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竇建德

編輯 鎖定
竇建德(573年~621年),貝州漳南縣(今山東省武城縣 [23]  人。隋末唐初割據羣雄之一。
世代務農,起家里長大業七年(611年),率部起義,投奔高士達。大業十二年,隋煬帝攻打遼東時,擔任二百人長。投靠高士達後,擔任軍司馬,掌兵權,大破涿郡。高士達戰死後,自稱將軍,擁兵十餘萬。十三年,自稱長樂王,定都樂壽,設置官屬,殲滅隋將薛世雄,聲威大振,佔據河北廣大郡縣。武德元年(618),自稱夏王,改元五鳳。次年,兵進聊城,擒殺宇文化及,乃哭祭隋煬帝,奉表皇泰帝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打洛陽時,率軍救援王世充,虎牢關之戰時,兵敗被俘,被斬於長安。竇建德自奉節儉,分財於眾,勸課農桑,恢復農業生產。魏州百姓建立夏王廟,歲歲祭祀。 [1] 
本    名
竇建德
別    名
夏王
所處時代
隋末唐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貝州漳南縣(今河北故城東北、一説山東武城漳南鎮) [1]  [20] 
出生日期
573年
逝世日期
621年
主要成就
擒殺宇文化及,乃哭祭煬帝,奉表皇泰帝
國    家
夏國
年    號
丁丑五鳳
在位期間
617年 - 621年

竇建德人物生平

編輯

竇建德早年經歷

竇建德,貝州漳南(今山東武城縣)人。年輕時,把履行諾言看得很重。曾經有個同鄉死了父母,家境貧寒無力安葬,當時竇建德正在耕田,聽到後直嘆氣,立即放下農活,主動送去辦理喪事所需要的全部財物,因此深受鄉親們稱讚。原先,他當過里長,因犯法逃出去了,碰到朝廷大赦天下才回家。他父親去世,送葬的有一千多人,凡是有人送禮,一概辭謝而不接受。 [2] 

竇建德起兵反隋

竇建德起義 竇建德起義
隋煬帝大業七年(611年),朝廷招兵征討高句麗,郡裏挑選勇敢優異的人當小帥,於是委任竇建德為二百人長。當時山東發生水災,百姓大多逃荒去了,同縣有個孫安祖,房屋財產被洪水沖走,老婆孩子飢餓而死。縣裏看上孫安祖驍勇,也把他選進了隊伍。孫安祖以家庭貧窮為理由不願入伍,向漳南縣令當面申説,縣令大發脾氣狠狠打他,孫安祖殺死縣令,逃跑投奔竇建德,竇建德收留了他。
這一年,山東大鬧饑荒,竇建德對孫安祖説:“文帝在位時,天下富裕興旺,派出百萬人馬征討遼東,尚且被高麗打敗。今年發生水災,百姓貧困,但皇上不體恤民情,要親自到遼東督戰,加上往年西征,損傷的元氣還沒有恢復,百姓疲勞困乏,連年征戰,長年在外的人不能回家,如今又要出兵,容易釀成動亂。男子漢大丈夫只要不死,就該建功立業,怎能去當倉皇逃跑的俘虜啊。我熟悉高雞泊面積遼闊方圓幾百裏,湖沼上的蒲草又密又深,可以到那裏去隱藏起來,找機會出來搶劫,足夠生活、積蓄,拉起人馬以後,等待時局動盪,必然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孫安祖贊同他的計劃。竇建德招集引誘逃避徵兵和沒有家產的,得到了幾百人,讓孫安祖帶領,進高雞泊當草寇,孫安祖自稱將軍。鄃縣人張金稱也邀集了上百人,在黃河的險要水域活動。
蓨縣人高士達又興兵造反招集了一千多人,在清河郡一帶活動。當時往來於漳南縣境的各股盜匪,沿路屠殺搶劫當地百姓,焚燒房屋,惟獨不到竇建德的家鄉騷擾。因此郡縣官府料定竇建德跟盜匪們相互勾結,就拘捕了他的家屬,不論老少都殺掉了。竇建德聽到他全家已被殺光,率領他手下的兩百人逃跑投靠了高士達。高士達自稱東海公,任命竇建德為司兵。後來孫安祖被張金稱殺掉,他的幾千名士卒又全部投奔竇建德。從此逐漸壯大,隊伍發展到一萬多人,還是在高雞泊一帶活動。他往往拿出身上的所有財物接濟別人,跟士卒一樣吃苦耐勞,因此能激發人們為他拼命。 [3] 

