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川島芳子

(日本間諜,偽滿洲國司令)

鎖定
川島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又稱川島東珍,號誠之,漢名金碧輝,日本間諜。 [1]  清朝和碩肅親王愛新覺羅·善耆第十四女。
民國元年(1912年)清朝滅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復國,將女兒顯玗送給川島浪速做養女。顯玗從此更名川島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軍國主義教育,成年後返回中國,長期為日本做間諜。民國十六年(1927年)與蒙匪巴布扎布之子甘珠爾扎布結婚,實為對內蒙進行政治侵略的手段。民國十七年(1928年)前去上海從事特務活動。 [1]  歷任偽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華北人民自衞軍總司令”等要職,曾先後參與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變、滿洲獨立運動等秘密軍事行動,並親自導演了震驚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變和轉移郭布羅·婉容等禍國事件,被稱為“男裝女諜”、“東方女魔”。
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日本投降。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3月25日,川島芳子被以漢奸罪判處死刑,在北平第一監獄執行槍決,終年41歲。
別    名
川島芳子
金碧輝
誠之
所處時代
清朝→民國
民族族羣
滿族
出生地
和碩肅親王府邸
出生日期
1906年5月24日
本    名
愛新覺羅·顯玗
畢業院校
松本高等女子學校
處決日期
1948年3月25日(一説是1978年)

川島芳子人物生平

川島芳子幼遭國難

幼年時期 幼年時期
1906年,愛新覺羅·顯玗出生於肅親王府邸,父親愛新覺羅·善耆為第十代肅親王,此前善耆已有十三個女兒,顯玗排行第十四。善耆為她起字“東珍”,意為東方的珍寶。 [2] 
1912年清朝滅亡。善耆意圖匡復故國而拉攏日本勢力,將年幼的顯玗作為友情依據送給日本浪人川島浪速作為養女。此後川島浪速與善耆拜為兄弟,共同策劃了“滿蒙獨立運動”,雖然最終失敗,但運動所持理念成為後來日本建立偽滿洲國的雛形。

川島芳子少年不幸

日本松本女子高中時期
日本松本女子高中時期(2張)
1913年,六歲的顯玗更名川島芳子,隨養父川島浪速前往日本,進入松本高等女子學校接受嚴格的軍國主義教育,並從川島浪速那裏接受到政治、軍事、情報等多方面訓練。長大後的川島芳子思想舉止已日本化,且容貌清秀,亭亭玉立,但此後的遭遇卻極為不幸,甚至令她終其一生都無法忘記所受到的凌辱。她曾為此親筆寫下一首《辭世詩》:“有家不得歸,有淚無處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訴向誰。”
第一個讓川島芳子動心的是少尉山家亨,但兩人的愛情沒有實質進展,很快一個思想極右的巖田愛之助步入川島芳子的視線。他是“興亞主義”的擁護者,主張日本立即發兵中國佔領東北,利用東北的資源“振興大東亞”。巖田愛之助與川島芳子之間的交往理性多於愛慕,他們談論的話題不是風花雪月,而是嚴肅的政治國事。巖田愛之助常以思想指導者的面目出現在川島芳子面前而不是情人。
出人意料的是,年近花甲的養父川島浪速在此時對芳子生出淫念。他曾對芳子的哥哥愛新覺羅·憲立説:“你父親肅親王是位仁者,我是個勇者。我想如將仁者和勇者的血液結合在一起,所生的孩子必然是仁勇兼備。”他希望憲立同意他娶川島芳子為妾。
1924年,17歲的川島芳子被養父強暴。悲憤異常的她在手記裏控訴道:“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遠清算了女性!”次日她頭梳日本式髮髻,身穿底擺帶花和服,拍了張少女訣別照,從此剪了個男式分頭,與女性身份徹底“訣別”。
川島芳子的少年時期充滿灰色與壓抑,極端的軍國主義思想以及被養父強暴的經歷讓這個本該是明眸玉膚、出水芙蓉的皇室公主變得性格乖張、放蕩不羈,甚至在上課時會溜出學校揚鞭策馬,逐漸形成了有些畸形甚至瘋狂的性格。川島芳子長大後時常女扮男裝,痴迷於各類激烈的“男性運動”(如騎馬、擊劍、射擊等),認為這樣做是“永遠解脱了女性”。 [3] 

