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弟子規

(清朝李毓秀創作的三言韻文)

編輯 鎖定
《弟子規》,原名《訓蒙文》,是清朝李毓秀所作的三言韻文,約作於康熙年間 [1]  ;後經賈存仁(一説賈有仁 [3]  )修訂改編,命名為《弟子規》 [2] 
該文共為五個部分,其首章“總敍”將孔子的話,用三字句改編而成,正文分為“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四個部分,並對其進行閘釋 [4]  ;主要列舉了為人子弟在家、外出,待人、接物、處世、求學時應有的禮儀規範 [1] 
該文用佛家天台宗 " 五重玄義 " 的方法演義《弟子規》113件事背後的義理,便於學習者能切入其中 [19]  。清朝時,《弟子規》被朝廷高度重視,被定為幼學必讀教材,並被譽為“開蒙養正最上乘”的讀物 [1] 
作品名稱
弟子規
作    者
李毓秀
創作年代
清朝
作品出處
《清麓叢書》
作品體裁
三言韻文
外文名
Disciple Gauge
作品別名
訓蒙文

弟子規作品原文

編輯
弟子規
總敍
弟子1規,聖人2訓。首孝悌3,次謹信。
泛愛眾,而親仁。有餘力,則學文4
入則孝
父母呼,應勿5緩,父母命,行勿懶,
父母教6,須敬聽,父母責7,須順承8
冬則温,夏則凊,晨則省9,昏則定10
出必告,反11必面,居有常12,業無變13
事雖小,勿擅為14,苟15擅為,子道16虧。
物雖小,勿私藏,苟私藏,親心傷。
17所好18,力19為具20,親所惡,謹21為去22
身有傷,貽23親憂,德有傷,貽親羞24
親愛我,孝何難25,親憎我,孝方26賢。
親有過27,諫使更,怡28吾色,柔29吾聲。
諫不入30,悦復諫,號泣隨31,撻32無怨。
親有疾33,藥先嚐,晝夜侍,不離牀。
34三年,常悲咽35,居處變36,酒肉絕37
38盡禮39,祭盡誠,事40死者,如事生。
出則悌
兄道友41,弟道恭42,兄弟睦43,孝在中44
財物輕,怨何生,言語忍,忿45自泯46
或飲食,或坐走,長者先,幼者後。
長呼47人,即代叫48,人不在,己即到。
稱尊長,勿呼名49,對尊長,勿見50能。
路遇長,疾趨5152,長無言,退恭53立。
54下馬,乘55下車,過565758,百步餘。
長者立,幼勿坐,長者坐,命乃59坐。
尊長前,聲要低,低不聞,卻非宜。
進必趨60,退必遲,問起對,視勿移。
事諸父61,如事父,事諸兄62,如事兄。
朝起早,夜眠遲,老易至,惜此時。
晨必盥63,兼漱口,便溺回,輒64淨手。
冠必正,紐必結,襪與履,俱緊切。
置冠服,有定位,勿亂頓65,致污穢66
衣貴潔,不貴華67,上循分68,下稱69家。
對飲食,勿揀擇,食適可,勿過則70
年方少,勿飲酒,飲酒醉,最為醜。
步從容,立端正,揖深圓,拜恭敬。
勿踐閾71,勿跛倚72,勿箕踞73,勿搖髀74
緩揭簾,勿有聲,寬轉彎,勿觸稜75
執虛76器,如執盈77,入虛室,如有人。
事勿忙,忙多錯,勿畏難,勿輕略。
鬥鬧場,絕勿近,邪僻事,絕勿問。
將入門,問孰存,將上堂,聲必揚78
人問誰,對以名,吾與我,不分明。
用人物,須明求,儻79不問,即為偷。
借人物,及時還,人借物,有勿慳80
凡出言,信為先,詐81與妄82,奚83可焉?
話説多,不如少,惟84其是85,勿佞86巧。
奸巧語,穢污詞,市井氣,切戒之。
見未真,勿輕言,知未的87,勿輕傳。
事非宜,勿輕諾,苟輕諾,進退錯。
凡道字88,重且舒89,勿急疾,勿模糊。
彼説長,此説短,不關己,莫閒管90
見人善,即思齊,縱去遠91,以漸躋92
見人惡,即內省93,有則改,無加警。
唯德學,唯才藝,不如人,當自礪。
若衣服,若飲食,不如人,勿生戚94
聞過怒,聞譽樂,損友來,益友95卻。
聞譽恐,聞過欣,直諒士96,漸相親。
無心非97,名為錯,有心非,名為惡。
過能改,歸於無,倘掩飾,增一辜98
泛愛眾
凡是人,皆須愛,天同覆99,地同載100
行高者,名自高,人所重,非貌高。
才大者,望自大,人所服,非言大101
己有能,勿自私,人所能,勿輕訾102
勿諂富,勿驕貧103,勿厭故,勿喜新。
人不閒,勿事攪,人不安,勿話擾。
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説。
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
揚人惡,即是惡,疾之甚,禍且作。
善相勸,德皆建,過不規,道兩虧。
凡取與,貴分曉,與宜多,取宜少。
將加人,先問己,己不欲,即速已104
恩欲報,怨欲忘,報怨短,報恩長。
待婢僕,身貴端105,雖貴端,慈而寬。
勢服人,心不然,理服人,方無言。
親仁
同是人,類不齊,流俗眾,仁者希。
果仁者,人多畏,言不諱,色不媚。
能親仁,無限好,德日進,過日少。
不親仁,無限害,小人進,百事壞。
餘力學文
不力行,但學文,長浮華,成何人。
但力行,不學文,任己見,昧理真。
讀書法,有三到,心眼口,信106皆要。
方讀此,勿慕彼,此未終,彼勿起。
寬為限,緊用功,工夫到,滯塞通。
心有疑,隨札記107,就人問,求確義。
房室清,牆壁淨,几案潔,筆硯正。
墨磨偏,心不端,字不敬,心先病。
列典籍,有定處,讀看畢,還原處。
雖有急,卷108109110,有缺壞,就補之。
非聖書111,屏112勿視,蔽聰明,壞心志。
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113114 [8] 

