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春夜喜雨

(唐代杜甫詩作)

鎖定
《春夜喜雨》是唐代詩人杜甫的詩作。此詩以極大的喜悦之情細緻地描繪了春雨的特點和成都夜雨的景象,熱情地謳歌了來得及時、滋潤萬物的春雨。詩人運用擬人手法,對春雨的描寫,體物精微,細膩生動,繪聲繪形。全詩意境淡雅,意藴清幽,詩境與畫境渾然一體,是一首傳神入化、別具風韻的詠雨詩。
作品名稱
春夜喜雨
出    處
全唐詩
作    者
杜甫
創作年代
唐代
作品體裁
五言律詩
作品題材
詠物詩

春夜喜雨作品原文

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1] 

春夜喜雨註釋譯文

春夜喜雨詞句註釋

⑴知:明白,知道。説雨知時節,是一種擬人化的寫法。
⑵乃:就。發生:萌發生長。
⑶潛:暗暗地,悄悄地。這裏指春雨在夜裏悄悄地隨風而至。
⑷潤物:使植物受到雨水的滋養。
⑸野徑:田野間的小路。
⑹江船:句意謂連江上的船隻都看不見,只能看見江船上的點點燈火,暗示雨意正濃。
⑺曉:天剛亮的時候。紅濕處:雨水濕潤的花叢。紅,花色,這裏指花朵。濕,指花朵沾滿了雨水。
⑻重(zhòng):形容花朵飽含水分的樣子,同時也有“增多”“厚實”之意。錦官城:故址在今成都市南,亦稱錦城。三國蜀漢時管理織錦之官駐此,故名。後人也用作成都的別稱。 [2-3]  [4] 

春夜喜雨白話譯文

好雨來得像是知道適應時節,正當春日萬物在萌生。
伴着風在夜間悄悄地下着,滋潤萬物而輕細無聲。
田野小路上籠罩着黑雲,只有江上漁船夜火獨明。
清晨遙望那濕濕的紅花,繁花點綴了美麗的錦官城。 [3]  [4] 

春夜喜雨創作背景

這首詩當作於唐肅宗上元二年(761)春。杜甫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流離轉徙的生活後,終因陝西旱災而來到四川成都定居,開始了在蜀中的一段較為安定的生活。作此詩時,他已在成都草堂居住一年。他親自耕作,種菜養花,與農民交往,對春雨之情很深,因而寫下了這首描寫春夜降雨、潤澤萬物的美景詩作。 [4]  [5]  [6] 