川島芳子自殺未果

川島芳子(前排右一)與中日家人合影 川島芳子(前排右一)與中日家人合影
1924年10月,巖田愛之助準備向川島芳子求婚,然而芳子的情緒變得暴躁,她多次向巖田愛之助表示:“我不想活了,我應該了此一生。”巖田愛之助見芳子心情不好,起初時常陪伴在側為她排憂解悶。但時間久了,巖田愛之助開始不耐煩,他生氣了,對川島芳子怒示如果她想死就去死,隨後將上膛的手槍放在她面前。之後的情景出乎意料,川島芳子竟毫不猶豫拿起手槍對準自己扣動扳機,全家頓時亂作一團,幸好最終搶救及時,子彈穿過左肋而沒有危及生命。
事發數日後,芳子向親人控訴了川島浪速的無恥行徑,把川島浪速姦污自己的事公之於眾。此時芳子的生父肅親王已辭世,哥哥愛新覺羅·憲開和弟弟愛新覺羅·憲東寄養在川島家,他們決定寫信給國內的兄長愛新覺羅·憲立詢問對策。然而憲立接到信後卻急忙表示:“現在決不能和川島浪速公開決裂,希望妹妹一定鼓起勇氣生活下去。川島浪速會做適當反省,設法解決已經發生的事。”果然川島浪速為幫助芳子儘快恢復健康,將其送到鹿兒島暫住。此後憲開考進了東京陸軍士官學校,離開了川島家。家中只剩下川島浪速、憲東和僕人。然而憲東面對這個偽善的長者充滿怨懟,川島浪速也倍覺尷尬而不願繼續撫養憲東,於是將其送回中國旅順上學。就這樣,憲東擺脱了川島的控制,為日後加入革命隊列埋下伏筆。 [3] 

川島芳子重歸故國

渡輪上的川島芳子 渡輪上的川島芳子
川島芳子在鹿兒島過着表面寧靜卻內心悽苦的日子,她不斷給兄長憲立寫信尋求解脱。憲立只得言語安慰,鼓勵她活下去,要忘記傷心事多憧憬未來,牢記父王遺志。1924年11月,馮玉祥溥儀趕出紫禁城,宣佈廢除清朝皇帝尊號以及皇室優待條例,清朝宗室人心惶惶。
此刻的日本政府對中國的政局動盪,特別是對中國革命形勢的發展感到十分焦慮和恐慌,而日本國內則發生了空前嚴重的經濟危機,帝國政府急欲擺脱困境,轉移國內視線和壓力,開始伺機對中國下手。1927年7月7日,田中義一在首相官邸召開“東方會議”,公開發表《對華政策綱領》。會議結束後,田中義一擬定《對滿蒙積極政策》奏摺,開始將目光投向中國東北,這就是眾所周知的《田中奏摺》。
川島浪速聞訊歡呼雀躍,他的滿蒙獨立理念失敗多年後再見曙光,這次將得到日本政界和軍界的公開支持。他立即採取行動在大連設立辦事處,繼續加強同善耆一家人的緊密聯繫,因為他需要依靠大連露天市場的收益,那裏是關東廳劃撥給肅親王的土地。
1927年夏,川島芳子斷然拒絕回到川島浪速身邊,隻身返回中國,改漢名金碧輝。不久後,川島芳子依從父親善耆的滿蒙聯合匡復清廷遺訓,在旅順與蒙古王族結婚。但僅僅三年之後,性格乖張不羈的川島芳子就選擇了叛逃,轉而接近日本關東軍 [3] 