弟子規註釋譯文

編輯

弟子規詞句註釋

1.弟子:舊時對學生或小孩的稱謂。
2.聖人:指孔子。
3.弟:同“悌”,尊敬、順從兄長。
4.文:文獻、典籍。
5.勿:不要,不。
6.教:教育,教誨。
7.責:責備、責罵。
8.順承:順從地接受。
9.省(xǐng):問安,請安。
10.定:服從父母安定地入睡。
11.反:同“返”,返家,返回。
12.常:固定不變,保持常規。
13.變:變化,改變。
14.擅為:擅自做主,盲目行動。
15.苟:如果,若是。
16.子道:為人父母之道。
17.親:父母。
18.好:喜好,愛好。
19.力:盡力,努力。
20.具:置辦,準備。
21.謹:認真、嚴肅、恭敬的態度。
22.去:去掉、除去。
23.貽:遺留,此處引申為帶給。
24.羞:羞恥、恥辱。
25.何難:有什麼困難,不難。
26.方:才。
27.過:過錯,過失。
28.怡:和悦。
29.柔:柔和,温和。
30.入:聽取,採納。
31.隨:緊接着,跟隨。
32.撻:鞭打。
33.疾:疾病。
34.喪:跟死了人有關的事情。這裏指守喪。
35.悲咽:因悲哀傷心而哭泣。
36.居處變:舉喪期間,子女的日常生活起居應當有所變化、簡化,以示孝道,如夫妻分居、禁食酒肉等。
37.絕:杜絕,戒除。
38.喪:喪事。
39.禮:禮節。
40.事:對待,侍候。
41.友:友愛。
42.恭:恭敬。
43.睦:和睦。
44.在中:體現在其中。
45.忿:憤怒,怨恨。
46.泯(mǐn):泯滅,消失。
47.呼:呼喊,呼喚。
48.代叫:就代為呼喚。
49.呼名:直呼姓名。
50.見(xiàn)能:炫耀自已的才能,見,同“現”。
51.疾趨:快步走上前。
52.揖(yī):作揖,古時的一種拱手禮。
53.恭:恭敬。
54.騎:騎在馬上。
55.乘(chéng):乘坐在車中。
56.過:長輩走過去。
57.擾:還,還要。
58.待:等待。這裏指在原地稍等片刻。
59.乃:才能。
60.趨:走快。
61.諸父:伯父,叔父。
62.諸兄:堂兄堂弟。
63.盥(guàn):洗臉,洗手。
64.輒:立即。
65.頓:放置。
66.穢:弄髒。
67.華:美觀。
68.分:名分,職分。
69.稱:和家裏的身分相稱。
70.則:規定,一定的數量。
71.闕:門檻。
72.跛:偏。
73.箕距:兩腿叉開蹲着或坐着。
74.髀:大腿。
75.稜:物體的稜角。
76.虛:空。
77.盈:滿。裝滿東西。
78.揚:高,擴大。
79.儻:通“倘”,假若。
80.慳:吝嗇,小氣。
81.詐:欺騙。
82.妄:胡言亂語。
83.奚:何,怎麼。
84.惟:只有,只要。
85.是,恰當,無誤。
86.佞:會説動聽的話。
87.的:鮮明,明白。
88.道字:説話吐字。
89.舒:流暢。
90.不關己,莫閒管:《孔子家語》“無多事,多事多患。”
91.縱:雖然。
92.躋:登,上升。
93.省:檢查自己的思想和言行。
94.戚:憂患,悲哀。
95.友:友直,友量,有誠信。
96.直諒士:正直誠實的知識分子。
97.非:用作動詞,做壞事。
98.辜:罪,罪過。
99.覆:遮蓋。
100.載:承擔。
101.言大:誇大其詞,吹噓。
102.訾:詆譭,怨恨。
103.勿諂富,勿驕貧:《禮記·坊記》“小人貧斯約,富斯驕,約斯盜,驕斯亂。”
104.已:停止。
105.端:直,正。
106.信:的確,確實。
107.札記:分條記錄,作為參考的文字。
108.卷:卷軼,書本。
109.束:捆綁。
110.齊,整齊。
111.聖書:指儒家經書。
112.屏:除去,放棄。
113.馴:漸進,逐漸。
114.致:達到。 [8] 

