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翀

(明朝官員)

編輯 鎖定
張翀(1525-1579),字子儀,號鶴樓,廣西承宣布政使司柳州府馬平縣(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人,明朝“柳州八賢”之一。嘉靖三十二(1553)年進士,授刑部主事,以劾嚴嵩父子,謫戍貴州都勻,潛心學問,對當地文化教育事業作出開發性的貢獻。穆宗時召為吏部主事,累官刑部右侍郎。
著有《鶴樓集》。
本    名
張翀
子儀
鶴樓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柳州府馬平縣(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
出生日期
1525年
逝世日期
1579年
主要作品
《鶴樓集》《渾然子》 [2] 
官    職
刑部右侍郎
追    贈
兵部尚書
諡    號
忠簡

張翀史籍記載

編輯
張翀,字子儀,柳州人。嘉靖三十二年進士。授刑部主事。疾嚴嵩父子亂政,抗章劾之。其略曰:
竊見大學士嵩貴則極人臣,富則甲天下。子為侍郎,孫為錦衣、中書,賓客滿朝班,親姻盡朱紫。犬馬尚知報主,乃嵩則不然。臣試以邊防、財賦、人才三大政言之。
國家所恃為屏翰者,邊鎮也。自嵩輔政,文武將吏率由賄進。其始不核名實,但通關節,即與除授。其後不論功次,但勤問遺,即被超遷。託名修邊建堡,覆軍者得蔭子,濫殺者得轉官。公肆詆欺,交相販鬻。而祖宗二百年防邊之計盡廢壞矣。
户部歲發邊餉,本以贍軍。自嵩輔政,朝出度支之門,暮入奸臣之府。輸邊者四,饋嵩者六。臣每過長安街,見嵩門下無非邊鎮使人。未見其父,先饋其子。未見其子,先饋家人。家人嚴年富已逾數十萬,嵩家可知。私藏充溢,半屬軍儲;邊卒凍餒,不保朝夕。而祖宗二百年豢養之軍盡耗弱矣。
邊防既隳。邊儲既虛,使人才足供陛下用,猶不足憂也。自嵩輔政,藐蔑名器,私營囊橐。世蕃以狙獪資,倚父虎狼之勢,招權罔利,獸攫鳥鈔。無恥之徒,絡繹奔走,靡然成風,有如狂易。而祖宗二百年培養之人才盡敗壞矣。
夫嵩險足以傾人,詐足以惑世,辨足以亂政,才足以濟奸。附己者加諸膝,異己者墜之淵。箝天下口使不敢言,而其惡日以恣。此忠義之士,所以搤腕憤激,懷深長之憂者也。陛下誠賜斥譴,以快眾憤,則緣邊將士不戰而氣自倍,百司庶府不令而政自新。
書奏,逮下詔獄拷訊,謫戍都勻。
穆宗嗣位,召為吏部主事,再遷大理少卿。隆慶二年春,以右僉都御史巡撫南、贛。所部萬羊山跨湖廣、福建、廣東境,故盜藪,四方商民種藍其間。至是,盜出劫,翀遣守備董龍剿之。龍聲言搜山,諸藍户大恐。盜因煽之,嘯聚千餘人。兵部令二鎮撫臣協議撫剿之宜,久乃定。南雄劇盜黃朝祖流劫諸縣,轉掠湖廣,勢甚熾。翀討擒之。移撫湖廣。召拜大理卿,進兵部右侍郎。以侍養歸。
萬曆初,起故官,督漕運。召為刑部右侍郎,不拜,連章乞休。卒於家。天啓初,贈兵部尚書,諡忠簡。 [3] 

