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自梳女

(自行盤起頭髮以示不嫁的女性)

編輯 鎖定
自梳女,是指古代自行束髻以示終生不嫁的女子,是中國古代女性反抗封建婚俗的方式。
中國古代封建禮法壓迫女性,不甘受虐的女性互相扶持至終老。明代中後期由於蠶絲業的興起為女性提供了獨立謀生的機會,自梳的習俗在封建禮法的壓迫下,得以相沿300餘年,在晚清至民國前期達至高潮。直至20世紀30年代以後,隨着女性社會地位提高和戰亂的影響而漸趨消歇。
2012年12月25日,順德均安冰玉堂“自梳女”博物館成立。
中文名
自梳女
別    名
媽姐
別    名
姑婆
姑太
類    別
中國古代女性文化

自梳女歷史起源

編輯
古代未婚女子都會梳一條長辮子掛在背後,待出嫁時由母親或女長輩將辮子挽成一團緊貼在腦後勺,稱為髮髻。立心不嫁的女子則需要履行一定的儀式來自行束髻,此稱為“自梳”。
自梳女背影 自梳女背影
儀式通常在自梳女及“不落家”婦女聚居的“姑婆屋”內舉行,當事者須預先購備新衣、鞋襪、妝鏡、頭繩及香、燭、餚,以黃皮葉煮水沐浴,設供拜觀音,立誓永不婚嫁,然後由年長的自梳女將其辮子梳成髮髻,更換新衣新鞋,向其他自梳姐妹一一行禮,經濟寬裕的,還須擺酒宴客。履行儀式後,該女子即為“梳起”,正式成為“自梳女”,且終生不得反悔。“自梳女”平日可繼續居住母家,採桑繅絲,自食其力,閒時常到“姑婆屋”與眾姐妹聚會,在生活上互相扶持,親如家人。年老或病危,必須移居“姑婆屋”,絕不能在母家去世。
“不落家”是自梳女的一種假婚習俗,是遭父母強迫嫁人且抗爭無效時所採取的折中辦法,即過門行禮但拒絕與丈夫同寢,三朝回門後便長居母家不返。“不落家”除與自梳女有相類似的社會背景外,其中較為多見是少女迫於父母之命,既不能“梳起”又無法逃出家門,只好在舉行婚禮後,利用“三朝回門”的機會長住孃家,以避免與丈夫同居。這種婦女,名曰已婚,實則仍為獨身。 [1] 
不落家的女子,臨嫁時秘密請知己的大嫂大姐們傳授洞房花燭之夜的應付辦法,並請金蘭姐妹特製一套防衞衣服,衣服制成上下相連,夾口處縫得特別牢固,讓新郎無法扯開。自帶一把剪刀作自衞,不讓新郎貼近其身。如新郎以暴力相逼,便高聲呼救,以金蘭姐妹扮演的大姐,聞聲後便集體前往救護,幫助新娘脱困。
在夫家住至三日,按照習俗“回門”後就不再返回夫家。不過,不落家婦女,在夫家仍是主婦名分。夫家如有紅白喜喪之事時,還要派人回去以示關照。若是翁姑或丈夫過世,必須親自回去“上服”盡孝執喪。本人要是病危將逝時,不能留在孃家辦喪,必須回到夫家去待終。彌留期間的飲食、醫藥及身後費用,均由女家來負責。夫家要以主婦之禮儀進行辦喪。遺產留給妾侍或庶出子女。也有不回夫家而死於“姑婆屋”或尼姑庵的。
自梳女產生於清朝後期,是珠江三角洲地區獨有的特殊羣體。據《順德縣誌》記載:當時順德蠶絲業發達,許多女工收入可觀,經濟獨立。她們看到一些姐妹出嫁後,在婆家受氣,地位低微,因此不甘受此束縛,情願終身不嫁,於是產生了自梳女。珠江三角洲其它地區的自梳女情況與順德相仿。

自梳女歷史發展

編輯
古時自梳女
古時自梳女(2張)
20世紀30年代,珠江三角洲地區蠶絲業衰落,這一帶的年輕女性聽説到南洋打工收入豐厚,遂結伴前往。許多女性在南洋打工多年,也沒有談婚論嫁,到五六十歲時,拜祭天地成為自梳女,因而她們也是中國最後一批自梳女。
過去“自梳”具有特定的儀式,先由村中族人選擇良辰吉日,待吉時一到,便請村裏德高望重的嬸母、伯孃主持祭祖,然後舉行“梳髻”儀式,自梳女將自己的辮子挽成髮髻,表示永不嫁人。儀式當日,還須擺上幾桌酒席宴請親朋,以示公眾。
辛亥革命中華民國成立,封建制度和習俗被徹底破除,自梳風俗已經式微。到了民國初年,整個中國的絲業崩潰,自梳女無以維生,部分人便去香港當“自梳住家女傭”,即媽姐;現香港北角東部的七姊妹,也是沿於自梳女。 [2] 

