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九成

(南宋官員、理學家)

編輯 鎖定
張九成(1092年-1159年),字子韶,號無垢,汴京(今河南省開封)人,後遷海寧鹽官(今浙江海寧)。南宋官員、數學家。 [1] 
南宋紹興二年( 1132 )殿試為狀元。授鎮東軍籤判,因與上司意見不合,棄官歸鄉講學。後應召為太常博士,歷任宗正少卿、侍講、權禮部侍郎兼刑部侍郎。他為官不附權貴,主張抗金,反對議和,為秦檜所忌,謫守邵州,不久又革職,復以“謗訕朝政”罪名,謫居南安軍14 年。秦檜死,重新起用,出知温州。因直言上疏,不納,辭官歸故里,不久病卒。後追贈太師,封崇國公,諡文忠 [2] 
張九成致力經學,雜以佛學。著有《橫浦集》等多種,對經學有獨創見解,後形成“橫浦學派”。 [2-3] 
本    名
張九成
別    名
橫浦先生
子韶
無垢、無垢居士
所處時代
宋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汴梁
出生日期
1092年
逝世日期
1159年6月23日
主要作品
橫浦集
日新錄
孟子傳
主要成就
創建“橫浦學派
職    業
理學家、政治家
爵    位
崇國公
諡    號
文忠

張九成人物生平

編輯
張九成年少時遊學於京師汴京,從理學家楊時為師學習,曾有權貴託人饋贈錢物,言:“肯從吾遊,當薦之館閣。”九成笑而卻之。 [4] 
橫浦先生文集 橫浦先生文集
紹興二年(1132),朝廷策試進士,九成慷慨陳詞,直言不諱,痛陳宋金形勢,認為“去讒節慾,遠佞防奸”,為中興之道。因得考官賞識,選為廷試第一,被宋高宗親選為狀元,授鎮東軍籤判,因對張宗臣不體察民情,濫捕百姓不滿,與之爭執,棄官而走,閉門講學,生徒日眾,聞人常至。
趙鼎為相,力薦九成,遂以太常博士被召入京,任著作佐郎,遷著作郎,上疏請施仁政,被嘉許,又授浙東提刑,力辭不就,迴歸鄉里。不久,朝廷召張九成任宗正少卿,權禮部侍郎,兼侍讀,兼權刑部侍郎。期間,張九成恪盡職守,平反一誣告案件,朝廷欲以嘉獎,九成辭卻道:“任職刑部,出現冤案,我本有責,怎可邀功?”趙鼎被罷相,時金人求和,秦檜幾次勸誘九成支持和議,都為九成嚴辭拒絕,遂謫邵州。中丞何鑄上書説他矯偽欺俗,被誣為趙鼎一黨,屢遭陷害,結果落職。
父死服喪畢,與徑山寺宗杲相交友善,喜談禪理,秦檜恐其議己,遂令司諫詹大方以謗訕朝政為由,雖高宗信任,亦不得救,被貶謫居南安軍(今江西大餘)。在南安十四年,每執書就明,倚立庭磚,歲久,雙趺隱然,讀書練功,廉靜自愛。自號橫浦居士,亦稱無垢居士。
秦檜死,方起知温州。因上書痛陳户部催督軍糧之弊,與户部相左,後丐祠歸,數月後病卒。寶慶初(1226),朝廷特贈張九成為太師,封崇國公,諡文忠

張九成主要成就

編輯
張九成創建海寧第一所書院——張文忠公書院,講授經史。張九成研思經學,多有訓解,由於喜與佛者交遊,被時論所不容。著有《橫浦集》二十卷,《四庫總目》及《孟子傳》,並傳於世,其學派被稱為“橫浦學派”。

張九成史料記載

編輯
張九成,字子韶,其先開封人,徙居錢塘。遊京師,從楊時學。權貴託人致幣曰:“肯從吾遊,當薦之館閣。”九成笑曰:“王良尚羞與嬖奚乘,吾可為貴遊客耶?”
張久成 畫像 張久成 畫像
紹興二年,上將策進士,詔考官,直言者置高等。九成對策略曰:“禍亂之作,天所以開聖人也。願陛下以剛大為心,無以憂驚自沮。臣觀金人有必亡之勢,中國有必興之理。夫好戰必亡,失其故俗必亡,人心不服必亡,金皆有焉。劉豫背叛君親,委身夷狄,黠雛經營,有同兒戲,何足慮哉。前世中興之主,大抵以剛德為尚。去讒節慾,遠佞防奸,皆中興之本也。今閭巷之人皆知有父兄妻子之樂,陛下貴為天子,冬不得温,夏不得清,昏無所定,晨無所省,感時遇物,悽惋於心,可不思所以還二聖之車乎?”又言:“閹寺聞名,國之不祥也,今此曹名字稍稍有聞,臣之所憂也。當使之安掃除之役,凡結交往來者有禁,干預政事者必誅。”擢置首選。楊時遺九成書曰:“廷對自中興以來未之有,非剛大之氣,不為得喪回屈,不能為也。”
授鎮東軍籤判,吏不能欺。民冒鹺禁,提刑張宗臣欲逮捕數十人,九成爭之。宗臣曰:“此事左相封來。”九成曰:“主上屢下恤刑之詔,公不體聖意而觀望宰相耶?”宗臣怒,九成即投檄歸。從學者日眾,出其門者多為聞人。
趙鼎薦於朝,遂以太常博士召。既至,改著作佐郎,遷著作郎,言:“我宋家法,曰仁而已。仁之發見,尤在於刑。陛下以省刑為急,而理官不以恤刑為念。欲詔理官,活幾人者與減磨勘。”從之。除浙東提刑,力辭,乃與祠以歸。
未幾,召除宗正少卿、權禮部侍郎兼侍講,兼權刑部侍郎。法寺以大辟成案上,九成閲始末得其情,因請覆實,囚果誣服者。朝論欲以平反為賞,九成曰:“職在詳刑,可邀賞乎?”辭之。
金人議和,九成謂趙鼎曰:“金實厭兵,而張虛聲以撼中國。”因言十事,彼誠能從吾所言,則與之和,使權在朝廷。鼎既罷,秦檜誘之曰:“且成檜此事。”九成曰:“九成胡為異議,特不可輕易以苟安耳。”檜曰:“立朝須優遊委曲。”九成曰:“未有枉己而能直人。”上問以和議,九成曰:“敵情多詐,不可不察。”
因在經筵言西漢災異事,檜甚惡之,謫守邵州。既至,倉庫虛乏,僚屬請督酒租宿負、苗絹未輸者,九成曰:“縱未能惠民,其敢困民耶?”是歲,賦入更先他時。中丞何鑄言其矯偽欺俗,傾附趙鼎,落職。
丁父憂,既免喪,秦檜取旨,上曰:“自古朋黨畏人主知之,此人獨無所畏,可與宮觀。”先是,徑山僧宗杲善談禪理,從遊者眾,九成時往來其間。檜恐其議己,令司諫詹大方論其與宗杲謗訕朝政,謫居南安軍。在南安十四年,每執書就明,倚立庭磚,歲久雙趺隱然。廣帥致籝金,九成曰:“吾何敢苟取。”悉歸之。檜死,起知温州。户部遣吏督軍糧,民苦之,九成移書痛陳其弊,户部持之,九成即丐祠歸。數月,病卒。
九成研思經學,多有訓解,然早與學佛者遊,故其議論多偏。寶慶初,特贈太師,封崇國公,諡文忠。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