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誅仙

(蕭鼎著長篇小説)

編輯 鎖定
《誅仙》是當代作家蕭鼎創作的一部長篇小説。該小説約創作於2003年至2007年。2003年3月在中國台灣開始出版,2005年4月中國大陸朝華出版社出版了前六冊,後兩冊開始轉由花山文藝出版社出版。
該小説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為主題,講述了青雲山下的普通少年張小凡的成長經歷故事,整部小説構思巧妙、氣勢恢宏,開啓了一個獨具魅力的東方仙俠傳奇架空世界,情節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鮮明,將愛情、親情、友情與波瀾壯闊的正邪搏鬥、命運交戰彙集在一起,文筆優美,故事生動。它與小説《飄邈之旅》《小兵傳奇》並稱為“網絡三大奇書”,又被稱為“後金庸時代的武俠聖經”。 [1-2] 
2016年11月,《誅仙》入選2016中國泛娛樂指數盛典“中國IP價值榜-網絡文學榜top10”。 [3]  2017年7月12日,《2017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發佈,《誅仙》位列第14位。 [4]  2018年8月,在中國“網絡文學+”大會上,入選為“網絡文學發展歷程中的20部優質IP”之一。 [5] 
作品名稱
誅仙
作    者
蕭鼎
文學體裁
長篇小説
首版時間
2003年3月(中國台灣)
字    數
120萬

誅仙內容簡介

編輯
草廟村普通少年張小凡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普智高僧,普智臨終前將天音寺不外傳的真法“大梵般若”傳授給小凡,希望能在張小凡身上圓自己佛道雙修、參透生死的夢想。後來草廟村遭到血腥屠殺,小凡和林驚羽被名門正派青雲門收留。資質愚鈍的張小凡進入“大竹峯”後,武藝修行進展緩慢,在一次伐竹過程中,為追一隻三眼靈猴,獲得了一件以自己精血煉成的至兇至邪之法寶——“燒火棍”。
在此後青雲的“七脈會武”中,最不被看好的張小凡憑運氣和“燒火棍”的邪氣,竟然進入前四,達到了“大竹峯”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在比武中,他邂逅了“小竹峯”中冷豔絕俗的陸雪琪並敗在她手下。後來,比試前四名去空桑山調查魔教異常之事,小凡、雪琪落入死靈淵,在危急時兩人不離不棄,互生情愫,後被黑水玄蛇打散。張小凡落入滴血洞,在洞中認識了魔教鬼王宗宗主女兒碧瑤,並無意中習得魔教天書。
在第一次正魔大戰之中,困擾小凡多年的草廟村血案真相大白,小凡傷心激憤,道玄以誅仙劍欲除之。碧瑤以痴情咒為他擋下誅仙劍陣,魂飛魄散,張小凡叛出青雲加入魔教,被鬼王賜名鬼厲。十年間,鬼厲殺人無數,冷漠嗜血的同時他也走遍大江南北,尋求救醒碧瑤的良方。十年後,鬼厲與陸雪琪、曾書書、林驚羽等再次相遇。
在此之後,鬼厲結識並解救了因偷玄火鑑而遭囚禁的九尾天狐小白,兩人潛入苗疆尋求使碧瑤復活的方法。歷經艱難找到苗疆大巫師,無奈大巫師油盡燈枯,還魂術並未成功,期間,南疆獸妖開始大舉北進,天下生靈塗炭,正魔中人紛紛攻打獸神鎮魔洞中,鬼厲雪琪合作歷經艱險最終戰勝獸神。在苗疆的夜空下,兩人不管明天,忘卻世間的牽絆,輕輕地相擁。鬼王不顧眾人死活,煉就四靈血陣。後在四靈血陣大功告成時,引發狐歧山崩塌。碧瑤肉身從此失蹤,下落不明,只留下一角綠色衣裳。張小凡因此大受打擊,後在陸雪琪的呵護以及小白的打罵下重新振作,在古劍誅仙的召喚下來到幻月洞府,成為誅仙劍的新主人且同時習得天書第五卷,在第二次正魔大戰中,殺死了鬼王,拯救了世間百姓,在與陸雪琪失散後,回到草廟村,兩人終又重逢 [6] 

誅仙主要人物

編輯
人物形象圖冊
人物形象圖冊(3張)
張小凡是《誅仙》的主人公,其名字“小凡”即為微小、平凡之意,張小凡正如其名字一樣,是類似金庸筆下“郭靖”的普通小人物,他天生資質一般,相貌普通,性格倔強堅定,重情重義,原是草廟村一名資質平平的少年。當初,普智大師怕資質極好的林驚羽入青雲門後必定會受師長注目,自己傳授給他佛家絕學的秘密會泄露,才選擇了資質差的張小凡作為傳授的對象。入青雲門後,陰差陽錯受到佛道魔三方面的影響屢遭大變,更名為“鬼厲”,成為魔教中人。歷經正魔沉浮,最後隱居於草廟村。 [7] 
青雲門小竹峯門下,天資高,修為深,性子清冷出塵,不喜多舌言辭。在七脈會武中與張小凡初見,並以神劍御雷真決在半決賽中慘勝張小凡,後一同下山歷練。張小凡入魔後,二人亦多次相遇,卻囿於正魔之隔,互訴衷腸後又拔劍相向。最後接任小竹峯首座。 [8] 
魔教鬼王宗宗主鬼王小痴之女,聖教四十三代弟子,鬼王宗少主,清靈絕麗,明豔無倫。與張小凡在河陽城山海苑初見,後共歷生死暗生情愫。在正魔大戰之中,碧瑤使出痴情咒,以犧牲自己為代價救下張小凡,身上奇寶合歡鈴強行扣下一魄固於鈴內,得以肉身不滅。狐岐山崩塌,碧瑤身體下落不明。 [1] 