自梳女守墓習俗

編輯
自梳女一旦辮子梳起就不得反悔,必須潔身自愛,不能再與男子有任何瓜葛,違反之人便被視為傷風敗俗,被鄉黨和姐妹所不容,輕則一輩子遭人白眼,重則會遭到酷刑毒打,被裝入豬籠投河溺死。死後,其父母不得收屍葬殮,須由自梳姐妹用草蓆包裹,挖坑埋葬。若村中無自梳女,便被拋入河中隨水流去。自梳女自梳後,便自立於社會,可以走出深閨,出外耕作、經商打工。
按照俗例,自梳女不能死在孃家或其他親戚家裏,只能抬到村外,死後也只能由自梳姐妹前往弔祭掃墓,因而一些自梳女被迫“守墓清”。
守墓清”又叫“買門口”,即自梳女自行付費與男性死者進行冥婚,做死者名義上的妻子,以便將來可以老死夫家。“守墓清”是守節之意,有“墓白清”和“當屍首”兩種形式。“墓白清”又稱嫁神主牌,即某家有早已夭折的男性,不論是童子或是成年,只要死者家長同意,自梳女就可出錢買作那一家當媳婦,買成後,要舉行“拍門”、“入門”儀式。所謂“拍門”,就是當自梳女來婆家認作媳婦時,婆家先把門關上,自梳女要拍打門,婆家在屋內提出種種難堪的問話,如“我家清苦,你能守嗎”,“以後不反悔嗎”等等,自梳女的回答須讓婆家稱心才可以開門。自梳女入了門就算被接納為這家的媳婦,日後須經常在經濟上貢納給婆家。翁姑死時,也要前往執喪。另一種形式叫“當屍首”。即當男子死而未葬時,自梳女嫁去作死者之“妻”,要披麻戴孝,守靈送葬。日後,若翁姑稍有不滿,可趕出家門不在再認作媳婦。

自梳女現存居所

編輯
順德冰玉堂
過去自梳女們到南洋打工,並不購置物業。為了年邁之時有一個養老的地方,自梳女們決定共建一個居住的場所。1949年,新加坡的華僑成立同鄉會,順德的自梳女遂共同出錢,通過同鄉會,在順德修建起了冰玉堂。1950年秋落成。
1950年落成的冰玉堂原本是順德均安鎮沙頭村自梳女的住所,被稱為珠三角地區自梳女歷史的重要見證,記錄着自梳女這一獨特羣體的歷史和文化。現居於此的自梳女是中國最後一批自梳女,均已進入七八十歲的高齡。
順德冰玉堂 順德冰玉堂
在20世紀90年代,自梳女都回到家人身邊,冰玉堂就無人居住了。後來無人居住的冰玉堂就成了自梳女們的會館,每年七夕中秋節春節等特別的日子,她們聚集在這裏舉行活動,拜祭死去的姐妹們,並展覽自己的手工藝品。自梳女的晚年大多十分悽慘,如果年輕時沒有存錢與其他姐妹共同買一間房子作為姑婆屋,死後便無地方停屍
傳聞”冰玉堂常年謝絕外界尤其是男士進入”,冰玉堂北門左邊的房間,供奉着黃姓祖先的牌位。姑太們解釋把祖先的牌位放在此處,就是方便外界人士到此拜祭祖先,因此不存在男人不能到此的説法。
自梳女都有牌位,所有自梳女的牌位都放在冰玉堂最顯眼的位置,死者的名字寫在黑紙上,生者的名字寫在白紙上。黃月説,村子裏只有20多個自梳女,加上留在新加坡的十幾個,總共只有30多個自梳女了。
2000年12月,自梳女們集體立下遺囑,死後產權移交給政府。
2012年12月25日,順德均安冰玉堂“自梳女”博物館掛牌成立,並作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對外免費開放。這裏將順德自梳女的文化產物完整地保留了下來。
順德本地文化研究學者李建明説,冰玉堂是目前保存完整的一段特殊的歷史文化,這些最後的自梳女是研究“自梳女文化”的最珍貴化身,通過博物館的建設,可以對這一段歷史完整地再現和還原。 [3] 
東莞自梳女陳列館
東莞自梳女陳列館 東莞自梳女陳列館
東莞自梳女陳列館位於常平鎮南門街28號,由義和堂“十姊妹”屋修繕改造而成,分兩層,面積約150平方米。修繕後的東莞自梳女陳列館依舊保持老房子原來的青磚、木結構。 [4] 

