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賀國光

(國民黨陸軍中將)

編輯 鎖定
賀國光(1885—1969),字元靖。湖北蒲圻人。陸軍大學第四期畢業後,入鄂軍。1926年秋,策動中原起義。所部受編國民革命軍戰鬥序列,歷任軍長、軍委會陸軍處處長兼武漢衞戍副司令、軍委會高級參謀、軍委會辦公廳主任、武漢行營參謀長兼第一縱隊司令、南昌行營參謀長、訓練總監部副總監兼首都警備副司令、贛粵閩浙四省“剿匪”總部參謀長、代行總司令職權、委員長參謀團主任、重慶行營參謀長等職。深得蔣介石器重,是蔣的智囊人物之 一。1935年4月晉升中將(上將編階)。七七事變後,任重慶行營副主任兼代理主任、成都行轅主任、重慶特別市市長、四川省政府委員兼秘書長並代行川政、憲兵司令、軍委會辦公廳主任等職。在此期間,主持前方各大工廠遷川事宜,擔負國民政府及各機關遷川的一切後勤事務,在四川推行新縣制,實施田賦徵實,發展了農工經濟。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任西昌行轅主任、西昌警備司令及川、康、滇邊區邊務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西康省政府主席等職。1950年3月經海南島去台灣,任台灣地區領導人政策顧問、“國大”代表、湖北旅台同鄉會會長。1969年4月21日在台北病故。著有《八十自述》。 [3] 
本    名
賀國光
元靖
所處時代
近現代
出生地
湖北蒲圻(今湖北赤壁市趙李橋)
出生日期
1885年11月30日
逝世日期
1969年
主要作品
八十自述
畢業院校
陸軍大學
信    仰
佛教
軍    銜
中將 [1] 

賀國光人物生平

編輯
賀國光 賀國光
賀國光,1885年11月30日生於湖北蒲圻趙李橋(湖北赤壁市趙李橋,今屬湖南省臨湘市坦渡鎮曉陽畈村人) [2]  。早年到上海廣方言館學習,和《革命軍》的作者鄒容是同學。清末朝廷廢除科舉,編練新軍,各省紛紛建立新式軍校,習武報國的氣氛瀰漫社會(而且進軍校又不用自己花錢)。賀國光的堂兄賀倫夔時任四川兵備道,主持開設四川陸軍速成學堂,1903年賀國光隨為官的老父到四川后,便投奔堂兄,成為速成學堂的學生。他有幾個要好的同學,日後在本省的大混戰中翻雲覆雨,自成一派,號稱“速成系”,不用猜,就是大名鼎鼎的劉湘、楊森、潘文華、唐式遵……。
軍校畢業後,賀國光在四川新軍第17鎮見習,而後歷任排長、隊官、督練公署的科員、科長。辛亥革命爆發時參加起義,而後返回家鄉,參加武昌保衞戰。革命告成時,任湖北陸軍第4旅騎兵營上尉營副。1913年部隊整編,賀國光考入陸軍大學第四期學習。

賀國光北洋大將

1916年12月陸大畢業後,賀國光回到家鄉,任職於湖北陸軍第2旅,深為旅長南元超所賞識,先任為上尉參謀,旋改少校營長,又晉升為上校團長。1920年南元超被湖北督軍王佔元所害,團長寇英傑接任旅長一職。1921年寇參與吳佩孚逼走王佔元的活動有功,所部擴充為湖北陸軍第1師,賀國光也升任了第1旅旅長。
1925年吳佩孚組織十四省討賊聯軍,調寇英傑部會同靳雲鶚部進攻河南,攻打胡景翼嶽維峻的國民二軍,賀國光旅也在戰鬥序列之中。寇英傑北上的大軍雖有六旅,卻被陝軍一個師阻攔在信陽動彈不得。(北伐三大守城之一 ,其餘兩個是楊虎城守西安和傅作義守涿州)陝軍的師長就是有名的雙槍將軍蔣世傑 ,他骨瘦如柴,嗜好鴉片,行軍作戰片刻不離,就算是炮火打到了他的煙槍旁邊,也不過要護兵給他挪下地方,繼續抽。賀國光雖然畢業於陸軍大學,也對這麼一個行伍出身的怪才奈何不得。雙方從1月打到3月,蔣世傑才不慌不忙的宣佈投降。
信陽已下,直軍以悍將高汝桐為前鋒長驅直入,正逢國民二軍主帥胡景翼病逝,繼任者嶽維峻指揮不靈,連戰連敗,土崩瓦解。而後賀國光升任吳佩孚討賊軍的第5師師長併兼開封警備司令。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伐,賀國光隨吳佩孚、靳雲鶚回援湖北,後又敗退至鄂豫之間。1927年初奉軍進攻河南,靳雲鶚編組駐豫直軍各部為河南保衞軍,賀國光部改編為第15軍。但賀已在1926年秋接受了北伐軍所給的國民革命軍新編第5軍番號。

