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南安

(中國福建省泉州市代管縣級市)

編輯 鎖定
南安(古屬泉州府南安縣)雅稱武榮,為福建省下轄縣級市,由泉州市代管。位於福建省東南沿海,晉江中游。全市面積2036平方千米。 [68]  全市常住總人口1517514人(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 [67]  。以漢族為主,有畲族滿族回族等少數民族。
南安置縣於三國東吳永安三年(公元260年),名“東安縣”。之後朝代更迭,曾改用晉安、梁安等,隋開皇九年(公元589年)始稱南安縣,唐嗣聖初(684)置武榮州,故南安又別稱武榮。南安歷史上曾一度是閩南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素有“海濱鄒魯”之稱,境內豐州金雞古港曾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唐代開八閩文化之先聲的歐陽詹,明代傑出的思想家李贄,民族英雄鄭成功,一代名將葉飛,知名愛國華僑李光前黃仲鹹,祖籍地都在南安 [1]  。南安是清代泉州三邑之一,由於近代有大量南安人遷居海外,南安也成為中國著名僑鄉
2018年,南安入選“綜合實力百強縣”、投資潛力百強縣市、綠色發展百強縣市,中國最佳縣級城市第4名。 [2-4]  2019年10月8日,被評為2019年度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 [5]  2019年10月,被評為2019年度全國綠色發展百強縣市。 [6]  2019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 [7]  2019年度福建省縣域經濟實力“十強”縣(市) [8]  。2021年南安市實現全年地區生產總值1536.36億元,同比增長9.8% [77] 
2021年10月,入選“2021中國智慧城市百佳縣市”榜單。 [73] 
中文名
南安
外文名
Nan'an City
別    名
武榮
行政區類別
縣級市
所屬地區
中國華東
地理位置
福建省東部泉州市
面    積
2036 km²
下轄地區
3個街道、21個鎮、2個鄉
政府駐地
南安市柳新路1號
電話區號
+86 (0)0595
郵政編碼
362300
氣候條件
亞熱帶季風氣候
人口數量
151.75 萬(2020年末第七次人口普查常住人口) [67] 
著名景點
靈應風景旅遊區九日山風景區、黃巢山景區、五塔巖風景區
機    場
泉州晉江國際機場
火車站
南安站南安北站 [89] 
車牌代碼
閩C
地區生產總值
1536.36 億元(2021年)
方    言
閩南語泉州話
市委書記
張桂森 [85] 
市    長
王連贊 [86] 
高等院校
閩南科技學院泉州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泉州師範學院詩山校區