自梳女族羣故事

編輯
自梳女們的故事
姑太們介紹,早在100多年前,順德就有女子遠渡重洋,赴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打工。由於重男輕女的緣故,出去的都是女性。那時,很多人千方百計地找到“水客”幫忙出境,“水客”也就是現在所説的“蛇頭”。
當年,黃月的家境並不差,但是那時候當地的風氣是女性更喜歡到南洋打工,都不願意留下來,所以1936年,12歲的黃月和媽媽去了新加坡。當時,黃英有一個表姐在新加坡,因為家中無錢,於是先委託“水客”將黃英帶到新加坡,由表姐代付費用,然後表姐在黃英後來的工資里扣錢。黃姑也是“水客”將其送到新加坡的,黃姑在新加坡的姐姐為此付了180元新幣。
180元新幣是什麼概念呢?黃月回憶説,1936年,她姨媽給一家老闆做女傭,每月工資是6元新幣。那時候3分新幣可以買豬肉,1個人1個月的吃住費用大概是3元新幣。如果一個月能掙30元新幣,家裏就可以請兩個工人。
對自梳女們在南洋的生活,黃英有着一段十分心酸的描述。
“12歲那年,我就去了新加坡,在渡口與媽媽分手時,媽媽哭了,捨不得我。但我沒哭,因為我以為新加坡很好玩。30多歲時,我回過一次家,在家裏只住了兩三天,就返回新加坡。媽媽送我時,沒有再流淚,因為她已經習慣了,而且已經抱了孫子。但這次我卻哭了,因為我知道一個人在外面的苦。”
在南洋的自梳女們大多是做女傭(當地人稱為“媽姐”),因此吃住都在老闆家裏。其他的人或者做小販,或者開小店。這部分自梳女一般租住一間很大的房子,房子帶有很多小房間,可以同時居住二三十人。
在24歲之前,黃月一直和其他姐妹住在一起。她説,姐妹們在一起很團結,很熱鬧。但做女傭很辛苦,一個月只有初一和十五兩天休息,只有在那個時候,姐妹們才能團聚。
女傭是不能和老闆平等對話的,長期的獨處形成了自梳女自我封閉的個性。黃荷説:“我在馬來西亞基本上沒有朋友,因為一個人習慣了獨來獨往,不喜歡與別人交流。”
新加坡政府也給予了她們一些待遇,如新加坡國籍和相應的福利。姑太們説,在新加坡,有女無兒的,可以租到很便宜的房子,10元新幣就可以租到1房1廳。無子女的老人,政府給他們免費分房。平時有社團幫助她們做飯,5毛錢新幣就可以吃一餐飯。如果老人生病住院了,醫藥費、牀位費都只收正常價位的1/4。
“可惜的是,我們在新加坡沒有親人。而且新加坡有規定,一套房子只能住兩到四個人。所以白天有人陪着聊天、打牌,晚上老人們就很孤獨。”黃冰説,“我們還聽説有的老人死在房子裏,無人知曉,所以姑太們都選擇了回國。”
黃月告訴記者,如今80%的自梳女都已經回國。大概還有十幾個沒有回來,那是因為她們在村子裏已沒有親人了。
早年回來的自梳女,按照舊俗還是不能死在村裏,只有住在冰玉堂裏。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冰玉堂裏住了很多自梳女,最多時有30多個。隨着時世更替,自梳女不能死在村裏的規矩逐漸消失了,因此,她們能回到親人身旁生活。
暮年回鄉形單影隻
黃月説,以前在新加坡買房很容易,但由於始終抱着落葉歸根的念頭,所以大家都沒有購置物業。
1992年,黃冰回到故鄉。因為決定不再回去了,所以黃冰幾乎用雙手拎回了她在新加坡的所有家當。她説,還剩下一台電風扇沒拿,太重了。
黃英説,在40歲以前,自己沒有攢過一分錢,所有的錢都寄回家了;40歲之後,才自己攢錢,因為這時候家裏已經不需要她再寄錢了。
中國的古訓是: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自梳女們為家庭(嚴格地説,是哥哥的家庭或弟弟的家庭)默默奉獻了幾十年,因此,當她們迴歸故里時,理所當然地受到家人的尊敬。
如今,黃英和弟弟的孫子同住。黃英説,侄孫子對自己很好。但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的黃英還是自己做飯吃。她説,一個人吃飯很自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
