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世和

(國民黨陸軍司令部高級參謀、蔣介石侍衞長)

編輯 鎖定
王世和(1899—1960),浙江奉化人,蔣介石之侄,黃埔軍校第一期、陸軍大學特別班第六期、中央訓練團將校班畢業。1924年赴廣州,任廣州大元帥府警衞隊衞士。同年經戴季陶介紹加入中國國民黨。1925年起任黃埔軍校校長辦公廳衞兵連連長,警衞團第三營少校營長、中校團附。1927年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第二警衞團上校團長,1928年任陸海空軍總司令部侍衞總隊總隊長。1930年由蔣介石授意,策劃殺害鄧演達。1931年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特務團少將團長、陸海空軍總司令部侍衞長、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軍警稽查處處長、國民政府主席侍衞室副官長。1936年授陸軍少將軍銜。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任駐蘇聯大使館武官、蔣介石侍從室第三組組長兼蔣介石侍衞長、第三集團軍副總司令、第七十六軍副軍長。1946年後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河西警備總司令部中將副總司令、國民政府參軍處中將參軍。1949年赴台灣,1960年病逝。 [1] 
中文名
王世和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浙江奉化
出生日期
1899年
逝世日期
1960年
職    業
軍人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陸軍大學

王世和蔣家恩怨

編輯
王世和,蔣介石第一任侍衞長,與蔣介石出生入死二十年之久。他畢生低調謙沖,從不對外炫示功績,外人鮮有知曉者。而若蔣介石身邊沒有王世和,不僅蔣介石個人歷史有可能改寫,連中國國民黨黨史也可能大異其趣。

王世和隨身護衞

王世和是蔣介石的表侄,其祖父與蔣介石母親王採玉系堂姐弟關係。浙江奉化溪口鎮葛竹村地處偏遠,人口寡少,營生條件艱困。王採玉嫁到蔣家後,她的堂弟曾在蔣家“玉泰鹽鋪”當店員。若干年後,堂弟之孫王世和年方弱冠,一直待業在家。王採玉受堂弟請託,代覓營生職業。世和雖僅私塾文化水平,但秉性忠厚純樸,反應機靈,手腳勤快,遂被安排在“玉泰鹽鋪”當學徒,順便在蔣家聽候差遣。蔣介石元配毛福梅既要侍候婆婆,又要幫忙照管鹽鋪生意,忙進忙出,遇有雜務,即吩咐王世和代為操辦。王世和年紀雖輕,但總能把事辦得妥貼,甚得蔣家上下歡心。
  1921年6月14日,蔣母王採玉病逝,蔣介石返家奔喪守制期間,玉泰鹽鋪暫時歇業,王世和遂無業在家。守制期滿,蔣介石奉孫中山之命,“墨絰從公,來粵助戰”。此前,蔣介石與粵軍將領矛盾甚深,深恐此行粵軍對他採取不利行動,因而打算挑選忠貞可靠的家鄉壯丁,組織一支小規模近身侍衞隊。他見堂侄王世和長得精幹結實,反應靈活,便命其廣招體格健壯、吃苦耐勞的家鄉青年,又挑選蔣恆祥、蔣瑞昌、蔣甫元三名蔣姓宗親侄輩,擔任近身侍衞,組成四名成員的侍衞小組。王世和是年22歲,較其他蔣姓侄輩年長,蔣介石遂命王世和為首。
