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韓琮

(唐代詩人)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韓琮:生卒不祥,於唐宣宗時出為湖南觀察使,大中十二年(858)被都將石載順等驅逐,之後,唐宣宗不但不派兵增援,支持韓琮消滅叛將,反而指派右金吾將軍蔡襲代韓為湖南觀察使,把韓琮這個逐臣拋棄了。此後失官,無聞。同名清朝官員。
本    名
韓琮
成封
所處時代
唐朝
民族族羣
唐人
主要作品
《露》
《雲》
《風》等
官    職
湖南觀察使等

韓琮唐朝詩人

編輯
韓琮 韓琮
韓琮[唐](約公元八三五年前後在世)字成封,(唐詩紀事作代封,此從新唐書藝文志注及唐才子傳)里居及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文宗太和末前後在世。有詩名。長慶四年,(公元八二四年)登進士第。初為陳許節度判官。後歷中書舍人。大中中,(公元八五三年)仕至湖南觀察使。琮著有詩集一卷,《新唐書藝文志》傳於世。
生卒不祥,於唐宣宗時出為湖南觀察使,大中十二年(858)被都將石載順等驅逐,之後,唐宣宗不但不派兵增援,支持韓琮消滅叛將,反而另派右金吾將軍蔡襲湖南觀察使,把韓琮這個逐臣拋棄了。此後失官,無聞。

韓琮詩詞列表

編輯
韓琮《牡丹》 韓琮《牡丹》
楊柳枝詞》 、《柳》、《二月二日遊洛源》、《駱谷晚望》、《秋晚信州推院親友或責無書,即事寄答》、《公子行》、《京西即事》、《雨》、 《牡丹》、《題圭峯下長孫家林亭》、《詠馬》、《潁亭》、《霞》、《露》、《雲》、《風》、《題商山店》、《興平縣野中得落星石移置縣齋》、 《春愁》、《雜曲歌辭·楊柳枝》、《晚春江晴寄友人》、《暮春送別》、 《駱谷晚望》