誅仙其他人物

編輯
林驚羽:與張小凡同入青雲門、異常聰慧,拜於龍首峯首座蒼松道人門下。
田不易:張小凡的師傅,大竹峯首座,道法高深 [9] 
蘇茹:田不易的妻子,外柔內剛,深得眾弟子敬慕,後為夫殉情。
田靈兒:田不易與蘇茹的獨生女,張小凡一直暗戀的對象,天資聰慧,後嫁與他人。
鬼王:碧瑤之父,魔教鬼王宗宗主,道行深不可測,有雄才大略,心機深沉。
水月大師:陸雪琪的師傅,小竹峯首座,性情冷峻、不苟言笑 [10] 

誅仙作品目錄

編輯

誅仙第一冊

序章
第十章 幽谷
第二十章 魔蹤
第三十章 懷疑
第四十章 黑水玄蛇
第一章 青雲
第十一章 異變
第二十一章 黑夜
第三十一章 正道
第四十一章 絕地
第二章 迷局
第十二章 重逢
第二十二章 比試
第三十二章 下山
第四十二章 滴血洞
第三章 宏願
第十三章 奇才
第二十三章 神劍
第三十三章 萬蝠
第四十三章 天書
第四章 驚變
第十四章 神通
第二十四章 意外
第三十四章 古窟
第四十四章 金鈴
第五章 入門
第十五章 私傳
第二十五章 運氣
第三十五章 妖人
誅仙附錄 [11] 
第六章 拜師
第十六章 驅物
第二十六章 自尊
第三十六章 怪目

第七章 初始
第十七章 赴會
第二十七章 堅持
第三十七章 死靈淵

第八章 傳藝
第十八章 怒獸
第二十八章 前四
第三十八章 深淵

第九章 佛與道
第十九章 抽籤
第二十九章 奇術
第三十九章 重逢

誅仙第二冊

第三十六章 怪目
第四十三章 天書
第五十章 妖狐
第五十七章 昌合城
第六十四章 鬼王
第三十七章 死靈淵
第四十四章 金鈴
第五十一章 玄火鑑
第五十八章 法海
第六十五章 隱憂
第三十八章 深淵
第四十五章 傷痛
第五十二章 黑石洞
第五十九章 傷心
第六十六章 往事
第三十九章 重逢
第四十六章 脱困
第五十三章 火龍
第六十章 戾氣
第六十七章 吸血老妖
第四十章黑水玄蛇
第四十七章 文士
第五十四章 異獸
第六十一章 風雨
《誅仙》附錄 [12] 
第四十一章 絕地
第四十八章 小鎮
第五十五章 法逝
第六十二章 舊人

第四十二章 滴血洞
第四十九章 看相
第五十六章 共死
第六十三章 魔教

誅仙第三冊

第六十八章 赤焰
第七十五章 密謀
第八十二章 古劍誅仙
第八十九章 看相
第九十六章 奇花
第六十九章 青龍
第七十六章 心意
第八十三章 舊孽
第九十章 死澤
第九十七章 夜談
第七十章 往事
第七十七章 茫然
第八十四章 血咒
第九十一章 好人野狗
第九十八章 舊時意
第七十一章 伏擊
第七十八章 審問
第八十五章 十年
第九十二章 螳螂
第九十九章 異兆
第七十二章 夔牛
第七十九章 蕭牆
第八十六章 遠行
第九十三章 黃雀
附錄 [13] 
第七十三章 絕境
第八十章 計中計
第八十七章 舊地
第九十四章 末路

第七十四章 幽姬
第八十一章 祖師祠堂
第八十八章 大王村
第九十五章 瘴氣

誅仙第四冊

第一百章 巨樹
第一百零七章 劍舞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狐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追蹤
第一百二十八章 巫妖
第一百零一章 故人情
第一百零八章 古剎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狐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七里峒
第一百二十九章 心意
第一百零二章 玄蛇
第一百零九章 魔陣
第一百一十六章 脱困
第一百二十三章 烈酒
第一百三十章 追蹤
第一百零三章 黃鳥
第一百一十章 潛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希望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祭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傳説
第一百零四章 小灰
第一百一十一章 玄火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水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木族
第一百三十二章 詭林
第一百零五章 魚怪
第一百一十二章 暗殺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寒夜
第一百二十六章 黑火
第一百三十三章 訣別
第一百零六章 問訊
第一百一十三章 異獸
第一百二十章 深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傷心
附錄 [14] 

誅仙第五冊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兇靈
第一百四十一章 偶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毒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夜飲
第一百六十二章 寂寞
第一百三十五章 復生
第一百四十二章 殺機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會盟
第一百五十六章 故居
第一百六十三章 隱者
第一百三十六章 煞氣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迷惘
第一百五十章 內亂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拜祭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暗算
第一百三十七章 異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劫數
第一百五十一章 劇毒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幻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招魂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願
第一百五十二章 瘋狂
第一百五十九章 鬼道
附錄 [15] 
第一百三十九章 傷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偶遇
第一百五十三章 煉獄
第一百六十章 秘密