川島芳子男裝女諜

男裝女諜 男裝女諜
1931年,日軍伺機發動侵華事變,川島芳子受日本驅遣開始從事間諜活動。此時東北已掀起排日運動,面對中國人民的抗日大潮,日軍建立“滿洲青年聯盟”作為應付民間反日運動的機構,由一批狂熱的日本青年和賣國漢奸組成,企圖挑起事端為日本入侵東北製造藉口。作為骨幹青年的川島芳子很快被派往大連負責調度運動,在她的影響下這個組織逐漸發展成專業竊取中國情報的得力團體,使關東軍掌握了大量有關張學良部軍的駐兵情況,為事變爆發作了大量諜報工作。9月18日,日軍發動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滿洲事變),開始侵佔中國東北。
10月上旬,川島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趕到奉天,投到關東軍高級參謀的指揮之下。此時的川島芳子不僅能熟練使用中日兩國語言,而且田中為把她培養成一個出色的間諜而“傾盡全力”,教她説簡單英語,加上芳子清室公主的招牌,成為日軍不可多得的骨幹分子。得到日軍信任的川島芳子不負田中將軍所望,為日軍穩定人心、與各國租界修好出了大力。
1933年在錄音棚 1933年在錄音棚
此時日本正密謀擁立清廢帝愛新覺羅·溥儀,暗中將溥儀從天津靜園弄到旅順大和旅館,為建立傀儡政權滿洲國做準備。由於出逃匆忙,溥儀的皇后婉容(秋鴻皇后)仍留在天津。但為完成建國,日軍必須設法將婉容接到滿洲。川島芳子很快被日軍相中。由於她在皇姑屯事件、“滿洲青年聯盟”、九一八事變等一系列重大活動中的“上佳表現”,以及其愛新覺羅家族成員的身份,川島芳子最終被確定為轉移婉容的執行者。
1931年11月,臉搽脂粉、唇塗口紅,打扮冶豔的川島芳子來到婉容居所,身邊還帶着一個男扮女裝的隨從。幾天後靜園放出風來,説肅親王十四格格的朋友不幸病逝,需把棺材運出。就這樣,載着婉容的棺材堂而皇之地運出靜園,一路暢通無阻抵達旅順。事後婉容對這次冒險深感滿意,於是將母親遺留下的翡翠耳墜贈於川島芳子。
由於川島芳子巧施妙計,為帝后團圓、創建滿洲國立下“汗馬功勞”,日本關東軍特別嘉獎川島芳子,授其陸軍少佐軍銜。這之後川島芳子春風得意,不僅與日本軍部取得更為牢固的聯繫,還得以從一些舊財閥和滿清遺老手中籌集軍餉,並很快向八方伸手,在滿洲旗人中物色男丁充當兵卒,為日後成為安國軍總司令撈足資本。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川島芳子在新京(長春)被任命為滿洲國女官長。1933年,川島芳子正式被任命為滿洲國安國軍總司令,安國軍則被宣傳為“由滿洲公主帶領的滿洲國義勇軍。” [4] 

川島芳子叛國生涯

川島芳子男裝像 川島芳子男裝像
皇姑屯事件中,成功炸死張作霖;在上海興風作浪,煽動起一二八事變;成功將婉容偷運到大連,協助偽滿洲國建國。川島芳子被日本軍稱讚為“可抵一個精鋭的裝甲師團”。
東條英機上台後,日本與中國的戰爭全面爆發,但同時太平洋戰爭使日本在兵源、物資上陷於捉襟見肘的困窘境地,他希望暫與國民政府和談。此時閒居在東京的川島芳子認為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打電話給東條夫人勝子説:“有件重要事情請一定轉達東條閣下。關於蔣介石軍隊方面,有許多將軍是我熟人,我一定會使日中和談早日實現。”勝子把川島芳子的意思傳達給東條英機,東條聽後臉色立變,對妻子説:“日本還沒落到非這種女人不可的地步。”但實際上,東條為川島芳子掌握消息的快和準感到吃驚。思忖再三,東條向北京憲兵司令田宮中佐發電,令他保護川島芳子的安全,並將躍躍欲試的川島芳子派到北京,讓她以東興樓飯莊女老闆的身份與國民黨在京要員廣泛接觸,蒐集有關和談動向的情報。川島芳子很快以美色和手腕把田宮中佐“俘虜”,有條不紊地開始着手和談事宜。
安國軍司令時期 安國軍司令時期
川島芳子首先利用自己慶生機會大事鋪張,遍請在京朝野名流,當中包括華北政務委員會情報局局長官翼賢、常來華北的邢士廉、滿洲國實業部長張燕卿、三六九畫報社社長朱書紳等知名人士,以及日滿大使館的參贊和不少梨園名人。宴會開始不久,川島芳子就差人抬來一塊刻着“祝川島芳子生日快樂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多田駿”的銀色大匾,震懾在場人員。此後川島芳子又通過漢奸周佛海陳公博等人與蔣介石的紅人——軍統特務頭子戴笠搭上線,為此川島芳子將日本在南京政府安插的特務分佈網及北平諜報人員名單送給戴笠。戴笠早就仰慕川島芳子的才華,對她在上海“1·28”事變中左右逢源、“胸懷大局”的超級間諜風範十分佩服。於是戴笠欣然同意合作,並派親信唐賢秋扮作北京大藥商行的老闆與川島芳子磋商。但後來由於日軍進攻緬甸,陷中國遠征軍於絕境,這種接觸暫時中斷。
由於形勢急轉直下,國民黨與日軍秘密達成了“和平相處,共同剿共”的協議,川島芳子在不知不覺中又被日本軍部遺忘。面對日益枯竭的活動費用,川島芳子決定重新換上“金碧輝司令”的招牌,以便招搖過市騙取錢財。她在田宮中佐的幫助下網羅了二十幾個殺手,時常穿着鑲有大將軍銜的服裝出入公共場合,專門看準有錢的士紳和名旦下手。但是隨着日本軍國主義在太平洋戰場和東南亞戰區的節節敗退,這位權柄炙手的“東方魔女”只能逞得一時落日餘輝,在掙扎和孤寂中等待着歷史的懲罰。 [4] 

