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玉章

(國民革命軍第五十二軍軍長)

編輯 鎖定
劉玉章(1903年11月11日-1981年4月11日),字鱗生,陝西興平人。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
參加北伐戰爭,由排長累升至副團長。1933年率部參加古北口戰役。抗戰期間,升任師長。在國共內戰中,他兩次率領第52軍成建制從遼瀋戰場和上海戰場上逃出。1953年調任“台灣防守區司令”,翌年出任金門防衞司令官。 1957年轉任“陸軍副總司令”,1958年就任“預備部隊訓練司令”,並赴美國參謀大學特別班深造。1960年晉升“陸軍二級上將”。1967年接任“台灣警備司令”,一直到1970年6月。1970年受聘台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室"戰略顧問"。中國國民黨第十、十一屆中央委員。 1981年病逝,終年78歲。
本    名
劉玉章
麟生
所處時代
中華民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陝西興平本縣莊頭鄉白家空村
出生日期
1903年11月11日
逝世日期
1981年4月11日
主要成就
陸軍一級上將 [3]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四期
同    學
張靈甫;胡璉;劉志丹;林彪
學    籍
黃埔軍校四期步兵科
軍    銜
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
軍    職
國民革命軍陸軍副總司令
黨    派
中國國民黨
信    仰
三民主義

劉玉章人物生平

編輯
劉玉章將軍 劉玉章將軍 [1]
劉玉章(1903—1981),字麟生,陝西興平人。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參加北伐戰爭,由排長累升至副團長。
1925年考入黃埔軍官學校第四期步兵科,畢業後於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1930年率部參加中原大戰,參與討馮之役;1933年在第2師任營長時,參加古北口之役。當時第2師(師長黃傑)奉命支援25師師長關麟徵所部,於古北口南天門抵抗日軍,劉右臂中彈負傷。此時第2師與25師同在第17軍(軍長徐庭瑤)建制之下,稍後在1937年時,又以此兩師為基幹成立了52軍。
軍旅生涯共負傷五次,其中第二次受傷在中原大戰時,傷愈後,頭髮脱落,從此“劉光頭”之名響亮於世。
1953年調任“台灣防守區司令”,翌年出任“金門防衞司令官”。領導金門挖山洞、掘戰壕、鑿地道,並開闢太武山登山公路。同年,朝鮮戰爭爆發後,台灣秘密研擬了"特甲計劃"。台灣預備出動一個軍赴朝鮮對抗志願軍,規劃由陸軍52軍軍長劉玉章或67軍軍長劉廉一領軍參戰,相關參謀作業完成後因國際複雜政治因素,直至1955年始終無法實行後停止實施。
1957年轉任“陸軍副總司令”,1958年就任“預備部隊訓練司令”,並赴美國參謀大學特別班深造。1960年晉升“陸軍二級上將”。1967年接任“台灣警備司令”,一直到1970年6月。1970年受聘台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室“戰略顧問”。國民黨十、十一屆中央委員。1981年4月11日病逝於台北。

劉玉章黃埔檔案

編輯
劉玉章,字麟生,陝西興平人。
黃埔軍校四期步兵科學員。
美國參謀大學特別訓練班畢業。
參加北伐戰爭,由國民革命軍排長累升至副團長。
1933年率部參加古北口戰役。
抗戰期間,升任師長。
1945年擢升軍長,赴東北。
1948年9月22日晉升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時任國民革命軍第52軍軍長;
1948年率軍自營口從海上撤退,是遼瀋戰役中唯一突圍的國民革命軍主力部隊。
1949年率軍參加上海戰役,在月浦給予解放軍的進攻部隊慘重打擊,有稱“月浦大捷”,後又從上海開赴舟山,後奉命放棄,率部撤退台灣。
到台灣歷任軍職:
1953年調任台灣防守區司令,翌年出任金門防衞司令官。
1957年轉任陸軍副總司令,次年就任國民革命軍陸軍預備部隊訓練司令,並赴美國參謀大學特別班深造。
1960年晉升陸軍二級上將。
1967.7—1970.6台灣警備總司令兼台灣軍管區司令。
1970年受聘戰略顧問,同時退役。
退役後任中國國民黨第十、十一屆中央委員。
1981年4月11日病逝於台北。
葬於台灣國民革命軍五指山公墓第三號墓穴。 [2] 

劉玉章軍事生涯

編輯

劉玉章抗戰殺敵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劉玉章已出任第二師上校團長。同年,組建第52軍,關麟徵為軍長,52軍在參加台兒莊戰役時,劉玉章奮勇作戰,又兩度負傷,先被炮擊震倒的牆壓傷,撤退時又被日軍飛機炸傷。在台兒莊戰役中,他提出了“短距離、短時間、集中火力”的作戰戰術。之後又隨52軍參加過武漢保衞戰。1941年,52軍調防雲南,劉玉章已任第2師師長。
抗日戰爭勝利後,第52軍曾到越南接受日本投降。接着由美國第7混合艦隊海運東北,先在大連、營口登陸未成,再轉秦皇島回國。 [3] 

劉玉章內戰剿共

1933年在第2師任營長時,參加古北口之役 1933年在第2師任營長時,參加古北口之役 [3]
1926年10月,劉玉章畢業於黃埔軍校,隨即參加北伐,在東路軍指揮部特務營任見習排長,從福建、浙江至上海。1927年8月,孫傳芳派部隊渡過長江偷襲南京,雙方在龍潭決戰,劉玉章為上尉連長,作戰中負傷。1930年中原大戰,劉玉章部編入顧祝同部的第二師,作戰中第二次負傷,頭髮脱落乾淨,人稱“劉老頭”,升為少校營長。1932年前往鄂豫皖地區參加反共內戰,“圍剿”紅四方面軍。1935年3月,劉玉章所在的第二師由師長黃傑帶領,和關麟徵的第25師一起參加長城古北口抗戰,作戰中劉玉章第三次負傷。第2師和第25師的“長城抗戰”是“蘆溝橋事變”以前中國軍隊抵抗日寇侵略較有名氣的一仗。 [3] 