南安建制沿革

編輯
南安市
南安市(19張)
三國吳永安三年(260),置東安縣
晉太康三年(282),改名晉安縣,屬晉安郡。南朝梁改為梁安縣。
天監(502—519),中析晉安郡南部置南安郡,下領三縣:晉安(今泉州、廈門)、蘭水(今莆田)、龍溪(今漳州北部),郡治設於晉安(今南安市豐州鎮),以保持閩疆南部安定取稱。
隋開皇九年(589),改郡為縣(五代曾改名晉平縣、晉安縣、梁安縣),轄地包括今莆田晉江惠安同安安溪永春
唐武德五年(622),置豐州,貞觀元年(627)豐州併入泉州(州治今福州)。
貞觀九年(635),再次並豐州入泉州(今福州)。
嗣聖初(684),分出南安、莆田、龍溪三縣置武榮州南安縣城豐州為武榮州治(故南安又別稱武榮)。
久視元年(700),武榮遷治今泉州鯉城,豐州仍為南安縣治。
五代後,南安縣歷屬清源軍(下轄今泉州、莆田)、平海軍(下轄今泉州、莆田)、泉州路、泉州府
滿清前期,開始屬於興泉永道,(下轄泉州府、興化府、永春州)。
中華民國時期,短暫屬於廈門道(轄同安、晉江、南安、金門、安溪、莆田、仙遊、永春、德化、惠安、十縣,駐同安)。
1935年4月,以廈門及鼓浪嶼等7個島嶼設廈門市,撤銷思明縣設禾山特種區,與同安縣同屬第四行政督察區(轄同安、晉江、南安、金門、安溪、莆田、仙遊、永春、德化、惠安十縣,駐同安),第四行政督察區駐地由永春移至泉州
1937年7月,縣治從豐州鎮遷至溪美鎮(另有一説:1936年縣治遷往溪美鎮)。
1949年8月14日,解放,設南安縣,屬泉州專區(轄晉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莆田、仙遊、金門、同安九縣),後又改名為晉江專區、晉江專區(地區)、泉州市。
1949年9月3日,南安縣全境解放,為鞏固人民政權,在9月12日,成立縣人民政府,把全縣劃分為11個區,轄30個鄉鎮。各區設置區公所
1950年4月,中共金門縣工委撤銷,所屬大嶝區劃歸南安縣,全縣增至12個行政區。
1951年10月,全縣劃分12個區,191個鄉鎮。
1952年8月,根據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關於在已完成土地改革地區,應酌量調整區、鄉行政區劃,縮小區、鄉行政範圍,以便於人民管理政權,密切政府與人民的聯繫,充分發揮人民政權基層組織的作用,並提高工作效率”的指示及省人民政府“關於縮小區、鄉行政區劃的決定”精神,全縣共劃為19個區、207個鄉、鎮。
1955年5月,省政府宣佈成立金門縣人民政府,大嶝區歸金門縣管轄。因金門還沒解放,大嶝區仍由南安縣代管。
1955年10月,為貫徹中央“關於精簡機構、緊縮編制、厲行節約”的精神和加強對農業合作化的領導,全縣重劃為16個區,213個鄉、6個鎮。
南安市地圖 南安市地圖
1956年6月,隨着農業合作化運動的迅速開展,全縣社會經濟有了很大開展,社會治安日趨鞏固,將原16個區、219個鄉、鎮,調整為9個區、95個鄉鎮,各區直接以區所在地命名、即英都區、美林區、詩山區、梅山區、洪瀨區、豐州區、官橋區、石井區、大嶝區。
1958年2月,開始,開展工農業生產大躍進運動,全縣進一步精簡機構,即撤區並鄉,除保留大嶝區外,其它8個區級機構全部取消,並將原有的95個鄉鎮,合併為36個鄉,鎮。即溪美鎮、山頭鎮、碼頭鎮、洪瀨鎮、豐州鎮、官橋鎮、水頭鎮、蓮塘鄉、南金鄉、玉葉鄉、大宇鄉、榕橋鄉、英都鄉、東田鄉、坪峯鄉、翔雲鄉、煙山鄉、蓬華鄉、高蓋鄉、金淘鄉、後坑鄉、眉山鄉、梅山鄉、羅東鄉、樂峯鄉、九都鄉、鵬山鄉、八都鄉、都心鄉、康美鎮、五都鄉、幸福鄉黃山鄉、大盈鄉、成功鄉、勝利鄉
1958年10月,隨着人民公社化高潮的到來,在城關、英都、詩山、梅山、洪瀨、豐州、官橋、石井等地分別成立衞星人民公社、紅旗人民公社、五星人民公社、火箭人民公社、紅色人民公社、燈塔人民公社、紅專人民公社、成功人民公社。年底,又以各公社所在地命名,並從石井公社劃出大嶝、小嶝、成立大嶝公社,共設222個生產大隊,實現了政社合一。
1958年,人民公社化期間,把本縣原豐州招賢點的糖房、潘山、西埔、燒厝、京塘,岐山點的新浦黃龍、坂頭、岐山、東邊、黃石頭金浦、大錦田、華巖、浮橋街頭劃歸泉州市管轄。
1959年6月,縣整社工作開始。從英都人民公社分出東田人民公社,從詩山人民公社分出金淘人民公社和碼頭人民公社,從梅山人民公社分出九都人民公社,從洪瀨人民公社分出康美人民公社。到1959年年底,全縣共成立14個人民公社,286個生產隊,3086個生產小隊。
1961年8月,恢復區公所基層建制,全縣把14個公社改為11個區公所。即城關區、東田區、英都區、金淘區、詩山區、梅山區、九都區、洪瀨區、豐州區、官橋區、石井區。以及大嶝人民公社管理委員會。區公所下轄65個公社。
南安市行政區域圖 南安市行政區域圖
1965年5月,本縣健全農村人民公社新體制,撤銷區公所,全縣又調整為18個公社,357個生產大隊,4602個生產小隊。18個公社即城關、美林、侖蒼、東田、英都、金淘、詩山、碼頭、九都、羅東、梅山、洪瀨、康美、豐州、官橋、水頭、石井、大嶝。
1984年9月,把城關公社併入溪美鎮。
根據中央、國務院及省政府有關指示,1984年10月1日,實行政社公開,建立鄉政府。將公社改為鄉、鎮。生產大隊改為村委會或居委會,生產隊改稱為(居)民小組,全縣共有22個鄉鎮。1984年10月,洪瀨、詩山、石井改鄉為鎮,1985年2月,水頭、官橋、豐州、梅山、倉蒼改鄉為鎮,4月,英都鄉改為英都鎮,7月,碼頭鄉改為碼頭鎮。1988年9月,美林、金淘、康美、羅東改鄉為鎮。到1988年12月止,全縣共有15個鎮、7個鄉、400個村(居)委會、5832個村(居)民小組。 [11] 
1993年5月12日,國務院批准南安撤縣建市。當年10月16日正式成立南安市。南安市屬福建省直轄,泉州市代管。南安市人民政府駐溪美街道。 [80] 
2019年3月6日,中央宣傳部、財政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文物局公佈《革命文物保護利用片區分縣名單(第一批)》名單,南安在其中 [12] 

南安行政區劃

編輯
截至2022年3月,南安市轄3個街道、21個鎮、2個鄉、2個經濟開發區,共有47個社區、379個行政村。 [71]  分別是:
名稱
直轄
南安經濟開發區、雪峯華僑經濟開發區 [71] 

南安地理環境

編輯

南安位置境域

南安市位於福建省東南沿海,晉江中游,地理座標為北緯24°34′30″-25°19′25″,東經118°08′30″-118°36′20″。東接鯉城區豐澤區洛江區,東南與晉江市毗鄰,南部與廈門翔安區的大、小嶝島及金門縣隔海相望,西南與同安區交界,西通安溪縣,北連永春縣,東北與仙遊縣接壤。
轄區最南為石井鎮大佰島,最北為向陽鄉的洋坪自然村,最東端是洪瀨鎮的大洋村,最西端是翔雲鄉的椒嶺村,南北最大距離82千米,東西最大距離45千米,全市面積2036平方千米。 [68] 

南安氣候

南安地處緯度較低,東南瀕臨海洋,整個地勢由西北向東南傾斜,這種緯度位置,海洋位置和地形特點,使南安縣氣候具有:夏長無酷暑,冬短温暖而少雨,秋温高於春温;雨水充沛,春夏多,秋冬少。“四序花開常見雨,一冬無雪聞雷聲。”屬南亞熱帶季風性濕潤氣候。 [13] 

