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社會主義國家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社會主義國家,就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社會主義制度其基本要素是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堅持人民當家作主。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蘇聯解體後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立足基本國情,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世界上現有的社會主義國家共有五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和古巴共和國。
中文名
社會主義國家
外文名
Socialist countries
解    釋
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
分    類
科學社會主義
發    源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
現有國家
中國、朝鮮越南老撾古巴

社會主義國家發展歷程

編輯
社會主義國家,一般指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標誌是共產黨(工人黨或勞動黨)執政,而且往往是採用一黨制或一黨專政制。由於社會主義國家普遍實行一黨制或一黨專政制,且是共產黨(工人黨或勞動黨)執政,因此在世界上又被稱為共產主義國家
社會主義國家建立後,大多加入社會主義陣營
1989年到1991年間,蘇聯和蘇聯控制下的東歐發生劇烈的政治動盪,共產黨或者共產主義政黨紛紛失去政權。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使得社會主義國家急劇減少, [1]  也令其餘的社會主義國家產生空前的危機。因此使得剩餘社會主義國家(南斯拉夫聯盟)也開始分裂,以古巴為代表的社會主義國家僅進行有限的改良,以中國為代表社會主義國家開始進行改革。對於進行改革的社會主義國家,在西方人眼中已經不再屬於社會主義國家,認為這是“共產主義失敗論”的根據之一,甚至於像朝鮮這樣的保守派社會主義國家也認為已經“變質”了,這些不過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意識分化而已。
二戰後的民族獨立浪潮中,除部分國家走上蘇聯模式社會主義的道路,還有相當數量的新獨立國家也曾宣佈自己是某種特殊類型的社會主義國家,總共約有50多個。這些國家的社會主義往往具有民族主義或宗教的色彩,如:國大黨社會主義、綱領黨社會主義、復興黨社會主義、佛教社會主義、伊斯蘭社會主義、阿拉伯社會主義、烏賈馬(村社)社會主義、非洲社會主義、桑地諾社會主義等。
  1. 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德國自稱的國家社會主義並非社會主義的一種形式,而是納粹對法西斯主義的包裝。對社會主義類似的聲明還有日本法西斯鼻祖北一輝的法西斯主義代表作《國體論及純正社會主義》。事實上國家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建立在極端仇視共產黨人和馬克思主義的基礎上的,屬於極右思想,若將其歸入社會主義,當屬斷章取義。將社會主義和所謂的國家社會主義進行混淆往往是社會主義的反對者對人民的欺騙手段,以敗壞社會主義的名譽。
  2. 民主社會主義:這是在北歐等地盛行的以高度發達和高福利為代表的制度,較社會民主主義更為偏左,其依靠是原始積累,屬於一種典型的改良主義,是資本主義左翼的一種主張。但在西方語境中“社會主義”通常指北歐國家的制度。
  3. 市場社會主義:在西方用來形容中國在20世紀80年代的混合制經濟和社會主義的體制。是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前身。