劉玉章激戰遼瀋

遼瀋戰役進入白熱化時,蔣介石在北平圓恩寺行邸召集傅作義、衞立煌杜聿明開會,劉玉章受命先佔領營口掩護後方,同時葫蘆島、錦西部隊亦向錦州攻擊。1933年率部參加古北口戰役。抗戰期間,升任師長。長城抗戰中在古北口負過傷,還參加過台兒莊戰役及武漢會戰、長沙會戰等。1945年擢升軍長,赴東北,1948年4月劉玉章接任國民黨五十二軍軍長一職。
從瀋陽西進的廖耀湘行動遲緩,以高度機械化部隊,十餘萬人每日行程僅20公里,主力沿北寧路北側移動。林彪攻克錦州後,迅速東進將廖耀湘兵團5個軍12個美械師包圍殲滅。
此時的劉玉章老謀深算,首先他沒有進入援救錦州的西進序列,其次他得到了佔領出海港口,打通海上的交通的絕好差事,第三,10月21日後他的一個軍佔領鞍山營口一線後嚴密封鎖消息,使遼南解放軍居然對這股準備潛逃的大部隊毫不知情。
劉玉章一看就明白:瀋陽已經成死地,自己沒有必要陪葬,於是營口備戰,據守營口北之石橋子陣地。林彪擊潰廖耀湘兵團,以主力直撲瀋陽,同時驚醒營口方向有漏洞。於是急派七縱鄧華、八縱段蘇權、剛在錦州活捉了範漢傑的九縱詹才芳〔原李運昌部,真是冤家路窄,〕及遼南獨二師則是在殲滅廖兵團之後星夜兼程南下營口。沿途張貼標語:“解放五十二軍!活抓劉光頭!”29日,段蘇權先頭一營,全部乘馬,既未搜索,亦不疏散,由牛莊向營口前進,午後抵達石橋子陣地前,竟不料劉玉章25師在嚴密隱蔽下,前衞部隊幾全部遭到擊滅,30日晨,八縱、九縱、長江支隊,全力猛撲營口陣地。這時候,後有大海,前有超過52軍三倍的虎狼之師,劉玉章背水為陣,屬下也知道再無退路全都殺紅了眼,以五個團全面反擊,剛剛打完勝仗解放軍沒有料到殘敵竟然會擺這樣的陷阱潰退了十餘里,喘息整備。劉玉章膽大包天,以攻為守,我軍因遠襲疲勞,未帶重武器等原因,戰鬥不利,我25師師部被攻破(9縱25師大戰52軍25師),被俘約一千七百人,還被繳獲不少機密文件。這一戰事在遼瀋戰役親歷記、中國人民解放軍資料從書中的遼瀋戰役一冊都略有提及。根據東野內部戰史説,25師被俘1700人,也許陳光被免職,和這一戰有點兒關係。
追擊至石橋子。五個團被一個加強營堵住,規定時間內未克!
晚年劉玉章與蔣介石 晚年劉玉章與蔣介石 [1]
這時國民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親自率領的海軍乘重慶號到達營口外海,但同來的商船隻有三艘,船上只有立錐之地,擠得像沙丁魚罐頭。劉玉章擔心混亂,上船之前格令:各排班長鬚在先頭,到達上船入口處時,連排班長即停止,監視本連排班士兵,依次全部上船後,再隨後最後一人跟進,營團師軍長,同此類推,各部隊特務營連,分別在碼頭各輪上船入口處,分兩列對面排列,中間僅容一路縱隊通過,嚴格遵守,違者當場格殺勿論。52軍軍部及25師大部居然井井有條的登船撤離。2師倒黴,裝載2師的運兵船起火,但仍然有五六百人想辦法乘機帆船到達葫蘆島
因為這次逃逸,無礙大局,只是未能使東北的解放戰爭在戰爭藝術上完美無瑕 ,因此林彪遭到了毛澤東的批評 。而劉玉章則打腫臉充胖子,恬稱為東北的‘敦克爾克’大撤退。老蔣十分珍惜東北戰場率遺留下的僅的一點骨血,遂將新6軍暫編14師補入該軍,從此倚為重鎮。故未及兩個月,人員裝備均獲齊全,又過了半年,粟裕指揮的三野打到上海,創傷復原的52軍又和三野在上海近郊開戰,在月浦利用我軍2個團的急躁情緒取得了一些戰術勝利,被大肆吹噓為“月浦大捷”。後來棄掉上海,52軍再次坐着軍艦逃跑,但只逃掉了1萬餘人。後來補充到3萬兩千餘人的足額編制。

劉玉章退守台灣

晚年劉玉章 晚年劉玉章 [1]
1950年5月,劉玉章到達台灣,他以竭力反共,效忠蔣介石而著稱。受到蔣介石的信任和重用,先率部駐防颱灣新竹沿海,1953年又兼任“北部防守區副司令”。同年4月調任“中部防守區司令”,併到美國參謀大學特別訓練班第3期受訓(該期訓練班專門為訓練台蔣軍事人員而設)。1960年11月晉升為陸軍二級上將,並升任“陸軍副總司令”、台灣“警備副總司令”,兼任“軍管區副司令”。1967年7月升任台灣“警備總司令”。1970年免職,同時晉升為陸軍一級上將,改任“戰略顧問”。1981年4月11日病逝於台灣,終年78歲。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