竇建德連破隋將

大業十二年(616年),涿州通守郭絢率領一萬多人馬到高雞泊討伐高士達。高士達自己知道智慧謀略不如竇建德,就提升他為軍司馬,把軍權全部交給了他。竇建德初次統領兵眾,想建立奇功來顯示自己的威嚴,請高士達守衞軍用物資,自己精選強兵七千人抵禦郭絢,假裝跟高士達鬧矛盾而叛離他。高士達又宣揚説竇建德叛逃,還拉出一名俘虜來的女人詐説成竇建德的妻子,當着留守部隊的面殺掉。竇建德假裝派人送信給郭絢請求投降,願意當先頭部隊,打敗高士達來為自己報仇。郭絢相信了,就帶領軍隊跟隨竇建德來到長河邊界,準備跟他訂立盟約,共同設法幹掉高士達。郭絢的軍隊更加鬆懈而不做防備,竇建德突然攻打他們,大敗郭絢,殺死俘獲幾千人,得到戰馬一千多匹,郭絢帶着幾十個人悄悄逃走,派遣部將一直追趕到平原縣,斬下他的首級進獻給高士達。從此竇建德的權勢更加提高。 [4] 
竇建德畫像 竇建德畫像
隋朝廷派太僕卿楊義臣率領一萬多人討伐張金稱,在清河打敗了他,抓到張金稱的士卒都殺掉了,逃散在湖沼中的殘兵又集合起來投奔竇建德。楊義臣乘勝進軍來到平原縣,準備打進高雞泊裏,竇建德對高士達説:“數遍隋朝的所有將領,會打仗的只有楊義臣。剛剛打敗張金稱,長途跋涉進攻我們,他們的鋭氣是不可抵擋的,請讓我帶着軍隊避開他們,使他們想打又打不到,白白地拖他幾個月,等他的將士們疲勞厭倦了,乘機打他個猝不及防,可以奪取大的勝利。如果眼下跟他爭高低,只怕您抵擋不住。”高士達不聽他的意見,便留下竇建德守衞大本營,自己率領精兵迎戰楊義臣,初戰取得小小的勝利,就縱情喝酒大擺筵席,產生了輕敵思想。竇建德得知後説:“東海公還沒有打敗敵人就自高自大,災禍過不幾天就會來了。隋朝的軍隊乘勝追擊,必然徑直打到這裏,人心震驚恐懼,我怕守不住了。”於是留下人馬守衞軍營,自己帶領精兵強將一百多人佔據險要位置,以防高士達吃敗仗。過了五天,楊義臣果然大敗高士達,在戰場上斬殺了他,乘勝追擊,就要圍攻竇建德。軍營的守兵本來就少,聽説高士達已被打敗,大家都四散逃跑了。竇建德帶着一百多人逃走,到了饒陽縣,見沒有防備,就打下了,安撫城裏的士民百姓,很多人願意跟隨他,又有了三千多人馬。 [5] 
開始,楊義臣殺掉高士達後,認為打敗竇建德沒有問題。竇建德卻乘其不備返回平原縣,收拾跟隨高士達戰死者的遺體,都掩埋好,還為高士達舉行葬禮,全軍穿起白色的喪服。又招集逃散的士卒,得到幾千人,軍隊又振奮起來,竇建德開始自稱將軍。當初,匪徒們捉到隋朝的官吏和當地士紳全都殺掉,惟獨竇建德捉到他們後一定以禮相待。竇建德最初得到饒陽縣的長官宋正本,當作貴客,跟他商討大計方針。此後隋朝郡縣的長官逐漸地獻城投降他,軍隊氣勢更加興旺,精兵強將十多萬人。 [6] 
大業十三年(617年)正月,竇建德在河間、樂壽兩縣的交界處設立祭壇舉行典禮,自稱長樂王,年號就用這年的干支“丁丑”,設置機構委任官吏。七月,隋朝廷派遣右翊衞將軍薛世雄率領三萬人馬討伐竇建德,到河間城南邊,在七里井紮營。竇建德聽説薛世雄來了,挑選幾千名精兵埋伏在河間縣南部邊界的沼澤裏,各城鎮的守軍全部拔營偽裝偷跑,説是躲進豆子湖裏。薛世雄以為竇建德害怕自己,並不構築軍事設施。竇建德探清這些情況,親自率領一千名敢於死拼的士卒襲擊薛世雄。碰上遍地濃霧,兩軍辨認不清,隋軍撒腿就跑,自相踐踏,死了一萬多人,薛世雄帶着幾百人逃走,剩下的部隊全被打敗。竇建德接着攻打河間縣城,多次進攻沒有打下。
後來城裏糧食光了,又得到隋煬帝被殺的消息,河間郡丞王琮帶領官吏向百姓宣告噩耗,竇建德派遣使者進城表示哀悼,王琮乘機託付使者請求投降,竇建德後退三十里辦好酒席等着他。王琮帶着官吏們身穿白色喪服、雙手反綁在背後來到軍營門前,竇建德親自為他們鬆綁,跟他們談論隋朝滅亡的事,王琮低頭彎腰傷心痛苦,竇建德也為此而抽泣。有的將領向竇建德提議説:“王琮長時間地抵抗我軍,被殺受傷的人很多,沒有辦法才出城投降,我們要求煮死他。”竇建德説:“這是一位有節操的人。正好予以提拔任用,以便鼓勵忠心侍奉國君的人,怎麼能夠殺他。從前在高雞泊一起當盜匪,也許可以隨便殺人,如今要穩定百姓平定天下,怎能傷害忠良呢?”於是在軍隊裏傳佈命令説:“以前跟王琮有仇的人,如今敢於煽動人心,罪滅三族。”當天任命王琮為瀛州刺史。開始以樂壽為都城,取名叫金城宮,從此攻佔了很多郡縣。 [7] 

竇建德建國稱王

竇建德畫像 竇建德畫像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冬至那天,竇建德在金城宮聚會文武官員,有五隻大鳥降落在樂壽城,幾萬只鳥雀跟着飛來,整整過了一天才飛走,因此改取年號為五鳳。有一個宗城人進獻一枚玄珪(黑色玉),景城丞孔德紹説:“古時夏禹親受符命,上天賜給玄珪。現在吉兆跟夏禹一樣,應當稱為夏國。”竇建德聽從了這個建議。在這之前,上谷郡的義軍統帥王須拔自稱漫天王,聚集幾萬人馬,進犯幽州,中箭而死。副將魏刀兒接替統率這支人馬,自稱歷山飛,盤踞在深澤縣,有十萬人馬。竇建德跟他訂立和約,魏刀兒就對他放鬆了防備,竇建德突然襲擊,打敗了他,吞併了他的全部地盤。 [8] 
武德二年(619年),宇文化及在魏縣僭越稱帝,竇建德對他的納言宋正本、內史侍郎孔德紹説:“我當隋朝的百姓幾十年了,隋朝當我的君主有兩代了。現在宇文化及弒殺隋帝,大逆不道,他就是我的仇敵了,請讓我和各位一起討伐他,怎麼樣?”孔德紹説:“如今國家沒有君主,英雄豪傑競相逐鹿,大王您以普通百姓的身份從漳浦起兵,隋朝郡縣的官員沒有誰不搶着歸附您,是因為您憑倚天意順應民心行動,用禮義安定天下。宇文化及跟朝廷是姻親關係,父子兄弟都得到隋朝的恩惠,身居不可比擬的高官,卻幹出殺君叛逆的壞事,篡奪隋朝的皇位,是天下的公敵。對這樣的人不給懲處,怎麼履行您身為義軍領袖的責任?”竇建德答應,當天就帶領部隊討伐宇文化及,連續幾仗大敗宇文化及。宇文化及退守聊城,竇建德放拋石車,投擲石塊,裝置極端靈巧,四面攻城,終於攻陷。竇建德進城之後,先去拜見蕭皇后,跟她説話時自稱為臣,又拘捕弒殺煬帝的全部主謀宇文智及楊士覽、元武達、許弘仁孟景,召集隋朝文武官員核對之後就斬下首級,掛在轅門之外示眾。宇文化及連同他的兩個兒子一起關進檻車,拖到大陸縣殺了。 [9] 