川島芳子復辟夢碎

川島芳子日本男裝像 川島芳子日本男裝像
早於1934年,川島芳子曾因感到滿洲國並不是日本幫助下的清朝復辟,而只是日本的傀儡政權而感到失望,不時公開批評日軍的“大陸政策”,並利用個人權力釋放一些被逮捕的中國人。日軍對此很快警覺,將她遣送回日本監視起來。1936年,川島芳子藉助東條英機的中日和談戰略東山再起,重回天津經營東興樓飯莊,暗中繼續間諜活動,並與日軍高官和漢奸頻繁往來。川島芳子並沒有醒悟,而是繼續為日寇效鷹犬之力,從此在為虎作倀的罪惡行徑中墮入萬劫不復。
1945年,日軍戰敗投降,滿洲國隨之覆滅,清朝宗室的復辟夢徹底粉碎。同年十月,川島芳子在北平東四九條衚衕私宅被軍統特工張霈芝逮捕,並以漢奸罪提起公訴。 [5] 

川島芳子最後審判

法庭受審時已無昔日風采 法庭受審時已無昔日風采
1947年10月15日,華北高等法院對川島芳子舉行公審,圍觀者達3000人,審判廳裏裏外外都擠滿了人,於是法官草草問了一下,半小時便宣佈退庭。第二天再次開庭,看熱鬧的人竟來了5000人,法庭根本無法開庭。再過了一天,法院換了一個審判庭,僅通知媒體參加旁聽,才把審判進行了下去。主審法官為吳盛涵,檢察官為賈秉銓。審判從下午1點50分開始到4點10分結束,全過程為2小時20分鐘。
1947年10月22日上午11點,河北省高等法院在第一監獄再次開庭,由吳盛涵法官宣佈:審判終結,金碧輝(川島芳子)被判處死刑。判處死刑的主要理由是:一、被告自稱為中國血統,日本國籍。其父肅親王為中國國民,金碧輝當然為中國人。二、是“一·二八”的主要策劃者。三、“九一八”事變後,參加關東軍,幫日本人偷渡偽滿洲國皇后婉容,任安國軍司令,殘害百姓……
當時川島芳子唯一的救命稻草便是證明自己是日本國籍。與芳子同樣有名的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女歌手叫李香蘭。當時國人皆曰可殺,但有着中國名字的李香蘭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最後被遣返回國。於是,川島芳子在獄中不停地寫信給當時已經年過八旬的川島浪速:第一是要他幫自己修改年齡,將她的出生日期改在1916年,這麼一來,“九一八”事變時她不過15歲,許多事情她都不可能參與。但芳子出生在滿清王爺家裏,譜牒上的出生年月記載得清清楚楚,減去10歲根本沒有可能。
芳子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説1906年她的父親肅親王與四側妃是在日本生下她的,因此她是日本人。然而,善耆是清王朝的重要大臣,出不出洋,何時出洋均有明確記載,自然無法篡改。於是她就只好在自己送給川島浪速當養女時,即已加入日本國籍上做文章。她在獄中多次寫信給浪速,希望浪速為自己佐證,然而此時的川島芳子已毫無利用價值,川島浪速不勝其煩,終於復了封長信,稱:“你認我作乾爹的所有户籍資料,都在關東大地震引發的火災中燒燬了,我好不容易拿到的,是現在的鄉村組織出具你何時來我家的目擊證明……”這等於是一頁廢紙,川島芳子徹底絕望了。 [14] 
1948年3月,川島芳子以漢奸、間諜罪被處決。 [13] 

川島芳子人物評價

東方女魔 東方女魔
日本重要戰犯名單》:該犯罪大惡極,一切侵華的情報均由她供給。九一八事變時,曾經遊説馬占山,企圖不用一槍就將東北佔領。失敗以後跑到上海,勾結流氓土匪佈置間諜網,刺探我國各地情報,無惡不作。 [15] 