第一百四十章 頹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見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孝
第一百六十一章 掙扎

誅仙第六冊

第一百六十六章 激鬥
第一百七十四章 誅仙
第一百八十二章 化解
第一百九十章 鬼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 舊地
第一百六十七章 禁地
第一百七十五章 噬血
第一百八十三章 陰霾
第一百九十一章 驚現
第一百九十九章 功德
第一百六十八章 塵緣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逃亡
第一百八十四章 無字玉壁
第一百九十二章 鮮血
第二百章 真怒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赤焰
第一百七十七章 黑衣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刑
第一百九十三章 異樣
誅仙附錄 [16] 
第一百七十章 決戰
第一百七十八章 禪室
第一百八十六章 難渡
第一百九十四章 泄密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巫術
第一百七十九章 俗世佛堂
第一百八十七章 密令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妖獸
第一百八十章 苦海難渡
第一百八十八章 瘋狗
第一百九十六章 決定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劍
第一百八十一章 孽緣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魂
第一百九十七章 足跡

誅仙第七冊

第二百零一章 迷局
第二百零八章 斷劍
第二百一十五章 擁抱
第二百二十二章 暗算
第二百三十二章 親人
第二百零二章 情傷
第二百零九章 心機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迴歸
第二百二十三章 猥瑣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兆
第二百零三章 黑蝠
第二百一十章 魔獸
第二百一十七章 心魔
第二百二十四章 匯聚
誅仙附錄 [17] 
第二百零四章 異人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追逐
第二百一十八章 秘密
第二百二十八章 誅心

第二百零五章 天狐
第二百一十二章 恐怖
第二百一十九章 弒師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別離

第二百零六章 神秘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八荒火龍
第二百二十章 血陣
第二百三十章 傷口

第二百零七章 重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末日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故鄉
第二百三十一章 回家

誅仙第八冊

第二百三十四章 絕望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別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情緣
第二百四十九章 妖物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道
第二百三十五章 無憾
第二百四十章 陰謀
第二百四十五章 星盤
第二百五十章 死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 誅仙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困惑
第二百四十一章 普德
第二百四十六章 等待
第二百五十一章 依偎
尾聲
第二百三十七章 殺意
第二百四十二章 恐懼
第二百四十七章 暗門
第二百五十二章 靈牌
誅仙附錄 [18] 
第二百三十八章 悲哀
第二百四十三章 禁制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兇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召喚

誅仙創作背景

編輯
20世紀90年代後,網絡文學在中國興起,當時的蕭鼎因為受到西方文化,包括一些日本遊戲、動漫的影響,他所創作出來第一部作品即是以西方中世紀魔幻為背景,帶有強烈的西方風味。但在這之後,他開始嘗試着把中國古典文化和新興的魔幻潮流相結合,創作了《誅仙》這一作品。作者創作《誅仙》的靈感來源於《蜀山劍俠傳》,但內容、題材等則是來源於《山海經》,如其在背景設置、形象塑造、思想表現和敍事表達等方面都是對《山海經》的吸收、豐富和發展。 [19-20] 