竇建德虎踞河北

竇建德每當攻陷城鎮、打敗對手,所得到的財物,一起分發獎賞給各位將領,自己一樣東西都不要。又不吃肉,日常吃的只是蔬菜、脱皮粟米飯。他的妻子曹氏不穿絲織衣裳,小妻、侍女只有十幾人。進聊城後,得到上千名宮女,都有姣豔的容貌姿色,當即遣散。得到隋朝文武官員和驍果軍上萬人,也都遣散,聽憑他們到哪裏去,還任命隋朝的黃門侍郎裴矩尚書左僕射兵部侍郎崔君肅為侍中,少府令何稠工部尚書,其他人按照才能專長授予官職,交付實權。他們中有想到關中和東都去投奔別人的,照樣發給足夠的衣物食糧,派兵護衞,送出轄區。竇建德打下洺州,俘虜洺州刺史袁子幹。都城遷到洺州,叫萬春宮。派人到灌津,為他父親竇青祭掃墳墓,安排二十家人家看護墓地。又跟王世充結為友好,派遣使者到洛陽朝拜隋朝皇泰主楊侗
後來王世充廢除楊侗,自立為帝,竇建德就跟他絕交,開始設置天子的旌旗儀仗,外出就要佈置警戒禁止行人,所發文告稱為詔書,給隋煬帝追諡號為閔帝,封齊王楊暕的兒子楊政道為鄖公。然而還是依靠突厥,隋朝義城公主先前嫁到突厥,到這時派遣使者迎接蕭後,竇建德率領一千多人馬護送她到突厥去,還傳遞宇文化及的首級向義城公主獻禮。同突厥相互聯合之後,軍隊的鋭氣更加旺盛。 [10] 
同年九月,竇建德向南進犯相州,河北大使淮安王李神通抵禦不住,撤退到黎陽。相州被攻破,竇建德殺掉刺史呂珉,接着進攻衞州,打下黎陽,唐朝左武衞大將軍徐世勣、唐高祖皇妹同安長公主和李神通一起被俘。滑州刺史王軌被奴僕殺死,奴僕帶着他的首級投奔竇建德,竇建德説:“奴僕殺主人是犯大逆不道的罪行,我怎能收留他?”下令立即處斬奴僕,而把王軌的首級送回滑州。滑州的官吏百姓為之感動,當天就投降了。齊州、濟州以及兗州叛軍統帥徐圓朗等都聞風而降。竇建德釋放了徐世勣,派他帶領部隊鎮守黎州 [11] 
武德三年(620)正月,徐世勣撇下父親,逃回李唐朝廷去了,執法官吏請求殺掉他的父親,竇建德説:“徐世勣本來是唐朝廷的臣子,被俘以後,不背叛他的國君,逃回他自己的朝廷,這是忠臣,他的父親有什麼罪過?”一直沒有殺他,還把同安長公主和李神通安排在客館居住,以賓客的禮儀對待他們。唐高祖派遣使者跟竇建德締結和好,竇建德立即讓同安長公主跟使者一起回去。
竇建德曾經攻陷趙州,捉住趙州刺史張昂、邢州刺史陳君賓、大使張道源等人,由於突然襲擊竇建德轄區的邊境,竇建德就要殺掉他們。國子祭酒凌敬勸諫説:“狗對不是它主人的人都會吠叫,現在鄰居防守牢固,因力量用盡而被俘,這才是忠誠可靠的男子漢。如果處死他們,怎麼勉勵大王您的臣下們呢?”竇建德大怒説:“我已兵臨城下,他還執迷不悟不肯投降,使我的部隊吃了苦頭,死罪怎麼能夠赦免?”凌敬又説:“如今您派大將軍高士興在易水抵禦羅藝,羅藝軍隊才到,高士興就投降,您又認為行不行呢?”竇建德這才明白,就下令放了他們。他寬容厚道聽從勸諫,大多是像這種情況。 [12] 
同年九月,竇建德親自統帥部隊圍攻幽州,羅藝出兵跟他作戰,大敗竇建德,斬殺一千二百人。羅藝多次獲勝驕傲起來,進軍襲擊竇建德的軍營,竇建德在營地擺好陣式,順着戰壕衝出,打敗了羅藝。竇建德逼近幽州,沒有獲勝,就回師洺州。他的納言宋正本愛直言勸諫,竇建德又聽信別人中傷他的話而殺了他。此後人們把這當作教訓,沒有人再進忠言,從此刑賞教化更加衰微。 [12]  竇建德又派遣高士興進軍圍攻幽州,沒有獲勝,撤退到籠火城,遭到羅藝襲擊,高士興的士卒頓時逃散。在這之前,高士興的大將王伏寶有勇有謀,在同輩中功勞第一,將領們妒忌他。有人散佈他要反叛,竇建德就要殺他,王伏寶説:“我是無罪的,您怎麼聽信那些中傷我的話,自己砍掉自己的左右手啊?”竇建德還是殺了他,後來打仗經常失利。 [13] 