韓琮鑑賞辭典

編輯
晚春江晴寄友人
晚日低霞綺,晴山遠畫眉。春青河畔草,不是望鄉時。這首小詩主要寫景,而情隱景中,驅遣景物形象,傳達了懷鄉、思友的感情。在暮春三月的晴江之上,詩人仰視,有落日與綺霞;遙望,有遠山如眉黛;俯察,有青青的芳草。這些物態,高低遠近,錯落有致。情,就從中生髮出來。
韓琮
韓琮 韓琮
首句煉在“低”字。在生活中可觀察到,日低時才見晚霞,日愈落下,霞的位置亦愈低,就是“落霞”。一個“低”字寫出此刻晚日沉沉,含山欲墜;落霞經晚日的金光從下面映射,更顯得色彩斑斕,極為綺麗。晚日與綺霞,兩者相互映襯,相得益彰。次句“遠”字傳神。青山一抹,宛如美人畫眉的翠黛。這一美景,全從“遠”字得來。近處看山,便非這種色調。第三句“青”字最見匠心。這裏“春”下單着一個“青”字,別有韻味。這個“青”與王安石“春風又綠江南岸”的“綠”同一杼軸。王安石的“綠”,由“過、到、入、滿”等經幾次塗改方始得來,足見錘鍊功力。韓琮在此煉得“青”字,早於王安石幾百年,應該説是“先得我心”。正是這個“青”字使全句飛動起來,春風喚醒了沉睡的河畔,吹“青”了芳草,綠油油,嫩茸茸,青氈似地沿着河畔伸展開去。這一盎然春意,多靠“青”字給人們帶來信息。全詩着力點最終落在末句“望”字上。“望”字承前啓後,肩負着雙重任務。前三句的景是在詩人一望中攝取的。由望景聯想到望鄉,望鄉自不免懷舊,所以詩題不僅標出“晚春江晴”,而且綴以“寄友人”。然而詩人為什麼不説“正是望鄉時”,偏説“不是望鄉時”?望景懷鄉,望景懷人,本是常情,但詩人故意不直陳,而以反意出之。正如辛棄疾《醜奴兒》下片中所説的:“而今識得愁滋味,欲説還休;欲説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辛詞不言愁而愁益深,此詩不言望鄉而望鄉之情彌切矣。
全詩四句,有景有情,前三句重筆狀景,景是明麗的,景中的情是輕鬆的。末一句收筆言情,情是惆悵的,情中的景則是迷惘的。詩中除晚日、遠山都與鄉情相關外,見春草而動鄉情更多見於騷客吟詠,如《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等都是。韓琮此詩從“晚日”、“遠山”寫到“春草”,導入“望鄉”,情與景協調一致,顯得很自然。明代謝榛在《四溟詩話》中説:“景乃詩之媒,情乃詩之胚,合而為詩。”斯言可於這首小詩中得到默契。
暮春滻水送別
綠暗紅稀出鳳城,暮雲樓閣古今情。行人莫聽宮前水,流盡年光是此聲。歷來送別詩多言離愁別恨,甚至涕泗交流。韓琮此詩則匠心獨運,撇開柔情,着重摛“古今情”。這就不落俗套,別具新意。
“綠暗紅稀出鳳城”。序值春杪,已是葉茂枝繁,故説“綠暗”;也已花飛卉謝,故説“紅稀”。詩人選用“暗”、“稀”二字,意在以暗淡色彩,隱襯遠行客失意出京,氣氛沉鬱。“鳳城”,指京城。友人辭“鳳城”而去,作者依依惜別,心情很不平靜。
韓琮 詩境 韓琮 詩境
“暮雲樓閣古今情”。當此驪歌唱晚,夕陽銜山之際,引領遙天,“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悠然聯想李、杜二人的深情;瞻望宮殿(“樓閣”一本作“宮闕”),“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油然興起“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的感慨。暮雲中的樓閣又映襯着帝京的繁華,也將慨然勾起“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的惆悵。總之,作者此時腦際翻騰着種種激情──契闊離別之情,憂國憂民之情,以及壯志未酬之情,而這些複雜交織的心情,又都從魏闕灑滿斜暉的暮景下透出,隱然有夕陽雖好,已近黃昏,唐室式微,搖搖欲墜之感。歷代興亡,茫茫百感,一時交集,萃於筆端,俱由這“古今情”三字含藴了。
韓琮
