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死亡金屬

編輯 鎖定
死亡金屬(Death Metal),是重金屬音樂的一個極端子流派。通常地,死亡金屬會採用降調且重度失真的吉他、深喉咆哮的人聲,並配以強勁有力、具有攻擊性的鼓擊。編曲上,死亡金屬通常採用小調調性或無調性,以突然的變奏、變調和變拍為特點 [1]  。演奏上,吉他演奏涉及手掌悶音(Palm Muting) [2]  和快速碎撥(Tremolo Picking) [3]  等技巧,鼓的演奏則涉及雙踩 [4]  和Blast Beat [5]  技巧。歌詞主題上,死亡金屬會涉及暴力政治宗教哲學、自然乃至科幻主題 [6] 
1980年代中期,以鞭撻金屬(Thrash Metal)和早期黑金屬(Black Metal)的音樂架構為基礎,死亡金屬開始出現。SlayerKreatorVenomCeltic Frost等樂隊都曾對該流派的創制產生重要影響 [7] PossessedDeathObituaryAutopsyMorbid Angel和Necrophagia等樂隊通常被認為是該流派的先驅者 [1] 
1980年代晚期至1990年代早期,作為一個新興的音樂流派,死亡金屬的媒體關注度日益上升 [8]  。同時,Nuclear Blast、Earache、Roadrunner等小眾音樂唱片廠牌,迅速地簽下了眾多的死亡金屬樂隊 [7]  。進入90年代後,死亡金屬開始走向多元化,逐漸催生出了諸如旋律死亡金屬(Melodic Death Metal)、技術死亡金屬(Technical Death Metal)、死亡厄運金屬(Death-doom)、死滾(Death 'n Roll)乃至死核(Deathcore)等若干子流派或融合流派 [8] 
中文名
死亡金屬
外文名
Death Metal
發源流派
鞭撻金屬、第一波黑金屬、硬核朋克
發源時間
1980年代中期
發源地
美國
典型演奏樂器
電吉他貝斯架子鼓、人聲

死亡金屬歷史

編輯

死亡金屬出現與早期發展

Venom(1980年至1986年陣容) Venom(1980年至1986年陣容)
Slayer在演出現場,1980年代 Slayer在演出現場,1980年代
英國紐卡斯爾的金屬樂隊Venom,在1981年發行的專輯《Welcome to Hell》中凝聚了種種元素——這些元素都將在後來變成鞭撻金屬、死亡金屬和黑金屬併為人所知 [9]  。憑着黑暗、激烈的器樂,刺耳的人聲和令人震驚的撒旦意象,Venom明確地成為了眾多極端金屬樂隊的主要靈感來源 [10]  。另一個很有影響力的樂隊是Slayer,成立於1981年。儘管該樂隊的風格是鞭撻金屬,但Slayer的音樂比同期的一些鞭撻金屬樂隊(如MetallicaMegadethAnthrax)更為猛烈 [11]  。高速而高超的演奏,加上有關死亡、暴力、戰爭和撒旦教義的歌詞,為Slayer帶來了狂熱追捧 [10]  。有觀點認為,Slayer的第二張專輯,《Hell Awaits》,“很大程度上,其創造的許多音樂元素和狂怒感,都將最終變成死亡金屬的一部分。” [12]  他們此後發行的第三張專輯,《Reign in Blood》,則啓發了死亡金屬這個流派的方方面面 [10]  。它對諸如DeathObituaryMorbid Angel之類走在前面的樂隊,都產生了重大影響 [11] 
Possessed(84-87陣容,下方中間為Jeff) Possessed(84-87陣容,下方中間為Jeff)
Possessed樂隊(1983年成立於美國的舊金山灣區)在1985年發行的首張專輯《Seven Churches》,被認為是為鞭撻金屬向死亡金屬的發展“理清了思路” [8]  。儘管通常被認為是受到Slayer影響,但是實際上,樂隊的現任和前任成員都將其音樂的主要影響歸於Venom、Motörhead以及早期的Exodus。雖然在成團期間僅發行了兩張錄音室專輯和一張EP,但音樂記者和音樂人仍然認為,Possessed在促進死亡金屬風格發展方面“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他們是第一支死亡金屬樂隊 [13]  。唱片廠牌Earache也曾指出:“Trey Azagthoth和Morbid Angel他們,其實在其風格成型的關鍵期所做的,就是在Possessed那張傳奇般的《Seven Churches》當中所承載的構想之上,繼續發展。與其他任何80年代中晚期的先驅樂隊相比,在深化‘死亡金屬’的定義這一點上,Possessed毫無疑問做得更多。” [14] 
《Seven Churches》-  Possessed 《Seven Churches》- Possessed
在Possessed嶄露頭角的同一時期,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成立了第二支有影響力的死亡金屬樂隊:Death。Death樂隊最初叫"Mantas",由Chuck Schuldiner、Kam Lee和Rick Rozz於1983年成立。1984年,他們發佈了自己的第一張小樣,名為《Death by Metal》 [15]  。隨後,又接着錄製併發行了幾張磁帶小樣。由於當時地下磁帶交易興盛,磁帶在地下交易市場中廣泛流動,Death得以迅速確立了知名度。樂隊對整個音樂圈子產生了重大影響。快速的小調調性連復段獨奏,與迅猛的鼓擊相輔相成,創造了一種在磁帶交易界流行的風格。樂隊的吉他手兼主唱是Chuck Schuldiner [8]  。有觀點認為,他是“死亡金屬之父” [16]  。1987年,Death發行了首張專輯《Scream Bloody Gore》。有觀點認為,這張專輯是“從鞭撻金屬到死亡金屬的演變”。《舊金山紀事報》亦稱它為“第一張真正的死亡金屬唱片” [8]  。Possessed的Jeff Becerra在一次採訪中談到,Chuck認為Possessed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甚至在最初,Death就被稱為“克隆的Possessed”。除了Possessed和Death之外,美國其他的死亡金屬先驅還包括Macabre、Master、Massacre、Immolation、Cannibal Corpse、Obituary和Post Mortem [17] 
Death(87-89陣容,右二為Chuck) Death(87-89陣容,右二為Chuck)
《Scream Bloody Gore》-  Death 《Scream Bloody Gore》- Death