弟子規白話譯文

總敍
弟子規,孝敬父母、友愛兄弟姐妹,其次是謹言慎行、信守承諾。
博愛大眾,親近有仁德的人。學好自己的思想道德之後,有多餘精力,就應該多學多問。
入則孝
如果父母呼喚自己,應該及時應答,不要故意拖延遲緩;如果父母交代自己去做事情,應該立刻動身去做,不要故意拖延或推辭偷懶。
父母教誨自己的時候,態度應該恭敬,並仔細聆聽父母的話;父母批評和責備自己的時候,不管自己認為父母批評的是對是錯,面對父母的批評都應該態度恭順,不要當面頂撞。
冬天天氣寒冷,在父母睡覺之前,應該提前為父母温暖被窩,夏天天氣酷熱,應該提前幫父母把牀鋪扇涼;早晨起牀後,應該先探望父母,向父母請安問好;到了晚上,應該伺候父母就寢後,再入睡。
出門前,應該告訴父母自己的去向,免得父母找不到自己,擔憂記掛;回到家,應該先當面見一下父母,報個平安;雖然子女有出息,父母會高興,但是父母輩對子女最大的期望不是你多麼有出息,而是你平平安安穩穩當當,一生沒有災秧。所以,居住的地方儘量固定,不要經常搬家,謀生的工作也不要經常更換。
事情雖小,也不要擅自作主和行動;擅自行動造成錯誤,讓父母擔憂,有失做子女的本分。
自己有什麼東西,就算很小,也不要揹着父母私藏。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如果私藏東西,即使自己很謹慎,也免不了會有被父母發現的一天,那時父母會傷心。
父母喜歡的事情,應該盡力去做;父母厭惡的事情,應該小心謹慎不要去做。
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必然會引起父母憂慮。所以,應該儘量愛惜自己的身體,不要讓自己受到不必要的傷害。自己的名聲德行受損,必然會令父母蒙羞受辱。所以,應該謹言慎行,不要讓自己的名聲和德行無端受損,更不要去做那種傷風敗俗,自污名聲,自賤德行的事情。
父母對我們態度慈愛的時候,孝敬父母恭順父母不是什麼難事;父母對我們態度不好,批評我們,埋怨我們,或者惡聲惡氣,厭惡我們,憎恨我們,打罵我們,甚至動刀動槍殺害我們,還能對父母心存孝意,才是難能可貴。[17]
如果自己認為父母有過錯,應該努力勸導父母改過向善,以免父母鑄成更大的錯誤,使父母陷於不義的境地;不過要注意方法,勸導時應該和顏悦色、態度誠懇,説話的時候應該語氣輕柔。
如果自己勸解的時候,父母聽不進去,不要強勸,應該等父母高興的時候再規勸,別跟父母頂撞,徒惹父母生氣,還達不到規勸的效果;如果父母不聽勸,又哭又鬧,就暫時順從父母;如果把父母勸惱,生氣責打自己,不要心生怨恨,更不要當面埋怨。
父母親生病時,要替父母先嚐藥的冷熱和安全;應該盡力晝夜服侍,一時不離開父母牀前。
父母去世之後,守孝三年,經常追思、感懷父母的養育之恩;生活起居,戒酒戒肉。
辦理父母的喪事要合乎禮節,不可鋪張浪費;祭奠父母要誠心誠意;對待去世的父母,要像生前一樣恭敬。
出則弟
兄長要友愛弟妹,弟妹要恭敬兄長;兄弟姐妹能和睦相處,父母自然歡喜,孝道就在其中了。
輕財重義,怨恨就無從生起;言語上包容忍讓,忿怒自然消失。
不論飲食用餐,或就坐行走;都要年長者優先,年幼者在後。
長輩呼喚別人,應該立即代為傳喚和轉告;如果那個人不在,或者找不到那個人,應該及時告知長輩。
稱呼尊者長輩,不應該直呼其姓名;在尊者長輩面前,應該謙虛有禮,見到尊者長輩有所不能,幫助可以,但不應該故意炫耀自己的才能,故意顯示自己比尊者長輩強。
路上遇見長輩,應恭敬問好行禮;如果長輩沒有説話,應退後恭敬站立一旁,等待長輩離去。
如果遇見長輩時,自己是騎馬或乘車,應下馬或下車問候;等待長者離開百步之遠,方可續行。
長輩站着的時候,晚輩不應該坐着。具體是長輩坐下前,晚輩不應該先坐;大家都坐着的時候,長輩站起來時,晚輩也應該站起來;大家都坐着的時候,又一個長輩進來了,晚輩也應該立即站起來,以示尊敬。長輩坐定以後,晚輩應該等長輩示意自己坐下時,才可以坐。
在尊長跟前與尊長説話,或者在尊長跟前與別人説話,應該低聲細氣,不應該咋咋呼呼;但聲音太低,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尊長聽不清楚,也不合適。
到尊長面前,應快步向前;退回去時,稍慢一些才合禮節;長輩問話時,應該站起來回答,而且應該注視聆聽,不應該東張西望;
對待父輩祖輩,如養父,姑父,姨父,叔父,舅父,岳父,祖父,外祖父,曾祖父,外曾祖父等等長輩,應該如同對待自己的親生父親一般孝順恭敬;對待兄輩,如堂兄,表兄,族兄等兄長,應該如同對待自己的同胞兄長一樣友愛尊敬。
早上應該早起,晚上不應該過早睡;因為人生易老,所以應該珍惜時光。
早晨起牀,務必洗臉梳妝、刷牙漱口;大小便回來,應該洗手。
穿戴儀容整潔,扣好衣服紐扣;襪子穿平整,鞋帶應繫緊。
放置衣服時,應該固定位置;衣物不要亂放亂扔,以免使家中髒亂差。
服裝穿着重在整潔,不在多麼華麗;一方面應該考慮自己的身份地位,另一方面應該根據家庭實力量力而行。
對待飲食,不要挑挑揀揀,嫌這嫌那;飲食吃飽吃好就行,不要過分追求美食,三餐只需吃個八分飽即可,避免過量,危害健康。
少年未成,不可飲酒;酒醉之態,最為醜陋。