誅仙作品鑑賞

編輯

誅仙作品主題

“俠”的精神
“俠”的精神氣質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源遠流長,從《史記·遊俠列傳》到唐傳奇再到清末俠義公案小説,一直到現代文學中的武俠小説,20世紀50年代以後的新武俠小説,“俠”的內涵不斷豐富。從“武俠”到“仙俠”,俠的釋義又有新意,修道成仙,跳出凡塵,不僅是武力形式的變化,更將“俠”的精神提高到人與自然的生命境界來表現。如《誅仙》中的自然萬物皆有靈性,黃鳥、夔牛、三眼靈猴、樹妖等都有道行修為,它們和人類一樣,都要改變命運,超越生命的限制,追求永生的境界。與以往的武俠小説一樣,《誅仙》中也有正邪對立,也有派別之爭,然而,小説中所體現的“俠義”已經不再是絕對的單一的正面含義,它是一種世俗的、與人的原始欲求結合在一起的“俠義”。
首先,《誅仙》打破了對“大俠”精神的崇高信仰,而把人性本能放在了第一位,這是對個人欲求的一種肯定,從而使“俠”的精神走下神壇,走向一種更為複雜的釋義。小説最難能可貴的是細膩地描述了人物內心個人慾望與現實理想的衝突,展示出對正義與邪惡對立的困惑和矛盾。主人公張小凡是青雲山下草廟村的一名普通少年,他的人生分為兩個階段:少年時期在統領天下正道的青雲門修真,青年時期成為邪道——鬼王宗的一員。正邪矛盾一直在張小凡的心中糾纏,他本身也是一個矛盾體。剛入青雲門的時候,就被告誡與“邪魔歪道”劃清界限,而他的法器卻是由魔教人修煉出的“噬魂珠”與大凶之物合成。雖被師門告誡與魔教人勢不兩立,還是愛上了魔女碧瑤,在墮入魔教之後,一方面為魔教做事,一方面又對養他長大的師門眷戀、懷念,心中忍不住呼喊“有誰知道,他沉淪的痛苦”。張小凡之所以沒有恪守住“俠”之正義,正是因為其追尋的是內心的欲求,支撐他人生信念的不是俠之大義,也不是快意復仇,而是一個為他而死正等待復活的女子。小説對青雲門與天音寺中得道高人的刻畫,更是體現了對“大俠”的解構。天音寺的普智和尚是一名大慈大悲的得道高僧,能為救一孩童而不惜犧牲性命,在臨死之前卻執著於破解長生秘密的貪念而屠殺了一個村子的百姓。青雲門百年前風頭最勁的萬劍一是正派公認的領袖,其風采甚至連魔教之人也敬畏三分,卻成了秘密門規的犧牲品。一向自負正義的青雲門,掩飾着門主被戾氣反噬入魔的秘密,一生堅守正義的萬劍一最終死於非命,完全沒有以往小説中“大俠”死亡應具備的慷慨悲壯,這無疑是對“大俠”精神的反諷。青雲門主道玄真人百年來為青雲門殫精竭慮,是正派人士的表率,為了維護正義可以違背良知,去誅殺還未入魔教的張小凡,卻又追尋內心的欲求,違背門規,救萬劍一一命,最終因救眾生被誅仙劍反噬成魔,當同門來取他性命時,一句“不知你可記得,我為何今日變得如此”而使得同門語塞,可見“這因果是非,對錯正邪,竟如此這般糾纏難辨,蒼天作弄,乃至於斯!”
其次,在肯定個人欲求的同時,又恪守“善”的人格底線。《誅仙》的精神指向不再受到正、邪二元對立思維的禁錮,表現人性在個人慾望和道德準則之間的沉浮,但人物的價值觀念並非是混亂、顛倒的,或者説,每個人“獨特”的人格力量恰是依賴這種現世“通行”道德情感準則來展現。在中國傳統的武俠小説中,武功境界和道德境界是不可分離的,德行也是武之精髓,原本道家、佛家的修煉便是跳出紅塵的清修,成仙之後更是無慾無求的心境,可是《誅仙》中卻把凡塵世俗的大千世界的喜怒哀樂都表現在這些修行之人身上,修行的高低和道德的層次不再相輔相成,但又在人性、良知上表現了一種堅持,因而使人物擁有了一種大善大惡而又並不頹敗的人格力量,這正符合了青年讀者羣的價值期待和心理情感的時代中心意識。張小凡在青雲門下是一個善良、木訥的人,墮入魔教之後,改名為鬼厲,“除了道行進步得不可思議之外,性子更是變得天翻地覆,好殺噬血到了令魔教中人也驚心動魄的地步”。“好殺噬血”顯現了鬼厲暴戾的一面,但其做人的準則卻沒有喪失——“傷天害理的事,我沒有做過!”助鬼王抓住“四獸”,而當鬼王以此禍害天下蒼生,要毀滅青雲門時,鬼厲啓動了誅仙劍陣,親手了結了正派與魔教的恩怨,保全了青雲門千年的基業。這些都體現了青年鬼厲對於少年張小凡善良性格的延續與堅守。蒼松道人在小説中是作者細心刻畫的人物,他“身材高大,面貌莊嚴”而又“生性嚴峻”“不苟言笑”,是青雲門除掌門之外最有權威之人,即使叛出青雲門,提起青雲仍然面露自得傲然之色,認為“青雲門數千年以下,豈是其他小門小派可比的,至於我青雲歷代祖師,那自然更是⋯⋯”。對於這個人物,作者在小説的第一部、第二部賦予他自私自利、嫉惡如仇的性格,然而卻是他勾結魔教,刺傷了道玄真人,給青雲門致命一擊,這麼做的原因不是因為利益、權力,卻是為百年前的萬劍一抱不平,又展示了他重情重義的一面。加入魔教可以説他“助紂為虐”,但對普通百姓的憐憫在他的思維里根深蒂固,認為“對付青雲門便罷,若是要連這些無辜百姓也牽扯進去了,卻大可不必”。作者刻畫了其自私、刻薄、邪惡、不擇手段的性格,同時也賦予他重情重義、悲憫世人的一面,是中國自古以來善良正義的信念在其性格中體現,揭示了人性的複雜。
《誅仙》走出了傳統小説所刻畫的俠之大義,沒有簡單地以正邪二元對立的思維結構小説,而是更多地賦予小説一種當代人的思維意識,呈現着作者對社會、人性的魔幻化思考,小説旨在透過正邪的表象探究人性,正派最著名的仙劍——誅仙也會因為殺伐過重而腐蝕人心,誘其成魔。“噬魂棒”被人們認為是天下第一邪物,而鬼厲一語道破天地間第一位的邪物是“人心”。如果能堅守住自己的人格底線,仙劍和邪物便沒有區別。 [21] 
