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方東樹

編輯 鎖定
方東樹(1772年10月4日——1851年6月23日) [1]  ,清代中期文學家及著名思想家。男,生於清高宗乾隆三十七年九月八日(壬辰年,庚子日),於清文宗咸豐元年五月二十四日(辛亥年,庚戌日)卒於祁門東山書院。字植之,別號副墨子。安徽桐城人。他取蘧伯玉五十知非、衞武公耄而好學之意;以“儀衞”名軒,自號“儀衞”老人,故後世學者稱儀衞先生。有《儀衞軒文集》《昭昧詹言》等。
方東樹幼承家範,聰穎好學,十一歲時仿效範雲,作《慎火樹》詩,鄉里前輩莫不驚異讚歎,稍長從師姚鼐,好為深湛浩博之思,為姚鼐的得意門生,譽為姚門四傑之一。但連應鄉試十餘次,均告失利,至道光七年宣告不再應試。四十歲以後,不欲以詩文名世,研極義理,而最佩服朱熹。每日雞鳴即起至深夜,嚴寒酷暑,苦讀精研不斷間。哪怕安睡枕上,偶有心得,即披衣省覽,執筆錄之。乘船江上或坐車路上,憂戚病患之時,只要心有所疑,事有感悟,注時日以記,無一日懈忌。學業大進,説經孝史,詩文小學、浮屠老子、雜家之説,無不探跡扶微,析非審是,博而有要,約而不疏,曾説:“立身為學,固以修德制行,內全天理為報,而於人世事理亦必講明通貫以待用。”
中文名
方東樹
別    名
植之(字)
出生日期
1772年10月4日寅時(3-5時) [2] 
逝世日期
1851年6月23日
出生地
安徽桐城
屬    相
農曆生日
九月初八
農曆忌日
五月廿四

方東樹人物簡介

編輯
上世明代洪武年間,有名叫方芒者,由婺源遷入桐城魯谼,代有潛德,世人稱為魯谼方或獵户方。明清兩朝桐城有五大姓氏,即張、姚、馬、左、方。方氏又分三支:桂林方、魯谼方和會宮方。所謂“桂林”即折桂入翰林之意,亦有折桂如林之説,讀書做官,人文鼎盛,最為顯赫,以方孔夫子、方以智和方苞等人為代表。魯谼方則不然,該族其本上農制耕為主,守獵為副。讀書從教者有,高官顯爵者無。方東樹高祖方睃,號竹圃,酷愛讀書,嗜學如命,在他倡導下,族人棄獵從文漸成風氣。他延名師,以古學教子,累世遂以學行聞名於世。曾祖方澤,乾隆優貢生,八旗官學教習,候選知縣。祖方訓,處士。父親方績,縣學生,有著作行世。
乾嘉年間,海內學者兢言考澄,名曰漢學,穿鑿破碎,迷失大道,尤喜攻程朱理學。當時名公巨卿、高才碩士數十餘人,遞相祖述,風行一時,氣焰極盛。其間有心批駁者,然因讀書未博,入理未精,終不敢昌明其先。為捍衞程朱理學姚鼐挺身而出,力排眾議,著文辨之,然其風未已。方東樹便含憤著《漢學商兑》,旗幟鮮明地“正其違謬”,説:“為漢學者,惟取漢儒破碎,穿鑿謬説,揚其波而汩其流,抵掌攘袂,明目張膽,惟以詆宋儒朱子為急務,不知學之有統,道之有歸,聊相與逞志以驚名而已。”是書於道光十一年刊行,方東樹名聲大震。自此,漢學家詆誣程朱之風始漸平息,學風始迴歸正軌。近人梁啓超評《漢學商兑》説:“其文辭斐然,論鋒敏鋭,所攻者間亦中癥結。”
方東樹少補縣學生,鋭意有用世志,然終困諸生無所試。新城陳用光與方東樹同為姚鼐門生,且交誼深厚。陳用光曾聘方東樹為其家弟子授經學達三年之久,可見陳用光對方東樹的信任。陳用光科場得意,方東樹的眾多朋友都紛紛力勸他去應試,認為機會難得,切莫錯過。陳用光也曾函告方東樹,希望他參加鄉試。方東樹説:“從光宗耀祖來説,我確實應該參加鄉試,得個一官半職,寬慰父母。然而我早已無意科場,再説這次主考是我的同門師兄,好朋友,我不能為難他,應為他避嫌才是。”最終他拒絕去參加鄉試。嘉興沈鼎甫侍郎督學安徽,向巡撫鄧廷楨推薦方東樹,選攏他貢成均,他亦不就試。道光三十年,姚瑩以方東樹的懿行美德薦孝廉方正,方東樹説:“我已老了,為什麼還要受此虛名呢?”亦婉言辭謝。
方東樹為人極富有同情心、重情感。姚鼐逝世數十年,每與他人言及恩師,常落淚不止。族戚交遊門人中,有疫病患者,憂戚至吃不下飯,睡不着覺,與人言淚隨聲落。自奉極菲而遇人則厚,凶歲災年則自己節衣縮食以賙濟貧窮。姚瑩左遷入四川,見方東樹家貧窮不能自給,臨行前給銀數百兩以維持生計。後聞姚瑩出使西藏乍雅,歷經艱辛,方東樹把銀兩如數送還至姚瑩家。
方東樹一生以授徒為生,客遊四方,主講席,及家居時,凡以詩文求教者,知無不言,既告之法,必勸進以古人務求之義,遇事據理直論,廉介剛毅,是非分明,常面折人非,因此頗招人怨。有某縣令仰慕方東樹文名,以重金求方東樹為其父撰寫墓誌銘,方東樹深知其人貪鄙,説:“我家貧,確實需要銀兩,但人品文德更重要。”縣令懷恨在心,藉機生事,揚言要使方東樹下獄,他毫無畏縮。
方東樹雖一介寒儒,但憂國憂民,與公卿交往,敢於進言獻策。道光十一年,桐城發大水,災情嚴重,不少百姓流離失所,生活無依。縣令楊大縉貪婪虐民,變本加厲搜刮民財。百姓苦不堪言,民怨沸騰,上萬人圍困縣衙,聲言要驅逐楊大縉出境。楊大縉惶恐不安,以百姓騷亂為由,上報大府,請求派兵鎮壓。其時,方東樹在鄧延楨幕府,向鄧延楨陳述實情,並陳説利害,且以身家性命擔保。鄧延楨一向敬重方東樹,責成楊大縉要安撫災民,妥善處理,事態始得平息。
道光十八年,方東樹在廣東巡撫鄧延楨幕府。當時英國人販賣鴉片,毒害中國人民,方東樹憂心如焚,上《匡民正俗對》,陳述鴉片之害,請厲禁鴉片,並指出英國駐廣州領事義律,桀傲囂張,不受清廷法律約束,勸鄧延楨拘捕殺之,以絕後患,張揚國威。鄧延楨怕引起事端,為英國人入侵製造藉口,沒有采納。後來義律果然滋事,百般挑釁,有恃無恐。鴉片戰爭爆發後,東南各省官員紛紛退避,惟恐得罪英國人,大多不戰而逃。其時,方東樹蟄居家中,見國勢日非,痛心切齒,泣涕如雨,憂憤成疾,作《病榻罪言》,洋洋萬言,痛批投降派謬論,論制責之策,從戰略方針到具體措施,從發動民眾到收服漢奸,慷慨激昂,直言無隱,字裏行間洋溢着愛國主義熱情。他將該文轉呈浙江軍門卞士雲,請他代為上報,並作詩言志:“敢將微賤憂天意,漫託虛空餉遠思。老死端無陳事日,新書始見屬辭時。”令人痛心的是,方東樹的一腔忠貞愛國熱情不被統治者重視,只落得壯志難酬,抱恨而終。
方東樹所交盡當世宏才碩學,而尤重實行之士。其文醇茂昌明,言必有本,隨事闡發皆關世教民生。管同説:“古稱立言不朽惟先生近之,詩則窮源盡委而沉雄堅實,卓然自成一家。”毛生甫稱讚方東樹:“學則淹博,理則明粹,衝強守道,百餘年來一人而己。”姚瑩説:“方東樹先生老而窮,見道愈篤,言義理粹密,有過元明諸儒者,知者鹹謂無溢量焉。”
方東樹晚年應祁門縣令唐魯明邀請,移任祁門東山書院主講。方東樹家貧,急需錢買山葬親,便不顧年高體衰,毅然前往。門人文漢光、甘紹盤放心不下,自願跟隨奉侍。於咸豐元年五月二十二日偶染微疾,遂不入寢室,與門人飲酒論學自若。二十四日病情加劇,自感大限將至,便從容沐浴、更衣、加冠,然後移至講堂安坐,修書一封感謝唐魯明,至申時,便溘然辭世,享年八十。