竇建德援鄭攻唐

之前,曹州濟陰縣人孟海公聚集了三萬精兵,佔據周橋城到黃河以南進行擄掠。武德三年(620)十一月,竇建德親自率領軍隊渡過黃河攻打他。
連環畫《竇建德》 連環畫《竇建德》
當時秦王李世民在洛陽進攻王世充,竇建德的中書舍人劉斌對他分析説:“現在唐國佔據關中,鄭國佔據河南,我們佔據河北,這是鼎足三立相互對峙的局勢。聽説唐用全部兵力攻打王世充,連頭連尾兩年時間,鄭的形勢一天比一天緊急,而唐的圍攻毫不放鬆。唐的兵力強、鄭的兵力弱,發展趨勢必然是打敗王世充,王世充被打敗,那麼我們就有唇亡齒寒的憂慮。為您着想,不如援救王世充,王世充在裏邊抵禦,我們在外邊進攻,打敗唐軍是一定的了。如果打走了唐軍保全了王世充,這是長期保持鼎足三分局面的戰略。如果唐軍被打敗後,王世充也可打敗,那麼就乘機消滅他,集中我們和王世充的兵力,乘着唐軍戰敗的時機,直向西打,長安就能到手,這是平定天下的基礎。”竇建德非常高興,説:“這才是好謀略啊。”恰好這時王世充派遣使者向竇建德要求出兵援救,就派遣職方侍郎魏處繪到長安朝見唐高祖,請求解除對王世充的包圍。 [14] 
武德四年(621年)二月,竇建德攻克周橋城,俘獲孟海公,留下部將範願守衞曹州,帶領孟海公和徐圓朗的全部人馬來援救王世充。竇建德的軍隊走到滑州,王世充的行台僕射韓洪打開城門迎接,於是進逼元州、梁州、管州,都打下了,聚集在滎陽。三月,秦王到了虎牢,接近竇建德的軍營,殺傷殺死不少的人,並捉拿了他的部將殷秋、石瓚。當時王世充的弟弟王世辨任徐州行台,派遣他的部將郭士衡帶領幾千人跟隨竇建德,集中人馬十多萬,號稱三十萬,軍隊駐紮在成皋,在板渚修建營房,以示決戰。又派遣密使約定王世充裏外夾攻。經過兩個月的戰鬥,逼近虎牢,就不能繼續前進。秦王派遣將軍王君廓帶領輕裝騎兵一千多人繞到竇建德的背後襲擊他的運糧隊伍,捉住大將張青特,俘虜士卒很多人。 [15] 
竇建德多次失利,人心驚恐不安,上到將帥,下到士卒,打敗孟海公時,都有收穫,想回洺州。凌敬提議説:“應當全軍渡過黃河北上,攻佔懷州河陽,安排主將鎮守。再率領大隊人馬擊鼓舉旗,跨越太行山,開進上黨縣,虛張聲勢隱藏目的,不必麻煩作戰。加速趕到壺口,逐漸驚擾蒲津,奪取河東土地,這是上策。實行這個方針定有三條好處:一是到無人防守的地方,軍隊萬無一失;二是擴大地盤招募兵卒;三是唐軍對王世充的包圍自己就會解除。”竇建德準備採納這個建議,但是王世充的使者長孫安世私下送金銀珠寶利誘竇建德麾下諸將,來擾亂他的決策。諸將全都勸諫説:“凌敬不過是個書生,怎能跟他談打仗呢?”竇建德聽從了他們的意見,回頭向凌敬道歉説:“現在羣臣振奮,這是老天助我。憑這決戰,必定會大獲全勝。我已聽從了大家的意見,不能照您的話辦了。”凌敬堅持爭辯,竇建德很生氣,強制撐持着走了。他的妻子曹氏又對竇建德議論説:“祭酒凌敬的意見可以採納,您為什麼不採納呢?請您沿着滏口那條路,乘着唐朝兵力空虛,集中兵力加速前進,以便奪取山北的土地,再憑藉突厥的力量向西包抄關中,唐朝廷必然招回軍隊保衞自己,那麼對王世充的包圍就解除了。如今部隊滯留在虎牢城外,時間拖得長了,白白地自己勞苦自己,事情只怕辦不成。”竇建德説:“打仗不是女人過問的事。再説鄭國命在旦夕,等待我們快去,既然答應援救他們,怎能碰上困難就退走,向天下表明我們説話不算話呢?”於是全部人馬壓向虎牢,唐軍按兵不動以挫傷竇建德的鋭氣。 [16] 

竇建德戰敗身死

等到竇建德把人馬聚集在汜水,秦王派遣騎兵去挑戰,竇建德發兵進攻,秦王派竇抗抵擋。竇建德漸漸後退,秦王派遣騎兵衝進敵陣,反覆鏖戰四五次,最後大敗竇建德。竇建德被槍刺中,逃跑到牛口渚,車騎將軍白士讓、楊武威活捉了他。在這之前,部隊裏頭傳開童謠説:“豆入牛口,勢不得久。”竇建德走到牛口渚,非常憎惡它,果然失敗在這個地方。
連環畫《竇建德》 連環畫《竇建德》
竇建德被俘後,李世民責備竇建德:“我徵王世充,關你何事,你越界而來,冒犯我軍士的鋒鋭!”竇建德説:“今日不自己來,恐怕有勞你遠取。”王世充遂開城投降,裴矩以洺州降唐。
竇建德所帶領的人馬,一下子就逃散了,妻子曹氏以及他的左僕射齊善行率領幾百人逃回洺州。竇建德餘部想立竇建德的養子為君主,齊善行説:“夏王平定了河北,兵強馬壯,一下子就被捉走了,難道不是天命註定的嗎?不如一心請求唐朝保全大夥兒的生命,不要給老百姓造成災難困苦。”於是把庫存的財物全部分發給士卒,讓他們各自離開。齊善行這才跟竇建德的右僕射裴矩、行台曹旦以及竇建德的妻子帶領夏國的官員屬吏進獻山東的土地,交出夏國的八枚印章向唐朝投降。七月,秦王把竇建德押到京城,在長安市場中斬首,時年四十九歲。竇建德從起事到滅亡,共六年。 [17] 

竇建德人物評價

編輯

竇建德總評

竇建德、劉黑闥為首的河北義軍在山東、河北廣大地區堅持反隋和反唐鬥爭長達12年之久,是推翻隋煬帝暴政鬥爭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作出了光輝的貢獻。竇建德雖因缺乏政治遠見等原因犯了一些嚴重錯誤,但他仍不失為一位傑出的農民領袖。所以竇建德的遺愛,仍然長期存留在河北人民的心中。河北大名縣有“竇王廟”,父老羣祭,歷久不衰。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魏州(治今河南安陽)書佐殷侔有感於其事,特在廟中立了一塊紀念碑。

