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臨終詩

(孔融詩作)

鎖定
《臨終詩》是東漢末年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的孔融臨終時所作的一首五言古詩。通過這首《臨終詩》作者總結了其政治教訓,表明了其政治態度,表達了他護漢貶曹的微言深旨和斥讒指佞的激情憤心。
全詩敍喻錯綜,筆法參差多變。用典貼切、靈活,層次井然,表現作者臨危不亂的沉靜心態。 [1-2] 
作品名稱
臨終詩
創作年代
東漢末年
作品體裁
五言古體
作    者
孔融
出    處
古文苑 [3] 

臨終詩作品原文

臨終詩
言多令事敗,器漏苦不密
河潰蟻孔端,山壞由猿穴
涓涓江漢流,天窗通冥室
讒邪害公正,浮雲翳白日
靡辭無忠誠,華繁竟不實
人有兩三心,安能合為一
三人成市虎,浸漬解膠漆
生存多所慮,長寢萬事畢 [4] 

臨終詩註釋譯文

臨終詩詞句註釋

⑴臨終詩:臨終之時所作的詩,也叫絕命詩。
⑵言多令事敗:孔融“坐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常對賓客高談闊論,並數與曹操爭執(見《後漢書》本傳),遂被曹操黨羽郗慮羅織罪名下獄,此即所謂“言多令事敗”也。令,使。“事敗”,指被捕下獄。
⑶器:用具,這裏指容器。苦:苦於。不密:指容器的縫隙處相接不緊密。
⑷河潰:河堤崩潰。蟻孔:螞蟻穴。端:開頭,引申為緣由。《韓非子·喻老》:“千丈之堤,以螻蟻之穴潰。”《後漢書·陳忠傳》:“輕者重之端,小者大之源,故堤潰蟻孔,氣泄針芒。”
⑸壞:崩塌,傾倒。
⑹涓(juān)涓:細水流動的樣子。劉向説苑·敬慎》:“涓涓不壅,將成江河。”江漢:長江和漢水。
⑺天窗:屋頂上用以通風、採光的窗。冥室:光線很暗的房間。冥,昏暗。
⑻讒邪:指喜搞讒誹邪行的人。
⑼翳(yì):遮蔽。《古詩十九首》之一:“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宋玉九辯王逸注:“浮雲行,則蔽月之光;饞佞進,則忠良壅也。”
⑽靡辭:華麗的言辭。《後漢書·孔融傳》載曹操《與孔融書》説到孔融與郗慮不和是“羣小所構”,自稱要破浮華交會之徒。孔融這裏是以路粹誣奏之辭為“靡辭”。
⑾華:同“花”,花多而不結實,即華而不實。竟:終。
⑿兩三心:三心二意,心不齊。此謂人們對維護漢室不是忠貞不二。
⒀安能合為一:《·繫辭上》:“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此反其意而用之。
⒁三人成市虎:典出於《戰國策·魏策》:“夫市中無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謂集市內本來無虎,由於傳説的人多,便令人信以為真。此比喻説的人一多,就能使人認假為真。
⒂浸漬(zì):浸泡。解:溶解,分解。膠漆:膠水和油漆。
⒃慮:思慮,憂愁。
⒄長寢:即長眠,指死亡。 [5] 

臨終詩白話譯文

言語多了會導致事情失敗,容器漏水是由於它不嚴密。
河堤潰決從螞蟻在堤上築巢開始,山陵崩壞從猿猴逃散可以看出。
緩緩細流可匯成長江、漢水,明亮的天窗可把幽深的暗室照亮。
説壞話和不正派會危害公正,漂浮的雲彩能遮蔽住天空的太陽。
華麗的言辭不會有絲毫的誠意,外表華麗紛繁不會有實際的內容。
幾個人有幾條心,又怎能把它們合在一起。
三個人謊報市上有虎,聽者也就信以為真;膠漆長期浸泡在水裏,也會解脱掉的。
一個人活在世上,所憂慮的事情實在太多;只有長眠不醒,才會對萬事毫無知覺。 [6] 

臨終詩創作背景

孔融原為北海相。建安元年(196年),青州袁譚所攻破,城陷出奔。曹操徵他為將作大匠,遷少府,以忤曹操免官。當時,曹操挾天子而令諸侯,而孔融興復漢室的政治態度和剛直不倔的性格為曹操所不容,曾發表一些言論對曹操的一些行為表示不滿,並加以非議和忤逆,終於在建安十三年(208年)被曹操殺害。在身繫囹圄之時,孔融寫下了這首《I臨終詩》。 [3]  [7] 