社會主義國家曲折發展啓迪

編輯
1.正確認識蘇聯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曲折發展,樹立正確的發展觀。
20世紀中期蘇聯和東歐的一些社會主義國家 20世紀中期蘇聯和東歐的一些社會主義國家
第一,從世界歷史的長河看,社會主義在短時期內還只處於初級發展階段。蘇聯革命和建設從1917年算起也只有74年,需要一個摸索的實踐過程。如1961年蘇聯共產黨第二十二次代表大會綱領宣稱社會主義已在蘇聯取得“完全的、最後的勝利”,要在1980年基本建成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建設論;1967年勃列日涅夫宣稱在二十年內要完善發達的社會主義,現正處在這一漫長曆史階段的起點論;戈爾巴喬夫則在蘇共二十七大修改為社會主義完善論。所有這些,都是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發展不成熟的表現。可以説,對20世紀社會主義實踐的定位不準是社會主義運動的最大歷史教訓。
第二,原有社會主義國家除東德外大都是在商品經濟不發達或不夠發達的條件下,走上了非資本主義的發展道路的。社會主義國家如果不集中力量把發展社會生產力放在首位,不堅持市場經濟為社會主義服務的道路,在經濟現代化和政治民主化方面,是不能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相匹敵或趕上他們,要真正站住腳是十分困難的。
第三,社會主義是由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社會,它比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革命都要徹底,因而社會主義的鞏固要比歷史上任何革命都困難得多,需要一個歷史長過程才能走向成熟。特別是在生產關係和分配領域絕不能急於求成。試想英、法、美國的資產階級革命的鞏固都要花費200年、86年(1789年—1875年)和100年(1775年—1877年),何況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呢。
在對社會主義國家的認識上,要不要改革,實際上是第二次革命,或社會主義革命的繼續問題。而如何改革則同樣關係到革命的成敗問題,蘇聯在新經濟政策實施中的剎車。30年代以來約半個世紀沒有重大改革舉措嚴重影響經濟的發展和80年代後期不顧實情的急劇改變帶來的災難都説明了這一點。在我們的歷史教學中迴避改革過程既不能使人們理解為什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中國特色的必由之路,也不會有助於人們理解怎麼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的突然發生劇變。
華沙條約組織
華沙條約組織(2張)
蘇聯近半個世紀的過緩改革進程,並未改革蘇聯社會主義模式(亦被稱為斯大林模式)的根本弊端,從而帶來了積重難返的困境,使蘇聯面臨難以解決的四大矛盾,即理論上的社會主義優越性和實踐上在和資本主義競爭共處中的劣勢擴大;理論上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和實踐上的社會霸權擴張主義的推行;理論上的民族團結與自治和實踐上的大俄羅斯主義及嚴重的民族問題;以及理論上的無產階級先鋒隊蘇共領導和實踐上蘇共領導層特權腐化嚴重喪失先鋒性。這些是導致蘇聯解體的深層次的內因。如果把蘇聯模式和社會主義道路和模式相混同,這顯然是一種極大的誤解。本世紀以來,各國社會主義運動的實踐既面臨帝國主義的武裝干涉、軍事和經濟封鎖、政治包圍以及思想文化的演變,妄圖扼殺社會主義制度或改變社會主義國家的顏色;另一方面,又充滿着推行蘇聯的革命和建設道路與探索符合本國國情的多樣化道路間的曲折鬥爭。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興衰,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道路的實踐都説明了這一歷史事實。
2.社會主義國家的實踐表明,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應該同各國的實際相結合,絕不應拘泥於蘇聯模式。多樣化道路是社會主義革命必由之路。要樹立正確的多元模式觀。
經互會 經互會
蘇東社會主義國家的劇變還表明,我們必須根據新的情況不斷豐富和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列寧主義,僵化地理解馬克思主義決不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必須堅持實踐第一標準和社會生產力標準。蘇東國家轉軌以來,已經少則26年多則28年了,整個説來經濟、政治、社會和思想文化出現嚴重滑坡,迄今尚未見全面恢復態勢,俄羅斯又面臨新一輪經濟衰退的險境,由社會主義轉向資本主義軌道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人們將重新審視如何結合本國實際實現經濟現代化和政治民主化之路。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必須堅持實踐第一標準和社會生產力標準,廢棄生產關係決定論和唯意志論;堅持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而所有這些需要我們幾代人一步一個腳印地奮鬥不息。

社會主義國家發展前景

編輯
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世界社會主義運動不僅頂住蘇東劇變的衝擊,而且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
一是古巴、越南、老撾、中國、朝鮮等社會主義國家在蘇東劇變後頂着前所未有的壓力,正在積極探索適合本國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特別是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堅持改革開放,取得重要的成就。
二是西方發達國家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的“馬克思熱”,馬克思主義的重新傳播成為當今世界國際政治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三是在一些原社會主義國家如白俄羅斯、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摩爾多瓦,社會主義力量正在重新集聚。
四是亞洲、非洲特別是拉美一些國家在飽嘗新自由主義的苦果之後,左翼政府紛紛上台執政。
五是在一些最不發達國家,社會主義運動出現了新的發展趨勢。特別是在南亞,尼泊爾革命的勝利與印度共產黨各派別的繁盛發展,代表了以議會鬥爭和武裝革命等不同方式獨立自主地實施社會主義的成功可能。
人類社會從來都是在曲折中螺旋式向前發展的。社會主義制度雖然走過90多年的歷程,創造過一系列輝煌的業績,但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只是短暫的一瞬間。同有着幾百年歷史的較為成熟的資本主義制度相比,社會主義制度仍處於艱辛的成長過程之中。正是從這個意義説,20世紀社會主義的實踐,還只是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進程中的一個序幕。社會主義是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最為深刻的社會變革,鬥爭—失敗—再鬥爭,高潮—低潮—更高潮,這是社會主義全球化實現對資本主義全球化替代的必經歷程。
“風物長宜放眼量”。雖然實現社會主義全球化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最終替代有一段十分艱辛而又較長遠的路要走,但從一定意義上講,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已經開始走出低谷,並逐步走向復興。我們對共產主義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充滿必勝的信念和堅強的決心。
兩極世界理論在繼承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綜合運用唯物辯證法、地緣經濟、地緣政治和社會形態學視角研究分析世界歷史結構基礎上,對社會主義運動方向和共產主義實現途徑作了理論預測。“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提出從很多角度印證了兩極世界理論的理論預言。兩極世界理論預言,在社會主義中國推動下,通過社會主義對外“產權合作”的方式,階級差別將逐漸消滅並最終實現世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對外“產權合作”的第一階段是第四區和第三區的國企合作,第二階段是第四區、第三區、第二區的金融合作,第三階段是第四區、第三區、第二區、第一區實現世界共產主義的經濟政治合作。 [2] 