  1922年6月16日,陳炯明全面叛變,孫中山急電蔣介石返回崗位救援。當時,孫中山已率眾退出廣州城,廣州城區及近郊均為陳炯明部隊佔領。抵達廣州城郊後,知悉孫中山已登上永豐艦,蔣介石即派王世和化裝成商旅,到黃埔島一帶了解情況。王世和以重金租了一條民船,偷偷越過陳炯明部隊哨兵,讓蔣介石與隨員成功登上永豐艦。
  上艦之後,蔣介石得知船上食物果菜幾近耗盡,連孫中山的日常飲食都成問題,即命王世和利用艦上小舟摸黑到對岸,向民家採購日常食品。小船行至半途,被陳炯明岸上部隊發覺,立即以探照燈照射,一路炮擊。永豐艦官兵見狀馬上以炮火掩護。槍林彈雨中,膽大心細的王世和最終圓滿完成任務,成功購得糧食與蔬菜。其間,陳炯明的岸炮不斷朝永豐艦等艦隻轟擊,孫中山率眾發炮反擊,艦上官兵在戰鬥中頗有死傷,甲板上血漬處處。完成任務後的王世和又扶助傷員到艙下裹傷,並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毅然加入戰鬥。
  有了幾次共同作戰默契之後,王世和與蔣介石的關係更為緊密。他燒得一手好寧波菜,經常在隨侍轉戰期間照顧蔣的飲食。
  在廣東、福建期間,蔣介石與陳潔如夫妻尚屬新婚燕爾,情感甚篤。陳潔如時常教王世和學文化,對王世和的忠厚篤實甚為信賴。1923年底,孫中山有意委派蔣介石擔任黃埔軍校校長。陳潔如向蔣介石建議:侍衞隨從年紀尚輕,為日後前途着想,應鼓勵他們學習文化。今總理既有意興辦軍校,何不令世和堂侄進入軍校第一期就讀,畢業之後仍能為你服務,有了軍校學歷,你才方便為他謀一官職。蔣介石聽從了陳的建議。1924年5月3日,王世和被錄取為黃埔一期生。與之同屬一期第四隊、日後平步青雲的國民黨軍政要員有胡宗南等人。
  王世和進入黃埔軍校後,將軍校學來的基礎軍事訓練(移植自蘇聯紅軍)知識,用於侍衞工作中。例如,他規定侍衞人員着軍服及硬式打釘皮鞋,並規定夜間衞兵換班交接時,一律以正步行換班禮。這樣,侍衞行走及行禮時,會發出“咔、咔、咔”的聲響。據聞蔣介石夜裏喜聽侍衞換班的腳步聲,並積沿成習,數十載不變。1942年,俞濟時(亦為黃埔一期生,就職前任七十四軍軍長)接任侍衞長,恐怕侍衞腳步響聲擾人清夢,命令值夜一律穿着布鞋。接任第二天,蔣介石就把俞濟時叫到跟前斥問:“為何卧房門口昨夜沒有侍衞值班?”俞濟時未明所以,一臉駭然,立刻下去查問,方知蔣靠聽鞋聲辨識是否有衞兵值班。
  1926年7月1日,蔣介石以軍事委員會主席名義正式發動北伐。北伐部隊編制上有8個軍,還編組了一個警衞團,王世和任營長。
  1929年8月12日晚間,於蔣介石上海愛多尼亞路十二號寓所擔任“外衞”的警衞排某員,受人鼓動賄賂,入蔣寓所準備行刺,被王世和領導的“內衞”攔下盤問並當場識破,隨之發生扭打,後刺客被制服,兇器當場繳獲。蔣介石認為行刺事件事出有因,若非王世和領導的侍衞人員機警,後果不堪設想。於是下令改組警衞,在總司令部成立侍衞班,任命王世和為上校侍衞長。 [2] 