春夜喜雨作品鑑賞

春夜喜雨整體賞析

這是描繪春夜雨景,表現喜悦心情的名作。一開頭就用一個“好”字讚美“雨”。在生活裏,“好”常常被用來讚美那些做好事的人。如今用“好”讚美雨,已經會喚起關於做好事的人的聯想。接下去,就把雨擬人化,説它“知時節”,懂得滿足客觀需要。其中“知”字用得傳神,簡直把雨給寫活了。春天是萬物萌芽生長的季節,正需要下雨,雨就下起來了。它的確很“好”。
頷聯寫雨的“發生”,進一步表現雨的“好”,其中“潛”“潤”“細”等字生動地寫出了雨“好”的特點。雨之所以“好”,好就好在適時,好在“潤物”。春天的雨,一般是伴隨着和風細雨地滋潤萬物的。然而也有例外。有時候,它會伴隨着冷風,受到冷空氣影響由雨變成雪。有時候,它會伴隨着狂風,下得很兇暴。這時的雨儘管下在春天,但不是典型的春雨,只會損物而不會“潤物”,自然不會使人“喜”,也不可能得到“好”評。所以,光有首聯的“知時節”,還不足以完全表現雨的“好”。等到頷聯寫出了典型的春雨──伴隨着和風的細雨,那個“好”字才落實了。“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仍然用的是擬人化手法。“潛入夜”和“細無聲”相配合,不僅表明那雨是伴隨和風而來的細雨,而且表明那雨有意“潤物”,無意討“好”。如果有意討“好”,它就會在白天來,就會造一點聲勢,讓人們看得見,聽得清。惟其有意“潤物”,無意討“好”,它才選擇了一個不妨礙人們工作和勞動的時間悄悄地來,在人們酣睡的夜晚無聲地、細細地下。
雨這樣“好”,就希望它下多下夠,下個通宵。倘若只下一會兒,就雲散天晴,那“潤物”就不很徹底。詩人抓住這一點,寫了頸聯。在不太陰沉的夜間,小路比田野容易看得見,江面也比岸上容易辨得清。如今放眼四望,“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只有船上的燈火是明的。此外,連江面也看不見,小路也辨不清,天空裏全是黑沉沉的雲,地上也像雲一樣黑。看起來這雨準會下到天亮。這兩句寫出了夜雨的美麗景象,“黑”與“明”相互映襯,不僅點明瞭雲厚雨足,而且給人以強烈的美感。
尾聯是想象中的情景,緊扣題中的“喜”字寫想象中的雨後之晨錦官城的迷人景象。如此“好雨”下上一夜,萬物就都得到潤澤,發榮滋長起來了。萬物之一的花,最能代表春色的花,也就帶雨開放,紅豔欲滴。詩人説:等到明天清早去看看吧,整個錦官城(成都)雜花生樹,一片“紅濕”,一朵朵紅豔豔、沉甸甸,匯成花的海洋。“紅濕”“花重”等字詞的運用,充分説明詩人體物細膩。
浦起龍説:“寫雨切夜易,切春難。”這首“春夜喜雨”詩,不僅切夜、切春,而且寫出了典型春雨的、也就是“好雨”的高尚品格,表現了詩人的一切“好人”的高尚人格。詩人盼望這樣的“好雨”,喜愛這們的“好雨”。所以題目中的那個“喜”字在詩裏雖然沒有露面,但“‘喜’意都從罅縫裏迸透”(浦起龍《讀杜心解》)。詩人正在盼望春雨“潤物”的時候,雨下起來了,於是一上來就滿心歡喜地叫“好”。第二聯所寫,是詩人聽出來的。詩人傾耳細聽,聽出那雨在春夜裏綿綿密密地下,只為“潤物”,不求人知,自然“喜”得睡不着覺。由於那雨“潤物細無聲”,聽不真切,生怕它停止了,所以出門去看。第三聯所寫,是詩人看見的。看見雨意正濃,就情不自禁地想象天明以後春色滿城的美景。其無限喜悦的心情,表現得十分生動。中唐詩人李約有一首《觀祈雨》:“桑條無葉土生煙,簫管迎龍水廟前。朱門幾處看歌舞,猶恐春陰咽管絃。”和那些朱門裏看歌舞的人相比,杜甫對春雨“潤物”的喜悦之情自然也是一種很崇高的感情。
這首詩從夜晚寫到天明,而着重在夜晚。詩人居然把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和“潤物細無聲”的春雨寫得這樣真切入微,可觸可感,其藝術表現力之強,只有王維冬晚對雪憶胡居士家》“隔牖風驚竹,開門雪滿山”差可比擬。王維寫夜雪,杜甫寫夜雨,各臻其妙,但都能在難下筆處寫出水平來,足見他們功夫之深。杜“隨風”聯、王“隔牖”聯,都是流水對。流水對以屬對工整又一氣呵成為工,此二聯旗鼓相當,堪為典範。 [5]  [6] 