死亡金屬受眾漸廣

到1989年時,包括Obituary、Morbid Angel和Deicide在內的很多死亡金屬樂隊都已經與唱片廠牌簽約;而這些廠牌,也熱切地指望着能從這個新興的音樂流派中有所獲利 [10]  。同時,來自佛羅里達州的一眾樂隊,也被習慣性地統稱為“佛羅里達死亡金屬”。同樣在1989年,Morbid Angel發佈了首張專輯《Altars of Madness》。這張專輯在音樂和歌詞創作方面都突破了死亡金屬原有的界限 [18-19]  ,被稱讚道“重新定義了‘重’字的含義”並且“啓發了隨後即將到來的殘酷死亡金屬(Brutal Death Metal)” [20] 
Morbid Angel(88-92陣容,左一為Trey) Morbid Angel(88-92陣容,左一為Trey)
《Altars of Madness》-  Morbid Angel 《Altars of Madness》- Morbid Angel
80年代末,死亡金屬傳播到了瑞典。隨着Nihilist、Carnage、EntombedDismemberGrave、Unleashed等一眾先驅樂隊的創立,死亡金屬在瑞典的發展呈繁榮景象 [21] 
Nihilist Nihilist
1991年,Death發行了他們的第四張專輯《Human》,對死亡金屬數年的發展做出了總結。在堅持高速和技術化的演奏的基礎上,樂隊的創始人Schuldiner進一步解放了原有的思路,為本已精巧的節奏吉他部分,融入了編排更為複雜也更具感染力的獨奏 [8] 
《Human》 《Human》
80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死亡金屬流派創立伊始,更新的子風格也開始隨之派生:
其一,死亡金屬和碾核(Grindcore)逐漸融合。來自英國的樂隊Napalm Death,在他們1990年的專輯《Harmony Corruption》中集中體現了他們靠攏死亡金屬的傾向——複雜的編曲,攻擊性和技術性兼具的連復段,值得稱道的嘶吼人聲,加上社會意識濃厚的歌詞,死亡金屬與其子流派“碾核”達到了相互融合 [22]  。除此之外,其他一些樂隊,諸如同樣來自英國的Carcass和Bolt Thrower,也為死亡金屬和碾核的融合作出了重要貢獻 [21] 
《Harmony Corruption》NapalmDeath 《Harmony Corruption》NapalmDeath
其二,在90年代初的瑞典,伴隨着Dark Tranquillity、At the Gates、In Flames等樂隊的成立,旋律死亡金屬(Melodic Death Metal)興起 [23] 
《The Gallery》Dark Tranquillity 《The Gallery》Dark Tranquillity
90年代初期,Earache、Roadrunner和Reletivity已經成為了死亡金屬最重要的三塊廠牌 [21]  。儘管在最初,這些廠牌並不專做死亡金屬,但這並不影響他們成為死亡金屬樂隊眼中的頭牌 [8]  。當時,Earache旗下有Carcass、Napalm Death、Morbid Angel和Entombed [24]  ,而Roadrunner則將Obituary和Pestilence收入麾下 [8]  。除此之外,Nuclear Blast、Century Media、Peaceville等廠牌也紛紛在此時成立。縱觀整個90年代,除了在死亡金屬領域,這些廠牌也大都在其他金屬流派中有所建樹 [21] 
Earache Records Earache Records
Nuclear Blast Records Nuclear Blast Records
1990年9月,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Milwaukee)市郊的沃基肖(Waukesha),Death的樂隊經理Eric Greif主辦了Day of Death音樂節。作為北美最早的死亡金屬音樂節之一,Day of Death當年吸引了26支樂隊的參與,Autopsy、Broken Hope、Hellwitch、Obliveon、Revenant、Viogression、Immolation、Atheist、Cynic等樂隊都在演出陣容當中 [25] 