還是這個“古今情”逗出了三、四句的抒情。“行人莫聽宮前水,流盡年光是此聲。”“行人”指面前送別的遠行之人。“宮前水”即滻水。滻水源出藍田縣西南秦嶺,北流匯諸水,又東流入灞水,滻灞合流繞大明宮而過,再入渭水東去,故云。這“不捨晝夜,逝者如斯”的宮前水,潺潺,湲湲,充耳引起遠行人的客愁,所以詩人特地提醒説:“行人莫聽宮前水”。“聽”字表明不忍聽又無法不聽,只好勸其莫聽,何以故?答曰:“流盡年光是此聲”。古往今來,多少有才之人,為跨越宮前水求得功名,而皓首窮經,輕擲韶華;古往今來,多少有為之人,為跨越宮前水乾祿仕進,而拜倒皇宮階下,屈辱一生;古往今來,又有多少有志之人,馳騁沙場,立下不朽功勳,終因庸主不察,奸臣弄權,致使“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而空死牖下。正是這條宮前水,不僅流盡了千千萬萬有才、有為、有志者的大好年光,而且也流盡了腐朽沒落、日薄西山的唐王朝的國運。正如辛棄疾《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中説的:“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辛詞汪茫,韓詩杳渺,其長吁浩嘆,則異曲同工。
這首送別詩之所以不落窠臼,而寫得藴藉含蓄,凝重深沉,在於作者排除了歧路沾巾態,把錯綜複雜的隱情,友情,人世滄桑之情,天下興亡之情,一古腦兒概括為“古今情”,並巧妙地用“綠暗”、“紅稀”、“暮雲”、“宮前水”等衰颯形象掬出,收到了融情於景的藝術效果。詩的結構也是圍繞“古今情”為軸線,首句蓄勢,次句輕點,三、四句濃染。詩意內涵深廣,韻味悠長,令人讀後回味無窮。
駱谷晚望
秦川如畫渭如絲,去國還家一望時。公子王孫莫來好,嶺花多是斷腸枝。韓琮於宣宗時出為湖南觀察使,大中十二年(858)被都將石載順等驅逐,此後失官,無聞。此詩當是其失位還鄉之作。
駱谷在陝西周至西南,谷長四百餘里,為關中通漢中的交通孔道,是一處軍事要隘。詩人晚望於此,有感而吟此詩。
此為緣景遣懷詩。這類詩率多景為賓,情為主,以景起興,以情結景,它藉助眼前實景,抒發內心幽情,越突出景物的瑰麗,越反襯心情的悽婉,細讀自見堂奧。
秦川如畫渭如絲,去國還家一望時。”川,平川。“秦川”,指秦嶺以北古秦地,即今陝西中部,渭水流域大平原。詩人登上駱谷,晚霞似錦,殘陽如血,遠嶺近巒,濃妝淡抹,眼前展現一幅錦山繡水的美麗畫面。“如畫”二字把莽莽蒼蒼的遼闊秦川描繪得斜陽掩映,沃野千里,平疇閃光,叢林生輝。這是廣袤的大景。“如絲”二字又把浩浩滔滔的東流渭水狀寫得長河落日,浮光耀金,萬丈白練,飄浮三秦。這是綿長的遠景。大景與遠景交錯,山光與水色競美,蔚為壯觀。然而這些美景都是詩人站在駱谷“一望”中攝取的,又是在辭帝京、返故里的背景下“一望”見到的,句中特着“去國還家”四字,隱隱透露了詩人是失官還鄉,因而被壯麗河山所激發的豪情,一剎那間又被愁懷淹沒了。下兩句便將此情毫不掩飾地抒寫出來。
“公子王孫莫來好,嶺花多是斷腸枝。” 《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是説王孫出遊,樂而忘返,辜負了家鄉的韶華美景。韓琮反其意而用之,借“公子王孫”來指代宦遊人,實即自指,説自己這次“去國還鄉”還不如“莫來好”。對於遭逐淪落的詩人,這種心境是可以理解的。《漢樂府·隴頭歌》之二所寫“隴頭流水,鳴聲幽咽,遙望秦川肝腸斷絕”,正可移來為韓琮寫照。韓琮的詩情正是由此歌生髮。他雖面臨如畫如絲的秦川渭水,心裏只覺得“嶺花多是斷腸枝”了。據歷史記載,韓琮被石載順驅逐之後,唐宣宗不惟不派兵增援,支持韓琮消滅叛將,反而另派右金吾將軍蔡襲代韓為湖南觀察使,把韓琮這個逐臣拋棄了,怎不倍增其斷腸之慨!
“莫來好”是與“斷腸枝”相因果的。本來“嶺花”並無所謂“斷腸枝”,只因作者成為斷腸人,“嶺花”才幻成了“斷腸枝”。斷腸人對斷腸枝,自然不如莫來好了。
全詩二十八字,並無驚人警語,而自有一種形象意藴,令人迴腸蕩氣,原因在詩家慣用的以樂景寫哀的對比反襯手法,在這裏得到了長足的發揮。你看,起句寫美景,景美得撲人眉宇;收句寫愁腸,腸愁得寸寸欲斷。同一詩境,效果迥異,令人讀來自入彀中。試一口誦心維,景乎,情乎,樂乎,悲乎,似都渾然莫辨了。其點化契機,仍然是“莫來好”三字所導入的一種閒愁美,哀傷美。樂景固然給人以美感,哀景同樣給人以美感。在特定詩境下,先樂後哀,樂中生悲,會更使詩味濃郁,咀嚼甜美。此詩得之。