精明的黃姑早在30年前就為自己鋪了一條後路。黃姑在寄錢給弟弟的同時,囑咐弟弟為她建一座房子,以便日後回鄉居住。黃姑現在就是住在自己的房子裏,有一個院子,擺滿了花草,還有獨立的廳、廚房、衞生間和卧室。房子裏收拾得乾乾淨淨,如同黃姑整齊的儀表。
“結婚是很害羞的事情”
自梳了就意味着不能結婚,年邁時需要別人的子女照顧,自梳女們為什麼要作這樣的選擇呢?黃月説,當時有人擔心老公不好,會捱打捱罵,所以乾脆不結婚;有人覺得結了婚,還要帶小孩,不自由;也有人認為,不結婚很自由,很獨立,和很多姐妹們在一起很開心,而且她們又有錢,不依靠任何人;還有人因為家裏有弟妹,如果弟妹要結婚,但你還沒有中意的人,你就必須自梳,否則,其他弟妹就不能結婚。
黃姑不結婚的理由非常簡單:在順德均安女子不結婚十分普遍,如果女子買“門口”,男子拒絕,女子就會自殺。因此,父母一般不干涉女兒的決定。過去結婚的只是少數,不結婚的才是多數,如果你結了婚,其他姐妹就不和你説話了。“這裏姓黃的女子都不結婚,結婚是很害羞的事情。”
黃荷説,她22歲離家,58歲才自梳。她父母早逝,家裏有2個弟弟,1個姐姐,父母去世前叮囑她,要好好照顧弟弟。因此,為了一心一意照顧好弟弟,她和姐姐都沒有結婚。
而黃荷所説的自由,就是可以隨便買什麼吃的、穿的,想看電影就看電影。但實際上,姑太們的生活十分簡單。
黃英説,姑太們在年輕的時候,都有人追求過,但是她們已經自梳了,所以就不吭聲,不理會他們,日子久了,追求的男人就不來了。“但是她們對男人並不憎恨。”
自梳了也有人結婚
冰玉堂東面的花園裏,有一棵樹外形奇特,樹高數十米,筆直的樹幹直刺蒼穹,到樹冠才有一簇枝葉。黃英説,這種樹叫“桄榔樹”,以前有兩棵,是自梳女親手種的,表示“一心一意不嫁人”。但現在一棵樹已經倒了,原因不明。黃英説,也許是因為姐妹們當中有人“變節”的緣故吧。
自梳女中到底有多少人“變節”過呢?姑太們説,不多,以前自梳女結婚,就會遭到其他姐妹的排斥,親姐妹也會不再來往。
但是現在年紀大了,姑太們的心境平和了,那些曾經結了婚的人和其他姐妹們又正常來往了,在一起聊天,一起打麻將。但面對外人,姑太們還是明顯地忌諱談這些東西。
黃月在24歲的時候,嫁給新加坡當地的一個華裔,後來生下一個女兒,現在她的外孫已經上大學了。黃月自稱沒有自梳,但是在冰玉堂自梳女的牌位上,我們還是看到了黃月的名字。我們從側面瞭解到,黃月在11歲時就已經自梳了。因為黃月自己隱瞞了實情,所以,我們無法瞭解她自梳的原因、如何戀愛和自梳後嫁人的心情。
百歲自梳女恢復中國國籍
上世紀30年代,不少東莞籍女性前往東南亞新加坡、馬來西亞一帶打工,由於一直未婚,這些“自梳女”並未融入當地社會,在年老體衰之後回到了國內。由於歷史原因,她們沒有中國國籍,無法享受社保、醫療等福利,生活困難。據瞭解,東莞目前有40多名這樣的自梳女,普遍年齡都在80歲以上。
今年以來,廣東省以及東莞市有關部門積極為這40餘名自梳女恢復國籍而努力。據瞭解,目前已經有33名莞籍自梳女恢復國籍申請的受理工作完成,有關部門在2011年7月底將材料上報了公安部,目前東莞已有首批4人獲准恢復中國國籍,其中一名已百歲高齡,另外一名95歲。

自梳女評價

編輯
有人認為,自梳女用如此極端的方式來反抗命運,可以想見封建社會的女性地位是怎樣的卑微,她們中大多數人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有歌謠曰:“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媳婦)甚艱難,早早起身都話晏(晚),眼淚未乾入下間(廚房)。”這從側面反映出封建社會婦女的命運。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