鄉情與愛情
《誅仙》作為一部“仙俠”小説,修真求長生是故事得以形成的根源性情節,這個道、佛、魔三派的終極夢想也始終貫穿在作品中,追求“成仙”夢想的過程則體現着作者對於生命境界的思考,成仙的無慾無求的生命狀態與凡夫俗子所能品嚐的人生百味的矛盾是小説所體現的一個主題,作者是從“情”的角度來審視通過修真從而獲得超自然的生命力的這一人類的“想象”,這也是永恆與短暫的哲學思索,小説中的“情”主要體現為鄉情和愛情,也是從這個角度,《誅仙》透過眼花繚亂的“玄幻”表象而獲得了“情撼九天”的美譽。
“鄉情”是一種具有豐富的人文內涵的情感,它表現為離開故鄉的人對故鄉的人、事、景的無法割斷的回憶和眷戀,而這種回憶和眷戀往往對人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是人的生命意志形成的一個基調。《誅仙》從內容上來説,無疑就是一部“成長小説”,以張小凡等人為中心,講述他們從無知少年成長為名震天下的修行者的故事。陶東風認為“玄幻文學也可以理解為是當代青年人之內心焦慮的曲折反映”。《誅仙》則為當代青年人日益向上膨脹的慾望注入一股向下的力,表現了作者對於精神價值的關注,正如蕭鼎本人所説“人性才是最重要的”。青雲山下的草廟村是張小凡出生的地方,而他整個少年時代都在青雲山上度過,可以説,青雲門是張小凡的家鄉,在青雲山上,少年張小凡因資質平庸而默默無聞,因對師姐痛苦的暗戀而黯然神傷,但是師父、師孃、師兄、師姐對他的關愛成為他多年以後的温暖回憶。草廟村的無憂無慮的生活,大竹峯師長的關愛、青澀的初戀,都藴含在張小凡的“鄉情”中。而這種情感對他的人格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使他墮入魔教之後仍能保持善念,是他在人生迷茫、甚至是生無所戀時的歸屬之地。在張小凡成為鬼厲之後,對於大竹峯上的“家”已經無法回去,草廟村便是他唯一的寄託,在草廟村成為廢墟之後,他有三次回到那裏。第一次是在他人生迷茫、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時候,帶着“掩飾不了的疲倦與痛楚”回到了故鄉,這裏成為他真實表露情感的地方,“多年以來,他第一次眼中難以抑制有淚”。第二次是在他萬念俱灰的時候,與他心意相通的靈猴小灰讓小白將他帶回了草廟村,也是在這裏,張小凡獲得了新生。第三次是在小説的結尾,張小凡歷經坎坷之後,終於在草廟村重新安居。從離鄉到回鄉、再離鄉到最終的歸鄉,張小凡在故鄉獲得新的生命,“鄉情”是他堅韌的生命意志的構成因素,而這種温馨、良善的情感是他的修行、法器都無法給予的,在他精神面臨崩潰的時候,如何強大的道行都無法挽救他,而修仙長生從來不是他所追求的理想,他曾經自白“我雖然修道,卻對那長生沒有分毫興趣”。從這方面看,“鄉情”比超自然的永恆生命更具人文意味。
愛情是最能讓人體悟人生與世界的一種情感。《誅仙》中的愛情描寫細膩而又意味深長,不僅僅描寫人類的愛情,也刻畫擁有靈性的動物之間的愛情,甚至描寫了一種“無形之物”與人類的愛。各種各樣的愛都在與萬物追尋的成仙長生的願望相牴觸,相矛盾。除了佛家以外,各派修真都可以成婚,正是所謂的“雙修”,大膽地追求愛情與修真並不矛盾,卻與修真的最終目的——成仙相沖突,這種矛盾在小説中形成一種巨大的張力,使小説的精神氣質不致流於庸俗。《誅仙》中的愛情描寫有一種強烈的悲劇色彩和倫理意識。張小凡與同門陸雪琪和魔女碧瑤的愛情糾葛受到他們各自性格特徵和身份背景的制約,從而使小説中所體現的愛情觀念豐滿而不單薄,碧瑤雖然是魔教中人,卻善良真誠,然而張小凡對於師門的感恩和從小受到正邪對立的觀念的教化,使小凡不能接受碧瑤的感情,但他的性格又是重情重義的,這使得他在碧瑤為救他而只剩一魂一魄的時候毅然地叛出師門入魔教,並且從那以後的人生的目標都是為碧瑤的復活,無論他的修為有多高,修道成仙一直都未成為他的理想。與雪琪之間的愛情同樣不僅僅是情感的糾纏,更有正邪對立的因素,小凡墮入魔教,雪琪在她做人的價值準則和愛情之間徘徊痛苦,她不能背叛她的人生信仰,在小凡要毀掉誅仙劍的時候與他對峙,而在“八荒火龍”面前,她又毅然決然與所愛的人共赴生死。在情和修道之間,碧瑤、雪琪、小凡同樣選擇了前者,正如水月大師所説的一樣,“一世修行,修行一世,修得了道,卻修沒了人性,這卻又是何苦?獸神與巫女玲瓏的愛情則體現了濃重的倫理悲劇。獸神是玲瓏為破解長生之謎而創造出來的。在他沒有形體只有意識的時候就始終只認識玲瓏,對她的情感是複雜的,亦母親、亦師父、亦主人、亦愛人,這些情感雜糅在一起,然而他們之間還有更大的距離——人與非人的種類差別,獸神本身具有不滅不死的能力,玲瓏為了使人類不受到獸神的傷害而決定親手毀滅他,獸神在烈火中煎熬,卻仍然執著於成為人類,最後玲瓏割自己的骨肉助獸神成人,獸神因為沒有了不死不滅的能力而追隨玲瓏死去,一個可以擁有永恆生命的生命體為了人世的情愛而自願放棄這種超自然的生命,與愛人同死的瞬間遠比千年的恆久生命更加幸福。這是對自古以來中國傳統“得道成仙”想象的逆向書寫與思考。 [21] 

