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梁甫吟

(劉基詩作)

編輯 鎖定
劉基這首《梁甫吟》,表達他對於元代末年社會現實的不滿。詩中運用了大量忠臣被棄、小人得志之典,體現了詩人因現實而起的不平之氣,具有深廣的歷史藴涵。全詩雖無精巧的結構安排,卻一氣呵成,感人至深。
作品名稱
《梁甫吟》
創作年代
元末明初
文學體裁
雜言詩
作    者
劉基

梁甫吟作品原文

編輯
梁甫吟
誰謂秋月明?蔽之不必一尺翳⑵。
誰謂江水清?淆之不必一斗泥⑶。
人情旦暮有翻覆,平地倏忽成山溪⑷。
君不見桓公相仲父,豎刁終亂齊⑸;
秦穆信逢孫,遂違百里奚⑹。
赤符天子明見萬里外⑺,乃以薏苡為文犀⑻。
停婚僕碑何震怒⑼,青天白日生虹蜺⑽。
明良際會有如此,而況童角不辨粟與稊⑾。
外間皇父中豔妻,馬角突兀連牝雞⑿。
以聰為聾狂作聖,顛倒衣裳行蒺藜⒀。
屈原懷沙子胥棄⒁,魑魅嘯風悽悽⒂。
梁甫吟,悲以悽。
岐山竹實日稀少,鳳凰憔悴將安棲⒃!

梁甫吟作品註釋

編輯
⑴梁甫吟,樂府曲調名,也作“梁父吟”。古辭相傳為諸葛亮所作。這首詩由現實聯想到歷史,又用歷史闡明現實,感慨遇合之難。沈德潛評曰:“拉雜成文,極煩冤瞶亂之致,此《離騷》之意也。”(《明詩別裁集》)
⑵翳(yì):雲霧。
⑶淆:攪亂,搞混。
⑷倏(shū)忽:疾速,指極短的時間。山溪:山峯和溪谷,形容高低之差異。
⑸“君不見”二句:齊桓公以管仲為相併尊為仲父,成就霸業,後來他寵信侍從豎刁等奸人,導致齊國大亂。(參見《史記·管晏列傳》)
⑹“秦穆”二句:秦穆公因聽信逢孫,而拒聽百里奚的意見。逢孫,本秦將,秦鄭結盟,留鄭助守衞。百里奚,原為虞大夫,晉滅虞,秦穆公聞其賢,委以國政,助秦穆公成就霸業。僖公三十二年,逢孫等潛邀秦國襲鄭,穆公諮詢百里奚、蹇叔,二人均表示反對,穆公不聽,大敗而返。事見《左傳·僖公三十三年》、《史記·秦本紀》。
⑺赤符天子:漢光武帝劉秀。赤符,即赤伏符,新莽末年流行的一種讖語,謂劉秀上應天命,當繼漢統為帝。事見《後漢書·光武帝紀上》。
⑻以薏苡(yìyǐ)為文犀:把薏苡草看成是犀角。薏苡,植物名,多年生草本,其果實仁即薏米,可食。《後漢書·馬援傳》:馬援徵交阯,嘗餌薏苡實,用能輕身省欲,以勝瘴氣。南方薏苡實大,援欲以為種,軍還,載之一車。及卒後,有上書譖之者,以為前所載還,皆明珠文犀。劉秀大怒,致使“援妻孥惶懼,不敢以表還舊塋”。文犀,有文理的犀角。
⑼停婚僕碑:魏徵以直諫深得唐太宗敬重。魏徵臨終時,太宗將公主許魏徵子叔玉;魏徵死,太宗親撰碑文。貞觀十七年罷婚,還推倒魏徵的墓碑。事見《資治通鑑》唐紀十二、十三。
⑽虹霓(ní):相傳虹有雌雄之別,色鮮亮者為雄,色暗淡者為雌;雄曰虹,雌為霓。《史記·鄒陽列傳》:“昔者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此處説荊軻的誠信感動天地,白虹為之貫日,而燕丹卻疑其不去刺秦。
⑾“明良”二句:明君與良臣的遇合尚且如此,更何況遇到那些童昏無識的君主?明良,指上文提到的齊桓、秦穆、漢光武、唐太宗、燕丹和管仲百里奚馬援魏徵荊軻。際會,遇合。童角,指少兒、兒童。古代未成年者頭頂兩側束髮為髻,形如牛角,也稱總角。稊(tí),草名,此處泛指草。
⑿“外間”二句:唐肅宗時,飛龍廄供役使李輔國與肅宗寵愛的張良娣內外勾結,把持朝政,人稱馬生角母雞鳴。皇父,指李輔國唐肅宗尊稱其為“皇父”。豔妻,指張良娣。馬角突兀,馬生角原本指不可能之事,故曰突兀。王充《論衡·感虛》:“傳書言燕太子丹朝於秦,不得去,從秦王求歸。秦王執留之,與之誓曰:‘使日再中,天雨粟;令烏白頭,馬生角,廚門木象生肉足,乃得歸。’”牝(pìn)雞,母雞。古代稱女性掌權為牝雞司晨。《尚書·牧誓》:“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
⒀“以聰”二句:唐代宗時,李輔國更被尊為尚父,政無鉅細,皆委參決。這時是非顛倒,有聽覺的倒成了聾子,狂徒反成了聖人。終於導致廣德六年(763年)吐番攻陷長安,代宗倉皇逃至陝州。顛倒衣裳,本指手忙腳亂,倉皇無章。《詩經·齊風·東方未明》:“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鄭箋:“挈壺氏失漏刻之節,東方未明而以為明,故羣臣促遽顛倒衣裳。”蒺藜,草名,生長於沙地。詩中代指陝州。
⒁懷沙:《楚辭·九章》中的篇名,屈原作。相傳是屈原的絕命詞。此處指懷抱石頭自沉。子胥:伍子胥,原楚大夫伍奢次子,因伍奢被殺,逃至吳,輔佐闔閭奪取王位,富國強兵,破楚復仇。夫差時,因勸夫差拒絕接受越國求和並停止伐齊而觸怒夫差。被賜劍命自盡。
魑魅(chīmèi):傳説中山林裏害人的鬼怪。
⒃“岐山”二句:岐山竹實日漸稀少,鳳凰們將去哪裏安身呢?岐山,在陝西岐山縣東北,山狀如柱,故又稱天柱山。相傳周古公亶父自豳遷此。《國語·周語》:“周之興也,鸑鷟(yuèzhuó)鳴於岐山。”韋昭注:“鸑鷟,鳳之別名也。”因此岐山又稱鳳凰堆。竹實,又稱竹米,竹子所結的子實。相傳鳳凰以之為食。