南安自然資源

編輯

南安水資源

南安溪澗縱橫,流向複雜,水系呈羽狀。河流主要屬晉江水系及沿海水系。水系的發育受到新華夏系兩組活動斷裂的控制,主要河流晉江及其幹流東、西溪切過構造線,河流流向作北西往南東流經北部和中部,其支流呈北東或南西自四周流入東、西溪。東、西溪在豐州溪州村匯合成金溪,為晉江下游,向東南流經金雞攔河橋閘於豐州出境,經鯉城區注入泉州灣。該縣河道總長400千米,形成水源豐富的水系。水資源總量豐水年25.03億立方米,枯水年9.7億立方米,地表水年平均15.47億立方米。多年平均徑流深在600~1200毫米,徑流總趨勢和降雨相適應,自西、西北向東南遞減,沿海石井、水頭為600~800毫米,西北山區的東田900~1200毫米,蓬華、詩山為900~1000毫米,徑流主要集中在4月、5月、6月,豐水年這三個月的徑流量佔年徑流量的50%左右,4~9月進入汛期,此時徑流量佔年徑流量的77%。 [14] 

南安土地資源

南安市土地總面積202449.02公頃(不含沿海灘塗),其中:耕地面積29977.37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14.8%;園地面積17383.8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8.59%;林地面積93340.44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46.11%;草地面積2223.84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1.1%;城鎮村及工礦用地面積33279.94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16.44%;交通運輸用地面積6263.64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3.09%;水域及水利設施用地面積11156.87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5.51%;其他土地面積8823.12公頃,佔土地總面積的4.36%。 [81] 

南安生物資源

南安市境內有珍稀名貴樹種,如楠木、檫樹、花梠木、紅豆杉,以及水杉、銀杏等;竹類以長枝竹、青皮竹等為大宗;珍貴藥材有茯苓、黃柏、肉桂、金邊地鱉、穿山甲、小海馬等6種。農、牧、茶、果品種資源豐富,其中閩南黃牛、吐綬雞聞名全區。全市有42種果樹種類,熱帶、亞熱帶果樹有龍眼、荔枝、柑橘、香蕉等名果。茶樹在本市發現與種植始於晉代豐州蓮花峯,石亭綠是福建歷史名茶。
動物有云豹、虎、山獐、小靈貓、刺蝟、豪豬等35種;鳥類有鷓鴣、斑鳩、雉雞、白頸長尾雉雞、貓頭鷹等86種;爬行類有眼鏡王蛇、金環蛇、銀環蛇、赤鏈蛇、龜殼花蛇、綠毛龜等29種;兩棲類有蛙、蟾蜍等11種。其中屬於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一級的有云豹、白頸長尾雉,二級的有穿山甲、虎紋蛙、水獺、蟒蛇、小靈貓等。水產資源有185個品種,其中較有經濟價值的有英氏鯔、鯔魚等4種,日本對蝦、長毛蝦、斑節對蝦等11種,以及石斑魚、河鰻等;大小伯、內盤、奎霞一帶海域不僅是鯔魚產卵場所,同時發現有江珠貝、貽貝、西施舌、海膽、石花菜等海珍品在這一帶繁生。養蜂業在全省佔有重要位置。 [81] 

南安水產資源

南安海岸線長32.8千米,10米等深線以內淺海面積5.6萬畝,灘塗面積3.6萬畝;大小溪流河道400千米,溪灘4.5萬畝,可供養殖的水庫、山圍塘、池塘、井潭52729畝;可養魚的稻田214425畝,可供熱帶魚類越冬保種的温泉3處。水產資源較豐富,魚、蝦、貝、藻種類繁多,是我省壇紫菜主產區之一。

南安礦產資源

南安探明儲量的礦藏有花岡巖、輝綠岩陶瓷土高嶺土、鋁土、絹雲母紫砂土、泥煤、鎢、錳、鐵、鉛、鐧、鉬、水晶、鋅、磷等28種。第一大非金屬礦藏花崗岩,儲量約30億立方米,年開採量約1000萬立方米。 [15] 

南安人口

編輯
南安人口,起源於古越族。據考古工作者對獅子山等處新石器時期遺址的考查鑑定,遠古時期人類已在南安一帶生息、活動。兩晉時期,中原漢人為避戰禍,紛紛南來,沿古南安江而居。土著古越族居民逐漸與漢人融合同化。唐初、唐末及兩宋之交,中原板蕩,北方大量民眾南遷,其中一部分移居南安,促使南安人口增長髮展。
自宋以後,南安人口發展出現三次高峯。一次在南安;一次在清道光、咸豐、同治間,“人户丁口,備極蕃庶”(民國《南安縣誌》);第三次即在20世紀80年代末。
民國及民國以前,南安人口再生產,由於生產力落後,經濟貧困,以及戰爭、瘟疫等天災人禍因素影響,婦幼保健條件的限制,雖然人口出生率高,但死亡率(特別是嬰兒死亡率)也高,人口自然增長率低。加上人口大量外流出境、出國謀生,人口增長相對比較緩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人民安居樂業,物質生活條件、婦幼保健工作都有很大改善,加上一個時期人口政策的失誤,雖然1963年已開始實行計劃生育,努力控制人口自然增長率,但南安人口一直持續增長。1949年年底全縣總人口526852人,1977年突破百萬大關,1990年達1320906人,是1949年的2.51倍,淨增794054人,平均每年淨增近2萬人。
人口基數大是南安的基本市情之一。人口增長過快,給南安國民經濟發展帶來諸多不利。 [16] 
2016年末全市公安户籍共有42.31萬户,公安户籍人口161.32萬人。年末全市常住人口為148.9萬人。人口出生率15.5‰,死亡率6.8‰,人口自然增長率8.7‰,城鎮化率達到56.8%。 [17] 
2018年,南安市年末總户數(户)為438358,户籍人口1655240人,城鎮人口893320人,鄉村人口893320人。 [10] 
2019年末全市公安户籍共有44.79萬户,公安户籍人口166.51萬人。年末全市常住人口為151.0萬人。人口出生率11.2‰,死亡率6.7‰,人口自然增長率4.5‰,城鎮化率達到60.5%。 [18] 
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時,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結果,南安市常住總人口1517514人 [67] 