張翀人物事蹟

編輯

張翀勇鬥嚴嵩

“但將冷眼觀螃蟹,看你橫行到幾時。”這兩句歌謠是400多年前詛咒明朝大奸臣嚴嵩,在北京老百姓中流傳開來的。嚴嵩專權作惡20多年間,敢同他作對的人遭貶流亡或被害致死,無一倖免,海瑞罷官就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事例。雖然同位高權重的嚴嵩作對大都沒有好結果,但和他作鬥爭的人始終絡繹不絕,直到他垮台那一天。明代“柳州八賢”中的張翀、戴欽徐養正三人就和嚴嵩作了堅決的鬥爭,其中“張翀鬥嚴嵩”尤為震撼人心。 
嘉靖三十七年(公元1558年)二月,張翀以刑部主事(相當於司局高級官員)身份上疏彈劾宰相嚴嵩。他上書《亟處大奸巨惡以謝天下疏》給皇上,奏疏從邊防、財賦、人才三方面揭發了嚴嵩營私亂政的罪惡,要求皇帝對嚴嵩給予責譴,以平眾憤和振奮守邊將士,並因此達到革新政治的目的。張翀上奏的時候,刑科給事中吳時來和刑部主事董傳策也同日上奏彈劾嚴嵩。
當時嚴嵩居首輔(宰相)之位已經十多年,一般朝官包括內閣大臣無不畏之如虎。張翀激烈地抨擊嚴嵩,説他“險足以傾人,詐足以惑世,辨足以亂政,才足以濟奸。附己者加諸膝,異己者墜之淵,拑天下口使不敢言,惡其惡日以恣。”老奸巨猾的嚴嵩懷疑同僚徐階在後面主使,便“密奏三人同日構陷,必有人主之”上告到皇帝,反告張翀等人犯上作亂。昏庸的嘉靖皇帝聽信奸相嚴嵩,不分青紅皂白,將張翀、吳時來董傳策視為叛逆奸臣,將三人同下詔獄。逼他們供出主使者,張翀説:“是我自己決心為國家而死的,還有誰能指使我?!”後來,張翀被罰廷杖。
廷杖是明代皇帝常用來折辱、酷虐臣下的沒有法律規定的一種刑罰。行刑時,由御林軍即錦衣衞把受刑者綁住雙手,押到故宮裏又名五鳳樓的午門東側,將受刑者上半身用麻布袋籠罩,捆住雙腳,裸露下身,一聲喝打,百聲呼應,每打過五棍換一批打手接着打。一般打三四十棍或者百棍,打夠數還要抬起來往地下摔。往往是不打死也會摔死。或腐肉潰落像巴掌般大塊,“一肢逐空”,終身殘廢。就是所謂的血濺玉階、肉飛金陛,十分殘酷。
和張翀同時受刑的還有另外兩個官員。見那兩個官員被打得昏死過去,張翀一邊捱打一邊大聲叫喊他們:“甦醒,甦醒,大丈夫臨死,剛正之氣不可衰餒而受人可憐!”
專制暴君以廷杖折辱摧殘臣民,來顯示自己的無上權威,結果也往往適得其反。戴欽當官做到刑部所屬司長官的刑部郎中,因為“大禮儀”事件受廷杖而死。那次廷杖134人,其中打死17人,是廷杖和受刑致死人數最多的一次。徐養正以稽查官署、負有言宮之責的户科右給事中的身份,彈劾奸相嚴嵩黨羽受賄,嚴嵩買通太監反陷,徐養正被廷杖60棍,貶雲南廣西府典史。張翀、戴欽、徐養正雖然都被廷杖,卻被當時士流輿論譽為“賢人”,其中徐養正與罵皇帝的海瑞“齊名”。張翀到了被貶之地貴州都勻後,“從遊者日眾”,書生們捐錢建樓請他講學。對這些曾被皇帝打過屁股的人,“天下仰之,若景星慶雲”(王啓元語)。 另一方面,整個社會風氣卻變成“不內者樂為阿比(吹捧迎合),而賢者並習於斂藏(無所作為)”(《春明夢餘錄》),最後是明王朝統治者自己拆了自己的台,李自成打進北京時,“苛刻寡恩”的崇禎帝“鳴鐘集百官,無一至者。”(《明史》)。這個獨夫只好找了一根帶子上吊了事 [1] 