梁甫吟作品評析

編輯
《梁甫吟》系樂府舊題,後人多用於抒發心中不平之氣。如李白《梁甫吟》,即充滿志不得伸、懷才不遇的忿懣之情。劉基此詩借古諷今,抨擊了元末忠臣被棄、小人得志的政治現象。詩中“赤苻天子”指東漢皇帝。“乃以薏苡為文犀”,指東漢馬援從交阯回京城,帶了一車薏苡,用作種子。馬援死後,有人上書皇帝,誣陷馬援從交阯帶回的是一車明珠和有紋理的犀角,致使馬援不能安葬祖墳,朝臣不敢送葬。“停婚僕碑”指唐朝魏徵死後,受人誣陷,唐太宗下令放倒魏徵墓碑(碑文為唐太宗撰),解除自己女兒與魏徵兒子叔玉的婚約。以上兩個典故分別見《後漢書·馬援傳》和《新唐書·魏徵傳》。 [1] 

梁甫吟作者簡介

編輯
劉基(1311~1375),明朝軍事謀略家、文學家。字伯温,處州青田南田(現浙江省文成縣南田鎮)人。通經史,曉天文,精兵法,時人比之為諸葛亮。元末進士,曾任江西高安縣丞、江浙行省元帥府都事等職。公元1360年(元至正二十年),被朱元璋聘至應天(今南京)參加農民起義軍。公元1367年(元至正二十七年),參與制定的先取山東、旋師河南、然後進兵大都(今北京)的滅元作戰計劃,得到實現。劉基參與軍機八年,被認為有建策之功。朱元璋稱帝后,劉基奏立衞所軍制,加強沿海邊防建設。官至御史中丞兼太史令,封誠意伯。後遭誣陷,憂憤成疾,病逝於家鄉。其有關軍事謀略的論述,輯於《誠意伯文集》。 [2] 
參考資料