南安政治

編輯
市委書記:張桂森 [85] 
市長:王連贊 [82] 
副市長:黃育奇 陳倩 周全 張漢沂 陳志慧 易輝泉 邱雪亮 侯強輝 解丹蕊 [75]  [78]  、林華全 [87] 

南安經濟

編輯

南安綜述

民國時期,南安生產水平低下,以農業為主體的單一經濟處於主導地位。民國5年(1916),該縣糧食總產量7萬噸,民國25年發展至8.5萬噸,20年間增長21.4%,平均每年遞增0.95%。此後,該縣糧食總產量一直徘徊在8.5萬噸左右。民國34年後有所發展,但仍很緩慢,至民國38年只達到9.5萬噸,12年間僅增長11.8%,平均每年遞增0.9%。畜牧業生產長期停滯不前,生豬存欄數徘徊在5至6萬頭之間,肉豬出欄數每年只有3至4萬頭。漁業產量低,民國24年,該縣水產品產量為482噸,民國25年下降為468噸,民國26年下降為448噸,民國27年下降為300噸,平均每年遞減14.6%,至民國38年(1949)達到601噸,平均每年遞增10.5%。 [19] 
南安市新貌 南安市新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南安縣通過民主改革、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該縣國民經濟有了很大的發展。特別是1978年後,貫徹改革、開放、搞活的方針,進一步加快了經濟發展速度,人民生活有了顯著提高。四十年來,該縣宏觀經濟總量有了較大的增長,按可比價格計算,1988年同1949年比較,社會總產值增長14.2倍,平均年遞增7.2%;國民生產總值增長13.7倍,平均年遞增7.1%;國民收入增長10.5倍,平均年遞增6.5%;工農業總產值增長12.8倍,平均年遞增7%;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增長22.5倍,平均年遞增8.4%;預算內財政收入增長18.2倍,平均年遞增7.9%;城鄉個人儲蓄餘額增長5959倍,平均年遞增25.2%。 [20] 
2017年,南安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GDP)977.3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8.5%。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27.78億元,增長3.8%;第二產業增加值575.36億元,增長7.9%;第三產業增加值374.25億元,增長9.8%。第二、三產業對GDP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57.6%和41.1%,分別拉動GDP增長4.9和3.5個百分點。按常住人口計算,人均地區生產總值65202元,比上年增長8.1%。第一產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為2.8%,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為58.9%,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為38.3%。
價格:居民消費價格總指數水平比上年上漲1.1%。其中,消費品價格上漲0.6%,服務項目價格上漲1.9%。
就業:全市新增城鎮就業19067人。 [21] 
2018年,南安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067.82億元,同比增長8.4% [22] 
2019年,南安市地區生產總值1295.44億元、增長8%,一般公共預算總收入89.23億元、增長11.6%,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突破50億元、增長8.8%。 [9] 
2020年,南安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340億元、增長3.5%,一般公共預算總收入90.1億元、增長1%,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2.7億元、增長5.3% [64] 
2021年,南安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536.36億元,比增9.8%;規上工業生產再創新高,產值首次突破3000億大關,達3234.80億元,比增12.0%,實現增加值比增13.0%;固定資產投資比增14.4%;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814.98億元,比增10.4%;一般公共預算總收入完成102.20億元,比增12.9% [77] 

南安第一產業

南安歷來是自然經濟的農業縣。據民國24年(1935)統計,農户佔全縣人口91%(包括農村僑户),農業生產以稻穀、小麥、甘薯、花生、甘蔗、黃麻為大宗。民國25年,該縣糧食耕地面積為53萬餘畝,由於“人稠耕地狹”,且有“宅于田而畝于山”的陋習,加之長期受封建制度的束縛,農業以小農經濟為主,耕作技術落後,生產發展緩慢,糧食單產低,不敷自給。據1949年統計,全縣農業耕地為57.26萬畝,糧食總產量98995噸,平均畝產206.0公斤。
南安市會展中心 南安市會展中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實行土地改革,進行農田基本建設,開展互助合作運動,推廣農業科學技術,改良品種,生產不斷髮展。1956年以前,糧食平均年畝產376.0公斤,1965年475.0公斤,1970年518.0公斤,1980年提高到712.0公斤。嗣後,農村實行經濟體制改革,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發展商品經濟,農業生產得到全面發展。1985年全縣糧食總產241590噸,平均年畝產720.0公斤,至1988年,糧食總產量229432噸,平均年畝產695.0公斤,農業總產值發展到23223萬元。人均收入640元,生活水準不斷提高。 [23] 
截至2019年底,新認定泉州市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40家,新增高效設施農業面積1300畝、優質農產品標準化示範基地4個、“三品一標”認證4個,8家“家庭農場”獲評省級示範場,糧食生產保持穩定,優質農產品供給增加,農業總產值增長5 %。深化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紮實推進“一革命四行動”,新(改)建城鄉公廁200座、三格化糞池1.1萬餘户,新建二級污水處理設施11座、支管網35公里,整治農房(裸房)2300多棟,完成鄉村綠化1500畝,26個村成為省級“千村整治、百村示範”美麗鄉村,27個村納入省級鄉村振興試點。啓動村莊分類規劃編制,農村建房實現指標、選址、審批、設計“一套圖則”規範化管理。深化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五種模式”,空殼村、薄弱村基本消除。農村“三資”清理整治成效顯著,410個村(社區)成立股份經濟合作社,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經驗獲全省推廣。水頭、英都成為全省鄉村振興特色鎮。落實“兩不愁三保障”,建立防返貧、控新貧、穩脱貧長效機制,建檔立卡貧困户穩定脱貧。
2021年,南安市完成糧食播種面積38.81萬畝、總產量15.37萬噸,超額完成泉州下達任務。實現農林牧漁業總產值58.42億元,比增4.1%。畜牧業生產持續回暖是拉動農業經濟增長的重要支撐,推進4家生豬改擴建規模養豬場項目建設,全市生豬出欄521987頭,比增5.4%;生豬存欄273255頭,比增2.8%;推進規模蛋雞養殖場改擴建項目2家,新增蛋雞養殖5萬羽;建設生態茶園1300畝,新增蔬菜大棚建設450畝。 [77] 