誅仙藝術特色

情節結構
《誅仙》它不同於傳統武俠小説“仗劍行俠、快意恩仇、笑傲江湖、浪跡天涯”的套路,而以一個平凡人的成長為主線,以正邪之爭為輔線,構建了一個如夢如幻而又真切動人的幻想世界。它的背景虛無,非歷史化,不同於傳統武俠小説“真實具體的歷史背景”。它具有開放性的結構以及無限延伸的空間,以張小凡為中心人物,但並沒有中心事件,在描寫一系列事件過程中穿插若干個撲朔迷離的小故事,形成網絡式的格局。而傳統武俠小説大多以“奪寶報仇”為中心,呈線性結構。
《誅仙》以男主人公張小凡的命運的發展變化來作為故事發展的主線。作者以張小凡為中心來構思情節,而在一些矛盾衝突的處理上都會引出一個讀者們意想不到的結果。在草廟村被屠之夜,一身邪氣的黑衣人與普智打鬥的過程中用“七尾蜈蚣”暗算並重傷了普智,而當讀者讀到了蒼松道人以“七尾蜈蚣”來暗算道玄真人的時候,便不覺想到了屠村的兇手便是這個蒼松道人。但是情節的發展的結果卻並非如此。真正的兇手並不是早已經背版青雲門投靠魔教的蒼松道人,而是與張小凡有着一夜師徒情緣的天音寺得道神僧普智。普智為使張小凡能順利地進入青雲門,融合道、佛兩家修真之法以參悟長生之道而對無辜的村民痛下殺手。而張小凡在得知這一真相之前,一直將普智當成自己的師父,在進入青雲門之後也暗中修習着普智傳與自己的“大梵般若”,也牢記着自己對普智承諾“我死也不説”,就算自己的師父田不易和天下正道之首——青雲門掌門道玄真人數次威逼,甚至是失去自己的性命,背上一個叛徒之名,他也一樣堅守着自己幼年時對普智的一句承諾。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張小凡一直視之為師,為了守着對他的一個承諾可以捨棄自己性命的正道天音寺的神僧,竟然就是屠殺自己村莊的惡魔。就是這一突轉急下的情節發展,使得張小凡心中對所謂的正道理解徹底顛覆,邁出了成魔的第一步。“什麼正道,什麼正義? 你們從來都是騙我,我一生苦苦支撐,縱然受死也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麼……”這是張小凡從內心深處對過去正道認知的徹底改變,從此他開始走進一個使自己用了十幾年都參不透的迷域,從而將讀者引入了對小説核心問題的思考中:“什麼是正道?”總之,主人公自身命運多舛的變化構成了小説故事發展的主線。
此外,小説在情節描寫上還做了層層鋪墊。其情節往往大開大合,驚心動魄,匪夷所思,甚至有時會導致難以駕馭而產生漏洞。例如《誅仙》一開始就給後面的章節埋下了很多伏筆,讓讀者在後面的閲讀過程中能夠找到相關的連接點,而不至於感到含糊唐突。但由於伏筆眾多,在最後收尾時沒有來得及一一理清。作者對故事中的不少細節進行了苦心構思,意在為戲劇性的衝突安排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正是這些出人意料的情節發展吸引了讀者的眼球,大大地提升了讀者的閲讀興趣,使讀者的心情也隨之起伏不定,使網絡玄幻小説更具神秘感與可讀性。虛幻的世界無疑放寬了作者構思情節的限制,而富有戲劇性的情節變化使這個虛幻世界更令人捉摸不透,使網絡玄幻小説更具吸引力。 [22]  [23] 
形象塑造
《誅仙》對人物形象的刻畫避免了簡單的平面化的善惡二元區分,試圖展示人物性格的多個側面,塑造有血有肉的複雜形象而非平面單純的道德仁義化身,刻畫得入情入理。張小凡出生普通農家,機緣巧合而入青雲門修道,因救命恩人普智大師的欺騙導致信念崩潰而陷於瘋狂。碧瑤捨身相救,他才得以從誅仙劍下保住性命,從而性情大變,反出師門,加入魔教,令人聞風喪膽。張小凡善良正直,只因命運作弄,犯下彌天大禍,不為正道所容;加入魔教後,又心存慈善,對於師門養育之恩、兄弟之情難以割捨,幾次與正道人士的交鋒,他都顧念舊情,沒有斬盡殺絕。他曾對昔日好友曾書書説:“你我道不同,必定為敵,但我心中,仍當你是朋友的。”他不得不處於非正非邪、亦正亦邪的尷尬地位,成為正邪雙方都無法真心接納的“邊緣人”。這一個人物的成長,驚心動魄,合情合理。
另外,《誅仙》中很多對異獸、山形的描寫直接借鑑了《山海經》。如諸鈎山,《山海經·東山經》記載:“又南水行五百里,曰諸鈎之山,無草木,多沙石。是山也,廣員百里,多寐魚。”《誅仙》中青雲弟子在山下吃到的獨特的寐魚時,就寫店家向他們介紹這寐魚是南方諸鈎山的特產,距離這裏有千里之遠。《誅仙》對寐魚產地和所在方向的説明也與《山海經》相一致。
《誅仙》中一些的神話形象和環境描寫則間接引用《山海經》。如《山海經·北山經》:“又北二百里,曰狐岐之山,無草木,多青碧。勝水出焉,而東北流注於汾水,其中多蒼玉。”《誅仙》中對狐岐山的描述是“中土縣雍山以北兩百里,便是高大的狐岐山”。這裏重新定位狐岐山的地理位置,使其與小説整體的環境融為一體。《山海經》中多次出現九尾狐的形象,《山海經·南山經》記載:“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山海經·東山經》記載:“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山海經》中對九尾狐形象的塑造,均為從形象上進行描寫,且是大凶之物。《誅仙》中也有九尾狐的形象,但寫它有九條尾巴九條命,名曰小白,對愛情忠貞不渝,是個善良的九尾狐,這是對《山海經》的九尾狐形象借鑑與重塑。 [20]  [22]  [23] 