死亡金屬後續發展

在1992年至1993年左右,死亡金屬的受眾度迎來了其第一個發展高峯。有一些樂隊,諸如Morbid Angel和Cannibal Corpse,也在商業上享有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然而總體而言,死亡金屬並沒有打入主流 [21] 
挪威黑金屬圈子和瑞典死亡金屬圈子強烈的敵對關係,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擴展了死亡金屬的受眾度。挪威黑金屬樂隊Darkthrone的Fenriz曾説,90年代時,挪威的黑金屬樂手們“已經受夠了整個死亡金屬圈子” [26] 
進入90年代後,死亡金屬開始走向多元化,並衍生出了眾多至今仍有大量“地下”受眾的子風格 [8] 

死亡金屬特點

編輯

死亡金屬器樂與編曲

在死亡金屬領域,“雙吉他手+主唱/鼓手/貝斯手各一名”是最普遍的樂隊人員配置 [8]  。其中,鼓手的演奏通常會涉及高速的Blast Beat [5]  。不過,雖然有“標準配置”在先,但是也有一些樂隊,因為時不時地在演奏中融入其他樂器(如電子鍵盤樂器)而著稱 [27]  。總而言之,在樂器方面,降調且重度失真的吉他,以及強勁有力、具有攻擊性的鼓擊,是死亡金屬最顯著的特點 [8] 
鼓手Pete Sandoval,“Blast Beat之父” 鼓手Pete Sandoval,“Blast Beat之父”
編曲方面,死亡金屬以驟然的變奏、變調和變拍著稱 [1]  。在死亡金屬中,有時會包含半音和絃進行和編曲結構的變化。某些情況下(特別是旋律死亡金屬),出於營造效果的需要,音樂中也會融入具有旋律感的連復段或和聲。上述種種編排,都是服務於音樂主題和主旨的展開 [8] 

死亡金屬人聲

死亡金屬的演唱,通常使用的唱法主要有三種:一種稱為“死亡咆哮”(Death Growl,但是常用“死吼”的叫法) [28]  ,另外兩種則是稱為Vocal Fry Scream和False Chord Scream的嘶吼唱法 [8] 
這三種唱法,常常被人相互混淆。其中,死亡咆哮往往被當成是Vocal Fry Scream,因為兩者似乎都是在用最低的發聲方式發聲。然而,Vocal Fry Scream實際上是一種涉及到泛音的嘶吼,發出的聲音並不是低頻的;雖然,擅長Vocal Fry Scre-am的主唱也能用Vocal Fry的方式達到咆哮的效果,但是實際上,真正的死亡咆哮依賴的是完全不同的發聲技巧 [8] 
説到死亡咆哮,儘管備受非議,但是卻符合了死亡金屬的美學標準,與攻擊性十足的歌詞內容形成了很好的呼應 [28] 
某些情況下,尖利的嘶吼也會在死亡金屬樂曲當中出現 [8] 