賀國光中樞智囊

唐生智 唐生智
1926年寧漢分裂後,賀國光因傾向於南京方面,部隊被唐生智吞併。1927年秋寧漢合流後,復任軍事委員會陸軍處長兼武漢衞戍副司令。12月22日,改任軍事委員會高級參謀,後隨軍參加第二次北伐。
1928年3月後,曾兼任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主任。7月,任第1集團軍整理委員會監督部主任;11月13日,任訓練總監部步兵監,負責炮、騎、工、輜以外全國部隊的軍風軍紀和精神教育。賀國光的精明幹練,被蔣介石所賞識。1929年3月蔣桂戰爭中,出任蔣的參謀長。4月,又任武漢行營參謀長兼第1縱隊司令。5月任湖北省政府委員。8月10日,任編遣委員會遣置部副主任,主持編余官兵的分遣、安置。入冬,任第1路軍參謀長。
1930年中原大戰爆發後,負責協調劉峙第2軍團和何成浚第3軍團在平漢線的作戰。年底調任陸海空軍總司令南昌行營參謀長兼贛粵閩湘邊總司令部參謀長,是歷次“圍剿”紅軍作戰中的智囊。1931年12月5日,任訓練總監部副監。1932年4月5日,賀國光去職,八天後又被任為軍事委員會第3廳副廳長,負責軍委會內總務工作。
1933年5月,蔣又在南昌設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親自主持“圍剿”紅軍軍政事宜。賀國光被任命為第1廳廳長,主持作戰、情報、勤務等事宜。1934年10月紅軍開始長征。蔣介石於1935年1月組織軍事委員會入川參謀團,指導川軍抵抗紅軍。賀國光與川軍實力派劉湘楊森等有同學之誼,自然是擔任團長的不二人選。30年前遊學四川的學生子,如今作為中央大員前來公幹。川中大小軍政官員,畢恭畢敬,視若天子欽差,連四川的第一號人物劉湘面對紅軍連戰連敗,應對乏術,巴不得有這位老同學來幫忙。賀國光率團沿江西上的途中,所到之處川軍大小軍政官員無不畢恭畢敬,所經城市都燃放鞭炮歡迎。