韓琮代表作品

編輯
卷565_1 「春愁」韓琮
金烏長飛玉兔走,青鬢長青古無有。秦娥十六語如弦,
未解貪花惜楊柳。吳魚嶺雁無消息,水誓蘭情別來久。
勸君年少莫遊春,暖風遲日濃於酒。
卷565_2 「牡丹(一作詠牡丹未開者)」韓琮
殘花何處藏,盡在牡丹房。嫩蕊包金粉,重葩結繡囊。
雲凝巫峽夢,簾閉景陽妝。應恨年華促,遲遲待日長。
卷565_3 「興平縣野中得落星石移置縣齋」韓琮
的的墮芊蒼,茫茫不記年。幾逢疑虎將,應逐犯牛仙。
擇地依蘭畹,題詩間錦錢。何時成五色,卻上女媧天。
卷565_4 「題商山店」韓琮
商山驛路幾經過,未到仙娥見謝娥。紅錦機頭拋皓腕,
綠雲鬟下送橫波。佯嗔阿母留賓客,暗為王孫換綺羅。
碧澗門前一條水,豈知平地有天河。
卷565_5 「風」韓琮
競持飄忽意何窮,為盛為衰半不同。偃草喜逢新雨後,
鳴條愁聽曉霜中。涼飛玉管來秦甸,暗嫋花枝入楚宮。
莫見東風便無定,滿帆還有濟川功。
卷565_6 「雲」韓琮
深惹離情靄落暉,如車如蓋早依依。山頭觸石應常在,
天際從龍自不歸。莫向隙窗籠夜月,好來仙洞濕行衣
春風淡蕩無心後,見説襄王夢亦稀。
卷565_7 「露」韓琮
長隨聖澤墮堯天,濯遍幽蘭葉葉鮮。才喜輕塵銷陌上,
已愁新月到階前。文騰要地成非久,珠綴秋荷偶得圓。
幾處花枝抱離恨,曉風殘月正潸然。
卷565_8 「霞」韓琮
應是行雲未擬歸,變成春態媚晴暉。深如綺色斜分閣,
碎似花光散滿衣。天際欲銷重慘淡,鏡中閒照正依稀。
曉來何處低臨水,無限鴛鴦妒不飛。
卷565_9 「潁亭」韓琮
潁上新亭瞰一川,幾重舊址敞幽關。寒聲北下當軒水,
翠影西來撲檻山。遠目靜隨孤鶴去,高情常共白雲閒。
知君久負巢由志,早晚相忘寂寞間。
卷565_10 「詠馬」韓琮
曾經伯樂識長鳴,不似龍行不敢行。金埒未登嘶若是,
鹽車猶駕瘦何驚。難逢王濟知音癖,欲就燕昭買駿名。
早晚飛黃引同皂,碧雲天上作鸞鳴
卷565_11 「題圭峯下長孫家林亭」韓琮
趙國林亭二百年,綠苔如毯葛如煙。閒期竹色搖霜看,
惜松聲枕月眠。出樹圭峯寒壓坐,入籬沙瀨碧流天。
明知富貴非身物,莫為金章地仙
卷565_12 「牡丹」韓琮
桃時杏日不爭濃,葉帳陰成始放紅。曉豔遠分金掌露,
暮香深惹玉堂風。名移蘭杜千年後,貴擅笙歌百醉中。
如夢如仙忽零落,暮霞何處綠屏空。
卷565_13 「雨」韓琮
陰雲拂地散絲輕,長得為霖濟物名。夜浦漲歸天塹闊,
春風灑入御溝平。軒車幾處歸頻濕,羅綺何人去欲生。
不及流他荷葉上,似珠無數轉分明。
卷565_14 「京西即事」韓琮
秋草河蘭起陣雲,涼州唯向管絃聞。豺狼毳幕三千帳,
貔虎金戈十萬軍。候騎北來驚有説,戍樓西望悔為文。
昭陽亦待平安火,誰握旌旗不見勳。
卷565_15 「公子行」韓琮
紫袖長衫色,銀蟬半臂花。帶裝盤水玉,鞍繡坐雲霞。
別殿承恩澤,飛龍賜渥窪。控羅青褭轡,鏤象碧燻葩。
意氣傾歌舞,闌珊鈿車。袖障雲縹緲,釵轉鳳欹斜。
珠卷迎歸箔,雕籠晃醉紗。唯無難夜日,不得似仙家。
卷565_16 「秋晚信州推院親友或責無書,即事寄答」韓琮
官信安仁拙,書非叔夜慵。謬馳驄馬傳,難附鯉魚封。
萬里勞何補,千年運忝逢。不量橫草力,虛慕入雲蹤。
潔水空澄鑑,持鉛亦礪鋒。月寒深夜桂,霜凜近秋松。
憲摘無逃魏,冤申得夢馮。問狸將挾虎,殲蠆敢虞蜂。
商吹移砧調,春華改鏡容。歸期方畹積,愁思暮山重。
仙鼠猶驚燕,莎雞欲變蛩。唯應碧湘浦,雲落及芙蓉。
卷565_17 「晚春江晴寄友人(一作晚春別)」韓琮
晚日低霞綺,晴山遠畫眉。春青河畔草,不是望鄉時。
卷565_18 「涼州詞」韓琮
樹發花如錦,鶯啼柳若絲。更遊歡宴地,悲見別離時。
卷565_19 「暮春滻水送別(一作暮春送客)」韓琮
綠暗紅稀出鳳城,暮雲樓閣古今情。
行人莫聽宮前水,流盡年光是此聲。
卷565_20 「駱谷晚望」韓琮
秦川如畫渭如絲,去國還家一望時。
公子王孫莫來好,嶺花多是斷腸枝。
卷565_21 「二月二日遊洛源」韓琮
舊苑新晴草似苔,人還香在踏青回。
今朝此地成惆悵,已後逢春更莫來。
卷565_22 「柳(一作和白樂天詔取永豐柳植上苑,時為東都留守)」韓琮
折柳歌中得翠條,遠移金殿種青霄。
上陽宮女含聲送,不忿先歸舞細腰。
卷565_23 「楊柳枝」韓琮
梁苑隋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
那堪更想千年後,誰見楊花入漢宮。
卷565_24 「楊柳枝詞」韓琮
枝鬥纖腰葉鬥眉,春來無處不如絲。
霸陵原上多離別,少有長條拂地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