死亡金屬歌詞

歌詞方面,死亡金屬一般會涉及暴力主題。儘管其他流派對於暴力也有探索,但是死亡金屬則着重選擇極端行為的一些細節展開敍事,例如精神病、精神失常、肢體缺損、生物變異、身體解剖、虐待與強暴、驅魔及其儀式等等 [8]  。外界有觀點認為,這些如此明顯地充斥着對暴力的渲染的歌詞,某種程度上可能是源自每個人內心共同的對於人的身體的幻想——一種慾望與獵奇相交織的幻想 [8]  。再説圈內,死亡金屬樂手們也在經常維護着自己的陣地。他們認為,死亡金屬雖然形式極端,但是歸根結底只不過是一種藝術和文娛形式,其定位和電影領域的恐怖片是類似的 [29]  。上述的觀點陳述,也給這些樂手在全球範圍內引來了不少非議。有些積極的反對者則認為,話雖如此,但是很多青年人對此並不理解;相反地,這些年輕人會被裹挾進這樣一種對於暴力的渲染當中,既忽視了當下的社會語境,也沒有追問“為什麼我喜歡音樂所提供的意象”的自覺 [29] 
Cannibal Corpse在演出現場,2009年 Cannibal Corpse在演出現場,2009年
針對死亡金屬的歌詞,Cannibal Corpse的貝斯手Alex Webster曾説:“我們被主流拒之門外,或許並不像人們所想的那樣,是在於‘血肉模糊’的歌詞。要我説,死亡金屬打不進主流,不見得就是因為我們把歌詞寫得血糊糊的。我覺得真正的問題還是在音樂本身——因為跟暴力相關的娛樂完全就是主流的啊。” [8] 
除了暴力之外,死亡金屬也向其它的領域做了話題的擴展,涉獵範圍包括宗教(有時會包含撒旦主義內容)、神學、神話、宗教神秘主義與異端神秘主義、“洛夫克拉夫特”式恐怖、自然、哲學、科幻以及政治 [6] 

死亡金屬子流派或融合流派

編輯
1、殘暴死亡金屬:通常認為殘酷死亡金屬的開端為Suffocation,他們的第一張EP仍帶有老式死亡金屬的痕跡,但第一張全長則基本上擺脱了老式死亡金屬的框架,不論是演奏技法,還是編曲方式,或是複雜程度都和老式死亡金屬有了明顯的區別。隨着殘酷死亡金屬的發展,一部分樂隊完全脱離了老式死亡金屬和其他各類金屬的影響,創作的音樂更加極端和獨特,被稱為新派殘酷死亡金屬,這些音樂創作和演出的重心從對主題的闡述逐步轉移到了對音樂客觀極限的追求和對樂手能力技術的挑戰,甚至還有專門的技術殘酷死亡金屬以在死亡金屬的範圍內儘可能的展示樂手對各樂器的高超演奏技術為宗旨。殘酷死亡金屬在客觀音樂性上的鑑賞價值十分突出,但是由於大多數都缺乏明確並且始終如一的主題而顯得缺少內涵,例如很多樂隊開始不再唱歌詞甚至有些不再寫歌詞,轉而着力於演唱方式和技巧的變革,因此長期來看,很多殘酷死亡金屬的耐聽性相對而言會比較低。
2、旋律死亡金屬:代表樂隊有瑞典的In Flames(在火中)、Dark Tranquillity(陰暗幽靜)、At The Gates(在門外)、Arch Enemy(大敵)、Edge of Sanity(理智邊緣)、Sacrilege、芬蘭的children of bodom(博多之子)以及Amorphis(不定型物)。
3、前衞死亡金屬:代表樂隊是芬蘭的。Sentenced
4、歌特死亡金屬:代表樂隊是瑞典的Opeth(月亮城)。

死亡金屬代表樂隊

編輯
DEATH(死亡)
MORBID ANGEL(病態天使)
DEICIDE(弒神)
OBITUARY(生死簿)
CANNIBAL CORPSE(食人屍)
SIX FEET UNDER(六英尺下)
VITAL REMAINS(致命殘留物)
SINISTER(險惡)
DISMEMBER(肢解)
ENTOMBED(埋葬)
GRAVE(墳墓)
UNLEASHED
VADER(維達)
OBSCENITY(猥褻)
CANCER(癌症)
-
Immolation(神祭)
Incantation(咒語)
-
CARCASS(屍體)
NAPALM DEATH(死亡汽油彈)
-
SUFFOCATION(窒息)
CRYPTOPSY(地宮石魔)
KATAKLYSM(鉅變)
NILE(尼羅河)
Necrophagist(食屍癖)
-
DYING FETUS(死胎)
DEVOURMENT(吞噬)
-
In Flames(烈焰)
ARCH ENEMY(大敵)
Nightrage(夜之狂暴)
Hypocrisy(偽善)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