方東樹著作

編輯
方東樹的著作 方東樹的著作
著《漢學商兑》,以攻考據家之失,嘗遊粵東,值禁鴉片,著《匡民正俗對》,陳禁之之道,鴉片戰起,著《病榻罪言》,論御之之策,皆不用。東樹古文簡潔,涵蓄不及鼐,能自開大以成一格。著有《儀衞軒文集》十二卷,及詩集、《昭昧詹言》《老子章義》《陰符經解》……等十餘種,均《清史列傳》並傳於世。

方東樹《清史稿》記載

編輯
[3]  方東樹,字植之,桐城人;宗誠,字存之,從兄弟也:皆諸生。東樹曾祖澤,拔貢生,為姚鼐師。東樹既承先業,更師事鼐。當乾、嘉時,漢學熾盛,鼐獨守宋賢説。至東樹排斥漢學益力。阮元督粵,闢學海堂,名流輻湊,東樹亦客其所,不苟同於眾。以謂:“近世尚考據,與宋賢為水火。而其人類皆鴻名博學,貫穿百氏,遂使數十年承學之士,耳目心思為之大障。”乃發憤著《漢學商兑》一書,正其違謬。又著《書林揚觶》,戒學者勿輕事著述。
東樹始好文事,專精治之,有獨到之識,中歲為義理學,晚躭禪悦,凡三變,皆有論撰。務盡言,惟恐詞不達。年八十,卒於祁門東山書院。他所著有《大意尊聞》《向果微言》《昭昧詹言》《儀衞軒集》,凡數十卷。東樹博極羣書,窮老不遇,傳其學宗誠。既歿,宗誠刊佈其書,名乃大著。
參考資料
  • 1.    王竇先.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輯 750 歷代名人年譜總目.台灣:文海出版社,1980:210
  • 2.    鄭福照《方儀衞先生年譜》“乾隆三十七年壬辰”條:“九月初八日寅時,先生生。先生姓方氏,諱東樹,字植之。”
  • 3.    趙爾巽等.《清史稿》:中華書局,1998年:列傳二百七十三、文苑三、134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