南安第二產業

1949年全縣工業總產值(以1980年不變價計算,下同)395.17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7.57%。1954年對私營工業實行社會主義改造,成立集體企業、公私合營企業、國營企業。1957年工業總產值1606.98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15.75%。1965年工業總產值2601.98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21.23%。1975年工業總產值4613.42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29.47%。1978年工業總產值6962.85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34.41%,國營企業税利總額909.5萬元。改革開放以來,全縣工業生產迅速發展,鄉鎮工業興起,產品門類增多,質量提高,出現一批名優產品。1988年工業總產值48612萬元,佔工農業總產值67.67%,比1978年增長6倍。國營企業税利總額2376萬元,比1978年增長1.6倍。 [24] 
南安水暖泵閥產業規劃打造千億產業集羣的目標,形成全球水暖產業的產銷中心。侖蒼鎮現有水暖閥門生產380多家,其中規模企業有29家。近年來,侖蒼鎮水暖衞浴產業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加速向浴室櫃、淋浴房、衞生陶瓷等產業鏈高端延伸。同時,該鎮充分發揮“水暖之鄉”的產業基礎作用,以福建省水暖專業工業區為載體,大力培育發展水暖產業集羣。先後榮獲“全國水暖器材之鄉”、“中國水暖城”、“中國衞浴名鎮”、“中國百佳產業集羣”、“福建省百強鎮”等稱號。 [25] 
福建省南安市優化服務平台和產業空間佈局,通過技術改造、人才培養等途徑,努力建設石材千億產業羣。據瞭解,該市擁有規模以上石材企業近300家,全產業鏈年產值超過600億元。 [26] 
吊運石材 吊運石材
2019年,新增3家省級服務型製造示範企業,數量連續2年居泉州市首位。石博會、水暖泵閥交易會、農訂會融入新元素,展會經濟成效喜人。 [9] 
2021年,南安市實現規上產值1123.33億元,成為我市首個千億主導產業,比增14.3%,高於規上工業2.3個百分點,佔規上工業34.7%,比2020年提高0.6個百分點,作為南安市核心優勢產業,有力支撐全市工業發展。日用輕工業成為第二個突破千億的產業,實現規上產值1052.44億元,比增10.0%。其中,紡織鞋服業依託當前國貨流行、下半年鞋服生產旺季,訂單爆滿;紙製品作為疫情相關物品之一,緊跟市場需求,搶抓先機。電子信息業發展迅猛、初具規模,實現規上產值143.73億元,比增35.4%,高於規上工業23.4個百分點。隨着光電信息產業結構調整優化,新興特色優勢逐步凸顯,未來有望通過加快三安半導體研發、陽光中科太陽能電池等龍頭項目帶動產業鏈上下游工業項目加速發展。二是億元企業貢獻突出。產值超億元的規上工業企業552家,比上年同期增加45家,億元工業企業完成產值3052.70億元,佔全市規上工業的比重達94.4%;比增19.9%,拉動規上工業增長17.6個百分點。 [77] 

南安第三產業

截至2019年底,完成服務業項目投資119.6億元,新增現代服務業集聚示範區1個、限上商貿企業87家,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66.7億元,三產增加值增長8%。新增3家省級服務型製造示範企業,數量連續2年居泉州市首位。全域生態旅遊蓬勃發展,實現旅遊總收入148億元、增長17.5%。 [9]  網絡零售額突破115億元、增長14.5%,淘寶鎮數量居全省首位。 [9] 
2021年,南安市實現第三產業增加值583.77億元,比增8.5%,比上年同期提高5.2個百分點。一是現代服務業支撐顯著。1-11月,全市33家其他營利性服務業企業累計實現營業收入6.79億元,比增39.1%,高於泉州市平均水平2.5個百分點,其中互聯網、軟件和信息技術、科學研究和技術等現代服務業高速增長,增速分別達到224.7%、90.1%。二是限上銷售額高位增長。全年完成限上銷售額724.02億元,比增36.3%,高於泉州平均水平8.1個百分點,增幅位居泉州前列,有效支撐整塊銷售額增長。銷售額對全年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18.8%,旺盛的內需為進一步調結構提供更多空間。 [77] 