竇建德歷代評價

  • 房彥藻:“公逸氣縱橫,鷹揚河朔,引蘭山之驍騎,驅易水之壯士,跨躡燕齊,牢籠趙魏,好通戎夷,聲振華夏。”
  • 殷侔《竇建德碑》:“雲雷方屯,龍戰伊始,有天命焉,有豪傑焉,不得受命,而名歸聖人,於是玄黃之禍成,而霸圖之業廢矣。隋大業末,主昏時亂,四海之內,兵革鹹起。夏王建德以耕氓崛起,河北山東,皆所奄有,築宮金城,立國布號,嶽峙虎踞,赫赫乎當時之雄也。是時李密在黎陽,世充據東都,蕭銑王楚,薛舉擅秦,然視其創割之跡,觀其模略之大,皆未有及建德者也。唯夏氏為國,只義而尚仁,貴忠而愛賢,無暴虐及民,無淫兇於己,故兵所加而勝,令所到而服,與夫世充,銑,密等甚不同矣。行軍有律,而身兼勇武,聽諫有道,而人無拒拂,斯蓋豪傑所以勃興而定霸,一朝拓疆千里者哉! 或以建德方項羽在前世,竊謂不然,羽暴而嗜殺,建德寬容御眾,得其歸附,語不可同日,跡其英兮雄兮,指盼備顯,庶兒孫長沙流亞乎!唯天有所勿屬,唯命有所獨歸,故使失計於救鄰,致敗於臨敵,雲散雨覆,亡也忽然。嗟夫,此亦莫之為而為者歟!向令運未有統,時仍割分,則太宗龍行乎中原,建德虎視於河北,相持相支,勝負豈須臾辨哉! 自建德亡,距今已久遠,山東河北之人,或尚談其事,且為之祀,知其名不可滅及人者存也。聖唐大和三年,魏州書佐殷侔過其廟下,見父老羣祭,駿奔有儀,夏王之稱,猶紹於昔。感豪傑之興奮,吊經營之勿終,始知天命之莫幹,惜霸略之旋隕,激於其文,遂碑。”
  • 舊唐書》:“建德義伏鄉閭,盜據河朔,撫馭士卒,招集賢良。中絕世充,終斬化及,不殺徐蓋,生還神通,沉機英斷,靡不有初。及宋正本、王伏寶被讒見害,凌敬、曹氏陳謀不行,遂至亡滅,鮮克有終矣。然天命有歸,人謀不及。”贊曰:“世充篡逆,建德愎諫,二兇即誅,中原弭亂。” [18] 
  • 新唐書》:“其劇者,若李密因黎陽,蕭銑始江陵,竇建德連河北,王世充舉東都,皆磨牙搖毒以相噬螫。其間亦假仁義,禮賢才,因之擅王僭帝,所謂盜亦有道者。本夫孽氣腥焰,所以亡隋,觸唐明德,折北不支,禍極兇殫,乃就殲夷,宜哉!” [19] 
  • 吳遜:“圖謀屢戰起甲兵,奮力當時事未成。惟有竇陵魂不見,時聞風木動秋聲。”
  • 劉黻:“簌簌西風吹竇陵,郊園草木盡秋聲,山河原自歸真主,夏鄭徒勞起甲兵,塞雁傳哀雲外去,林鳥結陣壠頭鳴,臨風莫嘆興亡事,極目霜天無限情。”
  • 胡寅:①商紂既亡,商之子孫皆臣服於周。所難化者,惟(沫上)[妹土]頑民,服紂成俗,乃有哀號呼天,欲(繼)[紀]其緒,蠢然警動,反鄙周邦;則未聞殷之賢臣,為紂斬衰擗踴,敬事妲己者也。隋煬之罪,視(桀)[紂]為浮,其怨疾敵仇,遍於四海,民欲與之俱亡,非若古昔王畿之內,被害特甚者而已。竇建德於是焉數宇文化及以世受國恩,不能匡諫,親行弒逆,輒自稱尊,討而殺之,可也;而為昏煬發哀,拜謁蕭後,則施之不當,何足以感動人心?其與漢高為義帝之節,不亦異乎?②君臣父子,人道之大倫,中國之所以為中國也。竇建德殺奴之弒其主者,而遠邇歸附,以順理也。③凌敬之策,誠善策也。使竇建德遂從之,則秦王其果釋洛陽之圍而自救乎?抑分兵渡河躡其後而擊之乎?其許之和,兩俱解而退乎?曰:是皆不然。建德雖善將,長安諸人及幷州將帥自足以待之,正使攻取懷孟,而汾、晉、蒲津,豈不戰所能下?延引日月,適足以孤洛陽之心耳。秦王固將攻圍益急,世充見建德不救而去,亦叵測其所以,危疑震懼,能不破乎?既破世充,席戰勝之威,益以降附之眾,北取建德,不過遲時月間耳。④王、竇非唐之叛臣也。當隋之末世,以烏合之眾盜名字者不可勝數。唐室假仁而行,則此二人之輕重,世充為首,宜數其事煬不忠,致隋失天下,又(殺)[弒]皇泰主而自立,淫刑以逞虐及無罪而戮之,而以宥世充者宥建德,則刑有章矣。而唐不然,其不戮世充也,得非內省有疚歟?其誅建德也,無乃畏惡其能歟?已而使人潛殺世充,豈所謂與眾棄之歟? [21] 
  • 愛新覺羅·弘曆:①彬之劃策,雖與項羽擊秦兵以存趙、孫權襲荊州以救魏意同。然揆建德之致敗要,不得專委為救鄭之咎。試問:建德即不救鄭。唐既破世充,有不移兵向夏者哉?其爭持亦不過稍遲歲月而已。故知天命人事,原非可執一論也。②胡寅以凌敬之策雖善,而汾晉、蒲坂非不戰所能下.若延引日月,世充破而建德仍不免於亡.此老生常談耳。使建德是時果集兵向秦,如孫臏之直取大梁。未必不足以奪洛陽城,下諸軍之氣。特為諸將所惑,一戰被擒,所謂神昧當幾,非天奪其魄者歟?世充、建德僭竊相同。而世充尚餘篡弒之罪.乃一赦一誅,輕重倒置矣。 [22] 

竇建德家庭成員

編輯
  • 父:竇青(又作竇充) [10] 
  • 妻:曹氏
  • 子:竇建德還有一養子,在竇建德被李世民俘虜後,眾人打算推舉他為王。 [18] 