臨終詩作品鑑賞

臨終詩文學賞析

詩歌開宗明義,沉痛地惋惜“事敗”,即挽救漢王朝的事業到底失敗了。孔融平素“喜誘益後進”,引為奧援。身遭罷黜後仍招納羽翼,“賓客日盈其門”。自稱“昂昂累世士,結根在所固”(《雜詩》),公開植黨與操抗衡。他又生性疾惡如仇,難守緘默,時復對操冷嘲熱諷,“發辭偏宕,多致乖忤”;而且還經常公開炫耀自己“坐上客常滿,尊中酒不空,吾無憂矣”。自己嘴巴活像一個漏器,頻頻漏泄自己的活動信息,隱情溢乎辭表,曹操對此不能不提高警惕和採取對策。器不密則致漏,機不密則害成,事不可能不敗。
“河潰”二句,巧喻雙關。承“器漏”,仍含深自悔尤,引咎切責。蟻孔導致河堤潰決,猿穴引來大山崩壞。多言多失,不慎小節,造成孔穴,留下空於,足以敗亂大事,與此正相類似。更深一層,作者用“山”、“河”二字暗隱漢家山河。螻蟻卑微善鑽,附羶趨利。猿猴能言不離走獸,沐猴而冠,望之不似人君。作者所選取的動物形象,暗比篡漢的野心家,語含譴責,憎惡情烈。
“涓涓不塞,終成江河”(《周金人銘》)。屋頂天窗可以直通青冥幽深。“涓涓”兩句似在警戒自己應當守口防意,謹小慎微;又似在暗示竊國篡位,其來浸漸,跡象可徵。兩解均堪耐人尋繹,似故弄玄虛,有意讓人捉摸不定。
下邊“讒邪”兩句頗為顯露。漢成帝時《黃雀謠》有“邪徑敗良田,讒口亂善人”句,系喻王莽敗壞漢政,飾偽亂真。“讒邪害公正”可能暗引其意。“浮雲翳白日”昭示奸臣蔽君跡象,揭發曹操當權、挾持天子實況。
“靡辭”二句表明自己進盡忠言,吐露詞華;然而聽者逆耳,全無效果。恰如繁花空開,並不結果。又《黃雀謠》中有“桂樹花不實,黃雀巢其顛”之句,據《漢書·五行志》引注謂:“桂赤色,漢家象。花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謂黃,像黃雀巢其顛也。”這裏自不排斥作者對操、莽之間的篡逆陰謀,產生聯想和比附。
“人有”兩句哀嘆滿朝官員,大多二三其德,不能忠於漢室。“道不同,不相為謀”。自己與這幫人並列朝班,無非貌合神離,終必分道揚鑣。此句頗有孤立無援、獨木難支之感。
“三人”兩句,説明流言可畏。城市本無猛虎,但經三人轉述,便可惑亂視聽,何況進讒者如郗慮、路粹之流,又決不止三人;而曹操原本疑忌自己,身遭橫禍註定難免。此句重在説明造謠傳播者多。膠漆一類物質難溶於水,但長期浸漬,同樣也會稀釋離解。此句重在説明中傷由來已久。
於是作者最終以極其沉痛的語調,作無可奈何的結筆。“生存多所慮”,活着倒是千憂百慮,無時或已,不如“長寢萬事畢”,讓身死來解脱苦惱,家事、國事、天下事,一齊都聽任它了結去罷。
全詩敍喻錯綜。或單敍,或先敍後喻,或連續用喻,造成筆法參差多變。引事運典靈活,或隱括,或變用。而以雙關、假託、暗示、含蓄等諷刺藝術手法,揭示曹操篡漢野心。作者持身貞正,志意高邁,秉性剛直,不畏邪惡,幼齡即曾冒死私藏黨人,並與其兄爭承官府罪責。又曾因面斥權貴,幾遭暗殺。詩如其人,讀時如感字裏行間透出一種凜然生氣,故遠非南朝大詩人謝靈運摹擬的《臨終詩》所能企及者。 [8] 

臨終詩名家點評

明代文學家、文學理論學家陸時雍詩鏡總論》:“讀《臨終詩》,意氣懨懨欲盡!” [9] 
《古詩鑑賞辭典(上)》(喬櫻):古語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亡,其鳴也哀。”孔融臨終前作出了“生不如死”的結論,確是哀音。 [10-11] 
《古今中外哲理詩鑑賞辭典》(孫鑫亭):此詩(《臨終詩》)可謂建安時代“志深而筆長,梗概而多氣”的佳作。 [12] 

臨終詩作者簡介

孔融像 孔融像 [13]
孔融(153~208),東漢文學家。字文舉,東漢末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孔子二十代孫。漢獻帝時曾做過北海(今山東昌樂東南)相,故人稱孔北海。自幼聰穎靈悟,膽識過人,開創“以氣為主”的文風,名列“建安七子”之首。後入朝,官至太中大夫。對曹操多所非議,為操所殺。孔融的成就主要在文學上。《後漢書·本傳》載:“魏文帝(曹丕)深好(孔)融文辭,每嘆曰:‘揚、班儔也。’募天下有上融文章者,輒賞以金帛。所著詩、頌、碑文、論議、六言、策文、表、檄、教令、書記凡二十五篇。”今存有後人所輯《孔北海集》。 [13] 
參考資料
  • 1.    黃士吉著.《歷代哲理詩巡禮》:國際炎黃文化出版社,2011.08:第62頁
  • 2.    陳君慧主編.《古詩三百首》:北方文藝出版社,2013.01:第55頁
  • 3.    馮瑞龍,詹杭倫主編.《華夏教子詩詞》:天地出版社,1998.12:第12-13頁
  • 4.    齊豫生,夏於全主編.《白話四庫全書 集部(第九卷)》: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2006.04:第17頁
  • 5.    李伯齊,李煒編著.《孔子家族全書 詩詞詮釋(上)》:遼海出版社,2000.01:第11頁
  • 6.    王為國.《新資治通鑑(第四卷)》:光明日報出版社,1997年02月第1版:第821-822頁
  • 7.    曹道衡選注.《兩漢詩選》:中華書局,2005年01月第1版:第214頁
  • 8.    熊依洪著.《中國曆代文學大觀 兩漢魏晉南北朝文學大觀》: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1:第181頁
  • 9.    張學文,方振東,趙剛評著.《千古絕唱:歷代絕筆詩詞大觀》:長征出版社,2004.4:第24頁
  • 10.    賀新輝主編.《古詩鑑賞辭典(上)》:中國婦女出版社,2004.08:第217頁
  • 11.    賀新輝主編.《古詩名篇賞析(第1冊)》:中國婦女出版社,2007.01:第176頁
  • 12.    孫鑫亭主編.《古今中外哲理詩鑑賞辭典》: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08:第7頁
  • 13.    《漢魏六朝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47-48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