南安社會事業

編輯

南安教育

南安歷史悠久,建郡早,曾轄興(化)、泉(州)、漳(州)三地。蔚成“文化發達,代出英才,人文薈萃”的詩禮之邦,得“海濱鄒魯”之稱。唐代就有名人的讀書處和書院的設立。已知書院有13處。宋靖康年間(1126~1127)創縣學,為縣一級最高學府。明清時代僅豐州桃源村就有館學、塾學、讀書室、書房等達37處。至清末,全縣多數鄉村設有義學、社學、私熟。
歷代的南安名人、學士,對南安的文化教育起了推動作用。唐貞元八年(792),南安詩山人歐陽詹首登八閩甲第,得進士第二名。與韓愈、李觀同科,時稱“龍虎榜”。他的登科鼓舞和推動了福建的文化教育。晚唐時王審父子在南安設招賢院,一時名士雲集。宋代朱熹在南安九日山書院講學,影響尤著。南安先後登進士第共296人(文268人,武28人);明清兩朝考中舉人835人(文630人、武205人)。在鄉試、會試和殿試時,中狀元、會元、榜眼、探花、傳臚、解元者比比皆是。入仕後封王封侯以及委以大學士、尚書、御史、翰林、巡按、布政使、府尹、縣令者皆有。歷史上南安教育昌盛繁榮,孕育出民族英雄鄭成功以及李贄等傑出人物。
南安市城建一角 南安市城建一角
民國時期,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下,南安教育事業出現一個新的歷史時期。民國18年至 21年(1929~1932)間,在軍閥陳國輝統治時期,南安設立詩淘淘碼鵬教育委員會,推行改造私塾辦新學制小學;除了地方軍閥攤派與募資相結合解決教育經費外,海外愛國華僑匯款在家鄉辦教育也蔚然成風。短短四年時間,全縣小學猛增至205所,新建校舍90所。至民國27年(1938),全縣小學增到260餘所,其中大部分是私立的。抗日戰爭時期,侵華日軍陷金屬,沿海城市的學校紛紛內遷,有11所中學(含分校)在南安佈局上課,南安的中等教育出現非常時期的繁榮,入學生數激增。由於抗日救亡情緒的高漲,戰時艱苦生產的磨練和中國共產黨地下組織在學校出色的工作,使這個時期的中學生得到很好的教育、鍛鍊,成為此後幾十年間的社會中堅力量。抗戰勝利前後,內遷校復返,南安華僑和廣大羣眾,在內遷校址集資創辦新校,使中等教育保持穩定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人民羣眾翻身成了主人,興辦學校、發展教育的積極性空前高漲。國家對教育的重視,人民羣眾的自力更生和海外僑胞的熱心支持,使南安的教育事業出現一個蓬勃發展時期。經四十年的努力,實現了無文盲縣,全縣普及初等義務教育,有6個鄉鎮普及初中義務教育。至1988年,全縣有小學426所,為1949年203所的2倍多,而且實現校校無危房,班班有教室和學生人人有課桌椅。中學有完中15、初中31、職業高中9所,(包括普通中學兼設職教班6所)。幼兒園183所(縣辦實驗幼兒園2所)。小學教職員工9833人,為1949年1267人的8倍。在校中、小學生數179196人,為1949年29321人的6倍多。職業中學在校學生1398人。自1978年恢復高考制度至1988年的11年間,考入大專院校4084人,中專4863人,共8947人,為社會主義建設輸送大量人才。
南安是著名僑鄉,僑胞對家鄉教育事業十分關注。從廢科舉興新學開始,華僑傾注心力財力,在桑梓興辦學校,成為南安教育事業發展的一大特色。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正確貫徹華僑政策,提高華僑愛國愛鄉積極性,全縣80%的學校接受僑資捐助。1985年,福建省人民政府頒佈華僑捐資辦學褒獎辦法,截至1989年,南安獲金質獎章80枚、銀質獎章46枚、銅質獎章134枚。僑胞捐資辦學進入一個全盛時代。 [27] 
2019年南安市擁有幼兒園259所,在校學生73202人;普通小學283所,在校學生134273人;擁有普通中學66所,在校學生68247人;擁有職業中專5所,在校學生8952人。2019年幼兒園新生24483人;小學新生25557人;初一新生16366人;高一新生7406人;中職新生3605人。 [18] 
截止2019年底,已規劃建設至第十三小學,新(改、擴)建幼兒園6所、中小學14所,新增幼兒園學位1800個、中小學學位5130個; [9] 

南安醫療

2019年,南安醫院新院區與上海大學合作建設附屬醫院順利簽約,童昌醫院、成功醫院新院區啓動建設,新增醫療機構牀位450張,基層衞生機構“空白村”全面消除,獲評全國基層中醫藥工作先進單位。 [9] 
2019年南安市共有醫療機構1063個,病牀數6144張,醫院、衞生院衞生技術人員2442人。2019年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3.46‰,嬰兒死亡率2.13‰,產婦住院分娩比率100%,鄉鎮衞生院覆蓋率為100%。 [18] 

南安科技

2019年南安市有高新技術企業92家。新增國家高新企業35家、省科技型中小企業66家、泉州“數控一代”示範項目產品11項;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達6.89件;現有1家國家級企業工業設計中心,3家省級企業工業設計中心,3家泉州級企業工業設計中心;2家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17家省級企業技術中心,11家泉州級企業技術中心。 [18] 

南安社會保障

2019年,全市企業養老保險參保單位 15507 家,擴面新增 1748 家,參保職工141155人。享受養老保險待遇的離退休人員12776人,並實現養老金100%社會化發放。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參保人數 86.18萬人,參保率 99.64%。失業保險全年參保單位15747 家,參保人數6.65 萬人。
參加工傷保險的機關企事業單位 4674個,參保職工12.59萬人,工傷報銷867人次。 [18] 

南安體育

2019年11月15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公佈了一批全國社會足球場地設施建設重點推進城市,南安在列。 [28] 
九都滑翔傘基地進入中國航空飛行營地行列。 [18] 

南安安全生產

2019年1-12月份,全市共發生各類傷亡事故68起,2018年同期81起,同比下降16.05%;死亡18人,2018年同期死亡25人,同比下降28%;受傷47人,2018年同期受傷50人,同比下降6%;直接經濟損失215.79萬元,2018年同期268.1萬元,同比下降19.51%。 [18] 