春夜喜雨名家點評

元·方回:“紅濕”二字,或謂海棠可當。此詩絕唱。(《瀛奎律髓》) [7] 
明·胡應麟:詠物起自六朝,唐人沿襲,雖風華競爽,而獨造未聞。惟杜諸作自開堂奧,盡削前規。如題《月》:“關山隨地闊,河漢近人流。”《雨》:“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雪》:“暗度南樓月,寒深北浦雲。”《夜》:“重露成涓滴,稀星乍有無。”皆精深奇邃,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然格則瘦勁太過,意則寄寓太深。(《詩藪》) [7] 
明·鍾惺:五字可作《衞風》靈雨註腳(首句下)。(《唐詩歸》) [7] 
明·譚元春:渾而幻,其幻更不易得(“隨風”二句下)。以此句為雨境尤妙(“江船”句下)。“紅濕”字已妙於説雨矣,“重”字尤妙,不濕不重(末兩句下)。(《唐詩歸》) [7] 
明末清初·周珽:此詩妙在春時雨,首聯便得所喜之故,後摹雨景入細,而一結見春,尤有可愛處。(《唐詩選脈會通評林》) [7] 
明末清初·王嗣奭:“野徑雲俱黑”,知雨不遽止,蓋緣“江船火明”,徑臨江上,從火光中見雲之黑,皆寫眼中實景,故妙。……束語“重”字妙,他人不能下。(《杜臆》) [7] 
明末清初·黃生:雨細而不驟,才能潤物,又不遽停,才見好雨。三、四緊着雨説,五、六略開一步,七、八再綰合,杜詠物詩多如此,後學之圓規方矩也。五、六寫雨境妙矣,尤妙能見“喜”意,蓋雲黑則雨濃可知。六襯五,五襯三,三襯四,加倍寫“潤物細無聲”五字,即是如倍寫“喜”字,結語更有風味。(《唐詩摘鈔》) [7] 
清·仇兆鰲:雨驟風狂,亦足損物。曰“潛”曰“細”,寫得脈脈綿綿,於造化發生之機,最為密切(“隨風”二句下)。(《杜詩詳註》) [7] 
清·張謙宜:“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此是借“火”襯“雲”。“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此是借“花”襯“雨”。不知者謂止是寫花,“紅”下用“濕”字,可見其意。(《絸齋詩談》) [7] 
清·何焯:“野徑雲俱黑”,此句暗;“江船火獨明”,此句明:二句皆剔“夜”字。“曉看紅濕處”二句,“細”“潤”故重而不落,結“春”字,工妙。(《義門讀書記》) [7] 
清·浦起龍:起有悟境,於“隨風”“潤物”,悟出“發生”;於“發生”悟出“知時”也。五、六拓開,自是定法。結語亦從悟得,乃是意其然也。通首下字,個個咀含而出。“喜”意都從罅縫裏迸透。上四俱流水對。寫雨切“夜”易,切“春”難:此處着眼。(《讀杜心解》) [7] 
清·弘曆:近人評此詩云:寫得脈脈綿綿,於造化發生之機,最為密切。是已,然非有意為之,蓋其胸次自然流出而意已潛會,所謂不涉理路,不落言詮者,如此若有意效之,即訓詁語耳。(清高宗敕編《唐宋詩醇》) [7] 
清·紀昀:此是名篇,通體精妙,後半尤有神。“隨風”二句,雖細潤,中晚人刻意或及之,後四句傳神之筆,則非餘子所可到。(李慶甲集評《瀛奎律髓匯評》) [7] 
清·楊倫:李子德雲:詩非讀書窮理,不至絕頂;然一墮理障書魔,拖泥帶水,宋人遠遜晉人矣。公深入其中,掉臂而出,飛行自在,獨有千古。(《杜詩鏡銓》) [7] 
清·朱之荊:首剔“春”字,次點“春”字,三點“夜”字,四、五明畫“夜”字,六傍託“夜”字。五、六承“無聲”來,只寫“夜”字耳。《初月》詩末句“晴”字,此末句“濕”字,綰合處並無着力瞻顧之痕。(《增訂唐詩摘鈔》) [7] 
清·宋宗元:起結多不脱“喜”意。(《網師園唐詩箋》) [7] 

春夜喜雨作者簡介

杜甫像 杜甫像
杜甫(712—770),字子美,嘗自稱少陵野老。舉進士不第,曾任檢校工部員外郎,故世稱杜工部。是唐代最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宋以後被尊為“詩聖”,與李白並稱“李杜”。其詩大膽揭露當時社會矛盾,對窮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內容深刻。許多優秀作品,顯示了唐代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因被稱為“詩史”。在藝術上,善於運用各種詩歌形式,尤長於律詩;風格多樣,而以沉鬱為主;語言精煉,具有高度的表達能力。存詩一千四百多首,有《杜工部集》。 [8] 
參考資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53
  • 2.    蕭滌非.杜甫詩選注[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158-159
  • 3.    於海娣 等.唐詩鑑賞大全集[M].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80-181
  • 4.    倪其心 吳鷗.杜甫詩選譯[M].成都:巴蜀書社,1990:140-141
  • 5.    蕭滌非 等.唐詩鑑賞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522-523
  • 6.    陳貽焮.杜甫評傳(中)[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537
  • 7.    陳伯海.唐詩匯評(上)[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1146-1148
  • 8.    夏徵農 等.辭海(縮印本)[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