誅仙作品設定

編輯
法寶
小説 小説
噬魂:“血煉”之物,由黑心老人的“噬血珠”和異寶“攝魂棒”血煉而成。
合歡鈴:合歡派始祖金鈴夫人法寶,後為碧瑤所得。合歡派諸多奇法異術都要以合歡鈴為媒才能發揮最大功效。碧瑤使用痴情咒後,因合歡鈴將其一魂護在鈴內,得以肉身不滅。狐岐山崩塌後,下落不明。
傷心花:傳説由傷心之淚澆灌而成,外貌似一朵會散發出淡淡白光的小花,施法時能散發出直透人心,令人立時癱倒的異香,邊緣處閃起幽幽綠光。
誅仙劍:青雲門鎮派之寶,為青葉祖師得自於幻月洞府。材質非金非石,有強大的噬血之力,威力大到有逆天之能,一旦使用者因其產生統治天下的想法,便被其中的兇戾之氣反噬。
天琊劍:傳説是九天異鐵落到凡間,“枯心上人”於北極冰原偶得後修煉而成;日後,“枯心上人”持天琊神劍與魔教兇人黑心老人激戰,歷經三晝夜使其遭重創,“天琊”自此名聲大振,成為力克魔教至兇之物噬血珠的寶劍,是修真人士夢寐以求的絕世聖物。後輾轉流落於青雲山小竹峯真雩大師之手,經水月大師傳給陸雪琪。
斬龍劍:九天神兵。採自南疆之萬年綠晶耗時六年成,劍成之日天有雷鳴,落雨似龍血,故名之斬龍。劍身通體碧綠,萬劍一曾持之硬闖魔教蠻荒聖殿,一戰成名。後由蒼松道人傳於林驚羽。
玄火鑑:萬火之精,呈圓形狀,外邊是一個碧綠顏色的玉環,玉環中間處,鑲着一片小小的似鏡非鏡,赤紅顏色的薄片,中間雕刻着一個形狀古拙的火焰圖騰。本是南疆巫女玲瓏之法寶,後為焚香谷的鎮谷之寶,可召喚出八荒火龍,配合八兇玄火法陣,有極大威力。後被狐族奪走,由六尾魔狐交託於鬼厲。
伏龍鼎:上古神器,為鬼王宗歷代相傳寶物。外表古樸深澀,鼎身上的銘文刻有四靈血陣的秘密。在銘文之上刻着四隻怪獸的圖案,圖案最上方刻有修羅面貌,在吸收四靈血陣中的靈獸之力、並通過乾坤輪迴盤解開乾坤鎖後即可打開修羅之門,藉助修羅之力,擁有控制人心的能力。
其他法寶還有:十虎劍、赤靈劍、少陽劍、寒冰劍、軒轅劍、墨雪劍、吳鈎劍紫芒刃、乾坤清光戒、離人錐、赤魔眼、伏龍鼎、六合鏡、江山筆、琥珀朱綾、浮屠金缽,無字玉璧、翡翠念珠、輪迴珠、金剛降魔杖、金木魚、九寒凝冰刺、九陽尺、青靈石、開天巨斧、殺生刀斬相思、控妖笛、山河扇、血骷髏、獠牙法寶、縛仙索、陰陽鏡、古巫族五聖器、天機鎖等等。 [24-25] 

誅仙作品影響

編輯
銷量
2003年,《誅仙》在中國台灣出版後,銷量居港台暢銷書冠軍榜。 [26] 
獲獎
年份
獎項
2008.8
入選新京報“網絡文學十年十本書” [27] 
2016.11
入選2016中國泛娛樂指數盛典“中國IP價值榜-網絡文學榜top10” [3] 
2017.7
入選“2017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潛力價值榜”,排14 [4] 
2018.9
入選“網絡文學發展歷程中的20部優質IP” [5] 
2020.9
入選“2019年度中國網絡文學排行榜”之“中國網絡文學IP影響排行榜” [28-29] 
衍生作品
2016年7月,由《誅仙》改編的電視劇《誅仙·青雲志》在電視台和視頻網站同步開播。 [30] 
2020年8月,被國家圖書館永久典藏。 [31] 

誅仙作品評價

編輯
安徽大學文學院特聘教授周志雄:《誅仙》與金庸的《鹿鼎記》《倚天屠龍記》在正邪觀念上頗為相似。《鹿鼎記》中的韋小寶亦正亦邪,《倚天屠龍記》中的趙敏棄邪投正,謝遜改邪歸正,周芷若經歷了由正入邪再歸正的過程。韋小寶、趙敏、周芷若等形象讓人正邪難辨。《誅仙》中的江湖名門正派青雲門掌門道玄真人竟然是邪惡人物,而魔教“鬼王宗”掌門鬼王則有善良的一面。 [32] 
河池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歐造傑:在《誅仙》中,作者在一個虛幻世界裏塑造出了主人公張小凡這一個極其普通的農家男孩,其資質甚至遠遠不如與他同村的玩伴林驚羽,是常被他人忽視的小人物。但在一次次的變故之後,張小凡的身份竟有了出人意料的變化。他由一個普通的農家男孩變成了正道之首的青雲門大竹峯一脈的普通弟子,再變成一個噬血成性,連魔教中人亦聞名喪膽的“血公子”鬼厲,最後變成一個融會魔、道、佛三家真法於一身、手持誅仙劍催動誅仙劍陣拯救蒼生的英雄。這些都是作者乃至整個現代社會的年輕人的精神慾望,他們想逃離現實的物質世界,在藝術世界裏活出一個理想的自己的精神慾望。 [33]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遊管理學院副教授許忠偉:整部作品構思巧妙氣勢恢宏,以獨具魅力的東方仙俠傳奇架空世界,令人擊節長嘆,不忍釋卷,寫情尤稱一絕。 [34] 
《誅仙》為代表的仙俠及玄幻小説,為傳統“俠文化”注入新內涵 [36]  (人民網評)