社會主義國家本質區別

編輯
在社會主義國家,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是社會主義民主與資本主義民主的本質區別。
(1)在社會主義國家,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權力由人民行使,但不會由全體人民直接行使。
(2)在社會主義國家全體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方式是間接的,即通過選舉人民代表由人民代表組成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人民行使國家權力。
(3)社會主義民主與資本主義民主的本質區別在於國家是否由人民當家作主。行使國家權力的是直接還是間接,並不是社會主義民主與資本主義民主的本質區別。

社會主義國家國家列表

編輯

社會主義國家現有

現存的社會主義國家
國名
執政黨
建國日
現任執政黨領導人
1949年10月1日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
1945年9月2日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1948年9月9日
古巴共和國
1959年1月1日
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
1975年12月2日

社會主義國家已消失

已消失的社會主義國家
國名
執政黨
存在時間
備註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
1922年12月22日~1991年12月25日
聯邦制國家,1917年在俄國爆發十月革命,80年代後期民族獨立運動興起,加盟共和國均脱離蘇聯,1991年徹底解體
1949年8月20日~1989年10月23日
1945年4月蘇聯解放匈牙利,1949年8月成立社會主義政權,1989年10月通過憲法修正案,改國名為匈牙利共和國
羅馬尼亞共產黨
1947年12月30日~1989年12月28日
1944年蘇聯解放羅馬尼亞,1947年成立社會主義政權,1989年12月爆發暴力衝突,改國名為羅馬尼亞
保加利亞共產黨
1946年9月15日~1990年11月15日
1944年9月蘇聯解放保加利亞,1946年成立社會主義政權,1990年11月改國名為保加利亞共和國
1944年7月21日~1989年12月29日
1944年8月蘇聯解放波蘭,1989年通過議案改國名為波蘭共和國
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
1948年5月9日~1990年3月6日
1945年5月蘇聯解放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11月發生“天鵝絨革命”,1990年3月改國名為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
1949年10月7日~1990年10月3日
1945年5月蘇聯攻克柏林,1961年設立柏林牆,1989年柏林牆倒塌,1990年10月併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1946年1月11日~1991年4月1日
1944年11月由共產黨和民族主義力量解放,1991年4月通過憲法修正案改國名為阿爾巴尼亞共和國
1945年11月29日~1992年4月27日
1945年軸心國撤離南斯拉夫,1948年與蘇聯交惡,1992年因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的退出而解體
1924年11月26日~1992年2月12日
1924年受蘇聯扶持,推翻了博克多汗國。1946年中國承認獨立,1992年改國名為蒙古國
1921年8月14日~1944年10月13日
1921年受俄國扶持,30年代開始內政受蘇聯控制,1944年併入蘇聯
1967年11月30日~1990年5月22日
又稱南也門,1967年因也門內戰而成立,1990年與阿拉伯也門共和國合併為也門共和國
1976年1月5日~1979年1月7日
1979年1月10日~1993年10月24日
1979年越南入侵,柬共撤離本土後成立民主柬埔寨聯合政府,越南則扶持了柬埔寨人民共和國(傀儡政權)。1989年越南撤軍,1993年柬埔寨王國成立
1978年4月29日~1992年4月28日
1978年蘇聯扶持成立,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1992年親蘇的納吉布拉倒台,改國名為阿富汗伊斯蘭國
1974年9月21日~1991年5月28日
1974年軍人政變上台,1984年成立社會主義政權,1991年改稱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
1975年10月30日~1990年3月1日
1972年人民革命黨通過政變上台,1990年3月改稱貝寧共和國
1975年11月11日~1992年1月21日
由蘇聯、古巴扶持,1991年實行多黨制,1992年改國名為安哥拉共和國
1968年12月~1991年6月10日
非洲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1990年放棄馬列主義,1991年改國名為剛果共和國
1975年6月25日~1990年11月11日
1990年11月改行多黨制,改國名為莫桑比克共和國
1969年10月~1991年2月1日
1991年1月被暴力推翻,改國名為索馬里共和國
匈牙利蘇維埃共和國
匈牙利共產黨
1919年3月21日~1919年8月6日
因羅馬尼亞攻佔布達佩斯而解散
共產黨、獨立社會民主黨
1919年4月13日~1919年5月3日
為巴伐利亞獨立社會民主黨建立的共和國

1919年6月16日~1919年7月7日
於1919年7月7日被捷克斯洛伐克資產階級政權扼殺。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