南安電力建設

民國時期,縣城有一個小型的,專門供應縣署之用,少數私人廠家也自用小型柴油機發電,大部分居民用煤油燈照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改建發電廠,擴大供電範圍,1958年新建“503”電廠,解決縣直機關、行政部門及部分企事業單位的生活用電。大部分單位自備柴油機發電,供生活用電及工業用電,居民仍用煤油燈照明。1972年坂頭水庫竣工後,建四個梯級發電站,縣城開始使用水電,此後,又用山美水庫發電站、後橋水庫發電站、石壁水庫發電站等併網供電,至1988年,和省、市併網達11010.2萬度,其中城區工業用電2730.93萬度,農業用電457739萬度,生活用電874.47萬度。 [29] 
火力發電廠 火力發電廠
資源豐富。境內有東,西溪兩條主河流,小Ⅱ型以上水庫199個。現已建成日產2萬噸的市區第一水廠和石井、水頭、官橋、豐州、洪瀨、梅山、碼頭、金淘、英都等鎮自來水廠,市區第二水廠(日產20萬噸)首期工程和詩山、羅東、侖蒼水廠正在建設,至2000年全市日供不能力達40萬噸以上。 電力充裕。現已建成官橋220千伏輸變電站和溪美、水頭、洪瀨、石井、美林等6個110千伏輸變電站以及10個35千伏輸變電站;小水電裝機容量達3.2萬千瓦,1995年全市電網總裝機容量達43.9萬千伏安,全市10千伏以上高壓輸電線路1600千米。“九五”計劃新建龍鳳、侖蒼、梅山、豐州等4個110千伏輸變電站以及小水電站6處,全省第一座500千伏輸變電站,已經選址定在我市官橋鎮,將於1998年建成投產。
截至2006年底,南安市電力總公司擁有110KV變電站11座、35KV變電站11座,變電容量91.945萬千伏安。網供最高負荷達45.75萬千瓦,供電量為31.3億千瓦時。“十一五”期間,南安市將全面推進現代化工貿僑鄉城市建設,力爭經濟社會發展走前列,重新進入全國百強縣市行列。一大批工業項目正陸續落地南安,電力需求將持續強勁增長,預計今後四年電量和負荷年均增長率均為17%,至2010年,網供最高負荷可達到91.5萬千瓦,供電量將比2006年翻一番,達到60億千瓦時。

南安城鄉建設

2020年4月14日,南安市入選2020-2021年水系連通及農村水系綜合整治試點縣。 [30] 

南安交通

編輯
三國吳永安三年(260)至唐景雲二年(711),南安豐州是郡、州、縣治所,為閩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水陸交通發達。唐宋時代,豐州金溪(雞)港是泉州對外通商的重要港口,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航點。今豐州九日山尚保存宋代“祈風”石刻十多處。南安至安溪、永春的東西溪河道已通舟楫。嘉定年間,南安往南官道設康店驛(今水頭鎮蟠龍)經同安入廣東潮州,往北官道設汰口驛(今碼頭鎮土皮芸),經永春入南平北上進京。著名的金雞大橋和安平大橋分別建於宋宣和年間和紹興年間。石井港成為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後為鄭成功的治兵要地。明清兩朝曾實行“禁海”,南安沿海港口對外貿易逐漸減少,但東西溪及各官道仍是泉州通永春、德化、同安、安溪等縣的交通要道。
南安風光
民國時期,南安始建公路。民國8年(1919)泉永德公路動工興建,南安的詩山至碼頭段10千米,當年率先建成,是本縣第一條公路。隨後,相繼開闢福廈線南安段、泉(州)溪(美)、金(淘)芸(美)等公路,至抗日戰爭前夕,全縣有公路33條、452.1千米,有公路橋35座。東西溪航道及內河、外海碼頭經過整修,水路運輸有所改善。抗日戰爭期間,奉令自毀公路,外海又被封鎖,交通運輸靠人、畜力及內河航運。抗戰勝利後,公路修復緩慢,至1949年底,全縣有福廈、晉永、泉溪3條公路117.5千米,其中僅福廈線(南安段)28千米能正常通車。當年陸上運輸為貨運量2.03萬噸,週轉量23.50萬噸千米;客運量0.50萬人次,週轉量21.50萬人千米,水上運輸有內、外海木帆船529艘、280船噸位,貨運量2.30萬噸,週轉量71.70萬噸千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全縣水陸交通有很大發展。1950年修復晉永公路。1951年建成第一座橫跨西溪的南安大橋。1953年組建溪美搬運站。1956年全縣組織21個內河、外海航運合作社。1958年“大躍進”時期,全縣掀起公路建設熱潮,至1966年共修建公路28條、236.7千米。“文化大革命”時期,全縣修建公路33條、193.7千米。1978年後,貫徹改革開放方針,交通運輸更快發展,至1988年,全縣有公路236條、1397千米,平均每百平方千米擁有公路68.73千米。其中國道1條28千米,省道3條104.31千米,縣道10條147.09千米,鄉村道222條1117.6千米;有公路橋375座,總長9323.53米;有農村機耕路1320條,總長1716千米;全縣22個鄉鎮和99%的行政村可通汽車;有大型客、貨車1157輛,小型客、貨車579輛,農用機板車741輛,二、三輪摩托車6617輛,拖拉機方向式484輛、手扶式13201輛;貨運量120萬噸,週轉量7205萬噸千米;客運量597萬人次,週轉量31100萬人千米;水頭港碼頭實現機械化裝卸,石井港千噸級碼頭泊位投產,年吞吐能力達12~15萬噸;有內、外海木帆船560艘、14780船噸位,機動船46艘、12970船噸位;貨運量62萬噸,週轉量6252萬噸海里。全縣形成較完整的水陸交通運輸網絡。 [31] 
2019年,對外通道方面,加快興泉鐵路、福廈客專南安段建設,建成投用廈漳泉城市聯盟高速南安段,貫通江濱南路二期,抓好橫八線洪瀨和金淘鎮區過境線、省道307線梅山鎮區過境線等項目建設,完善對外輻射交通體系。城市環線方面,開工建設聯十一線霞美創業大道至埔當段、武榮大橋,力促省道215線豐州至洪瀨段建成通車,抓緊柳城至霞美公路、縣道335線康美複線建設,進一步完善幹線公路和鄉鎮間連接線,優化市域快捷交通路網。城區交通方面,完成中心市區北外環路二期工程,加快成功大道科創中心段建設,打通瓶頸路、斷頭路,疏解城市堵點。農村公路方面,全面推行“縣道縣管”,加快向樂、英翔公路建設,完成東英公路拓改提升,實施農村公路改造提升工程50公里、安保工程50公里、危橋改造5座。二是補齊市政設施短板。提級改造垃圾焚燒發電廠,完善垃圾分類收集轉運設施,新增4個垃圾分類試點居民小區,建成餐廚垃圾處理廠。啓動沿海片區污水處理廠尾水深海排放工程,抓好自來水水質提升、電網改造、充電樁、LNG等項目,推動西華洋滯洪區等3個內澇整治及防洪排澇項目建設。 [9] 