賀國光入川主政

劉湘 劉湘
賀國光到川的任務,圍堵紅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整理四川各軍,統一中央軍政命令。1935年10月,以參謀團為基礎,在重慶成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重慶行營,開始點驗川軍各部,按中央陸軍序列統一頒佈番號。行營以顧祝同任主任、賀國光為參謀長、楊永泰為秘書長,實際由賀、楊負責,兩人一柔一剛,凡事楊永泰必堅持原則,寸釐不讓;賀國光則苦口婆心,小心周旋。雖然如此,川軍將領仍對中央政府保持敵對心理,而開入四川的別動總隊長康澤,也指責賀國光依仗川軍自重,專事敷衍。賀國光夾在中間,言不由衷,好不痛苦。西安事變爆發後,川軍將領又有不少人主張扣押驅逐中央駐川人員。幸虧賀國光周旋於劉湘和地方實力派將領許紹宗、李翰丞等同學之間,苦苦勸説,才未生事端。
不久蔣介石被釋放回南京,政治局勢大變,賀國光才擺脱了受氣包的角色。不過這樣的事情還是不時反覆,1937年3月間,賀國光與劉湘談判川軍改編,涉及到“川軍國有化”、“政治中央化”等敏感議題,一時陷入僵局,川中盛傳劉湘將有所行動,川軍與駐渝中央軍都開始修築工事以備不測,後者還大搞夜間演習,引起不小的騷動。這一回還是賀國光出來闢了謠,命令軍隊拆掉工事、停止夜演。劉湘也出來講話闢謠。事態才逐漸評議。1937年3月顧祝同兼任西安行營主任後,賀乃代理主任。7月20日又晉升為副主任,仍任代理之職。1937年6月,又任川康軍事整理委員會委員。
抗戰爆發後,賀國光仍留四川,安撫留川將領,安定抗戰大後方。1937年7月20日晉升四川行營副主任並代理主任。國府遷來重慶後,四川行營調往成都,改稱成都行轅,賀國光升任主任,仍司安撫拉攏川軍將領之職。
劉湘病逝後,蔣介石曾準備以賀國光接任四川省主席之職,終以劉湘21軍系統將領反對未果,王陵基甚至説賀敢到成都去上任,他就以機槍大炮來歡迎,賀國光苦笑道:“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兒,臨時回孃家疊被掃屋,終究是要走的,這又是何苦。”最終王陵基出川抗戰,劉湘系另一大將王瓚緒出任省主席。但王素來親近蔣介石,又引起川軍各將領不滿,引發1939年11月的彭光漢、劉元唐、謝德勘、陳蘭亭周成虎楊曬軒劉樹成七位師旅長的聯名上述,要求將王撤職。蔣藉此機會令王瓚緒任29集團軍總司令,出川抗戰。改以賀國光兼任省府秘書長,代理省主席,將四川省行政大權握在手中。 王瓚緒時代的省政府秘書長陳築山因恐懼日軍轟炸,將省府職員大部遣散,剩下的人員躲到灌縣開設一個辦事處遙控省政,搞得全省事務一團亂麻。
賀國光到任後重新任命各級官員,在成都西門外茶店子集中辦公。同時聯合省府、行轅力量,組織平抑物價委員會、縣政人員甄審委員會、徵工委員會,又撤換軍管區參謀長,使全省軍事、政治、勞役、兵役狀況大有改善。但是川軍諸將領的不滿仍未消除,在潘文華等21軍宿將支持下,不斷給賀國光搗亂,甚至印發小冊子攻擊賀濫用同鄉、家屬囤積物資。賀國光與川軍諸將周旋多年,早已疲憊不堪,此時便乘機向中央請辭。1940年11月,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賀國光任憲兵司令(按照慣例,還兼任了憲兵學校的教育長),赴重慶上任。
憲兵的主要任務是維持軍紀,因為重慶是首都,軍管地區多,所以也管一些市面治安,兼有特高科擔負特務職責。一個月後,又兼重慶警備司令,管理當地駐軍。
1941年6月5日,頗久不來的日軍突然又開始的疲勞轟炸,重慶市民約萬人,躲進了市中區十八梯附近的大隧道防空,但守門的防護團及憲兵未聽到防空警報解除的聲音,一直緊閉閘門,造成空氣稀薄。晚上10點多鐘時,賀國光曾陪同重慶衞戍總司令劉峙到場視察,但沒有深入,空中又響起日軍飛機的轟鳴,便乘車離開。大隧道內的羣眾無法脱身,到了6日早上開閘時,有992人被憋死,151人重傷,史稱大隧道慘案。國民政府因此免除劉峙的重慶防空司令兼職,改以賀國光兼任。
賀國光上任後,對防空工作推進頗賣力氣,先是完善湖北到四川之間的預警網絡,日軍飛機在湖北被發現,能搶先一步將消息傳回重慶。又因大隧道慘案的釀成,有門閘看守沒聽到防空警報解除笛聲的原因,乃採用懸掛氣球空襲預警的制度。
1944年3月15日,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主任商震調任駐美軍事代表團團長,賀國光接任辦公廳主任,將憲兵司令、重慶警備司令、重慶防空司令等職務一體交卸。

賀國光西康主席

胡宗南 胡宗南
抗戰勝利後,賀國光以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主任的身份,參加國共和談,談判每遇阻礙時,常借酒消愁,感嘆“善戰者服上刑”。1946年4月,改任西昌行轅主任。
在西昌期間,賀國光着力於地方建設,以其兼任川康滇黔邊務設計主任之故,曾經提請將四川雷馬屏峨、西康寧屬、雲南昭通、貴州威寧合併成一個相當於省的特別區。已經報請行政院批准,但沒有來得及實施,戰爭的烽火已經燒到了西昌。
1949年9月,賀國光就任西南軍政副長官兼西昌警備司令。西康省主席劉文輝起義後,又於12月15日接任西康省政府主席,在西昌成立新的西康省政府。因轄境只有西昌一地,賀國光沒有照規矩設立民政、教育、建設、財政四廳,而是兩兩合併,成立民財廳,廳長袁品文、建教廳,廳長龍晴初,另委曹良壁為秘書長,王子先為保安處長,賴秉權為田糧處長。但就任未及半年,解放軍部隊已經攻入西昌。賀國光隨胡宗南等,於1950年3月27日乘飛機前往海南,28日轉往台灣。從此再也沒回過大陸。到台灣後,賀國光和許多老將一樣,任台灣當局領導人辦公室“政策顧問”。1969年3月5日病逝,終年85歲。葬於陽明山第一公墓。著有《八十自述》。
參考資料
  • 1.    赤壁名人之賀國光  .史志網.2015-05-25[引用日期2015-09-10]
  • 2.    坦渡鎮志  .湖南省臨湘市人民政府網.2017-06-29[引用日期2017-11-10]
  • 3.    章紹嗣,田子渝,陳金安 主編.中國抗日戰爭大辭典.武漢:武漢出版社.1995.第100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