竇建德墓葬地址

編輯

竇建德泰安市

竇建德墓,為隋代墓葬。縣(區)級文物保護單位。位於泰安市岱嶽區山口鎮西官莊村,東臨卸甲河。1956年泰安縣進行文物普查時發現。1957年泰安縣人民委員會公佈為第一批應保護的文物古蹟。1996年6月泰安市郊區人民政府公佈為第二批區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山口鎮西官莊村北山上有一古墓,相傳為隋未農民起義軍領袖竇建德墓,當年竇建德起義軍與隋朝軍隊在山口村西北一片窪地作戰,竇身負重傷,後來在附近河邊卸甲養息,終未治癒而亡,義軍將其安葬於此,當年作戰的地方至今仍稱“交兵窪”,附近的小河故稱“卸甲河”。古墓高約7.5米,佔地面積513平方米。採集標本有繩紋陶片、罐殘片等。由於長年雨水沖刷和過去修路使墓葬封土縮小。

竇建德偃師縣

據洛陽百姓流傳,竇建德死後葬在偃師縣緱氏鎮孫坡村。該墓曾有過被盜經歷,但因種種原因,至今未被完全挖掘,應該説是尚為完好。

竇建德太康縣

竇建德墓位於太康縣常營鎮後劉行政村西,墓冢東距大廣高速約1公里,西面有一大坑,東側近處為後劉村村民住宅。墓冢高2.6米左右,直徑10米,墓冢周圍生長有楊樹和一些野生小灌木。據當地人講其冢祖輩相傳就是竇建德墓,竇建德在長安被殺後,部屬斂其屍葬在自己家鄉。解放前墓前立有石牌坊,後來被毀。現後劉村北還稱竇嶺(陵)。據明嘉靖三年的《太康縣誌》記載“竇陵,縣西五十里竇建德葬。”墓冢所在位置與縣誌記載相符。全國竇建德墓有多處,但均未發掘,無有力證據表明墓葬的真實性。太康發現的竇建德陵墓,記載是最早的,但要確定它的真偽,還需進一步考證。 [20] 

竇建德史料索引

編輯
  • 《舊唐書 卷五十四 列傳第四》 [18] 
  • 《新唐書 卷八十五 列傳第十》 [19] 