王世和捲入恩怨

王世和與蔣介石榮辱相依、生死與共,自不可避免地進入蔣的核心世界,捲進蔣氏家族恩怨的漩渦中去。其中,尤以蔣介石几房妻妾彼此間的較勁糾葛,最令王世和左右為難。
  王世和是出身農村的舊派人物,受人點滴,湧泉相報。在玉泰鹽鋪當學徒期間,王太夫人(王採玉)待這位堂侄甚為寬厚,王世和對王採玉的媳婦毛福梅自然是忠心耿耿,有事必辦。毛福梅成為蔣介石的下堂妻以後,王世和不免有同情弱者心態,對毛氏格外帶着幾分憐憫與報恩之念。這個悲憫之念日積月累,成為宋美齡長期誤解王世和的原因之一。
  後來,在黃埔軍校頗得人緣、被軍校學生稱為校長夫人的陳潔如,也成了下堂妻。王世和曾私下裏對人説,陳潔如個性篤厚,沒有心機,不搞權謀,事事為蔣介石設想,照料蔣無微不至。對待下人,陳潔如也和善慈悲,從不疾言厲色。相較之下,宋美齡則巧於智謀,工於算計,且處處流露出“千金”的驕矜,對下人的脾氣很大,公館服務人員都畏懼她的威嚴。
  1937年4月,蔣經國自蘇聯回國後,曾在上海、杭州等地等候多時,卻無緣即刻得見父親。其實,蔣介石並非不愛經國,而是唯恐表現得過於急切,反令經國遭宋美齡的忌恨。於是蔣介石交代經國回鄉讀書。這些情景,王世和都看在眼裏,心知肚明。
  王世和對身邊的人説,夫人(宋美齡)對經國、緯國初期皆心存芥蒂,但這本不足為怪,畢竟她當初曾希望育有一男半女。宋美齡擔心經國、緯國獨佔了蔣介石子嗣之愛,所以竭盡可能離間蔣氏父子,這是年輕時的宋美齡“多一個心眼”的算計。
  1937年五六月間,蔣經國返回奉化後,蔣介石命毛福梅在豐鎬房為蔣經國、蔣方良補辦中國式婚禮。蔣介石心細如髮,唯恐經國婚禮太過張揚引起宋美齡不悦,故私下命王世和回鄉操辦雜務,並要毛福梅單獨主婚,自己則隱身幕後。儘管婚禮十分低調,依然被遠在南京的宋美齡察覺。這場在奉化舉行的婚禮像一根針似的,不斷扎着宋美齡的心房。
  1939年,蔣緯國自德國輾轉經美國回國。當時,緯國的身世問題成為報章花邊新聞渲染的焦點,傳到宋美齡耳中,自然引發她的極度不悦。她質問蔣介石緯國究竟是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如果不是,為什麼要代為照管;如是親生兒子,生母是不是負責帶大緯國的姚冶誠;如果生母不是姚氏,那蔣介石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宋美齡質疑蔣介石違反基督教“十誡”中不説謊的戒律。
  對於緯國的身世,蔣介石實有難言之隱,但越是神秘,越是引人揭發底細的興趣。王世和嘗與人云,緯國尚在少兒時期,就常由姚冶誠帶來廣州到黃埔軍校探望蔣介石。黨內大員夫人均甚喜愛蔣校長這位眉清目秀的二公子,茶餘飯後,不免八卦閒語。某日,吳忠信夫人王唯仁、居正夫人鍾明志等姐妹一起打麻將,4個女人便聊起緯國的母親是不是姚冶誠。鍾明志説,緯國的生父不是蔣介石,而是戴季陶,生母自然更不可能是姚冶誠。眾女追問她是聽誰説的,她説,這事是姚夫人親口告訴她的。
  鍾明志所言不虛。緯國的日籍生母,當年千里迢迢抱着緯國來到中國,將孩子交給蔣介石。但蔣一個大男人,忙於“奔走革命”,哪能照顧緯國,故託付姚冶誠照管。蔣常令王世和往返蘇州,為姚冶誠及緯國送錢送信,採辦生活用品,代為照料生活雜務。宋美齡明知王世和乃系奉蔣命辦事,但仍把忌恨之氣出在王的身上,視他為眼中釘。
  1939年12月12日,日軍轟炸奉化,投彈擊中豐鎬房附近,毛福梅當場被炸死。當時王世和原本奉蔣介石之命,正準備兼程趕返故里接出表嬸毛福梅,詎料不及趕回,已發生意外。
  1943年間,宋美齡又為家中小事發脾氣,一氣之下跑到美國。後宋美齡怒氣漸消,通知蔣介石她將於某日返回重慶。王世和身為侍衞長,有職責向蔣彙報行程安排。在宋美齡返國前數日,王世和特意提醒蔣介石,某日某時夫人搭機返國,請委員長排出時間前往接機。蔣介石聞言不置可否,王世和猜蔣可能還在生宋美齡的悶氣。到了夫人回國當天,蔣介石依舊紋風不動,王世和深知蔣的脾性,亦不敢主動提起。蔣介石派座車前往機場,本人則執意不去接機。
  宋美齡從機場返回官邸,怒問蔣介石為何不去迎接。蔣介石不消分説竟掄起枴杖朝王世和打去,並責問:“為何不告訴我夫人今天要回來!”王世和被打得暈頭轉向,卻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説不出,只有吞下這口窩囊氣。宋美齡與王世和之間的誤解,不免再度加深。 [3] 

王世和人物舊居

編輯
浙江省寧波市奉化普查隊員日前在寧波奉化溪口鎮武嶺路224號發現了蔣介石首任侍衞長王世和的舊居。
王世和舊居,坐北朝南,面臨剡溪,四周皆為民居。它由三合院、前後一花園組成,主體由一正兩廂組成,皆為單檐硬山頂二層樓房。大門位於前花園東側,原為石質門框,磚雕門樓,現門樓被拆,天井與前花園間圍牆設朝南月洞門,正房面闊五間二弄,進深六柱,正房西側各為一廂房,皆為三開間。樓房前為石板鋪設的寬闊天井,正房後為後花園,原有伙房和馬房等平房,現改建為溪口廣電站辦公樓。
  王世和舊居,屋柱全為鋼筋混凝土澆製,柱形四方,水磨石柱面,光潔美觀。屋脊為傳統的小式屋脊,山牆圓頂觀音兜式,雙屋面上有彩繪,蓋小平瓦,地面為水泥磨石子彩紋地面。正屋與兩廂朝天井設走廊,樓上走廊互通,設有水泥圍欄板。 [4] 

王世和人物評價

編輯
王世和,蔣介石第一任侍衞長,曾與蔣出生入死20年之久。他畢生低調謙沖,從不對外炫示功績,外人鮮有知曉者。而若蔣介石身邊沒有王世和,不僅蔣介石個人歷史有可能改寫,連中國國民黨黨史也可能大異其趣。 [5]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