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蔣益澧

編輯 鎖定
蔣益澧(1825~1874),字薌泉,湖南湘鄉人。咸豐初投入湘軍為曾國藩幫帶親兵營。後又統帶新營。湖南軍事起,從王珍攻嶽州,以功敍從九品。復隸羅澤南部下,勇敢常先人。歷任知縣、知府、道員,授廣西按察使,升布政使。後又率軍援浙。同治元年(1862)攻佔杭州後,任浙江布政使。同治五年擢廣東巡撫。在任上他裁減太平關税4 萬兩,撤銷收税丁胥,改由巡撫直接派人徵收,以杜弊端。其措施頗為守舊者所不樂,為兩廣總督瑞麟和閩浙總督吳棠所劾。其後蔣益澧受到降級處分,被髮往左宗棠軍營聽差,前後任職廣東僅有一年。
中文名
蔣益澧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籍    貫
湖南湘鄉
出生地
湖南
薌泉

蔣益澧人物生平

編輯
清湘鄉縣人。字薌泉。生於道光五年(1825)。咸豐初年,投身於曾國藩湘軍,幫帶親兵營。咸豐四年(1854),隨王鑫進攻嶽州,擢從九品。為羅澤南添募新營,任統帶。五年,隨同援江西,攻陷義寧,擢升知縣,並加同知銜。六年,隨軍回援武昌。羅澤南中炮死,李續賓接統其軍,因告假回鄉。攻陷武昌後,擢知府。
咸豐七年(1857),廣西興安、靈川一帶農民再次起義,佔領柳州、平樂、慶遠諸城,廣西巡撫勞崇光乞援於湖南。時蔣益澧正居家。湖南巡撫駱秉章命其率永州防軍3700人和新募1500人赴援。相繼攻陷興安、靈川、平樂各城,擢道員,加按察使街,留廣西補用。八年進屯桂林。招募水師,進攻右江地區,接連攻陷柳州、慶遠諸城,加布政使銜,以按察使記名。次年受任為按察使,旋升布政使。
咸豐九年夏,永明農民軍攻佔恭城,乘勝向桂林前進。蔣益澧率軍扼守平樂。農軍北走灌陽,與石國宗農民軍會合,攻佔興安,直逼桂林。蔣益澧聞報,即回兵桂林。廣西學政李載熙奏劾蔣貽誤戰機,冒餉妒功,被降為道員。旋與湘軍劉長佑、蕭啓江部配合,解桂林圍。十年後,又先後鎮壓賀縣農民起義,攻取昭平、平樂、潯州等城。復授廣西按察使,旋復原宮。
同治元年(1862),蔣益澧調任浙江布政使。在湖南增募兵勇8000人,於同年七月到達浙江衢州(今衢縣),派部將高連陞攻取壽昌,又在按察使劉典配合下,擊敗太平軍侍王李世賢部於裘家堰屯。八月,圍攻湯溪,歷3月始下。此後,又先後領兵攻取富陽、平湖、乍浦、海鹽等城,並與其它部隊配合,攻陷杭州、餘杭等城,授雲騎尉世職和騎都尉世職。
同治三年(1864)十月,蔣益澧受命護理浙江巡撫。當時,浙江久經戰亂,社會秩序混亂,經濟凋敝,財政拮据。他肅清“槍匪”,核減漕糧,酌減關税,又浚湖汊,築海塘,興修水利,使農、工、商業都有一定恢復。毀淫祠,設義學,補鄉試,增加書院經費,修復名勝古蹟,興辦慈善事業。因有感於年少失學,特拜杭州拔貢兩人為師,就舍廨講論,執贄為弟子。
同治五年(1866),蔣益澧升遷廣東巡撫。在任裁減太平關關税4萬兩,撤銷收税丁胥,改由巡撫直接派人徵收,以杜弊端。對廣州城內專為外商買辦機構“歐洲人公所”,不亢不卑,遇公事則折之以理,不稍假借。又主張造船購炮,與左宗棠等商議,擬於沿海一帶省份建設鐵廠,製造輪船,僱洋匠指授,並選聰明子弟入廠學習。其措施,頗為守舊者所不樂。七年,因與兩廣總督瑞麟不合,旋為瑞麟和閩浙總督吳棠所劾,以“任性不依例案”,被降二級,以按察使留用,被派往左宗棠軍營候補。不久,任廣西按察使。旋告病回籍。
同治十三年四月日本侵犯台灣。蔣益澧奉詔復起,“屬以邊事”。及抵都門,不久病發,卒於京師,年50歲。詔復原官。 [1] 