竇建德藝術形象

編輯
影視劇中的竇建德 影視劇中的竇建德
2000年 電視劇《亂世桃花》:劉海軍飾演竇建德;
2005年 電視劇《秦王李世民》:劉衞華飾演竇建德;
2006年 電視劇《貞觀之治》:臧金生飾演竇建德;
2012年 電視劇《隋唐英雄》:呂毅飾演竇建德。
參考資料
  • 1.    竇建德  .學習強國[引用日期2020-12-19]
  • 2.    《舊唐書》:竇建德,貝州漳南人也。少時,頗以然諾為事。嘗有鄉人喪親,家貧無以葬,時建德耕於田中,聞而嘆息,遽輟耕牛,往給喪事,由是大為鄉黨所稱。初,為里長,犯法亡去,會赦得歸。父卒,送葬者千餘人,凡有所贈,皆讓而不受。
  • 3.    《舊唐書》:大業七年,募人討高麗,本郡選勇敢尤異者以充小帥,遂補建德為二百人長。時山東大水,人多流散,同縣有孫安祖,家為水所漂,妻子餒死。縣以安祖驍勇,亦選在行中。安祖辭貧,白言漳南令,令怒笞之。安祖刺殺令,亡投建德,建德舍之。是歲,山東大飢,建德謂安祖曰:「文皇帝時,天下殷盛,發百萬之眾以伐遼東,尚為高麗所敗。今水潦為災,黎庶窮困,而主上不恤,親駕臨遼,加以往歲西征,瘡痍未復,百姓疲弊,累年之役,行者不歸,今重發兵,易可搖動。丈夫不死,當立大功,豈可為逃亡之虜也。我知高雞泊中廣大數百里,莞蒲阻深,可以逃難,承間而出虜掠,足以自資。既得聚人,且觀時變,必有大功於天下矣。」安祖然其計。建德招誘逃兵及無產業者,得數百人,令安祖率之,入泊中為羣盜,安祖自稱將軍。鄃人張金稱亦結聚得百人,在河阻中。蓨人高士達又起兵得千餘人,在清河界中。時諸盜往來漳南者,所過皆殺掠居人,焚燒舍宅,獨不入建德之閭。由是郡縣意建德與賊徒交結,收系家屬,無少長皆殺之。建德聞其家被屠滅,率麾下二百人亡歸士達【[三]亡歸士達 「士達」二字各本原無,據新書卷八五 竇建德 傳、通鑑卷一八一補。】。士達自稱東海公,以建德為司兵。後安祖為張金稱所殺,其兵數千人又盡歸於建德。自此漸盛,兵至萬餘人,猶往來高雞泊中。每傾身接物,與士卒均執勤苦,由是能致人之死力。
  • 4.    《舊唐書》:十二年,涿郡通守郭絢率兵萬餘人來討士達。士達自以智略不及建德,乃進為軍司馬,鹹以兵授焉。建德既初董眾,欲立奇功以威羣賊,請士達守輜重,自簡精兵七千人以拒絢,詐為與士達有隙而叛之。士達又宣言建德背亡,而取虜獲婦人紿為建德妻子,於軍中殺之。建德偽遣人遺絢書請降,願為前驅,破士達以自効。絢信之,即引兵從建德至長河界,期與為盟,共圖士達。絢兵益懈而不備,建德襲之,大破絢軍,殺略數千人,獲馬千餘匹,絢以數十騎遁走,遣將追及於平原,斬其首以獻士達。由是建德之勢益振。
  • 5.    《舊唐書》:隋遣太僕卿楊義臣率兵萬餘人討張金稱,破之於清河,所獲賊眾皆屠滅,餘散在草澤間者復相聚而投建德。義臣乘勝至平原,欲入高雞泊中,建德謂士達曰:「歷觀隋將,善用兵者唯義臣耳。新破金稱,遠來襲我,其鋒不可當。請引兵避之,令其欲戰不得,空延歲月,將士疲倦,乘便襲擊,可有大功。今與爭鋒,恐公不能敵也。」士達不從其言,因留建德守壁,自率精兵逆擊義臣,戰小勝,而縱酒高宴,有輕義臣之心。建德聞之曰:「東海公未能破賊而自矜大,此禍至不久矣。隋兵乘勝,必長驅至此,人心驚駭,吾恐不全。」遂留人守壁,自率精鋭百餘據險,以防士達之敗。後五日,義臣果大破士達,於陣斬之,乘勢追奔,將圍建德。守兵既少,聞士達敗,眾皆潰散。建德率百餘騎亡去,行至饒陽,觀其無守備,攻陷之,撫循士眾,人多願從,又得三千餘兵。
  • 6.    《舊唐書》:初,義臣既殺士達,以為建德不足憂。建德復還平原,收士達敗兵之死者,悉收葬焉。為士達發喪,三軍皆縞素。招集亡卒,得數千人,軍復大振,始自稱將軍。初,羣盜得隋官及山東士子皆殺之,唯建德每獲士人,必加恩遇。初得饒陽縣長宋正本,引為上客,與參謀議。此後隋郡長吏稍以城降之,軍容益盛,勝兵十餘萬人。
  • 7.    《舊唐書》:十三年正月,築壇場於河間樂壽界中,自稱長樂王,年號丁丑,署置官屬。七月,隋遣右翊衞將軍薛世雄率兵三萬來討之,至河間城南,營於七里井。建德聞世雄至,選精兵數千人伏河間南界澤中,悉拔諸城偽遁,雲亡入豆子䴚中。世雄以為建德畏己,乃不設備。建德覘知之,自率敢死士一千人襲擊世雄。會雲霧晝晦,兩軍不辨,隋軍大潰,自相踏藉,死者萬餘,世雄以數百騎而遁,餘軍悉陷。於是建德進攻河間,頻戰不下。其後城中食盡,又聞煬帝被弒,郡丞王琮率士吏發喪,建德遣使吊之,琮因使者請降,建德退舍具饌以待焉。琮率官屬素服面縛詣軍門,建德親解其縛,與言隋亡之事,琮俯伏悲哀,建德亦為之泣。諸賊帥或進言曰:「琮拒我久,殺傷甚眾,計窮方出,今請烹之。」建德曰:「此義士也。方加擢用,以勵事君者,安可殺之。往在泊中共為小盜,容可恣意殺人,今欲安百姓以定天下,何得害忠良乎?」因令軍中曰:「先與王琮有隙者,今敢動搖,罪三族。」即日授琮瀛州刺史。始都樂壽,號曰金城宮,自是郡縣多下之。
  • 8.    《舊唐書》:武德元年冬至日,於金城宮設會,有五大鳥降於樂壽,羣鳥數萬從之,經日而去,因改年為五鳳。有宗城人獻玄珪一枚,景城丞孔德紹曰:「昔夏禹膺籙,天錫玄珪。今瑞與禹同,宜稱夏國。」建德從之。先是,有上谷賊帥王須拔自號漫天王【[四]自號漫天王 「王」字各本原無,據新書卷八五 竇建德傳、通鑑卷一八二補。】,擁眾數萬,入掠幽州,中流矢而死。其亞將魏刀兒代領其眾,自號歷山飛,入據深澤,有徒十萬。
  • 9.    《舊唐書》:二年,宇文化及僭號於魏縣,建德謂其納言宋正本、內史侍郎孔德紹曰:「吾為隋之百姓數十年矣,隋為吾君二代矣。今化及殺之,大逆無道,此吾讎矣,請與諸公討之,何如?」德紹曰:「今海內無主,英雄競逐,大王以布衣而起漳浦,隋郡縣官人莫不爭歸附者,以大王仗順而動,義安天下也。宇文化及與國連姻,父子兄弟受恩隋代,身居不疑之地,而行弒逆之禍,篡隋自代,乃天下之賊也。此而不誅,安用盟主!」建德稱善。即日引兵討化及,連戰大破之。化及保聊城,建德縱撞車拋石,機巧絕妙,四面攻城,陷之。建德入城,先謁隋蕭皇后,與語稱臣。悉收弒煬帝元謀者宇文智及、楊士覽、元武達、許弘仁、孟景,集隋文武官對而斬之,梟首轅門之外。化及並其二子同載以檻車,至大陸縣斬之。