走路步伐從容穩重,站立要端正;上門拜訪他人時,拱手鞠躬,真誠恭敬。
不要踩在門檻上,站立不要歪斜,不要依靠在牆上;坐的時候不可以伸出兩腿,腿不可亂抖動。
進出房間揭簾子、開關門的時候,應該動作輕緩,不要故意發出聲響;拐彎的時候,應該繞大點圈,不要直楞楞的貼着牆角或者直角拐,這樣就不會撞到物品的稜角,以致受傷,也不會因為有人在拐角處突然出現而撞在一起。
拿空器具的時候,應該像拿着裏面裝滿東西的器具一樣,端端正正,不要甩來甩去,不然會顯得很輕浮;進入無人的房間,也應該像進入有人的房間一樣,不可以隨便。
做事的時候,即使再緊迫,也不要慌慌張張,因為忙中容易出錯;不要畏懼困難,也不要草率行事。
打鬥、賭博、色情等不良場所,絕對不要接近;對邪僻怪事,不要好奇過問。
將要入門之前,應先問:“有人在嗎?”進入客廳之前,應先提高聲音,讓屋裏的人知道有人來了。
屋裏的人問:“是誰呀?”,應該回答名字;若回答:“是我”,讓人無法分辨是誰。
想用別人的物品,應該明明白白向人請求、以徵得同意;如果沒有詢問主人意願,或者問了卻沒有徵得主人同意,而擅自取用,那就是偷竊行為。
借人物品,應該及時歸還;以後若有急用,再借不難。
開口説話,誠信為先;欺騙和胡言亂語,不可使用;
話多不如話少;説話事實求是,不要妄言取巧;
不要講奸邪取巧的話語、下流骯髒的詞語;勢利市井之氣,千萬都要戒之。
沒有得知真相之前,不要輕易發表意見;不知道真相的傳言,不可輕信而再次傳播。
對不合理的要求,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輕易答應許諾;如果輕易答應,就會使自己進退兩難。50、説話時吐字清楚,語速緩慢;説話不要太快、吐字模糊不清。
不要當面説別人的長處,背後説別人的短處;不關自己的是非,不要無事生非。
看見他人的善舉,要立即學習看齊;縱然能力相差很遠,也要努力去做,逐漸趕上。
看見別人的缺點或不良行為,要反省自己;有則改之,無則加以警惕。
只有品德學識才能技藝不如別人,應當自我激勵,自我磨礪,自我提高。
如果是穿着飲食不如他人,不要攀比憂愁。
如果聽到別人的批評就生氣,聽到別人的稱讚就歡喜,壞朋友就會來找你,良朋益友就會離你而去。
聽到他人稱讚自己,唯恐過譽;聽到別人批評自己,欣然接受,良師益友就會漸漸和你親近;
不是存心故意做錯的,稱為過錯;若是明知故犯的,便是罪惡。
知錯改過,錯誤就會消失;如果掩飾過錯,就是錯上加錯;
泛愛眾
凡是人類,皆須相親相愛;因為同頂一片天,同住地球上。
德行高尚者,名聲自然崇高;人們內心真正敬重的是德行,而不是那些表面上權勢高,地位高的人。
大德大才者,威望自然高大;人們內心真正信服的德才,而不是那些嘴上談論的大官,大人物,大財商。
自己有能力,不要自私自利,要幫助別人;他人有能力,不要嫉妒,應當欣賞學習。
不要獻媚巴結富有的人,也不要在窮人面前驕縱自大;不要喜新厭舊。
別人正在忙碌,不要去打擾;別人心情不好,不要用閒言閒語去打擾。
別人的短處,切記不要去揭短;別人的隱私,切記不要去宣揚。
讚美他人的善行就是行善;別人聽到你的稱讚,就會更加勉勵行善。
宣揚他人的惡行,就是在做惡事;對別人過分指責批評,會給自己招來災禍;
互相勸善,德才共修;有錯不能互相規勸,兩個人的品德都會虧欠。
取得或給予財物,貴在分明,該取則取,該予則予;給予宜多,取得宜少。
要求別人做的事情,先反省問自己願不願意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應立刻停止要求,不要強求別人去做。
欲報答別人的恩情,就要忘記對別人的怨恨;應該短期抱怨、長期報恩。
對待婢女和僕人,自己要品行端正、以身作則;雖然品行端正很重要,但是仁慈寬厚更可貴;
仗勢逼迫別人服從,對方難免口服心不服;以理服人,別人才會心悦誠服。
親仁
同樣是人,善惡正邪,心智高低,良莠不齊;流於世俗的人眾多,仁義博愛的人稀少。
如果有一位仁德的人出現,大家自然敬畏他;他直言不諱,不會察色獻媚。
能夠親近有仁德的人,向他學習,是無限好的事情;他會使我們的德行與日俱增,過錯逐日減少;
不肯親近仁義君子,就會有無窮的禍害;奸邪小人就會趁虛而入,影響我們,導致整個人生的失敗。
餘力學文
不能身體力行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縱有知識,也只是增長自己華而不實的習氣,變成一個不切實際的人。
只是身體力行,不肯讀書學習,就容易依著自己的偏見做事,也會看不到真理;
讀書的方法有三到:眼到、口到、心到,三者缺一不可。
做學問要專一,不能一門學問沒搞懂,又想搞其他學問。
讀書計劃要有寬限,用功要加緊;用功到了,學問就通了。
不懂的問題,記下筆記,就向良師益友請教,求的正確答案。
房間整潔,牆壁乾淨,書桌清潔,筆墨整齊。
墨磨偏了,心思不正,寫字就不工整,心緒就不好了。
書架取書,讀完之後,放歸原處。
雖有急事,也要把書本收好再離開,有缺損就要修補。
不良書刊,摒棄不看,以免矇蔽智慧和壞了心志。
遇到挫折,不要自暴自棄,通過身體力行聖賢的訓誡,就可以達到聖賢的境界。 [8] 

