱懷孕,用“小孩小了”、“得一個小孩了”來代稱生孩子。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