  • 10.    《舊唐書》:建德每平城破陣,所得資財,並散賞諸將,一無所取。又不噉肉,常食唯有菜蔬、脱粟之飯。其妻曹氏不衣紈綺,所使婢妾才十數人。至此,得宮人以千數,並有容色,應時放散。得隋文武官及驍果尚且一萬,亦放散,聽其所去。又以隋黃門侍郎裴矩為尚書左僕射,兵部侍郎崔君肅為侍中,少府令何稠為工部尚書,自餘隨才拜授,委以政事。其有欲往關中及東都者亦恣聽之,仍給其衣糧,以兵援之,送出其境。攻陷洺州,虜刺史袁子幹。遷都於洺州,號萬春宮。遣使往灌津,祠竇青之墓【[五]祠竇青之墓 「竇青」,葉校本作「竇充」。】,置守冢二十家。又與王世充結好,遣使朝隋越王侗於洛陽。後世充廢侗自立,乃絕之,始自尊大,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下書言詔。追諡隋煬帝為閔帝,封齊王暕子政道為鄖公。然猶依倚突厥。隋義城公主先嫁突厥,及是遣使迎蕭皇后,建德勒兵千餘騎送之入蕃,又傳化及首以獻公主。既與突厥相連,兵鋒益盛。
  • 11.    《舊唐書》:九月,南侵相州,河北大使淮安王神通不能拒,退奔黎陽。相州陷,殺刺史呂珉。又進攻衞州,陷黎陽,左武衞大將軍李世勣、皇妹同安長公主及神通併為所虜。滑州刺史王軌為奴所殺,攜其首以奔建德,曰:「奴殺主為大逆,我何可納之。」命立斬奴,而返軌首於滑州。吏人感之,即日而降。齊、濟二州及兗州賊帥徐圓朗皆聞風而下。建德釋李世勣,使其領兵以鎮黎州。
  • 12.    《舊唐書》:九月,建德自帥師圍幽州,藝出兵與戰,大破之,斬首千二百級。藝兵頻勝而驕,進襲其營,建德列陣於營中,填塹而出,擊藝敗之。建德薄其城,不克,遂歸洺州。其納言宋正本好直諫,建德又聽讒言殺之。是後人以為誡,無復進言者,由此政教益衰。
  • 13.    《舊唐書》:三年正月,世勣舍其父而逃歸,執法者請誅之,建德曰:「勣本唐臣,為我所虜,不忘其主,逃還本朝,此忠臣也,其父何罪!」竟不誅。舍同安長公主及神通於別館,待以客禮。高祖遣使與之連和,建德即遣公主與使俱歸。嘗破趙州,執刺史張昂、邢州刺史陳君賓、大使張道源等,以侵軼其境,建德將戮之。其國子祭酒凌敬進曰:「夫犬各吠非其主,今隣人堅守,力屈就擒,此乃忠確士也。若加酷害,何以勸大王之臣乎?」建德盛怒曰:「我至城下,猶迷不降,勞我師旅,罪何可赦?」敬又曰:「今大王使大將軍高士興於易水抗禦羅藝,兵才至,士興即降,大王之意復為可不?」建德乃悟,即命釋之。其寬厚從諫,多此類也。又遣士興進圍幽州,攻之不克,退軍於籠火城,為藝所襲,士興大潰。先是,其大將王伏寶多勇略,功冠等倫,羣帥嫉之。或言其反,建德將殺之,伏寶曰:「我無罪也,大王何聽讒言,自斬左右手乎?」既殺之,後用兵多不利。
  • 14.    《舊唐書》:先,曹州濟陰人孟海公擁精兵三萬,據周橋城以掠河南之地。其年十一月,建德自率兵渡河以擊之。時秦王攻王世充於洛陽,建德中書舍人劉斌説建德曰:「今唐有關內,鄭有河南,夏居河北,此鼎足相持之勢也。聞唐兵悉眾攻鄭,首尾二年,鄭勢日蹙而唐兵不解。唐強鄭弱,其勢必破鄭,鄭破則夏有齒寒之憂。為大王計者,莫若救鄭,鄭拒其內,夏攻其外,破之必矣。若卻唐全鄭,此常保三分之勢也。若唐軍破後而鄭可圖,則因而滅之,總二國之眾,乘唐軍之敗,長驅西入,京師可得而有,此太平之基也。」建德大悦曰:「此良策矣。」適會世充遣使乞師於建德,即遣其職方侍郎魏處繪入朝,請解世充之圍。
  • 15.    《舊唐書》:四年二月,建德克周橋,虜海公,留其將範願守曹州,悉發海公及徐圓朗之眾來救世充。軍至滑州,世充行台僕射韓洪開城納之,遂進逼元州、梁州、管州,皆陷之,屯於滎陽。三月,秦王入武牢,進薄其營,多所傷殺,並擒其將殷秋、石瓚。時世充弟世辨為徐州行台,遣其將郭士衡領兵數千人從之,合眾十餘萬,號為三十萬,軍次成臯,築宮於板渚,以示必戰。又遣間使約世充共為表裏。經二月,迫於武牢,不得進。秦王遣將軍王君廓領輕騎千餘抄其糧運,獲其大將張青特,虜獲甚眾。
  • 16.    《舊唐書》:建德數不利,人情危駭,將帥已下破孟海公,皆有所獲,思歸洺州。凌敬進説曰:「宜悉兵濟河,攻取懷州河陽,使重將居守。更率眾鳴鼓建旗,逾太行,入上黨,先聲後實,傳檄而定。漸趨壺口,稍駭蒲津,收河東之地,此策之上也。行此必有三利:一則入無人之境,師有萬全;二則拓土得兵;三則鄭圍自解。」建德將從之,而世充之使長孫安世陰齎金玉啗其諸將,以亂其謀。眾鹹進諫曰:「凌敬書生耳,豈可與言戰乎?」建德從之,退而謝敬曰:「今眾心甚鋭,此天讚我矣。因此決戰,必將大捷。已依眾議,不得從公言也。」敬固爭,建德怒,扶出焉。其妻曹氏又言於建德曰:「祭酒之言可從,大王何不納也?請自滏口之道,乘唐國之虛,連營漸進,以取山北,又因突厥西抄關中,唐必還師以自救,此則鄭圍解矣。今頓兵武牢之下,日月淹久,徒為自苦,事恐無功。」建德曰:「此非女子所知也。且鄭國懸命朝暮,以待吾來,既許救之,豈可見難而退,示天下以不信也?」於是悉眾進逼武牢,官軍按甲挫其鋭。
  • 17.    《舊唐書》: 及建德結陣於汜水,秦王遣騎挑之,建德進軍而戰,竇抗當之。建德少卻,秦王馳騎深入,反覆四五合,然後大破之。建德中槍,竄於牛口渚,車騎將軍白士讓、楊武威生獲之。先是,軍中有童謠曰:「豆入牛口,勢不得久。」建德行至牛口渚,甚惡之,果敗於此地。建德所領兵眾,一時奔潰,妻曹氏及其左僕射齊善行將數百騎遁於洺州。餘黨欲立建德養子為主,善行曰:「夏王平定河朔,士馬精強,一朝被擒如此,豈非天命有所歸也?不如委心請命,無為塗炭生人。」遂以府庫財物悉分士卒,各令散去。善行乃與建德右僕射裴矩、行台曹旦及建德妻率偽官屬舉山東之地,奉傳國等八璽來降。七月,秦王俘建德至京師,斬於長安市,年四十九。自起軍至滅,凡六歲,河北悉平。其年,劉黑闥復盜據山東。
  • 18.    舊唐書 列傳第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05]
  • 19.    新唐書 列傳第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05]
  • 20.    太康發現竇建德墓冢  .太康晚報[引用日期2014-01-08]
  • 21.    胡寅.《讀史管見》:嶽麓書社,2011年:第593、598、601—603頁
  • 22.    愛新覺羅·弘曆批註.《乾隆御批綱鑑》:黃山書社,1996年:第2706—2707、2710—2711頁
  • 23.    歷史沿革  .山東武城縣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23-01-31]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