弟子規創作背景

編輯
弟子規圖畫
弟子規圖畫(4張)
清康熙年間,清朝作為少數民族統治階層,出於長久統治的目的,主動追求對儒家思想文化的認同;包括崇儒尊孔,提倡修讀四書五經,尊孔子為“大成至聖文宣先師”;大修孔廟,春秋祭孔、宣諭以孔子儒教為立國之本。清康熙九年(1670年),清朝朝廷根據儒學核心制定和頒發“聖諭”十六條,作為人們的思想準則和行為規範;另外,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薦舉山林隱逸,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開設明史館,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薦舉博學鴻詞、網羅名士、弘揚儒學等舉措都促進了儒家的發展 [7] 
李毓秀經過屢次科舉考試而不中後,放棄了對仕途的追求,轉而跟隨老師黨成遊歷四方,潛心學問,講學育人,最終走上了“著書立説,教書育人”的道路。在此過程中,李毓秀根據自身經歷,完成了《訓蒙文》。後來,賈存仁(一説賈有仁 [3]  對該文章進行了修訂並將名稱改為《弟子規》 [5]  [6] 

弟子規作品鑑賞

編輯

弟子規主題思想

《弟子規》的中心思想圍繞《論語·學而》中“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而闡發 [6]  。主要包括:
1.孝親敬長
《弟子規》全文的主題為孝。
《弟子規》開篇的“首孝悌”就強調了孝的地位和重要性。古人云:“水有源,木有本,父母者,人子之本源也。”人之所以能立於天地之間,是因為底下有根,根就是自己的父母,能不忘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才能對他人以及社會懷有感恩之心。對父母的關懷要從生活中的一點一滴做起。“冬則温,夏則清,晨則省,昏則定”,在生活上要關心父母,每天早晚向父母請安。“出必告,反必面”,不論是外出還是回來,都要告知父母,不讓父母為孩子擔心。孝敬父母,不僅要養父母之身,在物質方面滿足父母的需要,讓他們衣食無憂,更重要的是養父母之心,讓父母快樂。“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養父母之心的另一層含義就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不讓父母操心。要修身養性,潔身自好,讓父母因自己的德行而驕傲:要勤勉工作,報效社會,讓父母因自己的成就而自豪。“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呼喚,要立即應答,不可怠慢;父母交代的事情,要立刻去做,不可偷懶 [9] 
《弟子規》從個人修為做起,具有很強的實踐性和可操作性。它強調做人要從人性的原點——“孝”出發,首先修養身心,當德行充盈,在家就可以讓家庭和諧,全家長幼有序,共享天倫,治理國家就能起到身先士卒、以身作則的表率作用,從而帶領並影響自己的團體、國家,共同建設幸福家園,共謀和平安寧;相反,一個對自己的父母都沒有孝心的人,更不會愛護別人和社會大眾,這樣的人即使能力再強也難以擔當起社會的責任,説不定還會造成更大的危害 [9] 
2.慎行謹言
《弟子規》中,“謹慎”一詞的含義對於方今的社會秩序建設的啓發可以歸結為:其一,社會生活中務必要謹慎於細節:“冠必正,紐必結,襪與履,俱緊切。”人們常説:細節決定成敗,社會秩序的構建,社會和諧的構造在很多情況下,都能從細枝末節中窺出,墨子説:“昔者楚靈王好士細腰,故靈王之臣皆以一飯為節,脅息然後帶,扶牆然後起。”一個社會秩序的細微之處,兩個社會秩序的細微之處出現扭曲,對於社會秩序的運轉並無大礙,但無數個社會秩序的扭曲堆積到一處,如是楚王愛細腰,而國人多餓死的慘狀就不可避免。所以《弟子規》將“謹慎”落腳在留意於細節 [10] 
其次,良好社會秩序的確立要求社會成員務須謹慎彼此間的交往,其核心之要義即有所為而有所不為,例如交友當交益友,勿交損友,待人接物,更當小心翼翼,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完成個人的社會分工,安守本分,不要越俎代庖,而要持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 [10] 
再次,每個社會成員都要擁有一種自反省的精神,是非之心,廉恥之心,惻隱之心是儒教思想中對於人之為人的定位,並將這三種“心”作為先知先覺賦予人類的三種濟世情懷。所以,在社會生活中,為了捍衞共同的社會秩序,每個人都要謹慎的解剖自己,對照着聖賢的教誨,祛除一切利小、損羣體的利益訴求,推及此心用之於塑造社會秩序之平穩 [10] 
3.講求誠信
《弟子規》把誠信作為評價一個人德行的重要指標。“凡出言,信為先,詐與妄,奚可焉”,“事非宜,勿輕諾,苟輕諾,進退錯”。儒家認為,在待人接物中,人們所説的每一句話,都要以誠信作為基礎,做到“言必信,行必果”,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可輕易許諾,因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9] 
4.愛眾親仁,善以待人
《弟子規》中的愛,成為一種大愛,先用“見人善,即思齊”“非聖書,屏勿視”的方式提離個人修養,然後從愛親人開始,進而愛國家、愛整個天下。當愛推己及人,當樸素的親人的情感發展為愛他人、愛國家、愛世界的情感時,愛的境界就得到了提升,人的精神境界也得到了昇華 [9] 
5.學習規範及能力
《弟子規》要求“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做到了孝、悌、謹、信、愛眾、親仁之後,才可以學習技能、知識。道德教育與文化知識教育並重,而實際上二者在實踐過程中並不存在矛盾,而是並行不悖,相輔相成的 [2] 
《弟子規》認為“不力行,但學文。長浮華,成何人。但力行,不學文。任已見,味理真。”對於孝、悌、謹、信、愛眾、親仁這些應該努力實踐的德行,如果只是在學問上研究探索,卻不肯親身力行,這樣最容易養成虛幻浮華的習性,《弟子規》中,“同是人,類不齊。流俗眾,仁者希。”同樣是人,卻良莠不齊,隨流俗者多,有仁德者少,人們之間的智力差距是有限的,而差距漸漸拉開,是因為人們在道德修養、人格品行上有一定的差異 [2] 