蔣益澧史書記載

編輯
蔣益澧,字薌泉,湖南湘鄉人。少不羈,不諧於鄉里,客遊四方。湖南軍事起,從王珍攻嶽州,以功敍從九品。復隸羅澤南部下,勇敢常先人,澤南異之,許列弟子籍。從克黃梅,擢縣丞。進剿九江,連敗賊於白水港、小池口。咸豐五年,進攻廣信。大軍駐城西烏石山,益澧屯山右。賊覷其壘未成,來攻。益澧堅壁不動,伺懈縱擊,斬賊首於陣。進逼城下,諸軍蟻附而登,復其城。進攻義寧,澤南潛師進鼇嶺,令益澧分駐乾坑。賊來爭,分數千人抄官軍後。益澧曰:“今以數百人當大敵,不死戰,將殞。”揮兵直薄之,當者披靡,遂會師鼇嶺,乘勝復義寧,擢知縣。
從澤從澤南迴援武昌。在軍與李續賓論事不相下,及澤南歿,續賓代將。益澧屯魯港,賊攻之急,請援,續賓置之。益澧大恚,憑壘死守,賊旋引去。益澧遂告歸,不待報而行。嗣武漢克復,仍論前功,擢知府,賜花翎。
益澧家居,悒悒不得志,會廣西匪熾,乞援於湖南,湖南宿將盡出征,駱秉章顧左右無可屬者,益澧請行,乃令率千六百人赴之。七年五月,連破賊於賣珠嶺、唐家市,復興安、靈川;艇匪踞平樂二塘墟、沙子街,進破之,焚賊艇,薄平樂,克之:擢道員,賜號額哲爾克巴圖魯,加按察使銜。巡撫勞崇光疏請留於廣西補用,八年,入屯桂林。時廣西兵食並絀,率藉招撫馭盜,兵賊相糅,橫行無忌,疆吏不能制。益澧至,乘兵威,悉按誅桀黠者,易置守軍,人心始定。駱秉章奏助益澧軍月餉二萬,造船六十艘,募水師以益其軍。省城既固,進規右江。賊踞柳州,連結洞砦,恃水師不能至。益澧具舟修仁,令軍士舁舢板陸行九十里,置洛青水中,載炮而下,遇賊洛垢墟,火賊舟。次日,賊水陸並集,力戰斬賊數千,進鷓鴣山,攻柳州克之,加布政使銜。偕右江道張凱嵩會剿慶遠,掘長壕斷賊出入,賊渡河竄,邀擊敗之。慶遠平,以按察使記名。
九年,石達開竄湖南,前隊掠全州,益澧分兵守柳州,自回援省城,授按察使,尋遷布政使。出剿恭城土匪,扼平樂。粵匪石國宗由全州、興安窺桂林,勢甚張。學政李載熙劾益澧失機及冒餉忌功等事,詔念益澧前勞,降道員,留廣西,並下疆臣察奏。會湖南遣劉長佑、蕭啓江率師來援,益澧與合剿,解桂林圍。駱秉章、曹澍鍾併為疏辨,得白。十年,賀縣匪分擾昭平、平樂,益澧擊走之。進破賊首陳金剛於大灣嶺,焚沙田賊寨,復布政使原銜。又會廣東援師破賊於竹洞嶺。十一年,復授廣西按察使,進駐平南。偕總兵李揚升復潯州,復布政使原官。
益澧年少戇急,曾國籓、胡林翼素不滿之,而左宗棠特器重。至是宗棠規浙江,疏請以益澧為助。同治元年,調浙江布政使。自湖南增募八千人,道廣東,總督勞崇光資以餉械。九月,至衢州,分兵復壽昌。賊酋李世賢屯裘家堰,按察使劉典兵先進,益澧繼之,降賊李世詳為內應,襲破之,悉毀賊壘。二年,克湯溪,被珍賚優敍。宗棠進屯嚴州,規富陽,援賊麕至,益澧渡江築壘新橋,分三路迎擊,大敗之。會遊擊徐文秀等攻雞籠山,益澧自督戰,盡破十餘壘。八月,克富陽。自杭州至餘杭,賊營連數十里。益澧沿江下逼清波、鳳山兩門,據十里街、六和塔、萬松嶺,俯瞰城中,自駐東嶽廟,賊屢出犯,皆擊退。分兵會道員楊昌濬、總兵黃少春攻餘杭,敗賊城下,匿不出。又破鳳山門、清泰門賊壘,由錢江入西湖,奪賊舟。平湖、乍浦、海鹽皆下,海寧守賊蔡元吉、桐鄉守賊何紹章先後投誠效用。三年,令紹章扼烏鎮,元吉會蘇師復嘉興,賊勢日蹙。二月,饅頭山地雷發,壞城垣,諸軍擁入,戰竟日,悍賊多斃,餘夜遁,遂復杭州,餘杭亦下。詔嘉其功,賜黃馬褂,予雲騎尉世職。分軍克德清、石門,進攻湖州。蔡元吉深入,為賊所圍,益澧自往援之。轉戰而前,距元吉營隔一河未達。時偽幼王洪福瑱遁入湖州,悍酋黃文金眾尚十餘萬。七月,作浮橋通元吉營,出湖趺漾襲賊後。降賊譚侍友出太湖攻袁家匯,賊棄城走,邀擊之,解散數萬人。浙境肅清,晉騎都尉世職。
左宗棠追賊赴福建,益澧護理巡撫。疏陳善後事宜,籌閩餉,濬湖汊,築海塘,捕槍匪,又核減漕糧,酌裁關税,商農相率來歸。增書院膏火,建經生講舍,設義學,興善堂,百廢具舉。東南諸省善後之政,以浙江為最。逾歲,乃回本任。
五年,擢廣東巡撫,奏裁太平關税陋規四萬兩,斥革丁胥,改由巡撫委員徵收;五坑客匪投誠,分別安插高、廣各府,另編客籍;設學額:並如議行。六年,以病乞休。尋為總督瑞麟疏劾,下閩浙總督吳棠按奏,坐任性不依例案,部議降四級,改降二級,以按察使候補,命赴左宗棠軍營差委。尋授廣西按察使,以病回籍。
十三年,日本窺台灣,召至京。未及任用,病卒。太常寺卿周瑞清疏陳益澧廣西政績,詔復原官,依巡撫例賜卹。浙江巡撫楊昌濬、梅啓照先後疏言平浙功尤鉅,詔允建祠,諡果敏。
論曰:李續賓果毅仁廉,治軍一守羅澤南遺法,戡定武昌、九江,戰績為一時之冠。李續宜獨以持重稱,殆鑑於其兄之鋭進不終而然耶?王珍、劉騰鴻皆出奇制勝,駿利無敵,惜早殞,未竟其功。蔣益澧經挫折而奮起,平浙、治浙,並著顯績,信乎能自樹立。諸人並湘軍之傑,不以名位論高下也。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