川島芳子家族成員

關係
姓名
備註
十一世祖
愛新覺羅·皇太極
清太宗皇帝
十世祖
愛新覺羅·豪格
第一代肅親王,八大鐵帽子王之一
父親
愛新覺羅·善耆
第十代肅親王
母親
善耆第四側妃
---
養父
川島浪速
日本浪人,滿蒙獨立運動策劃者
兄弟姐妹
愛新覺羅·憲奎(憲奎王
善耆第七子,歷任偽滿洲國司令、省長等職,1940年病逝
愛新覺羅·憲均
善耆第十二子,曾撰寫回憶文章《金碧輝其人》
愛新覺羅·憲東
善耆第二十一子,曾與姐姐川島芳子一同赴日本接受軍國主義教育,後不堪忍受川島浪速的偽善和日軍的滔天罪惡,從偽滿洲國改投共產黨地下組織,成為一位革命者。2002年病逝
愛新覺羅·顯琦
善耆第十七女,文革時期遭迫害,後歷任廊坊東方大學城副董事長、北京東方研修學院名譽董事長、北京文史研究館館員等職。丈夫是著名書畫篆刻家、美術教育家馬萬里 [6]  2014年病逝

川島芳子死因爭議

川島芳子替身疑雲

川島芳子男裝像 川島芳子男裝像
川島芳子被槍決後,坊間流傳着替身代死的説法。在當時即有人匿名檢舉,指女子劉鳳玲原獲10根金條代替川島受死,但事後劉家卻只獲得4根金條,引發軒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為張鈺的女子稱川島芳子在其家鄉——吉林某個村莊以“方姥”名義隱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7-8] 
證據之一:方姥生前行為謹慎
根據方姥同村後輩張鈺回憶,方姥平日翻書都用鑷子,寫的字畫都用專門爐子焚燒,幾乎不留手跡,而且唯一留下來的一張畫,上面的字也被刻意塗上了墨水。
證據之二:技術鑑定槍決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島芳子
川島浪速(左)與善耆(右) 川島浪速(左)與善耆(右)
吉林省公安廳副調研員、省公安攝影協會秘書長台祿林以個人身份對川島芳子被押期間所拍照片和行刑後的照片做出鑑定:兩張照片中並非同一人。針對這一結果,日本方面再次進行鑑定,將行刑後的照片通過電腦製作,將人像立體化進行骨骼分解。在對比中,日本專家發現行刑後的照片從肩骨來看應是個長期幹農活的婦女,而川島芳子出身金枝玉葉,即使行軍也不曾一線征戰,更不可能幹過農活。從盆骨來看,被行刑者可能經歷過生育,明顯與川島芳子不符。
證據之三:李香蘭認可方姥傳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國,張鈺一人留在日本東京,會見了川島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蘭。根據研究者提供的書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時,張鈺來到李香蘭住處。這場會見李香蘭事先要求不能超過15分鐘。雙方見面後,張鈺談起“方姥”的生活習慣,並介紹了“方姥”的住房、茶室佈置等細節。聽完這些介紹,李香蘭連聲説“是哥哥!”,而李香蘭對川島芳子的稱呼一向為“哥哥”。談話中在場日本記者問李香蘭:“方姥會是川島芳子嗎?”,李香蘭則回答:“沒別的可能性了。”

川島芳子槍決官文

台灣檔案曝光川島芳子被槍決文件,稱絕非替身。
川島芳子被押赴刑場照片
川島芳子被押赴刑場照片(2張)
台“法務部”曾主辦珍貴獄政檔案展覽,展出了川島芳子被槍決的調查文件。根據司法文獻“河北監察使署函覆調查公文”顯示,川島芳子於1948年3月25日被以漢奸罪名執行槍決,槍決後陳屍監外,任人拍照,且檢察官三次覆驗,沒有所謂賄買他人替死一事。替死傳聞系“乖違事實之虛構”。 [9] 
川島芳子 川島芳子
公文內容提到:“漢奸犯金璧輝為國際知名之女間諜……全體法警與多數新聞記者暨社會人士無不認識,不惟無人敢李代桃僵,且眾目睽睽,又奚容移花接木,況於執行之後,陳屍監外,任人蔘觀拍照……”、“法警執行一槍斃命,事後經檢察官率同檢驗員三次覆驗,始將屍體移出非常門外停放,以備各新聞記者參觀暨拍照。” [10] 

川島芳子影視形象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55
電影
白明
1987
電影
1987
電影
馬吉·漢
1989
電視劇
1989
電影
1989
電影
1990
電影
1991
電影
1996
電視劇
2002
電視劇
2003
電視劇
2003
電視劇
2004
電視劇
王靖如
2007
電視劇
李香蘭
2008
電視劇
2008
電視劇
2011
電視劇
2015
電視劇
2015
電視劇
2023
電影
參考資料: [11-12]  [16]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