弟子規藝術特色

《弟子規》在形式及藝術表現具有的特色為:
《弟子規》書法 《弟子規》書法
1.規範準則的具體可行。《弟子規》中的許多規範都具體可行。一系列要求:“步從容,立端正,揖深圓、拜恭敬,勿踐閾,勿皸倚,勿箕踞,勿搖髀”,不僅向青少年學生指出了具體的站立、行走、行禮的正確姿勢,而且指出一些應糾正的不良姿勢,這種具體明確的準則要求易於使青少年學生理解接受 [6] 
2.淺顯生動的理性論證。《弟子規》不僅對青少年學生提出了具體可行的準則要求,而且還儘可能地作了淺顯生動的理性論證,使青少年學生不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使行為建立在理性自覺的基礎上,也即不僅告訴青少年學生要怎樣做或不能怎麼做,而且還簡單淺顯地告訴了青少年學生為什麼要這麼做的理由。如“年方少,勿飲酒,飲酒醉,最為醜”,“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加勉,揚人惡,即是惡,疾之甚,禍自作”,“能親仁,無限好,德日進,過日少,不親仁,無限害,小人進,百事壞”等。把一些簡單的、普遍適用的道德認識,價值標準傳授給青少年學生,不僅會給他們的行為以具體指導和規約,而且還可以幫助青少年學生樹立基本的道德觀念,增強道德自覺自律精神 [6] 
3.朗朗上口的語言風格。《弟子規》採用三字一句,押韻的文字表達形式,這樣節奏明快,便於記誦,更易於為青少年學生接受領會 [6] 

弟子規成文依據

《弟子規》的成文依據主要是參考古賢盛典和結合個人生活經歷。
1.參考古賢盛典
作為行為規範類蒙學教材的集大成者,《弟子規》是建立在對其之前蒙學教材的借鑑與繼承之上的。
(1)參照《論語·學而》
在著書立説時,作者沒有脱離“聖人”的教誨另闢蹊徑,而是參考聖賢著作,遵循封建社會的倫理道德,對其進行合理的發揮。李毓秀在創作《訓蒙文》時以《論語》為基礎,對弟子進行諄諄教誨,符合儒學常理。《論語·學而》篇中有“子曰:弟子人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弟子規》的總敍“弟子規,聖人訓。首孝梯,次謹信。泛愛眾,而親仁。有餘力,則學文”就是依據此句的意思改編的,並以此為基礎,對弟子在家、出外、待人接物和求學等應有的禮儀以文字進行了規範 [5] 
(2)參照《禮記·曲禮》
《弟子規》的部分內容來源於《禮記·曲禮》;《弟子規》在著述中,許多地方都參考了《曲禮》一文的章節。如:《禮記·曲禮》:“凡為人子之禮,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在醜夷不爭”《弟子規》:“冬則温,夏則清,晨則省,昏則定”等 [5] 
(3)參照《童蒙須知》
《弟子規》中的部分內容參考《童蒙須知》;《弟子規》中的許多段落都是依據《童蒙須知》改編的。如:《童蒙須知》:“若父母長上有所召喚,卻當疾走而前,不可舒緩”《弟子規》:“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等 [5] 
(4)其他參照書籍
有學者認為,作者創作《弟子規》時還參考了古代的許多經典著作,如程端蒙董銖的《程董學則》,陳淳的《小學詩禮》等 [5] 
2.結合個人生活經歷
《弟子規》的形成與作者本人所受到的教育及個人修養密不可分,是他對當時社會現狀的感悟和對自身經歷反思的結果。《弟子規》的部分內容是李毓秀結合自己所處的環境有感而發的。
李毓秀一生都只是個秀才,沒有參加更高級別的考試,放棄了科考,幾乎是斷了人仕這條路,為什麼生活在這樣一種背景下的李毓秀偏偏此後再未考取更大的“功名”,依據推測,原因有二:
一是受他的老師黨成的影響。從乾隆年間的《直隸絳州志》直至民國年間的《新絳縣誌》中都提到,李毓秀的老師黨成是當時著名的名儒,李毓秀隨師遊歷二十年,受其影響頗深。
二是李毓秀家庭條件很富裕,沒有生活上的苦惱和壓力。據史志記載,李毓秀出身於地主家庭的説法可能比較可靠。由於家境富裕,家資豐厚,其生活應當十分優越。正是有了一個穩定的生活環境,李毓秀才能專志於學問,著《訓蒙文》。
因此,《弟子規》中一些內容也因此而來,體現了李毓秀所處的家庭環境 [5] 