南安風景名勝

編輯
南安名勝眾多,擁有一批知名的歷史文物和名勝古蹟,現有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5處、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4處、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60處。鄭成功陵墓、九日山摩崖石刻、“天下無橋長此橋”的安 平橋、蔡氏古民居建築羣聞名遐邇;雪峯寺、鳳山寺、靈應寺、五塔巖、天心洞等眾多座寺觀名勝,構成一道神奇的宗教文化風景線;天柱山、黃巢山、大佰島等,是生態旅遊觀光勝地。 [32] 
截止到2016年12月,南安已有A級景區8家,其中5A級1家,4A級1家,3A級6家。 [33] 

南安著名人物

編輯
僑領李光前
僑領李光前(2張)
李贄(1527-1602)溪美人,明代傑出思想家、文學家、史學家。
洪承疇(1593~1665年)清朝定鼎中國的重臣。泉州府南安縣二十七都英山霞美鄉(今英都鎮良山村霞美)人。乾隆因洪承疇為叛明降清的人,列於貳臣甲等列入《清史·貳臣傳》。可與汪精衞媲美。
鄭成功(1624.08.26-1662.06.23)泉州南安石井鎮人,明末清初軍事家,抗清名將,民族英雄。其父鄭芝龍,其母名田川氏。弘光時監生,因蒙隆武帝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並封忠孝伯,世稱“鄭賜姓”、“鄭國姓”、“國姓爺”,又因蒙永曆帝封延平王,稱“鄭延平”。
李光前(1893-1967)梅山人。華人愛國企業家。新加坡大學首任校長。1964年馬來亞最高元首授予光前“丹斯里”榮銜。
葉飛(1914-1999)南安縣人。1914年出生於菲律賓呂宋島。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第六、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著有《葉飛回憶錄》等。
黃仲鹹(1920-2008.7.30)南安市碼頭鎮仙都村。印度尼西亞實業家、慈善家。
呂振萬(1924-2015),水頭鎮樸裏村人,1924年出生。1996年他被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 [11] 

南安城市榮譽

編輯
2017年工業百強縣(市) [34] 
2018年度全國投資潛力百強縣市 [3] 
2018年全國綠色發展百強縣市 [4] 
2018年全國科技創新百強縣市 [35] 
2018年全國新型城鎮化質量百強縣市 [36] 
2018年工業百強縣(市) [37] 
2018年中國縣級市全面小康指數前100名 [38] 
2018年全國縣域經濟綜合競爭力100強 [39] 
2018中國大陸最佳商業城市排名第48 [40] 
2018中國最佳縣級城市第4名 [41] 
2019年2月2日,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評為縣級全國基層中醫藥工作先進單位。 [42] 
2019年中國百強縣 [43] 
2019年全國科技創新百強縣市。 [44] 
《2019年度全國投資潛力百強縣市》第11位 [45] 
2019年度全國新型城鎮化質量百強縣市 [46] 
2019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 [7] 
2019年工業百強縣(市) [47] 
2019年中國縣級市全面小康指數前100名 [48] 
2019年度福建省縣域經濟實力“十強”縣(市) [8] 
2019年綜合競爭力全國百強縣(市) [49] 
2019年投資潛力全國百強縣(市) [50] 
2019年全國製造業百強縣(市) [51] 
2019年全國營商環境百強縣(市) [51] 
2020年全國百強縣 [52] 
2020中國最具綠意百佳縣市 [53] 
2020中國雙創活力百佳縣市。 [54] 
2020全國傳播熱度百強市(縣級)。 [55] 
2020中國縣域消費百強榜排名39。 [56] 
2020年5月,入選2019年全國縣域網絡零售TOP100,排名第26。 [57] 
2020年7月28日,入選“2020年賽迪百強縣”。 [58] 
2020年10月20日,入選全國雙擁模範城(縣)。 [59] 
2020年11月13日,入選2020年中國工業百強縣(市)。 [60] 
2020年11月,入選“2020年中國創新百強縣(市)”。 [61] 
2020年11月,入選水利部第一批深化小型水庫管理體制改革樣板縣(市、區)名單。 [62] 
2020年全國綜合競爭力百強縣(市)位列第27位。 [63] 
2018年—2020年度入選福建省級文明縣城城市。 [65] 
2021年5月27日,被國家體育總局確定為首批全國縣域足球典型。 [66] 
2021年7月15日,入選水利部第四批節水型社會建設達標縣(區)名單。 [70] 
2021年8月,賽迪百強縣之一。南安市排序21。 [69] 
2021年9月,入選“2021年度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2021年度全國綠色發展百強縣市”、“2021年度全國投資潛力百強縣市”、“2021年度全國科技創新百強縣市”。 [72] 
2021年10月,入選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發佈的2021年度福建省經濟實力“十強”縣(市)。 [74] 
2022年1月,入選第一屆(2019-2021年度)福建省全民運動健身模範縣(市、區)。 [76] 
2022年5月,入選《2021年中國投資潛力百強縣》榜單,位列全國第81名。 [79] 
2022年6月,入選2022全國縣域高質量發展百強,排名第27位。 [83] 
2022年7月,入選賽迪《2022中國縣域經濟百強研究》,百強縣排名第22位。 [84] 
2022年11月,《經濟日報》發佈《2022年中國中小城市高質量發展指數研究成果》,南安入選“2022年度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排名第33位。 [88]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