張翀謫戍貴州

廷杖後,因為朝官鄭曉據理力爭替張翀説話,張翀才得免死罪。之後,皇上下旨,將“各犯都發煙瘴衞,但逃,殺了!”張翀被謫戍貴州都勻衞長達九年。直到嚴嵩垮台、穆宗嗣位,才召補為吏部稽勳司,後歷任要職,官至刑部侍郎
都勻的民眾都十分敬重張翀的節氣。當地的千户韓夢熊、軍政使婁拱辰以及許多社會各界人士都想為他築一座“讀書堂”。當地居民聞知,紛紛相助。於是當地民眾“謀於眾,捐金募工”,築龍山道院于山巔,讓張翀能“負甑習靜其間”。貴州巡撫吳維嶽為張翀《鶴樓集》作序,其中有“都勻諸生羣造其門,執經求從弟子列,則相與論古今忠孝事及吾儒性命之學,都勻風教寢明異傍郡”等句。清光緒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都勻知府區維翰為了紀念張翀文化教育的開闢之功,在明代觀音寺的遺址上建造書院,取名為“鶴樓書院”。
都勻的山水勝蹟多有張翀的留痕。他曾經把蟒山易名為“龍山”。在都勻期間,他每每吟誦稍暇,與眾多弟子游山玩水,登龍山四望,欣喜地看到“南盡交廣,北極湘漢,西連滇蜀”的壯麗景象。由於經常在山水之間跋涉,有一日大筆一揮在壁上留下了哲理深刻的16個大字“仁智之情,動靜之理,棲此盤古,飲此泉水”,成為當地的一大名跡。“仁智之情”鐫刻於都勻東山北麓以每逢秋月綴滿紅葉而得名紅葉山的雨花巖。摩崖高1.51米、寬0.75米,草書,陰刻,大字約1尺,小字約3寸見方,字體瀟灑豪放,剛健清峻。在“仁智之情,動靜之理,棲此盤谷,飲此泉水”16字之後,有“大明嘉靖四十年鶴樓張翀書”的題款。
清人張澍《續黔書》有記載,稱“張鶴樓遣戍是邦,誅茅讀書,題此以自慰也”。摩崖附近有清泉自山谷中溢出,瑩然成溪,那就是題刻中的“飲此泉水”。張翀留題之後,山因之而生色,泉因之而有靈,遊人接踵而至,也紛紛題詞留記。明人陸柬《都勻龍山記》中所説“張子之忠誠曠懷,茲山遂借重為萬古名勝”。清康熙年間都勻知府黎皋手書:“曰動曰靜,理本一致。仁得為仁,智得為智。動靜兩忘,不知何視。水盡山窮,了了大義。”刻於摩崖右側。光緒年間的都勻知縣許特任也在摩崖前豎石碑草書:“一鶴飛去,千載悠悠,青草埋沒,鴻爪勾留。”晚清貴州著名學者鄭珍也有《雨花巖觀明張忠簡公摩崖》詩,詩後有“都勻人以忠簡為仙,謂此為爪書仙蹟,龍江寺尚留斬蟒刀”的注語。1914年,都勻知縣孫嗣奎在崖上建亭,名為戲鶴亭,用以保護石刻,並於亭下建環翠閣,遍種荷花。每逢夏秋之季,荷花池內荷葉亭亭,香飄怡人。因為鶴樓亭是為紀念鶴樓書院的主人張翀而建的,而都勻一中的前身是鶴樓書院。因此,張翀應該説是都勻一中的開創者。
明清及民國的多種《貴州通志》都為之立傳,明代貴州巡撫江東之將張鶴樓與在貴州文化教育史上有重要地位的王守仁鄒元標並稱為“三遷客”,肯定了張翀在貴州文化教育史上的地位。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