弟子規侷限不足

《弟子規》在當代使用的侷限性和不足主要體現在:
1.行為條目與當代社會錯位
隨着時代的發展、語境的變化,《弟子規》成文之時給童蒙的示範行為和現實發生了一定的錯位,因為該文作於清朝揚州十日等事件後的特有時代背景,如“晨則省,昏則定”,早上起來時要向父母請安,晚上要替父母鋪好被子,侍奉父母安眠,當代子女不一定要一模一樣地做,但需要學會體貼關心父母,這並非國學經典,應被視為封建糟粕而剔除。
所以當下在借鑑《弟子規》時,不能侷限於字面行為的要求,應回到《弟子規》成文時的歷史背景下,去理解它要表達的思想和精神 [11] 
2.自身內容矛盾
《弟子規》的內容有矛盾之處,這也成為使用《弟子規》的侷限之一。如在“入則孝”篇中“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一開頭就要求孩子要做一個孝順的孩子,就算被責打的時候也要“父母責,須順承”,但是事實父母非聖人,他們的責備有時不一定全對,所以《弟子規》在後面就説“親憎,孝方賢,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諫不入,悦復諫,號泣隨,撻無怨”父母有錯的時候作為子女的,一定要勸諫,就算因此遭到父母責打,內心也是沒有怨言的。
正是這個原因,有的人認為《弟子規》很矛盾,解決不了問題,其實是沒有把隱藏在《弟子規》背後的邏輯和思想弄明白。為此,學習和引進《弟子規》需要辯證地學和用,更需要超越性地教學和實踐 [11] 
3.知行不合一的社會現狀
民國時期的《繪圖弟子規》 民國時期的《繪圖弟子規》
今人以為學到、知道就是做到,古人認為做到才是學到,這也成為當代使用《弟子規》的侷限。《論語》中説:“學而時習之,不亦説乎”,就是學習了就要去實踐就要去力行,這樣才能有所收穫,才會有所領悟。心學大師王陽明也説:“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真知即所以為行,不行不足以為知”“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弟子規》傳承了這些思想,“但學文,不力行,長浮華,成何人。”然而,當代的教育一味地強調學知識,道德教育忽視道德情感的體驗和道德實踐。如智然所説“西方文化和中國文化的區別:前者以為,知道,人就會去做;後者認為,“智慧的人才會去做。前者教育的重點是‘知道’,後者的教育立足點是‘做到’。前者重視‘説得對’,後者看重‘做得好’。” [11] 
《弟子規》是要去實踐的,是要變成孩子習慣,然後成為自然的。這也是當今使用《弟子規》的侷限,因為人們已經習慣地認為學到或知道就是做到 [11] 
4.古人求諸己,今人求諸人
古人求諸己,今人求諸人的社會現象也成為當代使用《弟子規》的侷限。有學者將《弟子規》比作鏡子,但是當代人們把這面鏡子用來照別人,看別人哪裏做得不好,哪裏又有錯誤,用《弟子規》去指責別人,卻沒有將《弟子規》作為鏡子對照自己的行為進行改過。《弟子規》這面鏡子首先要拿來照自己而不是別人,因此不能求諸己也成為當今使用《弟子規》的侷限 [11]  。.
5.思想和道德觀念不一
《弟子規》部分思想中也包含着某些不適應於當代社會的消極因素,如“説話多,不如少,多易錯,少易好”,在一定程度上會阻礙青少年語言表達能力的提高,與當代社會的開放交流環境對人們語言交際能力的高標準要求不相符合。另外“彼説長,此説短,不關已,莫閒管”一句也含有某種私有制社會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智保身、不分是非、不負責任的自私心理,是與現時代講求原則性,積極開展批評與自批評的道德標準相違背的 [12] 

弟子規名家點評

  • 正面評價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餘莉:《弟子規》是倫理道德教育的根本,也是做人的根本 [13] 
復旦大學教授錢文忠《孝經全鑑》:《弟子規》講的是社會行為規範,讓孩子知道應有的規矩,在孝順父母、兄友弟恭中學會怎樣與他人相處。其目的在於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培養誠敬的態度,形成仁愛的人格 [17] 
山西師範大學政法學院副教授張慧玲:《弟子規》不僅繼承和發揚了古聖先賢的智慧和美德,而且還把“孝敬父母、尊敬師長、文明禮貌、尊重他人、誠實守信”等日常行為規範具體化、生活化,包含了大量思想修養、待人接物、飲食起居、生活禮規等做人的基本準則,特別講究家庭教育與生活教育,其獨具特色的倫理道德、童蒙養成的教育思想,對於當代家庭教育仍然具有重要的價值和意義 [1] 
東北林業大學教授劉經緯《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弟子規》的語言風格簡明而不失文學意藴,語言形式易懂而不失深刻內涵。《弟子規》用這種言語疏導的方法,在符合兒童的認知特點和認知規律的同時,又便於兒童通過朗誦背誦就獲得道德理論知識,明白人生的道理,對道德產生初步的瞭解,從而達到道德認識的啓蒙作用 [18] 
  • 負面評價
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教授黃濟:《弟子規》如同其他古典兒童讀物一樣,有它的歷史、甚至階級的侷限,而且有的內容過於瑣碎,對於兒童的限制過多,發揮兒童學習的主動性嫌少 [4] 

弟子規後世影響

編輯
《弟子規》是一部蒙學經典,內容淺白易懂、順口押韻,以精煉的語言對兒童進行早期啓蒙教育,受到了兒童們的喜愛;再加上全文灌輸的是儒家文化的精髓,內容符合封建倫理,也受到了統治階層的提倡,清朝統治階級將其定為幼學必讀教材。因而,《弟子規》成為清朝流行較廣泛的蒙學教材,被譽為“開蒙養正最上乘”的讀物 [1]  [14] 
在當代,《弟子規》不僅僅被用於幼兒教育,而且被運用到中學教育,甚至是大學教育和成人教育中,遠遠超出了最初的蒙學教育範圍 [14] 

弟子規版本流傳

編輯

弟子規各種版本

《弟子規》原來由李毓秀創作,後經賈存仁(一説賈有仁 [3]  將原文修改,改名為《弟子規》。清同治五年(1866年),為了抵制太平天國的革命影響,鞏固孔孟之道在教育領城裏的統治地位,賀瑞麟重刊了《弟子規》,公然聲稱他的目的是要恢篡所謂“聖賢”的教育,把兒童引入“聖賢之域”,為封建統治階級培養孝子賢孫;他又將《弟子規》編入《清麓叢書》,重新出版。在清朝末期和民國時期,《弟子規》曾幾經修改,版本不一 [15] 