誅仙作者簡介

編輯
蕭鼎(1976—),福州倉山人,出身於福州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説,1998年畢業於中華職業大學。2001年接觸網絡,在玩網絡遊戲的同時,無意中闖進玄幻武俠小説的網站,於是開始寫作,並逐漸成為網絡武俠小説寫手。2002年6月第一部長篇作品《暗黑之路》在中國台灣地區出版。2003年3月《誅仙》在台灣地區出版,2005年4月大陸版《誅仙》正式面世。2007年4月誅仙同名網絡遊戲問世。2007年5月由蕭鼎、步非煙、小椴、林千羽主編的《幻想盟》雜誌正式創刊,總共出版了兩輯。2007年6月12日《幻想盟》正式宣佈停刊,月底《誅仙8大結局》出版。代表作品還有《矮人之塔》、《叛逆》、《蠻荒行》《輪迴》、《誅仙二》等。 [35] 
參考資料
  • 1.    張兵主編. 五百種武俠小説博覽[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2015. 第1094頁
  • 2.    歐陽友權主編. 網絡文學詞典[M]. 世界圖書出版廣東有限公司, 2014.03.第175頁
  • 3.    “2016中國泛娛樂指數盛典”在京頒獎  .中國網[引用日期2017-02-21]
  • 4.    胡潤髮布2017原創文學IP價值榜  .網易[引用日期2018-10-11]
  • 5.    “+”時代的網絡文學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8-10-11]
  • 6.    湯哲聲主編. 人文教育普及叢書 中國現當代通俗小説賞析[M]. 蘇州:蘇州大學出版社, 2012.05.第223-227頁
  • 7.    管寧主編. 傳媒時代的文學書寫[M]. 鎮江:江蘇大學出版社, 2010.12.第175頁
  • 8.    李媛媛. 《誅仙》互文性研究[D].湖北民族學院,2014.
  • 9.    蕭鼎著,《誅仙1》典藏版,中國華僑出版社,2016.07,第46頁
  • 10.    蕭鼎著,《誅仙4》典藏版,中國華僑出版社,2016.07,第174頁
  • 11.    蕭鼎著. 誅仙 1(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2.    蕭鼎著. 誅仙 2(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3.    蕭鼎著. 誅仙3(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4.    蕭鼎著. 誅仙 4(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5.    蕭鼎著. 誅仙5(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6.    蕭鼎著. 誅仙 6[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7.    蕭鼎著. 誅仙 7(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8.    蕭鼎著. 誅仙 8(大結局)(修訂版)[M]. 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 2009.09. 目錄頁
  • 19.    蕭鼎:網絡寫手的玄幻武俠夢   .光明網 [引用日期2014-01-22]
  • 20.    鄭凱歌.《山海經》對《誅仙》的影響[J].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35(02):10-12+16.
  • 21.    李昫男.俠·情·傳統:《誅仙》的三個關鍵詞[J].重慶三峽學院學報,2012,28(04):43-47.
  • 22.    胡燕.奇詭荒誕 至情至性——評玄幻武俠小説《誅仙》[J].當代文壇,2006(05):64-65.
  • 23.    楊婕.《誅仙》藝術特色淺談[J].文學教育(中),2012(04):12-13.
  • 24.    奔奔. 誅仙法寶初窺[J]. 飛(奇幻世界),2007(08):113.
  • 25.    王緋著. 21世紀新媒體與文學發展[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2. 第192-198頁
  • 26.    格言雜誌社編. 太陽小説 4 榕樹下[M].南京: 江蘇古籍出版社. 2011. 第66頁
  • 27.    網絡文學十年十本書  .網易[引用日期2018-10-11]
  • 28.    28部作品(項目)入圍2019年度中國網絡文學排行榜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0-09-14]
  • 29.    2019中國網絡文學排行榜揭曉 半數網絡小説為現實題材  .中新網[引用日期2020-09-30]
  • 30.    《誅仙 青雲志》點燃網絡觀劇熱潮  .騰訊網[引用日期2018-10-13]
  • 31.    《慶餘年》《琅琊榜》等百部網文作品入藏國家圖書館 - 文化 - 新京報網  .新京報網[引用日期2020-09-01]
  • 32.    網絡小説與金庸小説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8-10-11]
  • 33.    歐造傑.從《誅仙》看網絡玄幻小説的藝術特徵[J].河池學院學報,2013,33(01):23-26.
  • 34.    許忠偉編著. 文化創意產業案例研究[M]. 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 2010.12.第99頁
  • 35.    聶慶璞著. 網絡寫手名家100[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 2014.06. 第215頁
  • 36.    網絡文學“戀上”傳統文化--文旅·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2022-08-1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