弟子規流傳過程

中華民國成立後,封建帝制被推翻,清朝末期的教育宗旨也被否定。1912年1月19日,南京臨時政府教育部頒發了《普通教育暫行辦法》和《普通教育暫行課程標準》:“如果學校教員遇有教科書中不合共和宗旨者,可隨時刪改,與此同時,廢除不合共和精神的教學科目,如小學的讀經科。這些規定雖是針對普通學校而言的,但對當時幼兒教育的教育內容及與此有關的課程設置的改革仍有指導作用。”傳統的蒙學教材,尤其是《弟子規》這樣宣揚封建倫理道德的蒙學讀物被當時的統治階級拋棄 [14] 
民國初年,雖然袁世凱推行過一陣“尊孔讀經”的逆流,在全國學校恢復讀經課,《弟子規》等傳統蒙學讀本被人們短暫地提及;但是由於袁世凱的逆行倒施,不久之後,全國教育恢復正常。直到新中國成立前,《弟子規》幾乎不再見於中國幼兒教育的史料 [14]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的幼兒教育又發生了歷史性的變化,全面貫徹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教育方針。在西方現代幼兒教育的基礎上,中國開始探索發展現代幼兒教育。當時《弟子規》作為古代社會遺留下來的東西,並沒有被人們重視 [14]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提出了《弟子規》是“宣揚孔孟之道的反動學生守則”“《弟子規》是為反動階級培植奴才的黑規”“一本毒害青少年的黑書”“《弟子規》的要害是為‘克己復禮’培養接班人”等觀點,對《弟子規》進行了大清掃。但是對《弟子規》的批判隨着“批林批孔”運動的升級而更加劇烈,林彪為了改變中國共產黨在社會主義歷史時期的基本路線,對《弟子規》所散佈的反動思想進行拼命進行鼓吹。直到“改革開放”之後,《弟子規》才重新走入公眾的視野 [14] 

弟子規作品爭議

編輯

弟子規修改者爭議

對於《弟子規》修訂者學術界一直存有爭議,有學者認為是賈有仁,有學者認為是賈存仁;據考證,應該是賈存仁對《弟子規》進行了修改校訂 [3] 

弟子規內容爭議

自2010年以來,中國學術界、教育界和很多大眾媒體就“《弟子規》是一本怎樣的書”“《弟子規》到底該不該讀”等問題產生了爭論。
有學者認為:“《弟子規》是當時皇權、神權下的產物,滿族人以幾十萬人統治億萬漢族人,統治者需要順民、傀儡、奴隸,所以《弟子規》一誕生,就受到皇家大力追捧。主題就是聽話,無條件的服從。只強調無條件的服從,就會產生十分有害的後果,人的本性會因此而受到嚴重的壓抑,只會變成温順聽話的奴僕” [16] 
對於此觀點,有學者認為,《弟子規》不應該被看成洪水猛獸,也不應該被污衊為“封建遺毒”,那種將《弟子規》與清王朝主流意識形態完全等同的想法過於的簡單化和臉譜化了,既不符合實際內容,也不符合古代思想世界的實際;但《弟子規》也絕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藥,那種意圖通過它挽救世道人心、移風易俗甚至“實現幸福人生”的美好願望,超出了《弟子規》的正常闡釋區域,存在着明顯的過度闡釋,有這種過度的宣傳引起的公眾對《弟子規》的反感不應該由文章來承擔 [16] 

弟子規作者簡介

編輯
李毓秀 李毓秀
李毓秀(1647年—1729年),字子潛,號採三,出生于山東濰縣(即濰坊市寒亭區)李家營村。李毓秀平生只考中秀才,以教書為主,從師黨成,遊歷多年,精研《大學》《中庸》等,且頗有建樹,後創辦敦復齋講學,聽眾很多,被人尊稱為“李夫子”,是清初著名的學者、教育家;著有《四書正偽》《四書字類釋義》《學庸發明》《讀大學偶記》《宋孺夫文約》《水仙百詠》等 [5] 
參考資料
  • 1.    張慧玲. 《弟子規》對現代家庭教育的價值和意義[J]. 山西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9, 36(3):3.
  • 2.    趙紅衞. 論《弟子規》的德育思想及其當代價值[J]. 管理觀察, 2008(20):2.
  • 3.    錢文忠. 錢文忠解讀《弟子規》[M]. 武漢: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5.
  • 4.    黃濟. 蒙養教育和蒙養教材(下)——關於《三字經》《弟子規》的評析[J]. 中國教師, 2006(8):22-24.
  • 5.    李慧霞. 《弟子規》的成書背景研究[J]. 文教資料, 2014(32):2.
  • 6.    肖羣忠. 《弟子規》述評[J]. 道德與文明, 1990(4):3.
  • 7.    陶清. 清康熙年間思想文化建設成就述論[J]. 安徽史學, 2013(5):5.
  • 8.    李毓秀. 弟子規[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4-158.
  • 9.    鄭秀芬,翟一曉. 《弟子規》中的儒家文化傳統及現代價值[J]. 新聞愛好者(下半月), 2010.
  • 10.    朱浩, 韓賢強. 《弟子規》及其當代價值研究——《弟子規》與當代社會秩序的重構[J]. 貴州文史叢刊, 2014.
  • 11.    袁倩. 從養成教育視角談《弟子規》的意義、作用及侷限[D]. 貴州師範大學, 2014.
  • 12.    馬莉. 《弟子規》的德育文化價值及特點[D]. 山西師範大學, 2014.
  • 13.    劉餘莉. 《弟子規》:大道至簡微言大義[J]. 下一代, 2011(1):2.
  • 14.    宋彥錚. 從《弟子規》的歷史考察看傳統文化的現代價值[J]. 焦作大學學報,2011,25(3):5-7.
  • 15.    共青團陝西省幹部學習班西北大學中文系《弟子規》批註小組.《弟子規》批註[M].北京:農村讀物出版社,1975:序言頁.
  • 16.    王雷. 關於《弟子規》的爭論[J]. 文學教育, 2018(20):2.
  • 17.    錢文忠. 錢文忠隨筆精選[M]. 武漢: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6.06:182.
  • 18.    劉經緯.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D]. 哈爾濱理工大學, 2013: 98.
  • 19.    喬五星. 《弟子規》概要[J]. 赤峯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2(10):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